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還不見值日領隊上來迎接。」胡星冷冷的打量著下方說道。

「估計是嚇尿褲子了罷。」江宇笑著說道。

「這架勢是想讓我們轟他出來??」江宇有些蠢蠢欲動的說道,他們已經來了片刻,按理說值日領隊早就該出來迎接了,竟然現在還沒動靜,顯然不 夏知若正準備收回視線,那人卻突然扭頭,剛好和她的眼神對上,相觸只一霎那,然後兩人都很自然地移開了視線。

不認識。

梁巧晴上車后,季庭深也剛好開著車從地下停車場出來。

「今天工作還順利嗎?」季庭深待她系好安全帶之後才發動車。

「還行,」夏知若把頭髮撩到身後,「新招的那個設計師還是我大學同學呢!」

季庭深很少聽到她說自己大學的事,饒有興趣地問道,「關係怎樣?」

「一般,」夏知若顯然是不願意多說什麼,季庭深也就不問了。

到了餐廳,兩人直接被迎進了包間里。大概一個小時后,兩人從包間里出來,正面迎上兩個人,一個較矮但身形魁梧,一個較高看起來比較斯文,白白凈凈的樣子。

二羅首先看到夏知若,高興地走過來同她打招呼,「好巧啊,你也在這裡吃飯?」


是「你」,不是「你們」。

他顯然是直接把旁邊的季庭深給忽略掉了。

「嗯,確實挺巧的。」夏知若禮貌地點點頭,任由季庭深在旁邊抓住了自己的手,哎,男人啊……

「噢,原來季總也在這兒!」二羅似乎才注意到旁邊的人,他不喜歡仰著頭看人,於是同季庭深對視一眼便重新低下頭,視線落在兩人十指相扣的手上。

羨慕誰呢這是……?

二羅有些不好意思看夏知若,暗罵自己簡直太沒用了,這心臟「砰砰砰」得跳那麼快是要幹什麼!

季庭深沒有搭話,稍稍頷首,目光越過他看向他身後的人。同時,夏知若也同樣注意到了。

那人輕笑一聲,走上前來,主動伸出手,開口,聲音卻是沙啞的,與他的形象似乎有些不符,「季總,別來無恙。」

「這句話該我說才是,龍少。」季庭深同樣伸出手,兩人只一握便鬆開。沉默間,似乎有暗波涌動。

二羅沒想到兩人認識,剛想開口說話,龍哥卻制止了他,「我們還有事,就不打擾二位花前月下了。二羅,走吧。」

「噢……」二羅沒說出口的話生生被堵在了嗓子里,然後對著夏知若說了一聲「再見」,這才離開。

夏知若的視線一直放在龍哥身上,這雙眼睛,好像在哪裡見過。

兩人錯身而過,在夏知若注視他的同時,他也在回視,眼眸含笑,就好像已經知道了什麼一樣。

「人都走遠了,還看。」季庭深把她的腦袋正過來,「看我就好了,看別人幹什麼。」

夏知若抿唇一笑,「我只是奇怪,剛才那人看起來白白凈凈、斯斯文文的,怎麼嗓音如此低沉沙啞?」

季庭深牽著她的手往外走,小聲附在她耳邊道,「人為,懂嗎?」

夏知若心頭一驚,「你很熟悉他?」

「算不上,但也知道一些。」

季庭深摸索著她手指上的骨節,「好了,不準再想他了。你想想自己是有多久沒抱我了,快,抱我一下!」

夏知若哭笑不得,「怎麼跟個小孩子一樣。」 符合常理。

就在大家覺得詫異之際,突然一名四丹境中期高手飛了上來。

「給位大哥抱歉,小弟已經替你們辦理好進入手續,大哥大姐們可以進入『獵殺場』了。」這名四丹境中期高手一來便說道,感情已經將所有事都辦好的節奏。

「是唐家兄弟??」胡星第一眼便認出了對方的身份,袖口上綉有唐家標誌,他對唐家標誌,記憶最為深刻,也最敏感,所以第一眼就認了出來。

「正是,在下唐宇。」這名唐家少年笑著說道,雖然他並不知道胡星和唐家有關係,但對方雖然在各處都有打砸事件發生,但好像從來沒有對他們唐家子弟動過手,對於眼前這幾名殺神,他也從心底佩服,見到他們到來,當然知道他們的目的,所以第一時間替他們辦理好了進出手續。

「唐家兄弟辦事,果然乾淨利落,十分感謝唐宇兄弟。」胡星笑著抱拳說道,給足了唐宇面子,其它人可以不給面子,但一定要給唐家人的面子,胡星惦記著唐如雪,當然愛屋及烏。


唐宇也高興的恭迎這幾名殺神進入『獵殺場』,這對於他來說,也算是一件極為榮耀的事,能夠如此近距離接觸這幾名,名震地級營地的殺神,他可算是為數不多,而且還得到對方好感的人。

羅刀帶領兄弟們,就這般在眾目睽睽之下,進入了入口,廣場上無數家族成員,一堆一堆的扎堆在一起,目送這幾名殺神的進入。

當大家都進去之後,羅刀卻停了下來,轉頭看著唐宇笑道;「看來唐兄弟還需要再辦理一位朋友進入。」

「沒問題,這就為你們辦。」唐宇很爽快的答應道,說著四周看了看,想要找到多出來的一人。

「不用看了,它這就出現。」說完,羅刀對著天空一聲長嘯。

只聽他長嘯聲剛落,天空中出現一個巨大黑影,頓時將整個廣場,都籠罩在這黑影之內。

一頭巨大的凶獸,帶著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天而降,嚇得下方的眾少年天才,都幾乎趴下去,這股強大的氣息,讓所有少年都喘不過氣來。

「羅大大大哥,這這這是凶獸啊,也要進『獵殺場』!!」唐宇幾乎嚇尿,見到如此巨大的凶獸,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見到,而且級別還是如此的強大,讓他渾身都軟了,幾乎無法站立,顫抖著聲音問道。

「誰規定凶獸就不能進入修鍊寶地的?」羅刀笑著問道。

「能能能。」唐宇連忙疊聲答道,隨即立即去辦理了進出手續。

就這樣,在一片驚愕的眼神當中,羅刀帶著這頭巨大的『尋元獸』,進入了公共『獵殺場』。

「『獵殺場』,俺又來了呵呵呵。」羅刀站在出口出,遠望這一片山水,每一次從通道中出現,都不是在同一個地方,彷彿這片土地在移動一般,又或者通道在移動。

羅刀身後,眾兄弟也都一一出現,他們是同時進入出口的,所以也都同時出來。

「奶奶的,地級營地的高手已經不夠看了,俺得找點天級營的高手戰鬥才過癮。」鐵牛彷彿聞到了戰鬥的氣息,一來到這片土地內,每個人都彷彿渾身的戰鬥因子被撩起,充滿戰鬥前的興奮感。

胡星和江宇二人也都同時感受到了戰鬥的氣息,渾身頓時精神百倍,四處張望,隨時準備找准目標戰鬥。

譚四和胡一刀二人也有同感,這股戰鬥氣息,讓他們渾身也是一震,戰鬥因子都在體內徘徊。

戀花和蘇菁菁雖然身為女性,但來到這裡之後,也都有同感,戰鬥氣息讓人渾身血脈噴張。

大家如今修為都提升不少,碰見地級營地的天才,根本就不值一曬,只有天級營地的天才們,他們才是真正的感興趣,在理論上能夠評估自己的戰力,但真實的戰力,還是需要真實的戰鬥之後,才能夠準確的判定。

「嗎的,這裡的氣息總覺得有點古怪,為何進來之後,渾身都充滿戰鬥的衝動。」羅刀眉頭皺了皺,每次來到這裡,他都有種想要全力一戰的感覺,總想痛快淋漓的戰鬥一場,不知是不是這裡的血腥氣息的緣故。

兄弟們決定先到處逛逛,看看有啥新奇的,順便讓『尋元獸』尋找一下『元脈』,如若碰得到較好的『元脈』,便可以就地修鍊。

一路上,有了『尋元獸』強大的氣息,周圍的凶獸都嚇得早早躲藏起來,不敢靠近,凶獸對於級別的差距,相當畏懼,一旦聞到周圍有強過自己的凶獸存在,便會一早躲藏起來。

有了『尋元獸』的同路,到也省去不少麻煩,至少省去了凶獸的騷擾。

一路上,『尋元獸』將腦袋靠近地面,聞著地面上傳來的味道,它們的鼻子,天生對於元氣的味道,相當敏感,能夠在很遠的距離,就算掩埋的再深,它們也能夠聞到味道,並且找到『元脈』。

大家一路行走了很久,『尋元獸』也發現無數的『元脈』,有它的出手,幾乎是『元脈』,都逃不過它的鼻子,不過這一路上發現的『元脈』,幾乎都是低階『元脈』,對於他們沒有多大的吸引力,所以仍舊繼續前進,希望找到更好的『元脈』。

終於,在行進了一整天的時間后,『尋元獸』終於確定一處『元脈』,確定是中階『元脈『,而且藏量非常豐厚。

但是『元脈』雖然擺在眼前,一個大難題,卻擺在了大家的眼前,這就是在這『獵殺場』內,到處都是高手,隨時都會出現比他們強大無數的強者,一旦他們開挖這條『元脈』,豐厚的元氣,也將會毫不意外的湧出地面,並且在方圓十幾里地的距離內,都可以清晰感應到,如若招惹來一些非常強大的存在出現,將給他們帶來毀滅性的打擊。

看到寶藏,卻無法獲取,讓大家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一個萬全之策。

「主人,我在傳承記憶當中,找到一個方法。」『尋元獸』的神識傳訊,傳入羅刀的神海內。

「哦,快說,是什麼方法。」羅刀一聽,心中立即欣喜,大家都在想辦法,看看有沒有更好的方法挖取這條『元脈』,苦於一直想不到完全之策。

「剛才我搜索傳承記憶,在其中找到一條有用的信息,我的祖先們,也是在發現『元脈』后,曾遭到各種偷襲,所以特意開發出這一套特殊的陣法,可以隔絕氣息的流露。」『尋元獸』將傳承記憶當中的信息告訴了羅刀。

「哦,用陣法隔絕氣息,果然是妙招啊。」羅刀心中頓悟,想了很久,包括從很遠的地方開始挖掘,然後呈之字形挖洞,每隔一段再堵上泥土,這樣一來,就能夠很好的隔絕氣息的泄露,但大家卻沒有了空氣的呼吸,無法在地底久呆。

此刻聽見『尋元獸』的方法,心中頓時明白過來,陣法一道,相當博大精深,一旦運用的好,足以抵擋比自己強大幾十倍的強者,如若用陣法來隔絕氣息的流露,或許真的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不過該用什麼陣法來隔絕呢??

『尋元獸』將傳承記憶中,記載這方面的記憶,都告訴了羅刀。

原來,早在幾千年之前,『尋元獸』家族,就曾遭到無數次,在挖掘出『元脈』之後,被仇家或者窺竊者的偷襲,讓它們得不償失,所以最後從一名陣法大師哪裡,學會了這一套隔絕氣息的獨特陣法,從此以後,『尋元獸』的安慰,得到了更高的保障。

『尋元獸』也將這套陣法的口訣,告訴了羅刀,好讓他修鍊出來,替大家布好這套陣法,保障大家的修鍊。

羅刀接收到陣法的口訣,便席地開始修鍊起來,大家都停下來,圍在他身體周圍,替他守護。

只見他是不是口中念念有詞,是不是伸出手掌,在空中刻劃著什麼,是不是站起身,左右行走,彷彿在丈量地面一般,左邊走幾步,右邊又走幾步,讓大家無法理解,但都能夠猜到,他這是在認真修鍊陣法,所以也沒有人去打擾。

大概過去兩日的時間,羅刀突然站了起來,只見他伸手一抓,頓時抓起地面上的一大把草,伸手一揮,將抓入手中的草,隨手揮出,頓時這些草彷彿有了生命一般,準確的跌入地面,穩穩的插入泥土當中,有序的排列起來。

就在這些草插入泥土的瞬間,眾人突然感受不到羅刀的絲毫氣息,明明能夠睜眼見到他,但卻無法感受到他的氣息,這讓大家都大驚失色,不知道他在幹什麼。

「怎麼樣,呵呵,是不是感受不到俺的氣息了。」羅刀笑著問道。

眾人木愣的點點頭,的確如他所說,真的沒有感受到他的氣息,如若閉上眼睛,還以為沒有他的存在。

「不錯不錯,這個陣法真的很精妙。」羅刀 點頭說道,這個陣法,通過他兩日的修鍊,終於將其中奧妙領悟,這種陣法,其實就是利用了神海之力,將其貫注到布陣的道具當中,再將布陣道具,按照特殊的排序,排列整齊的插入地面,頓時便能夠影所有氣息,就算有強者從一旁路過,不睜眼仔細辨別,也無法察覺有什麼不同。

他還發現,這和他的神藏術有些相近,都是利用神海之力,來隱藏氣息,不過這個陣法效果更加明顯,竟然連氣息都影藏,不單是影藏了神識之力,看來以後這種陣法,還會有更多的用處。

「以後大家都學學這套陣法,不錯,能夠逃避追蹤呵呵。」羅刀笑呵呵的說道,這從遠古時期傳承下來的絕技,果然非同凡響。

「幾顆小草,竟然能夠發揮出如此神奇功效,陣法一道,果然強大啊!!」譚四感嘆道。

擁有了這個陣法,羅刀便不再猶豫,立即吩咐『尋元獸』開始挖掘,並且安排眾人,立即朝七個方向分散警戒,距離最少二里地,徹底清除兩里之內的閑雜修元者。

他自己則開始了陣法的布置,只見他飛身到周圍的樹林當中,將隨手揮砍,砍取很多樹木下來,抱了滿滿一懷抱回來。

此時的『尋元獸』已經挖了好大個洞穴,巨大的洞口,赫然出現的地面,猶如一個巨獸的大嘴,大大張開在哪裡,等待食物的降臨。

羅刀對周圍的環境,做了一番觀察,並且圍繞洞穴周圍飛了一圈,進行了一番丈量,這才停下來。

只見他將樹枝撿起,開始飛快的在洞穴周圍穿插,將一根根樹枝插入泥土內,他的動作很快,雙手飛快的插樹枝,並且將這些樹枝,按照一定的順序,排列整齊,看起來好像在做籬笆一般,但卻又顯得有點亂。

此時的羅刀,心神已經完全投入其中,因為布置這種陣法,極為消耗神海之力,他必須全神貫注,每一根樹枝插入,他都會投入一絲神海之力,並且將神海之力在樹枝上刻畫出一個特殊符號,這種符號看不見摸不著,但一旦有人的神海之力,掃視在這上面,便會自動隱現出另一種氣息,一種樹枝上的綠色氣息。

這種方法也就是為了讓樹枝上的氣息,完全透露出來,並且壓制住想要掩蓋的氣息,一般修元者,都過於相信自己的神海掃視,除非神海確定目標,靠近之後才會使用雙眼去看,因為視力畢竟有限,神海的掃視之力,遠遠高處視力。

所以一旦有修元者路過附近,神海之力掃視一遍過後,沒有發現特別之處,都不會選擇過來看看。

這個陣法的目的,也就是為了遮蓋住想要遮蓋的氣息,讓修元者誤以為是一片小樹林,便匆匆而過,不會過來仔細查探,好在現在的大陸上,專門修鍊神海之力的高手幾乎絕跡,所以不用擔心出現神海超級強大的強者,因為這種陣法,在神海超級強大的強者眼前,也只是一個擺設。

大概過去一整日的時間,羅刀才將各種樹枝,都安插在了洞穴的周圍,遠遠看起來,彷彿就是一個錯綜複雜的迷宮一般,他在這些樹枝上,都灑滿了乾草和樹葉,並且將洞穴也用樹枝交叉掩蓋,就算從天空中路過,只要不停下來仔細觀看,也不會輕易發現這裡有不同。

「主人,已經快要挖到了,大家可以下來了。」『尋元獸』的聲音,在羅刀的腦海內響起。

「埋的挺深的啊,挖了這麼久才出土。」羅刀心中暗道,看來這條『元脈』埋的不淺,以『尋元獸』的挖掘速度,竟然都用去一整天,不過想想也是,如若埋的太淺,估計早就被其它修元者找到了。

羅刀迅速傳訊給兄弟們,讓大家回來集合。

片刻,所有人都回到了洞穴周圍。

「哇老大,你的陣法布置好了??」

「果然神奇啊,我只感受到一股樹木的氣息,下面的氣息全被遮蓋住了。」

「喊我們回來是不是挖出『元脈』了。」

眾人一回到這裡,便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看著眼前的陣法,果然布置的精妙,不但感受不到下發的任何氣息,就算用雙眼看,也無法看的真切,都被乾草和樹葉遮擋住了。

「周圍沒有異常罷??」羅刀問道。

「沒有任何異常,安全。」

「安全。」

…….。

眾人異口同聲說道。

羅刀點點頭,讓大家跟著他,隨即便飛身進入陣法內,眾兄弟連忙跟著他飛行痕迹,飛了進去,只見羅刀左右穿插,來回飛行,繞了好幾個圈,才將眾人帶進陣法。

他布置的這個陣法,雖然只是用來遮擋氣息,但也具備一點迷陣和困陣的功能,如若胡亂衝進去,很有可能會被困在半路,當然這個陣法的防禦力和攻擊力,略微弱了一些,所以他不想兄弟們胡亂衝進來,將陣法破壞,這些迷陣和困陣的主要功能,是針對一些誤入的小凶獸或者一些低級的修元者。

羅刀帶大家進入之後,來到洞穴邊,此刻的洞穴口,已經被他用樹枝和樹葉,將其掩蓋,可以避免被人肉眼發現,他帶頭掀開一根樹杈,身體『嗖』的一聲鑽了進去。

兄弟們也沒有客氣,都陸續一個個的跟著鑽了進去。

剛一進到洞穴內,眼前頓時開闊,『尋元獸』身軀龐大,所以挖掘的洞穴也相當大,下面黑洞洞的,看不到底部,但一股濃濃的元氣,已經充斥整個洞穴內,剛才在陣法當中的時候,大家都沒有聞到,此刻撲面而來的元氣,讓他們興奮。

羅刀帶著大家一路朝下飛速下降,果然在下降兩千多米的距離時,神海之內,終於出現了底部,龐大的『尋元獸』正獨自蹲在下方,等待他們的到來,巨大的雙眼,咕嚕咕嚕的打轉。

「讓這條『元脈』出土罷。」羅刀剛一落下來,便傳訊給『尋元 季庭深卻不管不顧,一心只想好好地抱著她,。


「你現在調去設計部了,我想讓你端端咖啡送送文件都不行,還不准我下班之後多抱一會兒?」

夏知若單手握拳捶在他胸口,「你就只把我當苦力了?!」

「哪敢,」男人直接把她的拳頭包裹在自己手心,「你把我當苦力還差不多。」

夏知若一聽這話不對呀,「我什麼時候把你當苦力了?」

「……」

正要找借口間,夏知若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季庭深指著她的包道,「電話來了。」

「我知道,」夏知若還盯著他沒動,等手機又響了幾秒這才說道,「等我接完電話來聽你的解釋。」

夏知若拿出手機,看著上前的來電顯示,有些不解地皺眉,怎麼會這個時候跟她打電話,「喂,您好。」

不知道電話里的人說了什麼,季庭深只知道夏知若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甚至於整個人都有些僵硬,渾身綳得緊緊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