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師,你現在知道補衣是你弟子了?那為什麼還縱容九龍會,將她抓到青丘城?補衣跟著你,才是最危險的。」許陽冷聲喝道。

眾位王侯一陣驚愕,敢當面這麼吼一個皇者,就連王侯都沒有這個膽量。

「大膽!」張天師的聲音中,出現了一絲明顯的波動味道,如一道軟鞭抽來。許陽躲避不開,被這一記音殺之術擊中胸口,倒飛數丈,才站穩了。


雖然張天師並非精研音攻之術,但一法通,萬法通,他的音攻術有這種造詣,也在意料之中。

許陽剛剛運轉了風極真身,化解了大部分的力量,這一擊並沒有造成損害。他昂然大笑道:「什麼狗屁天師,無雙皇者?純粹一個說話如放屁的人渣!已經訂立了皇者不出手之約,居然還連番動手?」

這下子,連朔雪王都額頭見汗,許陽實在太剽悍了一點,皇者都敢罵。

「好,罵得好!」海皇化身大笑道,「這張昭重,就是純粹的小人。一朝得志,便想著圖謀自立。無信無義,說話如放屁,臭不可聞。」

張天師何曾被人這麼指著鼻子罵過?可他畢竟是皇者,不能和許陽這樣的一介小輩爭鬥口角,只能默默忍受了許陽的辱罵。他金光閃爍的臉上,早已是一片鐵青。

「哼……許陽,你想讓柔雲跟隨你?將那五道本源龍氣拿來!否則的話,你就是將寶物看得比柔雲還重,我怎麼可能將柔雲託付給你?」張天師大義凜然地說道。

「放屁,我和補衣在一起,還需要你的同意?你算老幾?」許陽豁出去了,痛罵道,「自以為教了補衣幾天玄功,就以她的父母自居?去你丫的。」(未完待續。。) 「許陽,你居然敢辱罵我出雲皇者,我太初道場,誓不與你干休!」禿頭絡腮鬍子的轉輪王,周身金光迸發,搶先替張天師說道。

果然,張天師看向轉輪王的眼神,有了一絲嘉許。

其他幾名玄王,紛紛後悔沒有第一時間站出來,以表忠心。

「轉輪王,你這老狗也好不到哪裡去。你綁架補衣、玄雨的賬,我還沒有跟你算!」許陽戟指罵道,「既然你現在敢跳出來,那很好!我向你提出挑戰,咱們當著兩個玄皇,十三位王侯的面,分個生死高下!」

此話一出,周圍的人都愣了。

御玄雨著急地去摸許陽的額頭:「許陽,你不會是發燒了吧?」

王者之下,皆是螻蟻。這是因為,擁有領域的王者,只要領域不破,他先天便立於不敗之地!古往今來,能夠以低於王者境界,跨階斬殺王者的強者,幾乎從未聽說過。

轉輪王也愣了,不過他立刻哈哈大笑起來。

「好,好好!小子,你畢竟見識淺薄,不知道領域的可怕。今天當著這麼多強者的面,這挑戰我接了!」

「不過,我轉輪王,不能平白無故接受無名小輩的挑戰,這次戰鬥,需要有一個賭注才好,」轉輪王是玄王高手,思路轉的很快,「就用你的五道龍氣作為賭注,如何?」

「許陽,不可!」朔雪王喝道。

「許陽,你可要三思。」就連高高在上的海皇也坐不住了,出言警告道。現在情況很明顯,張天師急迫地需要本源龍氣,他如果通過這次賭鬥,贏得了龍氣。實力很有可能會更進一步,這樣的話,就連海皇要制他,都困難了。

「哼,海無量,你管的太寬了。五道龍氣。是許陽從百族古戰場自己拚命得來,他自然有權力決定,是否將其作為賭注,」張天師笑道,「許陽,你如果願意將五道龍氣作為賭注,那我便將柔雲作為賭注。你贏了,柔雲便跟你回去;你輸了,便將龍氣奉上。如何?」

許陽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他冷冷說道:「當然可以,不過空口無憑。」

張天師不悅道:「我何須欺騙你一個小孩子。」

「還是算了吧,你的信譽實在令人擔憂,」許陽毫不客氣地說道,「必須要立一字據,雙方簽約。」

張天師忍住心中怒火,他取出一塊一人高的無暇玉石,手指勾勾點點。凌空在玉石上書寫文字,最後署上自己的名字。劈手將玉石擲給許陽。「小子,你看如何?」

許陽仔細閱讀了一遍玉石上的文字內容,確定了沒有任何文字陷阱與後手。他這才微笑道:「好。」

玉石之上,許陽刻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後雙方都以留影石錄下玉石協議場景。

「小子,折騰了這麼久。該動手一決高下了!」在確認完畢之後,轉輪王巨大鐵輪轟然轉動,發出凄厲的嘯聲。

在一旁的海皇等人,均面沉如水。

朔雪王低聲傳音給海皇道:「陛下暫且看著,許陽未必會輸。」

「對陣領域高手。怎麼可能不輸?」鎮雷王傳音道,他眼眸中滿是憤怒,「許陽這小子,無法無天,連陛下的勸告,都置若罔聞。他做東北第四域的節度使,恐怕不是什麼好事。等到此間事了,一定要將他革職冷藏。」

「這樣的話,有損許陽的忠心。他赴任半年光景,將東北第四域三十一城,整治地風雨不透,是我們海雲上國如今最安穩的一域。這樣的人才,冷藏的話……太可惜了。」

海皇冷漠的聲音,在鎮雷王、朔雪王兩人耳畔響起:「人才?我海雲上國,封疆億萬里,生民數億,要什麼樣的人才沒有?忠心第一,才幹第二。沒有忠心的話,才能越強,反而為禍更烈。我意已決,許陽如果被轉輪王殺死,一切皆休;如果他僥倖活了下來,立刻革職,發配魔淵!」

「陛下英明。」鎮雷王本身對許陽並沒有什麼成見,不過他是絕對忠誠於海雲上國的王侯,對於許陽這種罔顧海雲上國利益的做法,非常不滿。

「唉……」朔雪王看了場中的許陽一眼,他暗暗搖頭。看來許陽和他的師父一樣,都不適合在海雲官場或者是軍方中生存。

「或許,滄瀾府才是許陽最好的歸宿,就如同三十年前的洛白水一樣,」朔雪王暗想,「無論如何,不能讓許陽發配魔淵。否則的話,一個好端端的人才,就會這樣毀掉。」

雙方各退千丈,留下中央的區域,讓許陽、轉輪王兩大強者爭鋒。

兩人都是懸浮空中,他們都渡過了「掌控自身」的境界,操控自身在空中懸浮,是再輕鬆不過的一件事情。

「咄,天輪切!」

轉輪王一開始不想依仗領域獲勝,否則的話,贏了也不光彩。他一掌拍在那黝黑的鐵輪之上,頓時鐵輪飛速漲大,化成一道巨大的天輪,橫切而過。


「降三世明王!」

許陽頭頂上,一尊巨大的忿怒明王虛影,融入他自身。頓時許陽的實力,暴增十倍,氣息已經接近玄王高手。


許陽不敢怠慢,畢竟面對的是王者。他嗆啷一聲拔出了血飲劍,一道「血海無疆」迎擊。


巨大天輪,橫空劃破無窮的血海浪濤,斬斷一道道血色劍氣,余勢不衰,繼續殺向許陽。

「血甲神兵,血魂復甦!」許陽雙手握劍,同時施展出這兩招,一個個玄君身影,從血海浪濤之中走出。而那無窮的血浪,化作了血色甲胄,依附在那一個個血魂之上,增強了他們的防禦能力。

「沒用的,如果你只有這些手段,那就去死吧!」轉輪王長嘯一聲,巨大天輪橫貫天際,將一群群披甲血魂斬成兩段。

「血魂,爆!」

許陽眼中厲芒一閃,頓時一頭又一頭血魂,衝上天輪,轟然爆炸。

血浪激蕩,輪番爆炸之下,那天輪終於爆碎,恢復成了一道三尺直徑的黝黑鐵輪。(未完待續。。) 看到自己的得意玄術【天輪切】被許陽破去,轉輪王眉峰一皺,面子上有些掛不住。

他冷著臉,雙臂一振,兩隻一模一樣的大鐵輪出現在手中,在掌指間陀螺一般轉動不休。

「再接我一招,天輪歸一!」

兩隻巨大鐵輪,呼嘯飛出,猛然間漲大,一左一右,旋轉著併攏,將許陽夾在了正中央。

「嘭」!

一聲巨響,兩隻巨輪在空中合併為一。


「這雙輪擠壓之力,足有十萬鈞!就連玄王高手,也未必能禁得住,想必許陽已經成了肉餅,哈哈哈!」轉輪王大笑道。

陡然間,轉輪王身後,一道凌厲的罡力,直射后心!一個清朗的聲音遙遙傳來:「轉輪王,你高興得太早了。」

轉輪王大驚,單掌豎起,面前一道巨輪旋轉橫空,襲來的罡力。

「大日乾元劍,極光劍式,滿天花雨。」

許陽的極光劍式被阻擋,他毫不氣餒,順勢施展出了滿天花雨的變招,那道璀璨的極光,倏忽粉碎,化作漫天鋼針一般的細小劍氣,凌空攢刺。

轉輪王來不及思考許陽如何躲過了天輪歸一的重擊,他手指勾連法訣,一道虛幻的金輪領域,猛然撐開!

滿天花雨劍氣,射入金輪領域之中,不斷地被一隻只細小的金色輪影磨滅,很快消散了。

「終於願意動用領域了?」許陽譏嘲道。

「哼,領域也是本王實力的一部分,拿來對敵有何不可?」轉輪王多年修鍊,臉皮厚如城牆,自然不會被吃許陽的嘲諷,「金輪領域。給我開!」

金光四射,猛然鋪展開來,將許陽的身影包裹在內。

驀然間,許陽感覺到周身一陣陣巨大的壓力湧來,他的身軀比尋常沉重了千百倍,有一種不受自己掌控的錯覺。

「領域之力。或是側重於殺戮,或是側重於禁錮,或是側重於迷惑,都有各自的特殊功能。看來,轉輪王的金輪領域,更側重於鎮壓,是禁錮類領域的一種。」

許陽吸了口氣,他的身軀驟然放射金光,整個人金燦燦地。如一座黃金雕像。

「這是什麼手段?」轉輪王驟然感覺到,許陽的身軀構成,發生了質的變化。原本轉輪王可以通過領域感應,清晰地感知到許陽這樣一個「異己分子」,調動這一片領域的天地之力,將其鎮壓。可現在,他通過領域感應,許陽所在的位置。卻是一片空蕩蕩的,似乎沒有一個人存在。

但是用眼睛看。卻能清晰地看到許陽的金色身軀。

「轉輪王,你也接我一招!」許陽血飲劍揮出,斬出一片金色光芒,化作一道道金色劍氣,射向轉輪王。

兩人在空中激戰,罡力轟擊爆鳴。一時間戰況焦灼。

「轉輪王雖然是叛逆,但畢竟是玄王強者,他開啟了領域,竟然奈何不得一個玄君初期的小子?這是什麼道理?」鎮雷王不解,看向了朔雪王。

朔雪王趁機說道:「陛下。鎮雷王大人,許陽曾對我言道,他有與王侯一戰的能力。由此看來,他向轉輪王發出賭戰,應該是胸有成竹,未必會輸給對方。」

海皇的眼眸清亮如水,他一直在觀察場中的大戰,緩緩說道:「許陽修習了一種將肉身轉化為土極玄力結構的神功,剛好克制轉輪王的金輪領域。由此看來,這小子倒是謀定後動,並非頭腦簡單的莽夫。」

「不過,他藐視陛下的勸告,仍是不小的罪過。」鎮雷王說道。

就在海雲諸王議論的時候,場中形勢突變!

轉輪王久戰不下,他心中焦躁,一把抓住脖頸上的骷髏念珠擲出!

這骷髏念珠,一顆顆迸射而出,迎風漲大,化作一百零八個骷髏頭骨,眼中全都射出了不息的魔火。

這些骷髏頭骨,一出場便是陰氣森森,將整個戰場區域,變得如幽冥鬼蜮。一百零八顆骷髏頭骨,全部張開大嘴,狂笑著向許陽噬咬過去。

許陽血飲劍一圈一掃,血光層層疊疊地盪出,將一眾骷髏擊退。他身軀劇顫,感覺和骷髏頭骨接觸的地方,一股股森寒的能量侵入身體。

這些骷髏,每一個都擁有非凡力量,遠勝普通的玄君強者。它們似乎還有著詛咒一類的特殊異能,可以影響他人的精神。

兩次擊退骷髏之後,許陽眼前出現了一絲恍惚。他深吸一口氣,連忙調運氣血,調整視覺,前方又復清晰。

就這麼一瞬間的工夫,形勢再變,一百零八顆骷髏頭骨,在空中相互勾連,面目一齊對準了許陽,各自噴出一股森白的鬼火!

霎時間,許陽就被轉輪王放出的森白鬼火之海吞沒了。

「哈哈哈,就算許陽是絕世天才,也敗在了我的天罡地煞煉魂大陣中!」轉輪王大笑,「這煉魂大陣,充斥著無窮無盡的負面能量,最為克制修玄者!就算是王侯高手,落入其中,也要被侵蝕毀滅領域,難逃一死!」

「轉輪王,你居然煉出了這麼惡毒的玄器?」朔雪王面容森冷,「這一百零八個骷髏頭骨,恐怕都是實力到達巔峰的玄君遺骨吧?這麼強橫的負面能量,你肯定在他們死前,給了他們最痛苦的折磨!單憑這件玄器,就知道你已經進入了魔道。」

「哼,朔雪王,你以為能動搖我的心境?不可能的,我的道,是無限追求力量,就算是魔鬼給予的力量,也不會拒絕。」轉輪王哈哈大笑,狀似癲狂。

「陛下,許陽雖死,但我們不能坐視皇道龍氣遺失。」鎮雷王傳音道,「請您在旁制約張昭重老賊,我等合力搶奪許陽的屍骸,特別是他的儲物戒指。」

海皇若有所思:「再等一等。」

「陛下,眼下可不是和張昭重講道義的時候,他既然屢屢違反皇者不出手的協議,那我們何必遵循賭約。」鎮雷王說道。

海皇微笑說道:「許陽沒有死……事情變得越來越有趣了,這一戰的勝負,當真不能輕下斷言。」(未完待續。。)

ps:感謝【天悼之路】打賞1888~!感謝【悠然情天】和【流顏】兄弟的打賞~感謝昨天【ooo開哥ooo】投出的一張月票! 在滾滾鬼火之中,許陽只覺一陣陣森寒刺骨的能量,在煉化自身魂魄,要將自己煉成白痴,行屍走肉。

識海之中的魂晶綻放藍光,許陽微微思索,便將一副畫卷取出。

呼啦啦畫卷展開,從中走出了烏木、滄溟、赤黎、啼鵑四大鬼帥,齊齊向許陽躬身下拜:「拜見主人!」

「主人從哪裡尋到了這麼一處寶地?」身處鬼火漫天的煉魂大陣之中,啼鵑等人看不到外界情況,紛紛驚喜地說道,「這樣一處煞氣濃郁的寶地,能省去我們多年的苦修啊。」

煞氣,就是負面能量的稱呼。

「主人,我們可以吸收此地的負面能量嗎?」啼鵑鬼帥問道。

「當然可以,你們隨意,」許陽說道,「不過,這是一處煉魂大陣,是一名玄王高手布下的。你們確定能吸取這裡的煞氣?」

「沒問題,布陣者雖然是玄王,但他畢竟不如我們陰鬼,對於煞氣、怨力的掌控純熟,」烏木統領說道,「而且看樣子,這個布陣的玄王,也只是個半吊子罷了,對於煞氣的理解不夠深刻。如果是鬼王級別的高手布陣,會將此地的煞氣轉化成厲鬼凶靈,威力就會大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