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憑你?」炎世陽一臉的不削。

「就我怎樣?!」

「那個……」蘇慕音能隱隱感覺到,夏星是為了幫她試探某人是不是在生氣,所以故意找茬,在心裏悄悄感動了一把:「別吵了,夏星你也是!」

「切,無聊!」夏星騰的一下從沙發上站起:「我回房間繼續玩了,你們慢慢聊吧,沒事別吵我!」

蘇慕音一腦門的黑線。

要她說,這家裏最囂張的不是炎世陽,而是這個我行我素的夏星才對!

「這女人真是越來越沒規矩了!」炎世陽此刻還是一臉的不爽。

早知道就別讓她來,把她安排的遠遠的,他是腦子出問題了才會讓夏星來保護蘇慕音?好好的老婆都給她帶壞了!

蘇慕音難得見到炎世陽對一個人如此頭疼的樣子,忍不住捂著嘴低頭偷笑,再抬起頭,正好對上了林盛安的一張冷臉,尷尬的對他做了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你們兩個是打算當着我的面眉來眼去?」炎世陽掃了眼兩人:「我在這是不是妨礙你們了?」

「三叔你想多了。」惜字如金的林盛安不痛不癢的解釋了一句。

蘇慕音差點沒被他雷死!

這大爺多說幾句話解釋一下能死是不是?

沒辦法,凡事還是得靠自己。

「我和林盛安眉來眼去,我還不如去找塊木頭!」說完,蘇慕音還不忘送了林盛安一個大白眼。

讓你不幫忙解釋,損的就是你!

「你找木頭做什麼,你找我不就行了?」炎世陽說的一臉淡定。

蘇慕音卻被他逗的臉上一熱,又變得結巴起來:「你……你少自戀!誰誰……誰要找你啊!」

「你唄。」炎世陽一臉的壞笑。

「既然兩位的誤會已解,那我就先走了。」林盛安自顧自的說完,也不等他們回答,起身就往門外走。

「喂,林盛安!吃了晚飯再走吧。」好歹人家昨天好心幫過自己,蘇慕音難得客氣了一句。

「不必了。」

林盛安頭也不回的留下一句,快步離去。

蘇慕音有些鬱悶的看着他消失在視線里,真搞不懂這人倒底是來幹嘛的?

這下夏星和林盛安一個接一個的離開,客廳里就只剩下了她和炎世陽,傭人幾乎都在忙着準備晚餐,就連江毅也不知道去哪裏了。

安靜下來,連空氣都變得有些冰涼。

見炎世陽靠在沙發里,閉目養神,沒有打算再理會她的意思,蘇慕音也暗暗鬆了口氣,以為自己今天又能逃過一劫。

卻沒想到對面的炎世陽突然又張開嘴:「蘇慕音,你過來……」

他依然閉着眼,聲音里透著一股慵懶,又帶着不容置疑的威懾力,蘇慕音難得聽話的起身朝他走去,一邊還不忘小心翼翼的問他:「炎世陽,你該不會是還在生我氣吧?」

炎世陽睜開眼,臉上帶着若有似無的笑意:「你在怕什麼?」看她站在離自己一步遠,一臉防備的樣子,炎世陽笑着抬手對她勾了勾手指:「過來。」

蘇慕音猶豫了一下,還是硬著頭皮又向前邁了一步。

見她這樣,炎世陽又再一次強調道:「過來坐下!」

蘇慕音:「……」

可惡的炎世陽,是拿她當寵物么?

想歸想,她可不敢在這時候頂嘴,直覺告訴她,越是看起來溫柔親切的炎世陽就越危險……

這樣想着,蘇慕音認命的乖乖走到炎世陽身旁的空位,一臉警惕的坐下,感覺自己像個機械人一樣,渾身都是僵硬的。

炎世陽倒是滿意的輕輕哼了一聲:「算你老實。」

說着,他低頭吻在她的側臉,長臂一伸,將她困在懷裏。

她就這麼一動不動的任他抱着,只是嘴裏還是忍不住小聲埋怨了一句:「哼,就你會欺負人!」

「我可沒欺負你。」炎世陽聽在她耳邊哈了口熱氣:「不過晚上就不一定了。」

「你,你還真不要臉!」蘇慕音被他逗的一陣激靈,一直緊繃的情緒此刻也全部都瞬間崩塌。

炎世陽毫不在意:「是,我不要臉,我要你。」

蘇慕音又羞又氣,抬手輕輕錘了一下他的胸口:「你就不能正經點?」

「我難道不是很正,經,的想要你?」

「我……我不跟你說了……」 古蓬看到父親傷勢好轉,神色更急激動,甚至都不知道該怎麼對沈奇表達謝意了。

封珏四人心中的震驚更是無以復加,如果不是親眼看到古老爺子傷勢好轉,他們根本不敢相信竟然有人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找到幫助古老爺子恢復的方法!

此時他們心中升起了一個共同的疑問,沈奇到底是什麼人?

他是什麼來歷?

為什麼他這麼厲害,這麼快就能找到古老爺子的癥結所在,而且還能輕易幫助古老爺子恢復傷勢?

這種手段,只怕已經超出了古武學的威能!

難道說,這個世界上還有比古武學更加精深的東西?

沈奇拍拍古蓬的肩膀,「古家主,不要這麼激動。古老爺子的傷勢已經穩定了,只要他按照我說的來做,應該不會有大礙了,過上個三五天,就能下床了,不過在完全恢復過來之前,我還是建議古老爺子多休息,多補充營養。」

「好好,我記住了!」

古蓬連連點頭。

沈奇又看向古老爺子,問道:「古老爺子,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古老爺子點頭,「感覺很好,這十幾年來,從來沒有感覺這麼好過!」

沈奇笑了,「那好,剛好我有點事想和你單獨談談。」

古老爺子再次好奇,他可以肯定這是他和沈奇第一次見面,在這之前,他不知道沈奇,沈奇也不知道他,所以沈奇這個時候要和他單獨談什麼?

不過古老爺子還是很果斷地讓古蓬等人出去,房間里只留下他和沈奇。

「沈奇先生,您有什麼話就說吧。」

沈奇說道:「古老爺子,你認為如今古武學傳承所面臨的最大的問題,是什麼?」

古老爺子頓時皺眉,「古武傳承所面臨的最大問題?這是什麼問題?沈奇先生,您想表達什麼就直接說吧,你剛剛救了我的性命,如果你有什麼要求,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照辦!」

沈奇見狀,也不跟古老爺子客氣了,直接說道:「根據我的了解,古武傳承都是以家族為中心的,而且還要在家族內部進行篩選,只有天賦足夠的人才能留下來修鍊古武學,天賦不足的人就要被送到外面打理家族生意,是不是這樣?」

古老爺子聽到這裡就大概知道沈奇要說什麼了,不過他沒有直接表態,而是點頭承認,看看沈奇打算說些什麼。

沈奇又道:「自從夏國成立以來,國內情況越來越穩定,而且科技也在不斷進步,夏國武學就有了衰敗的勢頭,發展到現在,甚至可以用凋零來形容,蠻夷小邦的跆拳道竟然都能欺負到咱們夏國武學頭上,這難道是你想看到的嗎?」

古老爺子搖頭,「當然不想!奈何夏國武學本身就需要長久的練習,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有效果的,而現在的生活節奏都比之前快了太多,年輕人也很難沉下心來修鍊。」

「就拿我們古家來說,其實我們古家後輩中不乏天資橫溢之人,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沉靜下來,全身心地修鍊古武學,他們更多的人在見識到外面世界的繁華之後,心思都放到了外面,又怎麼可能吃得了修鍊的苦?」

「其實在之前,我們古武傳承家族是面向家族內所有人的,只要有興趣,都可以學,但現在不一樣了,真正想修鍊古武學的人太少了,我們只能採取一些方式,在孩子們小時候就甄別他們的天賦,天賦足夠的人,就讓他們住在這裡隱居,盡量少接觸外面的世界,天賦不夠的人就送出去打理生意,並且盡量減少他們之間的接觸,可就算這樣,還是會有一些天賦足夠的人放棄修鍊,這也讓我很是頭疼。」

「所以我也只能說,現在這種大環境下,真正想要修鍊夏國武學的人太少了,而且夏國武學所能發揮的作用也越來越有限,這才是導致了夏國武學沒落的真正原因,這不是我們能改變的,而我們能做的,唯有儘力而已。」

沈奇看到古老爺子這個態度,再次搖頭。

「不,你錯了!」

「你從一開始就錯了!」

「夏國武學修鍊的確需要大量的時間,而且不太符合現代社會的節奏,但這些都是外因,或許有一定的作用,但絕對不是導致夏國武學沒落的真正原因。」

「在來這裡之前,我加入了夏國傳統武學研究會,配合武輕川會長在網路上宣傳傳統武學,這件事你應該也知道吧?」

古老爺子點頭,「知道,古蓬跟我說過。」

沈奇接著說道:「既然你知道,那就好辦了。」

「在傳統武學研究會成立之前,傳統武學沒落之勢已經非常明顯,什麼自由搏擊、跆拳道之類的,都能上來踩一腳,這就更加速了傳統武學的沒落,但是在我們大力宣傳之後,發現還有很多年輕人對傳統武學感興趣,想要學習傳統武學。」

「他們之前之所以沒有付諸行動,是因為外力給他們的刺激還不夠,而且他們也找不到真正能夠學到傳統武學的地方,而我們的宣傳完美地解決了這兩個難題。」

「當我們在網路上展現出傳統武學的魅力之後,很多年輕人都受到了刺激,這裡面肯定有大量的人是三分鐘熱度,但人數基數達到一定數量的時候,就會產生質變,總能出現一些能夠靜下心來修鍊傳統武學的人。」

「在我過來之前,武輕川會長做過統計,目前在夏國範圍內,已經有將近兩百家得到傳統武學研究會認可的武館,他們會按照傳統武學研究會的標準來收徒,弘揚傳統武學,而且已經收到了近萬名學員。我認為,這就是一個好的開始,你覺得呢?」

古老爺子聽到這些的時候,心裡生出了幾分嚮往。

曾經他也想過弘揚古武學,讓人們都知道古武學的強大,但想要做到這一點,真的太難了,他甚至都不敢去嘗試,更不敢去打破某些傳承了數百年甚至上千年的規則。

「這,確實是一個好的開始。」

沈奇笑了,只要古老爺子認可傳統武學研究會的所作所為,那就有了繼續談下去的希望。

「好!既然你也認為這對於傳統武學來說是一個好的開始,那為什麼不效仿傳統武學,擴大古武學的傳授範圍,讓更多的人了解古武學,甚至是修鍊古武學?」

「就算古武學的修鍊需要大量的時間以及過人的天賦,只要有足夠多的人修鍊,總能出現幾個天才,甚至是這個時代的領軍人物!」

「所以,我今天要和你商量的就是要怎麼樣才能打破古武學的傳承規矩,讓更多感興趣的人都能修鍊古武學。」 聖皇曆燃魔月末。

因周圍魔物逐漸變得,從各種層面上都日漸熱鬧的六峰城,再度迎來一群新訪客。

人數大概在二十左右,渾身上下都披負着看上去就很精銳的武裝。

熙熙攘攘的人群,也都側目相視,很快便不以為然地移開視線。

當然了,這群人進入城池時,並沒像自由業者那般高調,反而顯得小心翼翼。

可依舊引起不少暗地裏觀察的目光。

有些是出自以為是同行進入六峰城的自由業者,也有專門負責搜集情報的販子。

在殺意越來越濃重的城市裏,各種渠道情報也漫天飛舞。

「都已經是這個月來的第二十七批了。」

周圍有群眾暗自嘆氣。

從幾個月前開始,就有不少自由業者湧入六峰城,尋找發財的契機。

雖說最近兩個月進駐城市的情況較剛開始有所好轉,卻依舊保持在每天一隊的程度。

人口大面積增長,導致城內糧食等商品價格飛速上漲。

普通人都在為能不能吃到下頓飯發愁。

可造成糧食價格上漲的傢伙們,卻拿着貴族、富商給出的高額懸賞,在酒店裏花天酒地。

久而久之,讓周圍普通百姓對自由業者怨恨程度上升。

若是換做以前六翼把守此地,哪會出現這種事?

即便有六翼內部金融部成員暗中操縱市場秩序,導致價格猛增,也會被黑勢力部大義滅親。

所以看到六峰城糧食在短短半年裏上漲價格、遠超過去數十年總和,讓得人們更懷念當年還有黑勢力控制時期。

隨着自由業者從六連諸峰附近帶來的消息逐漸散開,似乎連位於鎮魔峰上的黑勢力總部,都有疑似被攻破的跡象。

人們還不至於健忘到,近兩個月前忽然從東南峰出現的冰霧、長驅直入去往鎮魔峰山頂的情形。

自那時起,雖說魔物數量竟是出現緩緩下降的趨勢,六峰城內部六翼活躍度卻也明顯下降許多。

哪怕魔物出沒量降低,也還是高於帝國制度的標準範圍。

帶來的後果不僅是這些早就盤踞在六峰城的自由業者不願離開,還有更多新人加入。

甚至於那些富商為收回散佈的賞金,趁著六翼自顧不暇間,暗暗將其他商品價格上抬。

如此惡性循環,就悄然出現在曾也算是繁盛一時的城市。

也是出於這個原因,導致新來六峰城的二十位全副武裝者,並沒得到許多友善眼光。

若是他們將藏在盔甲下的勳章拿出來展示,想必會引起在場大多數自由業者轟動。

因為這群人可不是常年在外獨自打拚的自由業者,而是背靠龐大組織和力量、自身也不知比那些散兵游勇強大多少倍的獵魔者。

「看來我們是最後一批抵達的了。」

走在隊伍中間的老者,抬頭看向城門口其中一位等待其他人到來的「自由業者」。

「你們就是【長老小隊】嗎?」

被老者注意到的那位戰士走上前,擠眉弄眼地問道。

長老小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