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你,來得正好,」楚凌飛大吼一聲速度飛快的沖了上去,在半空之中烈焰之體瞬間開啟,魔焰更是如同加了染料一般瞬間升騰,直接將冰天雪蓮給覆蓋住了,

有了楚凌飛和魔焰的雙面夾擊,本來準備改變方向逃竄的冰天雪蓮竟然在一剎那硬生生的定在了原地,被魔焰和楚凌飛聯手給禁錮在了眼前,

剛剛停下來不久,星輪從後面轟隆轟隆的趕了過來,帶起大片的冰渣飛濺,看到楚凌飛和煞厲已經將冰天雪蓮給禁錮住了,它也就暫時消停了下來,停在了半空中不斷的跳躍,像是在為自己邀功一般,

將自己對冰天雪蓮的禁錮撤出,單單依靠魔焰完全能夠將這個小傢伙給控制住,

旋即楚凌飛慢慢走近了這冰天雪蓮,近距離觀看它,不得不說,這傢伙宛若一個精美的藝術品一般,半透明的花瓣之上雕文清晰可見,蓮花正中心還有著密密麻麻的花蕊,在漆黑色的魔焰之中浮浮沉沉不斷飄搖,

正在楚凌飛不知道如何下手將其拿下的時候,原本銀白色的蓮花突然綻放,在潔白如玉的蓮花芯內突然湧現出大量的紅色液體,緊接著就看到冰天雪蓮之上一層火紅色的結晶慢將其半透明的身體給覆蓋住了,

「小心,」看到這一幕煞厲高聲叫道,但還是晚了,冰天雪蓮夾雜這銀白色和火紅色刷的一聲朝著楚凌飛的小腹位置撞去,

在其還沒有反映過的時候,冰天雪蓮已經進入了楚凌飛的丹田之內,寒熱兩種屬性瘋狂的衝擊著楚凌飛的丹田內壁,

由於事先沒有絲毫的防範,此刻楚凌飛正痛苦的承受著來自冰天雪蓮的折磨,就幾個呼吸之間,豆粒大的汗珠就從額頭上滲了出來,一滴滴的落在了地面上瞬間結成冰晶,

感受到了楚凌飛的痛苦,星輪迅速的鑽進了丹田之內,一時間楚凌飛的丹田炸開了鍋,不時傳出來的戰鬥波動直接將他這個擁有天皇階修為的高手搞的到處亂竄,

「沒想到這冰天雪蓮竟然擁有著雙屬性,竟然擁有極寒和極熱,正好和魔焰完美的契合,只不過楚凌飛魔焰還有點欠缺,再加上沒有防備,就被其鑽了空子,」看到楚凌飛現在難受的樣子,煞厲也沒有辦法幫助他,畢竟那冰天雪蓮現在是在楚凌飛的丹田之內,就連他自己都毫無辦法,

就這樣掙扎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楚凌飛整個人快要虛脫了的時候,星輪刷的一聲從丹田內飛了出來,在銀白色的圓盤之上赫然呈現出一朵雙色的蓮花,不過表面看上去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般,無精打採的,

看到冰天雪蓮沒有再亂動,煞厲知道這麼長時間星輪終於將這個調皮的傢伙給降服了,煞厲急忙跑過去將臉色煞白的楚凌飛給扶了起來,丹田內被如此的鬧騰了這麼久,是個人都會受不了的,

「現在沒事了,你可以安心的吸收掉這冰天雪蓮了,要不是它傻吧拉幾的衝進你的丹田內指不定你還抓不到呢,」煞厲笑著往楚凌飛的嘴裡塞了一枚紅色的療傷葯,調侃道,

費力的擺脫開煞厲的攙扶,無力的搖了搖頭說道:「沒想到我竟然被這麼一個蓮花給搞的這麼慘,真是沒想到啊,」

「你還別說,不要小瞧了這等修鍊多年的靈物,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栽在了這冰天雪蓮身上呢,」煞厲不屑的撇了撇嘴叫道,「抓緊將其吸收了吧,你的妻兒還在外面等著你呢,雖說這裡很少來人,萬一……」

話還沒說完,突然星輪猛烈的顫抖起來,仔細感應了一下傳遞給楚凌飛的竟然是一種莫名的恐懼,

「這又怎麼了,」煞厲不解的問道,

伸手一招,來不及吸收剛剛咽下去的丹藥,楚凌飛急忙將星輪連帶著冰天雪蓮吸收進了丹田之內,低聲說道:「這裡有情況,星輪感應到一股強大的氣息朝著我們這邊趕過來,此地不宜久留,既然拿下了冰天雪蓮,就不會怕它跑了,我們還是抓緊離開吧,」

看到楚凌飛低沉的臉色,煞厲用力點了點頭,兩人輕手輕腳的朝著在星輪開闢的迷宮之內急速掠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的就消失在了原地,

在兩人離開不久,一縷白影從冰道中走到了這裡,用心吸了一口氣,用心感受著這附近的氣息,

來人正是神佑的大佬紫淵,她一路跟蹤著星輪特有的諸神界氣息追到這裡,這個交叉口竟然有著極其濃重的味道,看樣子他們剛才在這邊進行過激斗,

也幸虧冰天雪蓮牽著星輪的鼻子在這蓮花山山體內胡走一通,造成很多的岔路和十字路口,不然的話剛才紫淵就會找上門來,以當時楚凌飛的狀態,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也幸虧現在星輪通過不斷的進化,實力已經達到了連楚凌飛都想象不到的地步,雖然在這龐大的山體內部,紫淵是跟蹤星輪的氣息追上來的,但星輪也能夠在一定距離內提前感應到敵人的氣息,尤其是對自己有威脅的高手,

此刻紫淵也疑惑了,自己是能夠感應到星輪的氣息,但星輪的氣息就在這個地方消失了,不出意外的話被那小子給收進體內了,

「哼,幸虧剛才將那個女的給抓了起來了,有她再就不怕你不來,」紫淵怒哼一聲,原路返回了,她可不喜歡呆在這個冰窟窿里,這裡面的冰冷根本不是語言能夠形容的,都到了他們這等修為了還感覺到這徹骨的寒冷,

楚凌飛和煞厲逃離的方向是正前方,而紫淵是朝著來路回去的,彼此之間並沒有碰撞,而紫淵也沒有了原先的那種擔憂,有了那母子在手上,她是不會懼怕星輪的,


想到這裡,紫淵並沒有再追擊,而是回到了迷寐的迷離宅

「凝珊,莫凝珊,小寶,」回到原先分開的地方,楚凌飛低聲喊著,按道理莫凝珊帶著小寶在這裡和自己分開的,斷然是不會走遠的,自己這樣叫喊不會聽不到的啊,

但事實卻給了楚凌飛一巴掌,他連續叫喊了好幾聲都沒有人回應,也沒有看到莫凝珊那纖細的身影,楚凌飛內心騰的一聲湧上一股熱流,然後整個頭都被震麻了,

看到楚凌飛呆愣了一下,朝著三奇峰的方向走去,煞厲走過去一把將其攔住叫道:「可能是被剛才跟蹤我們的那人給抓走了吧,你先不要激動,這裡是迷寐的地盤,能夠這樣不聲不響的將她們母子倆抓走,除了迷寐就是她背後的主人了,你這樣貿然進入三奇峰的會只會是死路一條,」

被煞厲這樣一提醒,楚凌飛漸漸冷靜了下來,仰天

吼道:「誰要是敢動她倆一根汗毛,我楚凌飛必將將你殺的永世不得超生,」 三奇峰,迷離寨,


迷寐剛剛把莫凝珊和小寶給抓回來,就看到紫淵黑著個臉踱了回來,那臉色是要多難看有多難看了,

介於紫淵的脾氣迷寐是知道的,她並沒有多問,只是看她這表情就知道這次失手了,絕對沒有抓到那個身懷星輪的小子,

跟隨了紫淵這麼久,迷寐很識相的沒有多問,而是很恭敬的站在她身後一言不發,

「老三,剛才讓你抓回來的那對母子呢,」突然紫淵將頭別過來低聲說道,聲音無比低沉,像是靜待爆發的火山一般可怕,

「她們……她們在最下面的地牢之內,被三個我的得力助手嚴加看守,」迷寐急忙說道,由於過於緊張竟然讓這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她變得如此不堪,

紫淵冷哼一聲,話也不說就朝著下面走了過去,迷寐急忙跟上,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什麼,但心裡卻一點底也沒有,

砰,,

剛剛開到地牢門口,迷寐還沒來得及將地牢的大門給打開,就看到前方金光一閃,緊接著就聽到一聲巨響,足足有三丈厚的巨石牢門直接被轟擊成了碎片,碎石瞬間落了一地,

煙塵瀰漫中,紫淵腳步不停直接穿過了嗆人的煙塵大步走進了地牢之內,迷寐直接跟上,

其實迷寐還是很心疼的,她在這地牢上可是花了大心思的,單單地牢的門就是用萬年的星辰石做的,花了很大的功夫,就這麼輕易的被紫淵一掌給轟爛了,

另外,為了防止那個小子來救莫凝珊母子倆,迷寐將她們關在了最裡面的那間特殊的房間里,

從地牢門口走到那邊走了好一會兒,迷寐跟在紫淵的身邊,能夠清晰的看到紫淵的臉色越來越陰沉,就像是要滴出水來一般嚇人,

終於,難熬的時候過去了,紫淵也終於來到了關押莫凝珊和小寶的地方,

砰,,

這次不是一掌了,而是一腳,星辰石做的大門被紫淵又給破壞了,更讓迷寐心疼的是自己在這個門上還有很多機關,都被紫淵這一腳給踢廢了,

紫淵走進去二話不說就將小寶從莫凝珊手裡奪了過來,冷哼一聲說道:「這就是那小子的野種,如果我將這個野種給殺了的話,不知道他會有什麼反應,」

「放開小寶,有什麼仇什麼恨沖我來,」自己的所有修為都被迷寐關押進來的時候封印了,但看到紫淵將小寶抓在手裡說出了這樣的話,莫凝珊瞬間急了,

相反的,小寶此刻很淡定的說道:「你要是敢打我,我爸爸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他一個小孩子還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紫淵猛的一把推開了莫凝珊,下巴高高抬起,將小寶捏在手裡高舉過頭頂,猙獰的叫道:「他見了我只有跑的份兒,你爸爸,早晚要死在我的手上,」

看到紫淵對小寶沒有絲毫的心慈手軟,莫凝珊再次從地上爬起來朝紫淵撲過去,想要將小寶奪回來,但紫淵的實力深不可測,莫凝珊根本就沒來得及近身又一次被一腳踢開了,

這下迷寐看不下去了,雖然她一向心狠手辣,但她從來不會對婦孺出手的,旋即上前一步勸道:「主上,我們還是等那小子來救她們母子吧,現在殺了的話怕是不好說,萬一那傢伙喪心病狂不來了呢,」

「我做什麼還要你來教嗎,這麼短的時間不見我難道忘了基本的規矩了嗎,」紫淵突然把頭別了過來,黑著臉沖迷寐說道,

在迷寐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道金光從紫淵身上發散了出來,很瓷實的擊打在了迷寐胸口,


被信仰之力擊中,迷寐那嬌嫩的身軀像是斷線的風箏一般,直直的飛出了關押莫凝珊的牢房房門,出去好遠之後才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臉上的表情絞結起來,緊接著哇得一口鮮血吐在了地上,臉色瞬間蠟黃,

「小的該死,還請主上寬恕,」雖然被紫淵打了一下,但迷寐不敢有絲毫反抗的一意思,她知道紫淵的實力強大,就算是十個自己也不是對手,而且自己從小就是紫淵養大的,

「知道就好,這只是一個警告,以後管好自己的嘴,」紫淵再次冷哼一聲,剛才自己對迷寐出手並不算輕,算是將自己內心的那股壓抑給發泄了出來,很草率的將小寶往莫凝珊身上一拋,銀絲袖袍微甩,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而迷寐自始至終一直跪在那裡,遲遲不敢抬頭,

在紫淵見到莫凝珊和小寶的時候,楚凌飛在煞厲的守護之下已經將冰天雪蓮給吸收了,讓楚凌飛很意外的是,在這冰天雪蓮內部竟然有一株初生的烈焰紅蓮,看樣子是在烈焰紅蓮剛剛具備神念的時候被冰天雪蓮給察覺到並且吸收了,

怪不得先前能夠從魔焰的控制之內脫離出來呢,當時楚凌飛下達的命令就是讓魔焰以極低的溫度限制冰天雪蓮的身形,當時它突然的脫離就是因為溫度的突然提高,

看著眼前不斷沉浮的魔焰,楚凌飛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魔焰內心無限的愉悅,也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魔焰通過吸收了冰天雪蓮和烈焰紅蓮之後,冰火兩種屬性都出現了大幅度的提高,

更加讓楚凌飛驚訝的是,自己剛剛進階到天皇階中階的修為又鬆動了,沒想到魔焰吸收了冰天雪蓮萬萬年的修為竟然也反饋給了自己,

現在距離天皇階巔峰只有一步之遙,先前煞厲將聚靈丹給了自己讓自己一舉衝到了天皇階中階,沒想到這麼快又觸摸到了巔峰的門檻,

現在的楚凌飛只需要一個契機就可以再次突破,衝到巔峰天皇階,站在無極界的最頂端,

但這個契機可不是那麼容易能夠得到的,即使一些很有天賦的人也是止步於此,終生難以跨越這門檻,接觸到巔峰的那股氣息,

此刻在煞厲的帶領之下,也可以說是在楚凌飛的催促之下,兩人跨越了蓮花峰,通過急速趕路,終於來到了三奇峰頂,

走上山頂之後,並沒有兩人想象的那般恐怖的模樣,反而像是一處人間仙境一般,兩人在三奇峰上並沒有看到任何的神佑組織的人,相反的映入眼帘的卻是一片大好的風景,

兩人都沒有想到在這三奇峰山頂中央竟然有著一灣天池,真是名副其實的天池啊,從這裡看過去就是湖天相接,水天一色,

這天池的水太靜了,湖面泛不起半點漣漪,池水清澈見底,山峰在湖水中留下了自己的倒影,清晰得如同生長在水裡一般,天池中的山影一動不動,只有朵朵白雲在水中浮動,水天相融,雲中有山,水中有山,一切都是對稱的,楚凌飛從來沒見過如此美妙的景色,

猛地搖了搖頭,把自己從這美景之中拉回了現實,現在不是欣賞美景的時候,自己的妻兒還被神佑組織關押在隱蔽的地方呢,

「不要一直盯著這湖水看,這湖水之中摻雜了迷魂咒,長時間看的話會導致精神恍惚,甚至將人永遠留在這裡地方終生無法逃出去,」煞厲看到楚凌飛很及時的從其中掙脫了出來,厲聲說道,

由於現在楚凌飛的修為比煞厲高,剛才楚凌飛都心生留戀了,煞厲差一點就迷失在了這夢幻一般的美景之內,

走到煞厲身邊楚凌飛低聲問道:「神佑組織的的老巢到底在哪啊,這三奇峰山頂就這麼大塊地方,他們不會都在水下吧,」

「不出意外的話應該就在水下面,」煞厲也有點不確定,但是這裡除了這個讓人起疑的湖泊之外,沒有任何的東西了,

突然,水面之上猛的冒起了無數的氣泡,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氣勢非凡,

楚凌飛和煞厲急忙朝左邊的巨石掠去,第一時間找到了隱蔽的地方藏了起來,目不轉睛的看著不斷噴涌的湖面,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隨著水泡的逐漸增多,整個湖面上空竟然變得越來越暗,剛才還是驕陽直射,突然間就烏雲蔽日,狂風大作,雷電交加,

緊接著在烏雲之上出現了一輪明月,這真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啊,青天白日的出現月亮,就連煞厲也沒有見過,接下來朦朧的月色在天池之上投下了神秘的影子,在水面撒下浮動不定的銀光,猶如無數條銀魚在湖面跳動,這時候銀月在水面一閃而逝,同時消失的還有漫天的烏雲,

呼啦,,

破水而出的聲音瞬間傳到了楚凌飛的耳朵里,遁聲看去,原本靜如銀鏡的湖面變得異常澎湃,然後一根水缸粗細的黑色石塊從水內慢慢浮現了出來,

黑色神秘石柱出現之後,緊接著伴隨著咔嚓一聲最頂端竟然裂開了,從裡面一個黑色的身影一閃而過,朝著三奇峰山下急速掠去,正是迷寐安排出來探尋楚凌飛他們下落的人,

就連迷寐都沒有想到,楚凌飛和煞厲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來到三奇峰的天池蹲點,

由於這是在三奇峰重地,那個手下也沒有絲毫的防備,他不認為有人會這麼大膽子來到這裡搗亂,

「走,」楚凌飛低聲和煞厲說了一聲,速度飛快的趕到了黑色石柱旁邊,在大門還沒關閉之前兩人一起沖了進去, 進入到這個通道內並沒有看到任何的岔路,裡面漆黑一片,在通道的盡頭有著一絲亮光不斷閃爍,

「這不會是神佑組織給我們設下的陷阱吧,你這麼急沖沖的趕來很可能會成為瓮中之鱉的啊,」看到楚凌飛速度不減,煞厲急忙說道,

「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從剛才我的心臟就一揪一揪的難受,我不能再讓凝珊和小寶受苦了,」楚凌飛明明知道前面等待自己的絕對是刀山火海一般的困難,但他依舊斬釘截鐵的說著,

看到楚凌飛這個樣子煞厲也沒有再說什麼,自己要做的就是幫助這小子將妻兒給救出來就行了,現在自己的修為根本不夠看,單單遇到迷寐也只有逃跑的份兒,

在這麼快速的飛馳之下,幾個呼吸之間楚凌飛和煞厲就穿過了暗無天日的甬道,來到了一處類似於地下基地一般的寬敞大殿之內,但是空蕩蕩的大殿內有任何人影,並沒有出現原先煞厲預料的一群人圍攻自己的場面,

「奇怪了,怎麼會一個人影也沒有呢,」看到空無一人的大廳,兩人都很是納悶,同時也起了疑心,懷疑這裡不是迷寐的迷離寨,單單聽名字就知道神佑組織在三奇峰的基地是一個寨子的,

正在兩人迷惑不已的時候,前方突然閃過了幾道光芒,然後就看到紫淵帶著迷寐還有三四個手下出現在了大殿的另一端,雙手很隨意的垂在身體兩側,眯著眼睛上下打量著這個滿頭白髮的小子,

「看來我們這次碰到硬傢伙了,旁邊那個身穿黑色勁裝的就是迷寐,曾近我見過她一次,而現在她是站在那個白衣女子身後的,能夠有如此待遇的只有神佑組織背後的老大了,」紫淵在大量楚凌飛,煞厲和楚凌飛也在觀察她們,煞厲低聲朝著楚凌飛分析道,

但楚凌飛並沒有膽怯,很霸氣的說道:「不管面前的是誰,竟然敢對凝珊和小寶出手,我是絕對不會饒了她的,」

啪啪,,

楚凌飛話音剛落,對面竟然傳來了一陣鼓掌的聲音,緊接著就看到紫淵一襲白衣緩緩移動,一邊鼓掌一邊說道:「氣勢不錯,修為也不錯,不過單單依靠這些話,今天你們兩個誰也別想從這迷離寨內活著出去,」

「哦不,你還不能死,我留著你還有用處,」話音剛落,紫淵再次說道,當她看到楚凌飛還沒達到天皇階巔峰的時候,就已經很自信的確定了這場還沒有開始的比試的結果,

「哼,」楚凌飛沒有過多的廢話,直接就沖了上去,雖然眼前這個白衣女子身上自己感覺到了強大的威脅,但敢對自己的妻兒動手,楚凌飛是絕對不能退縮的,

在楚凌飛前沖的時候,迷寐和幾個手下很及時的朝後面撤退,而白衣女子紫淵沒有任何的畏懼,雙手一揮,整個碩大的大殿之內瞬間被金色的信仰之力填滿,

在龐大的信仰之力的充斥之下,楚凌飛的速度突然變得異常緩慢,本來飛快的速度落在紫淵眼中宛若小孩子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