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

看著這個人,神慈和尚露出疑惑的神色,說道:「你過來做什麼?」

這人英俊無比,穿著一件白色長衫,手上執著一柄白色的扇子,嘴角噙著一抹溫文爾雅的笑意,模樣十分騷包。

「我只是經過這裡而已。」

張絕城淡淡的笑道。

「是嗎?」

神慈和尚看著張絕城,皮笑肉不笑了一下,說道:「你不是要找這個小子嗎?現在這個小子現在昏過去了,你帶走他吧。」

「神慈大師,我記得你也要找這個小子,你為什麼不要了而給我了。」

張絕城一臉笑容的說道。

「這小子是個魔障,我怕帶走了他,會殘害金靈寺,你若要的話,你帶走吧。」

神慈大師解釋的說道。

「哎呦,你說的好詳細,我看是你現在受了重傷,沒有能力阻止我做任何事情,這才是真的吧。」

嘴角上溫和的笑容變的猖狂,張絕城仰天大笑道。

「張絕城,我只是受了一點兒小傷,不想和你爭鬥而已,可不要以為我沒有戰鬥能力了。」

神慈大師冷哼的說道。

「小傷嗎?」


張絕城嘿嘿一笑,身子一動,沖向了神慈大師。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神慈大師臉色一變,抬起頭極不自然道:「你要做什麼?」

「大師,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一個要求?」

張絕城嘿嘿笑道。

「只要你放手,我若做得到的事情我都會答應。」

神慈大師的臉色複雜無比,看著張絕城的眼睛,淡淡的說道。

「好,我想要……」

張絕城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半響之後,才緩緩的笑道:「我想要大師身上的舍利子。」

「什麼?你要舍利子。」

神慈大師本來平淡的臉色驟然變成了青色,嘴角顫抖的說道:「你要舍利子,你怎麼可以要。你難道不知道,取走了舍利子我就不能活了!」

「你能不能活我不在意,我只想要你身上的舍利子。」

張絕城淡淡的笑道。

「你休想!」

神慈大師怒吼一聲,整個人站了起來,一掌對著張絕城打去。

張絕城臉色未變,當一掌轟向他胸口的時候,他收了這扇,影子一閃,身子驟然退後,然後飛快的抬手迎擊上去。

「砰!」

兩人對轟一掌,強大的勁氣朝著四周爆發。

張絕城後退的了三步,神慈大師卻是悶哼了一聲,鮮血飛灑,向著後面倒飛而去。

「哈哈哈,神慈大師,你好歹也是一個成名的天帝高手,竟然被我一記打飛。你我修為差不多,不過想不到你現在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了,看來你剛才與那個小子的一戰十分精彩。可惜我錯過了。」

張絕城一臉得意,搖頭晃頭的說著可惜。

「張絕城你好陰險啊,你……你趁人之危………不得好死啊。」

撞斷了數棵參天大樹后,神慈大師捂著胸口艱難的站起來。

「趁人之危嗎?這個詞我喜歡。」

張絕城淡淡一笑,把手上的扇子系在了腰袢。殘影一閃,人隨之出現虛神慈大師的身邊,一掌拍在了他的身上。

一道火焰飛了出來,頓時包裹住了神慈大師。

不過火焰燃燒不了神慈和尚的血肉,只見他的身上籠罩著一層金色的光芒,這一片光芒形成了金色大鐘的形狀。

「這莫非就是金靈寺不傳於世的不滅金剛功,果然神奇。」

張絕城看著神慈和尚身上的大鐘,臉色略微動容。

不過他倒是么有多在意。雙手咻的一聲,冒出了兩道璀璨妖異的火焰,狠狠的轟擊在了神慈大師的身上。

「砰!」

兩道火焰轟擊在了大鐘的上面。

金鐘發出噹噹當的聲音,震耳欲聾,一道道無形的聲波浩浩蕩蕩向著四周擴散而去。

「有點意思,不滅金剛功嗎?我倒是要看看你身上這口鐘到底有多硬。」

張絕城猙獰大笑,手上的火焰掌不停,一掌掌落在金鐘的上面,濺起了一道道火花。

不僅如此,他甩出雙腿,藍色的光芒閃爍,一道道恐怖的勁氣從他的腳上飆射出來,轟轟擊打在金色大鐘的上面。

三個時辰。

張絕城毫不停歇的轟擊了三個時辰。

「咔嚓。」

「咔嚓。」

又是數百道強勁的攻擊之下,神慈和尚身上的金色大鐘終於承受不住這麼久的攻擊,「砰」的一聲爆炸開來,碎片化為了四分五裂,向著外面落了下去。

噗嗤一聲,神慈大師腳步蹌踉後退,嘴巴里吐出了大口大口的鮮血。

「老禿驢,我看你現在還有什麼絕招。」

張絕城的額頭,臉上,滿頭大汗,晶瑩的汗珠兒一顆顆滾滾而落,可見他打的很累。不過這會兒看到金鐘終於破碎了,他狂笑一聲,一掌對著神慈大師拍了過去。

空氣中傳來了撕裂空氣的聲音。

斯斯!斯斯!

眼看著張絕城剛猛的一掌即將來到,神慈和尚咬著牙齒,一揮袖袍飛出了一道烏光。

張絕城還以為是什麼暗器,趕緊收了掌,身子一晃向著外面躲避而去。

很快,他發現他想多了。

飛出來的竟然是一隻紫金神缽。

看到這一隻紫銅做的缽盂,張絕城哈哈大笑,鄙夷的說道:「臭和尚,你怎麼把吃飯的傢伙都拿出來了,難道死到臨頭了,你還想飽餐一頓嗎?哈哈哈,笑死我了。」

「哼,今日本座要收了你這妖孽。」

神慈和尚大吼的說道。

「就憑你這個半殘之身,想收我痴心妄想啊!」

張絕城不屑的一笑,身子一動,如閃電一樣向著神慈和尚射去,看都沒有看飛在天上的紫金神缽一眼。

看到張絕城朝著自己撲來,神慈大師的臉上不僅沒有露出害怕的神色,反而露出一道喜色。

當張絕城覺得神慈大師馬上要被他打殺掉了,想上前控制住他的時候。忽然,天空一暗似乎到了黑夜了。

「這還是白天,怎麼會是黑夜呢?」

想到這裡,張絕城臉色一變,抬起頭朝著天空看了過去,他忍不住瞳孔微縮,只見天上一座山峰緩緩的向他壓來。他身形一動,就要向著前面跑開,誰知這座山峰看似壓過來很慢,實際上很快,快的離譜,

「砰!」


以泰山壓倒一切之勢,狠狠的將張絕城壓在了下面。

這是一口缽盂,口朝下把張絕城給困住了。

小山一樣的缽盂落在地上,神慈大師臉色蒼白,略微搖晃著身體走到缽盂的身邊。摸著龐大的缽盂的木壁。冷笑的說道:「張絕城啊張絕城,想趁人之危搶我的舍利子,現在偷雞不成蝕把米了吧。我要困你生生世世,永不超生。」

說著說著,神慈大師得意的大笑起來。

忽然,紫金神缽的碗口射出了一道璀璨的光芒。

看向了光芒發出的地方,神慈大師臉色一變,大叫道:「不好,我怎麼忘記了,這個缽盂,底口被那個臭小子毀了。」

神慈大師恨恨的看了一樣躺在地上的葉翌,二話不說拿著無極棍,向著天空射去,落荒而逃。他剛剛飛去不久,紫金神缽猛地搖晃起來,旋即在其上面的洞口位置,飛出了一道人影。

這道人影狼狽之極,不是別人正是張絕城,他飛上了半空之後,屹立於神慈之上。

他一出來,便看到了化作了一道金光落荒而逃的神慈大師,不由罵道:「臭和尚,這麼怕死,連秘寶都不要了。」

不過他怎麼會讓這個獵物跑呢?只見,他緩緩的伸出了手掌,掌心對牢了逃跑的金光。

大吼一聲:「殭屍龍。」

一條漆黑的骨龍從他的手上射了出來,憤怒的咆哮起來!

這條骨龍長約一百多丈,張絕城控制這這條巨龍,猛地一甩,纏住了前面化為了一個黑點的神慈和尚。一抖,巨龍纏繞住了神慈和尚,感覺手上的力量突然增加了很多,張絕城冷冷一笑,自言自語的說道:「臭和尚,遇到了我殭屍之王將臣,你還想跑簡直做夢!」

控制這手上的金色大手印,張絕城輕輕地一拉。

神慈大師被他拉了回來。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此刻的神慈大師滿臉的灰敗之色,一副受死的模樣趴在地上。

「臭和尚,你倒是再來打我啊,是不是沒功力了。」

張絕城隨後一揮,手上的骨龍化成了星星點點消失在空中。吧嗒一聲,他落在了神慈大師的身邊,對著這和尚猖狂的大笑道。

「你要殺就殺,廢話什麼?」

神慈大師冷冷的說道。


「好,我吸幹了你。」張絕城哈哈大笑。

… 他手放在神慈大師的肩膀上,神慈大師肩膀頓時爆炸開來,鮮血飛灑,血肉模糊,他身上的鮮血,緩緩流進了張絕城的手上,再從他的手上匯進了他的身體裡面。

神慈大師的身體慢慢的乾癟了下去,張絕城的臉色愈來愈額紅潤。

「想不到你這個血城的少城主,竟然會這樣邪-惡的功法,比之魔殿的大奸大惡之輩也是不遑多讓。」

神慈大師金色的眼睛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原來空洞的白眼。無比虛弱的說道。

「多謝誇獎!」張絕城不以為恥,反而為榮,哈哈大笑道:「神慈和尚你在死之前可有什麼遺言嗎?」


「哈哈哈!我不是死了,我只是回歸了本源,到那西方極樂世界了。」

神慈大師仰望蒼穹,朗聲的大笑道:「菩提本無樹,何處惹塵埃!」

笑聲中,他的身體迅速的乾癟下去,轉眼之間化為了一灘枯骨,還有衣服,鞋子,佛珠等物,還有一顆金光閃閃的圓珠。

一片血光纏繞著張絕城,他的頭上忽然長出了兩隻角,背後飛出八對翅膀,本來英俊的面孔也變得猙獰可怕。目光血紅,兩隻獠牙,森寒惡毒露了出來,若是有人在這裡,非得被活活嚇死不可。張絕城變成了一隻醜陋的怪物,仰天咆哮。

連連踩踏地面,一道道深坑被他踩了出來。

良久之後,這隻怪物突然停止了行動,目光回復了清明之色,先是茫然的看著周圍,然後他低下頭,驚喜的說道:「變回真身了,難道我突破了,哈哈哈。」

大笑聲中,這怪物光芒一閃,變回了張絕城的形狀,只是他身上上好的華服,已經在他變成怪物的時候崩碎了,他現在穿的破破爛爛的,一點兒都不像貴公子了,反而像是乞丐。

張絕城手上的戒指光芒一閃,掌中便多出了一套嶄新的白色華服,「噗嗤」一聲,張絕城崩碎了身上的全部布片,很快的將新衣服穿上,重新變回那一個溫文爾雅,謙虛有禮的少城主。

換好了衣服后,張絕城把神慈大師死的地方,彎腰撿起金光閃閃的珠子,哈哈大笑道:「舍利子,我若是吞噬了你,我境界沒準還會提升!哈哈哈!」

可憐神慈大師抓了黑龍本來是想吞噬它身上的妖核的,現在自己身體裡面的舍利子反倒是成了張絕城的吞噬對象了。

現在剛剛突破,還不宜吞吃。

神慈和尚死了留下的東西,張絕城一一收了,完事後,他忍不住罵道:「這臭和尚真窮啊。」

收了舍利子到手上的儲物戒指后,張絕城的目光轉到了葉翌的身上,冷冷一笑,向著他走了過去。

「咔」的一聲。張絕城眉頭一皺,他的腳上,好像踩到了什麼東西了,

張絕城低頭一看,是一個用紫銅做的碗,他不由的「咦」了一聲。

「這不是神慈老禿驢身上的那件可以困人的秘寶嗎?」

張絕城不由的響起剛才那驚險的一幕,若不是他在這個秘寶裡面發現了一個大洞,他真有可能被困在裡面出不來了呢?雖然不明白神慈為什麼要用破的秘寶對付他。不過他對這個佛門秘寶還是很有興趣的。蹲下身子撿了起來,丟在了自己的儲物戒指裡面。

收好了缽盂之後,張絕城來到葉翌的身邊,狠狠的一掌,打在葉翌的臉上。


「啪!」

葉翌悠悠醒來,感覺臉上疼痛無比,火辣辣的,不由的伸出手摸著臉,隨即目光凌厲的看著眼前出現的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