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老闆,這?」劉玉柱猶豫道,對方是小老闆,不是大老闆。

「要麼國外品牌走,要麼你走。」陳宇不容置疑的說道。

「小老闆,整個商場有一百多家國外品牌,如果全部趕走了,我們商場每個月最少要損失兩三百萬。」劉玉柱鼓起勇氣提醒道。

「同樣的話,我不想說兩遍。」陳宇說道。

「是,我這就通知下去。」劉玉柱連忙說道。

「把外面的招牌,改為陳氏商場,以後只經營國內品牌,比如藤山服裝廠的衣服,藤山製鞋廠的鞋子,藤山皮具廠的皮製品……」陳宇說道。

「是!」劉玉柱點頭應下。

「在職員工的工資,全部增加百分之十。」陳宇說道。

「謝謝老闆。」劉玉柱說道。

「對了,給我盯著那些外國品牌,一旦他們違反條例,從嚴從重處理。」陳宇說道。

「是。」劉玉柱毫不猶豫的應道。

「我們走吧。」陳宇說道。

「嗯。」唐詩應了一聲。

用錢將劉玉柱對他的忠誠度,充到百分之一百,陳宇又給對方充了一些管理方面的知識。

上車后,唐詩問道:「我們去哪裡?」

「去逛逛超市,怎麼樣?」 帶著系統重生十五歲

「我正想去買點菜。」唐詩點了點頭。

二人在附近轉了轉,隨後走進一個大型超市。

「這家超市的生意太好了。」唐詩說道。

「也不看看是誰家的超市?」陳宇說道。

「這超市是你們家的?」唐詩好奇的問道。

「陳氏麵館和陳氏超市,幾乎都是我們家的,當然,那些生意很差的陳氏麵館,又或者面積很小的陳氏超市,就不是我們家的了。」 長官的情人

「我媽喜歡吃麻蝦,買點麻蝦回去。」見水箱里有活著的麻蝦,唐詩驚喜的說道。

陳宇拿起網兜,舀了七八斤麻蝦,又去裝了十幾隻大青蟹。

「太多了,要不了這麼多。」唐詩說道。

「肯定吃得完,晚上我去你們家吃飯。」陳宇說道。

「都沒人喊你吃晚飯,你好意思嗎?」唐詩笑著問道。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在未來老婆家吃飯,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陳宇理直氣壯的說道。

「不要臉。」唐詩風情無限的白了他一眼。

「回去我就讓爸,弄幾張免費購物卡,省得買東西還要給錢。」陳宇說道。

結賬離開超市,二人返回唐氏汽車店。

「今天買商場的錢,是你自己的?」唐詩問道。

「嗯。」陳宇點了點頭。

「你卡里怎麼有十幾億?」唐詩又問道。

「去年藤山集團分錢,我分了八千億,交了個人所得稅,還有六千多億。」陳宇說道。

「你卡里還有六千多億現金?」唐詩匪夷所思的問道。

「是啊,我正愁怎麼把錢用掉,放在卡里不用,沒有任何意義,我又不想把錢捐給慈善機構,一百塊錢捐到慈善機構,能有十塊錢扶貧濟困就不錯了。」陳宇說道。

「不至於吧?」唐詩半信半疑的問道。

「就像彩票,賣了那麼多錢,你看全國各地,有幾個人被彩票中心資助了?」陳宇說道。

「也是,彩票說是扶貧濟困,一年到頭也沒見報紙上面,報道彩票中心扶貧濟困的消息。新聞上面也沒有相關的消息。」唐詩說道。

「誰中了獎,不知道,在哪裡扶貧濟困了,也不知道,彩票都這樣,更何況是慈善機構了,說得好聽是慈善機構,說得難聽就是屠宰場。」陳宇說道。

「屠宰場?」唐詩不明就裡的問道。

「屠宰那些做心懷仁慈的大肥羊啊!」陳宇解釋道。

「要不,把你那些錢,拿去修路吧。」唐詩提議道。

「要致富,先修路,可惜我們藤山集團,已經在修鄉村公路了。」陳宇說道。

「在貧困山區建學校,怎麼樣?」唐詩又道。

「建學校,植樹造林,治理黃江長河,如此一來,也算取之於民用之於民。」陳宇說道。

二人有說有笑的回到唐氏汽車店。

「你們回來了。」唐振國笑著點了點頭。

「唐叔叔,晚上我在你家吃飯。」陳宇壯起膽子說道。

「嗯。」唐振國應了一聲。

「時間不早了,我們先去做飯。」唐詩說道。

來到頂樓的廚房,陳宇開始清理螃蟹和麻蝦。

「晚上我來做飯。」唐詩說道,這段時間她的廚藝暴漲,已不弱於頂級大廚。

「行!」陳宇自然不會反對,他又不挑食,有錢有系統的他,再難吃的飯菜,他也能當做絕世佳肴,吃得津津有味。

覺得咸了,口味充重點,就不會覺得咸了。

覺得太硬了,花點錢充點值,吃起來倍有嚼勁。

覺得太辣了,給自己充點錢,火辣辣的感覺爽歪歪!

唐詩的廚藝本來就不差,充過錢的她,廚藝在天藍星數一數二。

快速清理好麻蝦和螃蟹,陳宇坐在一張椅子上,看著忙碌的倩影。

一雙筆直的大長腿,一頭黝黑髮亮的長發,毫無瑕疵的白玉肌膚……

看著廚房裡的身影,陳宇心中暗道:「長得越來越讓我想入非非了。」

對方才滿十七歲,明年才十八歲,他打算等對方成年之後,再完成最後一步。

聽到故意放輕的腳步聲,陳宇當即轉身,正襟危坐的玩起手機。

來到大門外的時候,唐振國快步走了進去,不著痕迹的看了一眼,心中鬆了一口氣。

「好香啊。」慕容燕笑著說道。

「開飯了,進來端下菜。」唐詩叫道。

「來了。」陳宇快步走了進去。

「五葷兩素一個湯,小詩,平時我們才兩葷一素一個湯。」唐振國說道。

「吃你的菜。」慕容燕沒好氣的說道。

「小陳,陪叔叔喝兩杯?」唐振國拿出一瓶白酒。

「唐叔叔,我車上還有一壇好酒,我下去拿上來。」陳宇說道。

「快點。」唐振國說道。

打開越野車的後備箱,陳宇取出一壇無憂酒。

「火腿真好吃。」唐振國吃了一片火腿,眉開眼笑的贊道。

「臘肉也很好吃。」慕容燕喜笑顏開的說道。

「唐叔叔,這酒很好喝,你嘗嘗。」陳宇揭開蓋子,給每人都倒了一杯。

「我不喝白酒。」慕容燕說道。


「慕容阿姨,這酒度數不高,世間少有的好酒。」陳宇說道。

「這是什麼酒?」淺淺的喝了一口,唐振國神情震驚的問道。

「好像叫什麼無憂酒。」陳宇說道。 「為了小瑤的信息!必須打破那層防禦!」自從得到這個信息之後,夜曦就興奮不已,一晚上沒能好好睡覺,多次在睡夢中被樂醒。一大清早,就將小藍從睡夢中催促醒了。

站在小藍的對面,「今天勢必要把你的防禦攻破,然後拿到涵瑤的信息,小藍你可別耍賴喔!」


「我當然不會耍賴。」小藍淡淡地聳聳肩,懷疑地看著夜曦,「倒是你,真的能攻破我的防禦,拿到信息麽?我今天可是不會放水了喲。」

「切」聽到小藍的話,夜曦輕碎了一聲,咬咬牙,「不放就不放,你可別小看我了,今天的我也不會再有什麼憐香惜玉的感情了。」

「喔?那麼就來吧!」話音落下的瞬間,水潭已經出現了異象,無數條水蛇直直湧來。撇頭看了眼水潭中的水蛇,又看了看面前的小藍,「有些東西,只要不被打到就根本造不成威脅。」

「嘭」水蛇群同時砸在了夜曦的所在的位置,濺起了兩米高的水幕。一道青光閃過,夜曦已經出現在了小藍背後的十米處,冷冷地看著面前的小藍,並沒有任何動作。

「速度的確很快,但是小曦你又能堅持多久呢?」小藍回頭看了夜曦一眼,單手一揮又有無數水柱從一旁的水潭噴射向夜曦。

「嘭嘭嘭……」 軍閥大帥的出逃四姨太 。從剛剛開始,夜曦的位置就一直搖晃在原地,並沒有大幅度地跑動。

連續一個月的對攻,他也已經完全習慣了小藍的攻擊,所以像這樣躲避攻擊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難,只是他從來沒有注意到過這一點而已。


「這個是?」看著夜曦站在原地搖晃就能輕鬆躲避自己的攻擊,小藍的臉上已經充滿的驚訝,但轉瞬就變成了憤怒,「夜曦你真是個大笨蛋!」

話音落下,身旁的水潭突然翻滾起來,湧起了一個巨大的浪頭,朝著夜曦扑打過去。「這麼大!」驚訝的看著席捲而來的浪頭,雖然惹小藍生氣的確是在計劃之中,但是沒必要這樣吧。

催動體內魔力的同時,但巨浪已經到了身側,「轟」浪頭拍擊在了岸上,濺起數米高的水幕。一秒兩秒……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在巨浪拍擊的轟鳴聲過後,聖地已經恢復了寂靜,溢上來的水緩緩退回水潭中,夜曦已經失去了蹤影。

看著白霧繚繞的水面,小藍不禁嘀咕起來,「是不是做得太過分了?」

「沒有呢!這不是應該在情理之中的么?」聲音從身後傳來,小藍這才發現自己中了夜曦的計,對方已經到了自己的身旁。心念一動水幕自行將身體包圍起來,「啪」金色光芒一擊突破了水幕的防禦,小藍已經可以看到對方臉上那自信的笑容了。

臨時築起的防禦果然擋不住。見防禦被突破,小藍的腳步一動,縱身向側邊躍的水潭躍去,直接遠離了夜曦。

看著已經站在水面上的小藍,夜曦有些無語,他到現在才明白小藍並不是原地站著讓自己當靶子的,也是可以移動,那麼自己這一次奇襲就可以作廢了。

嘆了口氣,到嘴的鴨子就這麼飛了,還是作戰計劃不夠嚴密,沒有把所有會發生的情況想到位,或者說,要是剛剛自己沒有多說那句多餘的話,也許就成功了,沒事裝什麼逼呢?

「的確是個不錯的計劃,在我鬆懈戒備的時候從背後攻擊我,要不是反應快也許已經是你贏了,不過相同的計謀我可不會中兩次,那麼小曦,下面你要採取什麼辦法贏我呢?」小藍微微笑了笑。

夜曦無奈地搖了搖頭,苦笑起來,就像小藍所說的那樣,剛剛那個計劃只是一次性的,如果第一次沒有成功,那麼接下來也肯定成功不了了。只要對方一直不放鬆警惕,那麼自己就沒有攻擊的空隙,偷襲什麼的也就沒了效果。

「哎,看樣子只能用實力打破那層防禦了。」朝小藍笑著擺擺手,「小藍,我要攻過來了喲!」話音落下的同時,人影已經跑了過來,沒有催動任何魔力,跑向了水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