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看一個朋友,他教了我如何破解那個盤龍山!」許風說道。

「太好了,有把握嗎?」倩兒問道。

「應該沒有問題,明日就開始行動,今晚好好休息!」許風說道。

這時大家都過來了,「許風你吃過了沒有,我們給你留了只羊腿!」魯義說道。

「好,我吃!」許風說道。

可是許風突然覺得他壓根不餓,這奇怪了。現在已經是夜裡,為何會不餓呢。

難道是那杯茶的作用?許風這時感覺到能量充沛。

許風嘆息,高人啊。不過他想,自己再修鍊幾十年,或者上百年,也許能量更加的驚人吧。也許也能像那些高人一樣。

不過大家的好意他還是得心領,反正也吃得下。圍著火,許風一邊吃著羊腿,一邊給大家講了剛才清風的意思。

「地火?地縫?排水?」魯義說道。

「是的,關鍵就是這三點了。還有最關鍵,誰去?」許風說道。

「一般的士兵去肯定沒有多大用,還是我們去!」魯義說道。

「古伯也可以去!」倩兒說道。這個時候,大家都知道,必須做成功,如果不能成功就很麻煩。

「那好吧,這樣!我帶著冰兒,倩兒,夢兒,玉笙,小雪,山鬼,孟良,魯義,程東,古伯,還有三十個武士去排水。黃兵劉永你們留下,務必把軍隊帶好。如果我回不來,你們就把部隊原路帶回去,安全第一!」許風問道。

「你們一定會回來的!」黃兵說道。

「嗯,但願如此,可是有些事情是很難說的!」許風說道。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魯義堅定的說。

「那好,大家休息!我們明日行動!」許風說道。

當晚,許風又是睡不著,夜風在吹,這是夏夜。許風總覺得明天會有什麽事情會發生。


他站了起來,在原野上行走。

幾千人的大軍在原野上還是很壯觀。許多巡邏的士兵在薄霧裡走來走去。

嘹望的士兵在高樹上眼睛瞪大監視著遠方。

許風離開了營地走向了山坡,他想去前面一個小山坡安靜一下。

只是這時,許風又看到了一個人。許風很驚奇,那個人竟然是小兗。作為西園寺的好友,龍口誠惠和黝黑皮膚的澤永泰介看著此時害羞起來的西園寺世界,感覺到了十分不對勁。

畢竟西園寺可不是這種程度害羞的女孩。要知道她可是能夠面不該色還一臉笑嘻嘻的跟男人說出:

「我們就比誰尿的遠吧!」

因為私立豐之崎學園非常注重學生身體素質以及武道一途的發

《吾等財神勢下》第一百二十二章清浦剎那「叮鈴鈴……」下課鈴聲響后,當老師說出下課之後,不少人就像是用了復活幣一樣,馬上滿血復活。

興奮的整理著自己的東西,準備去社團參加活動。在私立豐之崎學園很少有人沒有參加社團活動而選擇回家。

因為在私立豐之崎學園參加社團活動,能夠得到績點。用來彌補成績不及格的科目。而不用接受

《吾等財神勢下》第一百二十三章劍道社灰原誠對於霧島絢都自然不會有什麼擔心,他早就已經用靈力在這個學校布置了一個結界,只要他心念一動就可以隨時看到那何一個角落的事情。霧島絢都的實力更是毋庸置疑,如果火力全開全滅了這個學校也不在話下,最大的風險不過就是暴露身份了,但這也不過就是換一所學校就能解決的事情罷了。

而且絢都那個

《吾等財神勢下》第一百二十四章決鬥台 小兗緩緩走向了徐風。許風握緊了劍。

不過等小兗走近了,許風發現,這回小兗的刀只是拿著,沒有要揮出的意思。

許風看著小兗。

「小兗,你來這裡做什麽呢?」許風說道。

「許風,我告訴你,我來不是來看你的。沒興趣。我是擔心小雪,就來幫她,但是你記住,我不是為了幫你!」小兗說道。

許風看著小兗,這個傢伙讓他覺得有意思了。

但是許風知道,小兗對自己的敵意是不會消除的。他心裡嘆息一下。

「小兗,無論如何,我會謝謝你。有些事,我希望你能慢慢的明白,自己好好的過快樂的生活!」許風說道。

「這些事用不著你來教訓我。我不會放棄的!」小兗說道。

說完,他提起了自己的刀,走了出去。

許風看著小兗遠去的背影,嘆息一聲。

他知道小兗是個義氣的人,他從那個巴族的村子走到了朝歌。可是他卻走入了費正的陣營,以後這恩怨如何能說清楚呢。

他日搞不好自己和小兗會成為敵人,但是此刻,小兗既然說要幫自己,那就讓他幫吧。

其實小兗的心裡此刻十分的複雜。

因為小兗無意中知道了費正透露了許風的消息。

那個時候,小兗正在前鋒的陣中,只是費正來前線察看。商王要得到前線的消息,費正就代替他來看看。

費正和小兗詳細的聊了下。雖然大致的計策是宗成做的,但是小兗還是很認可宗成這個戰爭計劃。

費正用自己的戰鬥經驗給小兗講了一些打仗中必須注意的事情,小兗仔細的聽了。

只是小兗無意聽到費正說起,許風在偷襲東南夷,可是費正也無意透露了東南夷也在調集軍隊圍堵這支軍隊。

看到費正的表情,小兗知道,許風的暴露估計和費正有關。

費正當時說道前方敵軍,費正意思是,東南夷前鋒的軍隊被他調走了一支。

費正又說許風偷襲敵人,可能會全軍覆沒。

這兩者聯繫在一起,小兗覺得一定是費正動了手腳。

小兗心裡不安,他最大的不安是因為小雪。他擔心小雪,他知道小雪是和許風在一起。雖然他很恨許風,但是主要都是為了小雪。

如果小雪死了,小兗知道,自己一輩子都不開心。

再說了,師父這樣暗算許風,小兗覺得好像也不大對。作為一個群山裡出來的耿直的漢子,小兗一直覺得要明槍明刀的爭鬥才是一個英雄的所為。

小兗在費正走後,反覆的思量,最後他決定去幫許風一把。

他打開了天眼,仔細的搜尋小雪的行蹤。

終於,他看到了許風他們的蹤跡。原本許風他們的行蹤是做了隱藏,很多人都是看不到的。

可是小兗如今的能量已經提高很多,他學會了如何用那塊玄武石。這是許風不知道的。

因為玄武在死前不久教過小兗如何使用那塊石頭。所以,許風拿到了玄武石后,只知道一般使用,就是扔在空中發出能量。那是玄武用過的方法。


玄武石還有個用途就是協助本身能量不高的人使出法術。

比如千里眼,小兗能量不夠,玄武石就可以幫他補充能量從而看到許風。

所以小兗能找到許風。

小兗其實偷聽到了許風他們的說話,這也是玄武石頭的能量。小兗看到那個盤王山,他知道,明日許風的行動會很危險。

小兗嘆息一聲。小兗知道,自己不能讓小雪死,也不能讓許風的軍隊滅亡。

如果許風明日死了,自己進攻東南夷就會遇到很大的挫折,東南夷的軍隊會拼全力來圍攻自己的。

如果許風不死,他還順利的攻到了東南夷的都城。在江海帶領的東南夷大軍後方出問題情況下,自己就能迅速擊潰江海的軍隊,挺近東南夷都城。

那個時候,也許許風和東南夷的都城部隊打了很多戰,雙方都是奄奄一息。自己正好打進東南夷的都城,成就不世偉業。

小兗想,如果許風命好,一舉攻破東南夷的都城,那就是他命好。自己也無話可說。

自己總有機會和他比過。

所以小兗來到了這裡,此刻他在荒野上獨宿,他看著漫天的星星,想起了很多往事。

那些往事里,有他,有許風,有小雪。在那個巴族的村子里,一切是那樣的美好。

許風在獨來獨往,小雪在歡樂的玩耍,自己是孩子王,帶著孩子們在村子到處跑。

只是一轉眼,就是現在的樣子。

當初最孤獨的許風如今帶著大軍偷襲東南夷。小雪和他一起,遠離了自己。

自己也帶著大軍正面進攻東南夷。成敗莫知!

這難道就是命運嗎?小兗說道。

只是不管命運是如此,自己一定要拿到自己的想要的。小兗對著繁星說道。

小兗走後,許風回到了自己的帳篷,他也在想著。

看到了小兗,小兗還會在明日幫助自己,許風真的很意外。他在迷糊里,也想到了很多。他也想到了那個巴族的村子,想起那些童年。

小兗是孩子王,自己是一個孤獨的孩子,自己一個人在樹林里練習武功。只是小雪時常偷偷跑了給自己一個雞蛋,或者給自己一塊肉餅。

自己還來不及說謝謝,她就跑了。她是害怕被人看到給她爹告發。也是不想讓村子里的人覺得村長在特殊照顧許風母子,因為很多人都覺得許風母子應該離開村子。村長總是不同意。

小雪是避免人家說閑話,說是因為小雪喜歡許風才留下許風母子。

許風想起那些童年,心潮起伏。

這些年就這樣過來了,只是明日依然是無盡的征途。希望小兗最後能想明白。許風想到。

他也迷糊的睡了。

只是許風在夢裡,突然看到了一個人,許風覺得今晚到底是咋了,一切這樣神秘,難道明日要發生啥事嗎?

許風只是看到娘站在那裡,好像是在巴族的村子里的家中。

娘在對他笑,如當年。只是娘好像喃喃低語,「許風,你明日好好的,你會贏的!只是你以後得自己照顧自己,你爹不能永遠照顧自己。也好,他會提前來陪我。只是你記住,你一定要照顧自己!」

許風聽著這個話,有些恐懼,又很傷感。他不知道該說啥,娘就消失了。許風只是看到娘憂傷的表情。

許風大喊,「娘!」可是她還是消失了。

許風醒了過來,這是一個夢,可是又是真實的嗎?許風聽人說過,這個見面和小兗那個見面有所不同。剛才那個是千真萬確無疑。可是這個見面卻也許是對未來的預測,只是以娘的話來說出來而已。

許風想,爹要走,要去陪娘?娘在天國了,不對,爹要死了嗎?許風很擔心宗成,娘說自己會孤獨,可是自己不要爹死!許風心裡喊道。

這時一個人走了過來,「許風,你咋樣了!」

這是倩兒,倩兒總覺得許風會有些問題,所以她一直沒睡著。

帶兵打仗她是最擅長,也知道很多事情。所以她一直擔心許風。大戰之前會緊張是一個主帥難免的。


所以倩兒就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