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讓!」見到那周泉一臉驚愕的看著自己,鄭辰口中淡淡道出兩字,而後凌厲地將青風劍收回。

戰鬥結束,結果出乎了很多人的預料,連之前一直喋喋不休的天香都有些發愣的看著鄭辰,至於那位劉大師和付管事,二人的臉色則是顯得很難看,先前他們還嘲笑鄭辰實力不濟,覺得只有周泉能勝任這個名額,可結果卻是這般。

「嘿嘿,劉大師,我的選擇應該沒錯吧?」

龔堃淡淡一笑,將驚訝之色收斂了幾分,對於鄭辰的手段,連他都有些驚訝不已,本來以為鄭辰想要打敗周泉,應該需要花費不少時間,可沒想到,這小子說三招搞定周泉,結果三招真的將其拿下了。

對於這個結局,龔堃心頭除了驚訝之後,更多的還是慶幸,眼前的鄭辰的確比他想象的還要高深莫測,如此說來,將其拉攏,就算是讓出兩個進入劍池的名額,也是值得的。

「龔會長的眼力還是那麼犀利,周泉,你技不如人,回去吧。」局勢已定,哪怕是劉大師,此刻也不好再說讓自己徒弟參加。

「師父!」

周泉一臉青一臉白的,臉色別提多難看了,先前還說兩招就能打敗鄭辰,可沒想到卻是被鄭辰三招打敗,這無疑是被鄭辰狠狠的扇了一耳光,況且這麼多人看著,他更是覺得丟臉。

「回去!」劉大師加重了聲音分貝。

「哼!」周泉冷冷的看了鄭辰一眼,重重拂袖,轉身又朝著商會總部內走去。

「周泉,沒想到啊,居然被劍士八段的打敗,哎呀,幸好堃叔沒讓你參加,否則啊,我們暘州商會這臉還不得被你丟光了。」周泉剛從天香身旁走過,便聽得冷嘲熱諷。

「天香,你…」周泉滿臉通紅,天香這話,無疑是朝著他後背捅了一刀。

「我什麼我?趕緊滾,省得礙眼。」看得出來,天香對這個周泉無比討厭,至於為何討厭,誰也不得而知。

周泉大步離去,從那步伐聲中就能聽出,他心頭憋屈到了極點。

「走吧,時間不早了,想必薛幫主已經等急了。」龔堃開口說道。

眾人點頭,而鄭辰,卻是朝著一邊走去,也不理會眾人目光,牽起慕容雨小手,尾隨在龔堃幾人後方。

「鄭辰,你那手金陽劍法好厲害啊,有時間教教我好不好?」

之前鄭辰與周泉交手,慕容雨就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她這才發現,鄭辰幾乎每次與人交手,都會動用金陽劍法,而金陽劍法的威力,則堪比真正的五品劍技。

「我說了,金陽劍法不適合你修鍊,等這次你泡了劍池,邁入了大劍士,我會教你一套女子修鍊的劍技,那門劍技也是五品,若你能修鍊到至高層次,威力可不弱於我的金陽劍法。」鄭辰微微笑道,他腦海里的劍技無窮無盡,挑選一門劍技讓慕容雨修鍊,這並非是什麼難事。

「喲!還真想著進入劍池啊?不好意思啊,你的名額在第三個,我和戴浩只需要贏兩場,你就什麼好處也得不到。」走在前頭的天香忽然轉過頭來對著鄭辰說道。

鄭辰沖著這女的翻了個白眼,壓根就沒搭理她的意思,低下頭來繼續和慕容雨說話。

天香氣得直跺腳,在她眼裡,鄭辰就是個木頭,而且這個木頭說話相當氣人,而這也是為何她對鄭辰如此不滿的原因。

「這死丫頭有什麼好的,長得沒本小姐漂亮,這臭小子憑什麼對她這麼好?」一邊走,天香一邊罵著。

鄭辰對慕容雨的關心,天香一直都看在眼裡,在皇城的時候,鄭辰一手將慕容雨拉到身後,一人獨戰戴浩,那股氣勢恢宏,大有一副衝冠一怒護紅顏之舉,當時天香就在想,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死丫頭,實力也不強,憑什麼讓鄭辰如此傾心?

女人的嫉妒心是毫無徵兆的,天香這話,讓一旁的戴浩都無言以對,之前還對鄭辰憎恨,現在卻又對慕容雨產生嫉妒,戴浩都不知道,這女人心是怎麼想的。

「再罵一聲死丫頭,我將你嘴撕爛。」鄭辰有些陰寒的聲音傳來。

天香回過頭來,卻發現鄭辰那眼神像是要吃人一般,她冷冷一哼,又將頭轉了回去。

「就沒見過這麼囂張的劍士八段!」天香嘴裡還在小聲的嘀咕著,她這一次是罵的鄭辰,可是,鄭辰壓根就不想搭理她。

鄭辰此行的目的地,乃是暘州西面的一座高山,因為劍池太過於寶貴,基本上商會和龍虎幫的人常年都會派人駐紮在那裡,所以,劍池之爭的地點,就在劍池之外騰出的空地上,鄭辰一行人速度極快,半個時辰便來到了山腳下,自下往上看去,山澗中樹木茂密,隱隱能聽見一些低聲的獸吼聲。

「上山吧,鄭辰,你和你朋友小心一些,這裡雖然有我們暘州商會和龍虎幫的人駐紮,其中靈獸也遭到過清理,但難免會有不少漏之魚。」龔堃回過頭來看著鄭辰。

鄭辰面色平靜:「嗯。」

此刻,山頂之上,一塊陡峭的巨石下方,有著一處不過幾丈大小的清澈小池,池水清澈無比,但是池面卻是有著絲絲寒氣飄蕩,彷彿看上一眼,就能感覺到寒意襲身。

「爹,堃叔他們什麼時候能到啊,這都等了快半個時辰了。」一個身著青色長衣,手握白扇的男子靠在那快巨石前,伸了個懶腰。

而在男子身前,幾個穿著龍虎幫幫服的人挺立而戰,幾人前方那身材高壯如虎的人,就是薛龍虎。

「急什麼,你堃叔這次找了個了不得的幫手,恐怕現在是在解決名額一事。說起來,那小子我也好生欣賞,雖然實力只有劍士八段,但那膽量,估計連你也不及!」薛龍虎大聲說道。

薛大彪忍不住有些好笑:「我說爹啊,你不能因為人家不怕你就覺得人家膽子大,我也不怕你,你怎麼不誇我呢?」

「臭小子!你堃叔的眼力你還不知道,他看中的人,豈能沒幾分本事,待會兒若是你對上他,你可得小心了!」

「放心吧爹,我一定小心,不會傷了他的,哈哈。」薛大彪咧嘴一笑。


薛龍虎一臉無奈,瞪了自己兒子一眼之後,便不再開口。

過了片刻,山邊有幾道身影朝著劍池這邊掠來,察覺到這動靜,薛大彪立馬站直了身子,探著腦袋朝著那個方向看去,薛大彪是最了解自己老爹的了,整個暘州內,薛大彪自認,也只有他敢和自己老爹叫板,所以他很好奇,究竟堃叔看中的那個小子究竟什麼模樣,居然連自己老爹都不怕。

「也不知道有沒有我帥…」薛大彪嘴裡喃喃著,等待著那幾道身影出現在他視線當中。

可忽然,他猛地一愣。

「這不是我那天救下的小姑娘么,她怎麼了?莫不成是因為本少太帥,她愛上我了?」薛大彪開口道。

薛大彪的眼神又落在了鄭辰的身上,見到鄭辰和慕容雨手牽著手,他嘴角撇了起來,心頭像是猜到了些什麼。

對面全部都是熟面孔,也就只有鄭辰和慕容雨兩個不是暘州商會的人,他一猜就知道,那個小子,弄不好就是自己老爹口中那個膽識過人的少年。

「爹,堃叔看中的那人,不會就是那個牽著小姑娘的那小子吧?」

「怎麼了?人家牽著小姑娘你看得心痒痒了?要不要爹給你找個好姑娘…」

「打住!」薛大彪大聲一喝:「少提這破事,我這張英俊容顏,也只有素素姑娘才配得上我!」

「滾!」薛龍虎虎軀一震,薛大彪不要臉的程度,連他這個當老爹的都看不下去了。

成天就知道帥帥帥,不學無術!

見到龔堃一行人走近,薛大彪立馬上前,笑臉相迎:「龔會長,你可總算來了。」

龔堃聽言,尷尬一笑:「薛幫主久等了,之前一直在考慮參加劍池之爭名額的事情,有些耽誤了。」

「無妨!既然來了,那咱們就開始吧,龔會長,今年我可不讓著你們了啊,這劍池啊,我勢在必得!」薛龍虎大聲說道。

「薛幫主,你這麼說的話,那我也不客氣啊。天香,第一場你來…」龔堃大喊一聲。

「哈哈!好傢夥,第一場就讓你天香侄女上,你這真是要拆我龍虎幫的台啊,阿月,你來和天香姑娘打。」薛龍虎也不拖沓,也派出了一個女子。

兩方人馬才剛碰面,話沒多說幾句,立馬展開爭鬥。< 這兩天,鄭辰一直在了解暘州商會和龍虎幫的關係,他發現,兩大勢力居然不像別的地方的勢力一樣互相爭鬥,反之卻是格外友好,甚至,鄭辰聽說,薛龍虎和暘州商會的兩位會長,都是以兄弟相稱的,各自之間有不少的合作,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是友好相處。

得知這一點,鄭辰驚訝不已,他也沒想到,一個地方,兩大勢力,居然能夠和平相處,這說明兩大勢力的人都沒有什麼野心,也都是值得結交的人。

就好比現在的劍池之爭,兩大勢力居然能夠以如此和平的方式爭奪這大好資源,這種氣度,就絕非是尋常人能有的,要換做是在皇城的慕容家和程家,要是有這麼一塊寶地,兩家人恐怕早就打起來了。

「鄭辰兄弟,戴浩,你們二人過來。」龔堃回頭,對著鄭辰和戴浩說道。

鄭辰聽言,拍了拍慕容雨的手背,示意慕容雨就在此處等他,而後他才朝著龔堃的方向走去。

「適才我觀察了一下薛幫主這次參加劍池之爭的人選,阿月姑娘的實力與天香旗鼓相當,二人勝負難分,先不做辯解。至於另外兩人,其中一人是薛幫主這些年來一直在親自調教的一位年輕堂主,此人年齡不過十九,現在已經是大劍士一段的高手,而另外一人,自然是薛幫主的兒子薛大彪,他的實力也不弱,是最近剛突破到大劍士的。」龔堃細細道來,從他臉龐上,鄭辰能見到一絲擔憂。

「堃叔,怎麼他們兩人都邁入大劍士了?趙小堂主前幾天不還只是劍士九段么?」戴浩一聽龔堃的話,表情劃過一絲緊張。

龔堃一臉愁容,忍不住苦笑著說道:「薛幫主這次很顯然是有備而來,還記得他前兩天在拍賣場買的那株升氣草吧?他將那株升氣草給他兒子和趙小堂主一併煉化了,二人共享了一株升氣草,同時邁入了大劍士境界,他為的,就是贏得這次劍池之爭啊。」

聽得這話,戴浩的表情顯得有些垂頭喪氣:「堃叔,你怎麼就沒想到呢?要你之前也給我一株升氣草,我也邁入大劍士了。現在好了,就算天香姐贏了,我和這小子也不可能是那兩人的對手。」

「別扯上我,他們二人,我都能對付。」鄭辰開口說了一句,之所以這麼說,主要是為了穩住龔堃的情緒。

雖說暘州商會與龍虎幫關係交好,但是面對劍池如此巨大的誘惑,兩大勢力也會不留餘力的去爭取,若是龔堃這邊輸了,龔堃也不會憎恨,但絕對會很痛心。

「就你?得了吧,弄不好你連我都打不過!」戴浩鄙視的看了鄭辰一眼,雖說在皇城的時候沒有從鄭辰手上取到半點好處,但是他還是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

鄭辰能三招打敗周泉,他也一樣可以。


聽得這話,鄭辰不語,將眼神看向了龔堃。

「鄭辰兄弟,我承認,劍士境內,絕對不會有人是你對手,包括戴浩,可是對方都是大劍士的實力,你可知大劍士與劍士之間的區別?」龔堃面容難看,開口問道。

鄭辰笑了笑,似乎是覺得這個問題不值一問,但隨即卻是朗朗答道:「劍士之境,以劍技之巧劍速之快取勝,而大劍士,卻勝在劍氣,每一次實力的提升,劍氣的威力都會得到極大的擴展,也就是說,大劍士境的高手,近身戰乃是最強的,在對敵之時,不使用劍技也能發揮超強威力。」

聽得鄭辰這話,龔堃眼神里閃過一抹亮光,表情顯得有些不可思議,其實,大劍士與劍士之間的不同,就如同鄭辰所說的一般,勝在劍氣之威。可是,這一點知道的人微乎其微,畢竟劍氣上的變化,也不會有太多人去鑽研,尤其是劍士實力之人,根本不會想到這點。

「說得倒是頭頭是道,照你這麼說,咱們若是用劍技,還能打得過大劍士了?」戴浩聽言,卻是不屑一笑。

龔堃並不理會戴浩,他知道鄭辰壓根不在意這些冷言冷語,他開口對著鄭辰問道:「鄭辰兄弟果然見多識廣,既然這樣,那不如由你挑選,你想和誰交手?」


「不用,我第三個上就好了,戴浩兄不是說要連贏兩場么,那還是由他先上好了。」鄭辰卻是微微一笑,目光看向了戴浩。

聽得這話,戴浩眉頭一皺,心頭不知道在想什麼。而龔堃,卻是不由得撇了撇嘴,他目光看向了鄭辰嘴角的笑容,立馬就猜到了鄭辰心頭在想什麼。

首先,天香與阿月姑娘之間的交手,二人勝負未分,倘若輸了,第二場讓戴浩來打,第二場若是也輸了,鄭辰一個人也做不到力挽狂瀾,所以便不用出手。但如果天香勝了,第二場戴浩輸了,那麼鄭辰再上,取下第三場的勝利,鄭辰便絕對算是這次劍池之爭中出力最大的,那麼龔堃也就不得不答應他之前的條件。

而且,最重要的是,鄭辰嘴角笑容的意思,就無疑是在告訴龔堃,戴浩必輸無疑,而他一定能取勝,所以,現在的勝負掌握在天香手裡,天香能勝,那麼這次劍池之爭,暘州商會便能勝。

「這個小子打起如意算盤來,可比我這老傢伙都要精明啊。」龔堃心頭不由得讚歎,鄭辰這想法,無疑是對鄭辰本人來說是最有利的。

總之,天香若是輸了,那麼他們這次的比試,就絕對輸了。

「好吧,那就依你所說。」龔堃點頭說道。

鄭辰不語,目光看向了天香那處。

天香與那位叫阿月的姑娘已經交手片刻,二人實力都是大劍士境,交手片刻,兩人還在飛快的近身對劍,畢竟是兩個姑娘,二人的動作格外優雅,倒是要比男人對劍之時多了一抹風采。

兩人的實力都很強,每一劍交手之下,都會有強大的劍氣波動,鄭辰身在幾米之外,都能感覺到二人交手時迸發出的凌厲氣息。

「天香姐怎麼不使用劍技,這種情況下若動用劍技的話,片刻功夫便能分出勝負了!」一旁的戴浩一臉不解之色,他可不認為之前鄭辰說的話是對的。

「之前鄭辰兄弟不是說了么,邁入大劍士之後,劍氣方才是分出勝負的關鍵,他們可以不用劍技,便能分出勝負。」龔堃開口答道。

戴浩卻是不由得撇了撇嘴,似乎因為龔堃贊同鄭辰所說的,心頭有些不滿。


「鐺鐺鐺!」兩女接連著斬出三劍,因為沒有華麗的劍技,兩人的交手時間一久,看起來便有些索然無味。

鄭辰卻是看得樂在其中,眯著眼睛像是在思考些什麼一般,可忽然,他唇角勾起一絲笑容,像是看出了些什麼端倪。

「鄭辰兄弟,你在笑什麼?」龔堃的目光時不時朝著鄭辰看來,理應說這種情況之下,鄭辰應該在擔心他能否獲得進入劍池的名額,可偏偏他卻在笑,這讓龔堃極為不解。

鄭辰答道:「龔會長難道沒看出來么?天香姑娘已經佔了上風,這一場,她要贏了。」


「嗯?為何這麼說?」龔堃一臉疑惑,又朝著天香那處看了看。

鄭辰笑道:「龔會長看仔細點,每一次天香姑娘都是主動進攻,而阿月姑娘雖然並不像是在被動抵擋,但是其握劍的右手每揮出一道劍氣,手掌就會細微的顫抖,想必那股震力已經攝入她的掌心,頂多再有十個照面,她便會敗在天香姑娘手中。」

聽得這話,龔堃目光急忙朝著天香的方向看去,發現果然如此,天香出劍速度越來越快,每一劍都要比上一劍更加凌厲,而反觀阿月,其右手甚至有握不住劍的趨勢,兩人劍氣之間的碰撞,勝負已經有了很明顯的分曉。

龔堃心頭又是一驚,暗道鄭辰的眼力果然尖銳,連這點細微的一幕都察覺到了。

可就在龔堃驚訝不已的時候,鄭辰又開口了。

「龔會長,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天香姑娘在突破大劍士之後,應該煉化了一種強勁劍氣的靈材,這種靈材不會提升自身的實力,但卻可以讓自己的劍氣變得更加有威力,乃是真正的提煉劍氣的靈材!」鄭辰再度分析著,而後嘴角一撇,又說道:「如果真是這樣,那她煉化的,肯定是壯氣果,這種壯氣果不知道龔會長是否還有存貨,若是有的話,能便宜點賣給我么?」

前面的分析都不重要,鄭辰最想說的就是後面那一句話,他猜得到天香應該煉化了壯氣果,所以心頭又開始打壯氣果的主意,如果真的能到手一顆壯氣果,那麼邁入大劍士之後,鄭辰絕對能所向披靡。

流雲劍法本質就是提升劍氣的威力,如果再有一顆壯氣果將自身劍氣壯大,那麼鄭辰在邁入大劍士之後,戰鬥力絕對急劇攀升。

龔堃有些木訥的轉過頭來,將鄭辰獃獃的望著,那表情顯得格外精彩。

此刻的龔堃,真的有點懷疑,這個鄭辰的腦子中是不是裝了百科全書,居然連壯氣果都知道,而且還是以眼前這番局勢猜測出來的!

換做是別的人,誰能看人一番打鬥,便可以猜得如此精準?

當然,龔堃也聽出鄭辰話里的味道,一下子便明白了鄭辰也想要一顆壯氣果,當即就擺出一副「老子不幹」的表情。

「兩百三品晶核一顆,你買么?」

「嘿嘿,龔會長,能再便宜點么?」鄭辰咧嘴一笑。

「沒門!」龔堃大聲說道,心頭很是無奈。

這小子,精明是精明,可是這精明之中,一切都是算計啊!< 果然如同鄭辰所說,天香的攻勢越來越猛烈,相比之下,那位阿月姑娘只能處於被動狀態,接連幾劍抵擋,她的身子已經退開了大老遠,而天香卻是乘勝追擊,磅礴的劍氣在劍鋒上凝結,每一劍下去,都讓得阿月姑娘連連後退。

「啊!」忽然,天香再一次加重了劍鋒之上的劍氣,一劍撩起,竟是將阿月手中的長劍斬飛,阿月身形爆退,劍已經脫手,便算作輸。

「承讓。」天香表情略顯得意,開口對著阿月說道。

阿月看起來有些不甘心,但是卻並沒有說什麼,走到一旁將自己的劍撿了起來,默默無聲的就回到了薛龍虎的身後。

「哈哈,天香侄女還真是越來越厲害了,連阿月都不是你對手了,後生可畏啊。」薛龍虎並沒有因為輸了一場而感到擔憂,反倒是大笑一聲,還顯得很高興的樣子。

「薛幫主過獎了,是阿月姐姐謙讓罷了。」天香卻是含蓄一笑。

「哈哈,你這丫頭,倒是挺謙虛的。」薛龍虎笑著道,而後目光看向了龔堃:「龔會長,可以啊,第一場就勝了,看來你也是有備而來啊。」

「薛幫主說笑了,有備而來的是你,帶了三個大劍士前來,真是出乎我預料啊。」龔堃也笑著應和,隨後道:「好了,趕緊開始第二場吧,多耽擱一分,劍池中的劍氣就消散一分,得快些結束才行啊。」

「好!趙堂主,第二場你來。」薛龍虎大喝一聲。

一個身著龍虎幫幫服的年輕男子走出,他五官稜角分明,眉宇間透著一股英氣,一站出來,恢宏氣勢在他四周展開。

龔堃則是回頭對著戴浩使了個眼色,戴浩點了點頭,面容顯得有些忐忑不安。

氣勢上,戴浩已經輸了一籌了。

「請。」那位趙堂主表情平靜,見到戴浩是劍士九段的實力,並沒有絲毫小覷,而是格外禮貌的對著戴浩拱了拱手。

戴浩點頭,也學著趙堂主一般拱手,而後,他目光中劃過一抹凌厲,凌空一道劍氣朝著趙堂主斬了出去,戴浩的實力並不弱,他這一道虛空劍氣,恐怕能將普通的凡階寶劍都給斬斷,而之所以出手便是狠招,是因為戴浩也知道這位趙堂主的厲害,至少,後者好歹也是一名大劍士,他想要從一名大劍士手中佔據優勢,那就必須立馬動用強硬的手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