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香的味道,我也忍不住了,」林浩聞著濃郁的肉香,連忙擦去嘴角的口水,抓起最大的肉塊,大口吞咽,

開明獸的肉塊入口即化,噴香鮮美,實乃人間美味,

吞下手中的肉塊之後,林浩雙目瞪得滾圓,因為他感覺到一股濃郁的精氣沖入四肢百合,更是流入六口洞天中化作汩汩真元,更多的還是被胸口的第二神藏吸收,

就在剛才一瞬,林浩清晰的感覺到了胸口莫名的跳動,隨著胸口的跳動,一股更強烈飢餓感席捲全身,

「兔子,你找死啊,小心我煮了你,出來,」林浩一把抓住興奮過頭要跳進鐵鍋的兔子,將他扔到地上,又開始了瘋狂的,狼吞虎咽般的進食,

四周所有生靈,看到如此一幕,特別是那些凶獸所化的生靈,瞬身都是一個哆嗦,頓時感到陣陣寒風吹過:「這小子太兇殘了,簡直是一個吃貨啊,逃,逃,不能招惹他,太可怕了,」

無數靈獸反應過來,慌張中連忙竄進秘境深處,如此一幕,給它們幼小的心靈帶來太大的打擊了,

「嗚,好吃……」林浩吃著肉塊,看到走過來的古家眾人,連忙招呼道,「你們幾個快過來吃點,太鮮美了,」


古家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起初無人動手,但四周濃郁的肉香不斷鑽入鼻孔,使他們渾身舒坦,

終於有一位古家弟子不斷下咽著口水,來到鐵鍋面前,小心的挑起一塊嫩肉,塞入口中:「啊,,」

一道驚呼聲從那弟子口中傳出,古家弟子皆是一驚,驚慌看去,

在眾人注視中,那古家弟子的眼睛越來越亮,最後變成綠油油的,然後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挑起鐵鍋內嫩肉就往嘴裡塞,他一邊吃著一邊喊道:「快,快……快吃啊,好香,而且其中的能量比最強大的涅槃丹還要恐怖啊,」

幾人聞言,皆是狂喜,連忙來到鐵鍋面前,試著撈起肉塊,然而在嘗一口后,立即加入了狼吞虎咽的行列,

不一會,一鍋開明獸肉就被幾人消滅一空,就連最後肉湯也被林浩和兔子洗劫一空,吃的舌頭都快咽下去了,

「嗝……好飽,嗝……」林浩拍著滾圓的肚子美滋滋的躺在草地上,兔子趴在他一旁,整個身體都變成了球形,

那群古家弟子也是東倒西歪的躺在不遠處,渾身散發著光芒,更有一位古家弟子身後突然出現數口洞天,垂落而下陣陣寶輝,片刻之後,異像消失,那名弟子神色無比喜悅,

「多謝賞罰使大人,」那名弟子本來處於瓶頸,想不到藉此機緣突破,他虔誠的跪拜在地,感謝林浩,

「多謝賞罰使大人,」其餘弟子也是恭敬行禮,真心感謝,

「好了,好了,來到蠻荒秘境就不用在乎在這些禮儀了,」林浩擺擺手,翻身坐起來說道,「下次帶你們去吃神鳥肉,神鳥肉要烤著吃才香,」

古家弟子聞言,眼前一亮,他們看向林浩的目光越發崇敬,

陣陣霞光籠罩,道道瑞彩垂落,林浩的腹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他身後六口洞天散發出極端強大的氣息,胸口也有點點光芒擴散,卻轉瞬消失,

「雖然早已達到六重天的頂峰,可是遲遲未曾突破,我開闢洞天需要的能量更多了,」林浩蹙眉,「而且胸口第二神藏也是一個大胃王,看來需要更加強大的神獸血肉,」

「嗯嗯,這點兔爺我贊同,」兔子站起來,爬上林浩肩膀上笑道,

「那我們開始吧,有吃的真好,」林浩笑眯眯說著,在告別古家弟子后,迅速竄入秘境中,

雖然這群古家弟子也很強大,但林浩此次進入秘境,所做的事情太多,而且都不適合太多人知曉,只能獨自離去,

山巒起伏,蔓延無盡的秘境中,林浩站在一處山巔,手中拿著三枚玉簡,分別是古天霸,古天機和神農師尊所贈,林浩先是取過古天霸和古天機的玉簡,貼在眉心,細細觀看之後,沉思起來,

古天霸的玉簡中有蠻荒秘境粗略的地圖,特別標註了葬神山的位置,古天機的則是標註了生命樹的大體位置,然而,倆人玉簡中的地圖太過粗糙,根本不能確定自己如今所在的位置,

「希望師尊的地圖不要讓我失望啊,不然真的成路痴了,」林浩低語,取過神農的玉簡觀看,在神識探入玉簡的瞬間,他的腦海彷彿炸開,從玉簡中立刻射出一道金光,金光所及的虛空中水波蕩漾,出現一副極為逼真而詳細的地圖,

「太好了,」林浩見此,用力一拍大腿,他站在山巔俯視四周地形,很快便將所在位置確定,他所在的位置喚作青鸞山,位於蠻荒秘境的東部,他對照著古天霸的地圖,確定了葬神山的位置,應該在中央位置,

「蠻荒秘境極為遼闊,足以稱的上是一方小世界,而從青巒山到葬神山,橫款半個秘境,太遠了,」林浩低語,再拿起古天機的玉簡對照起來,忽然他眸子猛地一亮,

「哈哈,天助我也,」林浩大喜,「原來生命樹所在的位置喚作命泉谷,也在秘境東部,距離此地極近,」

「既然如此,便先去那命泉谷好了,不知道天瑤閉關如何了,」林浩腦海中浮現出天瑤那絕美柔弱的面龐,嘴角蕩漾起笑容,

雖然進入昊陽城之前,林浩還對古瑤兒對自己做的事情極為憤怒,甚至恨不得將她殺死,然而當林浩知曉古瑤兒跟雪瑤本就是一個人,不過一個是前世,一個是今生時,那仇恨漸漸消散,

之後更是在古家見到那融合了倆人記憶的古天瑤時,那抹仇恨徹底消失了,

畢竟古瑤兒當時也是一時衝動,只想阻止林浩找她而已,自己若是不願,當時只需要交出令牌,自然無事,想到此處,林浩抬頭看向遠方,他眼前晃過那一夜嬌羞的天瑤,晃過古天機將天瑤許配給自己一事,晃過那日小白為救自己以身擋劍的景象,瞳孔漸漸柔和,化作了深深的思念,

這抹愛戀一直壓在林浩的內心深處,一刻也未曾忘記,隨著時光流逝,不想這份愛戀卻越來越濃,越來越重,隱隱胸口都有些窒息,有些痛,但嘴角卻依舊掛著笑容……

「鐺,」

兔子不知從哪裡找到一塊巨大的獸骨,跳到沉思中的林浩頭頂,掄起后猛地敲在他腦袋上,它指著林浩身前地圖上的某一處,大叫道:「不愧是神農老傢伙啊,地圖如此詳盡,哈哈哈,原來兔爺爺找的地方在那裡,」

林浩吃痛,回過神來,勃然大怒,他下意識的掄起手掌抓向兔子,然而兔子卻是一跳躲過林浩的手掌,嘿嘿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太激動了,」

「太激動,」林浩咬牙切齒,雙目噴出火焰,「我現在也很激動,烤兔子肉應該很香,」

兔子跳到一方巨石上,看到火焰襲來瞳孔收縮道:「媽呀,你真烤啊,」


「嘶……」林浩吃痛摸了摸腦袋,發現居然起了個犄角般的大包,他勃然大怒,雙手一翻,道道火焰向兔子席捲而去,怒吼道,「兔子,今日我先烤你一根兔腿,」 兔子咧嘴驚呼,身體化作長虹,瞬息躍下山巔,想不到平日里兔子只知道狂吃,不顯山不露水,如今逃竄起來,竟快若閃電,看來平日里它在古家橫行,在九霄閣洗劫數月未被抓獲,也到有幾分本事,

「兔子,今日若你能不被我抓住,我便放過你,」林浩見兔子飛掠的方向正是命泉谷,頓時來了興緻,

「嘿嘿,浩小子說話算數,跟兔爺爺比速度,你不行,」兔子眼中閃過一抹狡黠,伸出爪子搖了搖,滿是鄙夷,

「牛皮可不是吹的,」林浩輕笑道,

「看好了,」話音剛落,兔子的身體倆側,居然出現一對金色羽翼,金燦燦的上面布滿了華麗的金色紋飾,而且奇異的流轉變幻著,在這金色羽翼扇動之下,兔子的速度頓時激增,

「好神通,」林浩低喝,他心頭頓時難耐,這兔子當年一滴血就能使自己傷體痊癒,如今更是施展出這般強大的遁術神通,它到底是什麼種族,

來不及發問,林浩看到兔子扇動光翼化作流光疾馳,瞬間沒了身影,他雙腳一踏,寶劍自動托起自己的身體,閃電般竄出追趕而去,


倆人你追我趕,立刻引起下方無數生靈的驚呼,

「看,會飛的兔子呀,」

「還是長翅膀的兔子,當真是異種,」

「天吶,那兔子好肥,快射下來,」有人留著口水呼喊,更是祭出法寶,道道攻擊轟向天空中的兔子,

「你們兔大爺的,再打我,吃了你們,」兔子一邊閃躲,一邊揮舞著拳頭恐嚇道,

「嘿嘿,就憑你,」一巨大的山猿站在山巔露出鋒利的獠牙,在兔子飛到它頭頂時,其雙腳一跺,身體如同利箭般躍起,張開血盆大口,想要將兔子生生吞下,

「兔爺爺不發威,都來欺負我啊,」兔子滿臉猙獰,憤怒的看向山猿,它張開三瓣嘴,驀然發出一聲巨吼,吼聲隆隆,如同萬雷轟鳴,一股極端凶煞的氣息瞬息籠罩山猿,

那山猿彷彿被這股突然出現的煞氣嚇呆了,它怔在半空中,不知所措,

下一刻,兔子的頭顱忽然長大,足有小山般大小一口將山猿吞下,

林浩望著如此恐怖的一幕,不由眨巴下眼睛,腦海中浮現出剛見到兔子的情景,

而那些想要射殺兔子的修士,也是一個個張目結舌,驚駭中連忙撤去手中的攻擊,臉上瞬息變幻成一副「我沒打你」的表情看向高空,深怕恐怖的兔子跳下來找他們麻煩,

「呸,呸,」兔子吐了幾口血沫子嘀咕道,「爺可是純潔的兔子,從不生吃葷腥,還是烤的好吃啊,」

「兔子,你太兇殘了,」不知何時,林浩已經出現在兔子身旁,笑眯眯的看向兔子,

「你耍賴,」

反應過來的兔子渾身一個哆嗦,連忙向遠處狂奔,可它卻是無奈的發現身體上纏繞了一圈圈的綠油油的神藤,

「爺就耍了,你能咋地,」林浩站在變大的兔子身上,將兔子手中的獸骨奪了過來,「剛才敲我腦袋很爽吧,」

「爽……哦,不啊,」

在林浩奪走獸骨,話音落下的瞬間,兔子忽然感到頭皮發麻,寒芒倒立,有種極為不妙的感覺,它剛要應變爭脫,但還是晚了,

只見站在兔子身上的林浩,雙眼眯起,嘴巴上揚,似乎是想到非常開心的事情,下一刻,他掄起巨大的獸骨,「哐當」一聲敲在兔子的後腦上,

「爺跟你拼了,」兔子大叫一聲,眼中發暈,它周身瞬息大亮,彷彿有玄奧的符文流轉,

「兔子,你不服啊,」林浩露出了迷人的笑容,在兔子轉身的剎那,一根巨大的獸骨再次劃過美麗的弧線,準確無誤的落在兔子的腦門上,

「你……,」兔子瞪大兔眼,眼白一番,暈倒過去,

林浩看到急速縮小的兔子,咧嘴一笑,用神藤卷到身邊,掛在了腰間,他收起手中獸骨,拍拍兔子的腦袋,笑道:「敢打我的腦袋,這就算倆清吧,今日先饒過你,」

說著,林浩拍了拍昏迷過去的兔子駕起遁光,迅速離去,

「天……那是誰,如此恐怖的兔子凶獸,竟被一榔頭撂倒,」

「那人好面熟,咦,好像是那吃貨,」

「對,就是他,吃貨林浩,他難道要將那可愛的兔子吃掉嗎,太兇殘了,不能招惹他,快跑,」

……


見到如此一幕的生靈臉色煞白中,慌忙離開了這片山林,

林浩按照玉簡中所述,向著命泉谷進發,一路上他遭遇了無數凶獸的攻擊,然而大部分卻成了林浩腹中的食物,他感覺胸口第二神藏越發饑渴了,尋常妖獸血肉中蘊含的能量根本不能滿足第二神藏的汲取,

「哎呀……疼死我了,」半路上,兔子醒來,它感覺腦袋疼痛欲裂,而後它看到自己的模樣像是想起什麼,兔眼猛地瞪大,咆哮道,「浩子,,爺跟你……」

「嗯,」林浩低頭看向發飆的兔子,眯起眼睛,從儲物戒內取出之前的獸骨,在空中呼嘯劃過,差點打在兔子的腦袋上,「兔子,你剛才說什麼,」

「爺……爺……我忍,,」兔子無比憤慨,然而它看著眼前晃動的獸骨,想想現實,最後還是沒能說出口,

「疼,疼死了……嗚嗚……」兔子委屈地自己解開神藤,跳到林浩的肩膀上,獨自發著悶氣,此時它的後腦上鼓起一個犄角般的大包,一柱擎天,恰好夾在倆個兔耳朵中央,很是可愛,

林浩看到兔子委屈的模樣,忍不住笑道:「好了,跟個怨婦一樣,我們去的那個地方有生命神水,若是足夠,分你幾滴,」

「幾滴,」兔子瞪眼,「我要一缸,」

「去,去,還一缸,你以為山泉水呢,」林浩笑罵道,

林浩又走了半日,終於快臨近命泉谷了,他站在一處高聳的山峰上,俯視下方的山谷,

命泉谷三面環山,一面乃是深不見底的深淵,極為隱秘,只能飛躍四周的山巒才能找到這裡,此時隔著老遠,都能看到山谷中霞霧翻滾,瑞氣蒸騰,各種古樹靈木都散發出陣陣光輝,被霞霧襯托的如同仙境,

而且最為奇特的還是命泉谷中央,霞霧幾乎瀰漫天地,直達雲霄,遮擋了所有的視線,根本不能看清裡面的景物,只能隱約看到有奇異的生靈,在霞霧中穿梭,無數枝條般的存在若隱若現,蜿蜒纏繞,

「生命樹就沉睡在此處,」林浩低語,「古天機對於生命樹的一切都只限於猜測,不知道他是如何知曉生命樹的位置所在,但此事不得不防,還是小心為妙,」

「浩子,小心一點,這裡不簡單,」就連兔子也罕見的慎重起來,低聲示警,「我感受到一股令我戰慄的氣息,」

「嗯,」林浩應了一聲,隱匿身形潛了過去,

林浩下了山巒,進入山谷,在古樹間穿行,他能夠感受到那種充滿生命的氣息,四周的植被都極為茂密,更是有無數顆價值不菲的靈藥,隨意的生長在石縫間,草叢裡,隨風搖曳,

「真是一處寶地啊,」林浩隨手拔出一顆靈藥,塞入口中,靈藥入口即化,化作滾滾熱浪衝擊著他的身體,

兔子也是雙眼閃爍著小星星,擦掉嘴角的口水,躡手躡腳的跑到另外一處靈藥處,那顆靈藥長在一顆古樹之旁,通體翠綠,只有頂部有一點朱紅,看上去極為美麗,很是不凡,


「嘿嘿,兔爺的寶貝,我來了,」兔子雙爪握住靈藥,用力一拔,

「哎呀,哪個該死的傢伙,」一道尖銳的痛呼聲突然響起,兔子跟林浩都是一驚,連忙環視四周,卻是沒有發現半個身影,

「活見鬼了,」兔子僵在原地,暗自擦了一把冷汗,剛要繼續拔靈藥,

可就在此時,之前那道聲音再次出現,而且直接在兔子身旁響起:「肥兔子,拿掉你的臟爪子,」

「爪子,」兔子嚇的渾身一個哆嗦之後,立刻反應過來,它看向自己的手,眨巴下眼睛,一個猜測突然出現在腦海中,駭地它險些鬆開雙爪,兔子驚慌中看向手中靈藥驚呼道,「是你,」

兔子雙目放光,心生強烈的好奇,它毫不猶豫的再次用力一拔,將那靈藥連根拔起,在靈藥下面竟長著一個土豆模樣的果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