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兒,你醒了,你想吃什麼,我給你做去」。黑龍老祖變態溫柔的聲音在耳邊想起。

「這樣悶騷.又不知要演那出」楚戰忍不著心裡腹誹了一句

」六師傅,往日你外表這樣清冷孤傲。今天你內心卻象春天花開,告訴我,你又要我做什麼,我可告訴你,我這傷,沒有個十年八年可好不了!「楚戰微笑著說道。

」十年八年,你再瞧瞧你身上的傷吧,你當仙魔復魂丹是什麼,整個龍界,金龍,青龍,銀龍三個老鬼各有兩粒,其它的就在我這裡了!「黑龍老祖一說起對頭來,臉上驕傲就顯露出來,只是一激動,這黑煙幻化的臉上五官又有些扭曲。

「你有多少粒?」楚戰好奇的問道。

「我沒有數過,當年他們從仙魔宮搶來后,我再搶他們的,見他們可憐,我才故意給他們留了幾顆,這些傢伙估計這數萬里也捨不得用一粒」黑龍老得意的說道。剛剛恢復的正常的五官又扭典起來,黑龍老祖見楚戰不說話,這凝神靜氣,片刻便恢復過來。

」那你告訴我,今天為什麼這樣高興”見黑龍老祖樣子恢復正常,便問道。

「你說我縱橫龍界數萬年,卻收了你這個不開竅的小傢伙為徒。你大難不死,難道我不應高興一下,你起來,別裝病了,我到木屋外等你,要不是瞧你跑來跑去操勞的份上,我早想拆了這兩木屋,天大地大,我連這個洞府都覺得小,你還非要建兩個小木屋。「黑龍老祖幻化成黑煙跑從窗口遁了南去。

」楚戰坐了起來審視自己,掀開衣服,自己身上的傷口早已好了,就是連那疤痕也早脫落了,只有那沿著傷口新長的肉還是嫩白,一條條,象記憶中的西瓜皮樣,甚是有些不合調。

」和六師傅呆在一起,只怕結果就一個,無窮無盡的活下去,還得保持極大的耐心,否則只怕這耐心要比這命先完蛋。都不知死神還有什麼辦法能從六師傅他手上整死個人」

楚戰搖搖頭,腹誹到。以為自己死定了。結果卻還能保著這命,活了下來。楚戰暗自運行丹田靈力,那靈力竟也恢復了八九份。

等楚戰走出來時,卻見那黑龍老祖手中握著一堆的玉簡。

「你,又要分你的那些家產?六師傅,我大病剛好,受不了剌激,免談,免談。我覺得你女兒如煙不錯,你把這些給他吧,我自己找些好玩的,找些值錢的,再找些保命的,就謝天謝地了”楚戰一見黑龍老祖那一本正經的樣子。連連搖遙頭說道。

」長命孤獨終老,宇宙無敵或是修練成神,都不是自已的願意,這簡直就是一種詛咒,一種可怕的詛咒」楚戰心裡暗自想到。誰愛無敵去無敵,愛成神去成神吧。

「徒兒,只要些好玩的,值錢的,保命的?「黑龍老祖見楚戰連連後退,就溫和的問道。

」是,我瞧著你這麼大的洞府,這麼多家當,我都頭大,我連想想你如何聚起這麼多財富都覺得頭痛。我只要一點點好玩的,一點點值錢,一點一點保命的就好!「楚戰見黑龍老祖沒有跟過來,就停了下來。

」徒兒,其實我也不知年輕時的想法是什麼,為什麼搶來偷來這麼多破銅爛鐵。不過肯定有你說的這些原因,好玩,值錢,保命,要不我再按你的要求細分一下,再給你」

凡人一生的時間如果是條小溪,黑龍老祖走過的歲月,那就是一條大海,非要問大海,他的經歷,來源,如何匯聚成大海,只怕,有些問題是沒答案的。黑龍老祖就是活著的龍界的雕像,走動的活化石了。楚戰見那黑龍老祖目光專註盯著自己,一時詞窮。

」我給你找個肉身,你再修練,你還可以縱橫龍界,把他們三家打敗。你到時需要這些作為軍響,招兵買馬的。我心無大志,苟活就好!「楚戰終是想到找了些理由。

」你見我這黑煙,越來越難養著我的神識,我的神識也越來越難控制這黑煙,終有一天,這點肉身的虛影不復存在,我的魂與神識都要道消神散,這些我數萬年的積累沒人使用,不是可惜,或是用途不當,更是可惜”。黑龍老祖一個響指洞府頂上,整排的光柱投影下來。如同白晝。楚戰望去,黑龍老祖神識依附的黑煙,比起剛從玄天境里出來時,確是淡了許多。

「六師傅,你等我一會,我下山找點東西,你等我。我去去就來!」楚戰想起如煙的養魂袋來,疾速洞府門遁去。

「奇,點,你們開門,我出去一下,快,快,快。」楚戰通過那長長的通道時,早早就喊了起來。

「少主人,我是奇,那天我。。。」三眼灰人奇和點見楚戰衝來,就把洞府打開,楚戰從門縫裡沖了出去。

「奇,謝謝你的救了我,我一會回來和你說。」聽到這話的奇,打開洞府門的小孔,高興的朝外瞧去,楚戰早已不知蹤影。

「點,我救了少主人的命,少主人一定會更喜歡我」奇有些得意的說道。

「那晚划拳,你是后出,別以為我不知道,我這裡有當時的水流簡影,我仔細瞧過」點有些不滿的說道。

楚戰在半山腰上,那九色雷珠轟開的超大天坑依然存在,只是坑裡已讓新降的白雪點綴的光滑無比。楚戰躍過大坑,奇門八禁也讓九色雷珠轟掉一半,新的厚厚白雪早已把那天的痕迹抹去。楚戰放出神識潛入雪中仔細找去,片刻就有了發現,楚戰拔出屬鏤劍,小心的在那養魂袋周邊劃出一個圓圈來,楚戰把這養魂袋從雪塊中一點一點掏了出來時。

」還好,沒有損壞。黑如煙終歸算是個有點意思的女孩子!「楚戰心中感嘆到,轉身朝山頂洞府飛去。

只見那洞府門的兩個小孔一直開著,兩隻巨大的綠眼睛在門的兩邊同時盯著洞府門前,見楚戰回來,奇和點打開洞府門。

」少主人,你回來了,「奇和點幾乎同時的說道。楚戰朝兩人微笑著點了點頭,等過了奇和點有小段距離,這才朝黑龍老祖疾飛過去。

“六師傅,這是你女兒如煙姑娘給你的養魂袋,你瞧,陰氣十足,靈氣也十足,你快躲到裡面去茲養茲養.”楚戰說完,打開養魂袋。示意黑龍老祖進來

「她差點傷害你了,你不生如煙的氣?」黑龍老祖臉上帶著一絲羞愧的問道

「如煙不是差點傷害我,你女兒是差點要我的命,不過我也差點要了如煙他哥哥的命,一命抵一命,怪不得你女兒了,你快進來,就你話多,到底來不來?」楚戰依舊鄭重的問道。

「來來來,這些玉簡,你幫我收好,我進去休養段時間。」黑龍老祖幻化一股黑煙,卷著玉簡送到楚戰懷裡,這黑煙一頭鑽進養魂袋。楚戰見黑龍老祖進去了,在聚靈陣陣腳上撿了幾塊極品靈石,扔了進去。「給你多點靈氣,讓你在裡面老實點.”

“喂,徒兒,你不會剛拿老夫的家產,就不認賬,要謀財害命吧,亂扔這麼大的石頭,不怕砸死你師傅我」黑龍老祖在養魂袋裡爆叫著。

「六師傅,你才不上你的當,你省省力氣吧,別演了,誰要你一大洞府的破銅爛鐵,再演,我把你這些破銅爛鐵給捐了.”楚戰壞笑著對著養魂袋說道。

」別啊,這是你師傅我一輩子的積蓄,也就只剩這八九個洞府的積蓄,沒有多少了,不當家不知油鹽金貴。那天你要想敗家的時候,也得有東西讓你敗啊,坐山吃空你是不是得先有幾座山,你是不是得先有幾座山啊,徒兒,是不是這個理「養魂袋傳來黑龍老祖心痛的聲音。

“我才懶得理你,越理你越來勁,終於耳根子可以清靜了,我不能總以慘淡的微笑來面對著這花不完的財富,這些都是浮雲,浮雲。愛誰誰花。我找些可以保命的,好玩的,可以換錢的,找鄧百萬比富去.”楚戰心裡暗暗說道,心裡自是樂出花來了。 洞府的日子更是比以前更孤單了,楚戰終日形單影隻的,能做的事也只有打坐修練,進了養魂袋的黑龍老祖象是一下子消失,只是偶爾養魂袋裡搖晃時,楚戰才城西打開養魂袋,黑龍老祖從裡面拋出幾塊用過的廢棄靈石,楚戰再扔進幾塊極品靈石。瞧著那山高樣的大箱子堆,裡面裝著的極品靈石,楚戰也懶的去算靈石是否夠用。鑒天境里見那龍界到處大雪紛飛,楚戰把鑒天境也遮了起來,專心修練。黑龍老祖偶爾從養魂袋裡跑了出來,見楚戰在木屋裡打坐,一路響指過處,光柱亮起,檢視完自己的財富,疲倦之極回來。

「這才象個樣子,想要人前無敵顯貴,人後又不吃苦,天下那有這樣容易的事情」幾次三番,黑龍老祖樂此不疲的出來視察那些洞府寶貝。見楚戰總是在苦修,也是樂於見到如此。凡人三月一季,修士睜眼閉眼間就過了。

一日楚戰正在盤腿苦修,「少主人,少主人,洞府外站著一個傀儡」奇從洞府入口疾跑過來。楚戰收了功,緩緩站了起來,趄小木屋外走去。

」奇,怎麼了,什麼傀儡在洞府外「楚戰問道。

」一個傀儡,在洞府外站了好幾天了。就是不走,過來告訴少主人「奇那第三隻綠眼裡綠光閃動。

」嗯,傀儡,上得了這高山?你等我,我去找幾枚九色雷珠再說。」只有臨死過的人才知道活著是多麼值的珍惜,楚戰找了一小盒,想想又不放心,又放了兩小盒到儲物袋裡。這才信心滿滿的跟著奇朝洞府外走去。

快到洞府時,楚戰輕輕的靠近洞府的門,見自己夠不著那門小孔,把屬鏤劍插入地上,踩在上劍柄上方,小心緩慢的,緩慢的,打開小孔的一條鏠。

「不是如煙,象小靈?小靈?她怎麼會在這裡「楚戰小心的把幾顆九色雷珠給遞給奇和點,輕輕的把屬鏤劍拔起來。

」小心!不行就扔.”楚戰輕輕的說道。奇和點輕輕的點了點頭。楚戰這才用手示意分開洞府的門。洞府依久無聲,慢慢的向兩邊滑開一道縫,楚戰滑了出去,等門無聲的合上,這才緩緩的舉起屬鏤劍。

奇與點在洞府內,一人一手握著一把九色雷珠,兩隻綠眼擠在小孔里,往外盯著楚戰的一舉一動。看那楚戰慢慢的,慢慢的舉著劍朝前面雪人移去。

只見前一面的那女子背影,身上已積了厚厚的的雪,婉如雕塑立在洞府前面。

」這山這樣的高,上得來,只怕我也下不去了,楚哥哥,我只想再在竹樓等你一次回來,再泡杯熱茶遞到你手上。從來,你都沒有牽過我手看過雪域的雪影,我的生是主人給的,主人也不能讓我成為鬼,要不然,那怕做了鬼與你牽一次看一次這雪景,也再沒有什麼可惜的了「這喃喃的聲音,正是楚戰在雪域醒來后聽到的小靈的聲。楚戰千想萬想,卻沒有想到聽到會是這些話語。一時凝語站立,持劍不知如何是好,也同婉如雕塑一樣站在雪裡。

」他們說你讓黑如煙殺了,我來到這裡,卻也不見任何你的消息,一路漫長,我朝著這裡奔來,已做好不管你是生是死的打算,但要知道你是活著,我就守著你一輩子,給你端茶遞水,再也不與你分開。你若已成了鬼,我也要把你捂在心口,不讓野外的風把你吹冷。上的了這山的我,卻望不盡天涯的路,找不到天涯里我想見的那個你,楚哥哥,你叫我如何走後面的路「

兩個綠眼灰人,緊張的望著自已的少主人,楚戰緩緩的後退到洞府門口,這才用屬鏤劍拍了拍洞府的門。

」喂,小靈,你怎麼來龍界的,你一個人來的?青蓮師傅呢?你什麼時候來的,你在那做什麼?「楚戰壞笑著大聲說道。邊笑邊用屬鏤劍拍著洞府門。

「小靈,到家來,我們回家吧。」見那小靈渾身抖動,楚戰又大聲說道,有時,越是大聲越是孤獨,此時,大聲卻想溫暖這尋路的人。

「楚哥哥,少主人,我不是在做夢吧,這是玄幻一場還是真的是你」小靈慢慢的轉過身,目光盯著楚戰。

楚戰的笑,象那水凍成了的冰,凝成了的雪,掛在臉上,怔怔的望著眼前的小靈的長袍,已磨成大片絲狀的長袍。身後兩隻綠眼睛不老實的轉動著。

」閉上眼睛,開門,你們兩個死三眼。」楚戰回頭見那兩個綠色的眼睛盯著自己,便大聲說道。

「走,小靈,我們回家去」楚戰大步走向前去,一把握著小靈的手,朝洞府走去。

「少主人,我」小靈低下頭還解釋些什麼。

「以後叫我楚哥哥就好。走吧,我們回去,小靈」洞府的的門聲的打開,楚戰牽著小靈的手踏著小碎步朝里走去。

“嗯,楚哥哥。這個洞府都是你的?那兩個守門的人怎麼認識你的?你這些日子去那裡了?「小靈見楚戰拉著自己的手,心裡也是如春天花開般的開心,一路問個不停

」楚哥哥,為什麼這裡這麼黑?「小靈又問道。

從養魂袋裡,響指過處,光亮如日出照亮大地,小靈前面一路光亮。

」小靈,你先告訴我你是怎麼上來的?「楚戰聽小靈問了許多,心頭一緊,脫口問道。

」還好我上來了,要不然又找不到楚哥哥你了,我是自己一點一點爬行上來的,一路的雪景都很美「小靈開心的說道。如果早知道,上山路上的終點是自己心愛的人,這路的又那會漫長而孤單,如果不是經歷這漫長而絕望又希望糾纏的一路艱辛,又那體會到依偎在旁的這份不可言的滿足感來。

」小靈,下次不要犯傻了,青蓮師傅也來了龍界?她在那裡?你一個人離開青蓮師傅,很容易讓壞人捉去的。「楚戰說道。

」嗯。「小靈輕聲的應道。對楚戰的問題避而不答,這一聲溫柔的嗯,卻讓空空的洞府充滿了家的味道,一個房屋,如果只有男人,只能算是一個窩。

等小靈到了小木屋,楚戰從儲物袋裡翻找到一件自己的長袍,退出來,一會小靈走了出來。

「有些大了,等一下,我削根針給你鏠一下衣服。其它的事情你明天講給我聽「見那小靈的衣服總是往下滑,楚戰說著就要看有什麼東西好削成針。

」楚哥哥,我儲物袋裡有針,有線,還有靈茶,和茶具。我先把你把床整理好。把小木屋打掃一下「楚戰見小靈開始忙碌,只得退在一旁邊,轉望洞府其它地方。

自己從沒有去有意分別小靈與其它人有何不同,自己竟也是把她當成傀儡的,不是嗎?楚戰視線餘光見那小靈還在忙碌,心裡自是反省自己的。

楚戰見自己也幫不上什麼,就慢慢到處逛逛,也不見有什麼好玩的,走到那存放九色雷珠的地方,把儲物袋裡的九色雷珠放了回去。

「要是那天爆了,不也冤死了。」這個洞府其實安身產命就好。

楚戰估算小靈應把那裡整理好了,這才走了回去,小靈早早的在那裡等著了,自己的長袍小靈竟在肩膀上裁剪了一下,及腰上,細細瞧去,自是別有一番味道。

「楚哥哥,我的手藝還好吧!「小靈見楚戰盯著自己發愣,也是淡然的問道。

」嗯,衣服很合身。「楚戰點了點說道。

」楚哥哥,這裡有多少天財地寶?「

」正好,小靈,你來了,這裡有多天財地寶都在這玉簡上,你收好。「收藏這些,記著這些物品,不是自己長處,在雪域青蓮打理竹樓的日常事務,也多半交給小靈,楚戰想也沒有想就把這些玉簡單給了小靈。等小靈接過這些玉簡,仔細瞧去,越看越驚訝,半響,才招起頭對楚戰說道。「太多了,要找個真正的列縫空間,才能把這些都裝走,帶在身上」

「小靈,暫時在這裡住段時間這裡所有的東西,你自己去取來用「見小靈站著凝望自己,不再避讓自己目光,楚戰說完轉身回黑龍老祖之前的木屋。竟是邊這裡小靈都收拾乾淨。

」徒兒,孤男寡女共處一個洞府,容易出事的,再說她不能與你人道,你們這終是要以悲劇收場,到時別說我沒提醒你「黑龍老祖從養魂袋鑽了出來,那團黑煙已成墨黑色五官更是精緻了。

」六師傅,你才以悲劇收場呢。人道不人道的事情你管這麼多,鑽回你袋子里去,別著涼了,我要睡覺.”楚戰見黑龍老祖鑽了出來,一本正經的說道。

「每次說你,都擺著一副正義化身的樣子。你得有多懶,連丹藥都不多吃幾粒,你就睡吧!早晚如煙還要踢你屁股」黑龍老祖說完幻化成一股黑煙鑽進養魂袋。碰的一聲,養魂袋重重的振動了一下,這才消停。

「我打坐修行就是,遇上你這樣好鬥的師傅,徒弟我早晚有一天讓打殘。」楚戰把那養魂袋在腰間系好,慢慢集中精力,去思少濾的內視起來,不久便整個自己象是與周邊空間融為一體,只感到體內丹田靈力十足的朝著靈脈奔去。

「 等楚戰走出自己小木屋時,小靈卻站在外面等著自己。楚戰的長袍,小靈又是加工一番,瞧上去,這衣服就是為小靈而制的一樣。

「小靈,這麼巧,你出來了。」見到小靈,楚戰自是開心些,昨日相遇時聽到的那話一個晚上早收藏妥當。

「楚哥哥,我一直在等你出來呢,你知道我不需要睡覺的。」小靈牽了牽自己的衣袖,平靜的說道,目光依久平靜如水,清澈見底。

「走吧,陪楚哥哥去找些酒喝。」楚戰聽到小靈的話,一時不知說什麼好。男人遇上難言之語,無言之語時,酒總是男人上好的借口。

「楚呵呵,我從玉簡上找了些靈茶,用仙家方法,藏在仙果袋裡。完好的很。」小靈邊說邊走過來拉著楚戰的手往小木屋裡牽去。也不知什麼時候,小靈連那水都燒好,雖然不是剛燒好的,總歸是冒著熱氣的水,小靈纖纖五指攝了一些茶葉,放進茶杯。茶葉慢慢的向杯底

滑落,吸水之後,一朵朵細嫩茶葉慢慢的浮了上來,整個杯口是翠綠可見見的朵朵嫩茶葉,恰似剛摘下來的的一樣,楚戰忍不著伸手去端那茶杯。

小靈的手輕輕的扣著楚戰的手,微笑著朝楚戰搖了遙頭。用玉蓋把茶杯的杯口蓋住,一會,浮在杯口的茶葉便又收縮起來,沉入杯底,小靈這才打開蓋子,茶香從杯口朝四周瀰漫過來,小靈這才把茶杯端到楚戰面前。楚戰輕搖茶杯,貼著杯沿把一口茶含在嘴裡,雪域的竹樓竟象幻化成茶香,隨那茶水在楚戰心底捲起。

」小靈,好久不見你了。青蓮師傅如何來龍界的,師傅她還好嗎?」楚戰問道。

「楚哥哥,這麼多師傅都來龍界了,你問的是哪個?」小靈調皮的問題。

」啊,都來了,大師傅二師傅都來?你與我仔細說說你們在龍界的事情!「有些事情,終是要問,有些人,心總牽著,夢總系著,不問個明白,就算是躲在天源,躲在這洞府之中,那有片刻安心。「要是大師傅二師傅見到這麼多好玩的,不知要樂成什麼樣。」楚戰不禁的想起自己的那兩個永遠長不大的師傅來

小靈見楚戰又問道如何來這龍界,就一一講述了如何來龍界,如果去清水那裡找楚戰,及凡人之城,最後幾人如何灰心的回易界。中間小靈始終平靜,淡然的說著,象是說著與自己不相關的事情。楚戰一直聽著,也是平靜如那井水,也象是聽著與自己無關的故事。

」你為何會留了下來?「見那小靈講完,自己的三個師傅都返回易界,卻不見小靈講為什麼自己留下來。

」我與主人說了,要這裡找到你,把你帶回去,主人准了我,就是這樣,楚哥哥。「小靈說起自己留下來時,這才象說與自己有關的事情,開心的笑了起來,調皮的做了個鬼臉。

「想不到我給你帶來這一番曲折,下次不可以這樣了,如果你有要有什麼意外,我這一輩子那有安心。」楚戰也難免感嘆自己的機緣竟扯動著師傅們與小靈小青。

而自己來到龍界,卻也與龍四分了開來。回過頭去想這些事情,卻如昨天才發生,卻又象是牽起遙遠的一個夢,人生因緣際會,竟真的象浮雲變幻莫測。

“小靈,你不應呆下來的,等你休息好,我送你回易界去。走,我帶你去看雪景。」說罷楚戰想轉身走遠,小靈的細長十手卻快速扣著楚戰的手碗。不讓這絲溫暖遠離自己。

等楚戰路過一個地方時,小靈拉著楚戰停了下來。

「這裡有上好金玉首飾,總花有九十六大箱金玉,有三百八十八箱玉。都是少見的,只怕青蓮師傅,也是沒有幾樣的。」小靈停了下來。高興的指著旁邊成排的大箱子說道。

「那就全部送給你了,你取來用吧。」楚戰大方的說道,說完別過臉偷偷壞笑。

「送我這麼多,楚哥哥又不曾為我付出什麼,若是有你付出,就是撿回幾顆頑石,我也會歡喜的。」小靈依久淡然的說道。

「你是如何知道的。這些數量的,小靈?「楚戰只得轉移話題,要不然失眠只怕又少不了。

」我昨晚在研究這些玉簡上的清單,然後去清點了一遍實物,現在完全一致了。九色雷珠,新挪動的幾盒少了一些,上面有你淡淡的握痕,多半是你給了守門的那兩個三眼怪人。”小靈說完露出一副得意的眼神。

楚戰只是略為吃驚,小靈竟記得這樣清楚。只是一這番話,卻讓那養魂袋裡黑龍老祖動心了,恨不得馬上就鑽出去,

「這是我找了數萬年的管家啊,我終於可以搞清楚,我到底有多少財富了。蒼天啊,你給了我無盡的的生命和無窮的財富,卻沒有給我一個好的記心,總讓我在記下與淡忘

記之間徘徊。「這個數萬年的存在,總是忍了下來,要是年輕個數萬歲,或許黑龍老祖早就跑出來了。一個人的財富多到自己記不著時,或許就是災難就要開始了。整晚思量自己的財富,總會忽略身邊的異常狀況。黑龍老祖忍不著又推演起自己的過往來。如果小靈在,自己不用花時間去數自己的財富,就會察覺到他們的陰謀,,,,,這個世界就還是我的,我會有更多的財富,小靈數不過來,我還會自己去數,還會忽略他們的陰謀。養魂袋裡黑龍老祖又開始凌亂起來。

「那些龍界的人當成記憶,當成典故,當成歷史的片斷的諸多大事,卻是黑龍老祖親身經歷。也不知六師傅想起那個仇人了,要在裡面撞袋子。」感應到養魂袋亂動的楚戰心裡暗自感嘆。

當楚戰小靈走到洞府門口時,奇和點上下打量著小靈,眼裡懷著一種敵意。

門緩緩的打開,小靈卻向奇伸出一隻手,平靜的說道.”九色雷珠,這種威力極強的上等法寶,不是你們兩個三眼灰人可以隨便擁有的。”

小靈把奇送過來的九色雷珠收起來,牽著楚戰轉了個向,手伸向了點。等三眼灰人點也把色雷珠遞給小靈時,小靈掃一眼手中九色雷珠,同樣收好。

楚戰以為事情結束,就要往外走去,小靈的手卻用力扣著楚戰。

」你們誰藏了一顆九色雷珠?老實交出來。「小靈眼睛掃過點,只見點的眼時一片茫然,正在思考小靈的話。小靈轉過臉看向奇。

」我,全交了,我,我,真的全交了,好吧,我藏了一顆,我怕少主人會再次遇到危險。「奇在小靈的目光中,終是沒有控制著自己的慌張。把最後一顆九色雷珠遞給小靈,小靈這才作罷。

」三眼灰人,以後再犯這樣的時,少了一根針我也找你們是問「小靈說完這才和楚戰走出洞府去觀雪景。

」這個,絕對是我那九洞十府的看管人。蒼天啊,這是你送給我的最好的禮物啊。就算不能人道,我也得讓我徒兒把這娃收為已有,那怕是只是個偏房”養魂袋裡的黑龍老祖盤腿而坐,一會笑,一會愁思,想要找個法子讓小靈幫他看管那數萬年的財富積蓄。 「楚哥哥,你怎麼沒有和龍四在一起。”望著前方那片連接天際的雲海,小靈悵然若失的問道。

「她,你知道,暴君一個,承擔了太多,我能力微小,怕拖累她。我也很久沒有開鑒天境去看龍界其它地方了。」楚戰說完用神識朝四周探去,空無一人。

」我也是怕死的,只怕以後見到黑色,都會心驚膽戰了。「楚戰心裡自嘲了自己一句。

厚厚的雲海把天都變矮了,風依然強勁而剌骨。楚戰望著遠方,小靈站在楚戰身邊看著楚戰,仿若天地間再無其它人。小靈讓自己的身子慢慢的傾向楚戰,頭靠著楚戰那青竹龍袍時,感到楚戰體內的一種熱量向外湧出。」如果一生一世能這樣相依白頭,那就好了。「

」徒兒,問一下女娃子,願不願幫我整理一下其它洞府的東西。「養魂袋裡黑龍老祖還不死心的用秘術傳音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