「多謝前輩指點。」千瀾早就將虛元之前的態度拋到了九霄雲外。

虛元滿意的點頭,「老夫會幫你封住凰訣的氣息,拍賣會結束後到帝京城北的一品香來找老夫,行了,你走吧。」

最後一句話虛元明顯又不耐煩了,一揮手拿到屏障就露出一道口子,足以讓人通過。

那邊的人見到千瀾安然的坐在那裡,頓時提著心就鬆懈了下來。

千瀾起身告辭,走到牆邊的時候,恰好看到之前那軟綿綿的東西還趴在那裡,身上的青色毛髮已經長了幾寸長,將它的整個身子都包裹了起來,完全看不出來是個什麽玩意。


千瀾嘴角一抽,抬腳就要跨過屏障,誰知虛元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小心那邊穿白衣服的那個小子。」虛元的聲音就好像是在腦中炸開,千瀾愣了下,白衣服的?不就是帝臨淵嗎?

千瀾詫異的抬頭,對上帝臨淵含笑的面容,他好像沒有聽到虛元的話,千瀾知道到了一定的級別就可以傳音,看來這虛元就是傳音告訴她的。

「多謝前輩提醒。」千瀾回頭含笑的道謝。

帝臨淵在她心中本就是一個長得人模狗樣的渾身帶刺的危險物體,她當然會提防他。

千瀾一出去,那道屏障就自動合攏,千瀾在回頭看,除了那波動的屏障,眼前就是一片灰濛濛的,看不清裡面任何的東西。

「千瀾,你總算出來了,那老頭有沒有將你怎麼樣?」炎御拉著千瀾上下看了看,眼中滿是焦急之色。

「沒事,那前輩只是給了我說了幾句話。」千瀾搖頭,掙開了炎御的手。

「這老頭也不知道是什麽人,誒誒,千瀾,你知道他叫什麽名字嗎?」

「他說他叫虛元。」千瀾也想知道這個人在大陸上到底是什麽人,為什麼北堂拍賣賣行很懼怕他一般。

空間一下就陷入了沉默,炎御皺著眉頭將腦中蒼鑾大陸的資料過了一遍,也沒找到關於虛元這個名字,難不成是哪個隱世的大俠?

帝臨淵換了個姿勢,眉眼一彎,「爺倒是聽說過一個人,他的名字就叫虛元。」

「誰?」千瀾眼前一亮,唰的一下看向帝臨淵。

帝臨淵笑容更深,「爺的情報可是很值錢的,不知千瀾小姐拿什麽來換?」

千瀾面色一黑,不過片刻,她臉上就揚起了淑女般的巧笑,狀似嬌羞的看著帝臨淵,「千瀾別的沒有,以身相許如何?」

帝臨淵眉心猛跳,這個雲千瀾還真是時時刻刻都不忘推銷自己,這個女人為什麼這麼想將自己推向他?他看得分明,這個女人眼中分明是恨不得殺了他。

見帝臨淵那模樣,千瀾心中得意,這招屢試不爽,她不知道帝臨淵接近自己為了什麽,可是她不介意,畢竟她也沒懷好意。

接不下話,帝臨淵只能是轉移話題,語氣中含著淡淡的鄙夷,「千瀾小姐乃雲家人,對自己家的人都不熟悉,爺還真懷疑你到底是不是雲家人。」

雲家人?

千瀾努力回想了下,腦中關於雲家的資料幾乎少得可憐,她對雲家不熟,再說雲家那般對她,她可不想承認自己是雲家人。

帝臨淵嘴角的諷刺之色更濃,「五百年前雲家的老祖宗,雲虛元。」

「啊,我就說這名字有些熟悉。」炎御恍然大悟的大叫一聲,「可是他不是死了嗎?」

雲虛元乃五百年前名動大陸的絕世天才,雲家因為他,從一個不起眼的小家族晉陞為一個大世家,在到獨立一派的世家,這些都是雲虛元的功勞,不過三百年前就傳出雲虛元因為晉級失敗,已經亡故,大陸上也確實沒人在見過雲虛元。

「他沒說他姓雲。」千瀾感覺到世界深深的惡意,她最討厭的就是雲家,若那虛元真的是雲虛元,她還真不知道要用什麽態度來面對他。

「老祖宗要是真的詐死,自然不敢在用雲字。」雲寧沁插話進來,她倒是聽過這個老祖宗的一些事迹,只是一時沒想起來。

「也不一定,這大陸上同名同姓的人多了。」看著千瀾那擰眉嫌棄的神色,帝臨淵不知為何就開口勸慰,等說完才發覺自己說了什麽。

雲寧沁掃了一眼帝臨淵,附和道:「老祖宗沒理由詐死,應該只是同名而已,千瀾你別多想。」

千瀾心不在焉的點點頭,那個前輩的性子也不像是雲家人,千瀾在心中安慰自己一番,同名而已。

而這段時間下方也討論得厲害,紛紛猜測拍賣行下面的拍賣的是什麽,而不知是誰得到了小道消息,說是拍賣行拍賣的是人形仙獸。

靈獸之上還有聖獸,仙獸,神獸,到了仙獸就能化形,但是化形要經歷雷劫,所以一般的仙獸都不會選擇化形,如果能晉級到神獸,那化形就是輕輕鬆鬆的事了。

化形獸一般都很漂亮,所以一些人不介意和化形獸發生關係,將人形獸當寵物一般的圈養著,一個人形獸在多個人中轉折都是常有的事。

這個大陸上的人形獸不多,但是被人抓到的也有,特別是那種剛化形之後,人形獸的力量很薄弱,最容易被人抓住,而人形獸化形的時候會引發天地異象,不想讓人知道都難,這也是仙獸不遠化形的一個原因,身邊沒有其他獸類護法,誰敢隨隨便便的化形?

「仙獸,呵…沒想到這北堂葯還真有幾分本事。」帝臨淵眼中微冷,溢出絲絲的嘲諷。

千瀾怪異的看了一眼帝臨淵,這男人連仙獸都是這般的不屑,他到底是什麽實力?

「醜女人,一會兒那隻仙獸你要拍下來。」梵滅的聲音突然在腦中響起。

千瀾神色一變,連忙將頭轉到一邊,在腦中和梵滅交談,「這麼說真的是仙獸?」

「差不多吧,總之你一定要拍下來,拍不到搶也搶下來。」梵滅稚嫩的聲音說著這種霸氣的話,千瀾著實是有些無法想象那個畫面。

「為什麼?」她身上的資金也只有賣青鈺石的那一億三千萬,還要被拍賣行抽調一千多萬,一隻人形仙獸難道這個價都不值?

「問那麼多幹什麼,讓你拍就拍。」梵滅傲嬌的冷哼一聲,女人就是麻煩。

千瀾面門掛滿了黑線,搞清楚,她才是主人! 這種主次不分的契約獸,她到底是要來幹什麼的?千瀾的手伸進袖子里,一把抓住梵滅的小身子,不斷的用力。

「老娘幾天不教訓你,你就開始上房揭瓦了是不是,老娘又不是印鈔機,哪兒來那麼多錢去買只人形獸。」千瀾的聲音透著一股陰寒,讓梵滅那小心肝一陣亂顫。

不過,印鈔機是什麽?

「醜女人,你快放開我。」梵滅在千瀾手中掙扎了幾下,奈何它的身子著實是太小了,千瀾一把捏著它根本動不了。

「快說,賣那隻人形獸做什麼?」千瀾只鬆了幾分力道,沒好氣的問道。

梵滅心中憤恨,它當初怎麼就認了這麼個沒人性的主人,害怕千瀾在捏自己,梵滅趕緊開口,「仙獸的晶核對我有很大的用處,吃了他我的力量又可以恢復一些。」

吃了他…

千瀾只覺得五雷轟頂,花個天價就為了吃掉他?開什麽玩笑,她雲千瀾是那種濫殺無辜的人嗎?雖然是只獸,但也是條命。

「不要。」千瀾果斷拒絕,這種傷天害理的事做多了會得報應的。

「醜女人,你沒實力還不讓小爺恢復實力,你想死是不是?」梵滅怒吼的聲音讓千瀾眉頭一皺,果斷掐斷了和梵滅的交談,順帶將它屏蔽了。

梵滅在千瀾手中直蹦達,這死女人,當初就不應該教她怎麼屏蔽交流,啊啊啊,氣死了!

千瀾按住梵滅的身子,剛才那句話的重點在前面,天價!她這種人怎麼可能會花這種冤枉錢。

「千瀾小姐想要那隻人形獸?」帝臨淵微彎著腰,藍眸對上煩躁的千瀾。

千瀾看到帝臨淵眸子一轉,臉上立刻笑顏如花,雙手順勢挽上帝臨淵的手臂,帝臨淵身子僵了片刻,倒也沒推開千瀾。

「啊,千瀾,男女授受不親,你快放開他!」炎御在一邊跳腳的吼道,礙於帝臨淵強大的氣場,他不敢上前,俊秀的面容上全是痛心之色。

墨君泠就在炎御旁邊,眸子一沉,一把按住炎御的腦袋,將他往自己的方向帶了帶,炎御的表情直接由痛心轉變成了委屈。

千瀾回頭的時候,恰好看到炎御被墨君泠按著,他臉上那委屈的神色,千瀾面容抽了抽,趕緊回過頭,嘴角扯出一道弧度。

「帝公子,上次千瀾可是救了你一命…」

「千瀾小姐要是想讓爺以身相許報答你的救命之恩,爺做不到。」千瀾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帝臨淵直接打斷。

千瀾暗罵一聲,她就那麼差勁?讓你這麼嫌棄!


「哪裡,千瀾不是那種小人,怎麼會拿這種事要挾帝公子。」千瀾笑容可掬的看著帝臨淵,眸子眯成了月牙形。

對,她不是那種小人,她是那種小女人!

帝臨淵眼角泛著冷意,這個女人要真的像現在表現的這樣,他又不用費這麼大的勁了。

「那千瀾小姐是要爺做什麼?」帝臨淵想起剛才他問的那句話,心中隱隱有股不好的預感。

千瀾小手拍在帝臨淵的胸口,笑眯眯的道:「幫我拍下那隻仙獸。」

果然是這樣,帝臨淵眸子一沉,片刻想起什麽時候似的,「這不過是下方人討論的,千瀾小姐怎就這麼認定一會兒拍賣的一定會是仙獸?」

他剛才看到千瀾將頭扭開,半晌都沒說話,這和她的性格完全不符合,上次見到的那隻小獸…他都看不出來那是什麽靈獸,但是絕對不會是普通的寵物就是了。

「帝公子不也這麼篤定么?」千瀾回以帝臨淵冷笑,大家有自己的底牌。

帝臨淵將手從抽出來,倚著窗戶,道:「千瀾小姐要的,臨淵自會將它呈到千瀾小姐面前。」

若這句話不是從帝臨淵口中說出來,千瀾指不定會感動成什麽樣,你能想象一個男人用嘲諷的語氣說著這般類似情話的場面嗎?

畫面太美,千瀾默默的移開了視線。

仙獸的消息一出,各路人馬就出現了騷動,又有不少人湧進了下方,就算拍賣不得,也要見識一下仙獸的姿容。


看著下方本來沒坐滿的席位,此時已經是是座無虛席,這些人手中有邀請卡,之前卻沒有來,可能是知道自己來了也爭不過,如今傳出人形獸的消息,這些人就坐不住了。

拍賣行的人送來了膳食,千瀾也只吃了幾口,將一把椅子拖到窗戶前,這窗戶直接連接著地面,類似前世的落地窗,所以不用擔心坐著看不到。

帝臨淵斜倚在旁邊,視線若有若無的落在她身上,其他三人則是一副對仙獸不感興趣的樣子。

「各位…」黛夭一人從後台出來,她身上換了一件比較緊身的衣裳,這是怕一會兒要打架?

盛世寵婚︰厲少,請關燈! ,靜等著黛夭說話。

「今日拍賣行突然新增一件拍賣品,拍賣行再次給大家道歉,想必有人已經得到消息了,這次拍賣的正是人形仙獸。」

「真的是人形仙獸。」

「老子總算是也能見見人形仙獸到底長什麽樣子。」

早安,總統大人! ,黛夭證實了這個消息,下方的人再次沸騰起來。

「由於客人要求,這個拍賣的人形獸不以金幣競拍。」黛夭提高了音量,將所有人的討論聲壓下去。

不以金幣競拍?

眾人面面相覷,這大陸上的流通貨幣就是金幣,雖然金幣上面還有金絲幣和紫金幣,但是那兩種都是以金幣為兌換單位的。

黛夭臉上的笑容不減,「這次拍賣以物換物,誰出的物品入了那位客人的眼,這人形獸就是誰的,來人,將人形獸帶上來。」

後台立刻有幾個大漢抬著一個籠子出現,籠罩里捲縮著一個小姑娘,身上隨意的披著一件寬大的袍子,烏黑的頭髮散在籠子中,低頭著頭看不清面容。

這從表面上看就是一個柔弱的小姑娘,哪裡像是強大的仙獸。

台下的人立刻就瘋狂了起來,是個母的!

不知是不是聽到了下方不堪入耳的聲音,籠子里的小姑娘猛地抬起頭,一雙金色的眸子驟然出現在眾人視線中,金瞳中滿是憤怒,那張臉看上去還很稚嫩,卻也顯得妖異。

那張面容和帝臨淵都查不上多少,帝臨淵是偏向男性的絕美,而那小姑娘是偏向於女性的嫵媚與妖冶。

「她…」千瀾指了指籠子里的小姑娘,這金瞳?

「上古魅妖一族,千瀾小姐,你運氣真不錯。」帝臨淵接下話,這次倒沒諷刺之色。

千瀾可不覺得自己運氣不錯,這小姑娘說不定會被梵滅吃掉,這麼漂亮的一個姑娘,她還要不要將她拍下來?

「魅妖一族早就滅亡了,帝公子,你確定?」雲寧沁從旁邊走到千瀾身側,往下看了看。

那小姑娘依然捲縮著,眼中的憤怒如果能讓人喪命的話,估計此時那些人早就被她碎屍萬段了。

帝臨淵挑了下眉,好似沒聽到雲寧沁的話一般,千瀾也發現這個問題,帝臨淵對於別人的問話,很多時候都會選擇無視,只有她,不管她說的啥,帝臨淵能插上一腳的就會插上一腳,不能插的時候也要努力插。

「魅妖一族是什麽?」這玩意她可從來沒聽過。

似乎是為了驗證千瀾心中所想,帝臨淵立刻就接了話,「魅妖一族乃上古妖族,他們擁有上古神力,天賦技能是能幻化成任何事物的模樣,附帶技能是媚術,所以取名魅妖。」

天賦技能不是幻化嗎!就算取名也應該叫幻妖吧!怎麼就跳過天賦技能以附帶技能命名了??

對於這種越來越坑爹的設定,千瀾只能是在心中默默的豎起中指。

「上古種族到現在這個時期余留下來的種族已經不多了,魅妖一族早在萬年前就傳聞滅族了,沒想到竟然還有沒死的。」不知是不是千瀾的錯覺,帝臨淵在說最後這一句的時候竟然有幾分惋惜。

是在惋惜魅妖一族沒被滅絕?

變態!

魅妖一族沒有原體,他們想要自己是個什麽樣子就能是什麽樣子,魅妖一族就像是上天的寵兒,他們沒有天敵,壽命漫長,技能逆天。

所以魅妖一族身上都會有一股貴氣,普通神獸看到魅妖一族都得禮讓三分,只有那些血脈高貴的神獸才會不忌憚他們。

千瀾視線往旁邊的那靈力屏障看去,那虛元的寵物不會也是魅妖一族吧?

想到之前詭異的場景,千瀾又立刻否決了,那玩意哪裡有絲毫的尊貴之氣?完全就像是…一個可丟可棄的玩意。

「真的是魅妖一族的話,千瀾這個對你來說會是助力。」雲寧沁也不在意帝臨淵的態度,直接對著千瀾道,魅妖一族幾乎不受天地法則的規束,和人契約實力應該也實力應該也不會被壓制。

一般人在利益面前想的從來都是自己,雲寧沁最先想的卻是千瀾,千瀾心中泛起陣陣的漣漪,對她好的,她會十倍奉還。

「也不知這拿她來拍賣的人究竟想換什麽?」 黛夭又說了一大堆沒用的,那籠子里的小姑娘就那麼憤憤的等著四周的人,千瀾躺在搖椅上,一搖一晃的看著下方的小姑娘。

眼眸微沉,不知想什麽。

「由於此時事發突然,所以拍賣行特允許各位先叫價,物品可以隨後在送來。」

黛夭這意思就是只要你家裡有什麽稀奇之物,現在都可以拿出來,如果入了那人的眼,拍賣行會給你時間去取物品。

「接下來,各位可以叫價了哦!~」黛夭的視線在場中巡視了一圈,最後將視線落到了三樓的五號房。

底下的人有些猶豫,若說用金幣還好,這用物品…

更何況這聖獸即便是他們買來了,也不一定能發揮聖獸的實力,他們不過是看中這聖獸的面貌,讓他們拿身上的稀奇之物來換,他們肯定是不樂意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