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屁,堂堂的魂神藏鷹身體中居然還得瑟個球。就是他遇上那小姑娘也得屁滾尿流的。你哪曉得那姑娘有多厲害。」泰冬陽罵道。

「不會吧,那姑娘難道是氣通境大圓滿強者。我可是記得那個泰冬陽一翅膀就能把氣罡境強者打得吐血的。按我的猜測,你們倆現在估計還有著氣通境大圓滿實力的。不必如此怕那小姑娘是不是?」唐春問道。

「你懂啥,那小姑娘厲害得很。你沒看見,人家卷著彩虹兵器就能飛追過來的。比氣通境大圓滿還要厲害。不然。老泰我何必一直跑。」泰冬陽有些鬱悶的說道,「嗯,這果子很奇特啊,好像很不錯啊。」

唐春看見泰冬陽撲向了一枚青色的果子,這廝突然一驚,因為,他發現那枚果子長得極像是人體的形狀。貌似還是一個中年人,青布袍子,臉型以及五官都清楚,連鬍子都歷歷在目的。貌似有點像是綠天童所講的那枚顆子。


「快看看這枚果子?」唐春把綠天童叫醒了。

「啊……就……就是它。趕緊跑。這果子惹不起。」綠天童一看,聲音都在抖瑟。

啊……

綠天童話音剛完,居然傳來了泰冬陽的慘叫聲來。唐春一眼看去,頓時差點垮掉了下巴。

因為。他發現泰冬陽的魂神好像被果子吸扯住了。老傢伙拚命的掙扎著。不過。果子上居然彈出了一道綠色毛線大的繩子把泰冬陽的魂神給捆住了。

唐春一看,此刻不溜更等何時。並且,一把抓起還魂冬一轉身滑開身子就想溜走。

「主公。別跑,快救家僕我。」泰冬陽突然大叫道,嘴裡飛出了一個米粒大的圓球在空中炸開了。爾後,唐春感覺魂神一陣子怯動,居然跟老泰心意相通了。並且,泰冬陽身上被人禁固的壓力居然傳到了自己身上。唐春想跑,可是就是無法挪開步子。

「唉,你跟他進行過拜主術?」綠天童問道。

「是進行過,不過,聽說被他消除了。不過,現在我感覺到又跟他心意相通了,怎麼回事?」唐春問道。

「不是消除了,而是被他用這魂球隔離開了。這魂球估計有屏弊你們心意相通的功能。只不過現在被他爆開了,你們的隔離不存在了,所以,你們又成了主僕。現在他被那果子禁固了,而禁固之力連帶著也傳到了你身上。畢竟,你們倆相隔得太近了。如果能離開千米距離這種禁固之力就能小了不少,還是可以逃開的。」綠天童嘆了口氣。

天子劍出。

「本人唐春,這是皇朝天子劍,不管你是誰,馬上放了我們。不然,朝庭必追究下來。凡是在我大虞皇朝國土內都是皇朝子民,都應該順應皇朝之管。」唐春一臉威嚴說道。

「天子劍,呵呵,哪只是朝庭那些無知小輩們玩的把戲罷了。真把天子劍當玄級兵器可以橫掃一切了是不是?它只是代表著一種榮耀。在我們山野之民來講,他跟一把菜刀沒什麼兩樣。」一道平和的聲音傳來,唐春發現,那人形果子居然張開了嘴巴。不久,人形果子身上冒騰出一股股綠色之霧來。在唐春天眼之下,可以清晰的看見它在漲大。不久,居然漲大到了真人大小。

再不久,青色的臉皮顏色褪去了,代之的是白晰的臉龐。再不久,整隻人形果子居然泛顯出真人狀況來。下一刻,完全恢復成了真人樣子。

它根本就是一個中年人,哪是什麼人形果子。就是綠天童也是看得瞠目結舌,那雙魂神差點掉地下了。

說:「這估計是一種法術,掩蓋之術。可以把自己偽裝成一枚果子。至於說身體縮小,縮骨功就能辦到。只不過此人的偽裝之術太厲害了,就是我以前也沒發現。此人,絕頂高手。」

「前輩好,小子有禮了。」唐春微一躬身見了過禮,倒是恐懼心理不如剛才了。

「你是皇族中人?」中年人盤腿坐在樹丫上,問道。

「不是,這是一位前輩送給我的。到現在我也沒見過他。」唐春在玩神秘。

「呵呵,他是個高手。」中年人笑著,手突然一伸把天子劍吸到了手中。不久,劍上黃氣大冒,天子劍三字閃現出來。只見中年人突然伸掌往天子劍三個字上一拍,一股紫色霧氣居然從黃氣中冒出。那霧氣好像活物一般纏向了中年人,中年人淡淡一笑,抓起這紫氣一甩,紫氣頓時如散架的死蛇一般被拋了出去。

「吞了它,對你好像有好處嘛。」中年人笑著,把紫氣打入了唐春身體之中。

頓時,感覺一股強大的霸殺之氣浸入了自己身體之中。在全身衝撞著。唐春頓時好像掉進了霸煞氣勢堆里似的,被壓得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小夥子,你能熬過去的話就能更上一層樓。熬不過去就得魂消魄散。」中年人的聲音還是平和得很,好像在講一句跟他不相干的事。唐春全身扭曲著,猙獰著,好像已經快進入魔化狀況了。

「唉……幫一回吧。」中年人嘆了口氣,突然彈起到了百米之外。一扔就把唐春扔到了剛才自己坐的樹上。

唐春覺得這樹相當的奇妙,它好像就是一個人似的。而綠樹上不斷的冒出綠色之氣居然有著溫養全身的功效。那入魔的念頭一下子給降溫了不少。

空中那道大門又出現在了唐春眼前,唐春控制著紫氣跟綠氣想融合著撞向了那煽大門。大門晃動著,不過,連撞了十幾下還是無法撞開。

「你的魂力還是不夠一些,如果再強一些就可以成功突破到築基初期了。」綠天童感覺到了什麼,說道。

「魂力!」唐春心裡一動,天眼打開,皇靈人臉飛了出來撲向了空中。在唐春的意識之中人臉撲向了空天之門。

而人臉張口一吸就把紫氣跟綠氣都吸了進去。人臉化為一把巨刀,轟……

巨刀砍向了大門,大門終於轟然被打破了。好像魚兒突然間入了水似的,唐春感覺到了門裡面極濃的靈氣縈繞。

唐春不知道,此刻此山周遭的樹木上的綠氣全給唐春吸了過去,在唐春的頭頂上形成一道綠色氣柱。就連那中年人也愕了一下,雙眼定定的看著唐春若有所思。

爾後,中年人突然抬指一點,一道綠光彈進了唐春身體之中。而唐春全身一震,張口一吸,所有的綠氣都進了身體之中。

足足幾個時辰過去了,全身綠氣終於給唐春吸噬乾淨,唐春睜開了眼。凌空一渡,居然一滑就到了千米之外。再施展西去東來的千米追月步時覺得輕巧得很。好像有御風飛行的感覺了。

一查,自然歡喜。

修真法門居然突破到了築基初階境界。

而連帶著武學方面居然到了氣罡境初階。

周天星辰訣倒是沒什麼動靜,並沒能衝擊出新的外掛丹田出來。

「小子不錯,居然能熬過去。」中年人佳許似贊道。

「多謝前輩相助,不然,小子我是無法熬過去的。」唐春很恭敬的朝著中年人拜謝。

「呵呵,你得感謝老夫的『凝生樹』,是它相助你的。」中年人笑道。

「小子能否知道前輩大名?」唐春問道。

「名字,好久沒提過了。不過,幾十年前,有人叫我藥王。」中年人淡淡笑道。

「啊,您就是藥王前輩,您的大名如雷貫耳啊。」唐春大驚。

「一個虛名罷了,有什麼值得貫耳的。」藥王淡淡說道。

「唉,前輩一生飄渺,皇朝中有多少高手想見到前輩一面,只不過沒這機緣。小子能得見藥王一面,此生足了。」唐春說道,拿出了養生宗那的鎮宗之寶『長生果』,說,「前輩認識這個嗎?」

「呵呵呵,養生宗的長生果。配製續命九環膏的主藥材之一。小子你如何得來的?」藥王也愣了一下,問道。

「小子有幸去了養生宗在偶然之下得到的。聽說前輩這裡有人形樣的果子,所以,想換一枚回去可否?」唐春問道。

「你可知道『凝生果』是怎麼來的?」藥王問道。

「晚輩不知。」唐春搖頭。(未完待續。。) 5更到!

「剛才那株巨樹就是老夫修鍊之樹,稱之為凝生樹。可以凝聚人之生力,凝聚這片巨大的叢林中所有樹的生命能量。

讓人重新煥發生命活力,你看老夫都一百多歲了,可是老夫長相如中年人。就是因為長期在此樹上修鍊的結果。

而此樹凝結的就是凝生果,長得像是人形。只不過此果太難凝成了,它根本就是天地生命之力經過上百年的凝聚才能成形的。

它的形成比你手中的『生長果』還難。」藥王貌似指唐春想得太天真了。

「小子失禮了。」唐春說道,轉爾,又掏出了一枚『道子』來,笑問道,「藥王前輩認識這個嗎?」

「嗯?」藥王貌似愣了一下,伸手接過道子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良久,藥王沉思著,再良久,說道:「它應該不是石頭,雖說裡面有溢出一股怪異的氣狀物。」

「的確不是石頭。」唐春點頭道。

「倒有點像是高手坐化后的舍利,如果真是的話那這位生前絕對屬於頂尖強者。其實力絕對比氣通境大圓滿強者還要強悍得多。莫非是武王一個層次的?」藥王問道。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不過,我知道的就是養生宗的『長生樹』就是用它們作為『泥土』在生長。他們叫他道子。」唐春說道。

「他們,泥土,養生宗就是如此對待祖先的嗎?不對。他們難道是自願的?這事相當的奇巧。」這事可是難倒了藥王,他看了唐春一眼,說道,「這樣吧,我用一枚凝生果換你一粒『道子』。」

「對不起藥王前輩,這種東西我不能換。它們還是我的兵器之一。」唐春搖了搖頭。

「兵器之一,它們如何攻擊?」藥王問道。

「在危及到我的生命之時就可以用他們了。這也是我的秘密之一,不能說。」唐春搖了搖頭。

「呵呵呵,小子,我帶你進藥王谷走一遭。」藥王突然笑道。

「難道這裡不是?」唐春有些詫異了。

「呵呵呵。藥王谷如此好進的話也不能稱之為神秘了。」藥王神秘一笑。捲起唐春到了那株凝生樹上面,只見一片很大的紫色葉子飛了出來,藥王把唐春往紫葉上一甩就站在了上面。而藥王居然青煙一冒失去了身影,好像變魔術一般。

紫葉居然旋轉了起來。而唐春跟著旋轉。好像它就在原地空間上空旋轉著。不久。唐春感覺身子一震,紫葉停止了。

唐春發現,自己貌似換了個地方了。此地居然是個天然的峽谷。峽谷兩邊的山壁上長滿了藥草以及一些巨大的樹木。

不過。並沒見到一個人。唐春往裡走去,越走越是吃驚,因為,他發現幾十年的老山參王在這裡跟大白菜一般到處都長著。你恐怕不小心一腳走錯的話就能把一株珍貴的血參王給踩壞了。

不久,前面傳來吭吭的聲音。唐春走了過去,發現一個農夫正在挖地種藥草。農夫穿著粗布衣裳,腳底下一雙草鞋,其人袖子挽著,滿手都是泥巴。驀然轉頭,唐春趕緊上前見禮道:「小子參見藥王前輩。」

「呵呵呵,我們認識嗎?」藥王笑問道。

「剛才小子不正跟前輩聊天,後來前輩說是要帶小了進藥王谷長見識的。不然,小子肯定進不來是不是?」唐春給狠狠的噎了一下覺得這老頭居然在裝傻,剛才明明還承認了。


「呵呵呵,他不是我。」藥王搖了搖頭,唐春一臉獃痴,吶吶道,「怎麼可能,你們倆長得一模一樣。只不過衣著方面略有不同罷了。」

「他雖說不是我,但又是我。」藥王一句再出,唐春徹底給搞蒙了。道,「難道小子剛才見到的只是前輩用大通神搞出來的幻景不成?」

「呵呵呵,不是幻景,是真實存在。」藥王笑道。

「這,那他是誰?」唐春問道。

「他就是你想要的。」藥王笑道。

「難道他是『凝生果』不成?這怎麼可能。」唐春乾脆開了句玩笑,對於這個玩神秘的傢伙唐春也有些火了起來。

「你還真是講對了,沒錯,它就是凝生果。只不過它在凝生果里太成熟了,成熟到了可怕的地步。因為,它已經長了幾千年了。所以,它很好奇。再加上跟我時間久了,就學我的一舉一動。結果,搞得有的時候連我自己都懷疑是不是有個雙胞胎的兄弟。它就像是我的另一個化身一般。」藥王笑道。

「可是一個果子怎麼可能有高強的武功?連泰冬陽這個能跟氣通境大圓滿強者抗衡的魂神被他一股『果氣』就鎖拿住了。難道這果子快成果仙了不成?」唐春問道。

「唉,幾千年下來。他跟著我們燕家祖上一直到現在。所以,祖先見他什麼都要模仿燕家人,也就任由它了。而且,經常有意識的講解武學之道。燕家的秘密對它來講並不是什麼秘密。如此下來,久而久之,他居然也學會了練功。而且,因為它活了幾千年了,所以,其練功時間比咱們長得多。燕家從千年前就把藥王谷交待給他打理了。所以,我倒是閑來無事,平時種種藥草。」藥王說道。

「那還真能成妖了。」唐春感嘆道。

「妖,你怎麼看待妖這個說詞?」藥王貌似在考究唐春。

「據說幾萬年前浩月大陸有一批修真之土,它們能控劍飛行。而一些野獸時間久了通過練功也能變化成人。像花草樹木都有可能因為時間久遠吸納天地靈氣自然成為妖。比如,花仙子其實就是花妖。這凝生樹也許時間久了受著這藥王谷中藥氣的熏陶而變化成人了。」唐春說道。


「你的理論也有些道理,只不過現在這個時代已經沒有這種事發生了。修士,只能是個遠古的傳說了。」藥王居然嘆了口氣。

「我現在明白了為什麼不能換這凝生果了,它都成人了還怎麼可能換取是不是?」唐春說道。

「你講得對,但也不對。凝生果像他那種狀況的幾千年下來就此一枚。這估計是順應了天地特殊原因造成的。而別的凝生果並沒有得到這種造化。它們還是果子,只不過是一種罕見的珍貴藥材罷了。」藥王說道。

「那藥王前輩是同意換一枚給小子了是不是?」唐春問道。

「你同意用『道子』來換是不是?」藥王淡淡一笑。

「這個……這個……」唐春皺緊了眉頭。

「藥王谷的凝生樹就幾株,如果你肯換,我用凝生樹換你的道子。」藥王居然如此的講。

「換了。」唐春想都沒想,答應了。

「小子很懂這些嘛,這凝生樹都是長了上萬年之久的。我還可以教你一套借用凝生樹修鍊的法門。這樣一來,你就可以吸納凝生樹上凝聚的天地生命元力進行修鍊了。而且,凝生樹天生得有凝聚天地生命之力的特徵。種一株在你家的院子里,你們全族人都能享受生命之力的蘊潤。活在充滿生命氣機的院子里,你們會發現。它不但可以延緩衰老。而且,可以增強肌體的生命活力,滋潤皮膚……」藥王像個賣狗屁膏藥的傢伙吹噓開了。

「這樹如此的巨大恐怕不好搬回去了。」唐春問道。

「呵呵呵,我叫它幫你搬就好運了。」藥王神秘一笑。

「你又要叫我作苦力了。」這時,隨著聲音,凝生果人出現了。跟藥王相比,唐春還是聞出了一點不同的味兒來。貌似凝生果模仿出來的藥王有帶點果類的氣息。當然,這是因為唐春皇靈之臉的感知太敏感才能發現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