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靈,沒想到你竟然能借到超級傳送陣,我還真是失算了。」劉洋沒有絲毫畏懼,他有些疑惑的是,三大帝國和七大教,到底是誰允許巫靈使用了傳送陣?

「哈哈,劉洋你想套我的話?也不是不能告訴你,我也有問題想要問你!」這巫靈竟然沒有直接對劉洋出手,他似乎想要和劉洋做個交易,可以告訴劉洋誰讓他使用的傳送陣。

劉洋琢磨了一下,點頭答應了。

「你說吧,我很好奇,強大如你,有什麼不知道的需要向我請教?」說話間,劉洋同時死死盯著巫靈的動靜,畢竟是個邪-惡的亡靈法師,突然向劉洋出手這種事,他絕對做得出來。

「我能感應到你身上有我的亡靈魔法詛咒,但是你卻沒有修鍊亡靈魔法,想來想去也只有一種可能,就是你把真正中了我詛咒之人,藏到了你的空間戒指中。」巫靈直接點出了阿斯提爾的問題,他顯然是感應到阿斯提爾身上的詛咒,才能直接追過來的。

「把那個人交出來,我可以回答你剛才的問題,當然如果你不交出來也可以,我殺了你一樣能得到。」巫靈今天,看來是勢在必得!

可是劉洋怎麼可能把阿斯提爾交出去呢?

「真是笑話,你讓我交出來我就交出來,你把我劉洋當什麼了?她是我的人,就是天王老子也別想動她一根汗毛,你又算什麼東西?」劉洋絲毫不客氣,反正今天一戰在所難免,他也不必再忍下去了。

巫靈聽得一愣,似乎沒想到劉洋會這麼回答他,劉洋這完全是沒把巫靈放在眼裡。

一個僅僅聖級的小子,竟然敢頂撞一個準神級巔峰的亡靈法師!這要是讓別人看到了,肯定都會為劉洋默哀的,他的結局多半會被亡靈法師碎屍萬段。

「小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我巫靈和你做交易是看得起你,你既然如此不識抬舉,那就可以去死了!」

一個骷髏法杖憑空出現在巫靈右手中,這是他的主戰武器,是與劉洋的生命之劍同一等級的法寶!

與此同時,劉洋能明顯感覺附近死亡氣息大增,整個原始森林都被一片死氣覆蓋,原本一片生機之地,現在已經聽不到任何鳥獸的聲音,那些小傢伙早就被巫靈給嚇跑了。

不過劉洋渾然不懼,這點威勢還嚇不到他。

「巫靈,我敢在這裡等著你,你就這麼有把握能殺死我?」劉洋冷笑道,如果巫靈招出一堆准神級地獄亡靈,那劉洋麻煩會不小,可這巫靈完全沒把他當回事,他都沒想要召喚亡靈生命。

「狂妄的小子,我吐口吐沫都能淹死你,今天我就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底牌,竟敢如此狂妄!」巫靈升到空中,居高臨下!

他手中的骷髏法杖散發著極為邪-惡的能量,一束黑色光線從法杖上發出,直接攻擊向劉洋。

這束光線與死亡規則中的死亡光線非常像,不過威力卻強了許多,劉洋感覺他如果中招,就算有奇物戰甲在身,也一樣會受傷。

「真厲害,隨手一擊而已,力量上就達到了准神級巔峰,這道光線連空間都能破碎。」劉洋想要穿梭空間來躲避都做不到,這道黑色光線強大到可以將他從空間中轟出來,不過他還是有自己的辦法。

「空間領域!」以劉洋為中心,方圓數里之地的空間都被劉洋完全掌控,化為了他的領域!

這是劉洋第一次使用領域之力,凡是達到聖級,擁有了聖力的存在,都可以借聖力形成自己的領域。

沒有成為規則掌控者的聖級強者,領域都並不強,而每一個規則掌控者的領域都絕對強大,現在劉洋的領域就是空間掌控領域。

在他的領域中,一切空間規則都將由來到決定,他領域中的空間規則甚至可與外界不同,本來脆弱的空間也可以變得堅不可摧。

巫靈的黑色光線足以破碎外界空間,但在劉洋的領域中就無法做到,只能看著劉洋瞬移躲避過去。

看到這一幕,巫靈並沒有太多驚訝,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小子,念你也懂空間規則,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交出那個人,我不會再找你麻煩,否則……」巫靈說到這裡,骷髏法杖再次閃現一道光芒,不過這次他並沒有攻擊劉洋。

可劉洋卻是臉色大變,他感覺他的領域瞬間破碎,被一股極強的力量徹底摧毀了。

「他也是空間規則掌控者,而且境界比我高得多,可以輕鬆破了我的空間領域。」劉洋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不過讓他交出阿斯提爾是不可能的,這巫靈無疑是想吞噬掉阿斯提爾,以增強自己的修為。

這就是亡靈法師的邪-惡之處,吞噬另一個亡靈法師,可以極快提升自己,巫靈能有今天的修為,他都不知道吞噬了多少被他設下圈套的亡靈法師了。

「巫靈,你要戰那便戰,少在那婆婆媽媽啰哩啰嗦,可能別人怕你,我劉洋就不怕!」劉洋這時不再保留,立即激活了阿斯提爾的陣法。

他的氣息在瞬間大幅上漲,這陣法效果非常明顯,劉洋本來遠遠不及巫靈,一下就提升到了媲美准神級巔峰的程度。

… 准神級巔峰仍然不是巫靈的對手,劉洋這時手中又出現了一樣東西。

一枚紅得發紫的丹藥,這是一枚極品半神級丹藥,是可以臨時提升自身實力的。

「劉洋,你要用這個?這種丹藥副作用很大的。」阿斯提爾見狀也嚇了一跳,不過這也證明了劉洋的決心。

「阿斯提爾,這次出手不能失手,這個怪物必須被封印,不然我會有很多麻煩,我的很多秘密也都會曝光。」劉洋沒有猶豫,直接一口吞下丹藥。

他的氣息再次大增,這次的加成度不亞於阿斯提爾的神陣,對劉洋的提升非常明顯。

僅僅眨眼的功夫,一個聖級強者的力量,就超越了巔峰准神,幾乎能媲美巫靈,這一幕讓巫靈都看得目瞪口呆。

「這怎麼可能?你竟然能有如此強的能量,難道你吃了什麼禁忌丹藥?」巫靈有些不敢相信,就算是傳說中提升最大的丹藥,也不至於把一個聖級強者提升到能與他抗衡的地步,可現在劉洋的氣息確實和他已經差不多了。

「我吃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今天會讓你知道,我最強的狀態到底有多強。」劉洋沒有任何保留,直接祭出了虛天印。

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是最強組合!配合丹藥和陣法,劉洋自身已經接近巫靈,再加上虛天印,巫靈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好傢夥,這是真正的神器!這件神器一定是我巫靈的!」巫靈不但沒有害怕,反而大喜起來。

他與七大教主的差距,就是一件神器。有了一件神器,巫靈甚至不懼三大帝國皇帝,他將真正逍遙世間不再怕任何人。

「做你的千秋大夢去吧,我的神器也是你能拿的?」劉洋將強大的聖力加持在虛天印上,現在他的聖力之強已經超越了准神級巔峰,虛天印神光大放,整片空間的死氣瞬間被完全驅散。

此時的劉洋凌空而立,虛天印則是在他的上方,已經化為了一座小山般大的巨印。

「巫靈,你想要神器?有本事你就收了,接好!」劉洋的聖力全力控制虛天印,直接向巫靈砸了下去。

攻擊方式很簡單,但虛天印攜帶的能量是毀滅性的,任何半神之下的存在都無法承受,巫靈自然也遠遠不夠。

虛天印實在太強了,方圓數里的空間直接被壓塌,巫靈雖然是空間規則掌控者,但卻無法借用空間規則之力逃走,即使他施展出空間領域也是一樣。

領域之力再強,也遠遠不及虛天印,在巫靈的領域剛剛成形的瞬間,就被虛天印徹底粉碎,巫靈面臨的將是正面硬接下虛天印。

劉洋能從巫靈眼中看到驚訝之色,顯然虛天印對他的威脅確實很大,不過作為一個強大的亡靈法師,他也不是無法抗衡。

「亡靈軍團!」巫靈突然大吼一聲,整片原始森林再次陷入一片死氣中,無數強弱不一的不死亡靈從天而降,匯聚到他的身邊。

這正是亡靈法師的招牌技能之一,召喚地獄亡靈。這些亡靈並不全是弱者,劉洋大概掃視了一眼,至少發現了十頭准神級亡靈,其中甚至還有準神級巔峰的亡靈。

這些亡靈全部聚集在一起,顯然是要與巫靈聯手抵抗虛天印。

「這麼多!我的虛天印雖然還是能佔據上風,不過無法直接封印他,我又堅持不了多久……」劉洋雖然早料到不會這麼簡單,可這時仍然很不爽。

他是用阿斯提爾的陣法和半神級丹藥臨時提升的實力,如果不速戰速決,他就完蛋了。

巨大的虛天印向巫靈鎮壓下去,與龐大的亡靈軍團正面接觸。僅僅一剎那,無數弱小的亡靈粉身碎骨,化為了飛灰。

不過虛天印的力量也減弱了一分,這讓巫靈得到了暫時的喘息。

「劉洋,真正的神器你是維持不了多久的,等你力竭之後,你就等著受死吧。」巫靈此時很不好受,可他認定自己將會取勝,全力率亡靈軍團抗衡虛天印。

「該死的,要是我能發揮出虛天印全部力量,就算整個亡靈軍團都抗不住,真是可惜了。」劉洋知道,他想直接鎮壓巫靈已經不可能,不過他依然笑容滿面。

他可是早有準備的,早早就在這等著巫靈了,一切也早就算計好了。

「阿斯提爾,就是這個時候,他暫時會被虛天印壓制,趕緊動手!」劉洋立即提醒阿斯提爾,他只有這一次機會,劉洋全力催動虛天印,幾乎已經耗盡了他全部力量。


阿斯提爾早早就準備好了,就等劉洋這一聲命令。

足足二十個准神級魔核憑空出現,懸浮在空中。接著,劉洋期待的美麗身影終於出現,阿斯提爾從天而降,彷彿天使一般。

阿斯提爾一出現,嘴裡就在念著一段神秘咒語,劉洋知道那是激活魔核能量的秘術。

她立於二十個准神級魔核中心,手中拿著一截殘破的小旗,這二十個魔核釋放出的巨大能量完全被她掌控,被她一一分入指定之地。

僅僅片刻功夫,她的陣法就完成了,二十個准神級魔核成了二十個普通石頭,能量已經被完全耗盡,全部被阿斯提爾封印入自己布下的大陣中。

「劉洋,為了以防萬一,這次的陣法我會布置大一點,所以用了二十個准神級魔核,估計能困住他一炷香時間,你要趁這點時間將他封印。」阿斯提爾完成了自己的任務后就消失了,以她的實力布置神級陣法消耗太大,她需要好好修養恢復精力。

「阿斯提爾多謝了,半炷香時間都不用,他被困在幻陣中,我就可以隨便封印他了。」劉洋非常高興,幻陣中的巫靈將看不到他,只能被動挨打,如果這樣劉洋還拿不下他,那劉洋可以去撞牆了。

可是巫靈似乎對這一切一無所知,他依然在全力抗衡劉洋的虛天印。

「哈哈……我已經能和這大印的力量持平了,我倒要看看劉洋你能堅持多久!」

… 巫靈大笑了起來,在他看來劉洋肯定堅持不了多久,沒有哪個聖級強者能長時間維持神器,想要動用神器一般都是准神才行.

就在這時,巫靈突然一身輕鬆,他的壓力瞬間沒有了,劉洋竟然把虛天印收了回去。

「蠢貨,我看你待會怎麼死的都不會知道,今天我就要讓你嘗嘗被封印的滋味!」劉洋手中又多了幾枚丹藥,這些丹藥都是准神級的,只是單純的恢復聖力的丹花。

他直接一口吞下,本來幾乎枯竭了的聖力,急速恢復起來。

「我現在有的是時間恢復,等我恢復了之後,再慢慢收拾你!」劉洋暫時沒有理會幻陣中的巫靈,他要全力煉化丹藥能量恢復自己的實力。

巫靈這時想要攻擊劉洋,不過他剛一動,場景立即大變。他發現自己已經不在那片原始森林了,劉洋也不知所蹤,他現在竟然在一片火山熔岩之地。

「這是怎麼回事?劉洋人呢?該死的!」巫靈的骷髏法杖一揮,想要毀了這個地方,不過他剛一動手場景再次轉變。

這一次,他看到了數個極為強大的存在,正持劍盯著他。這些人個個都不比巫靈弱,巫靈一時間就驚得呆住了。

「可惡,這是不可能的!難道說,我又被一個幻陣困住了?」巫靈曾經被阿斯提爾困住過一次,雖然很快就逃了出來,但說起來還是很丟人,沒想到現在又被困住了。

「沒錯,看來你還不是很笨!不過你就是知道了又如何?這個大陣已經得到加強,你沒有一炷香的時間,別想出來!」劉洋此時已經恢復了大半力量,他手中的虛天印威力又大大提升,現在以虛天印鎮壓巫靈,正是最好時機!

「劉洋,你有本事出來和我一戰,偷偷摸摸算什麼好漢!」巫靈並不知道劉洋所在,他只能想辦法激劉洋出來,可是他面前虛幻的強者已經對他出手了,他不得不想辦法躲避。

雖然阿斯提爾的神陣幻化出的強者並不存在,但若巫靈被他們擊傷,那他就會真的受傷,同樣巫靈也可能真的被幻影殺死。

所以巫靈再不願意,也不得不與神陣幻化出的強者戰鬥。

最美的時光,遇見你

「別傻了,什麼叫偷偷摸摸?你一個準神巔峰亡靈法師,竟然想讓一個剛達到聖級的人和你正面一戰,你還有臉嗎?」劉洋冷笑道,他當然不會被激怒,他只是靜靜看著巫靈在與幻陣幻影戰鬥,他要抓取最佳出手時機。

沒過多久,巫靈就成了光桿司令, 敬禮!我家夫婿是上校

足足十個強大的幻影同時對巫靈攻擊,巫靈一時間也是措手不及,吃了不小的虧,他知道不能繼續打下去,他要破掉這個幻陣。

對於不懂陣法的人來說,破陣只有一種方法,就是以絕對的力量強行衝擊大陣,強行破掉陣法。

阿斯提爾的陣法雖然並不太強,但到底是神級陣法,巫靈再怎麼也不可能立即破陣。

這就是劉洋的機會,他完全可以在巫靈破陣時,給予他致命一擊。

「破!破!破!」巫靈瘋狂攻擊大陣本身,整座幻陣不斷顫抖,不過並沒有立即散架。

劉洋這時已經將虛天印罩在了大陣之上,他隨時都可以鎮壓下去,不過他卻想再等一會比較保險。

巫靈衝擊神級幻陣,是需要消耗大量力量的,等他的力量到足夠多時,劉洋把握才會更大一點。

「這傢伙倒是挺厲害,我就是有現在的優勢,也只能封印而殺不死他,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到這個境界。」劉洋對自己的實力越來越渴望了,他越強大,看到的世界也越大,接觸的強者也就越多,他自己也顯得越渺小。

待巫靈下一次衝擊大陣時,虛天印終於降臨了。劉洋集中自己全部聖力,控制虛天印鎮壓下去。

虛天印中的封印之力被劉洋激活,一道神秘的力量侵入巫靈所在幻陣之中。

巫靈對外界一切都看不到,他仍然在衝擊大陣,並不知道自己大難臨頭了。等他發現虛天印時,他再做任何防禦手段都已經來不及了,虛天印都快貼著他的臉了,他才剛剛發現。

「這不可能……」巫靈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聲,隨後整個世界都徹底安靜了。

原始森林中的死氣漸漸消散,整個原始森林的變化最明顯之處,便是在一大片森林中央,多出了一個巨大的金印。

那正是劉洋的虛天印,劉洋此時不知道有多高興,他終於成功了。

「太好了,以虛天印的封印之力來看,他至少會被封印百年,真是我的修為太低了,不然應該可以封印千年以上的。」劉洋還無法完全使用虛天印的力量,這封印之力也只動用了一半,不過能封印百年就已經可以了,畢竟劉洋要的只是擺脫現在的危機。

他估計過不了幾年,他就有滅殺巫靈的實力了,那時再回來將巫靈徹底消滅就成了。

劉洋收了虛天印,他看到地底多了一個人形小坑,這個小坑上覆蓋著一層能量驚人的封印,他知道這就是虛天印的神級封印。

「大功告成,等我實力強大了,再回來徹底滅了你,怪只怪你自己,沒事自己來送死。」劉洋確認無誤后,轉身就要離開。

他現在要回法羅城看情況,可能會修養幾天,也可能直接乘傳送陣離開。

「那丹藥反噬也太強了,我的力量已經流逝了好多。」劉洋感到非常驚訝,他現在的戰力,估計還不及普通准神級別,他現在只能相當於一個聖級巔峰強者。

「不過沒事,就算只有這點實力,那三個傢伙也應該不會對我怎麼樣了。」法羅城三大准神,是立下了本命誓言的,至少劉洋離開法羅城前,他們不會為難劉洋。

第五百四十四章入城劉洋快速向法羅城方向趕回去,即使力量大幅度下降,劉洋仍然是聖級空間規則掌控者,他的速度同樣很快。

法羅城三大准神一直在城門口沒有回去,他們一直在全程關注巫靈的動靜。

劉洋與巫靈交手時,虛天印祭出的一瞬間,三大強者當時都被驚呆了。

不過他們並不認為那是劉洋的力量,他們猜測可能是另有高人出手,可這個高人實力也太強了,三人也有些半信半疑。

最後巫靈的氣息消失,三大准神才徹底放心了,他們本來指望劉洋能引開巫靈,根本沒想到巫靈會被消滅掉。

「那個怪物的氣息沒有了,真的被殺死了?要是什麼樣的存在,才能殺死那麼強的怪物?」一個準神還是有些不敢相信,他們活了這麼多年,還從沒見過超越他們的強者,今天出現一個已經讓他們大開眼界了,又來一個?

「也可能是被人封印了,不管怎麼說,肯定還有一個比那怪物更強的存在,不知道那人會不會降臨法羅城。」三大准神都希望,滅掉巫靈的人能造訪法羅城,最好是能指點他們一下。

他們三人達到准神境界后,再也沒能前進一步,而且他們看不到任何能突破的希望,沒有人指點的話,這輩子估計也就這樣了。

就在這時,三大准神同時感應到了劉洋的存在。

現在他們對劉洋的態度可不比之前,他們雖然不知道是劉洋封印了巫靈,但他們會猜測那位「高人」和劉洋有關。

對劉洋的態度,三大准神都需要重新考慮,他們非常渴望得到劉洋背後高人的指點。

「我等去迎接,此子背後有人不說,如此年輕就能成為聖級強者,修鍊天賦太可怕了。」三大准神不再介意劉洋戰士的身份,境界越高戰士與魔法師區別就越小,最後都是要依靠規則之力。

劉洋終於回到了法羅城前,三大准神第一時間來到他面前。

「劉洋小兄弟,恭喜!」三大准神現在看劉洋的表情,與初次見面截然不同,個個看上去都非常友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