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嫖師兄!」

友凍吉色驚叫道,不過在宇宙環境中他聽不見……

兩枚尖錐接連飛了過來,一枚破壞到了防護罩,另一枚朝著他的大腦飛了過來。

似乎是感應到了,嫖胖體下意識的一偏身體,躲過了致命一擊。

不過肩膀還是被擦到,血液頓時噴射了出去,在太空中飄散。

嫖胖體當機立斷,將被擦到的部分直接切掉,血液噴在防護罩上。

被斬斷的部位瞬間化為血水……

沒有任何聲音,一股濃重的寒冰之氣襲來,籠罩住了他們的身體……

「撤退!」林愛如的聲音出現在他們腦中……

: 「終於完成了!」幾人都是鬆了一口氣,連忙撤退,不過卻在撤退的同時都放了個冰曼,抵擋了一下紅色液體前進的速度。

寒氣朝著紅色大網撲了過去,液態生物似乎感覺到不妙,果斷將大網分散開,化為了小塊小塊的液體。

不過還是慢了一步,被寒冰之力接觸到的液體,紛紛都在瞬間化為冰雕。

「你們三個繼續!我法力快耗光了,和嫖胖體先走!」林愛如下了命令,就率先飛走了。

嫖胖體看了看他們三人,接著也飛走了,他傷勢比較重,不能再繼續施法。

………………

飛了差不多幾個大瓶,大家都停下來休息了一下,恢復體內的魔氣,液態生物應該是不會再追上來了。

修仙者的修鍊無非就是吸收能量,轉化為靈氣,宇宙中遊離的各種能量當然也可以吸收,不過速度會很慢。在參賽之前他們都做了準備,買了各種蘊含靈氣的丹藥,這樣就不用擔心恢復速度太慢而遇到危險。

花了差不多十幾個大瓶的時間,一群人終於來到了大氣層外……

「恢復一下,展開防護罩,準備進入大氣層!」

………………

「飛行速度盡量慢一些!友凍吉色,你先上!」有事小弟先上,這是原則問題!雖然穿過大氣層,不是什麼大事,不過說不定有危險呢?

友凍吉色臉色有些苦,不過還是乖乖的展開了幾層防護罩,緩緩地降了下去。

等了一個小瓶,友凍吉色傳音沒什麼事情,其他人才一要下去,林愛如最後……

在控制速度的情況下,穿越大氣層,並沒有什里么問題。

「這次應該不會再遇到什麼問題吧?」林愛如想起了自己上一次單獨穿越大氣層。

不過這次並沒有什麼危險,安全地降落在……大海上……

幾人剛一降落在海上,就遭到的攻擊,一隻百米的海獸,控制著水浪撲了過來。

不過它的速度並不快,幾人很容易就躲過去了。

「晚上不安全,盡量往高空飛」林愛如提示道。

「老大,到了大陸后我們該幹什麼?」友凍吉色問道。

其他人也看向了林愛如。

「生存,如果看到其他隊伍就踢出去!」林愛如的回答很簡潔。

「嗯,也只能這樣了」嫖胖體回復道。

「老大,比賽結束后你有什麼打算嗎?」嫖胖體忽然問道,一直飛行下去,感覺很無聊,感覺需要找點話題。

「嗯……」林愛如「想」了一下,搖了搖頭。

「在宗門內繼續修鍊吧?」林愛如表現得有些迷茫,看起來讓人憐惜。

「難道你的人生就沒有規劃嗎?」

「呃……」

「好像沒有哎!」

「好可愛!」嫖胖體感覺自己的心跳彷彿要跳出來一般,自己都能聽到砰砰的聲音。

「老大……你想過要找一個男朋友嗎?」之前一直未說話的萬般爛穴突然開口說道。

「呃……」

嫖胖體也同樣想問這個,不過卻一直不好意思開口,萬般爛穴卻幫他問了。

傳音警告了一下萬般爛穴,讓他不要打歪主意,自己卻是偷偷的瞄著林愛如,期待著她的回答。

「嗯……」林愛如輕咬指尖,作出思考的模樣。

撲通……撲通……撲通……

過了好一會,林愛如才回答道:「找不到好的人選呢……」說到這裡,還偷偷瞄了一眼嫖胖體。

嫖胖體感覺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這是什麼意思?她喜歡自己?難道是我的錯覺嗎?自己是不是應該……

可是又想到有自己有女朋友了,嫖胖體感到萬分糾結,甩掉嗎?兩人生活在一起這麼久了,要說沒有感情是假的,可是……

一群人閑聊著,飛了不知多久,終於看到了陸地。

……………… 「前面有東西,小心點」這一路過來雖然是很無聊,不過偶爾也會遇到大型猛禽,而且實力不弱,不過在幾人合力之下還是打跑了。

「老大,好多……」

「嗯!」林愛如微微的點了一下頭,隨即說道:「我們繞道走!」

前面的陸地上聚集了一大批生物,看起來實力不弱的樣子,不過沒有飛行能力,繞道就行,反正他們的目的也不是獵殺。

花了好幾天的時間,幾人終於上了岸,不過卻被一群生物包圍住了。

這是一群蛇形生物,粉紅色的鱗甲堅硬萬分,普通飛劍根本無法刺穿。

aaa——

蛇形生物攻擊著護罩,在那堅硬的身軀撞擊之下,隨時都可能把護罩打破。

如果只是這種蛇形生物還沒什麼,它們根本無法飛行,只是天空中圍著著幾十隻只球形生物,將他們周圍的天空完全阻擋住。

這些球形生物不知使了什麼手段,他們只感覺自己身上的重力加大了幾十倍,即使是將魔氣覆蓋全身,也是感覺萬般的吃力。

僅僅是這樣也是沒什麼,陸地和空中走不了,還可以遁入地底。

不過這些東西好像是串通好的,利用天眼書可以看到,地底下潛伏著一條條蟲子,將周圍的地下完全覆蓋。

每條蟲子周圍十米的距離,地面都是堅硬如鐵,遁地術竟然也失去了作用,竟然和魔法師的能力有些相似。

「老大,現在怎麼辦?」嫖胖體維持著防護罩,顯得有些吃力。

「還能有什麼法?打唄!」林愛如微微一笑:「實在逃不掉,我們還可以傳送回去」

「額……」

「額……」

「額……」

「額……好吧,打就打!」

其實林愛如也不想這麼早退出,這關係到宗門的排名,雖然她不在乎,不過宗主那邊……

「看來這次比賽后,不能再繼續呆下去了,得想辦法離開這個文明!」林愛如心中想著,防護罩突然破碎,幾人和一群怪蛇展開了廝殺。球形生物和蟲子並沒有動手的意思,它們完全是為了阻擋後路而存在的。

並不是不想向上飛行將球形生物殺掉,不過越往上飛,壓力越大,即使是飛劍也無法靠近球形生物。

蛇形生物彷彿完全沒有受到壓力的作用,完全是行動自如。

地球——

「怎麼?還在想你那可愛的表妹呢?」系統嘿嘿笑道。

「……」莫凡沒有說話,影刃飛出,將眼前幾人斬殺。

眼前的人都是皮膚黝黑,乾燥,渾身骯髒,散發著濃重的臭氣。

這裡已經不是國內,而是yin……du!

發生了那樣的事情,當然不能在國內繼續呆了,現在國內的新聞媒體上,有不少關於他的報道。

假借著出去旅遊的名義,要了一些錢跑到了這裡來,當然,這也是系統的提議,這個系統真是滿滿的邪惡。

經過了系統的多次調教,莫凡的心已經開始變態,對於殺人也不再那麼抵觸了,而且還是外國人。

「這些人的血液真是骯髒!真的是不想待在這裡,玷污了我的影刃!」莫凡吐了一口唾沫,將屍體拋入恆河之中。

「呵呵,那只是你的心理作用!」

莫凡現在的裝扮,完全就是一個yindu人的打扮,全身還塗抹了不知是什麼的顏料,現在就算是父母見到了他,也是不可能出來的了!

「噁心的畜生,這空氣我也是受夠了!」莫凡繼續抱怨。

「呵呵,滿河的垃圾,味道能好才怪,真想不明白這群畜生還敢來這裡洗澡,不過,你就慢慢享受吧!反正我是聞不到,哈哈哈」系統仍然是那副幸災樂禍的口氣。

「尼瑪,你還是附我身吧,這個艱巨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嘿嘿,你以為我喜歡你的身體啊?感覺就像是穿小號的內褲一樣,蛋疼!」

「***,你說誰是內褲!」莫凡怒罵道。

「誰搭腔我就說誰,來打我呀!」

………………

「老大,快跑!」嫖胖體大喊一聲,拼盡全部的力量,終於在蛇堆之中打開了一個缺口,並且將周圍的蛇群凍住。

此時的他已經全身都是鮮血,大腿上被咬下一塊肉來,看來是逃不掉了。

林愛如是毫不遲疑,一個御風推行之術,身體竄出了蛇群。

「嫖師兄!」其他人還是遲疑。

「你們走!我傳送回去!」嫖胖體心中大罵傻逼,口中卻大吼道。

幾人這才不在遲疑,利用風推行之術快速離開。

嫖胖體正想要將法力灌入玉牌之中,只感到一陣呼嘯聲傳來,一條粗大的尾巴打到了他的腹部,直接將他甩飛。

「啊……」一口鮮血狂噴出來,倒在了地上……

林愛如完全沒有要上去幫忙的意思,離開了重力範圍之後,直接御劍飛行。

扭頭掃了身後一眼,心中暗罵一聲:「三個白痴!」逃跑的動作卻絲毫不慢。

飛了一段路程之後,林愛如意識到天空中並不安全,目標太明顯,一不小心就能招來禍端,即刻改為遁地而行。

另外三人一直跟在她的身後,相比於林愛如的平淡,他們的心中卻充滿了自責,要不是自己幾人拖拖拉拉,嫖師兄也不會死。

腦中迴響著嫖胖體凄厲的慘叫,彷彿還能看到他口噴鮮血倒在地上的場景,現在……嫖師兄估計已經不在人世了吧?

………………

「老大……」三人低著頭,不敢去看林愛如的眼睛,心中都是滿滿的愧疚。

「嗯……先找個地方躲起來,等待其他隊伍出局!」林愛如的聲音有些冷淡。

「啊?」幾人有些發愣,偷偷抬起頭來,只見林愛如滿臉的冷淡,彷彿完全沒有在意嫖胖體的死亡。

不對啊!他們的關係不是很好嗎?之前還有說有笑的,怎麼好像完全不在意? 「有點餓了,友凍吉色去打幾隻獵物來,小心點!」林愛如說完后直接在地底修鍊了起來。

………………

「嫖胖體死了,不過比賽還得繼續,而且排名還不能后,不然我回去一定沒好果子吃……」林愛如心中暗暗想著,她也沒想到嫖胖體竟然這麼快就死了,原本還打算把他勾搭上手……(不要誤會,這僅僅是為了方便利用而已……比如說……擋一次致命攻擊?當狗使喚……身體……那是別想了!她自己可愛護著呢……)

(比賽這一段我就不水了,加快劇情!)

「什麼?劉禪入獄了?怎麼回事?」海南島東方市某處地下,皇朝平拿著手機,大吼著!

「宗主,先別激動……」電話對面那邊小聲說著。

深深的呼了幾口氣,皇朝平這才平靜下來,接著問道:「說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事情是這樣的……」電話那邊的人娓娓道來。

「原來是這樣啊!」皇朝平臉色很難看,在發布招人廣告的時候,碰巧發到了一個警察家裡,那名警察檢查資質不錯。劉禪起了愛才之心,想將他招到組織內部,沒想到……那傢伙寧願承受反噬重傷的危險,將這件事上報了過去,一群高級修仙者偷偷跟在後面,自己在一邊的人也沒有發現,開門的一瞬間,劉禪就被包圍住了……

「看來我不得不出去主持了!而且還得把劉禪弄回來!」皇朝平嘆了一口氣,原本還想靜靜修鍊的,現在是不能如願了。

「組織現在有多少人?」皇朝平冷冷問道。

「外圍成員80萬!中層成員3000,內部成員四個」電話那邊的人老實回答道:「我,蘇雨晴,高友志,還有那個叫莫凡的傢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