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叔大能也,豈能與吾家小修這般玩笑?若是娘娘腔那廝知曉定然來尋某家晦氣也。」

「就那娘娘腔么?哎喲!其低微之修為,亦有出氣之地耶?咯咯格……骨矛,汝之神通果然太差呢!」

那不足嘆息一聲道:

「某家無懼,某家總會習得好武藝,擊敗那娘娘腔。」

「是么?五百年?一千年?一萬年?從了師叔,汝便有百年內擊殺那娘娘腔之機會!汝可願意?」

那不足只是不語。師叔劍姬無奈,唯有行出門去。臨轉身時,其忽然狠狠將不足嘴唇咬住,緊緊擁了,好半時才鬆開。那不足疼得呲牙咧嘴,觀視其嘴唇流出血絲,不足無奈何雙手捂了,嘶嘶直叫。那師叔卻然咯咯格笑了行出門去。

「天也,差一點兒將某家嘴唇咬掉!這女人當真是瘋子!」

不過數天時間,那娘娘腔行過來,謂其不足道:

「骨矛,小子!聞得汝欲謀吾性命,可有此事?」

「嗯,非是謀汝之性命!乃是欲擊敗汝,贏得某家尊嚴也。」

「哼!這一輩子休想!」

「呵呵呵,娘娘腔,某家非是欲百年內敗汝,乃是五十年內打得汝叫吾一聲師尊也!」

「甚好!本尊等著你!五十年!過了此一年頭,莫怪吾家取汝之狗命!」

「一言為定!」

那娘娘腔忽然起身,狠狠兒揪一把不足之腰腹,轉身去了。惱得不足苦笑!

第二日,不足宣布閉關,五十年後出關與娘娘腔一戰。無極門百十門人盡數聞得斯語。有修笑其傻,有修笑其呆,只是無有人看好此名喚骨矛之修也。

閉關中之不足先是以葯修之法煉丹,將其身具之藥草盡數耗盡,便是門中之魔物法料亦是使用了若干。當然此乃是其佘取,他日需加倍償還呢。而後便是服藥勤修。那不足經受諸般磨練,此時吃苦更勝往昔,日里勤修,無論晝夜,不舍寒暑也。

五十年之死關洞開,不足行出,一臉蓬頭垢面,髮髻不整,鬍鬚散亂,然其面目上卻雙目炯炯,神光凝聚且內斂。

「骨矛,納命來!」

一聲暴喝,一道劍光倏忽閃過,對了不足當頭直直下擊。(未完待續。。) 不足之出關,無極門無修不知。蓋當年其以弱小語大,令得門中上修盡數側目。

「劍姬師叔,汝之心上人兒出關也!」

一修跑去對了那劍姬笑道。

那劍姬聞言嘆一聲道:

「其悲劇乃在發於其誓言初始也!吾雖心中有卿,然此門中之誓言,連吾亦是無奈何也。」

「師叔不去觀視么?」


「不去也!怕吾不忍,壞去彼等同門之較技。」

言罷其復閉目垂修。

那不足方一出關,娘娘腔便一劍下擊,欲直接結束不足之性命。


「啊也,狗賊,何太急也?」

那不足一邊大喝一聲,一邊將身一扭,險險兒避過此一擊。然後抽出數柄骨矛,望空拋去,一邊卻口中念咒,雙手掐訣,那骨矛似如有靈,圍攏了娘娘腔激射而去。

「斬!」

那娘娘腔亦是大喝一聲,雙手揮舞其魔刃寶劍,對了那數柄骨矛斬擊而去。一矛閃了烏澤之幽光,硬生生擋住了其全力一斬。

「好!」

一眾數十修觀視得開心,不禁大聲叫好。

不足觀視其魔刃寶劍受挫,倏忽一閃貼近了娘娘腔,對了其腹部一拳擊去。然那娘娘腔卻然眼中流露一抹狡黠之目光,其只是一轉復將懷中一匕首般魔兵抽出,對了不足之脖頸抹去。

「啊也!」

那不足驚得一聲吆喝,伸出雙手。瞧得清楚,將那匕首尖銳之刀鋒一推,雖雙手血流不止,然那必殺一擊,卻擊在空處。

「好!好!」

接連幾句讚譽,那娘娘腔大是受用。

「小子,納命來吧!」

那不足此時已然心中不快,唱一聲咒言,令得骨矛團團飛舞,圍攏了其修。暗中卻然號令一眾大破滅元力自虛無處突兀一擊。便是一道亮光,那娘娘腔忽然大聲嚎叫道:

「慢慢!手下留情!奴家敗了!嗚嗚嗚……」

此一擊來突處兀,去處無蹤,便是此間有首位無事遊盪之大能。其時亦是莫名其妙。

「咦。娘娘腔怎的便認輸耶?」

「汝不見其腹上一道血跡么。乃是一柄骨矛閃過,差一點開膛破肚也!」

一修呵呵大笑,似乎瞧得清楚一般。眾聞言具嘲笑那娘娘腔徒有人魔之修為,卻然輸了賭約給陰陽合之魔修也。

「嗚嗚嗚……吾不服!嗚嗚嗚……吾之神通尚無有施展出十之二三,嗚嗚,骨矛賊子狡猾,吾上當也!嗚嗚,吾不服!」

那娘娘腔放聲大哭,便是一邊看笑話之六修亦是遭其逗得狂笑不已。

「娘娘腔,汝果然輸了吾家七弟也!哈哈哈……從此後便認了吾家七弟做師尊吧。此事便就如此也。」

「嗚嗚嗚,願賭服輸!奴家豈是那般無信之人!嗚嗚,只是奴家輸的冤!」

那娘娘腔一邊啼哭,一邊彎下腰道:

「骨矛師傅在上,弟子叩拜。」

「嘿嘿嘿!免禮!免禮!」

那不足笑盈盈道。觀得此等狀況,那娘娘腔哭得更其傷心也。眾大笑,觀得再無有熱鬧,便子緩緩兒散去也。

忽然便是一介童子行過來道:

「骨矛,吾家主人有請。」

「嗯,主人?」

「是,便是大長老也。」

「啊也,某家尚有事情未妥,可否過得數日?」

「這般以來,怕是汝家劍姬師叔親自來尋呢!」

「啊也,某家想起來也,那事兒已然好耶!某家這般便前去。」

一眾六位師兄地聞得童子之語,皆大笑了遠去。不足觀此情景,無奈何低了頭往那劍姬師叔之洞府而去了。

劍姬秘地閉關處,其微微笑了觀視不足道:


「骨矛,怎的哭喪了臉,便如遭了瘟一般?」

「哪裡?師叔瞧錯也!」

「難不成汝乃是開心耶?」

「師叔明鑒萬里!」

「哼,乖乖過來,莫要惹得姐姐生氣!」

「師叔,數十年不見,師叔越發精神也!」

那不足忽然垂首拍馬道。

「真得?呵呵呵,算汝眼力了得!」

那劍姬頓時喜滋滋道,一邊行過來,雙手緊緊兒抓了不足雙手,使了勁兒拋出媚眼兒,一邊便往不足身上靠過來。

「劍姬師妹,來城主府一趟,師兄有緊要事相商。」

便在此時,忽然突兀一聲威嚴之聲息傳來此間秘地中。那劍姬忽然緊緊兒皺了眉,鬆了不足雙手,惡狠狠道:

「晦氣!壞吾好事!」

一邊入了其秘地中一道門戶,好半時不出來。那不足觀此,便悄悄兒退出。快及門戶是時,那劍姬之聲息忽然傳出來道:

「骨矛,須得記著汝家師叔之願,乃是納汝為妾也。」

那不足悄悄退出,急急往六位師兄一邊去了。而其時那劍姬卻然行出來,眼角冷冰冰觀視那不足離去,哪裡還有半絲兒淫慾之狀。

「哼,此子非是一般人物,可惜其失憶也,否則定然可以有大用。」

不足行至那六位師兄處,彼等正酒色縱情,觀諸不足行來,大師兄道:

「骨矛,今日敗娘娘腔之最後一擊,實話說,老夫卻然未曾瞅得清楚,不知如何便就憑空里突兀一擊,險險將其開膛破肚耶?」

「呵呵呵,此可以瞞得他人,斷不能瞞的諸位師兄也。」

那不足笑道。一邊將其早醞釀好之一番說辭端出。

「某家知道短短五十年,哪裡可以戰勝娘娘腔那廝?故便將那數柄骨矛鍛煉的靈性十足。特別乃是專門鍛煉了一邊最鋒利者,使之隨了某家心意,隨意往來擊殺。此一次乃是初次運使,倒驚了諸位師兄也。」

「嗯,果然。」

那大師兄道。

「先是吾便是這般言說,奈何彼等不信!此時真相大白,爾等還有何話說?」

「大師兄當真神人也!居然料事如神若此!不過,骨矛,汝亦是十分好思緒也!可惜失憶也,否則吾等定然可以大有作為!」

那不足聞得失憶之事宜,長長嘆一口氣,低首不言,似乎心中一塊磐石,沉沉下壓,幾無喘氣處。眾觀此笑道:

「失憶便就重新做一回人!此有何難?況且吾等師兄弟日里吃香的喝辣的,勿得不快活若此,亦不算白白度過一世人也。」

「老五說的是!人生一世草生一秋,自由自在,隨心所欲,何憾之有?」

那不足嘆息一聲道:

「多謝諸位哥哥!不過吾於那摩羯山脈十分熟悉,尋一日,吾等師兄弟去尋一機緣,或者得獲魔聖之靈藥,修得聖丹,修為直上呢。」

「說的是!不怕七弟不高興,吾等先時納入為兄弟,便是存了此一番心思呢!」

那老四大笑道。

「無他,此人之常情也!否則以小弟之能,焉能入得諸位師兄之法眼呢。哈哈哈……」

眾聞言,盡皆呵呵大笑。

「算上爾等七弟妹劍姬如何?咯咯咯……」

忽然一聲嬌笑道。(未完待續。。) 正是諸位思量往那摩羯山脈去尋寶,忽然一聲嬌笑,只驚得不足一跳而立起。

「師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