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傳快傳,我還要再看一遍。」

眾人熱鬧的同時,渾然沒有顧忌在現場的八十。

畢竟這是鳳凰公會的人輸了,主場作戰就著,可是要被其他公會笑掉大牙的。

不過…

八十非但沒有生氣,反倒覺的理所應當。

畢竟當初他早就目睹過秦昊的風采,打不贏也是情理之中,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

另外一邊。

秦昊帶着沐清水一路趕到礦洞入口。

經過士兵NPC的排查之後,直接進去,現在是分秒必爭。

鬼知道會不會有其他的公會去搶走香菱。

凡事都有意外。

比如…某個公會比秦昊早知道香菱的逆天天賦,然後已經開始尋找那十種材料,那起點就不知道比秦昊早了多少。

進入礦洞之後,一路直通礦區。

按照香菱所描述的晶草,最喜歡附着在礦石上,而且相當稀有。

挖礦就行了!

沿途路過很多礦坑,秦昊都沒有停下腳步,而且尋找到四處無人的角落,開始着手安排這裏的礦工喪屍工作。

挖礦需要自己動手?

不存在的。

只要能夠控制怪物,那它們就是最好的勞動力。

秦昊只需要坐在地上時刻注意有沒有其他玩家過來就行了,那也是相當愜意的。

另外。

他發現,礦洞之內相比上次過來,好像人少了不少。

之前雖然近來門檻有些高,但好歹還是有隊伍可以渾水摸魚進來的,但自從鳳凰公會壟斷一片區域之後。

反倒是進來的隊伍少了不少。

看來…那就應該是公會聯盟與戰錘那邊打的太激烈了。

叮!

叮!

耳邊傳來挖礦的聲音,秦昊偶爾也會去挖幾下試試手氣。

閑着總會容易犯困。

倒是沐清水,從一開始進入礦洞,手中的稿子就沒有停止過,很努力想要挖出晶草。

稀有之物。

的確是稀有,這種玩意平日裏玩家見都沒見過,就算挖出來了。

也會被當成雜草隨手丟在地上。

沒有幾個玩家會認真看一顆長的像雜草屬性。

叮!

秦昊挖出一塊礦石,又是一塊普通的礦石。

不免有些泄氣。

看來玩人品的東西還是不太適合他,這已經挖了快三組了,結果連一個礦草都沒有看見。

該不會這塊區域不會刷新吧?

這時。

就在秦昊還在迷茫之際,沐清水那邊傳來了好消息。

「主人。」

沐清水手中捧著一物,跑到他身前說道:「我挖出了紫色品質的礦石!」

「….」

秦昊的表情有些複雜。

紫色品質的礦石那麼好出?上次那個可是賣了幾千個金幣的啊。

那如果把這個礦石在掛上去,豈不是….

【烏丸錠(紫色品質)】

【傳聞這塊礦石被某個將軍鍾愛,所以世人都稱它為將軍錠。】

看了眼介紹,果然是看不出什麼端詳。

秦昊直接塞進背包中。

等把這件事情搞定之後,才決定要不要掛在拍賣行里,還是說…就放在店鋪里售賣。

大約過去了一個小時左右。

礦工喪屍彷彿永遠不知疲倦似的,一直揮舞著鎬子砸在地板上。

此時秦昊甚至都坐在地上。

望着背包里的一堆紫色品質的礦石開始懷疑人生。

沒錯。

這些統統都是沐清水挖掘出來的,期間有一段時間秦昊甚至還去瞪着眼睛看着沐清水挖。

結果沒挖幾下就又挖出來一個紫色品質的礦石。

等挖到低二十三個結束后。

「這裏已經沒有了。」

沐清水終於將手中的稿子放在地上,開始休息。

這眼睛…

真的厲害,厲害到令秦昊驚奇,如果他也有這樣一雙眼睛,那豈不是逆天了?

紫色品質的礦石多了不少。

但是關於草這種東西,他們是一點都沒見着,着實有些費解。

「難道這玩意不在這裏出?」

秦昊暗自琢磨著。

露天礦場實際上在外頭還有一片礦區,不過目前都是被NPC所佔領,不允許玩家繼續前進。

或許還真有這種可能。

不過該繼續還是得繼續,礦工喪屍堅持不懈,秦昊也默默等待。

忽然。

三個人從入口處正在慢步前來。

他們頭上都盯着鳳凰公會的標誌,而且來的人恰好為戰士、牧師、法師。

「來找事?」

秦昊一點都沒有覺得奇怪。

畢竟先前在外頭讓鳳凰公會丟了那麼多的面子,估計是越想越氣,現在跑來複仇來着。

「準備。」

秦昊給了沐清水一個眼色。

礦洞內屬性都會被強制統一,所以他那大劍因為力量限制又不能使用了,刀刃的話在這種地方。

完全不如沐清水的爆炸好使,既然如此還不如讓她來出手。

恰好。

讓沐清水與玩家打上幾次,磨練了一下技術。

「…」

沐清水舉起法杖隨時準備出手,那三人的腳步聲也越來越近,隨着距離的拉進。

才看見。

那三個鳳凰公會的人此刻都是笑嘻嘻的模樣。

高喊著:「別誤會,我們是來送福利的。」

。 夜北梟驀地抓緊了江南曦的手:「謝謝你,你解除了我的後顧之憂!你放心吧,我不會再讓他們蹦噠幾天了!」

高偉庭的失蹤,他早就猜測不會那麼簡單,但是他一直沒找到線索。

現在高偉庭安全了,夜北梟也就可以放開手腳,大幹一場了!

他再次把江南曦抱進懷裏,親吻着她,在他耳邊說:「這幾天小心點,保護好自己!」

江南曦點點頭,知道夜北梟要做什麼了。

但是她也擔憂:「你要小心樓心悅,她心狠手辣著呢!」

「我知道!」

江南曦主動地抱了抱夜北梟,感受到他高大到身軀在輕輕顫抖,無奈地嘆口氣,鬆開他,決絕地推開車門,跳下了車。

下了車,她才發現,白瀟霆在遠處和樓心悅說着什麼,而樓心悅情緒非常激動,她也就沒有走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