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你……吞噬了第一世和第二世吧,本座能從你的身上感受到他們的氣息!」那身影睜開雙眼的剎那,森冷傲然的聲音緩緩吐出。

而此刻,宋雲已然發現在這盤膝而坐的之人的周身,有著四道虛幻的人影環繞成一個圈,正圍繞著那人端坐,其中有著一個明顯的位置是空缺,那四道人影在此刻盡皆目光獃滯,顯然已經被完全控制,不言而喻宋雲也知曉,想來這四道虛影就是另外四道分魂。

「來吧!」那人也不待宋雲回答,忽然之間微微抬手一招,在這一招之下,宋雲感覺從這祭壇之上出現一股神秘的力量,自己的靈魂在此刻竟然絲毫無法控制,頓時朝著那祭壇而去。

看到這一幕,宋雲瞬間明白即將要發生什麼。

顯然,這是不知在哪一世的分魂如同自己一般明悟,只不過他不是穿越到其他的時空去將分魂融合,而是直接借著這個祭壇將所有人的分魂召喚來到此地。

宋雲的靈魂陡然之間爆發出金光,這金光之中更是隱隱透出劍芒,這是宋雲所有的靈魂,其中包括分身與本尊,本尊的靈魂在當初洗劍池更是被改造成為了劍魂,此刻悍然之間綻放出劍芒,朝著那人怒斬而去。

「咦?倒是有些手段!」那人輕聲開口,眸子浮現一抹驚訝,「怪不得是能夠融合兩世之人!」那人抬手之間,竟然浮現一抹一片血色,這血色出現的瞬間如同化作血海,劍芒斬在上面的瞬間就如同泥牛入海一般,竟然沒有升騰起絲毫動靜。

「該開始了!」那道身影嘴角一翹,朝著宋雲金色的靈魂遙遙一抓,一股無形的力量籠罩,宋雲頓時感覺那力量硬生生的將自己拉扯到那空缺之處。

那裡有著一個蒲團,在坐下的瞬間,宋雲感覺從這蒲團之中一股力量頓時升騰而起,將自己的靈魂禁錮!

「血祭!」中央那道身影輕聲開口,在這一瞬間,若是有人能夠從天空之中看過來,頓時就會發現,在那祭壇周圍一條條台階之上的人此刻豁然之間『砰』的一聲,整個人竟然血肉橫飛的爆開!

爆響傳遍周圍,那是一個個人血肉生命發出最後的聲音。

鮮血瞬間染紅了整座祭壇!


猩紅刺鼻,這是宋雲第一次見到如此多的人自願的自暴,那種血液迸濺,死前依舊安詳的面容,讓得宋雲即便是靈魂,也剛到一陣瑟骨之寒,那種畫面雖然因為坐著的地勢無法完全看到,但是下一刻,一大片的血液從那周圍騰空而起。

顯然,此人是早有準備。

紅光湛湛,那光芒猩紅猩紅,如同這片天地之間都被血液染紅,下一刻,那些血液竟然在空中飛舞、融合,形成一道道刺目的符文。

天地失色,似乎看不到天空,大地無根,這裡如同沒有了大地,整個祭壇之外如同血海,而這座祭壇好似在這祭壇之中漂浮。

宋雲的靈魂在坐上那蒲團的瞬間,他已經喪失了意識。

天空鮮血化作符文,不斷綻放光芒,下一刻,包括宋雲在內的五道身影坐下的蒲團竟然緩緩的漂浮起來,此刻他們已然閉上了雙目。

在漂浮起來之後,五道身影圍繞著中央那人緩緩旋轉!

「等了千萬載,終於到了這一天了!」那人的聲音透出激動,五道身影在他的周身旋轉越來越快。

而此刻,在那韓紫韻的面前,他看著宋雲的身軀久久沒有動靜,甚至……看著他的面容在此刻竟然越來越蒼白。

同時,在宋雲的靈魂離開他的身軀之後,體內的神力沒有了意識操控,那自然分身之中的丹田瞬間崩潰,一股澎湃的力量陡然之間爆發開來,直接將韓紫韻退出數百丈遠。

韓紫韻凌空看著,在那中央,五行之力唯獨少了木之力,而還有風雨雷三種力量,甚至,在那宋雲身軀的周圍,還有著如同層層疊疊的時空在蕩漾,直至此刻,韓紫韻也才明白,宋雲的自然分身到底領悟了多少種自然之力,明白宋雲是如何的天驕!

那些狂暴的力量瘋狂的從宋雲的體內衝出,他的自然分身丹田之中的神劍在沒有了意識操控之後,瞬間回歸了本尊,而分身在這衝擊之下,直接分崩離析,就等同於沒有了肉身,而宋雲的靈魂同樣也離開了身體,如此……宋雲的分身這是徹底的死亡!

本尊的身軀,在那狂暴的力量衝擊之下,卻依舊巍然不動,因為那是不滅劍體,他的身軀已然不滅,若是不能夠瞬間泯滅一切痕迹,沒有人能夠滅殺宋雲的本尊。

當然,這其中除卻那些透過秘術,如同此刻,直接將宋雲靈魂攝走,這等同於滅殺。

只不過,在八顆金丹的狂暴力量之下,宋雲本尊體內的神力,同樣隨著他們的宣洩而暴亂,肆虐在宋雲的身體之中,只不過,因為本尊的強悍,即便那些神力如何宣洩,本尊依然沒有絲毫損傷!

在那九種狂暴的力量漸漸衰弱之後,韓紫韻的身形瞬間出現在了宋雲的周身,宋雲的面容已然是蒼白如紙。

韓紫韻的臉頰浮現一絲蒼老,那是因為適才抵抗那衝擊之力,還有施展那光罩,那光罩乃是天荒心法蘊含守護靈魂之術,只是……不知為何,似乎無法抵擋那攝取之力。

天荒心法,乃是蒼茫大帝那時候的逆天心法,此法不但蘊含守護靈魂之術,更是擁有一系列的攻擊之術,以及身法,所以韓紫韻能夠憑藉此法天資漸漸崛起,成為天驕。

「宋雲!」輕喚一聲,依舊沒有絲毫動靜。

漸漸地周圍開始有人靠近,畢竟適才的動靜那般巨大,依舊有些人並未經歷宋雲大開殺戒那一幕,在遠遠的看到韓紫韻抱著宋雲之時,一些人頓時認出了二人就是那飛雪公子要尋找之人。

韓紫韻微微抬頭看了周圍漸漸靠近的人們,她知曉這些人的打算。

抿了抿嘴,雙目輕眨將淚滴蒸發,韓紫韻咬牙悍然而動,周身噌的一聲燃燒起熾烈的火焰,這火焰如血一般赤紅,在韓紫韻的周身形成一個如同火鳥一般的模樣,而韓紫韻抱著宋雲飛速的朝著外面衝去。

韓紫韻的速度很快,鳳凰雖然不是天下急速,但是此術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即便身後有人追蹤,片刻之間韓紫韻也帶著宋雲闖入了一片深山之中。

這裡雖說是一座城,只不過韓紫韻卻感覺,這裡更加如同是一個世界。

一個直到目前也沒有發現邊際的世界!


神識探入宋雲的儲物戒之中,韓紫韻發現其上還存在神識烙印,心底微微安定一絲,這證明宋雲依舊存活。

那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為何從天降臨要攝取宋雲的靈魂。

韓紫韻在此時才發現,似乎宋雲還有太多的秘密自己不知道,只不過……似乎二人才剛剛安定沒多久,一切都還沒有來得及去了解,宋雲還沒有來得及去告訴自己。

但是這並不影響宋雲在韓紫韻心裡的感覺,從當年指腹為婚到如今,無法形容經歷的怎麼樣的歲月,八百年前的自己涅槃重生在此地,原本她打算再也不會為男子動情,因為當年的他曾經告訴自己,即便與天下為敵也會來尋到自己,她以為……這一世再也不會有那個人的身影,他們距離八百年。

這是跨越時空的距離,茫茫人海!

誰料,冥冥之中似乎有著一道無法形容的繩索,再度將他們聯繫在了一起,這一次……韓紫韻內心的那一抹隱藏的情緒轟然爆發,他們要攜手天涯。

如今才剛剛開始,安寧為何如此難以得來?

女人,總是感性的,韓紫韻更是如此,雖說他知曉宋雲將來可以從那時空大帝手中將眾人救出,但是那是以後。

她希望能夠和宋雲安靜的生活,逍遙遊遍天地間,成為神仙眷侶,修行只是能夠永恆存在以及永遠在一起的助力,只是……

如今……若是他的靈魂一直沒有歸來,還如何還有以後?

韓紫韻收斂了周身的氣息,口中噴出鮮血,依舊帶著宋雲急速遁入深山之中。

她的修為是金丹中期,若是正常時候即便是遇到數名金丹巔峰之境她也不懼,但先是施展火罩保護宋雲,耗費無盡的生機與壽命,若非宋雲那一刻木之力金丹一直在她的體內綿延不絕的吸收木之力治癒體內的臟腑,恐怕她的生機已然就要泯滅,隨後更是抵抗宋雲那狂猛的金丹暴亂之力!


此刻,傷上加傷,韓紫韻的面容在掠出千里之後已然成為中年。

頭髮依舊花白, 美男,請到碗裏來

終於,在感受到周圍已經沒有修士出沒之後,韓紫韻帶著宋雲停了下來。

只不過,就在韓紫韻停下來之時,她不知道,在那千里之外,飛雪公子手中正拿著一面鏡子,這鏡子之中畫面閃爍,忽然之間一頓,頓時顯露出了她所在之地。

「我看你往哪裡跑!」飛雪公子手中一晃,浮現陰厲之色,將那鏡子收起,隨後帶著身後眾人朝著一個方向飛掠而出。

韓紫韻看著一動不動的宋雲,內心隱有焦急。

神荒宮初試為何還未結束,這對於目前的宋雲來說,此地是遍地危機! 一天之後,韓紫韻忽然發現,宋雲肉身的氣息越來越萎靡,甚至隱隱有要枯竭的癥狀。

這是靈魂即將死亡,一切都將泯滅的徵兆,韓紫韻看到這一幕,咬了咬牙,滿目淚痕,如今的她已然成為了一個老嫗,她的面容蒼老,布滿皺紋,雙手乾枯如同爪子,但是此刻卻依舊緊緊的抱著宋雲。

二人在這山巒之中,韓紫韻抱著宋雲蜷縮著。

「你若離去……我便隨你!」在這寂靜的山巒之中,韓紫韻呢喃著。

蜜寵辣妻:老公輕一點 ,韓紫韻的身軀猛然一震,豁然之間抬起頭,她就要起身的瞬間。

嘎啦!

生機泯滅消耗太多,在此刻一個起身,韓紫韻發現自己的腳竟然在瞬間骨折,撕心裂肺的疼痛讓得韓紫韻皺了皺眉,滄桑的面容卻依舊緩緩扭頭,看向遠處的山頭之上,已經略微模糊的視線看到那裡有著一道道人影正翻山越嶺而來。

召喚萬歲

他們依舊沒有打算放過自己二人,一顆聖品靈石的價值,韓紫韻同樣明白,為了資源,修行就是與天地相爭,踏在他人的屍體之上一步步前行,而今……韓紫韻明白,自己二人即將成為其他人修行路上的踏腳石。

但是韓紫韻不想放棄!

只不過,如今……她體內的修為之力已經消耗殆盡,身軀更是脆弱不堪,如何還能夠逃!

端詳著懷中的男人,韓紫韻忽然腦海之中一道光芒閃過。

「你說……若是換做我,也會如此!」韓紫韻沙啞的聲音透出凄然,「宋雲,你一定要活下去,你註定要在這天驕之中崛起,成為最璀璨的那顆星,如此……才不負我!」韓紫韻的神色在此刻出奇的平靜,她艱難的盤膝而坐,閉上了雙目,雙唇微動,似在念著什麼。

天地之間出奇的寂靜,就在此時,周圍的風雲開始朝著四周驅散,遠處的人影已然綽綽。

祭壇之上,那中央的那道人影凌空而起,在他的周身已然看不到宋雲等人,唯有一個散發著光芒的圈圈,而那圓圈正是五道靈魂高速旋轉形成,在這旋轉之中,一點點的晶瑩光芒散落出來,這晶瑩的光芒在散落出來之後,頓時被中央那道人影吸引而去。

在那些晶瑩之中,有著一點點的金光最為璀璨,那金光甚至有些刺目。

宋雲能夠感到自己的靈魂越來越脆弱,但是他無法控制一切,甚至……漸漸地他有著一種找到了歸屬的感覺。

這種感覺無法言明,在宋雲的心頭好似已然認同,那就是自己的歸屬,如同原本殘缺的自己,達到了一種完滿的狀態,心境祥和、無牽無掛!

天空忽然出現了一抹赤紅,猶若紅霞漸漸浮現在天空之中,這紅霞在出現之後,整片天空都被染紅。

「那是什麼?」

山巒之中,這一異象不少人頓時凝目,眸子瞪大。

現在是什麼時候,已然黑夜,怎麼可能會出現晚霞。

「是那女人在施法,我們快點,不能讓她們逃了!」這異象頓時讓得諸多追擊之人以為是韓紫韻正在施法想要逃離。

而此刻的韓紫韻,的確正在施法,她盤膝而坐,天空的赤紅如晚霞的雲彩在此刻漸漸凝聚,黑夜的天空之下竟然浮現一顆赤紅色的圓球,如同太陽,那太陽正在韓紫韻的頭頂。

在這赤色圓球凝聚成的瞬間,一道道紅光從天空之中投射而下,那些紅光如夢似幻,玄妙無比,光芒在籠罩韓紫韻的同時,她的周身漸漸竟然浮現虛幻,甚至有些晶瑩剔透之感,她的面容更是忽然之間變得年輕,忽然卻又依舊蒼老。

赤紅色的太陽,在此刻竟然噌的一聲燃起了火焰,化作了一個火球。

這火球漸漸燃燒,在燃燒之時好似有著無盡的光芒正在不斷的從其中湧出,朝著下方的韓紫韻身體之中涌去。

而就在那些紅光湧入韓紫韻的體內之時,她的身軀周身同樣也升騰起了無形的火焰,這火焰在燃燒的瞬間,韓紫韻的身軀就浮現了虛幻之感,她的面容出現了扭曲,她的周身好似不存在於這空間之中。

看著倒在自己面前的宋雲,韓紫韻的眸子此時堅定無比。

「宋雲,你說過……若是我,也會如此!」韓紫韻輕聲呢喃,「你一定要活下去,我相信有一天……你能夠站在巔峰之時,傳聞……修行到了至高境界能夠逆轉時空,將那個時代的人復活,宋雲,我等你那一天!」

噌!

韓紫韻周身的火焰更加熾烈,在那燃燒之中,她的身軀竟然如同融化一般,漸漸消失,首先消失的,赫然是她的雙腿。

在韓紫韻說出這幾句話之時,她的雙腿已然消失。

她如同感覺不到痛苦一般,但是那種將自己身軀活生生燃燒的痛苦,何須多言!

韓紫韻凄然的看著,但是卻又透出微笑,那微笑是一種不舍的成全,成全宋雲,以自己的生命,將宋雲離去的靈魂帶回。

這是韓紫韻天荒心法之中的涅槃之術,原本若是韓紫韻自己,涅槃就等於新生,而如今……她將這個力量降臨在了宋雲的身上,要將他的真靈凝聚回來。

遠處的人影已然能夠看清臉龐,他們的面容浮現的猖狂笑意,還有那種即將得到的激動,都讓得韓紫韻緩緩的閉上雙目。

在她閉上雙目的瞬間,她的身軀噌的一聲終於完全燃燒,一道通天貫地的紅色光柱矗立在這天地間,下一刻……那紅光驟然之間籠罩在宋雲的身上。

他的身軀緩緩漂浮而起,那些紅光細看之下就會發現,那盡皆都是燃燒的無形火焰。

火焰如同找到了宣洩口一般,瘋狂朝著宋雲的身軀凝聚而去。

下一刻,宋雲的身軀消失了,在他身軀原本所在之處,唯有一顆散發出熾熱之力的火紅太陽。

一行人終於來到了此地,只不過在感受到那顆灼熱的火球之時,一個個盡皆色變。

「那小子怎麼可能在這火球之中!」

「那女人似乎為了救他而犧牲了自己!」

「嘿,可惜了一個絕色美人!」飛雪公子看著眼前一幕,眸子閃了閃浮現陰狠之色道:「所有人攻擊此火球,將那小子給我轟殺成渣!」想到那小子讓自己顏面盡失的結果,飛雪公子覺得唯有讓他消失在這天地之間才算解恨!

剎那之間,一道道神通術法升騰而起,五光十色讓得這片山林一瞬間如同白晝。

忽然,那火球在這一瞬間一道紅光從其中爆射而出,衝天而起,那一道光柱如同沒入虛無一般,刺目無比。

而也就在此時,在那宋雲靈魂所在的祭壇之處,近乎是血色的天空在此刻忽然一道紅光衝天而降。

這道紅光直接籠罩整個祭壇,在籠罩祭壇的瞬間,那祭壇之中的男子卻絲毫沒有感覺,依舊閉著雙目,但是他卻沒有看到,一點點金色的光芒不斷的從整個祭壇以及他的身體之中流轉出來。

紅光來得快去得也快,那些從整個祭壇之中浮現的金色光點被漸漸凝聚成為了一個人形的虛影,下一刻,那紅光帶著那虛幻的人影瞬間消失在了此刻。

在那宋雲身軀所在的山巒之中,無數道神通術法轟擊在包裹宋雲的火球之上,爆發出滔天的轟鳴。

金丹之修的出手,讓得周圍的山巒崩塌,樹木崩潰,瞬息間這裡竟然成為了一個深深的山谷,而在那山谷的上空則是有著一個高高懸挂的曜日,此刻,那衝天的光柱竟然緩緩的從天空之上收回。

它收回得很緩慢,能夠清晰的看到其中有著一道人影。

「那是……」

修士的目力何其驚人,在看到的瞬間就頓時凝目,眸子飛速閃爍之間就明白了許多。

他們追擊宋雲之時為何見到韓紫韻抱著宋雲逃跑,顯然是不知為何宋雲出現了異樣,那時候他們就覺得宋雲的氣息透出詭異,此刻看到這人影顯然與宋雲一模一樣,頓時瞪眼。

「該死,不能讓那小子的靈魂回歸,否則大家都吃不了兜著走!」飛雪公子雖然自負,但是卻也知曉若是讓得宋雲的靈魂回歸,那麼他們此地所與人都不會是宋雲的隨後,一時間大呼之下,周圍所有人一個個更加賣力的爆發。

轟鳴驚天動地。

他們不知道,宋雲的自然分身已然崩潰,本尊的神力已然暴亂。

只不過,這曜日終究是韓紫韻以生命之力凝聚而出的涅槃之術,這是傳承自上古的心法,若是這麼容易就被破解,那麼也就不會是逆天之術了。

紅光與曜日依舊,那轟鳴盡皆落在了山谷之中,亂世紛飛,漸漸地不少人看到這一幕盡皆瞪大了雙眼,甚至在外圍已經有些人開始緩緩後退。

宋雲大開殺戒之時有些人在場,那種畫面,那種威勢,近乎是吹口氣就能夠將他們滅殺。

終於一切忽然一靜,那紅光回歸了赤紅色的曜日之中,而一瞬間所有人也知道,繼續攻擊也無濟於事,不由停了下來。

同樣的,在那宋雲靈魂被召喚過去的祭壇之上,那不斷旋轉的光圈也消失了。

此時,赤紅色的曜日緩緩消散,顯露出了其中一道凌空而立的身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