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我們做事,是出了名的乾淨利索。」

「嗯,事成之後,我會把錢打到你的賬戶上,然後你們就離開H市吧。」

聽到這裡,眾人的心情都明白,這兩個聲音中有一個就是王天霸的聲音。

他們不禁一臉厭惡地看著這個厚顏無恥,做了這麼齷蹉的事情,還敢當眾發誓的人。

「不,不是這樣的!」王天霸臉上是毫無血色,一臉驚慌,連連後退,忽然身後的投影幕布亮起了一個影像。

影像中,王天霸帶著一群人來到劉氏企業,指使這些人對劉氏企業的公司進行打砸。

看到這裡,王天霸一屁股坐在地上,面如死灰,徹底地絕望了。

他就像是一個小丑,赤果果地站在眾人的面前,感受著那一道道如同尖刀般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狠狠地划著。

星舞勾了勾唇角,看了眼雷俊,這手筆肯定是出自夜哥之手了。

雷俊微微一笑,朝他點了點頭,星殿加夜少,簡直天下無敵啊。

星殿出手,穩住了寇芳芳,為劉氏企業綁定了一個大客戶,然後狠狠地打臉王天霸。

緊接著,夜少則是暗中搜索王天霸的罪證,縱然現在他在夜家的權力受限,但也有不少自己的人脈。

通過這些人脈,他很輕鬆就找上了那些逃離H市的竊賊,並且得到了他們和王天霸的對話錄音。

這些竊賊也怕王天霸臨時倒戈,才會留了一手,正好稱了夜鋒的心。

與此同時,夜鋒又利用最頂尖黑客技術,還原了被毀壞的監控設備,才搜集到這些將王天霸徹底擊沉的罪證。

忽然,星舞的旁邊站了一個人,雙眸淡然地看著那個絕望的王天霸,淡淡道:「小星星,這個結果,你可滿意?」

「夜哥,其實你不用出手,我也能夠讓他自己坦白啦。」星舞撇了撇嘴,鬱悶地說道。

夜鋒翻了翻白眼,抬手狠狠地揉了揉星舞的頭。「你又想用真話符了?這個確實好用,但讓他自己面對這些證據,這臉打得不是更過癮?」

星舞挑了挑眉,確實會更過癮,畢竟自己吐露,跟直面自己的罪證,後者會更具衝擊力。

「夜哥,該收網……」她剛說完收網,忽然一陣心悸乍起,只見周圍刷刷地亮起了一道通透的光幕,將這裡給罩了起來。

星舞的瞳孔一縮,驚呼一聲,「是結界?!」 一道通透的屏障將這裡給罩了起來,眾人驚慌不已,連忙外面沖。

但是,他們被這一道屏障給隔絕,根本就沖不出去。

「發生什麼事情?」

「我們怎麼被隔離開來了?」

「快看!那是什麼?」

隨著一聲驚呼,眾人的目光看了過去,只見一道道穿著緊身衣,蒙著臉的人出現,將這裡給包圍起來。

同時在這些人之中,還有一個個面容猙獰,如同惡鬼般的生物,渾身冒著灰色的氣息。

「夜哥!」星舞看了眼夜鋒,夜鋒心領神會地點了點頭。

「是大蛇的人!」從這些人的裝扮可以看出,這些身穿緊身衣的人,就是R國的忍者,至於那些惡鬼估計是他們召喚出來的怪物吧?

自從上次大蛇入侵H市,星舞和夜鋒趁機出發龍王墓葬,就沒有和對方正面對抗。

但是,他們回來之後,從劉玄的口中得知,大蛇的人被鈴蘭六衛給擊殺,徹底趕出H市。

原以為他們會吸取教訓,不會再來犯,誰知道在這個時候跳出來,還精心布置了結界,不讓自己出入。

星舞搖了搖頭,唇角微揚,眸中透出一絲冷冽的寒光。

結界?封鎖他們的退路?

呵,你們這是不給自己留活路啊。

星舞和夜鋒不忙出手,好整以暇地看著混亂的現場。

雷俊已經將寇芳芳護送到他們二人的身邊,只要有星殿和夜少坐鎮,根本就不用怕。

加賀流明站了出來,冷冷地掃了眼全場,抬手一揮,「一個不留,殺無赦。」

「是!」

頓時,這些忍者紛紛動作起來,手中的飛鏢頻頻撒了出來,向那些媒體記者,還有普通人射去。

就在這些飛鏢即將命中這些人,人群中卻突然跳出一個個氣勢凜然,手裡握著大刀的人,將這些飛鏢給擋了下來。

「哼,竟然是R國鬼子!」為首的一個人的雙眸微眯著,眸中透出一絲冷冽,「敢犯我華夏,殺無赦。」

嗯?加賀流明皺了皺眉,想不到這裡還隱藏著這樣的高手,倒是出乎預料之外。

他們這次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擊殺星舞和夜鋒,這兩個人目前是大蛇的頭號大敵。

為了做到萬無一失,他們做了很多調查,得知星舞和夜鋒已經回到H市,後來介入到兩家公司的鬥爭中,預知他們一定會出現在這裡。

為此,他們在這個發布會裡布置了一個結界,讓這兩個傢伙沒辦法逃出去。

至於其他人,在他們大蛇的眼裡,完全就是陪葬的,何曾想到這些普通人裡面還藏著這樣的高手。

「哼,給我殺!!」加賀流明也不廢話,抬手一揮,那些忍者紛紛沖了上去,對南宮家的人展開了凌厲的攻勢。

南宮家這次派出來的都是精英,以南宮絕為首,基本上都是入微境的好手。

他是不知道那些個去圍殺星舞的人的命運,但相信是凶多吉少。

鑒於王天霸在這場鬥爭中一敗塗地,他們也沒必要跳出來和星舞對抗。原本想保持低調,躲過一劫,誰知道這些R國鬼子竟然鬧騰出來,逼著自己現身,簡直太坑了。 王天霸是一臉懵逼。

他看著南宮家的人和這些個忍者戰在了一起,一時間難分難解,心裡就想著開溜,但周圍被隔絕開來,根本就逃不掉啊。

更詭異的是,那些個猙獰的惡鬼守在各個方向,只怕自己一動的話,就會被這些惡鬼給盯上。

他的雙眸一沉,忽然捂著胸口,哎哎呀地叫了一聲,便倒在地上。

現在不裝死,更待何時?

看著南宮家的人和忍者戰在了一起,雷俊緊皺眉頭,瞥了眼星舞,道:「星殿,我們不出手嗎?」

星舞搖了搖頭,淡淡道:「這些南宮家的,不就是沖我而來的嗎?現在讓他們吃點苦頭也不錯。反正,我們就在這邊看戲得了。」

「雷俊,你去安撫其他人的情緒,只要不亂動,應該無礙。」夜鋒插了一句。

現在大蛇的人和南宮家的人鬥了個難分難解,已經沒有心思去對付普通人,只要這些普通人抱在一起,不要隨便亂動的話,應該不會出什麼大事。

至於那些猙獰的惡鬼,則是一直守在結界的周圍,估計是為了防止他們強沖結界。

旁邊的寇芳芳看得驚奇,不管是星舞,還是夜鋒,這兩個俊美的少年一直都很淡定,根本沒有將這場混亂放在眼裡。

漸漸地,她原本慌亂的心,也不禁沉靜下來。

「寇總。」忽然,星舞轉了過來,微笑道:「趁著還有時間,我們來談談合作的細節吧。」

寇芳芳微微一愣,不禁苦笑地搖了搖頭,這都什麼時候了,這個少年竟然還有心情去聊這些事情?

不過,貌似現在確實很閑,倒是可以聊聊。

現在駐顏丹的效果很驚人,一旦推出去的話,絕對能夠震驚整個世界的美容界。

但是,星舞是不可能將真正的駐顏丹拿出來,這可是從自己靈藥埔中採摘的靈草煉製而成,不可能大批量地量產。

為此,她必須調整配方,以這個世界現有的草藥進行一個簡化版的駐顏丹。

儘管效果沒有寇芳芳那麼逆天,但絕對能夠比原本美顏霜的效果驚人,不能立竿見影,也能三天兩頭出效果。

這時,南宮絕瞥了眼星舞這邊,見她竟然和寇芳芳有說有笑,不禁是氣炸了。

雖然他們是敵人,但現在R國鬼子犯我華夏,應該共同退敵,結果這個傢伙竟然在一邊看戲。

「你在看哪裡呢?」忽然,一個冷淡的聲音傳來,南宮絕的心神一顫,本能地往旁邊一跳,只見寒光閃爍,一道刀芒剛好掠過自己剛才所站的位置。

「哼,你是上忍?!」南宮絕的雙眸一沉,從對方的氣勢,還有刀法來看,實力絕對不低於上忍。

加賀流明的武士刀一收,冷冷地說道:「眼力不錯!所以,我決定給你留個全屍。」

「狂妄!!」南宮絕咬了咬牙,手中的大刀一抖,渾身的氣勢爆發。「我南宮絕過去,可是殺過不少你們上忍啊!」

頓時,刀芒四起,向加賀流明掠去。

然而,加賀流明的身影一閃,一塊木頭憑空出現,卻是替身術。 就在木頭被南宮絕的刀芒劈碎的瞬間,加賀流明卻是出現在他的身後,武士刀猛地出鞘,迅疾地向他的后心劈過去。

一股心悸炸起,南宮絕咬了咬牙,一個返身,大刀橫在了自己的胸口,鏗的一聲,擋住了這一刀。

「哦?反應很快啊。不過,如果是這樣呢?」加賀流明撇了撇嘴,迅速地後退數步,然後連連結印,身影一晃,竟然分出了好幾個加賀流明。

南宮絕的雙眸冷冽,不斷地掃視著這幾個加賀流明,想要判斷哪個是真身。

「別浪費精力了。這是多重影分身之術,你是看不出哪個是真身的。」加賀流明斜握著武士刀,一步一步地向南宮絕走了過去。

南宮絕的眉心凝重,多重影分身之術的特點,就是讓每個分身擁有自身的氣息,讓人難以判斷。

這個上忍,只怕不是一般的上忍,而自己是入微境七層,要對抗這樣的上忍,只怕會有些吃力啊。

他不禁瞥了眼還在閑扯的星舞,高呼道:「星舞,你好歹也是華夏人,難道就眼睜睜地看著這些R國鬼子在我們華夏之地胡作非為?」

星舞微微一怔,斜了眼南宮絕,淡淡道:「抱歉,我就是一個高中生,攘除這些鬼子的任務,還是交給你們南宮家的吧。我相信你們南宮家,一定可以打敗他們,捍衛我華夏的尊嚴。」

緊接著,她對那些瑟瑟發抖的群眾喊道:「各位,你們看到了嗎?這些正在和敵人奮戰,守護我們的人,可是我們華夏的守護者,四大家族之一的南宮家,我們一起為他們加油吧。」

「加油!!你們一定能夠打敗這些鬼子!讓他們看到我們華夏的厲害!」

「來來,保持隊型!犯我華夏者,雖遠必誅!!」

「犯我華夏者,雖遠必誅!!」

一時間,群情洶湧,不斷地喊著口號,讓南宮絕是一臉的苦澀。

這麼一來,他是徹底的下不了台啊。

現在他們擔當的可是南宮家的榮耀,要是敗給這些鬼子的話,南宮家就有愧於華夏守護者的名頭啊。

星舞,你狠!!

夜鋒勾了勾唇角,一臉寵溺地看著星舞,這個傢伙還是那麼的坑啊。

這下子,把南宮家的人搬到檯面上,為了捍衛家族尊嚴,他們不得不發揮出百分之二百的實力,去對抗大蛇的人了。

「星舞,我們就這麼看著,真的好嗎?」見南宮絕他們不得不全力頑抗,寇芳芳都覺得過意不去。不過,她就是一個普通人,根本就幫不上忙。

但是,星舞不一樣,不僅是她,還有夜鋒的實力都很強大。

她永遠都不會忘記,在別墅的時候,星舞和夜鋒是怎麼對付那些找麻煩的人。

「啊!!!」忽然,南宮絕暴喝一聲,渾身氣勢爆發,一柄大刀舞得風聲四起,「刀滅八方!」

頓時,無數刀芒飛射出來,向那些臨身的加賀流明劈了過去。

加賀流明的心神一顫,想不到南宮絕還有這麼一手,連忙揮舞著武士刀,進行一個抵擋。 咔咔咔!

只是,南宮絕的刀芒十分凌厲,不少分身抵擋不住,被一一劈散。

「哼,你們R國鬼子,可別小看我們華夏武者啊。」南宮絕的雙眸冷冽,身影一轉,向一個加賀流明沖了過去。

就在那麼一瞬間,他感受到這個加賀流明的氣息,比其他的加賀流明要強烈許多。

這個加賀流明,一定是正主!

加賀流明的瞳孔一縮,明白自己被識破了,隨即連連結印。「火遁,不死鳥之炎。」

一口火焰噴吐出來,化作一頭火焰大鳥,向南宮絕飛撲過去。

「哼,看我劈了你。」南宮絕冷喝一聲,不驚不懼,抬手舉起大刀,朝這頭火焰大鳥劈了過去。

刀芒掠過,將這一頭火焰大鳥給披散。

但是,就在火焰大鳥被披散的瞬間,一道道土刺冒了出來,向南宮絕纏繞過去。

南宮絕的心神一顫,大驚失色,他現在是舊力未去,新力未生,難以躲避這些土刺啊。

噗呲!

一道道土刺刺入南宮絕的小腿上,劇烈的刺痛,讓他的腦袋一陣空白。

「哈哈,豬玀就是豬玀。」加賀流明斜握著武士刀,嘲笑道:「除了會沖,你們根本一無是處。」

南宮絕猙獰著一雙眸子,冷冷地盯著加賀流明,體內的真氣一陣散亂,難以緩過勁來,而且這些土刺將自己的小腿給纏住,一時半會難以脫身,但就是這麼一會,足以給加賀流明擊殺自己的時間。

與此同時,南宮家的其他武者,和這些忍者也是死傷參半,這次南宮家派過來的十多個好手,恐怕能夠活下來的不足三分之一。

「加油啊!!!」

「我們相信你,一定可以戰勝這些鬼子。」

「南宮家,加油!!」

這時,周圍的群眾紛紛叫囂起來,讓南宮絕的臉更加難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