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寒一代,是什麼意思?」

趙炎笑笑,望向藍天,心道,夢寒是我在地球上很喜歡的一個網路作者,來到這個世界上了便看不到他寫的書了,這樣叫也只是紀念一下而已。當然,這些理由他們當然無法理解。

趙炎笑道:「沒什麼特殊的意思,大家不用深究了。。」

下一刻,在眾地jīng詫異的目光下,趙炎捏著虎尾的一處,向後狠狠一拉,夢寒一代頓時變得只有巴掌大小。趙炎握著它將它放到懷裡,看著眾地jīng目瞪口呆的樣子,笑道:「這個……和地jīng帳篷原理一樣。」

廣場上,地jīng下巴掉了一地。

其實夢寒一代身上除了空間壓縮陣以外,在虎眼處還有照明術,虎肚皮處還有土系防禦術等等。

在趙炎的心裡,夢寒一代其實還不是很完善,但這必須得經過使用后才能創新。有很多東西並不是想出來的,而是用出來的,不用不實踐,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去改造。

比如說研究土蛇作為戰鬥工具的想法趙炎原本就想附加在夢寒一代上,可想歸想,真正要製造起來,根本無從下手。

但趙炎相信,只要經過實踐,隨著閱歷的增長,這個想法一定也很實現的。

一切只是時間問題。

趙炎默默的望著天空,彷彿看到了地jīng族未來的繁榮景象。

塔巴巴村的事情告一段落,趙炎把該交代的事情都交代完畢,便動身前往炎城了。

從艾瑪婭那得知,自己是被她在半夜給擄走的,對於自己的失蹤,炎城的那幫傢伙還不知道會怎樣去想呢!


雖然有許多疑惑,但此時前往炎城趙炎的心情卻格外的不錯,仔細回味盤算,最近自己似乎一直在走運。。

從離開曼城后,便得到了雲天國一百多個女人,豐富了炎城的人口。自己雖然被艾瑪婭抓去,差點丟了命,但卻和她生了那麼奇妙的關係,還與紫千均商定了同盟。回到塔巴巴村,又繼任了地jīng族長,獲得魔核,研究出地jīng科技的飛躍xìng產品地jīng動機,從而研製出一系列的產品。

看看,自己胯下的魔耦坐騎,絕對是無比威風啊!趙炎雙手抓在簡易方向盤上,有種開賽車的感覺。

不過趙炎覺得,這夢寒一代的平穩xìng還是不強,一路上還是比較顛簸,這樣下去很容易反胃的。

趙炎從懷裡套出小一本子,恩……把這些要修改的地方都紀錄下來,到時候等有時間了再把所有需要修改的地方總結匯合一下再改裝一次。

雖然問題許多,但比沒有的時候要強上了萬倍。趙炎坐在虎背上,感慨萬分。

有了夢寒一代,原本去炎城需要五天,現在半天就夠了,效率大大增強;

有了夢寒一代,原來的筋疲力盡,孤單寂寞全部消散,人輕鬆了很多;

有了夢寒一代,從視覺效果上來說也是無比的拉風啊!

趙炎坐在二米高的虎頭上,cao縱著虎頭俯視前方,氣勢洶洶的向炎城狂奔而去。他在暗想著兄弟看見他的這副模樣,一定會大驚失sè吧!

思索間,感覺周圍環境的變化,趙炎知道,離炎城已經不遠了。。這短短的時間,就完成了以前兩天的路程啊!

這樣下去,地jīng即將踏上高時代,想想科普思,有了地jīng四輪后,他將節約多少時間啊。

這樣一來,地jīng們的工作效率又要快上多少啊!

傍晚,炎城外。

倆個年紀相仿的男人在森林裡穿梭,其中一人背後系著個誇張的大簍子,裡面堆著滿滿的地瓜,那地瓜堆成的大山,高出他頭頂許多。

那手握大刀在前面開路的男人轉過頭,看了身後抗著地瓜的男人一眼,道:「哈赤,你這麼大力氣,怎麼不加入炎城的軍隊呢?」

那被叫作哈赤的男人搖搖頭,道:「我就一點蠻力,是上不了戰場的,運運這地瓜還行。才拉你呢?打算去嗎?」

「當然去,現在才確定了三百人,還有二百個名額呢!好歹我被抓來前也是個e級戰士,我可不希望像你一樣整天賣苦力啊!這樣和以前當奴隸有什麼分別,沒意思。」

哈赤聳聳背,讓裝著地瓜的簍子向上挪了一些,微笑道:「我不這樣認為,以前賣苦力是逼不得已,而現在是為了自己的家園。為了自己的理想而努力,這是件多麼幸福的事啊!」

才拉點點頭,看著哈赤幸福的樣子,本能的點點頭。現在的rì子雖然也不是很好,但比之以前簡直是好了上萬倍啊!每天多苦多累,都是為了家園的建設。。而老大不是說了嗎,這個家園是我們共同建設的,那就是大家的啊!想想以前,累死累活連命都保不住,哪裡還敢奢望有自己的房子,而現在不但有了房子,而且……想想,前些天老大帶了那麼多女人回炎城,為的是什麼,就是給兄弟們一個討老婆的機會貝!老大還真是用心良苦啊!

才拉道:「這個地瓜商離的近,希望能符合兄弟們的口味,到時候運輸也方便一些。」

哈赤點點頭,道:「恩,這得兄弟們吃了才知道。對了才拉,你說老大這不聲不響的走了,這段時候會不會再回來啊?」

「當然回來,老大和狂龍教官還要去參加比賽,他肯定要回來和狂龍教官一塊去吧!」

「嘿嘿!那就好……」

見哈赤傻笑,才拉問道:「怎麼了?這麼開心?」

哈赤傻乎乎的摸摸頭,道:「也沒什麼,就是想多看老大幾眼而已,我還從來沒和老大單獨說過話呢!真希望能和他近距離接觸一下,大夥都說他非常容易親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才拉答道。

哈赤狐疑道:「你和老大說過話?」

「當……當然……」才拉眼神有些閃爍,淡道:「在沖火牢的時候我腳受了傷,老大還摸過我的腳呢……」

哈赤不可思議的張大嘴巴,羨慕不已。

才拉怕哈赤繼續問,加快了腳步,又道:「好了好了快點趕路吧!雖然現在炎城的弟兄們少,但老大忙著呢,哪有時候和我們多說話,別多想了,認真工作吧!表現好了沒準被斯總管他們提拔上去,不就有機會和老大親近了?」

哈赤一想也是,樂呵呵的跟在才拉後面向炎城趕去,現在的位置離炎城很近了,天黑前應該能趕到吧!

「此樹是我栽,此路是我開,要想從這過,留下買路財!」

倆人剛加快腳步行走了一陣,突然四周回蕩起一種怪調的聲音。。倆人停下腳步,眼前便閃過三道黑影,攔住了去路。

「老老……大,這個口號念……念念念念念……出來……真真真……好……好好聽啊!」站在最後邊那個個頭最矮,但體型在三人中間卻最胖,笑呵呵的望著中間那人,看他說話的樣子,有些結巴。

那站在中間被稱作老大的人看上去三十歲左右,五官端正,長的頗有英氣,大笑道:「這當然,這可是我想了整整一晚上才想出來的啊!」見對面倆人那疑惑的眼神,老大眼神有些閃爍,又急忙道:「作為最出sè的土匪,當然要有最出sè的台詞。老三,你說對嗎?」

站在最左邊的人微微點頭,很簡單的說了一個「對」字。看來這三人之中,他的話最少。

哈赤與才拉對視了一眼,似乎還沒弄明白狀況,才拉朝那土匪老大看了一眼,道:「麻煩你讓開一下,你攔住我們的路了。。」

「什麼?」老大大驚失sè,道:「難道你沒聽清楚我剛才念的詩嗎?」

才拉搖搖頭,道:「說實話,真沒注意。」

轟!

老大憤怒無比,抽出背後的長槍在地上狠狠一蹬,氣喘呼呼的瞪著才拉,一副要打才拉的樣子,驚的他向後退了幾步。

但老大突然又偏過頭,對旁邊的胖子道:「老二,你不是說好好聽嗎?你給他們再念一遍。」說著老大抓住長槍指向才拉,瞪眼說道:「你要是再聽不清,我馬上要你腦袋!」

胖子老二點點頭,道:「此樹……樹樹樹樹樹……是我……我我我我……栽,此……此……路……路路路路路……是是是……又是我開,要想……想想想……從這……這這這……」

老大實在看不下去了,皺著眉頭提醒道:「從這過!」

胖子老二恍然大悟,笑道:「對對!從這……過!留留……下買……買買買路……財!」

才拉與哈赤額頭流滿了冷汗,心想這胖子不是一點結巴,是結巴的厲害。說了半天,他們還是沒怎麼聽清楚。但僅僅聽到了最後的幾個字,算是明白了這三個傢伙是土匪強盜。

才拉急著趕路,也知道不是這三人的對手,心裡暗罵嘴上卻道:「三位大爺,不是我小氣,而是我們真的沒錢啊!你看看我們倆這副打扮就不是什麼有錢的人啊!」

「胡說!」老大向才拉身後的哈赤瞅了一眼,用長槍指了指,道:「他背後是什麼?」

才拉眼珠子一轉,急忙道:「是地瓜!大爺您看……我們倆兄弟就是一賣地瓜的,真的沒錢吶!」

地瓜!

「吼吼!」胖子老二突然出一聲大吼,雙眼瞪著哈赤頓時出異樣的神采,吼道:「地瓜,我要地瓜!」

老大當然了解這個兄弟,對才拉道:「留下地瓜,交出身上所有的錢,就放你們過去。。」

「大爺,您就放過我們吧,我們就靠這一大簍子地瓜為生呢!我家裡上有小,下……」


「少他娘的給我放屁,你不留我就動手了。」

鏘!

老大的長槍在地上狠狠一蹬,頓時一股氣流以長槍為周圈向外擴散,才拉猛的一驚,雖然不知道這土匪頭子的實力,但單憑這一下,也絕對在e級以上了。而且他們又有三人,才拉心想實在鬥不過,只好給哈赤使眼sè,道:「哈赤,給他們吧!」

「不行!」哈赤不幹了,道:「兄弟們還等……」

「哈赤,給他們!」才拉怕哈赤說露嘴把炎城的事給說出來,急忙喊道。

哈赤卻不賣帳,雙手反在身後抓住地瓜簍子,做出一副向前衝鋒的姿勢,道:「絕對不能給他們,老大說過,做人不能輕易認輸。。」

對面的土匪可不願讓這倆人繼續爭論下去了,道:「老二,你想吃地瓜恐怕要動動斧頭了。去,把那人給宰了,今晚的地瓜能讓你吃個夠。」

哈!

胖子老二大大哈了聲氣,雙臂猛的向外撐開,掛在背後的兩柄大板斧便抓在了手裡,氣勢洶洶的向哈赤跑去。

哈赤身子向前傾斜,冷冷的注視著向自己跑的大胖子。

下一刻,哈赤抓住才拉的手,雙腳猛的往土裡一蹬,頓時爆炸式的向前方衝去。

砰!

出乎所有人意料,那體型龐大的大胖子居然被哈赤的肩膀給撞飛了,哈赤卻絲毫沒有停下去,帶著才拉向上方狂涌著。

嗖嗖!

一聲怪異的聲音,哈赤斜著眼睛向側面望去,以為是風聲。但視線再次望向前方的時候,老大已經將長槍橫在胸前出現在前方。

哈赤猛的停下腳步,驚訝的話語脫口而出,「好……好快!」


「哼!現在知道,遲了!」

老大揮舞著長槍,在哈赤的腳下一挑,哈赤與才拉眼前閃過一道金光,再次睜開眼時,倆人已跌倒在離老大數米的地方,背後疼痛不已。地瓜散落一地。

地瓜!地瓜!

胖子老二興奮的在地上抓著地瓜,被哈赤那狠狠的一撞,雖然摔倒在地上,但居然沒有什麼大事。。

這樣的實力已經讓倆人絕望了。

老大向在地上撿拾散落地瓜的胖子白了一眼搖了搖頭,自己則向哈赤與才拉走去,來到身前,伸出長槍比在他面前,道:「把東西交出來,就放你們一馬。」

「好……」

「不交!」才拉剛準備答話,便被哈赤的聲音給壓住。

老大又道:「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交不交?」

哈赤瞪著老大,喝道:「不交!」

「你就不怕死?」老大疑惑了。

「哼!死有什麼可怕的!我告訴你,你最好是殺了我,要不然等我老大來了,一定會殺了你的!」

「你老大?」長槍老大更加疑惑了,心想一個賣地瓜的也有老大啊?這年頭,拉幫結派的還真是嚴重啊。仰頭斜著眼睛望著哈赤,道:「你老大是個什麼東西?他殺得了我?」

混蛋!

哈赤身子猛的一躍,yù向長槍老大打去,同時喝道:「你敢侮辱我老大,我和你拼了!」

叱!

老大手臂猛的一動,長槍便插入了哈赤的肩膀,一股肉絞的聲音傳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