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們…最少是三倍於這個數目的說.喵……」

而且.對方明顯不在意那強大的風雪.但我們卻因為那風雪失去了好多有效的守城方式.

在劣勢下.還要以少勝多.可絕對不是容易的事情.

城門已經被鎖好.而上面的小門卻沒有.但是在它的後面.有一架綳得緊緊的弩炮.弩箭頭還燃燒著熊熊烈火.約翰斯站在弩炮後面嚴陣以待.其他人站成一排在城牆邊.手裡面拿著長槍和劍盾.至於我們.我們這些被當成自願守城者的人站在最後面..雖然我覺得我們應該站在前方.不過守衛隊長堅持如此.

噢.我們必須要守護這座城市.

哐…~哐…~哐…~哐…~哐…~哐…~

腳步聲已經近在眼前了.所以也變得更加雜亂.各有不同的惡魔們根本沒有整齊性可言.但是沒人懷疑他們在戰場上的可怖程度.

「堅持.噤聲.」隊長下達了命令.所有的士兵都露出緊張的目光.咬著牙握緊了手中的武器.

我看著那城門.我們不知道在它的後面惡魔已經到哪了.不過那厚厚的城門彷彿要隨時被轟開一樣.

終於..轟…

城門被重重的撞了一下.緊接著又是一下.惡魔們已經來到了城門下方.但是他們還沒有發現那個小門.

「弩炮準備.」

現在還沒有.不過隨時都會.

哐.果然.小門被踹了開來.一個小惡魔發出了嘎嘎的刺耳笑聲.說著什麼就沖了過來.他的後面也跟著幾個惡魔..但是體型大的就進不來了.

嗖~.

弩箭瞬間飛了出去.撞在了小惡魔的身上還沒有停下.城門外面傳來了惡魔的慘叫聲.同時也有怒吼.

「攻擊.別讓那些惡魔雜種活著踏進城牆…」

萬牆之城的第一次惡魔守城戰.開始了. 炎辰仰天嘆了一口氣,道:“看來你們是很難回去了啊,放心吧,上帝他老人家會讓你們找到自己的家的”。

“你什麼意思,難道不想知道誰是幕後黑手嗎”北風提起了自己的倚仗。

炎辰一聲冷笑,一槍打在北風的膝蓋骨上,咔嚓一聲,啪,不得不說炎辰一槍打的是極其有技巧,正好穿碎了的膝蓋骨,北風疼得是直冒冷汗。

“我發現你真是沒有頭腦,幾人你們是被別人僱來的,而且是金三角,說明僱主怕人知道他的身份,你們怎麼可能知道,就算是知道也不過是小蝦米而已,所以你們失去了最後的機會”。

炎辰話音剛落,瞬間便擡手奪過了一個傢伙手中的AK對着那羣歹徒就是一羣掃射,瞬間一陣痛苦的聲音。

幾乎一個個歹徒都沒有反應過來,炎辰的速度太快了,只有三兩個歹徒剛剛向炎辰射擊便被拿下了,一個個得都趴在地上,看着這近十個歹徒,炎辰心中一陣自豪,天朝得五好公民就此誕生了。

“你……”北風一臉陰狠的看着炎辰,腦門青筋暴起。

此時一陣陣得警笛聲響起,由遠及近瞬間傳盪開來。

“操你媽”。

“該死的,你會下地獄”。

“哇啦啦啦哇啦了”越南語。意思是炎辰生兒子一定會有個大JJ。

“既然你狠就不要怪我了,大家一起死吧”說着北風一臉決絕的按下了自己身上的**按鈕。

炎辰得臉上露出了可憐得笑意,就在北風按下**開關的三秒鐘之後,北風一臉的呆癡,這是神馬情況,難道人死了之後意識還會有短暫停留?可是**聲呢,哪裏呢。

北風猛然擡頭,怒目看着炎辰,罵道:“你會下地獄的”。

“裏邊得人放下武器,立即投降”此時警察已經將整個工廠圍了起來,而炎辰他們都身處在工廠的大院之內。


北風一羣人是一臉的絕望,甚至還有幾個傢伙忍住疼痛想要偷襲炎辰,可惜都沒有得逞,心中對炎辰得怨恨,簡直比給自己帶了綠帽子的傢伙還有可恨。

都說天朝人陰險,今天還真是見識到了,可憐自己剛剛回到老家,這下倒好,沒準一下就徹底回了老家啊。

“外邊的警察聽着,都不要動,誰要動我就殺了人質,我們一起死,叫你們隊長宋倚晴進來談話,也許人質還有一線生機,不然……”說着炎辰朝天就是一槍。

炎辰可不想讓太多人知道這羣傢伙是自己幹掉的,這要是傳出去,自己還要不要混了,宋倚晴哭着喊着要自己做局長怎麼辦。

聽到工廠院內傳出來的聲音,宋倚晴眉頭一皺,這聲音怎麼那麼熟悉,貌似是那個禽獸,這到底是神馬情況,難道這個色狼有什麼危險。

宋倚晴一狠心,自己都做過一回人質了,還怕第二回嗎,於是宋倚晴高着嗓門一聲大喊道:“好,只要你們不傷害人質,我馬上進去”。

“隊長”。

“隊長,很危險,我看你還是不要進去了”。

“是啊隊長,要不我替你去”。

看着一個個說的暖心的話,宋倚晴心中劃過一絲暖流,有這樣的同事關心自己也就夠了。


“不用了,我已經決定了,要是激怒了歹徒那就得不償失了,這是一羣不要命得傢伙,還是不要激怒他們,不然人質有了危險我們內心會被譴責一輩子的”宋倚晴一臉的凝重之色。

看到宋倚晴主意已定,再勸說也是沒用,他們只能爲宋倚晴祈禱。

“隊長小心”。

宋倚晴毅然推開了工廠得大門,剛剛開一個小縫就便被人拽了進去,頓時門外得警察也是一陣緊張,他們也看不到院子裏的情況。

突然被一拽得宋倚晴心中一驚,而後看到橫七豎八躺在地上的一個個歹徒,宋倚晴剛欲發出一聲驚呼,便被炎辰捂住了嘴巴。

“低調”炎辰對着宋倚晴做了一個噓的手勢。


看到炎辰的手勢,宋倚晴的猛然一動,完了,看來是人質出事了,不然炎辰也不會下這麼重的手,將這羣歹徒搞成這個樣子。



宋倚晴可不會心疼這些傢伙,死十次都值了,可惜他們沒有是個腦袋,而今這個是文明社會,凌遲也已經被取蒂了,不然……

宋倚晴心中一股失落感,沒想到最後人質還是出事了,看着炎辰得樣子宋倚晴突然有些心疼,以爲她把李千凝他們當成了炎辰的親人,妹妹。

“你不要傷心,我會好好教訓這羣傢伙的,當然你也可以在他們的身上在出出氣”被鬆開得宋倚晴對着炎辰說道。

炎辰眼神之中抹上了一絲疑惑的眼神,這是個神馬情況,什麼叫自己不要傷心,自己有傷心嗎,要說傷心那隻能說有點點點點點兒的失望,沒有得到幕後主使的消息。

“什麼意思”炎辰有些疑惑的說道。

“我知道你妹妹出事了你很傷心,你的心情我很理解”宋倚晴拍着炎辰的肩膀說道。

“我妹妹?”炎辰更加迷惘了。

額,看來炎辰這傢伙是悲痛到了極限,竟然連這個都想不起來,可見他對他妹妹得感情是多麼得深厚,炎辰這傢伙雖然惹人討厭,但是他對他妹妹的一分真情……

“是啊,你妹妹出了事我們警察也很傷心,放心吧,警察會還他們一個公道的”。

“難道是李千凝他們出事了”炎辰急忙問道,難不成螳螂捕蟬,黃雀?自己不是那隻黃雀,可是沒理由啊。

“我知道你是很他們傷害了你妹妹,所以他們傷成這樣,放心吧,我能理解,警察不會追究你的責任的”。

此時得炎辰稍微反應過來了一點兒,一臉無語的看着宋倚晴,道:“你想象力太豐富了,怪不得36E呢”。

“你說什麼”。

“前幾天還是D,現在就是E了,真是厲害啊,算了宋隊長,我不跟你開玩笑了,說正事”炎辰臉色變了變。

“那兩個女孩呢”宋倚晴最關心的就是這個。

“她們先開車回去了,難道你們沒有檢測到麪包車信號,你隊長怎麼當的,真是的”。 轟.轟.

那些體型大的惡魔依然在堅持不懈的轟擊著萬牆之城的厚重城門.雖然暫時還沒成功.可我看得到那城門的門栓已經變形了.

「幹掉他們.」我大吼著開了一槍.由於那些惡魔幾乎都是擠在小門邊上拚命想衝進來.所以我這一槍穿透了好幾個惡魔.卻依然杯水車薪.

不僅僅是我的槍聲.漢特和老范還有阿加雷斯(用他那把可以變成獵槍的變換)也不停地發射著自己的子彈..幸虧我們這次知道一定會有戰鬥.所以帶足了子彈和釘子.戴蒙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了城牆上.他噴吐著龍息讓一片惡魔的化成了灰燼.蔓藤也分出藤條阻擋著惡魔軍隊的前進.甚至老薩滿都在念動著不知意義的古老咒語.讓正在戰鬥的我方全員都變得更加充滿力量..幫助比我想象的大多了.我們都用出了全力.士兵們在砍殺之餘用敬畏的目光看著我們.

僅僅過了一分鐘.惡魔的屍體就已經快堆滿了城門了.但是其他的惡魔毫不在意的踏著他們的屍體繼續前進.那些堆積甚至有一些已經燃燒起來了的屍體反倒讓我們只好慢慢向後退去.眼看著.我們就要守不住小門讓更多的惡魔進來了.

轟…

與此同時.一下撞擊終於讓城門高高的門栓徹底變形.看上去隨便再來一下它就會斷成兩半.

「撤退.到第二城牆.」守衛隊長當機立斷的大喊道.

這看上去是最好的辦法.士兵們立刻向後跑去.期間有幾個士兵因為跑得太慢.所以被惡魔撲到了地上..場面慘不忍睹.

早就再次上好了的弩炮再次射出了一發弩失.給其他人爭取了一些撤退的時間.不過掌控弩炮的士兵約翰斯抬頭看了看即將被撞開的大門.咬了咬牙然後繼續拉動搖桿給弩炮上第三發弩失.

「約翰斯.撤退..」隊長大吼著.可是由於大門就在同時被撞開了.約翰斯並沒有聽到這句話.從搖搖欲墜的兩扇城門中間走進來的.是我目前見過的最巨大的一個惡魔.他必需彎下腰才能走進來.代表惡魔身份的頭上的角只有一個.在一個弧形之後向前彎曲.身體散發著一股惡臭..卻給人一股威壓感.緊隨在其後的.是五六個只比他矮小一點的惡魔.

嗖.約翰斯射出了弩失.人類手臂一般粗細的弩失相對於這個超大號惡魔卻太小了.雖然正中惡魔的脖子.可是並沒有造成實際的傷害.只是讓惡魔更加憤怒了.他和他身後的巨大惡魔都沖了過來.每一步都讓地面震動.讓我們也幾乎站不穩..然而他們自己卻也踩死了很多小個的惡魔.看上去根本不在意的樣子.

「啊…」約翰斯愣住了…不論是誰看到這些巨大的惡魔朝他衝過來都會愣住的吧..惡魔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他們拳頭的陰影甚至已經覆蓋了這個士兵……

那個士兵.約翰斯.在普通不過的一位士兵.我也僅僅認識他不過幾分鐘.但是他一開始對我們的關心.和之後的信任……我大吼著、用盡全力扔出了大劍.大劍深深的砍進了惡魔的脖子.就在剛剛弩失刺到的地方.腥臭的黑色血液從傷口處噴擠而出.惡魔在一瞬間就被切斷了脖子死掉了.可是.惡魔衝過來的慣性根本沒有消失.眼看著.約翰斯依然會被惡魔砸個正著..

一片陰影卻從地面升起.看似薄紗一般.卻在惡魔屍體就在約翰斯頭上不到一米的時候牢牢地撐住了它.

「笨蛋人類…喵.快點跑.」

我回頭看去.發現影魔奈人立了起來.高高的舉著帶有可愛肉球的手爪..是他救了約翰斯.後者終於反應了過來.迅速的跟著跑到了第二道城牆之後.而士兵們也終於重重的鎖上了城門.

「呼哧、呼哧…」約翰斯喘著粗氣.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著看上去明明只是一隻貓的奈.不過他還是結結巴巴的說:「謝、謝謝.」

奈並沒有時間回答.因為這時候第二道城牆的城門也開始因為惡魔的不斷撞擊而顫動不止了.

「…那個凍死鬼.為什麼不親自上呢.」奈似乎在沉思著.

第二道城門沒有小門.不過有一排箭孔.士兵們已經把單兵弩架在了上面近距離向就在外面的惡魔發射..不夠.不夠.惡魔可能還在源源不斷的從奈隱藏的那個惡魔封印出來.這根本不夠.這樣下去.我們只會在一道一道城牆向後退的同時損失更多人手……

我彎下腰.然後一把抱起了奈.

「喵嗚..」

「嘿.這樣下去不行.帶我去那個封印..那個你隱藏起來的封印.」

在戰爭中好不容易得以休息一會的同伴們聽到我的話都吃驚看著我.拉邦皺起白色的眉毛:「孩子.就算是你.在這樣的暴風雪中也會迷失的.」

「現在的我.沒錯.」我頓了頓.然後望向了上方的天空:「但是如果是另一個我的樣子……」

說著.我回想起了上一次..上一次我變成真身的記憶.

天空、翱翔.風吹拂臉頰與頭髮的感覺.最大限度的自由.空曠一片的蒼穹..

我的身體在慢慢地變化.彷彿褪去了表面的一層外殼.也像是內在的真實終於浮向表面.第一次.我成功的憑自己的意志控制了變身.

本來寬闊的城門過道也已經快容不下我的身體了.所以我不再等待.對著手裡..不.手爪裡面的奈說:「拜託了.」

雖然不去看.不過我能想象那些士兵們的表情.

「龍.」奈睜大了眼睛.似乎想從我的手裡面掙脫出去:「龍.龍龍..這就是龍嗎.和我聽得不完全一樣……我能騎么.」

………….

「惡魔封印.」我無視了那句話.然後重複了一遍:「惡魔.封印.」

「喵喵…知道了知道了.放開我.這點暴風雪我大影魔也不放在眼裡.」奈說著.在從我手中掙脫的同時就讓自己的身體變大了一些.而且背上還長出了惡魔領主一般的黑色蝠翼.然後領先我一步飛了出去.我緊隨其後.

在我衝進城牆上方暴風雪的前一刻.我聽到了米婭的喊聲:「楊寒哥哥.加油哦.」

…會的. 聽到炎辰的話,宋倚晴懸着的心立馬平復了下來,還好沒有出什麼事?額,天堂地獄的得變化也太快了吧。

現在的意思就是說不但人質沒有出事,而且歹徒還全被打傷,宋倚晴眼神灼灼的盯着炎辰,這傢伙身手竟然這麼厲害。

“他們都是你打傷的?”宋倚晴有一點兒不太相信得問道。

“當然,你感覺這裏還有其他人嗎,不但如此就是他們身上得**都失去了作用,你是不是特別崇拜我啊,不要迷戀哥,哥只是一個傳說”炎辰做了一個自認爲非常帥得姿勢,可是看着宋倚晴眼裏卻是那麼的欠扁。

“太好了”宋倚晴此時是一陣激動,真是老天有眼啊,敢在自己得轄區犯事真是該死。

說着宋倚晴拿起呼機就想給工廠外守候的警察傳呼,呼機剛剛拿在手裏便被炎辰一把奪了過來。

“你幹嘛”要不是看在炎辰是個英雄救了人質還立了功宋倚晴早該罵他了。

“有件事還得跟你商量一下”炎辰臉上有了一絲認真。

“什麼事”難得看到炎辰認真,所以宋倚晴也有些好奇。

“他們都是你打傷的,跟我沒有關係,都算在你頭上,出去你絕對升官,局長位置用不了多久就是你的,再加上你家的背景,哈哈,你相當有前途啊,不要感謝我,我做好事從來不留名的,當然你可以叫我雷鋒”。

“爲什麼,是你的功勞就是你的功勞,我宋倚晴絕對不會爲了自己的前途做出讓自己良心愧疚的事情,如果你是想拿這件事當做拿捏我的小辮子那麼你就錯了,你幫助了人民,人民不會忘記你的”宋倚晴一臉的正色。

額,炎辰一陣無語,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這麼古板,別的警察聽到自己的話估計都能樂瘋了,這可是千載難逢得好機會,本來炎辰還以爲宋倚晴會對着自己一陣感恩戴德,可惜,看來自己錯了,錯的離譜。

“倚晴,你知道我這個人一向低調,而且也不想出風頭,有吃有喝就好,況且我現在還在上學,你要是給我一曝光,我還怎麼安心上學啊,你這樣是毀了一個祖國花朵的未來”炎辰欲哭無淚,沒想到往外邊送功勞也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宋倚晴微微猶豫,而後道:“你是不想暴露你的身手吧”。

額,誰說胸大必定無腦啊,哪個狗日的說的,給老子滾出來,看什麼看,就是你。

“好吧,算你說的對,你不用感謝我的,當然實在要感謝我的話,就讓我給你揉揉的眯眯,上次沒有咬疼你吧”。

宋倚晴臉色一變,本來還感覺這傢伙兒有點兒做英雄的潛質,這下一下變成流氓了。

“你可以試試,到時候我讓你吃一輩子牢飯”宋倚晴狠狠得說道。

“額,咱倆是娃娃親,我親我老婆還犯罪?”。炎辰沒有一點兒犯罪得覺悟。

“第一性騷擾,第二涉嫌對國家重要人員圖謀不軌,第三涉嫌槍支故意傷害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