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受死吧!我這武魂,不知有多少天才強者葬身其中,從來都不曾一敗!」龍家老祖仰天狂笑,顯然這是他最自信強大的底牌,對斬殺龍焱,毫無懸念!

龍焱仰頭望著這個遮蔽天日的黑色火焰囚籠,眸中也是震驚不已,但是眸中殺意絲毫沒有漸弱。

「就是現在!老夫等了很久了……」

一直冷冷凝視整個戰鬥局勢的李家家主李文淵,臉上忽然閃現一絲惡毒冰冷的陰笑,手掌發光,凝聚出一個熾盛元力光團,身軀猛然掠出,速度快如疾風,趁龍焱全部注意力集中在凌空罩下的魔焰牢籠之上,直接從背後偷襲,一拳轟向龍焱後腦!

這個偷襲的時機極為恰當,堪稱天衣無縫,顯然是蓄謀已久!

「好陰毒,趁人之危!」躲在人群之中的南宮飛燕和姑蘇煙雲,身軀同時掠出,但是速度還是慢了許多。

「轟!」

龍焱根本來不及躲閃,後腦生生承受這這一拳,這是半步武師凝聚全力的一擊,威力極其強大,雖然還傷不到龍焱,但還是震得他頭腦短暫昏沉,眼前金花亂墜!

下一刻,李文淵襲擊得手,頓時眸中閃現狂喜之色,身軀橫移半步,手中長劍直接反撩切出,斬向龍焱防禦最薄弱的喉嚨!

龍焱低吼一聲,手中長劍直接劈出,只聽李文淵慘叫一聲,一道血光綻放,李文淵握劍的手臂直接被斬落!

「哈哈,小子,你死定了……」李文淵身軀倒退,被斬斷手臂,不憂反喜,雙眼之中迸發得意的慘笑。

幾乎就在同一瞬間,李文淵墜落手臂的袖口之中突然彈射出一隻渾身長滿毒瘤花斑的蟾蜍,猛撲龍焱臉龐而來,龍焱駭然,身軀倒退,本能躲閃,誰知那蟾蜍肚子猛然一鼓,噴出一股紅色煙霧,更是令龍焱措手不及,根本無法躲閃,生生吸了一口毒煙,進入鼻腔!

「該死的畜生,現在你中了五毒裂心蟾蜍的劇毒,毒性發作之時,心臟會裂開成千萬碎片,猶如萬箭穿心一般痛不欲生,而後渾身潰爛直到化作一灘膿水……你就下地獄,與我兒李泰做伴吧……」

李文淵狂笑不止,整個襲擊計劃環環相扣,天衣無縫,風不勝防,龍焱也不是萬能的完人,也免不了中招!

龍焱一個恍惚,感覺渾身酥軟,四肢無力,金剛霸龍體防禦自動破解,鱗甲全部消失!沒有金剛霸龍體,有中了重傷,簡直糟糕透頂!龍家老祖即便受了重傷,也能輕易滅掉他!

「轟!」

就在這一刻,那黑色魔火的凝聚的囚籠順勢籠罩而下,將龍焱死死困住!

「封印!」


隨即龍家太上長老雙眸迸發精芒,低吼一聲,只見懸在半空之中的那個血色「封」字,迸發血光,衝天而降,死死鎮壓在龍焱頭頂之上,讓他臉色巨變,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體內的一切元力瞬間凍結,無法運轉就連身體也無法動彈分毫!

「唉,完了!可惜啊,一代少年天驕,既要徹底隕落了!」

「李家家主實在無恥,若不是他趁機偷襲,讓龍焱中毒,失去肉身防禦,或許還能拚死一戰,逃過一線生機……」

許多人嘆息,心中憤然,三大王府、四大家族之人橫行無忌,壓迫大秦帝國閣族已久,好不容易現在跳出一個少年天才公然對抗,卻是這種悲慘結局!讓許多下層勢力的武者生出一絲兔死狐悲之感!

「龍焱!我們來救你!你們這群無恥的老東西!聯合對付一個少年,算什麼英雄好漢……」

南宮飛燕和姑蘇煙雲,兩個美女大怒,姑蘇煙雲身軀如風,騰空掠向被封印的龍焱,南宮飛燕長弓在手,神箭武魂釋放而出,發動攻擊!

「你們也去死吧!凡是和龍焱有瓜葛之人,全部都得死!」

這時淺家家主淺孤滅狂笑,半步武師境氣勢溢出,雙掌轟出,元力震蕩,直接將南宮飛燕和姑蘇煙雲轟飛出去!

不能親手斬殺龍焱,殺死龍焱身邊之人,也能解解氣!

「你們全都是找死!敢動我龍焱的女人!」

龍焱狂嘯一聲,發出驚天-怒吼,丹田之中猛然迸發璀璨的金光,照耀天地,令那黑色魔焰凝聚的陰森囚籠都黯然失色!

「萬劍歸宗!」

十道黃金劍氣衝天而起,環繞成一個金色劍輪,狂暴的威勢直接將頭頂那個血光封字斬的四分五裂,而後十道劍氣組成一道劍陣,向四面八方疾射而出。

「咔嚓1」

剎那間,那魔焰囚籠直接被劍陣劈成碎片,化作虛無。

「天啊,這小子還有底牌沒有動用……」許多人眼中都閃爍不可置信的神色,就連被囚籠武魂封印、中了劇毒之後,陷入山窮水盡之際,居然還能絕地反擊!

龍家老祖徹底傻眼,轉身便走,要逃之夭夭,他可不傻,經驗老道,感受到那十道黃金劍氣蘊含無比強大的毀滅氣息,以他現在的狀態,根本無法反抗!龍血神域

… 於此同時,龍焱手臂上的靈獸護腕發光,一頭背生雙翼,遍體鱗甲的凶獸橫空出世,正是小金,它雙翼一展,身軀快如閃電一般俯衝而下,雙翼一震,直接將南宮飛燕和姑蘇煙雲捲起落在自己背上,同時順勢一個神龍擺尾,粗壯如鐵柱一般的龍尾橫空掃出,擊向步步逼近的淺家家主淺孤滅。

「轟!」

淺孤滅雙掌翻飛,與小金布滿龍鱗的巨尾硬憾在一起,頓時讓他手臂發麻,心中震驚,連續倒退數步,好強悍的妖獸,只是二階高等妖獸,居然可以半步武師境逼退!

另一邊,龍家太上長老眼見那十道黃金劍氣凌空斬下,徹底被逼的無路可逃,隨即咬牙取出一個巴掌大小的土黃-色令牌,肉疼至極地將元力灌入其中。

剎那間,土黃令牌黃光大盛,居然直接裹著龍家太上長老從地面上消失,無影無蹤。

「天啊,這是遁地符!」

「激發遁地符,居然短時間內可以獲取土遁的能力,可以鑽入地下,一路開山破土,暢通無阻,如履平地!」

全場一片震驚,龍家老祖居然擁有這等寶物!所謂遁地符,是靈符的一種,武者修為達到武宗境界之後,便可將自己的力量、神通封印在符印之中,製成靈符,使用者激發靈符,便可發揮龐大的威能!不過,靈符是一次性消耗品,製作起來更是複雜,又需要武宗以上修為之人才能煉製,所以價格極其昂貴,得之一枚,極為不易!

「想走!」龍焱雙眼迸發凌厲光芒,殺意濃郁,同時內心也是震驚,龍家太上長老真是老奸巨猾,手段層出不窮。

「佛像武魂,佛眼開!」

龍焱身後的佛像武魂盤膝虛空,周身佛光閃耀,原本半睜半閉的雙眼猛然睜開,迸發熾盛的佛光!這光芒太強了,耀的所有人雙眼短暫失明,感覺就像兩個暴烈的太陽墜落大地!

佛像武魂雙眼掃過之處,就像一面透視鏡一樣,大地數丈之下全透被視出來,一目了然,這雙佛眼可以洞察虛妄,明察秋毫、洞穿江河山嶽!

隨著龍焱修鍊易筋經的更高等級,這個佛像武魂也隨之發生蛻變,原來緊閉的佛眼現在睜開之後,便能獲取了這樣一個強大的技能,而且在佛像眉心之間,隱隱有金光閃爍,彷彿有第三隻眼睛要生出來!

「天啊,這是啥武魂,太變︶態了,居然可以直接透視大地,看穿江河山川!」所有人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在這個武魂面前,一切人的秘密彷彿都昭然若揭,成為擺設!

忽然,前方百丈開外的地下,一個人影彷彿蟲子一般在泥土之中攢動,正是龍家老祖!

「死!」

龍焱雙眸閃爍冷酷無情的寒光,十道黃金劍氣組成一個圓錐形的劍陣,直接刺入地下,劈出一道恐怖的溝壑,讓龍家老祖無處遁走,徹底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怎麼可能?連遁地符都不管用……」龍家太上長老徹底絕望,就像一隻被被人從地洞之中救出的老鼠,灰頭土面,威嚴掃地,同時對也恨得咬牙切齒,身軀顫抖。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你自行了斷吧?」龍焱目光冷冷而道,「你制裁之後,我會放過龍家其他之人!」

龍家太上長老仰天大笑,悲愴凄涼,真是一步錯步步錯,當初自己百般縱容龍道元殘害龍焱一家,原本只是想龍霸父子將龍家發揚光大,沒想到卻落得今日結局,不但龍家就此破滅,就連自己也打上性命!

龍家老祖眸中神色一狠,抬掌猛然擊向自己的天靈蓋,頓時頭顱崩碎,倒地氣絕!

「老祖……」

所有龍家之人全部跪倒,聲音凄厲地喊叫,在他們心中老祖就整個義王府農家店的精神支柱,這一根柱子倒了,等於天徹底塌了,龍家也就覆滅了!

所有人都震撼,幾個時辰之前,龍家還作為三大王府之首,邀請皇都極大頂尖勢力,舉行天才大比,耀武揚威,但是這一刻,卻從天堂直接跌進了地獄,從家主到老祖,全部被斬殺,實力一落千丈,幾乎連皇都的一個二流家主都不如!

「義王府龍家徹底完了……」其他兩大王府和四大家族的家主,目光複雜,感嘆而道。這一切都只因為一個少年的焚天之怒,頃刻間便將一個龐大家主的光輝抹去!

龍焱此時臉色慘白,額頭滲出汗珠,感覺心口傳來一陣絞痛,是五毒裂心蟾蜍的毒性發作了!剛才他強行以佛像武魂壓制毒性,一直支撐到現在,必須找到一處清凈之地,療傷驅毒!


「我們走……」

南宮飛燕和獨孤雲煙將龍焱扶到小金背上,小金雙翼一震,騰空而起。

「想走?都留下吧!小子,現在你燈枯油盡了吧……」

一陣狂笑之聲傳來,淺家家主淺孤滅、武王墨玄山、李家家主李文淵三人踏空而立,衣發迎風飛展,鎖住龍焱去路,同時這三家勢力武士階的高手,加起來足有三四百人,全部殺氣騰騰,蓄勢待發!

顯然,他們料定龍焱山窮水盡,是斬殺他的雖好時機,豈能放虎歸山!

「滾開,你們也是堂堂帝國三大王府、四大家族的領袖,居然如此卑鄙,趁人之危!」

南宮飛燕和姑蘇煙雲凌立在小金背上,衣裙飛揚,擋在龍焱身前。

龍焱盤膝坐在小金背上,凝視著這三人,目光透著冰寒無情和殺戮之意,偏偏語氣平靜地道:「你們幾個,是唯恐龍家老祖黃泉路上寂寞,想急著和他團聚嗎?我龍焱不介意送你們一程……」

「無知的雜碎,到了現在,你居然還敢如此狂妄!你身中劇毒,底牌盡出,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李家家主撫著斷臂,只要能親手殺了龍焱,失去一臂也在所不惜!

「是嗎?」龍焱冷笑,手掌一翻,一個金黃-色的令牌出現,散發滔天威嚴,山嶽一般直接壓向對面三人,令他們不由得退後一步。

「這個你們應該見過吧!」龍焱嘴角噙起一絲冷笑。龍血神域

… 「免死金牌!」

武王墨玄山、淺孤滅和李文淵皆是瞳孔一縮,認出此物,生出忌憚之色。

這枚金牌之所以稱作免死金牌,是因為此牌是大秦帝國皇帝獨孤雲天親手煉製,代表著君王至高無上的無上威嚴,而且最重要的是其中蘊含著獨孤雲天的凌厲一擊!獨孤雲天可是武師中階的實力,他的凌厲一擊,足可抹殺武師低階強者!

「你怎麼會這等寶物!」

武王墨玄山目光閃爍,極為震驚,免死金牌只有皇族嫡系血脈之人才會被獨孤雲天賜予,是皇族子弟的護身符,作用是在關鍵危機時刻用以自保,但是龍焱這個小子從何處得來!

「即便是你擁有免死金牌,也救不了你的命!今日你必死!」淺家家主冷笑,「而且這金牌只有一次使用機會,你覺得你能逃得出這重重包圍嗎?」

「那就同歸於盡!」龍焱放聲大笑,無比桀驁,同時指掌發光,將元力灌入免死金牌,那金牌受到感應,金光閃閃。

「這個瘋子!」

武王墨玄山和兩大家主見龍焱直接激發免死金牌,毫不猶豫,不禁臉色煞白,疾速暴退,武師中階的強大一擊,不是他們可以承受的,恐怕就連整個義王府都要夷為平地!

趁四大強者暴退的瞬間,小金低吼一聲,雙翼一震,捲起恐怖的風暴,身子一個折轉,橫空飛出,轉眼之間,便遁入雲霄之中。

龍焱冷笑,這些老東西果然還是怕死,自己剛才只是假裝要激發免死金牌而已,便將他們震懾的倒退,可見此物威力何其強大!

「追上去,殺了合格畜生!」淺家家主淺孤滅咆哮道。

「追?不用了!我剛才藉助風力,已經在他們身上安安灑下了暗魂花粉,此香無色無味無毒,常人根本無法嗅出氣味,但是有一種東西卻對他極為靈敏,可以追蹤他們的位置!」說話之人正是武王墨玄山,雙眼之中閃爍陰翳的毒芒,下一刻,一隻粉色蝴蝶從他袖口飛出,速度極快,消失在天際之中。

半空之中,龍焱盤膝坐在小金背上,臉色蒼白,釋放出佛像武魂,開始驅毒。

「這種毒極其暴烈,必須找到一處清凈而且絕對安全之地,讓龍焱全心驅毒!」姑蘇煙雲極為心疼地說道。

「整個皇城,之中最安全之地,也只有龍蛇幫總壇地下室了!」南宮飛燕說道。

「等一下,先讓小金胡亂在皇城上空繞幾圈!看有沒有人跟蹤!我們現在去城外,趁天黑再回城!」

龍焱緩緩開口,極為謹慎地道,這樣即便對方有跟蹤,也會認為龍焱直接逃出城外,而後再巧妙地繞回來,瞞天過海!

小金早已通玄,此時更是能聽懂人言,龍翼一震,直接向皇城之外衝去,幾個時辰之後,他們飛出幾百里,直接遁入一片原始森林之中!

「那裡有一個山洞,我們暫且進去避一避,等到天黑之後返城!」姑蘇煙雲指著天然石洞說道。

小金有餘身體太龐大,被龍焱收進靈獸護腕之中,兩女不約而同地守在洞口處,龍焱盤膝而坐,釋放出佛像武魂,開始驅毒療傷!

雖然這個佛像武魂不能讓龍焱攻擊加成,但是其強大的輔助功卻是逆天,不但可以治癒內外傷、還能驅毒,除此之外還有洞穿虛妄、解除神魂攻擊的功能!

幾個時辰過後,夜幕降臨,龍焱緩緩睜開雙眼,臉色恢復了一絲紅潤,體內毒素被排出一半,修為也恢復了一些。

「走,我們回皇城!看看龍蛇幫的兄弟,收集到什麼有價值的消息!」龍焱起身,走出洞外,放出小金,三人踏上小金後背,衝天而起,在夜幕的掩映之下,向皇城龍蛇幫的位置飛去。

在他們走後不久,一直粉色蝴蝶從夜幕之中降臨,落在洞穴上方,同時有三道灰衣長袍的老者踏步虛空而來,中間一人一頭白髮,渾身透著一股武師境的強大氣息,目光炯炯,掃向洞內,瞳孔閃過一絲怒意!

「老祖,我們來遲了一步,不過一路追蹤下去,這小子肯定逃脫不了……」

說話間,那隻粉紅的蝴蝶循著龍焱三人路線,朝著城內的方向飛去!


「好狡猾的小子!居然又繞回城裡!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三人直接跟著那蝴蝶,騰空而去。

龍蛇幫地下室,龍焱盤膝坐在一間石室之中,姑蘇煙雲和南宮飛燕守護在身旁,以前的貼身奴僕天福和香菱站在一側守候,他們都換了一身新衣服,渾身上下絲毫不沾半點乞丐氣息。

「石峰,城裡有什麼動靜?」龍焱一心二用,一邊療傷解毒,一邊與龍蛇幫幫主石峰說話,他白天在皇城義王府鬧出那莫大的動靜,想知道各大勢力有何反應。

「少爺,斬殺了義王和龍家太上長老之後,龍家也就只剩下幾個武師高階的長老級人物,已經成了空殼!你離開沒多久,武王府墨家、四大家族的李家、公孫家、淺家趁火打劫,直接命令麾下勢力進攻義王府,將義王府夷為平地,龍家所有人產業全部被這幾家吞瓜分乾淨!」石峰眸中灼閃,此時心中對這個主人內心極為敬畏,揮手之間覆滅一個家族,一怒之下,即便這武師境的強者都能斬殺!

「真是牆倒眾人推,這群烏合之眾,倒是會渾水摸魚!威王蕭家和周家沒有參與嗎?」龍焱問道。

「威王蕭家和周家,歷來秉承中庸之道,保持中立,這些年越發低調,絕少參與各大勢力家族的爭鬥!」石峰道。

「威王蕭家、周家有些意思!」龍焱目光微微一眯,冷笑道,「看來整個大秦帝國,並非都是太子獨孤恨的天下!」

「還有一件事,那就是半月後,是整個大秦帝國三年一屆的天才大比,從整個帝國之中選拔出最優秀的天才,參加整個玄武大陸的大比!屆時,君王獨孤雲天、太子獨孤恨,各大王府、家族的老祖全部都要出席這場盛事……」石峰稟報道。

龍焱眸光猛然迸發一道精芒,真是天助我也,一個龐大的計劃在他心中緩緩構思而成。

「走,我們現在去城外五十里的碧玉谷,去拜訪一下這個神秘的二皇子獨孤戰!」龍焱猛然站起身說道。

「可是,你身上的毒還沒有完全解除,不要如此不要命的折騰好不好?」

姑蘇煙雲和南宮飛燕皆是有些心疼地嗔怒道。龍血神域

… 龍焱見兩個美女心疼自己,內心欣慰,便故意說道:「你們要是嫌麻煩,可以不用跟著我,在這地下室休息,等我回來就死了!我帶上香菱和天福就行了!」

「想甩開我們,沒門!」相比南宮飛燕的矜持,姑蘇煙雲更多了一份潑辣,點著龍焱的額頭,噘嘴說道。

破敗院落之中那個水塘水面緩緩分開,一個亭子浮出水面,龍焱帶著兩個美女和兩個僕人從中走出,小金展開雙翼,將他們馱在背上,瞬間消失在夜幕之中。

大約一刻鐘之後,一隻粉紅的蝴蝶衝天而降,在院落之中打轉,最後圍著水塘盤旋。

「老祖,就是這裡沒錯了!」空中三個灰衣長袍的老者凌空降下,正是追蹤龍焱的那三個神秘人。

「奇怪,這裡一片荒涼,根本無法藏人!這小子難道鑽到地下去了!」其中一個老者環顧四周,目露奇異地說道。

「而且暗魂花粉的香味彷彿中斷了,就連追魂蝶也只是圍著水塘打轉,無法確定那小子的準確位置……」另一個老者盯著那隻粉紅蝴蝶說道,要知道追魂蝶可是最善於追蹤的靈蟲,用這種方法,從來沒失敗過,令無數絕世高手都無所遁形!

「這口破水塘很有蹊蹺!」為首的那個白髮老者火眼金睛,一眼看出端倪,冷冷而道,「掘地三丈,將這小子揪出來!」

說話之間,那白髮老者手掌一震,在虛空之中化出一隻遮天巨爪,如魔鷹從天而降,連同水塘和整個院落直接被抓了起來,如同揭開棉被一樣,生生將方圓百丈的地下掀起了一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