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器子!」城主府的長老們紛紛色變。

「轟轟轟……」

忽然,陣法中傳出轟鳴聲,三大世家的老祖似乎遭到了攻擊。

「天器子,你逃出來之後,居然還敢留在盤龍城,你的膽子還真不小!」陸天兆冷笑,大步走向陣法而去。

「陸天兆,敢不敢闖一次三十六天罡滅絕陣?」天器子的笑聲忽然從陣法中傳出。

「哼!當年我能破掉你的陣法,今天同樣可以!」陸天兆冷笑,大步走入陣法之中,毫無懼色。

看到這一幕,不少人暗暗吃驚:「天器子居然還活著,他不是在三十幾年前就死了嗎?」

天器子的名頭,在場眾人幾乎都聽說過,眾人也都知道,天器子在三十幾年前就已經死了。現在,天器子居然沒有死,而且似乎和陸天兆有仇,實在令眾人驚疑不已。

「天器子和盤龍王之間似乎有什麼深仇大恨,否則,天器子也不會布三十六天罡滅絕陣對付盤龍王!」有人猜測。

「天器子雖然是靈魂念師,可畢竟沒有封王,他應該不是盤龍王的對手!」

「那可未必,這麼多年過去了,天器子不可能一點進步都沒有。」

「奇怪,天器子難道和三大世家也有仇?他居然把三大世家的老祖也困在了三十六天罡滅絕陣里!」

「天器子居然想同時對付這麼多強者,他真的有這個實力嗎?」

眾人驚疑不已,在他們看來,天器子這種做法實在太瘋狂了。

「幾位長老,阿爹不會有事吧?」陸南飛看著城主府的長老們,擔心道。

「少城主放心,城主絕對不會有事的,三十幾年前,天器子不是城主的對手,現在更加不是!」一個長老笑道。

「沒錯,天器子絕對不可能是城主的對手!」其餘長老紛紛點頭。

「阿爹剛才說,天器子逃出來了,難道……天器子一直被關在某個地方嗎?」陸南飛又問。

長老們相視一眼,最終,其中一個長老說道:「少城主,這件事,等城主破陣之後,你親自去問他吧。」

陸南飛臉色微變,他沒想到,這些長老居然不敢親口告訴他事情的真相。

「轟隆!」

遠處陣法中忽然傳來轟鳴聲,陸南飛等人齊齊看去,只見符文中人影晃動,數十條人影正圍著一個人狂攻。

「天器子,你很好,居然想到利用他們三個老傢伙來對付本王!」陸天兆的冷笑聲傳出,震動八方。

眾人紛紛色變,陸天兆的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三大世家的老祖已經被天器子控制住了嗎?想到這裡,眾人心中不由冒出一陣寒氣。

「轟轟轟……」陣法中不斷傳出驚天動地的轟鳴聲,震得眾人氣血翻騰。


誰也不知道陣法中發生了什麼事,不過眾人可以想象得到,此刻的陸天兆肯定不好受。三十六天罡滅絕陣威力驚人,即使是封王級別的高手,稍有不慎也會吃虧。

「靈魂念師果然可怕!」眾人心中暗想。

靈魂念師戰力驚人,這是公認的。

一個強大的靈魂念師,一念之間毀滅無數城池,移山倒海,輕而易舉。

據說,琅嬛靜齋的齋主無痕公子,曾經一怒之下,布置大陣,毀滅了一個下等域群。在樓蘭聖域,最可怕的不是人族八大勢力,而是琅嬛靜齋!

這時,三十六天罡滅絕陣忽然崩潰,一個個符文如泉水般噴涌而起,沖向蒼穹,風雲色變。

陸天兆出現在眾人眼前,此刻的他全身都瀰漫著赤炎氣場,如一輪太陽!陸天兆身邊還有三個人,赫然是三大世家的老祖,他們三個人居然受了重創。

「嘿嘿,陸天兆,沒想到,這三個老傢伙和三十六個機關獸聯手都奈何不了你。」


一道笑聲回蕩開來,眾人凝目看去,只見陸天兆等人不遠處,符文閃爍,兩個人從符文中走出。

這兩個人,正是天器子和洛騫!

「天器子,你找死,居然敢用迷幻陣來控制我們!」李家老祖臉色陰沉的看著天器子和洛騫。

眾人色變,沒想到,三大世家的老祖居然真的被天器子控制了。剛才與陸天兆交手的人,居然是三大世家的老祖和機關獸! 「天器子,既然你已經逃出來了,你就不該繼續留在盤龍城!」陸天兆看著天器子,冷冷說道。

「陸天兆,你應該知道,我既然敢留下來,就說明我有我的依仗。」天器子一笑。

「在本王面前,無論你有什麼依仗,你都必死無疑!」陸天兆冷笑。

「嘿嘿,陸天兆,很久之前,你不就想知道,我的三十六天罡滅絕陣是從什麼地方學來的嗎?」天器子笑道:「樓蘭聖域,哪個地方的靈魂陣法最高明,不用我說,你自己也應該能想到吧?」

陸天兆臉色一變,緊接著他看著天器子,冷笑道:「你以為我會相信你說的話嗎?」

「信不信由你……」天器子一笑,「不過我可要提醒你,陸家得罪不起那個地方的人!」

「你在威脅本王?」陸天兆冷笑。


「嘿嘿,你可以這樣認為!」天器子咧嘴一笑。

「天器子,如果你真是那個地方的人,你逃出來之後,為什麼不去通知他們為你報仇?」

陸天兆不等天器子回答,接著說道:「我來替你回答好了,不是你不想去,而是你根本不是那個地方的人!」

「既然你這麼肯定的話,為什麼不動手?」天器子一笑,一副巴不得陸天兆馬上動手的樣子。

洛騫也很從容,根本不擔心陸天兆會對自己動手。

看到這一幕,在場眾人紛紛色變,莫非,天器子真的是那個地方的人!


陸天兆臉色陰沉不定,現在,他也有些懷疑,天器子究竟是不是那個地方的人了。

「陸天兆,我在洛家等著你,你若想要我天器子的命,隨時可以下來去,不過我可要提醒你,我那些師兄弟們如果知道我有事,他們可不會善罷甘休。」笑了笑,天器子眉心釋放出靈魂念頭,化作符文,裹住他和洛騫。

符文散去以後,洛騫和天器子已經出現在洛府上空。

「滾!」天器子掃視正在圍攻洛家弟子的所有人,冷喝一聲。

韓動和莫天行,以及三大世家的弟子紛紛色變,急忙退出了洛府。

「嘿嘿,陸天兆,你最好管好你的人,下次,老夫可就不止是趕他們走了。」天器子掃了陸天兆一眼,進入了洛府。

「都回府吧……」洛騫掃了所有洛家弟子一眼,也進入了洛府。

「回去!」洛家弟子們紛紛返回洛家。

「城主,現在我們該怎麼辦?」三大世家的老祖齊齊看向陸天兆。

「守在這裡,不能讓洛家的溜走……」陸天兆緩緩開口。

三大世家的老祖點了點。

「天器子,本王倒要看看,你到底想搞什麼鬼!」陸天兆冷笑。

……

洛府內。

「老祖,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數百個洛家的嫡系弟子看著洛騫和天器子,洛家的人當然不止這些,大部分洛家的族人都被派到了其他地方,留下來的都是洛家的精英。

「離兒,帶族人去禁地!」洛騫看著洛離。

「阿爹,這個時候我們去禁地做什麼?」洛離不解。

「待會你就知道了。」洛騫說道。

洛離不再多問,帶著洛家的弟子們趕去禁地。

族人走後,洛騫看著天器子,輕嘆道:「天器大哥,連三十六天罡滅絕陣都不奈何不了陸天兆,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陸天兆向來多疑,他對說我是那個地方的人,他即使不相信,也不會冒險。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肯定會馬上派人去查,一旦查到我跟那個地方沒有任何關係,他肯定會出手對付洛家。」天器子沉吟道:「我們必須抓緊時間轉移洛家的人,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天器大哥,你打算把他們轉移到什麼地方?」洛騫問道。

「精武聖城!」天器子正色道。

「精武聖城!」洛騫色變,問道:「天器大哥,我們為什麼要去精武聖城?」

「精武堂逍遙二使之一的沈逍欠我一個人情!」天器子笑道。

「沈逍!」洛騫臉色一變,沈逍的大名,他當然聽過,精武堂逍遙二使之一沈逍,封王榜上的高手,排名遠遠在盤龍王陸天兆之上。

「事不宜遲,我們先去禁地再說吧。」天器子說著,已經當先朝著禁地所在方向走去,洛騫緊隨其後。

很快,天器子和洛騫來到禁地,洛家的族人已經等候多時。

洛騫走到那株枯木旁邊,虔誠的祭拜:「先祖在上,不肖子孫為了保住洛家血脈,不能不暫時放棄盤龍城的基業,望先祖不要怪罪!」

聞言,洛家的族人紛紛色變,他們這才知道洛騫要帶他們離開盤龍城。

「老祖,我們到底要去什麼地方?」洛寒忽然站出來問道。

「去一個陸天兆不敢去惹事的地方。」洛騫轉身看著所有族人。

眾人紛紛色變。

這時,洛騫轉身看著枯木,伸手按在枯木之上,光芒大作,把枯木籠罩了起來。光芒散去的時候,枯木已經被洛騫收了起來。

轉身看著天器子,洛騫說道:「天器大哥,可以開始了!」

天器子點了點頭,走到不遠處的空地上,揚手一揮,光芒乍閃,一塊巴掌大小的東西飛出,驟然變大,並釋放出耀眼的光芒。轉瞬之間,把巴掌大小的東西就變成一個直徑百丈的祭台。

緊接著,天器子眉心一閃,靈魂念頭化作符文,符文構成古老的圖案,銘刻在了祭台之上。

「傳送祭台!」洛家的人頓時反應過來,天器子原來是在布置傳送祭台。

「十歲以下的人先上祭台,然後是二十歲之下,以此類推!」洛騫看著所有族人說道。

洛家的族人們猶豫一下,最終依次登上了傳送祭台。

「這個傳送祭台不能直接傳送到精武聖城,等離開盤龍城之後,我在重新布置一個傳送祭台!」天器子看著洛騫,正色道。

洛騫點了點頭,畢竟在這種情況下,天器子能布置出這種傳送祭台已經不錯了。

就在天器子打算催動傳送祭台的時候,一道冷笑聲傳來:「天器子,如果你真是琅嬛靜齋的人?為什麼要帶著洛家的人逃跑?」

冷笑聲中,洛府上空射來一桿長矛,長矛之上纏繞著九條火龍,火焰滔天。

陸天兆出手了!

「天器大哥,先把人傳送走,我拖住陸天兆!」洛騫臉色一變,縱身而起,飛向長矛。

天器子一咬牙,眉心釋放出靈魂念頭,鑽入傳送祭台,開始催動傳送祭台。

「轟隆!」

幾乎同時,洛騫祭出寂滅飛刀,劈向長矛,毀滅之力充斥在天地間。

「哼,要不是本王簽了靈魂契約,本王早就殺了你!你們殺了這老傢伙,天器子交給本王!」

冷笑聲中,陸天兆從天而降,轟一聲落在了洛家禁地之內,火熱的血氣以他為中心席捲開來,沿途所有一切都化作了灰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