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早的就在這裡議論,還讓不讓人睡覺了?」祖堅白一臉的不悅吼道。

幾個武者頓時無語,「租哥,葉飛他們都已經起床準備去打吸血蝙蝠了,你還睡的著嗎?」

祖堅白聽到這裡,頓時一驚,心想,媽的,我怎麼差點給忘記了還有這事兒,雖然功力不如葉飛,不能在行動上低於他,趕緊快步下樓去了。

祖堅白下樓之後,只見葉飛和他的兩個兄弟坐在桌子上正吃著飯,頓時臉色微變,大步流星的走到了他們幾個人的面前,冷冷的說道,「你們什麼意思啊?該不是想甩掉我們,你們自己搶功勞吧?」

凌宇和胡逍遙聽了一陣冷笑,早上的時候喊祖堅白可是怎麼也沒有喊醒,沒有辦法,只能讓他多睡一會兒了,現在居然還來誣賴好人,簡直是不識抬舉。

「有沒有搞錯,早上喊你你不醒,現在居然還敢來質問,你倒是想搶功勞,那你為什麼不趕緊起床上山去打吸血蝙蝠啊?」凌宇嘲諷一笑,讓祖堅白臉色鐵青。


祖堅白一陣硬咽,的確是自己太貪睡了,所以才會讓他們嘲笑。

「沒錯,我承認是我太貪睡了,可是你們也不能不叫上我們啊,這也太不夠義氣了,不管怎麼說,我們也是同一個戰線的武者不是嗎,保護鎮子上的安全不光是你們的責任,也是我們的責任啊。」祖堅白認真的說著坐在了葉飛的身邊。

他們要和葉飛一起上山,這絕對沒有任何的意見,只是他們去了之後不要添亂才是。

等到吃完早飯之後,葉飛他們便行動起來,往山上走去,由於昨天晚上已經知道了上山的路程,所以,這次上山要容易的多了。

很快,葉飛他們便已經來到了山頂之上,知道那些吸血蝙蝠的駐地點之後,直奔那裡,可是這次來並不像昨天晚上那麼熱鬧,而那些吱吱吱的聲音已經完全沒有了,可想而知,那些吸血蝙蝠已經入睡了。

只有等到它們在沉睡的時候行動,這才是至關重要的一點。

葉飛帶著那些武者很快便來到了這個地方,只見前方有一處山洞,而山洞中卻是一片靜悄悄的樣子。

葉飛為了判斷吸血蝙蝠是不是在這裡駐紮,所以往前奪走了幾步,只見驚人的一幕出現了,在這個地方,讓葉飛發現了一些蝙蝠的糞便,沒錯,正是蝙蝠的糞便,葉飛清楚的能夠辨認出來。

「沒錯,正如我昨天晚上的推斷,這裡就是吸血蝙蝠的駐地點,接下來我們不要出任何的聲音,免得被它們給察覺到,雖然它們已經休息了,可是耳朵還是很靈敏的。」葉飛小聲的提醒著所有的人。

接下來他們要做的事情其實很簡單,就是要看看這個山洞之內是不是只有這麼一個進出口,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隻要點燃一把火,相信那些吸血蝙蝠就會被火給燒的一乾二淨。

「凌宇,你和胡逍遙去山洞另一側看看,有沒有其他的出口,如果有的話,一定要在第一時間內將洞口給堵死,不能有任何的縫隙,不然讓吸血蝙蝠飛出來就麻煩了。」葉飛囑咐道。

祖堅白和那些武者站在這裡並沒有聽到葉飛給他們任務,這讓他們開始著急起來,「我說,你是真的沒有把我們當自己人啊,還有什麼任務嗎,讓我們去。」

祖堅白就想在葉飛的面前證明自己的實力還和存在,可是葉飛始終都沒有給他任何的任務,因為通過葉飛對祖堅白這一夜的了解,他比胡逍遙還要衝動,如果此刻讓他去做些什麼,他一定會招來麻煩的。

「你們當然有任務,你們的任務是最艱巨的,那就是去找很多的乾柴來,我們要在這裡點火燒死那些吸血蝙蝠。」葉飛一本正經的說道。

祖堅白一聽有任務了,瞬間便吩咐了下去,片刻之後,祖堅白身邊的那些武者已經找來了很多的乾柴,足夠能燒上一時半刻了。

「怎麼樣?我們的任務完成的不錯吧,不知道你的那兩個兄弟的任務搞定了沒有?」祖堅白的話剛說完,只見不遠處葉飛的兩個兄弟已經往這裡跑來,看他們的表情貌似任務已經完成的樣子。

凌宇和胡逍遙過來之後,將事情和葉飛說了一遍,洞口倒是不大,不過還好讓他們及時的給補上了,相信那些吸血蝙蝠應該飛不出來。

「很好,那我們就開始點燃火把了,你們都要在邊上觀察著,一旦有吸血蝙蝠飛出來,立刻將它給殺死。」葉飛面無表情的提醒著所有的武者,畢竟這是最關鍵的時刻,只有相互配合默契才能將吸血蝙蝠給殺光,不然它們還會禍害人的。

武者聽了之後都拔出了腰間的佩劍,決定要進行戰鬥了。

葉飛和凌宇還有胡逍遙便負責點燃火把,火把越旺越好,等到那些火都著到了山洞裡,相信很快那些吸血蝙蝠不是被燒死,就是被煙熏死。

即便他們飛行在厲害,一旦他們遇到了最恐怖的火苗之後,都會束手無策,方寸大亂的。

果然,火把很快就點燃了,葉飛負責往裡面扔,同時洞口處還點燃著火把,以防吸血蝙蝠飛出來,在飛出來的那一刻,相信外面的這些火足以治它們死亡。

那些武者卻站在那裡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盯著洞口,免得不小心會放過一個吸血蝙蝠。

效果還真的不錯,當火苗燒的正旺盛的時候,大家都已經聽到山洞之內吱吱吱的聲音,貌似正沉睡著的吸血蝙蝠感覺到了危險,可是此刻,它們已經無法脫身,因為這個山洞是一個死胡同,就算是等到他們找到了出去的地方,也已經被燒的一乾二淨了。

「吱吱吱!」

「撲哧!」

「撲哧……」

山洞連續不斷的傳出吱吱吱的聲音,葉飛已經確認,那些吸血蝙蝠已經開始四處亂竄了,只要再燒上一會兒,相信都會死去的,到時候在進去找它們的屍體,將那些屍體在狠狠的捅上幾刀子,讓它們徹底的死亡。

「葉大哥,貌似裡面的那些吸血蝙蝠已經受不了了!」凌宇高興的說道。

「繼續加大火苗!」葉飛此刻已經成了一個指揮官,只要指揮的恰當好處,就會將那些冷血的吸血蝙蝠給一打盡,這樣不但簡單,而且還不會浪費人力,簡直是兩全其美的辦法。

半刻鐘!


一刻鐘!

兩刻鐘!

眼看山洞都已經被燒成黑的了,在聽聽裡面那些叫聲和撲哧聲已經完全沒有了,葉飛覺得,或許已經燒的差不多了。

不過為了安全起見,確保那些吸血蝙蝠的確已經死亡,葉飛還讓他們繼續燒上了好大一會兒。

葉飛那些人從早上上山燒那些吸血蝙蝠,一直快到了正午時分了,葉飛這才讓他們停止了下來,覺得就算是一個巨大的怪獸在經過一個早晨的燃燒也已經死亡,何況是那些小小的吸血蝙蝠,就算是他們肉身在強大,也強大不過旺盛的火苗。

「好了,可以停止了。」葉飛說著,讓凌宇和胡逍遙將廢棄的乾柴弄到了一邊,等到煙霧消退之後,他們再進去觀察一番,相信不死的也只剩下半條命了,到時候在補上一劍,一定會事半功倍的。

祖堅白和那些武者一直都拿著佩劍注視著洞口的一切動靜,到現在也沒有見一個吸血蝙蝠從山洞中飛出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冰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冰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此刻他對葉飛非常的佩服,沒想到這麼簡單地方法就能將那些冷血的動物給殺光,這就是一個武者的智慧吧,同樣都是武者,為什麼葉飛卻比其他的武者腦子要好很多呢。

這一點讓祖堅白頓時明白過來,身為一個武者,不但要多練,多學,這才是一個武者進步的要素。

「沒想到你這個辦法果然管用!」祖堅白一臉的笑意,對葉飛也沒有之前那般冷語相對了,看到了葉飛的手段之後,他頓時有所感悟。

「那是自然,我大哥是誰,自然是無人能比的。」凌宇得意的高昂著頭說道。

很快,隨著時間的推移,山洞中的煙霧已經慢慢的退去了,葉飛當下便喊著凌宇和胡逍遙他們進去山洞,決定要去看看是不是還有活著的吸血蝙蝠,如果有,一定不能讓它活著。

當葉飛剛要邁步走開的時候,祖堅白頓時喊了一聲,說道,「大哥,讓我們也進去看看吧!」

葉飛頓時一愣,停下了腳步,他不可思議的看向祖堅白,卻沒有說話。

「大哥,我知道之前是我不對,不應該在你面前逞能,你可別和我一般見識啊!」祖堅白一臉的慚愧,知道葉飛如此的厲害,心裡自然是很過意不去,本來也只是想在葉飛面前表現一番,哪裡想到葉飛如此強大,在他的眼裡,這些吸血蝙蝠就如同一隻只螞蟻一樣的存在。

凌宇和胡逍遙聽了之後,忍不住笑了出聲,說道,「祖堅白,早只現在何必當初呢!」

葉飛沒想到祖堅白會向自己認錯,自己自然不會這麼小氣,當下便沖著祖堅白一笑,說道,「沒事兒,我不會介意的,如果想進去看看我們今天的成績,就一起進去吧!」

此刻,祖堅白也葉飛他們已經成為了好朋友,即便是祖堅白在怎麼狂傲,最終還是被葉飛給屈服,畢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當他們邁步走進山洞的時候,突然發現腳底下已經死了一大片的吸血蝙蝠,它們一個個張牙舞爪的倒在了地面上,被火苗已經燒成了灰炭。

「幸好火燒的旺,不然真的被這些可惡的吸血蝙蝠給跑出來。」祖堅白看到這裡,頓時驚駭,沒想到這個山洞中居然有這麼多的吸血蝙蝠,雖然只是在洞口看到了地上的一大片,可想而知,這些一定是少數,裡面一定死了也不少吧。

葉飛觀察了一番,這些死在地上的蝙蝠,的確是吸人血的蝙蝠,而且它們的身體還是紅色的,看來是蝙蝠的另一種。

「沒想到會有這麼多,幸好是被燒死了,不然得有多少百姓遭殃啊。」葉飛常常的嘆了一口氣,總算是沒有讓鎮子上的老百姓失望,也算是給他們一個交代了,至於死去的那些武者,就只能讓他們安息了。

「大哥,沒想到小小的蝙蝠,居然如此狠毒。」凌宇不屑的開口,恨不得在往這些蝙蝠身上捅上幾刀子。

「是啊,如果不親眼看到,還真的不敢相信,這麼點的東西,居然能吸人血,簡直是太恐怖了。」祖堅白當下也插嘴說道。

葉飛知道這些吸血蝙蝠貌似是有靈性的,或許真的有人暗中操控著這一切。

「走,我們在往裡面看看!」說完,葉飛繼續前進,那些武者便跟在了身後。

果然,進去裡面只會,他們卻發現了更多的吸血蝙蝠死在地上,總算是絞殺乾淨了,葉飛和這些武者也能回去和百姓們交代了,讓他們以後放心,絕對不會在有什麼吸血蝙蝠出現了。

幸好葉飛帶著那些武者進來看了看,不然還很的會有一些吸血蝙蝠會生存,此刻,就在葉飛不遠處的的地面上,有幾個吸血蝙蝠疼痛的吱吱吱的叫著,明顯是被燒的不輕,可是當下他們卻不能在飛行。

葉飛看到這裡,不做絲毫的考慮,當下就將地上的幾個吸血蝙蝠給絞殺了,牆壁上還有幾隻吸血蝙蝠,那幾個武者手裡拿著長劍,猛的就是一下,將蝙蝠給刺死在牆壁之上。


看著山洞中的蝙蝠沒有活的之後,葉飛這才帶著他們離開了山洞,出去之後,便將這個山洞給封死了,以後在也沒有什麼活物能夠飛進這個山洞裡,這就當是給這些蝙蝠的埋葬之地了。

葉飛他們還沒等回到鎮子上呢,事情就已經傳開了,都知道吸血蝙蝠被葉飛給殺光了,一個個都高興的在大街上迎接著葉飛他們。

這讓葉飛感到很意外,同時更讓祖堅白更加的激動,沒想到居然有這麼多的百姓都來迎接,簡直就是很風光的存在啊,沒想到跟著葉飛上了一趟山,居然被這些老百姓當成了神一般的存在。

「好激動,好激動啊!」祖堅白一臉的興奮,看著這些百姓向自己走來,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凌宇見到祖堅白一副不淡定的樣子,笑著說道,「不至於這麼激動吧,你這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場合嗎?」

祖堅白偷偷笑了笑說道,「沒錯,我是第一次被別人崇拜,而且還是這麼多人!」

「拉倒吧,他們是對我大哥崇拜而不是你,你只不過是我大哥身邊的一個陪襯品而已!」凌宇雖然這麼說很打祖堅白的臉,可是他當下並沒有在意的樣子。

「陪襯也好啊,有的人連陪襯都算不上呢。嘻嘻!」祖堅白簡直就是沒見過什麼世面,遇到這種事情,就讓他激動的不行了,還真是頭髮長見識短啊。

就在百姓為了葉飛而高興的時候,突然從不遠處傳來了一個聲音,而那個人正騎著一匹白色的駿馬向這裡跑來,貌似有緊急的事情似得。

看到這裡,大多百姓都開道,怕被那匹馬給碰到。

正當大家正迷惑的時候,突然一聲鳴叫,那匹馬一下子停在了葉飛的面前,從馬背上下來了一個男人,當下就給葉飛跪在了地上,這讓葉飛頓時驚駭不已,不知道這個人到底為什麼要給自己下跪,這毫無來由啊,何況自己並不認識他。

「這是……」大家都瞪大了眼睛,以為葉飛是某個國王的王子,而這個騎著馬的男人,穿著一身華麗的衣服,很明顯就不是中原人士,貌似是從那個部落里跑出來的。

「在下斗膽,敢問你是不是葉飛,葉大俠?」男人突然開口。

葉飛也毫不猶豫,當下便點頭說道,「沒錯,我正是,不知道閣下是……」

葉飛一臉的迷惑,不知道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意思,先是給自己跪下,然後問自己說不是葉飛葉大俠,難道他認識自己,可是自己卻對他毫無印象。

「實不相瞞,我早就已經葉大俠的大名,這次千里迢迢而來,就是請葉大俠去我們部落一趟的!」男人誠懇的摸樣說道。

千里迢迢?

部落?

這讓葉飛很是吃驚,這個男人看穿著像是部落中人,可是不知道是那個地方的,而且他來這裡為什麼要讓自己去部落一趟,到底其中有什麼原因呢。

葉飛覺得還是先把事情問清楚在說,不然心裡會一直都很好奇的。

「那是……」還沒等葉飛說完,這個男人當下便介紹起來。

「葉大俠,是這樣的,我們是華東部落的人,早就聽說了葉大俠的大名,實不相瞞,這次來就是請葉大俠去幫助什麼一個忙的。」男人最終說出了事情的緣由,至於到底要幫助他什麼,葉飛還是一陣迷惑。

「你能說具體點嗎?要我去幫什麼忙?我只是一個武者而已,難道你們部落遇到了什麼危機嗎?」葉飛主動問道。

男人點了點頭,說道,「沒錯,我們部落的確是遇到了危機,可是比危機還要嚴重的事情,聽說你和蘇小小認識,我們正是蘇小小部落以東的皇城。」

說道這裡,葉飛頓時明白了,原來也東朝部落。

「沒錯,我的確認識蘇小小,這有什麼關係嗎?」葉飛皺起了眉頭,雖然之前是幫助蘇小小解決了部落中的亂臣賊子,可是自己也沒有必要去幫助東朝部落的人,何況自己和他們並不認識,根本就沒有這個必要嗎。

「聽說葉大俠幫助蘇小小挽回了部落,是一個難得的人才,所以我們國王特地讓我來這裡請你的,如果你有什麼要求儘管提便是,只要我們部落能夠給予的,一定不會猶豫的。」男人一副很誠心的誠心樣子,可是葉飛如果真的想去幫助他們什麼的話,那必然是有所回報的。

求得回報是必然的,畢竟求人辦事兒,如果沒有回報誰會傻乎乎的去做呢。

「這個我自然知道,只是不知道你們部落到底遇到了什麼危險,居然還讓我區區一個武者去幫忙?」<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冰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冰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葉飛實在是想不通,可是看這個男人的臉色有些不好說的意思,或許是怕被這些人聽到笑話似得。

男人看了四周的眾多人,接著靠近了葉飛,小聲的說道,「葉大俠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葉飛自然沒有意見,當下便和那些老百姓說了一聲,跟著這個男人來到了一個人較少的地方。

「說吧,這裡夠靜了吧,你說什麼也不會有其他人聽到的。」葉飛都有些不耐煩了,沒想到這個男人婆婆媽媽的,有什麼話居然還背著人說,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幹嘛不能說。

「是這樣的,我們部落的一個異獸也不知道怎麼了,這幾天就像是發瘋了一樣,我們拿著它也沒有辦法,聽說活葉大俠馴獸的能力相當高,而且在赤炎部落的時候,你還馴服了一個異獸,已經成為你的坐騎,所以,我想……」還沒等這個男人說完,葉飛就已經明白過來,聽懂了這個男人的話,只是讓自己去他的東朝部落馴服異獸,這個好辦,只是路途遙遠,不知道這個男人要怎麼樣回去呢,該不是還騎著這匹已經疲憊的白馬吧。

「我明白了,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當著那麼多人的面也沒有必要不好意思啊。」葉飛一陣冷笑,覺得東朝部落的人辦事兒都太小心了,也不知道是對外人的防備還是怎麼回事兒。

本來凌宇和胡逍遙他們對於這個人的到來很是迷惑,可是不一會兒見到葉飛和這個男人走了過來,凌宇知道,或許他們已經將事情都交代清楚了。

「葉大哥,這個人到底來找你做什麼的啊?」凌宇迷惑的皺著眉頭問道。

葉飛莞爾一笑,沖著眾多的老百姓笑著說道,「各位,我還有事兒,就不比多留了,你們也都回去吧,放心,以後絕對沒有什麼吸血蝙蝠出現在這個鎮子上了,從此你們就安心的生活吧。」

眾多百姓都很高興,難得鎮子上來了這麼一個伸張正義的年輕人,可是他們想請葉飛吃飯表示感謝,看來也沒有這個機會了。

而祖堅白聽說葉飛要離開,趕緊上前問道,「大哥,你這是要去哪裡啊,這麼匆匆茫茫的!」

祖堅白雖然沒有什麼企圖,可是他知道了葉飛的強大之後,很想跟著他混,只是不知道葉飛答應不答應。

「我要出發去東朝部落了,如果這些百姓真的要請的話,就請你吧,畢竟你在這件事情上也是功不可沒的。」葉飛將功勞讓給了祖堅白,這讓他並沒有多麼高興,因為他所想的並不是這件事情,而是想怎麼樣才能和葉飛一起出去歷練闖蕩,能夠多學點東西。

祖堅白連連搖頭,表示不認同的樣子,說道,「大哥,我沒有這個意思,我只是不捨得你,雖然我們剛認識,可是我卻覺得你像我的親大哥那麼好。」

祖堅白的話雖然有些虛偽,可是並沒有讓葉飛厭煩。

而凌宇和胡逍遙聽了頓時崛起了嘴巴,冷笑一聲說道,「祖堅白,你那點小心思以為我們大哥不明白啊,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我大哥是不會帶上你的。」

凌宇和胡逍遙說中了祖堅白的心裡話,沒錯他的確想跟著葉飛混的,可是現在卻沒有這個機會了。

「可是我……」祖堅白說要開口說什麼,卻被那些老百姓給拉走了,他們決定要請祖堅白吃飯,表示感謝,畢竟葉飛說的也沒錯,他在這件事情上也是功不可沒的,請了祖堅白,就等於請了葉飛了。

還沒等祖堅白反應過來,他已經被那些老百姓給圍了一個水泄不通。

「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葉飛看向這個男人問道。

男人光顧著和葉飛說部落的事情,卻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當下便傻傻的笑了,說道,「在下是東朝部落的一個馴獸師,我叫程玉泉。實不相瞞,那個異獸正是我一直養著的,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這幾天居然發狂了起來,我這也是沒有辦法,才千里迢迢來這裡找葉大俠你的,好在你還有走遠!」

「哦,程兄弟,這兩位是我的兄弟。」葉飛指著凌宇,向程玉泉介紹道,「他叫凌宇,這位叫胡逍遙。」

當下,他們三個人便相互認識了一番。

「你是先在這裡等著我呢,還是跟隨我去客棧,我還有些東西在客棧中,還需要收拾。」葉飛淡然的說道。

程玉泉自然是要跟隨葉飛一起了,「我和你一起去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