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看到小姐那麼累,想過去逗她開心嘛!」無辜的對手指,撇嘴。

其實她知道的,每次她這樣去親近小姐,小姐雖然每次踹她,但是其實小姐的眼底都有笑意的,而且,小姐踹人才不像那個璃曄公子呢,小姐的力道一向把握得很好,看似狠狠的一腳把她踹飛,其實不過是借著力道把她推開一般,一點都不會痛。

呃,當然,偶爾自家小姐惡趣味興起的時候會讓她摔個屁股蹲兒,但是也最多一點點疼,那對於修士完全是撓痒痒一般。

這個璃曄公子真可惡!

明明是跟她搶小姐,竟然還把她嬌嫩的……臀部摔得那麼疼,吼吼,她發誓一定要不擇手段要搶回自家小姐!

小三默默的發誓,偷偷的瞥了瞥璃曄那張人神共憤的臉,暗暗又在心底吐槽了一番,真是的,長得比我家小姐還漂亮無數倍,還想把我家小姐拐回家,先去毀容吧!嘿嘿!

不得不說,小三,你的三觀已經完全扭曲了!

小二不用想都知道眼珠直轉溜的小三沒想什麼好事,也不提醒她別去招惹那尊大神做一些自取滅亡的事,反正她算是看出來了,只要有小姐在,只要不是危害到小姐,那麼主也不會要她小命,這樣就可以了。

至於其他的,吃點苦頭也當歷練了吧!

小二默默的拍開小三的爪子,輕聲對璃曄說了句:「璃曄公子,我幫小姐準備葯膳,您是否需要進食?」

其實到了他們的修為根本只需要服用辟穀丹就好了,只是因為裊裊很喜歡吃飯,尤其是一些美食,所以他們一直都保持用餐的良好習慣。

小二看著自家小姐眉目舒展的睡顏,也不由得溫柔的笑了笑,清冷的雙眸里也染上了暖意。

璃曄手覆在裊裊的背心意念一動,一股淡藍色的特殊能量輸入裊裊的身體,聽到小二的話頭也沒抬的揮手便是一個精緻剔透的玉盒落入小二手中,「把這千年雪蓮子燉入粥中,不必加入其他藥材。」

「是!」小二一喜,捧著玉盒便走到一旁動作利落的忙碌了起來。

小三縮了縮脖子,很想問一句為何不給小姐吃丹藥,但是沒膽子,只能默默的蹲到角落畫圈圈。

裊裊這一覺,睡的倒是不長也不短,兩個時辰后就醒了過來。

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給自己身上扔了幾遍清潔術,然後又拿出自己特意煉製的迷你小樓房,空著著小樓房變成正常大笑,然後在小樓房裡洗漱換衣后這才一身清爽的坐到了餐桌旁,雙眼放光的把一大碗清香誘人的蓮子粥吃完,感受著體內的原力充沛,內力也盡數恢復,頓時跑到璃曄面前說了一大堆熱情洋溢的讚美詞語,然後笑得見牙不見眼的捧著一大盒的千年雪蓮子回了樓房的房間里繼續睡覺。

小三眼巴巴的看著自家小姐壓根兒沒注意到不停在一旁晃來晃去想引起注意的自己,頓時抑鬱了,懨懨的垂著頭也去了自己的房間關門睡覺。

小二默默的收拾完餐桌,也自顧自的去修鍊了,畢竟這是小姐的空間,自然沒有危險,她倒沒有急著去問裊裊外面的情況,在她心裡,小姐想說的時候,自然會說。

她現在最大的心結就是她和小三明明是小姐的貼身丫鬟,卻除了伺候小姐其他都不能幫到小姐,反而處處是小姐掣肘,她一定要努力修鍊才行!

清冷的眸底滿是堅定,不耽誤一點時間的小二一進入房間便進入了打坐修鍊。

而其實,懨懨回房的小三一回房就立馬臉色平靜了下來,唇角柔和的彎了彎,也立刻開始了這些日子從不曾停歇的打坐修鍊。

而進了房間的裊裊把自己砸到柔軟無比的床上這才想起她貌似把璃曄那位大神給忘記了! 光頭愣了一愣,雖然不知道林晨找他要商量什麼,但估計也一定不是什麼無關緊要的事情,林幫主親自會見自己這個小小的獵鷹幫,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

“哈哈!林幫主!我們進天樂酒店的包廂裏面談!”說着光頭上前恭敬地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對這種禮儀光頭並不拘束,畢竟林晨的身份比自己要尊貴。

林晨倒是沒有說什麼,只是點着頭,表示同意和光頭進包廂裏面談,就這樣,林晨和光頭並排走進了天樂酒店,跟在林晨他們身後的是那昨晚帶頭的小弟,經過林晨詢問才知道這個男子名字叫做王衝,是光頭的得力助手。

天樂酒店是一個並不豪華的酒店,不過在雲升市的酒店,也差不到哪裏去了,西方的建築,內部也是充滿了貴族氣息,大理石地板,青白色的瓷磚貼在牆壁上,天花板則是有着不少的裝飾,豪華的吊燈,天樂酒店至少能夠算得上是普通水平的酒店了。

獵鷹幫佔得場子並不算大,但也不小,很快,光頭帶着林晨就來到了包廂裏面,整個包廂就只有三個人:林晨,光頭吳川還有光頭的得力助手——王衝。


其餘的小弟都在酒店裏面閒蕩,還有幾個守在包廂的外面,生意自然也是在做的,不過服務員也就是這些小弟而已。

包廂內陳設很簡單,一張大圓桌,上面擺着幾瓶拉菲,還有十幾套酒杯,地板上是木地板,在地板上面有着十幾張後靠背的木椅子,包廂的角落,冰箱屹立在那兒,普普通通。

“林幫主!我們邊喝酒邊聊!”光頭大笑道,王衝連忙打開了拉菲紅酒,給林晨和光頭以及他自己各自倒上一杯。笑着爲兩人遞過酒杯。

林晨接過酒杯,看着光頭,道:“光頭幫主,我想問你一件事情,昨天晚上你們獵鷹幫對我林晨出手,是誰指使的?我和你們無冤無仇,我想一定是紀金指示的吧!”

聽了林晨的話,光頭的臉色明顯有些難看,他漸漸開始以爲林晨是來找他麻煩的了,壓低聲音說道:“林幫主,昨天我們並不知道你是晨曦幫的幫主,所以我們太魯莽了,我希望你能夠原諒我們昨晚的過失,而至於紀金,昨晚出手的確是爲了他,不過他既然是我們獵鷹幫的一員,我們就不會讓他被別人欺負。”

林晨愣了一愣,隨後嘴角揚起弧度,其實剛纔林晨就是在試探一下光頭,看看這個人對自己晨曦幫的態度,和對自己手下的態度,結果……很讓林晨滿意。

“光頭幫主,其實昨晚的事情也是一個誤會,紀金既然是你的人,那我也就不追究了,我今天更重要的事情是想和你談一談合作,我們晨曦幫和你們獵鷹幫的合作!”林晨平靜地說道。

而這時,光頭眼中閃出了亮光,合作!他突然起了興趣,晨曦幫可是這片地區的大黑幫啊,在這片地區,天地盟排名第一,火幫排名第二,而這能夠位列三甲的就是晨曦幫了。

雖然林晨是晨曦幫的幫主,但晨曦幫的影響力在這個地區他或許並不清楚,他是一個大忙人,還真的沒有什麼功夫管這些事情……都忙着關心他的美嬌妻去了……

“林幫主,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你們晨曦幫是個大幫派,林幫主有什麼意見就都提出來吧!”光頭嘿嘿笑道。

林晨點了點頭:“光頭幫主,你應該知道雲升市有天地盟和火幫兩個通知地位的大幫派,其餘大小幫派不計其數,想要在雲升市立足並不簡單,但是雲升市是華夏的重點工業城市,這裏的經濟條件無可厚非,我想要在雲升市發展我的黑勢力。”

光頭顯然是有些意外,眼前這個晨曦幫的幫主,居然想要在雲升市發展晨曦幫,不禁問道:“林幫主有什麼計劃嗎?如果有需要我獵鷹幫的幫助,我非常地樂意。”

聽着光頭的話,林晨泯了一口拉菲,笑着說道:“光頭幫主,我的確需要你的幫主,你應該知道雲升市龍蛇混雜,我來雲升市也才幾天時間,不過我也想出了一個策略,能夠能讓晨曦幫發展的戰略,不過……我想讓獵鷹幫加入我們晨曦幫!”

“什麼!”光頭滿臉的震驚,連忙擺着手,臉色明顯有些不好:“林幫主,恕我難從命,我獵鷹幫雖然不是什麼大幫派,手下人也有1000人,雖然比起晨曦幫並不算多,但那都是我的兄弟啊,我怎麼能夠讓他們卸下獵鷹幫的名號而去併入晨曦幫呢?”

林晨皺了皺眉頭,顯然,讓光頭的獵鷹幫加入晨曦幫並不容易,看來還是要說動光頭啊。用林晨的話來說那就是三寸不爛之舌。

“光頭幫主,我想只要你能夠加入晨曦幫,我想你一定能夠在雲升市崛起,甚至還能夠與天地盟和火幫其名,而且利益非常的豐富,這個機會我想你應該會把握吧!”林晨喝完了拉菲紅酒,笑着說道。

光頭聽了林晨的話,頓時冷笑起來:“呵,林幫主,我知道的你年紀小,本領強。但是牛皮也千萬別吹大了,我光頭雖然有着吞吐天地的宏圖大志,但是自知之明還是有的,天地盟和火幫擁有着華夏四大黑幫之一的天府和血刀會坐鎮,我們怎麼可能有實力與他們比肩?”

林晨笑了笑:“不可置疑,獵鷹幫的確沒有這種能力與天地盟和火幫比肩,但是像獵鷹幫這種小幫派有的是成長空間,只要堅守雲升中學爲自己的領地,逐漸向外擴張,地盤越來越大,難道還會怕不能夠統治雲升市這片天地嗎?”

光頭突然爆笑起來:“哈!哈!哈!林幫主,你也太異想天開了吧,如果就這樣擴張就可以的了的話,那我們獵鷹幫還用得着現在這副模樣嗎?我們早就在雲升市吃開了。可惜,我們獵鷹幫絲毫沒有能力一一吞併過去。”

對於光頭的嘲笑,林晨沒有絲毫的生氣,他知道,如果換做是別人,也是會嘲笑自己異想天開的,畢竟憑藉着獵鷹幫想要在雲升市擴張,那實在是太難了,沒有天地盟和火幫這樣有着強大的背景,任何的勢力都是很難發展起來了。

林晨卻是一笑:“光頭幫主你還是太小瞧你的獵鷹幫了,在我的眼裏,能力強弱並沒有什麼問題,只要運用得當,在弱的能力也能分庭對抗強大的能力,以弱擊強,一點擊面。團結起來,握成一個拳頭,一定能夠在雲升市大放異彩。”

光頭幫主卻是一愣,半信半疑地問道:“林幫主這麼說,難道真有辦法讓我們獵鷹幫擴張?不是找藉口吞併我們獵鷹幫?雲升市龍蛇混雜,林幫主你確定看清了形勢?”

林晨伸出了手指,點了點頭:“的確,獵鷹幫雖然有一千以上的兄弟,但是在雲升市這個地方還是規模太小了,所以獵鷹幫要做的事情就是紮好根本,利用雲升中學這樣的地理條件向外擴張,向着其他地方的行業收取管理費,如果遇到別的勢力阻擾我們無需理睬,只管收自己的管理費。”

光頭安靜地聽着,林晨繼續說道:“我們首先要挑實力弱小的勢力,然後憑藉着獵鷹幫比他們更加強大的實力去統治那一塊地盤,而那些實力弱小的,估計都是承受不住獵鷹幫的壓迫,而且少了管理費來源,到時候你就可以向他們提出申請,讓他們加入你們獵鷹幫,而慢慢的,獵鷹幫實力越來越強,面對的勢力也能越來越強大,萬一踢倒鐵板,你們可以直接聯繫我,也就是你們獵鷹幫所屬的晨曦幫的幫主。”

光頭聽了林晨的話,臉上露出凝重的表情。 章節名:第六十九章空間靈藥種植

這個念頭剛閃過門口就出現一道身影,擋住了大半的光線。

裊裊早就聞到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氣息,側首看去,果然是璃曄步履從容的漫步而入,那副模樣當真是自然得不能再自然,裊裊挑眉,不過看在之前的千年雪蓮子的面子上,裊裊姑娘心情不錯,沒有直接把人轟出去,反而單手撐著小腦袋,偏著頭戲謔的調笑道:「璃曄美人,今兒個你就不必陪睡了,去隔壁房間吧!」

璃曄淡淡的掃了她一眼,神色從容姿態優雅的坐到了床上,一把攬過她,不疾不徐道:「既然我不必陪你,你陪我也是一樣。」



裊裊的腦海里有炸雷響起。

她這是,再次被反調戲了?

裊裊姑娘咬牙切齒,該死的璃曄不止實力高過她,竟然連嘴上功夫那也是深藏不露啊!

知道自己掙扎也會被璃曄一把撈回來,乾脆不做那些浪費力氣的事,直接一把撲到璃曄身上對著他的肩膀就是一口咬了下去。

她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這種感覺,越來越對璃曄的親昵習慣,甚至是享受,她就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似乎有點暴躁,乾脆放縱自己,對著璃曄又是惡狠狠的咬了幾口。

璃曄眉眼不動,直到懷裡的小人兒折騰夠了,這才雲淡風輕的道:「鬧夠了?那便睡罷。」

裊裊徹底焉了,就是這樣,你一身力氣耗費盡了人家那還是軟綿綿的,一拳打在棉花里,氣到的還是你自己。

裊裊姑娘心理素質上佳,給自己心裡建設了一翻后也就覺得鬧起來沒意思了,簡直是浪費力氣,只是聲音里也沒好氣:「我睡不著了!」

「……」璃曄垂眸看了一眼懷裡的裊裊,見她真是十分精神,水色剔透的眸底閃過一絲笑意:「不是說要試試這空間能不能栽種靈藥麽?上次的回復草留著?」

雖然是疑問的語氣,那意思卻是肯定的。

說道回復草的時候,語氣明顯的帶著一股不易察覺的疼惜。

那時,為了那一株藥材,她卻幾乎用命去換。

想到這,抱著裊裊的手不由自主緊了緊。

終究下意識的把握力道沒有弄疼裊裊。

裊裊此時倒沒注意這個,滿心都被璃曄那句種植靈藥給吸引了過去,一雙大大的眼睛瞪得圓滾滾的,亮的驚人:「對啊!你怎麼不早說!走,我們種草去!」

她那時傷好了之後可是專程把剩下那些回復草一根不剩的全部全須全根的拔了,放在專門的玉盒裡封存保持鮮活呢!

她早就想試試這空間能不能種植活物了!

如果那些回復草真的能夠種植,那豈不是代表著……

裊裊的雙眼亮的驚人,意念一動,連輕身術都不願意用了,直接瞬移了過去,這可就是真正的瞬移了,在空間內,她就是神,只需意念一動,去哪裡根本毋須動彈。

璃曄無奈的搖頭,身形一動,人也立刻消失在房間中。

裊裊出現在那一塊看上去金光閃閃十分耀眼的土地上,迫不及待的就把儲物戒指中的玉盒取了出來,解除封印,拿出裡面封存的依舊猶如剛剛採摘般鮮活的回復草,還煞有介事的數了數,「唔,一共是十七根。」

意念一動,指尖溢出一絲土黃色的原力,直接用土系原力操控著金土地空出十七個坑來,將所有的回復草一一小心的放好在裡面,然後再次操控著土壤將其沒根埋好。

然後,便徑自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一個小二出品的小綉墩,坐在特製的小綉墩柔軟的坐墊之上,雙手托著下巴開始目不轉睛的盯著最近那一株回復草等待起來。

心中默數:一秒、兩秒……十秒……二十秒!

「竟然還沒有枯萎!」裊裊忽然驚喜的叫出聲,轉頭去看,果然,璃曄正姿態優雅從容的斜倚在紫椅之上,目光正好撞上她因驚喜而愈發璀璨的眸光。

「來,過來。」璃曄的聲音輕淺悠遠,卻似乎帶著一種召喚的力量,裊裊絲毫沒有遲疑的走了過去,直到她十分自然熟稔的坐到璃曄懷裡,這才反應過來,不過,也只是眸光微微閃了閃,卻沒多說什麼。

她此刻的全部注意力,都在那十七株回復草上。

特意將神識分成三縷籠罩住三株回復草。

既然回復草沒死,那麼便證明,她的那個猜想是對的!

那麼,現在她要做的,就是記錄下它們的生長規律,然後計算出與外界的時間比例,是否和人在空間里和外面的時間比例一樣。

以及,這裡面生長出來的靈藥,和外界的,會不會有什麼不同。

璃曄看著裊裊認真的樣子,抬手撫了撫裊裊一頭柔順亮澤的青絲,唇角微微彎了彎,順著裊裊的目光看向那片金色的土地,水色剔透的眸底帶了一分若有所思。

良久,璃曄忽然出聲道:「以後無論是誰,也不能再帶入這空間中。」

那土壤……

若他沒有猜錯,竟然是那麼傳說中才有的存在!


若是被其他人知曉,就算是九天玄仙,怕也會忍不住這誘惑殺人奪寶的!

想到這裡,璃曄的眸光忽然一黯,已經恢復如墨的眸底閃過一絲藍芒,凜然冰冷徹骨的殺意一閃而過。

卻又瞬間消散。

裊裊轉頭看了他一眼,眸底帶了絲瞭然,語氣綿綿軟軟卻是不容置疑的道:「不許動小二小三她們,對她們,我很放心。」

靈魂契約僕人,是沒有任何一絲可能背叛主人的。

「我會為她們的神識設置一個禁制,搜魂術並不是不背叛就能保守這秘密的。」璃曄這次沒有隨著裊裊的意,他不會允許有任何可以威脅到她的存在,即便是她的人也不行。

「有傷害嗎?」裊裊的語氣冷了幾分,卻也知道自己無法阻止他。

「若不被搜魂,便沒有。」璃曄說得雲淡風輕。

只是,被搜魂之後,他並沒有說會發生什麼。

「嗯。」裊裊眨了眨眼,理智告訴她,其實這並不是什麼過分的手段,畢竟,若真有人擒住那兩個丫頭實行搜魂,那個禁制不管是保護還是毀滅,都沒有差別,因為在修行界,能對一個修士進行搜魂的莫不是實力遠遠超出被搜魂者的兩階以上,而且,搜魂后修士的神識會瞬間湮滅,那就等於成了白痴,且無法恢復,與死又有什麼差別?

可自己的人被威脅這種感覺,真是不怎麼樣!

裊裊忽然狠狠的撲到璃曄肩膀上咬了一口,之後有些泄氣的恨恨道:「總有一天把你綁起來虐!」

最好是剝光瞭然后掛在床沿上一天抽三頓!

腦海里劃過那副場景,一絲不掛的謫仙般的少年被掛在床沿之上,玉體橫陳,無力反抗,一雙水色剔透的眼氤氳著霧氣蒙蒙,讓人忍不住就想撲上去一陣蹂躪,聽他悠揚的聲線發出誘人心魂的呻吟……

呃……

裊裊忽然腦門上一頭黑線,她怎麼越想越香艷?


鼻子有點癢!

裊裊忽然猛地捂住鼻子,趕緊在腦海里把這個念頭急剎車,不敢再想下去。

這念頭,似乎有點太……重口味?

她發誓她其實只是單純想抽他!

只是為什麼剛剛那個念頭閃過的時候她的心裡有些蕩漾……

要知道她輪迴數世雖然有那麼幾世有點色心,不對,是有點愛美之心,可她也沒來得及付諸行動實行撲倒就已經掛了,男色,她還真沒享用過啊……

停!停!停!

裊裊在心底對自己喊停,趕緊停止這個越想越往詭異方向發展的念頭,她怎麼會對璃曄那臭小子動那啥啥的念頭呢?

一定是幻覺幻覺幻覺……

猛地閉上雙眼,心中開始念念有詞:阿彌陀佛美人有毒美人有毒遠離璃曄遠離危險堅決抵制誘惑……

正在自我調節的裊裊姑娘卻沒有發現,璃曄此時那臉上近乎詭異的表情:震驚、羞惱、錯愕、疑惑、尷尬、憤怒、無奈以及,微不可覺的期待以及幾不可覺的一絲失望。

各種神色交雜在一起,讓從來不動如山雲淡風輕的璃曄臉色第一次猶如調色板一般,那叫一個七彩紛呈變幻莫測。

耳根轟地一下整個都紅了個透,連修長的頸項與精緻誘人的鎖骨處的皮膚也統統變成了淡粉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