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為聖主巔峰級強者……上層聖地家族,比起上古鳳族還是差了許多。」林銘心中很快對江家有了一個評價,之前江羽介紹自己家族的時候,稍微有些誇大了。

「看來江羽是想要拉攏你,所以才會主動示好,這些大家族子弟彼此之間競爭也相當激烈。」慕芊雪用真元傳音說道。

「嗯······有動機就好,看不出動機的話,我就要防著點了。」林銘隨意的回了一句!多想,在客棧中開始打坐調息。!

三天之後,林銘面前亮起一道火光,是來自於江羽的傳音符,那私人交易會要開始了。

按照江羽的說法,出席交易會的都是有身份的年輕人,而交易會的主持方則是遠古帝都的地下勢力,類似於凡人界的黑幫性質,他們從事的一些事情遊離於帝都法律之外。

林銘來到了江羽描述的地方,這裡已經有一個妙-齡女子在等候了,看這女子的修為不過是先天期,長得水靈動人。

「是林公子吧,妾身恭候多時了,公子這邊請。」

女子帶著林銘穿過一片廣場,來到了一個偏僻的石屋之前,進入石屋,來到地下室,裡面有一道畫滿符文的陣門,女子在陣門上排弄了一下符文的順序,石門亮起了白光。

女子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林銘看得出,石門後面是一個封閉的小千世界。

林銘提起感知,警惕著四周,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在他身後,石門自動閉合,林銘來到了一個寬敞的大廳之中,大廳里擺放著一個巨大的圓形石桌,此時石桌周圍已經坐了不少人了。

林銘上次見到的江羽還有他的幾個朋友赫然便坐在石桌周圍。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年輕人,修為都是神海期左右,果然如江羽所說,這些人個個是人傑。

「林兄,來了!」

江羽對林銘微笑著打了招呼,林銘也點頭回禮,待林銘坐定之後,一隊先天期修為,容貌身材俱佳的少女魚貫而入,為眾人奉上茶點,這些少女的衣著都十分清涼,露出大片的春光。

其中幾個少女在放下茶點之後,正欲離去,卻被坐上的幾個客人一把攬在了懷裡,頓時引來一聲聲輕吟。

這些女子雖然驚了一下,但也沒有反抗,很快就順從那幾個客人,乖乖的任其撫摸玩弄。

顯然這是交易會中經常發生的事情,而那幾個客人自然便是這裡的常客了,看到這一幕,林銘心中沒有任何意外,果然是地下勢力,可以盡情釋放人的本性和獸性的地方。尤其那幾個青年,身上陽氣很盛,恐怕修鍊的就是雙修功法,需要不斷的採補陰氣來中和。

在這群少女進來之後,大廳之中又走進來一男一女。

男子是神變初期的修為,一身黑衣,臉色略微蒼白,顯得有些陰鷙。

而那女子則是神海後期修為,體態婀娜,身材豐滿,她身穿一身紅色旗袍,旗袍的開叉的地方露出雪白的大腿來,旗袍的胸圍被撐得緊緊的,幾乎要爆裂開來一般。

這兩人,顯然就是那地下勢力一方的人了。

「各位久等了呢!」

女子開口說,她的聲音十分酥軟銷魂,讓人聽了有種心裡痒痒的感覺。

「哈哈,洛妃,快開始吧,我都等不及了呢!聽說,你們這次弄不少好東西呢!」

名為洛妃的女子一上來,便有一個懷裡攬著少女的男子嘻嘻笑著說道。

「呵呵,孫公子還真是心急,哪一次交易會會少了好東西,咱們還是老規矩,除了我們賣的東西之外,各位客人私下裡有什麼東西想交換,也可以拿出來,先由開始。」

洛妃說著拍了拍手,一個美貌侍女便呈上了一個盒子,洛妃將盒子打開,裡面露出了一團白乎乎的東西,一粒一粒的,像是蟲卵。

「白玉靈蠶的蟲卵二十枚,有誰要的,可以開價了,可以用以物易物,也可以用真武符文換取……」

洛妃說完,他身邊的神變初期男子也拿出來一些東西,這些東西竟然有不少林銘根本不認識。

一枚奇形怪狀的骨片,上面紋刻著古怪的文字,而那些文字,林銘竟然從沒見過。這骨片中散發著一股歲月的氣息,顯然經歷了悠久的歲月,不似作偽的東西,只是林銘不知道其真正功用和價值罷了。

在這骨片的旁邊,還有一塊白乎乎的膠凍狀物體,林銘也沒認出來那是什麼東西,這男子隨便拿出的幾樣東西,就有兩樣林銘完全看不透它的價值和功用來,這讓林銘對這交易會產生了一絲興趣了。

果然如江羽所說,這個交易會專門出售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也許,自己在這交易會上真的會有所收穫!

要知道,林銘的眼界是不行,但是慕芊雪的眼界,可非比尋常!

天停電了,暈了,通知都不能,抱歉,幸好有一章是早晨更的。


…… 神變初期男子拿出來的幾樣東西,頓時吸引了不少人的!>

這交易會吸引人的地方就在於,專門出售平時不常見的奇怪物品。

「有意思,給我看看。」

一個高高瘦瘦,留著兩撇小鬍子的年輕武者將那塊骨片要了過來,翻來覆去的看。

而他身邊一個青年則要過了那白色膠凍,也在研究著。


「慕姑娘,你看那骨片和膠凍是什麼東西?」林銘用真元傳音問慕芊雪。

慕芊雪微微沉吟了一會兒,說道:「那骨片上刻的語言應該是太古神域時代,聖族所使用的語……那已經是幾十億年,上百億年前的事情了,那個時候,天地法則還未曾改變,練體術是武者的主流,這一枚殘缺的骨片,應該是類似於玉簡的東西,應該被稱為骨簡,感知深入其中的話,裡面應該還有其他文字記載。」

慕芊雪說話間,這些東西傳到了林銘的手上,林銘用感知探查了一番,那骨片果然玉簡一樣,其中記載了許多文字、條紋和影像,看起來玄妙無比,只是林銘完全看不懂。

「慕姑娘,這骨簡中記載的文字你可懂?」

慕芊雪道:「只能懂很少的一部分,當年我參悟的文字也有些偏向於古神域語,所以我查閱過許多上古神域的典籍,能讀懂很少的一些,這骨簡,應該是記載了功法,但是真要弄明白其中的意思,需要時間。」

除了骨簡之外,還有那膠凍狀的物體林銘也翻看了一番,它看起來像膠凍,真正有手去揉捏的時候,才發現它堅硬非常·而且重量不小,小小一塊,有數十斤。

慕芊雪道:「第二件東西我也看不出來歷,可能是一件法寶的碎片·也可能是陣盤的碎片,雖然其中蘊含了一些奧秘,但是這碎片明顯已經許多年了,殘缺得太厲害,價值不是很大,但是買回去卻是一個不錯的收藏。」

慕芊雪大致猜測了一下兩件東西的來歷,不離十。

其他人雖然沒有慕芊雪的眼力·但是翻來覆去的看了之後,也大致確定這兩件東西是古物的碎片,想從這些殘缺非常厲害的古物上研究出來什麼的可能性不大·雖然他們有興趣收藏,但是這些身家富裕的紈絝也不是傻子,如果價錢太高的話,他們是不會買的。

「洛先生,這骨片底價多少錢?」

最開始看骨片的小鬍子青年開口問道,他一邊說話一邊換了一個更舒服的姿勢,一手攔在懷中女修的腰肢上,使勁的揉了兩把。

「三百萬紫陽石。」被稱為洛先生的神變期男子呵呵一笑,說出了這個不算離譜的價格。

「三百萬·倒是不貴,買回去玩玩也行,這筆錢·我出了。」小鬍子青年爽快的說道,說完,他掃了一眼身後的諸多武者。

沒有人為了一枚基本不可能研究出什麼東西的骨片與小鬍子青年過不去·這小鬍子青年本身就是神海中期修為,天賦極高,出身也不錯,在這個小圈子裡很有地位。

這一幕讓小鬍子青年很滿意,而就在他以為要成交的時候,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卻響了起來,「我出三百五十萬紫陽石·這位兄台,這枚骨片不若轉讓給在下如何?林某對搜集這些古物·還是很有興趣的。」

「嗯?」小鬍子青年眉頭一皺,其實他也發現這骨簡中記載了一些東西,而他的一個長輩,正好對古語言很有研究,小鬍子青年便抱著一些希望,指望他那個長輩能從骨簡中記載的文字發現一些有用的東西。

他轉過頭,掃了一眼林銘的修為,冷聲道:「抱歉,本少沒有把看上的東西讓給別人的習慣,四百五十萬。」

「五百萬。」

林銘不動聲色的加價,在場的年輕俊傑很多是出身於聖地級勢力,而且是各自勢力中年輕一代的佼佼者,不過即便如此,他們身上直接帶著的財富,也最多不過一兩億而已,這還是他們為了參加這交易會而專門帶多了錢財。

出身聖地,可不等於直接掌握了整個聖地的財富。

這比起林銘來,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林銘的財富,可是斷魂山和玄骨族拼上血本去紅荒秘境中一搏獲得的全部寶物,再加上慕芊雪當年遺留下來的寶庫,才湊成的五千億巨款!

想想當年接近聖地的逍遙島,拿出一兩百億紫陽石都已經是拼上全部身家的一場豪賭了,五千億紫陽石,要一個上層聖地級的大勢力,大費周折才能湊齊,畢竟哪怕聖地級實力,大部分資產也是固定資產,不能轉換成現錢。

林銘要想在財力上碾!鬍子青年太容易了,不過他這麼做會讓人懷疑他取得骨鐮的動機,並不明智。

價格轉眼間攀升到八百五十萬,小鬍子的臉色愈發難看了,八百五十萬,已經是他所帶財富的十幾分之一了,而且這個價格,也極大的超出了他的心理預期。

畢竟這骨片未必能研究出來什麼還不一定了。

他深吸一口氣,壓下了繼續報價的衝動,面子是重要,但再重要也比不得財富。

「這小子······去查查他是什麼來路!」他對身邊的隨從真元傳音說道。

那隨從道:「這人是江少帶來的,應該出身不錯的。」


小鬍子青年根本沒把林銘的九隕修為放在眼裡,他擔心的林銘的出身,這才是他要顧忌的事情,能隨便拿出八百五十萬來買一枚殘缺骨簡的人,必然身家無比闊卓。

繼林銘之後,那枚白玉靈蠶的蟲卵,也被人用四百萬紫陽石的價格買走,而其他東西,卻無人問津了。

這樣的交易會,人數有限,拿出來的東西往往有一半會沒人買,結果還要放回去。

洛先生笑呵呵的把別人不要的東西收起來,這沒什麼大不了,而這時候,他身邊你的洛妃故意提高的音調,用神秘的語氣說道:「剛才只是一點小玩意兒,接下來是更有趣的東西。」

洛妃說著,又拍了拍手。

兩個僕從打扮的男子推上來了三部車子,這些車子表面都蓋著紅色的幕布,洛妃走過去,將幕布全部都扯開了,露出三個一人高,用來支撐幕布的鐵籠子,而在鐵籠之中,赫然有三個活生生的人,一個二十多歲的妙齡少女,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女孩,還有一個七八歲的男童。

三人一出現,大多數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妙-齡少女身上,女孩長得柔情似水,旋丹期的修為,惹人憐惜。

「亂陰之體!」

小鬍子青年一眼看出了妙-齡女子的特殊體質。

洛妃呵呵一笑,得意的說道:「孫公子好眼力,正是亂陰之體!這種女子生來體內陰氣極盛,如果不能找到陽氣中和的話,修為就會難進寸步,如果硬是修鍊的話,就會體內陰氣大亂,最終經脈逆轉,走火入魔!」

「而孫公子修鍊的是陽氣十足的功法,正好需要陰氣來中和,怎麼樣,孫公子還滿意吧,這是一個極好的爐鼎,只要孫公子花費一些代價,將這女子在三十多歲的時候提升到神海期並不難,到時候,她能發揮出更大的效果呢!」

洛妃一番話說出來,小鬍子青年果然心動了,「她出身沒問題吧!」

這種特殊體質,修鍊天賦極好,一般不會出現在平民身上,有可能是某個大宗門,還是問清楚才好。

「放心,是一個在戰亂中沒落的家族,她逃難的時候被我們救了,而我們提出的條件她也同意了,能跟著公子,是她的福氣。」

洛妃說話間,那亂陰之體的女子嘆了一口氣,似乎在哀嘆自己的命運,不過她也確實別無選擇,自己的家族沒落,她不甘命運,想要繼續修鍊的話只能依附於強者,否則根本弄不到資源,只是想到自己被人拿來販賣,讓她有些難過罷了。

「不錯!不錯!」這孫公子十分滿意。

他又將目光轉移到那看起來只有十一二歲的小女孩身上,摸了摸下巴,「這小姑娘,也是特殊體質?」

如果是特殊體質的話,培養個幾年,也能用了。

小女孩被人關注,頓時有些緊張,她所在籠子的角落,一雙小手緊緊抱住自己的肩膀,稚嫩的肩膀微微的抖著。

「不錯,也是特殊體質。」洛先生笑了笑說道。

「哦?什麼體質?」不少人來了興趣,就算他們不修雙修功法的,也對特殊體質的孩子感興趣,如果天賦好的話,帶回宗門去培養一番,也是一個得力弟子。

「這······」被眾人這麼一問,洛先生和洛妃對視了一眼,似乎有些不知如何開口了。

「具體她是什麼體質我們搜尋了無數資料也沒有搜尋出來,但確定她體質特殊,她來到我們這裡之後,不需要吃食物,吃的是紫陽石、紫陽晶,還有其他種類的能量石,如果任其隨意吃的話,她一天要吃五塊紫陽晶……」

「什麼?」

洛先生這樣一說,在場諸多年輕俊傑都驚呆了,還有這種體質?第一次聽說!

這真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

…… 「有意思,有意思!」江羽摸著下巴,這種體質,如果艚紫陽晶轉化成修為的話,那修鍊天賦必然非常逆天,他看了一眼小女孩的丹田,想看看她是什麼修為,這一看,他卻皺起了眉頭,小女孩丹田中空空如也,分明沒有凝聚任何真元,沒有修為。

「嗯?她沒有修鍊?」

「這個······」洛先生臉上閃過一絲尷尬,「她不能修鍊。」

「不能修鍊,那這種體質有什麼意義?」

洛妃呵呵一笑,說道:「她並不是不能修鍊,只是暫時沒有發現她怎麼修鍊而已,也許,她吃下足夠多的紫陽晶,就可以修鍊了呢?這種變異體質,妾身查遍了所有能查的典籍,從古代到現代,都沒有發現類似的記載呢,這小女孩是獨一無二的,而且,我們要價也不高,只要兩百萬,就可以將她帶走,到時候,如果你們能發現她體質的價值,那就賺大了。」

洛妃一番話說得極有蠱惑力,但是那些大家族公子卻根本不為所動,吃下足夠多的紫陽晶?一顆紫陽晶可是一萬紫陽石,誰知道多少才算夠多,如果耗費了不少財富培養她,結果最終還是沒有任何回報,反而白花了很多紫陽石,那虧大了。

一時間,這女童根本沒人報價,林銘微微沉吟,也默不作聲,眼前的小女孩,十分可愛,十一二歲的年紀,身體依舊青澀得很,臉上還帶著濃濃的稚氣。

她那一雙眼睛明亮如清泉一般,秀氣的鼻子,飽滿豐潤的嘴唇,紅撲撲的臉蛋,似乎一掐就能掐出水來。

不過,且不管這小女孩到底能不能修鍊,關鍵林銘走南闖北,帶著一個小女孩·實在不方便。

這樣的小女孩,最好的歸宿是進入一個有興趣培養她的大門派,這才是她的福分,跟著自己·只會耽誤了她。

「慕姑娘,你可曾聽說過小女孩那種特殊的體質?」林銘用真元傳音問道。

慕芊雪搖頭,「這種體質,我也沒聽說過,不過這個小姑娘,倒是莫名的讓我有一種親切的感覺,只是現在我們的事情不少·四處漂泊,帶著這小女孩是耽誤了她,不要節外生枝了。」

林銘和慕芊雪說著·那洛先生已經在介紹最後一名男童了,他也是一種特殊體質。

這種小孩子,被大宗門買走,當成核心弟子培養,日後必然會取得不小的成就。

「好了,現在諸位可以開始競價了,首先是這亂陰之體的女子,底價三千萬。」洛妃咯咯笑著說道,說著還在那少女臉上摸了一把·少女勉強笑了笑,雖然這是她自己選擇的命運,但這樣被擺出來公開叫價·卻讓她有種受盡屈辱的感覺。

「四千萬!」小鬍子青年第一個叫價,臉上滿是興奮之色,他慶幸之前沒有一時衝動而跟林銘去爭那個作用不大的骨簡·這亂陰之體的女子才是最有價值的,把她培養起來,對自己的修鍊大有好處。


「五千萬!」又有人報價了,修鍊魔道功法的可不止孫公子一個

「五千五百萬!」小鬍子青年嘴角抽動了一下,報價的同時,還瞥了林銘一眼,目光中蘊含著一絲警告之意·顯然是警告林銘不要來爭搶這個亂陰之體的女孩。

林銘自然懶得理會他,這女的他如果買回來沒有任何意義·而且林銘自己不修雙修之術,那女子都不會願意跟著他。

價格很快攀升到六千五百萬,而就在這時候,一個意外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一個億,我買了!」

這聲音蘊含著一股霸道之意,隨著聲音的響起,空間大門出現了一絲空間法則的波動,而後,一個身材魁梧,身穿紅色戰甲的青年大步走了進來。

這個人身高九尺,虎背熊腰,身上的鎧甲彷彿要被肌肉撐爆了一般。

看到這人,在場諸多年輕俊傑都是微微一滯,顯然對這個青年十分忌憚。

而之前對那亂陰之體女子勢在必得的小鬍子青年,也是愣了一下,張了張嘴,而後一臉的苦澀,顯然他是認栽了。

林銘眯起眼睛,打量了此人一番,對方只是神海初期修為而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