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夫人,這是要出門?」只怕是個人,都會知道關久久是打算出門。

「是的!」喜兒在一邊直翻白眼,他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不過喜兒低首著,並沒讓孟飛峙看到她的反應,倒是蛋蛋把這一切都看在了眼裡,蛋蛋抬首看了一眼孟飛峙,隨後有些佔有性的擋在了關久久的身前。

蛋蛋並不是特別喜歡這個孟飛峙,總覺得這個孟飛峙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又不知道。只是看到孟飛峙的時候,蛋蛋便想要轉身離開,不跟這個男人有過多的交集。

「夫人,時辰不早了!」喜兒在一邊「好意」的提醒著。

關久久看了看時辰,「孟先生,我們還有事情要外出,便先走一步了。」

今天他們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她的確沒有時間在這兒跟孟飛峙再多扯些什麼?

其實這個孟飛峙真的不是一個特別讓人喜歡的人,看到孟飛峙的時候,其實關久久還是覺得,有點兒小討厭。

她都不清楚為什麼?

不過關久久向來很相信第一感,有些人可以深交,但有些人並不值得深交,就比如孟飛峙這個人。

「季夫人這是打算往哪兒去?」孟飛峙見她要走,趕緊的問道。

「店中生意需要打理!去店裡罷了。」關久久的店其實也才剛剛起步,只是不喜歡在這兒跟孟飛峙多聊些什麼,而且有些事情,並不能夠跟孟飛峙多說。

再者,昨天晚上君上邪也說過,讓她盡量不要跟這些人有過多的交集,君上邪的擔心其實也不無道理,她現在這個時候還沒有完全的參透星晶,有很多的事情是不能夠讓他們這些人知道的,若是讓他們知道,只會給她帶來更多的傷害。

「聽聞季夫人的店在城西,這個方向是往城南去?不會是走錯了吧!」孟飛峙看似好意的提醒,卻也讓關久久驚覺到了一件事情,她從未跟孟飛峙提起過,她的店在什麼地方,只時孟飛峙居然直接的說了出來,這讓關久久不得不開始擔心起來,這個孟飛峙到底還知道一些什麼? “條件?”江秋生一愣,之前林業可沒提過這事。

“是,我的價格並不低,要求每月固定薪水10萬,另外還要有五萬獎金與各種補貼,節假日我雖然可以照常上班,卻要求薪水翻倍,年底雙倍薪水和獎金,不知道江老闆覺得怎樣?”

聽了他的要求,江秋生就是一皺眉,旁邊的林業更是叫了起來:“李鐸,你太放肆了,當初你和公司籤合同的時候是怎麼說的?”

“很抱歉林總,”李鐸難得的露出了一絲爲難:“我最近遇到點事情,急需一筆錢,所以只好擅作主張了。”

“那也不行,有事情的那是你,我決不允許你拿公司的信譽開玩笑,一切必須按照合同來!”

“真的不行?”李鐸的聲音低沉了下來。

他這一放低聲音,整個空間中的氣溫驟降,讓江秋生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

林業更是不堪,臉色都白了:“你想幹什麼?”


和他比起來,江秋生的表現就要好上許多了,畢竟他也有一個分身,論心理優勢絲毫不弱於這個李鐸,剛纔只是被李鐸的氣勢壓住了,現在反應過來之後整個人的氣勢也立刻提了起來。

“李鐸,你提的要求的確有點過分!”江秋生淡淡的道:“不過我可以同意,前提就是你必須完全聽從我的要求,不得到我允許不能離開我的身邊。”

這個要求很合理,高薪可不是那麼好拿的。

聽到江秋生居然同意了李鐸的要求,林業心中暗暗鬆了口氣,總算沒出亂子。

沒想到李鐸卻是眉頭一皺:“江老闆,我這只是第一個條件,後面還有兩個。”

“李鐸!”林業快被他氣瘋了:“別得寸進尺!”

江秋生的臉色也沉了下來,好脾氣不代表他就沒有脾氣,作爲有着一條分身的他,可不是什麼好好先生。

李鐸自顧自的說道:“江老闆,我要求先預支一年的薪水和獎金……我有急用!另外就是我可能要離開你一段時間,我要處理一些事情。”

說完這些話,李鐸一臉坦然的看着江秋生,卻不看旁邊被氣的臉色煞白的林業。

江秋生被李鐸的話給氣樂了,嘿嘿冷笑道:“李鐸,你的確有兩下子,甚至可以單挑全場,但是你以爲這樣就會讓我無條件答應你的無理要求嗎?”

李鐸依然是面無表情:“江老闆,我知道自己的條件很過分,但是請相信我,我肯定會拿出對得起這個價格的表現。”

“然後你就拿着我給你的錢跑了,讓我最後人財兩空,對嗎?”江秋生也毫不客氣,對付這種沒臉沒皮的東西,就不能客氣。

“江老闆,我是真的急需這筆錢,要不我也不會提出這麼過分的要求!”

江秋生卻已經轉過身去,頭也不回的道:“林總,我對你們公司的表現很失望,看來應該去別家看看了!”

“江老闆……”

林業大吃一驚,連忙想攔在江秋生的跟前,卻被他一把推開。

後面的李鐸見到江秋生是真的生氣了,也是面色難看,緊咬着牙目光閃爍。

忽的,他幾步追了過去,攔在了江秋生的跟前。

“想幹什麼?”江秋生看着眼前的李鐸,冷笑道。

“江老闆,我前邊兩個條件不變,但是第三個條件卻可以更改一下。”

“哦……”

“我還是必須離開你的身邊,但是這段時間內,我會把你的安全託付給另外一個人,由她負責你的安全,怎麼樣?”

“呵呵,你覺得我很好糊弄是嗎?”

“江老闆……”

“我花了幾百萬,僱的是你這樣的高手,而不是隨隨便便什麼阿貓阿狗的東西!”

說完,江秋生繞過李鐸,大踏步向着門口走去。

猛地,李鐸又出現在了江秋生的面前,臉上已經有了深深的無奈:“江老闆,請你相信我,我絕對不敢拿你的安全開玩笑,我託付的這個人實力絕對不在我之下,有了她的保護,這世上便沒人能夠威脅你的人身安全!”

江秋生登時好奇起來:“你是說真的?”

李鐸重重的點點頭:“真的!”

江秋生看了他一會兒,最後點點頭:“好的,如果他真的有你說的這麼出色,這個條件我也可以考慮。”

“那好,江老闆留個電話,我讓她親自去找你。”

做完了這一切, 天地龍魂

林業苦笑着走了過來:“江老闆,讓你見笑了。”

江秋生好奇的問道:“這傢伙是幹什麼的?”

“誰知道他到底是幹什麼的,當時他的資料也不全,我們本來是不想收的,可是公司總部那裏有人保證這個傢伙絕對可靠,逼着我們將他的資料收入了公司的檔案庫。後來他也出了幾次任務,每次都是中規中矩,從來沒出過亂子,這才讓我們放了心,沒想到這次卻出了這麼大的亂子。”

聽了林業的解釋,江秋生不僅對李鐸要推薦的人好奇起來,問道:“李鐸說要推薦個人代替他看護我的安全,會是誰啊?”

林業也有點迷茫:“不知道,他說實力不在他之下,可是我們公司最厲害的幾個人都在這裏,已經沒有比他更強的人選了啊。”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然後江秋生離開了公司。

臨走的時候,林業再三致歉,打算請江秋生吃頓飯,卻被江秋生笑着拒絕了。

本來江秋生以爲這個李鐸會很快便和他打電話,結果足足等了一天一夜也沒有個消息,讓他懷疑自己是不是被人耍了。

就在江秋生考慮着是不是再去別的公司看看的時候,他終於接到了一個陌生的號碼。

“是江秋生江老闆嗎?”

對面是一個很好聽的女孩聲音,而且江秋生還隱隱覺得有些耳熟,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裏聽說過。

“我是,你是……”

“我是李鐸介紹的,也就是負責保護你安全的那個人。”

“你?保護我的安全?”江秋生誇張的張大了嘴巴,足足能塞得進去一部手機。

“是,就是我!”

“開什麼玩笑!”江秋生沒好氣的掛斷了電話。

他現在是真的相信了之前的想法,這個李鐸就是在耍自己。

結果沒過一會兒他的手機又響了,還是剛纔的那個女孩。

“江老闆,我不是在開玩笑,”對方的聲音非常認真:“李鐸是我的師兄,他也不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

“師兄?”江秋生覺得這兩個字很新鮮。

“沒錯,我們是師兄妹,現在他有事先出去了,你如果有空的話就過來一下,把事情當面說清楚。”

掛斷了電話,江秋生呆了足足有半分鐘。

事情越來越滑稽了,居然連師兄師妹這樣的存在都跳了出來,下一步是什麼?師父師孃?

騙婚總裁不道地 ,去看看也好。

只是在動身之前,他忽的想到了一件事情,嘴角慢慢的勾了起來。很快,他做了一些準備,便開車前往了雙方電話中所約定的地點。

對方的地址是在HZ市的舊城區,雖然不是即將拆遷的部分,卻也盡顯頹敗景象,街道狹窄,房屋破舊。

轉了幾個十字路口,前邊便是對方說的地點了,江秋生便給對方打了個電話。

很快,他便看到前邊的一條衚衕口走出來了兩個人影,其中一個正是李鐸。

把車停在路邊,江秋生向着兩人走了過去。

只是當他走到即將看清對方身形的時候,腳下突然一頓。

那個站在李鐸身邊的女孩也是一愣,然後幾乎和江秋生同時咦了一聲:“是你?”

李鐸驚奇的看着兩人:“你們認識?”

江秋生笑道:“只是見過面,還不知道名字。”

那個女孩正是江秋生之前在周大千珠寶店見過的,也就是因爲賣玉佩和衛宏等人起了衝突,後來又被江秋生出手壞了好事的女孩。

沒想到居然在這裏見到了,難怪覺得她的聲音有些耳熟,卻又怎麼也想不起來。

女孩點點頭:“師兄,他就是之前我和你說過的那個人,那天多虧了他的提醒,要不又是一件麻煩事。”


李鐸也笑了:“原來就是你啊,多謝,我師妹有點笨,經常做些傻事。”

女孩似乎被李鐸說的不太樂意,扁扁嘴把頭歪向了一邊。

李鐸也不理她,自顧自和江秋生走在一起,向着衚衕裏走去。

衚衕很窄,路也很破,兩邊的房屋更是跟煙熏火燎一樣,走了幾座房子之後,李鐸推開了一扇門:“江老闆,到家了。”

看着這僅僅只有十幾平米的院子,再看看正屋低矮的房子,江秋生似乎有些理解李鐸爲什麼跟自己要那麼高的價錢了。

“你們想買房?”江秋生忽然沒來由的問了這麼一句。

李鐸先是一愣,然後明白過來,搖搖頭道:“不是,只是有些事情急需用錢……房子的事情我從沒考慮過。”

把江秋生讓到屋裏坐下之後,李鐸一指女孩介紹道:“江老闆,她就是我師妹,也是我給你找的替代我的保鏢。”

女孩踏前一步,淡淡說道:“江老闆,我叫凌銳萱!”

頓了頓,她又強調道:“鋒銳的銳!” 看他這個樣子,好像知道不少他不該知道的事……


「孟先生怎會知道,我在店在城西?我好像沒說過吧!」他們昨天所聊的話題,她大致上都記得,但從未提起過生意上的事,孟飛峙卻知道她的店在城西,莫不成這個孟飛峙已經查過她了嗎?

「只是聽府里的下人說的罷了!」孟飛峙是查過,不過關久久的消息很空白,以前的事情是一點兒都查不到,好似被什麼人給保護了起來。


且不說別的,光說關久久以前生活的地方,他也查不到,這使得孟飛峙覺得真是奇怪,為何關久久的身份會如此的神秘,到底是何人在為關久久保密的?

他很想知道,也很好奇,但是依此時看來,並沒有那麼容易查清楚!

「原是如此!」關久久點點頭。

「司機,走吧!」她就是要去城南,並不是去城西,只是不想讓孟飛峙跟著罷了!

「往這個方向去,城西只會越來越遠的。」孟飛峙再次好意的提醒道。

「多謝孟先生,我們只是還要去城南看一間新店面罷了!」她是打算在城北、城南、城西、城東全部都開一家自己的店,以便收消息,還有便是正中間的地方,最熱鬧繁華的地方再開一間店。

到時很多事自然能從那些嘴碎的人口中得知,這麼一來,關久久別提可以省下多少麻煩。

「不必客氣!」孟飛峙其實是想要跟著他們一起離開的,不過的看他們二人的神情,他們並沒有帶他一併去的打算,他也就不強求。

畢竟他們倆人才認識一個晚上,還不算是真正的至交,若是可以當成是真正的至交,那麼他想要跟著,關久久是絕對沒有任何的意見,但此時還不是時候。

關久久還不了解這個孟飛峙是個什麼樣的人,所以萬事都要小心一些。

她搬來這兒,鄰居又不是只是孟飛峙一家,可獨獨孟飛峙一人跑來跟她打招呼,這不是很奇怪嗎?

別人都沒來,可孟飛峙卻來了,這讓她覺得這個孟飛峙並不是那麼簡單,從跟孟飛峙的談話中,關久久還是可以感覺出一點兒,什麼樣的人合適相處。

但孟飛峙這種人,最多只能做酒肉朋友,做真心相交的知心朋友,還真是有點兒的難。

孟飛峙望著關久久的車消失在他的視線中,這個關久久比想像之中要聰明得多,可這樣的關久久卻是更加吸引人。

他倒是很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才能夠得到一個像關久久這麼好的女人做妻子,昨天的談話中,他可以感覺得出來,關久久的很有生意頭腦,對於做生意,有著她自己的一個套路;像這樣的女人,若是可以得到的話,對於他而言,無論是生意上,還是他想做的事情之上,都是一個很大的幫助。

看來,他還得要多加的努力,至少要讓關久久先接受他,他才好繼續接下來的事。

若是得不到關久久的接受和相信,他想要得到關久久的計劃,只怕也只是妄想…… 關久久坐在車裡,蛋蛋正獨自的玩著,手裡抱著平板正在看最近他在追著看的一部動畫,關久久倒是盯著外面看著。

車子開進入鬧市區,關久久便聽到從外面傳來的笑聲、打鬧聲、叫賣聲,聲聲入耳。

比起昨天的死氣沉沉,今天給人的感覺變得有些的不真實,關久久也覺得有些奇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