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哈哈,我還是更喜歡當惡霸。欺男霸女的惡霸,哈哈哈哈~~~~」

「惡魔……惡霸……」方媛喃喃囈語,忽然,她哈哈狂笑起來,「惡霸從來都沒有好下場,北侖霸,你完了,你死定了,你肯定會死得很慘很慘!」

「我死定了?」北侖霸囂張說道,「誰敢殺我?就憑那幾個方家餘孽嗎?還是你這個賤人?你才完了,你註定是一個純陰鼎爐!」

「是啊,我註定就是一個純陰鼎爐。但是,我不會是你的鼎爐。我發誓,誰能殺了你,我就心甘情願的當他鼎爐,供他玩弄,供他驅使!」

一句句惡毒的誓言,從方媛的嘴裡緩緩吐露出來。北侖霸感覺到了誓言的力量,但是,北侖霸卻根本不在乎。

「強大才是根本,誓言力量又有何懼?」

一股股奇異的力量,在北侖霸的身體裡面橫衝直撞。短短數秒鐘之後,方媛所說出的誓言力量,竟然就被北侖霸清掃得一乾二淨!

「你……你……」

方媛絕望了。

方媛知道,誓言的力量不可能約束北侖霸,她並沒有天真到以為這種手段可以束縛北侖霸。但是方媛卻沒有想到,北侖霸竟然可以如此輕鬆的清除誓言力量。

要知道,這可是來自一個境界高出他的,靈能低階強者的誓言力量!

老天爺啊,誰來收了這個惡魔!

一行行清淚,遍布臉頰。

北侖霸囂張大笑著,他拍了拍方媛光滑的臉龐,嘿嘿說道:「乖乖的繼續吃靈丹吧,乖乖的等著我來寵幸,哈哈哈~~~」

北侖霸囂張大笑著,離開了這座監獄……

……

就在北侖霸折磨方媛的時候,蘇隆跟郭昊兩人推杯換盞,暢飲正酣。

喝著喝著,蘇隆忽然神色一動,伸手在虛空中猛然一抓!

「虛空傳訊,靈神手段?!」郭昊放下筷子,驚訝的朝蘇隆右手看了過來。

就看見,蘇隆右手抓著一團蒙濛霧氣。那團霧氣宛若鵝蛋一般大小,它不斷變化形狀,它不斷拚命掙扎,似乎想從蘇隆手中逃脫出來。

這事兒太奇怪。

既然是,有靈神給蘇隆虛空傳訊。那麼,他為什麼不幹脆利落的讓蘇隆獲得這道訊息?

如果是,那位靈神不想讓蘇隆獲得這道訊息。那麼,他又怎麼會施展出這種靈神手段?

很快,蘇隆就明白過來。

「想要考驗一下我?」

蘇隆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神采。

「這種考驗也太過簡單!」

這段時間裡,蘇隆所經歷過的,都是怎樣可怕的考驗?

越階獵殺妖獸,30天內凝聚浩瀚靈紋。跟這樣的考驗比起來,現在這個考驗,又算得上是什麼事情?

蘇隆嘿嘿一笑,猛地狠狠一捏。就聽見「嘭」的一聲輕響,鵝蛋般大小的霧氣就被捏成了粉碎。

一行靈力大字,隨即閃閃發光的,在半空之中赫然顯現出來——

「學院禁地,靈塔開啟!」

[bookid=3193414,bookname=《執掌森羅》] 誰都知道學院禁地在哪裡,但是,誰都不能輕易接近這處禁地。

這裡有著鎮守老師,這裡更有著一個時刻釋放著強勁靈壓的巨型封印!

這種靈壓力量,就算靈神存在也很難抵抗前行。更別說那些靈能、靈體期的學生。

唯有獲得特別准許的老師、學生,才能接近這處巨型封印。

蘇隆朝這邊走來,蘇隆沒有遇到任何靈壓阻礙。一直走到那處巨型封印之處,他方才遇到了小小的靈壓阻礙。

與此同時,一個聲音霍然響亮起來。

「蘇隆?」

「是!」

短短三個字的對答,學院禁地的封印就裂開了一道豁口。從頭至尾,蘇隆甚至於都沒能看見那位駐守老師的身影。

蘇隆沒有遲疑,信步走了進去。封印隨即合攏起來,這一開一合之間,蘇隆感覺到封印的強大力量。

「以我現在的戰力,完全無法將其撼動!恐怕,就算是幾個靈神聯起手來,也未見得能夠攻破這個封印!」

蘇隆暗自讚歎著,環視禁地內的種種情況。

眼前,乃是一座孤獨的大山。

歷史上,也極少有學生進入學院禁地。就算是那些靈能巔峰、靈能高階的老師們,也極少有人獲得進入資格。

靈神水準的老師們,都有資格進入這裡修鍊。每一年中,他們都可以進入這裡,修鍊一段時間。他們知道這裡的具體情況,但是,他們全都閉口不談。

正因為如此,一直以來,在學院師生的眼裡,學院禁地都是一處無比神秘的所在。在學院里有著許許多多的傳說,每一個傳說都在描述著,學院禁地的玄妙神奇。

可是,當蘇隆走進禁地,卻不由的十分失望。

到處都是雜草矮樹,景色無比荒涼。

空氣中的靈氣十分淡薄,甚至於還比不上北武城的貧民窟。

「這就是學院禁地?發生什麼事情了,禁地里居然會是這等模樣?」

蘇隆環視四周,很快,他就發現了一條上山小道。

這是一條由礫石鋪成的羊腸小道,因為雜草叢生的緣故,小道被隱秘掩蓋起來。

還好,蘇隆慣於在深山中尋找靈草、靈藥,早早練就了一副好眼力。所以,他沒費多長時間,就找到了這條羊腸小道。

蘇隆朝其他地方看去,他再也沒有找到第二條上山小道。甚至於,連一丁點兒人類走過的痕迹都沒有看到。

「走吧,上去看看!」

沿著這條小道,朝著山上不斷行去。一路攀登,蘇隆沒有遇到任何活的動物生靈。

連一隻螞蟻都不存在!

噠噠噠……

蘇隆的腳步聲音,在這奇特的大山之中迴響而起。蘇隆故意跺出了重重的腳步之聲,他想要看看,能不能惹出什麼猛獸出來。

結果,還是沒有任何動靜!

「真是古怪,這個禁地里,到底存在什麼東西?」

當問題剛剛出現,腦海里忽的一個閃光,蘇隆就恍然明白過來。

「北武靈塔!!!」

學院禁地,靈塔開啟!

某位靈神老師傳遞過來的訊息說得十分明白,那北武靈塔正是存在於學院禁地!

「這跟傳聞並不一樣,但是,這卻最是符合事實!」蘇隆的眼睛里,有著閃光不斷爆現。

傳聞中,北武靈塔開啟之時,會在整個北武城裡引起大動靜。蘇隆沒有見識過,蘇隆認識的那幾個學院老師也從來都沒有見過。這就充分說明,傳聞有誤!

「或許,過去北武靈塔並不像現在這樣必須封印。或許,很多年以前,當北武靈塔霍然打開高大塔門的時候,整個北武城都會因此而震動。」

但是,這已經成為歷史!

環視四周。

此時此刻,蘇隆已經登上半山腰。四周景色,還是那樣的荒涼依舊。

蘇隆不由得自言自語:「不知道,北武靈塔出了什麼事情,導致這裡變成了一處禁地!」

蘇隆已經猜測出來,這裡原先並不是什麼學院禁地。蘇隆不停的向上攀登著,很快就走到了大山山頂。

蘇隆終於看見了北武靈塔,一座塔基朝上,塔尖直刺大山深處的怪異靈塔!

塔基之處,有著一道門戶敞開。 帝少爆寵:嬌妻霸上癮

舊愛如歡 ,蘇隆緩緩閉上了眼睛。一處處場景在蘇隆腦海之中還原回來,一處處場景為何會變得如此這般,其前因後果也在蘇隆的腦海之中快速推演出來。

不是什麼精密推演,只是粗略的思考一番。再加上一點聯想,再加上一點誇張。霍然之間,蘇隆的眼睛重新睜開!

「這座靈塔,是被一個強大存在狠狠砸進了大山之中!!!」

蘇隆吃驚的瞪大了眼睛。

僅僅只是目視塔基,蘇隆就有一種深深的敬畏之感。順著這種感覺去推斷,這座北武靈塔恐怕是一個九階靈器,甚至是一個更為強大的靈器!

「能夠這樣羞辱靈器的,恐怕不是靈寂可以做到吧。難道是靈王?可是,又有哪個靈王膽敢冒犯學院尊嚴?」

蘇隆完全不能理解,深呼吸了幾下之後,他也不想再去追究箇中原因。

「進去看看!」

蘇隆定了定神,穩步朝著那處入口門戶走了過去。很快,他就走進了靈塔里。

從外面看,靈塔裡面黑洞洞。可是走到裡面,蘇隆方才發現,這裡面十分明亮,恍若到處都放置著光明靈燈。

很快蘇隆就發現,這裡沒有一盞靈燈。所有的光亮來源,全都是因為一種奇特的靈石。

此時此刻,蘇隆身處著的,是一間數十平米的房間。整個房間的四周牆壁,都由這種奇特靈石構築而成。這種靈石無時無刻不在散發著柔和光芒,可是這些柔和光芒卻沒有一絲一毫可以泄露到靈塔外面去。

蘇隆看不懂了,他不是萬事通,他還有許多東西沒有看見過。

「神秘的強者,奇特的靈石,不知道,這一次我還會碰到什麼新鮮東西?」

蘇隆的目光,從那些奇特靈石上面挪移開去。蘇隆的目光,很快就落在了一處圖案上面。

這一處圖案,刻蝕在房間的地板之中。圖案所繪製出的,正是一座靈塔形象!

「難道,這就是開啟北武靈塔的關鍵?」蘇隆的目光,被這靈塔印記牢牢吸引,「可是,總不能由我來開啟。我才只是什麼修為,我哪裡驅動得了這麼強大的靈器?」


戰力歸戰力,境界歸境界。除非蘇隆學習到了,如同方哲、北侖霸所學習到的那種神奇秘技,否則,他絕不可能驅動任何一種靈器。

哪怕是品階最低的靈物袋,蘇隆也無法掌控使用。

蘇隆眉頭微皺,默默的想了想。很快,他的目光朝著一處虛無空間投了過去。

「不知哪位老師在此?學生蘇隆,見過老師!」

蘇隆話音剛落,那一處平靜空間就有波瀾微起。一位靈神期的老師,漸漸顯露了身形。

這是一位年約三四十歲的老師,圓圓的臉龐上面,嵌著一對精明、深邃的黑亮眼睛。還沒有開口說話,他就露出了一口潔白的牙齒。看著那牙齒的白色反光,不知怎麼的,蘇隆就想起了那些鋒利無比的妖蛛蛛腳。


「他,不像看上去那麼和善!」

蘇隆的內心深處,不由得生出了一種莫名警惕……[波okid=3193414,波okname=] 不過,蘇隆掩飾的很好。以他現在的心境,面對這種靈神老師,他不可能露出多少蛛絲馬跡。

「學生蘇隆,見過老師。」

「不錯,不錯,是個好苗子。要是你連我的身影都無法發現,進入資格就會無情剝奪!」

頓了頓,這位靈神老師繼續說道。

「我是張太河,負責鎮守這座靈塔的十二個靈神老師之一。今天輪到我值班,由我來負責為你開啟靈塔。」

張太河呵呵笑著,那一口潔白的牙齒,顯得更加白光閃閃。

蘇隆不動聲色的鞠躬說道:「多謝張老師,請張老師出手開啟!」

「不急,不急。」張太河擺了擺手,「你得知道北武靈塔的神妙之處,以及恐怖之處。否則,你若進去,只有死路一條!」

蘇隆暗自凜然,暗自警惕。張太河越是這樣說,蘇隆就越是覺得毛骨悚然!

「難道他想害我?」

「堂堂靈神,犯不著用什麼陰謀詭計來害我!可是這種感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是蘇隆最為神秘的能力。自從那一天,遠距離判斷出來,八階妖蛛的蘇醒時間之後,這種神秘能力就悄無聲息的默默成長。

在幽廊閣中,蘇隆之所以能夠準確判斷出來,兩條通道的各自去向,正是因為這種神秘能力。

就在剛才,蘇隆之所以能夠發現張太河的所在,也正是因為這種神秘能力!

等一等……我的神秘能力?

忽然之間,蘇隆明白了過來。那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也漸漸平復了下來。


「因為劉銘倫嗎?送了我一個無限制修鍊的機會,卻又給我下了個圈套!」

蘇隆明白了,這又是一個考驗。很顯然,劉銘倫與這張太河很熟悉。所以,劉銘倫拜託張太河考驗一下自己。說來說去,劉銘倫還是擔心自己,擔心自己沒有足夠能力!

「嘿嘿,好一個商人本色。等我出來之後,一定要扒他一層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