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兄猜得沒錯,我的確是祝經山的弟子。」黎桐任命的配合演著。「我叫黎桐。」

「原來是黎師妹!」裴俊譽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難怪黎師妹身手不凡,原來你真是祝經山的弟子啊!對了,不知道黎師妹進山多少年了,怎麼以前都沒在門中見過黎師妹呢?」

黎桐已經開始有些不耐煩了。

她忍著脾氣把燕方在紫星大殿說過的話又給說了一遍,全是按照段升方交待的說的。

黎桐相信,這點消息,裴俊譽肯定早就打聽出來了。可是現在,他竟然還非得讓自己親口再說一遍,這不是沒事兒找事兒嗎?!

裴俊譽聽得連連點頭,可是眼神中卻沒有幾份認真,顯然他心中並不相信黎桐的這番說辭。

只是黎桐都已經這麼說了,裴俊譽心裡就是再怎麼不相信,也不可能當著黎桐的面,就提出質疑。

不然的話,他想要潛移默化的和黎桐拉近關係的事情,只怕就沒辦法順利的進行下去了。

「這麼說來,黎師妹這些年一直都在閉關修鍊?」裴俊譽可惜的看著黎桐,「祝經山的師叔們也實在是太過分了,黎師妹你年紀還這麼小,怎麼能把你一直關起來修鍊呢?對了,黎師妹你以前沒怎麼來過主峰把?不如我帶你去好好轉轉,景色可漂亮了!尤其是主峰後山有一道懸崖,那裡是紫星宮中離天空最近的地方,每天都能看到各種雲彩,甚至還有不少長輩們在那裡收集雲朵呢!」

雲朵!


黎桐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能被紫星宮的玄武境弟子收集起來的雲朵,肯定是能夠煉製飛行法器的雲朵啊!

黎桐早就想收集一些雲朵,自己煉製出一件浮雲類的飛行法器了!飛行法器的種類不少,可是浮雲法器的優點卻十分明顯。它不但在飛行時比較穩定,而且質地比較柔軟,甚至還可以充當一種玩具,更適合女修士使用。

只是黎桐雖然有這樣的想法,可是能夠被拿來煉製成法器的雲朵卻不多,是有著非常嚴苛的要求的。也只有像紫星宮這樣的大門大派當中,因為靈力充沛,還有一些別的天然以及人為的緣故,才有可能蘊養出這種擁有特殊功能的雲朵!

最近黎桐的心神一直都在進階玄武境的事情上面,一時倒是忘了這飛行法器的事情。

卻沒想到,這個主動湊上來的裴俊譽,倒是給了她一個意外的驚喜!

看到黎桐的臉色變化,裴俊譽就知道自己這次說話是說對了。

他心裡一陣得意。

果然,漂亮的雲朵對女修士來說,就是她們抵擋不了的東西!只要黎桐真的為這雲朵動了心,自己就能想辦法再次和她拉近關係,到時候總能達成自己的目的的!

「裴師兄,我們也能採集那些雲朵嗎?」黎桐兩眼發亮的問道。

裴俊譽第三次被黎桐的話給噎住了。

紫星宮後山雖然有產生雲朵的地方,可是那些雲朵中真正能夠被修士利用的卻並不多,而且收集難度也很大。所以想要收集這些雲朵,對修士有著非常嚴苛的要求。

除了修士境界方面的要求之外,只有門中貢獻積分足夠的弟子,才能夠有資格去採集雲朵。

別說像黎桐這樣頭一次在門中露面沒有絲毫門派貢獻積分的弟子了,就是裴俊譽這樣的主峰弟子,現在也沒資格去收集那些雲朵!

能在後山看看雲朵的樣子,就已經是主峰弟子難得的特殊待遇了!(未完待續。。)

… 黎桐的問題,裴俊譽顯然只能給她一個否定的答案。

可是看著黎桐破天荒的頭一次在他面前露出那麼期待的眼神,裴俊譽心裡陡然湧起了一個想法。

他要真是跟黎桐說實話的話,只怕他看似和黎桐剛剛拉近的關係,立馬就要變得比之前還不如了。

「當、當然了!」裴俊譽在短暫的猶豫之後,立馬堅定的道,「只要黎師妹你喜歡,我一定幫你想辦法收集一些雲朵!」

大不了找一些師兄們湊點貢獻積分,總能給黎桐安排一個位置的!至於到時候能不能真的成功收集到雲朵,那自然就得看黎桐自己的本事了!

到時候真要弄不到雲朵,那也就怪不到自己腦袋上了。

黎桐其實已經看出裴俊譽眼中的為難,不過既然裴俊譽願意把這事兒給擔下來,她自然也不會笨得去拒絕。

「真的嗎?!」黎桐驚喜的道,「那這事兒可就這麼定了,多謝裴師兄了!」

裴俊譽頓時就有了一種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的感覺。

敢情這事兒還賴自己頭上了!

他要是辦不成的話,豈不是還沒臉在黎桐面前露面了?!


這分明就是他們第一次見面,他怎麼就給黎桐擔下了這麼大個任務了?!

可事已至此,裴俊譽即便此刻終於反應了過來,也已經沒辦法再反悔了。

看在裴俊譽答應了這麼大一件事情的份兒上,黎桐的態度也緩和了不少。就這麼和裴俊譽一起站在了擂台邊上,一起看起面前的比賽來,時不時的還會討論幾句。

不遠處,主峰的幾名弟子看著這邊的情形,低聲的交談了起來。

「那個叫黎桐的小丫頭之前還被傳得沸沸揚揚的,弄得我還以為真是個多了不起的人呢,沒想到也就還是一般嘛!」主峰弟子季暉低聲笑道,「裴師弟出馬就是不一般,我還沒見過門中的哪位師妹,能夠擋得住裴師弟的風采呢!」

「嘖嘖。這次裴師弟只怕又要驕傲地搖尾巴了。」史含玉也兩眼含笑。「要不是他年紀還小啊,咱們紫星宮中,也不知道還有多少師妹要遭殃呢!」

話音剛落,周圍就響起了一陣低笑聲。顯然對史含玉的說法十分的贊同。

「我說你們可別高興得太早了。」刑康安沒有收到周圍師兄弟們的影響。面色平靜的道。「你們沒看見嗎?裴師弟現在分明就是在被那個黎桐牽著鼻子走。不然的話,等一會兒裴師弟回來了,你們去好好問問。看他是不是吃虧了!」



「真的嗎?我還真沒看出來!」

周圍的弟子又紛紛議論了起來,眼神不斷的往裴俊譽和黎桐所站的方向看去。

別說是黎桐了,就連裴俊譽都察覺到了這些灼熱的視線,在心裡翻了無數個白眼兒。

師兄師姐們這都是在幹什麼呢?這麼明目張胆的盯梢,也不怕壞了他的事!

感覺到師兄師姐們的眼神越來越灼熱,裴俊譽生怕最後真壞了什麼事兒,趕緊找了個借口和黎桐道別,鑽出了人群。

黎桐心裡大鬆了口氣。

這傢伙可算是走了。

雖然有了個收集雲朵的指望,可是和裴俊譽這麼自以為自己有多完美的人在一起待久了,黎桐還真是有些周旋不過來。

現在裴俊譽自己走了,黎桐心裡反倒是卸下了一塊大石頭。

待裴俊譽走後,清閑下來的黎桐這才發現,燕方都已經結束了今天的第五場戰鬥了!

也就是說,只要再有三場戰鬥,燕方的守擂賽,就可以正式結束了!

周圍的觀戰弟子們也都忍不住秉住了呼吸。

這一次,燕方在擂台上又等了一個多時辰,才終於迎來了自己的新對手。

「燕師弟,我是智元山的二弟子荊梵玫。」燕方這一次的新對手竟然還是個女弟子,「希望這場戰鬥過後,燕師弟還能夠記得我。」

咦,這話似乎有些意思。

燕方抬頭,認真的看著荊梵玫道:「荊師姐放心,我的記性一向不錯。只要是認識的人,都不會忘記的。」

記性好,本就是每個修士都擁有的本事。荊梵玫這番話,其實有些多餘了。

荊梵玫的臉色紅了紅,動了動嘴唇,卻說不出話來了。

許多人都已經看出來了,這荊梵玫呀,只怕是看上了燕方呢!

雖然荊梵玫比燕方大了那麼幾歲,不過修士間的感情,本就不怎麼在乎年紀問題的,更何況荊梵玫本來也沒比燕方大上多少。

還真別說,這麼兩個人站在一起啊,還真有幾分男才女貌的味道!

就連黎桐的眼角也泛著掩飾不下去的笑容,饒有興趣的看著台上的燕方和荊梵玫。

黎桐對荊梵玫還是有幾分好感的,有膽量當著燕方的面介紹自己,這份勇氣,可不是每一個女修士都能有的。

荊梵玫拿出了一件頂階法器,八棱閃電鉤!

竟然是一件長鉤法器!

黎桐有些訝異的看了看荊梵玫。

長鉤法器,是法器中比較少見的那一種,修鍊起來難度也比較高。黎桐見過的使鞭的女修士還有幾個,可是用長鉤的女修士,就寥寥無幾了。

荊梵玫既然是智元山的二弟子,說明她的實力肯定還是不錯的。事實上,荊梵玫本身也的確是黃武境九重弟子,境界並不低。

燕方對荊梵玫拿出的法器也有些訝異,只是很快就恢復了平靜。

在他看來,不管荊梵玫拿的法器是什麼樣子的,在這擂台上面,荊梵玫就是他的對手!

「燕師弟,得罪了。」荊梵玫將長鉤挽在手腕兒上,慎重的向燕方行了個禮。

「荊師姐,請賜教。」燕方也被帶得有禮有節了許多,只是動作間頗有幾分僵硬,顯然還是不太習慣。

周圍的低笑聲不斷。

這倆人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這哪裡還像是門中大比的擂台賽,簡直就像是相親大會似的!

荊梵玫和燕方對了一個眼神,荊梵玫突然一笑,手中長鉤一甩,立馬就將長鉤給甩直了!

也是這一甩直,眾人才發現,荊梵玫的這八棱閃電鉤,竟然比燕方手中的紫霜劍還要長了一倍要多!(未完待續。。)

… 八棱閃電鉤一甩,一股凌厲的氣勢從長鉤貫徹而出,直打燕方的腹部!

荊梵玫這一招顯然還是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話,這長鉤就該直接沖著燕方的腦袋去了!

眾人瞪大了眼睛,緊張的看著這一幕。

燕方的應對和荊梵玫的長鉤一樣,都十分的簡單。

他只是隨便的在自己當前挽了個劍花,立馬就乾脆利落的將荊梵玫的長鉤給擋住了!

很顯然,荊梵玫的這第一次出手,並沒有太認真,不過是一次試探罷了。

燕方皺了皺眉頭。

他倒是寧願荊梵玫出手能夠更狠厲一點,這樣他也能下手更痛快一些。可荊梵玫出手這麼軟乎乎的,反倒讓燕方有些不知道該如何下手了。

荊梵玫第一次出手試探被擋,她的動作立馬就停頓了下來,似乎並沒有緊接著發起第二次攻擊的打算。

大家都被她給弄得有些迷糊了。

「燕師弟,請再接我一招。」荊梵玫認真的看著燕方道。

哪怕是性情冷淡的燕方,都快要忍不住吐槽了。

他們這是在擂台賽啊,又不是在謙讓什麼無關緊要的事情,能不能像點樣子啊?!

周圍的觀戰弟子更是無語了。

就算荊梵玫真的是看上了燕方,也不至於在擂台上表現成這麼個明顯的樣子吧?!

這簡直也太跌份兒了點!

燕方頓了頓,道:「請師姐出手!」

荊梵玫手臂一晃。硬邦邦的八棱閃電鉤突然間就變得柔軟了起來,在空中一陣波動,帶著一股普通修士難以察覺到的詭異氣息,悄無聲息的朝著燕方盤旋了過去!

燕方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慎重起來!

旁人或許察覺不到荊梵玫這一招的厲害之處,可是他這個離玄武境也只有一線之隔的人,又怎麼會察覺不到?!

原來這個荊梵玫之前表現出來的那些優柔寡斷的跡象,不過是偽裝罷了!她真正的心眼兒,可一點兒也不比別人低!

雖然這一點很出乎燕方的意料,不過如此一來,倒是讓燕方對這場戰鬥更多了幾分興趣。

他手中紫霜劍一揚。隨著一聲龍吟聲衝天而起。一道凌厲劍氣直斬而出,將荊梵玫的攻擊打得再次消散於無形!

在周圍的觀戰弟子眼中看來,他們大多數人都沒有看見荊梵玫暗中所動的手腳,只覺得兩人的這一次動手和之前那一招並沒有多少區別。還是簡簡單單的沒有半點威勢。

不過像黎桐這樣的眼尖的修士。自然不會像他們這麼想。

沒想到看起來文靜溫柔的荊梵玫。竟然還有這樣的一面!

果然不愧是以女修士身份成為智元山的二弟子的人,她的真正實力,絕非她外表表現出來的那麼簡單!

荊梵玫第二次攻擊失敗。不等她換招,燕方已騰空而起,瞬間便斬出了九道引龍劍氣!

荊梵玫臉色大變,連連後退,手中八棱閃電鉤不住飛舞,幾乎在荊梵玫面前舞出了一道靈力圍牆!

她的實力,果然不凡!

不逼她一下,她還真是不願意出真本事!

荊梵玫的面前不止是多了一道靈力圍牆,甚至還不時有閃電從這面靈力圍牆上閃現出來,看起來十分的懾人。

誰要是不小心碰到了那些閃電的話,還不定會被傷成什麼樣子呢?!

哪怕是黎桐,心中也暗暗對荊梵玫多了幾分佩服。

能在黃武境期內就將閃電類功法修鍊到如此地步,這絕不是隨便什麼黃武境弟子就能夠做到的事情。更何況,荊梵玫還是一名女修士。

女修士在修鍊閃電類功法的時候,其難度,更比男修士要高上許多。

黎桐突然間有了種撮合一下荊梵玫和燕方的想法。

畢竟,這樣的女孩子,哪怕是有些心眼兒,可渾身的正氣也會更多一些。因為只有充滿了正氣的修士,才能夠真的將閃電類功法修鍊到更高的境界!


九道引龍劍氣,直直的斬在了荊梵玫倉促間布置出來的靈力牆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