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過?跟誰?」

澹臺蒼楠迫不及待的問道,或許連他自己都沒注意,他此刻的聲音略微帶出一些顫抖,除了徐珊之外,祝計,吳天,以及夢兒等人都不禁為之有些疑惑。

「不好意思,二長老!沒有得到同意,晚輩不能將那位前輩的名號說出!」吳天滿是歉意的躬身道。

「好吧,老夫也不想強人所難……」

似有深意的看了吳天一眼,旋即像是想到了什麼,莫名的眼神中露出一抹懷念,整個人彷彿剎那間被一種寂寥的氣息所染,一時之間氣氛顯出幾分沉凝……

時間緩緩過去,在那自我恢復的十一人中,沈天楊和趙華兩人幾乎同時醒來,由此可見他們兩人的實力的確差不多……

兩人很快的將目光投向站在澹臺蒼楠身邊的吳天等人身上,對視一眼紛紛看出對方眼中的驚異之色,不過也沒有多問什麼,各自就這麼盤膝坐在那,等待著時間的流逝……

三個時辰很快過去,眾人相繼恢復睜開起身,澹臺蒼楠收斂了一下心神,環視十六人,緩緩言道,「你們隨我來!」

「是!」

眾人紛紛應諾,跟在澹臺蒼楠與祝計後面,在這青山碧水中快步前行,約莫走了將近一個半時辰的時間,竟是直接來到了一個大殿外面的廣場上……

這廣場很大,周圍甚至還一層怪異的能量若隱若現,就連腳下的地面都完全由一種不知名的石頭鋪滿,雖然不知名,但卻很是堅硬,估計就連此刻一階武王實力的吳天,全力攻擊之下可能才會出現一點白點,根本不能損其分毫……

「天、罡、殿!」

看著前方那大殿上的牌匾,眾人頓時感覺一種撲面而來的恐怖威壓,即便是吳天都不禁神色一肅,連帶著身形都不由自主的微微弓起,這才堪堪抵擋住這威壓的壓迫……

「此處名為天罡殿,而你們腳下便是天罡廣場!」

澹臺蒼楠背負雙手淡淡言道,「接下來你們第三關,也就是最後的考驗,將會在此處舉行!放心,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

「其實規則很簡單,等會兒會有一股氣勢從天罡殿內傳出,而你們所需要做的就是盡量堅持,不能服用任何丹藥,也不能用攻擊手段攻擊他人!老夫會選出有資格向天龍榜挑戰的人,當然這個人數不一定是五人!或者一個沒有,或者你們全部都有資格!」


澹臺蒼楠淡淡的聲音響起,眾人聞言都不禁面色微微一變,說實話,他們既然能夠來到這裡都絕對是心志堅定之輩,並不會懼怕什麼危險,但往往這種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準備好了么?」輕輕的聲音彷彿蘊含著無盡的威嚴,十分清晰的回蕩在每個人的耳邊。

「好了!」

眾人紛紛大聲回道,澹臺蒼楠這才輕捋著鬍鬚頷首道,「很好!那麼就……準備開始吧……」

語畢,這位二長老深深看了吳天所在的方向一眼,這才轉身朝著天罡殿內走了過去,而此刻在那廣場上的人們都紛紛各自退開了一些……

「等會兒能夠堅持就堅持,不能堅持的話千萬別勉強!」

吳天朝著身邊的夢兒等人沉聲提醒道,「這第三關的考驗絕對不是那麼簡單!或許,剛才二長老所說的壓力壓迫,只是表面上的東西罷了!」

「哥哥,你怎麼這麼說?難道老爺爺會騙我們么?」夢兒不解的歪著頭問道。

「這倒不是說他騙咱們,只是我的一種感覺!」

吳天笑著搖了搖頭,伸手溺愛的捏了捏夢兒的俏臉,繼續道,「反正記住我說的就行了!別逞強,知道么?」

「嗯,記住了!」

夢兒,青璃,徐珊,以及趙倩兒四女都紛紛點頭答應……

吳天這才滿意一笑,還準備再多說什麼之際,卻是陡然面色瞬變,一股磅礴的威壓直直的從天罡殿中撲面而來,僅僅是在一剎那間,讓在場所有人的身體不由得顫動不已,不過還好是很快的承受了下來……

壓力持續,沒有絲毫減弱,不過幸好的是,這忽然出現的壓力,並算不得太強,只是幾分鐘時間的熟悉之後,便讓吳天等眾人完全適應了下來……

「如果單單是這種程度的壓力,對我們根本沒有任何困難啊!」有些人不禁有些慶幸,彷彿看到了他自己挑戰天龍榜成功,而得到無數學員恭維的樣子吧?


「沒那麼簡單!」

沈天楊淡淡的掃了此人一眼,同樣看到吳天眼眸中的慎重,他沉聲提醒道,「大家最好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別心存僥倖!」

「沈天楊,你別以為你是八階大武師就很了不起!我告訴你,我們現在是在同一條起跑線上,不要以為我會怕你?」

那人依舊很是囂張的說著,他相信沈天楊不敢在這裡對他出手!

「是么?既然你想死,那就怪不得我!」

沈天楊冷聲一笑,「在這裡,我的確不敢對你出手!但是,希望你能夠永遠留在這兒,不要在外面讓我看到你,哼!」

「你……噗……」

那人被沈天楊說的氣血上涌,可偏偏就在這時,那原本平穩下來的壓力陡然增加,剛好在此人氣血上涌的剎那,氣血受到強壓瞬間從七竅噴出,面色猛然變得無比蒼白,此人竟是直接渾身顫抖的趴在了地上,鮮血染紅衣衫,情形慘不忍睹……

「白痴!」

沈天楊不屑的看了一眼,當初在第一關混戰之時,若非二十人的名額剛剛抵達,否則他將此人給淘汰出局了,不過就一個區區的五階大武師巔峰而已,竟然還敢這麼囂張,不是白痴又是什麼? 壓力的增加,讓在場之人剛才還稍微放鬆了一些的心神瞬間緊了不少,吳天此刻眉頭微微皺起,這壓力雖然看似增加的不多,但實際上卻讓他覺察到了一絲的驚駭……

若是沒有時間限制,若是那澹臺蒼楠二長老一直不現身,那麼這壓力持續增加下去,到最後別說別人了,恐怕就連他這個一階武王都堅持不了……

這是最後的考驗?

還是瘋狂的折磨?

吳天哭笑不得,但卻也不敢表露出不滿,此刻或許不只是二長老,就連其他四位長老都在暗中看著他們,甚至說不準就連那神秘的院長大人也在窺測著……

畢竟,天龍榜三十六人,乃是天星學院的最高成就!天龍榜之爭絕對不可兒戲!!

「我說吳兄,你是不是知道什麼內幕啊?」

就在吳天有些無語之時,耳畔傳來了那趙華的聲音……

而他的這番問話,卻立時讓許多人都紛紛望了過來,一雙雙目光中此刻充滿著希冀之色,他們真的希望吳天能夠說出什麼對他們有利的內幕消息來……

可吳天卻是苦笑萬分的搖了搖頭,「內幕?其實我也想知道,可我和大家一樣,都是前來參加通過考驗的,怎麼可能會有內幕?那樣的話,豈不是說咱們學院的長老們作弊么?」

說到作弊,吳天心裡陡然一緊,那第二關微塵星斗陣之時,二長老給他們的那塊玉牌還沒用,他全然是靠著自己的本事走過來的,這應該不算是作弊吧?

吳天的話,並沒有引起眾人太多的懷疑,畢竟此次考驗乃是為了天龍榜之爭做準備,他們根本不可能得到什麼內幕消息的,或許若非是來參加考驗,根本不會認得這位澹臺蒼楠二長老!

轟……

陡然,空間猛然一顫,那第二道壓力增幅陡然出現,讓在場所有人的面色再次為之一變,不過這次的增幅同樣不算太大,讓他們都很快的各自適應了下來……

整個天罡廣場上,氣氛稍微凝重了一些,眾人都沒有再多言什麼,各自運轉著能量抵擋著周圍壓力的壓迫,總算並沒有任何一人被淘汰,即便剛才那吐出鮮血的那個五階大武師。

畢竟,能夠來到這裡都會有一定的本事,誰也不可能這麼輕鬆的被這些壓力給淘汰掉的!

說到淘汰,誰也不知道,這淘汰的規矩到底是什麼,難道真的是堅持不住這些壓力的壓迫么?

時間緩緩流逝,眾人都完全安靜了下來,哪怕是夢兒此刻也憋著一口氣,一張粉嘟嘟的俏臉顯得萬分可愛,時不時的轉頭朝四周望去,並未受到這些壓力的太多影響……

可,這次考驗又怎會這麼簡單?

三道增幅,五道……七道……九道……

壓力增幅接連現身,在第九道增幅之後,之前再向沈天楊挑釁的那個五階大武師巔峰之人,終於因為身上傷勢的緣故承受不住重壓,而直接倒地昏迷,最終被不知從何處出現的祝計帶人給攙扶了下去……

不知道是否會被淘汰,但此人的心性那般偽劣,根本不可能被選中參加下面的天龍榜挑戰!

這一點,在場之人沒有任何懷疑!

壓力增幅繼續增加,而且增加的頻率似乎也變快了一些,讓在場每一個人的面色都變得異常凝重,除了吳天和徐珊兩人稍微輕鬆一些之外,即便是八階大武師巔峰的沈天楊和趙華都略微顯得有些緊張……

此刻的他們體內能量運轉到了極點,渾身的冷汗不斷流出,不過相比於其他人彎腰弓背般的強行堅持,他們還算是很不錯的了……

十二道增幅之後,終於有第一個六階大武師之人承受不住,昏迷倒地后被人攙扶出去……

十六道增幅之後,這次承受不住的人數達至三人,同樣在他們倒地的剎那被攙扶離開……

十八道增幅,其恐怖的壓力讓吳天身體顫動,但卻成為全場唯一一個依舊昂首挺胸站立的人,只是與此同時,又有兩人被攙扶離開,他們的實力都在七階大武師階段!!

「不能這麼下去!說了不能服用丹藥,不能對人出手,但卻沒說不能幫人!」

吳天心念一動,體內的陰陽真元瘋狂運轉,在熟悉了此次壓力增幅之後,竟是緩緩將手伸到了實力最低的青璃與趙倩兒身後,不斷地將自身真元能量注入兩女體內,讓差點支撐不住的她們,此刻奇迹般的重新恢復了過來……

「他竟然還有力氣幫助他人?」

沈天楊瞪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吳天的動作,心裡卻浮現出一抹佩服之意。

趙華也不例外,死死咬著牙堅持的同時,彷彿受到了什麼刺激,原本微微有些彎腰的身形,在這時卻猛然直了起來,不過依舊有個小小的弧度,說明了他此刻承受壓力之重……

「哥哥,有些難受……」

夢兒貝齒輕咬著嘴唇,俏臉上汗珠不斷滴落,嬌小的嬌軀此刻也微微顫抖不已……

「夢兒,收攝心神,哥哥幫你!」

吳天一咬牙,丹田部位的九星破霄劍猛然光芒大盛,那被點亮了的第一個星點,釋放出湛藍色的光芒,不斷地為吳天提供著星辰能量……

隨即,吳天心念一動,那股能量直接從他體內蔓延至夢兒身上,助其努力的抵擋著這越來越強的能量增幅……

「謝謝哥哥……」

夢兒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或許在她心中,只有吳天才是無所不能的吧!!

徐珊倒是憑藉自身九階大武師的實力,依舊不斷的堅持著,本來就一直要強的她並沒有任何話語,甚至此刻連身體都沒有顫動一下,只是不斷努力的依靠著自身實力堅持!!

「好小子,沒想到竟然體內還有這種能量!」

天罡殿中,看著廣場上一切變化的澹臺蒼楠,嘴角劃出一道弧線,彷彿喃喃自語般的道,「看起來,這些壓力對他來說算不得什麼!竟然還能分出精力幫助其他三人!吳天的天資果然不凡,恐怕比起天龍榜上任何一人都不差吧!」

「應該說會更好!」

祝計也面帶笑容的在旁邊輕聲道,「師尊,或許吳兄弟真的可以堅持到最後呢!」

「堅持到最後?」

聽到祝計的話,澹臺蒼楠微微一愣,旋即笑著頷首,「不錯不錯!我真的想看看,這小子如果堅持到最後了,那老傢伙該是什麼表情?應該恨不得馬上出來收其為徒吧?」

「……」

祝計無言,他明白自己師尊口中的老傢伙到底是誰,除了那個邋遢又神秘的院長大人之外,還能有誰?

想到院長大人,祝計的臉上不禁浮現出了一抹無比崇拜之意,甚至比對自己的師尊澹臺蒼楠還要崇拜幾分……

「好了,祝計,你先在這盯著,有人支持不住的話就送他們離開!」

澹臺蒼楠的身形緩緩融入空間消失,「為師也該去準備一下接下來的東西了!哈哈,希望這些小兔崽子們能夠真的堅持下來吧,哈哈……」

「是,師尊!」


祝計躬身應諾,臉上卻萬分苦笑,別看自己的師尊在吳天他們面前表現得很是威嚴,但其實其性格卻與老小孩差不了多少,想到自己當初初拜師之時,他就不禁冷汗不斷,暗自祈禱道,「希望你們能夠堅持的久一些吧!!」

廣場上,吳天倒是因為自身實力的緣故,即便不斷地在用真元能量幫助著夢兒,青璃以及趙倩兒三女,但他的表現卻遠遠要比沈天楊和那趙華兩人好得多……

可是,伴隨著第二十一道壓力增幅的出現,吳天的身形猛然一顫,體內陰陽真元一頓的剎那,他差點沒能夠及時出手,讓夢兒三女的嬌軀猛然一顫,她們竟是猝不及防之下,鮮血從各自的紅唇中噴洒了出來……

不過幸好,吳天及時反映,一方面抵擋自身壓力的同時,加大了對三女的助力,這才讓她們重新穩定好身形,險之又險的成功在這二十一道壓力增幅中堅持下來……

可相比於三女而言,其他人卻顯得無比艱難,除了沈天楊與趙華兩人之外,此刻就只有一個七階大武師巔峰之人勉勵堅持,其他兩人人完全沒有任何意外的倒在了地上,被祝計帶人接連攙扶離場……

吳天他們這五人組,再加上沈天楊等三人,原本還剩下總共十六人的隊伍,就只剩下他們八人了……

「哈哈,接下來,正餐到了!」

澹臺蒼楠的聲音猛然在心底響起,讓所有人不免微微一顫,而後只覺得心底內部心神大亂,一種怪異的感覺猛然滋生,讓眾人幾乎不約而同的一大口鮮血各自噴了出來,面色蒼白如紙,彷彿失去了全身氣力似的……

「這是怎麼回事?」

吳天面色大變,但唯一慶幸的是,此刻那些壓力徹底消失不見,讓他們八人的精神都稍微好轉與放鬆了一些……

「歡迎來到神魔幻境……」

就在眾人為之警惕之時,一個彷彿不帶有絲毫感情的聲音在眾人耳畔響起,陡然間眾人心神一顫,一幕幕畫面在腦海浮現而出,而周圍的環境也是一變再變,彷彿來到了一片腥風血雨的地獄……

吳天心裡大駭,定睛朝四周一看,卻是發現除了自己之外,夢兒等人已然消失,還沒等他徹底反應過來,一股寒氣在後背生出,前所未有的危機感頓時由心而生…… 寒氣襲身,吳天猝不及防之下竟是只能直接打了一個滾,險之又險的躲過了後面的襲擊,不過,還沒等他回頭之時,那道寒芒再次襲來,竟是彷彿不徹底殺死他誓不罷休似的……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吳天心中暗罵不已,但動作卻不見絲毫減慢,天龍掠影身法迅速施展開來,憑藉自身一階武王的實力,剎那間掠閃出百米開外,這才讓他得以有時間轉頭……

然而,在磚頭的剎那,整個人竟是瞬間直接呆住了……

看著面前那個身穿黑衣,但相貌與自己全無不同的鏡像人,甚至就連身材都幾乎一模一樣,估計就算是父親吳宗林,母親水藍淑婉在此,都無法分別出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吳天……

「這是怎麼回事?」

吳天微微皺眉,面前這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鏡像人人,表現出來的實力也一模一樣,但唯一有點不同的,便是那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

若是說吳天還算溫和的話,那麼對面之人便是無比的陰寒,似乎到了另一種極端……

「難道這裡又是什麼陣法?」

吳天皺著眉頭靜靜思索,隨即卻是眼睛一亮,「對了,剛才好像聽到一個聲音,說是神魔幻境?這又如何解釋?何謂神?何謂魔?」

「神……魔……」

吳天眼瞼微翻,眸子中的迷惑光芒不斷掃視著前方沒有動作的鏡像人人,心裡陡然一變,「難道神魔便指的是自己和他?可這卻是為何?」

深吸一口氣,吳天的表情變得異常凝重,腦海中彷彿迅速的轉過一個念頭,但又始終抓不到一點痕迹……

「唔……不管了,試試再說!」

暗自搖了搖頭,伴隨著心念的動作,九星破霄劍瞬間出現在他的手中,旋即沒有多言什麼,直接身形化風,舉劍便朝著前面沖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