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老大就交給你了!」蕭斜憂心地看了蕭奮一眼,再次舉起金刀加入戰團。時予看到蕭斜向自己撲來。心中也是充滿了緊張,最要命的是經過長時間的消耗,三味真火箭已經所剩無幾了。當最後一輪火箭射出,時予終於取出了他的璇羽劍和媚姨申虎一起迎向了蕭斜一夥。

地面上,雙方的小妖們已經完全膠著在一起廝殺。論整體實力蕭斜帶來的妖怪可能會高上許多,但是經過之前的幾輪箭雨,再加上他們本身的疲勞。戰力已經大不如前了。相反,淮陽山的小妖一直被申虎灌輸著不勝即亡的觀念,背水一戰的現實也逼迫他們超常發揮。另外。他們還有兩百鬼兵在一旁掩護。鬼兵們帶著冥羅弓不停在空中盤旋,不停地朝下方敵人射出陰芒之箭。

雖然也曾有懂得飛行的狼妖企圖上去消滅他們,可惜雙拳難敵四手,他們一升空就會立即成為兩百支箭的共同目標。在悍勇的小妖也經不住這種折騰。當連續幾個倒霉鬼被射成蜂窩后。狼妖們終於都只好老老實實地安心和地面上的敵人搏鬥。地面上的雙方小妖戰力此消彼長之下,竟打了個平手。於是整個戰場的勝負就只能依靠兩邊的的高手對決來定了。

蕭斜的法力果然了得,遠遠地一刀劈來,他的刀氣就直接將時予震退了好幾丈遠,要不是有寒岳戰甲護身,只怕已經傷在他手下。望著對面的蕭斜與他的四個兒子,時予心中一寒,雙方實力相差是在太懸殊了。蕭斜的四個兒子里除了蕭明因為在之前的前鋒營殲滅戰中受了傷。目前的戰力只能與他或申虎相當外,其他三子都有著千年修為。戰鬥力只比媚姨差一線,這種情況下,即便是只面對著四妖他們也是完全落於下風,更別提還有個擁有兩千多年修為的蕭斜,時予很難想象他們如何去贏得這場戰爭。

讓時予更鬱悶的是蕭斜一個擁有兩千五百年道行的妖怪,居然盯著他打,並讓他的幾個兒子拖住了申虎跟媚姨。這也正常,時予才是淮陽山的主宰,他的兒子、孫子還有部下都算是折在時予的手裡,現在仇人見面,不先打他還能打誰呢?

時予那點道行跟蕭斜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從接下蕭斜第一道刀氣后時予就明白了。現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空中狼狽的逃竄,偶爾還會用幾下土遁。期間他也想過反擊,可惜就連他最得意的招數煙月乾坤都未能阻擋蕭斜片刻。蕭斜的招式很簡單,就是一把金刀亂砍。可是他的每一刀都攜著撕天裂地之勢,又快又准又猛。最可怕的是蕭斜的刀似乎是無堅不摧無物不破,普通的岩石土地被他一刀絞碎不說,就連時予使出的各種法術甚至雷電等虛無的能量都被他劈開。

時予這邊苦苦支撐,申虎和媚姨卻也不好受。要是申虎沒受傷,他們兩人聯手倒也不懼蕭斜四子之力,可惜申虎現在能發揮的還沒有平時一半水平,也就是和現在的蕭明斗個旗鼓相當。僅僅靠媚姨一個又豈能一下子對付說那個千年妖怪。照目前形勢,他們頂多也就是支撐個兩刻鐘時間。

主戰場里的狼妖在各個方面都是在往勝利前進,而幾裡外發生的戰鬥卻對他們不利了。蕭詢帶著蕭奮來到滬河邊,企圖利用滬河之水大量消耗三味真火的能量撲滅火勢。他將蕭奮放入河中后,旁邊的河水立即被火焰烤得沸騰起來。在河水的大量衝擊下,蕭奮身上的火勢迅速減弱直至熄滅,就在蕭詢喜出望外之時,他突然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蕭詢善於思考,這是他的優點,不過也造成了他的一個特性,相對於自己的直覺,他更願意相信事實。所以他已有這種感覺,沒有立即離開原地,而是懸浮在河面上四周觀望企圖找出那種危險氣息的源頭。他將四周打量了一遍,卻惟獨忘記了腳下的河水。正當蕭詢小心戒備時,平靜地河面突然產生一股強大的吸力拉住他和蕭奮。蕭詢大驚想要逃走,可是晚了,四周同時翻起巨浪。最終演變成一股水幕將他們二妖籠罩其中,並凝結成冰牆。

蕭詢見狀立即帶著蕭奮鑽入水中,想要從水路逃脫敵人的包圍。枉費他以智謀見長。可惜這回卻徹底判斷失誤,他的敵人就在水中等著他們自投羅網。蕭詢剛剛鑽入水面,就為自己的愚蠢後悔了,在水中,一個姿容艷麗、氣質不凡的女子正冷冷盯著他們。蕭詢何等聰明,一感應到月漪身上的仙氣就推斷出了她的身份。


「妖孽,你殘害生靈。今日又來挑戰神靈,還不束手就擒?」

正面對敵本來就不是蕭詢所長,更別說是水中作戰。他想都沒想就要帶著蕭奮逃離。可是既然他進入了水中,很多事情就由不得他做主了。月漪隨手揮出一道白光,四周的河面就瞬間凝結成冰,蕭詢幾次衝擊都被厚厚的冰面擋了下來。蕭詢知道眼前這種狀況遁走不易。於是想要捨命一搏。不過他並沒能估對月漪的實力。論法力月漪和蕭詢在一個檔子,但是前者卻佔盡了地利。蕭詢不諳水戰,而此時他們卻在月漪管轄的滬河之中,那麼蕭詢的結局可想而知。

月漪的水系刀法早已出神入化,她單手在水中劃了一道符文,蕭詢只感覺身側的河水都活了起來,不斷翻滾著撕拉他的身體。儘管他的身體遠比凡人強橫,可是在河水的巨力之下。也產生一種即將被活活撕裂的痛楚。這種情況下,蕭詢再也顧不得蕭奮。管自己運功抵禦。蕭奮此時已經昏迷,失去弟弟的庇護后,就墜往河底。月漪趁機化出三把水靈刀斬向他,水靈刀是月漪用精純水氣凝聚而成的獨門神通,在它的鋒芒之下,毫無抵抗能力的蕭奮瞬間就被斬成四段。

蕭詢雖然心疼大哥的死,但他也是自身難保。他的一身法術在水中根本沒有發揮威力的機會,漸漸地他的眼神中出現了絕望,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四周慢慢被冰牆包圍。月漪的水靈刀在水中具有無可比擬的威力和變幻速度,蕭詢很快就在月漪的巨大攻勢下被逼退到冰牆上。退無可退的他最終被兩根冰錐刺穿了他的琵琶骨,將他牢牢釘在了冰牆上。蕭詢並不想放棄,依然掙扎著企圖作最後的困獸之鬥,可惜他的下一招還沒來得及使出,一把水靈刀已經飛至削去了他的腦袋。

月漪雖然有心去幫助時予,可惜她沒能像時予那樣積累十萬功德,在消滅了自動上門送死的蕭詢二妖后,就只能在望著淮陽山的方向為時予祈福。

另一邊,主戰場之上,時予面臨的戰局已經到了最糜爛的時刻。他被蕭斜逼得四處躲閃,甚至還被幾道刀氣掃中受了點傷。如果他這個結果還算情理之中的狼狽的話,那媚姨申虎那邊,就是打得一塌糊塗了。媚姨和申虎這兩個當年不可一世的妖王現在正背靠背防禦,從它們的樣子可以看出二妖都是強弩之末,隨時都被敗亡。

本來以他們和蕭斜四個兒子的實力差距,就算會敗也是千餘個回合之後的事,現在弄得如此田地主要是著了蜘蛛精獨孤洪的道。上回獨孤洪帶人支援蕭明被打跑后,就一直呆在蕭斜的妖群中企圖報仇。這次雙方正式決戰,他事先躲了起來以作奇兵,申虎和媚姨一時不差果然被他暗算成功。獨孤洪的招很簡單,他事先躲藏在底下,雙方開打后,他就利用土遁術在泥土中穿行,並且主要針對申虎和媚姨。

終於機會被他等到,申虎和媚姨正好從空中停到了他正上方的地上。於是他使出了蜘蛛捕食的本能,一口向地面吐出蜘蛛絲,將申虎媚姨牢牢困在地面成為活靶子。二妖受困失去了身法的掩護,立即被撲來的四隻狼妖重傷。這樣一來,時予這邊就失去了最強大的戰力,高手間的對決已無懸念,甚至整個戰局都似乎失去了第二種可能。

時予看著苦戰中的部下,心中一陣嘆息,難道真的是無力回天嗎?一直以來他都覺得自己是個貪生怕死的人,即便是成神之後。所以在這個時候,他最理智的做法就是帶著紫宜還有申虎他們全力逃跑,反正他現在也有自由之身了,只要留得青山在,就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可是他驚訝地發現原來自己的戰意可以這麼高昂,即使戰敗已成定局,他也沒有任何退卻的心思。或是為了身旁的部下,或是為了山裡的百姓、或是為了神靈的尊嚴,總之,他選擇戰鬥到最後,到他失去最後一點生命力為止!時予不再躲閃,當一切想通之後,蕭斜的金刀也就不那麼可怕了。似乎是感應到了時予的戰意,璇羽劍也散發著異樣的神采。

看到時予不知死活地迎向自己,蕭斜發出一陣狂笑,猙獰的臉盤浮現一絲興奮,因為他的刀已經重重劈向時予,一個剎那之後,他的仇敵就會被他劈成兩半,他平時最喜歡的就是讓仇敵的鮮血澆在自己身上。(未完待續。)

… 前面的巷道里面竟然出現一座宮殿,不過這座宮殿並沒有當初女修羅的宮殿那麼神祕。

宮殿外圍散發着一道道白色的光芒,光華耀眼璀璨。

“果然這裏儲藏着神骨,不過神骨能不能到手就看你的本事了?我想絕對不會那麼容易取到神骨的。”猥瑣男淡淡的說道。

“嗯,”劉笑天點點頭,既然已經九死一生的付出那麼多的東西了,所以此刻劉笑天的心中還是有一定想法的,那就是絕對要得到神骨。

神骨對於劉笑天並沒有用,但是這神骨對於以後無良師傅與猥瑣男兩個傢伙的重要性絕對是不可同日而語的。

只要擁有神骨,無良師傅與猥瑣男纔有復活的可能,總不能永久的處於靈魂狀態。

“好,我相信你,不過我現在也受傷比較嚴重,我現在也幫不了你,你就小心一點兒,等我們回去之後我就傳你乾坤大挪移,你現在要是面對強大的對手,保命的東西實在是太少了。”猥瑣男淡淡的說道。

劉笑天點點頭,然後硬着頭皮網神殿裏面走去。

神殿的門是緊閉着的,上面落上了一層厚厚的塵土,從這層塵土就可以看出這座神殿歷史的久遠性。

不過門是虛掩着的,劉笑天輕輕一推,就打開了神殿的房門,不夠在裏面立刻出現一陣涼颼颼的陰氣。

劉笑天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


裏面黑漆漆的,透過黑漆漆的空虛,劉笑天看清楚了裏面確實有一具神骨。神骨上面散發着淡淡的光芒,宛若磷火一般,給人一種無比陰森的感覺。

“在這裏果然供奉着一座神骨,真是太好了,付出了那麼多的真氣,這次算是有點兒收穫,”劉笑天心中想到,然後一隻腳跨進了神殿的門檻。

不過裏面實在是陰氣很重,空氣之中漂浮着一層冷冷的氣息。


劉笑天思索了很久,然後猛一咬牙,鑽進了神殿。

“咳咳……”裏面發出一聲聲宛若敲牀板的聲音,發出咳咳的聲響。

“難道這裏有人?”劉笑天聽着這聲音,想到。

然而下一刻一具骷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竟然和自己面對面的站着,劉笑天不由得往後倒退了很多步。

“你是什麼人/?竟敢私自闖入到這裏”?“一道蒼老而陰森的聲音說道。

”我…………“劉笑天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怎麼說。

”罷了罷了。也算是一段緣分吧,幾萬年了,竟然從這裏出現了人的影子,我們的任務該是結束了。”一道蒼老的聲音說道。

劉笑天可以感覺得出來,就是這據骷髏在說話,雖然距離自己很近,但是骷髏也在呼吸,不過呼吸出來的氣息卻是無比的冰冷,彷彿稍微一用力,就可以講一個人活活的凍僵在這裏。

“你是怎麼進來的?我倒是很好奇,曾經有很多戰帝修爲的高手都沒有闖入到這裏?”那具骷髏冷冷的問道,不過聲音之中也是充滿了好奇。

報告總裁爹地:媽咪又跑了! 我啊,冷不丁就闖入到了這裏,是怎麼進來的?我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劉笑天淡淡的說道。

“罷了,罷了。看來一切都已經在冥冥之中註定,同志們,我們的守護任務已經完成,我們走吧。”那具骷髏說完,然後消失在了原地。

“咯咯…………”一聲聲聲息逐漸遠去。

“好樣的,你這個身體還不錯,看來還很年輕。”這時候另一道蒼老的聲息逐漸出現。

“你是誰?”劉笑天警惕的問道。

“我就在你的面前。”那道滄桑的聲音出現。。

“啊,你是???”

“哈哈…………我就是這具神骨,你不就是上天配給我讓我復活的肉體嗎?”那道淡淡的聲音說道,不怒不喜,寵辱不驚。

“我可不是,今天來我就是衝着你這具神骨的遺體來的。”劉笑天真誠的答道。

“哈哈…………你倒是想的美。讓我復活吧,讓我重見天日吧,一萬多年了,太久太久了。“骷髏骨大聲的吼道。

然後神骨骷髏竟然活了過來,慢慢的從那具躺着的擔架上走了下來,慢慢的向着劉笑天靠近過來。

森冷的氣息,讓劉笑天不僅打了一個寒顫。

“既然你死去了這麼長的時間了?爲什麼還要復活了,看來神仙有的也是壞人啊。“劉笑天冷冷的說道。

雖然對方的氣息很凌厲,殺氣畢露,但是劉笑天現在也練就了一幅寵辱不驚的心靈,即使是面對戰帝階段修爲的對手,劉笑天的氣勢也是一點兒也不減弱。

”哈哈…………小子,定力不錯,誰說神仙都是好人了,我可不是什麼好人,只要活着,然後誘惑仙女們跟我睡覺,每天把日子過得滋滋潤潤的,這就是我的追求,至於別的,全他媽都是浮雲,“神骨骷髏冷冷的說道。

“妮瑪,劉笑天不由得罵出了一句粗話,還神仙了,連個普通人都不說。”劉笑天冷冷的罵道。

“咯咯…………太久了,來,讓我檢查一下你的身體。”神骨骷顱說着猛然將自己的神識進入了劉笑天的腦子裏。

頓時間,和前面發生的一樣,鑽心的疼痛又是傳了過來。

不過這次劉笑天已經有了經驗。

儘量控制着自己的身體,然後將真氣進入眉心處,催動眉心處的陰陽珠。

陰陽珠被劉笑天一啓動,頓時發出萬丈光芒,頃刻間將劉笑天的省身子包圍在裏面,頭腦裏面的那道道光芒將神骨骷髏哦的意識全部包圍在裏面

“什麼?陰陽神珠,這怎麼可能?”神骨骷髏不甘心的叫喊道。

“小子,你到底是誰?怎麼又陰陽神珠這種東西,快放了我,我不要你的軀體了,我還有很多的寶物給你了,只要你放了我。”神骨骷髏大聲叫喊道,但是劉笑天那能給這個傢伙什麼求饒的機會。

“不…………”慢慢的,神骨骷髏的意識漸漸減弱了下去。然後消失在了寂靜裏。

”大功告成。“劉笑天淡淡的說道,這次又吸收了一個神仙的精神力,自己的精神力應該可以增強很多,只要自己加工精神力增強,那麼自己以後攻擊力應該會增大很多。

雙手一揮,一具神骨骷髏立刻進入了劉笑天的戒指,消失不見。

然後劉笑天又在附近找了一些小型的神骨,裝入了戒指,這些是回去交任務的。

”我到達這裏多少天了/‘劉笑天一面走一面回憶着。

“啊,都過去一週了。”劉笑天焦急的說道。

“當初說好我最多用五天就可以回去了,五天之後如果還沒有回去,那就意味着我已經不在人世了,這可怎麼辦?他們應該一定很着急了。”劉笑天擔心的說道。

“那還不趕緊回去。”猥瑣男催促道。

“嗯嗯。”劉笑天點點頭,運轉飛天羽翼,現在進入了戰皇階段,真氣澎湃,終於可以運用飛天羽翼長時間的飛行了。

劉笑天運轉飛天羽翼飛行,速度宛若閃電一樣,只看到下面的樹木一排排向着後面倒退而去。

”猥瑣男,這次收穫很大,等我到達了戰尊巔峯之後,我就可以將你們一人的身子復原過來,你們就可以變成正常的人了。“劉笑天淡淡的說道。不過言語之中盡是興奮。

“什麼正常人?會不會說話,我可是一直很正常啊。”猥瑣男沒有好氣的說道。

“哈哈…………”

很快,就望到了學校,神龍學院那爲威武壯觀的校門。

不知道爲什麼,這裏彷彿就是自己的家一樣,劉笑天頓時感覺到有幾分溫暖。

嗖,一聲輕響,劉笑天降低在了校門口,校門口此刻正站着一對人嗎,看來想要出征的軍隊一樣。

”不管老大能不能活着? 嬌妻迷途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大家聽清楚了嗎?’“一聲聲熟悉的聲音聽起來無比的受用。

”這是焦龍飛。“劉笑天一聽就聽得出來這個傢伙的聲音。

劉笑天循着校門往裏面望去。

只見依琳老師和蕉嶺微皺這眉頭,而段天順這些帶着一些笑天堂的成員在那邊商量着什麼。

劉笑天慢慢的走進,突然聽出來了這些傢伙商量的是什麼。

原來自己沒有按照約定的時間到達學校,那些傢伙以爲自己遇到了困難或是已經遇難,所以這些傢伙發誓一定要找到自己。

不知道爲什麼,劉笑天的心中突然涌現出一股溫暖的巨流。

自己和這些傢伙並沒有任何親戚關係,但是這些傢伙卻是爲了自己愛甘願付出自己的性命。


這就是兄弟情?

眼眶不由得溼潤了。

這纔是溫暖,人世間最真的情誼。

劉笑天心中暗暗發誓;“只要我活着,我就絕對不能讓你們受到任何的欺負。”

“本來我是憑着五指環感受到笑天的,但是現在我感覺不到一點兒,估計笑天已經凶多吉少了。”依琳老師擔心的說道。

“啊,不可能,我們老大可是福大命大,絕地不可以有事的。”幹天兒擔心的說道。劉笑天站在遠處,默默的看着這一切。

心中卻是無比的幸福,被愛的感覺原來是如此的美好。

走,不管怎麼樣?我們都要找到笑天。

”對。………………“大家齊聲回答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