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死……」

人頭塔中傳來了人的聲音,葉楚天眼還開著,判斷出那聲音來自於那顆舍利,沒想到那顆舍利竟然還是活的。

「該死,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看著面前的人頭塔,葉楚渾身毛孔都張開了,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這郝雲峰到底給的是什麼情報,這裡遠不止一座神座那麼簡單,這舍利中傳來的威壓甚至遠超聖人。

「難道是佛門至尊不成?」

葉楚頭皮有些發麻,脊背都有些出冷汗了,人頭塔中黑雲滾滾,幾百萬顆人頭骨瞬間重組,拼湊成了一尊約五千米的光頭和尚。

光頭和尚的威壓實在是太強了,如同浩瀚大海,直撲下方的葉楚。

「去……」

葉楚不想就此認命,手中的至尊劍再次揮出,劃出一道道至尊劍威,劈向了光頭和尚。

「轟轟轟……」

至尊劍威很強,打在光頭和尚身上,再次劈落了幾萬人頭骨,不過和這光頭和尚身上幾百萬的人頭骨相比,實在是不算什麼。

「吼……」

光頭和尚張開了黑色大口,一陣恐怖的勁風,直接將葉楚給吹飛,持著至尊劍在空中不知道翻滾了多少圈,腦袋都有些犯昏了,這才停了下來。

「砰……」

這還沒有停,光頭和尚的一拳又到了跟前,大量由人頭骨組成的巨大拳頭,直接打在了葉楚的青蓮上。

「啪……」

青蓮應聲裂開,化作了幾瓣,葉楚也被打得喋血,倒退了十幾里地。

「至尊劍又如何,你太弱了,打不出至尊之威……」光頭和尚張著由人頭骨組成的黑色嘴巴,發出的聲音如滾滾洪雷,震撼天地。

「撲……」

葉楚不知道在空中翻滾了多久,終於是停下來,半跪在虛空之中,再次吐出一大口本命鮮血,臉色變得比紙還白。

…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人頭骨組成的光頭和尚實在是太強了,竟可以力扛至尊劍,連至尊劍威也被他擋開,葉楚遭受重創,喋血不已。特么對於1’51書我只有一句話,更新速度領先其他站n倍,廣告少

他在虛空中坐起來,抬頭著眼前恐怖的人頭骨身,眼中的金光卻依舊沒有停止閃爍,戰意濃烈。

「小子,竟然打闖本座修行,今日你持至尊劍也要死!」光頭和尚吐出大量黑霧,踏著虛空而來。

光頭一路奔來,黑霧涌動,虛空在瞬間全部崩塌,被這些恐怖的黑氣燒成了虛無,原本虔誠的佛門神廟,轉念一變就變成了一個人間地獄。

無數厲魂在嘶吼,大量冤魄在竄動,每個人頭骨彷彿睜開了雙眼,都在直勾勾的盯著葉楚,令人肌體生寒。

眼光頭和尚就要到了跟前,葉楚卻並沒有慌張,而是靜靜的掐動手指,大量恐怖的符篆從指間飛出,上萬道符篆應聲破體而亡,迎向了光頭和尚。

「就這點小招術,也敢來闖本座的神廟?」光頭和尚蔑笑,揚手便是一片恐怖的魔雲,將這萬符篆給吞噬了。

「嗯?這些是假的?」光頭和尚發出一聲輕咦。

葉楚倒退幾百米,立即打出了一片銀色的光華,罩向了光頭和尚:「入夢奧義!」

「這是至尊奧義!」

光頭和尚驚呼一聲,抬手打出了一片黑牆,擋住了葉楚打出的銀光。

「閃!」

葉楚見時機合適,立即轉身施展瞬風決,向神廟外奔逃,這根本就不是什麼神廟,而是人間地獄,想要奪得這光頭和尚的舍利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該死!」

光頭和尚破開入夢奧義,身上又掉落了數萬人頭骨,氣的嗷嗷直叫,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卻並沒有追擊出去。

「小子,你有種就回來!」

顯然由於某種約束,光頭和尚無法離開這裡太遠,龐大的身軀在半空中再次重組,又變回了那座十八層的人頭塔。

只是相比於之前,塔身已經有些地方破損了,有近十萬的人頭骨被葉楚給打掉了。

葉楚一路狂奔,閃到了百里開外,回頭卻沒有發現那恐怖的氣息席捲而來。

「難道他無法離開這裡?」

葉楚心中自語,盤腿坐了下來,往嘴裡灌了一些聖液和絕世好酒,受傷的身體立即得到了一些補充。

這時他耳邊,卻突然聽到了幾個熟悉的聲音。

「三叔,裡面怎麼了,那小子不會吞服了聖佛舍利吧?」這個聲音是郝大山的。

葉楚扭頭了,他面前就是銀光法陣,郝大山應該就在這法陣旁邊,可能是聽到了裡面的動靜了。

接著便是郝雲峰有些惡毒的聲音傳來:「你們都準備好,若真是他得到舍利私自吞服了,今天就讓這小子有去無回,抓了他煉丹!」

「恩,三叔,你帶了貓煞盤沒有?」郝大山又問。

郝雲峰冷哼道:「區區一個天四境的小子,還用不著請動貓煞盤!」

「那三叔你速速定位這小子吧,我怕他從其它的方位逃了……」

「早就帶了……」

……

聽到這兩人商量著如何對付自己,葉楚的臉色也瞬間陰沉下來了,果然天上不會掉餡餅,這些人畢竟都是惡徒,本性不會改。

只是現在還需要恢復,葉楚向南部在法陣中走了幾百里,在那裡盤腿坐了下來恢復。

「還好我身上有虎煞,不然的話,那些魔氣入體,將會有大麻煩……」

葉楚不斷的打出指決在自已身上,從裡面抽出了一道道黑色的魔氣,這些都是被那光頭和尚的魔氣入體了。

魔氣進入體內,被葉楚的煞氣暫時擋住,現在才能緩緩的抽出來。

雖然被入體的魔氣數量並不是特別多,但是每一絲都是極為恐怖的,那光頭和尚之強,遠超自己想像。

他的實力絕對和天譴不相上下,甚至比天譴還要恐怖。

「可惜了我無法真正動用至尊劍,無法喚醒出真正的至尊之威來,不然的話一百個光頭和尚也會被秒!」

至尊劍被葉楚拉回了乾坤世界,護住青蓮乾坤世界,對於無法徹底掌控它,葉楚還有是些耿耿於懷的。

不過他也不著急,若是真能以現在這樣的實力,就能徹底動用至尊劍,那別人還活不活了。

真正的至尊之威,掃蕩九天第十一域,沒有誰可以擋住,想想就足夠拉風呀。

「郝雲峰,既然你和本少玩陰的,這回就讓你自食其果,還陽鏡一定要得到手……」

葉楚受傷之後,更加覺得急迫萬分了,心頭總有一團不詳的雲朵在飄著,彷彿譚妙彤已經到了萬分危險的地步。

還陽鏡必須馬上得到,不然的話,她真的可能會出什麼危險。

……

「三叔,怎麼樣,他在哪兒?」

法陣之外,郝大山顯得十分焦急,著郝雲峰拿著手中的還陽鏡,正在鎖定葉楚的方位。

郝雲峰臉色也十分難:「可能是這神廟的原因,無法鎖定他的方位……」

「什麼!」郝大山鬱悶的說,「那怎麼辦?那小子遲遲不肯出現,一定是他將聖佛舍利給吞服了……」

郝媚嬈在一旁,沉著臉,卻沒有說話,這時她心裡反倒有些小高興,葉楚不出來才好呢,不然的話肯定被你們給收拾了。

郝雲峰冷哼道:「立即向族內發信號,讓華生他們都趕過來,一定要抓到這小子!」

郝雲峰的臉色格外的難,神廟中剛剛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只有可能是聖佛舍利發威了,而葉楚遲遲還沒有出來,八成就是得到了聖佛舍利了。

自己布局了這麼久,現在卻被一個小子攪了好事,萬一被他成功煉化了聖佛舍利,自己真的要吐血身亡了。

「三叔,我去族中通報吧……」

郝媚嬈眼珠子轉了轉,立即將這個活給攬了下來。

郝雲峰扭頭了她,鄭重的對她說:「恩,媚嬈你回一趟族裡,此消息不能讓別人知道,宗王以下的弟子也不要派過來,來這裡也是送死……」

「我知道了三叔,交給我吧,一定沒問題的……」

郝媚嬈自信滿滿的笑了笑,此地距離清風山只有上萬里左右,一天的功夫就可以趕到,郝雲峰二人也沒起疑心。

…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虛空之上-一–白氣-從葉楚身體-各處大穴中噴出-最終又被-吸進了頭頂-天靈蓋。更新最快最穩定).—————-

這是巫族-一種自-恢復之法-可借天地與人體-溝通-實現對自身-修復-效果一直不錯-葉楚-時受了重傷-便會使用這種修復之法。

葉楚-傷很重-重-連-自己都–預料到-不光是那些魔氣入體而已-連五臟六腑都被震碎了-奇經八脈也全部斷了。最嚴重-還不是這裡—元靈也沾染上了魔氣-元靈被沾染-乃是最麻煩-事情-任其發展下去-將會形成-傷。

而一旦形成了-傷-後果不堪設想-可能影響此生-修為-也可能令元靈潰散-容易走入魔。

「該死-這一切都是郝雲峰造成–這筆賬本少一定會好好跟-算!」

想起郝雲峰在法陣外講-那些惡毒—再想到那傢伙在清風山上表現出來-慈善嘴臉-葉楚真想-奧斯卡影帝-大獎頒給–竟然連自己也-了-了。

或許那老東西-根本就知-這神廟中-恐怖。

「不對—可能不知-……」

葉楚雙眼突然睜開-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臉角立即露出了一抹殘笑-想到了一個暗算-們郝家-方法。

……

法陣之外-郝大山-些焦急-一直回頭看遠處-也–發現郝家來人。

「三叔-八妹-們怎麼還–過來?」郝大山-些鬱悶-「-不會是跑了-?」

郝雲峰也皺起了眉頭-已經過去兩天半-時間了-按理說郝媚嬈應該已經叫人過來了-但是現在卻連個人影也沒見到。

郝大山氣極-:「–八妹真是太意氣用事了–還真以為那小會看上-?」

「-真看上那小了?」郝雲峰-些不悅-冷哼–「當真是胡鬧!竟然為了一個外人-放棄家族-利益!」

郝大山見郝雲峰生氣了-便勸-:「或許八妹是-事情耽誤了–想-應該不至於傾心於那小–家族利益一直是-心中-一桿稱……」

「哼!難說!女人嘛-總是糊塗動物-遇到喜歡-男人腦都會打結!」郝雲峰-些恨鐵不成鋼-氣–「罷了-就咱們兩個人前往—-們逮個天四境-小還是咄咄-余–要不然也別在這清風山混了!」

「好-……」

而就在此時-法陣中突然傳出了一聲疾呼:「郝前輩-大山哥–們快進來幫幫忙-這聖佛舍利-引出來了-但是太強了-一人帶不出去!」

「什麼!」

兩人心中一震-立即往法陣那裡湊去-不過因為前面是銀色-光陣–們只能看到面前-觀音玉像-卻看不到其它-東西。更新最快最穩定)

「葉小弟–在哪裡–們看不到-呀?」郝大山十分謹慎-並–立即就衝進去。

郝雲峰也大喝-:「葉楚-那聖佛舍利是什麼模樣–不能將它引出來嗎?」

「轟轟轟……」

就在這時-法陣中傳來了一陣恐怖-悸動-這陣悸動令郝雲峰二人也是神情一變-確實是很強大。

「-快頂不住了–們快進來幫忙……」

葉楚-聲音變得-些疾苦-彷彿在咬牙堅持-郝大山腹語傳音郝雲峰:「三叔–們要不要進去?」

郝雲峰搖了搖頭-又對裡面-葉楚說:「葉楚–再頂一會兒–們進不去呀-這法陣太強了–們郝家人都進不去……」

郝雲峰十分謹慎-總覺得裡面可能-貓膩-葉楚幾天沒消息-現在卻突然聲稱聖佛舍利引出來了-卻又不能帶出來。

「馬拉隔壁-……」此時-法陣中-葉楚也爆粗了-心裡暗暗問候了這郝雲峰-祖宗一百八十代。

眼前是萬-符篆在虛空中亂竄-這是-故意弄出-動靜-目-就是希望引-們入法陣中來。

「郝前輩–打開法陣-一角–和大山哥快進來–快頂不住了-屆時聖佛舍利跑了可不要怪–這可是一顆拳頭大小-舍利!」葉楚-聲音很倉促-傳來了法陣之外-更顯得很緊急-樣。

這時葉楚喚出青蓮-將法陣撕開了一角-露出了通-想讓-們兩人進來。

郝大山準備衝進去-卻被郝雲峰給攔住了-郝雲峰眼神灼灼透過通-盯-面前-通-。

「入夢奧義!」

這時葉楚正好感知到了這一切-立即朝通-處施展了入夢奧義-一片銀光灑了過去-罩住了那一條通-。

「這……」

郝雲峰看到了法陣中-情況-老臉瞬間就僵住了-在法陣之內-竟然-一顆黑色-拳頭大小-舍利-散發-幽幽-黑光-透-無上-威嚴。

「就是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