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他們這麼弱啊,居然連兩個小時都撐不了,GMO戰隊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想當年,GMO戰隊也算是一方豪強,沒想到沒落的這麼快,我們得引以為戒啊。」

茂凱的神色充滿了惋惜,當初EWG戰隊的實力跟GMO戰隊差不多,可現在已經有了巨大的差距,但是聽到茂凱這麼說,一旁的領隊卻非常尷尬。

「是我們輸了,我們被三比零。」

茂凱一時無語。

……

兩天後,上午九點,GMO基地,戰術會議室。

GMO眾人匯聚一堂,周興和鄭新陽都眯着眼,一副沒有睡醒的樣子,很沒精神,最近幾天丁寧已經開始讓選手們調整作息時間了。

比如每天晚上十二點入睡,早上八點必須起床,這讓一眾夜貓子選手有點難以適應,尤其是喜歡熬夜打遊戲的周興,這兩天沒什麼精神。

長痛不如短痛,早點養成一個良好的作息對這些選手來說是好事,只是今天早上九點的戰術會議,周興就沒精打採的。

韓軼和趙銘兩個老將就比較好,他們很有職業素養,服從教練組的工作,順帶小輔助徐樂,也跟着韓軼一起適應了新的作息。

「明天我們就要去跟BBG戰隊比賽,你們也清楚BBG戰隊的實力,他們目前排名第六。」

「正常來說,我們是很難贏得比賽的,但我不想輸!」

「你們想輸嗎?」

雲歌環視眾人,除了沒精神的中野之外,韓軼和徐樂眼神中都露出了一絲不服輸的神情,這兩天的訓練賽,給了他們不少自信。

在跟EWG二隊的訓練賽中,雲歌驗證了應對BBG戰隊的思路,並且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三比零快速解決了EWG二隊。

雖然EWG二隊的實力和BBG戰隊有一定的差距,可是這也能驗證戰術思路是沒錯的,那就是不跟他們運營,拿到優勢就強拆,見面就強開。

而在跟OZR戰隊的訓練賽中,雲歌又驗證了另外一種戰術思路,就是只依靠選手的對線能力,GMO戰隊能不能打出優勢。

在跟OZR戰隊的第二場訓練賽中,雲歌讓GMO戰隊的三條線選擇了對線強勢的英雄,結果也取得了不錯的效果。

至少在面對OZR戰隊的情況下,GMO戰隊是能夠在線上取得一定優勢的,尤其是下路,韓軼和徐樂的下路雙人組,最近的實力突飛猛進。

OZR戰隊的AK47秦天,在LCL聯賽也算是小有名氣,可是在GMO戰隊下路選出強勢對線組合后,沒能佔到任何便宜,把把劣勢,這讓AK47非常火大。

或許是GMO戰隊的實力飆升,觸發了老賊和兮夜的個人羈絆【掌控雷電】,因此這場跟OZR戰隊的訓練賽也是三比零結束。

連續的勝利也讓GMO戰隊士氣高漲,即便面對教練組比以往稍顯苛刻的訓練計劃和時間安排,他們也能夠服從。

只要能夠取得勝利,即便訓練辛苦一點又能怎麼樣,作為職業選手,他們最害怕的是努力訓練之後,卻取不到相應的成績。

尤其是隊內的老將韓軼和趙銘更是感同身受,他們經歷的多,所以才明白,勝利是多麼來之不易。

「關於應對BBG戰隊的策略,我就不多說了,趙銘和鄭新陽,你們兩個的訓練任務非常關鍵,教練組給你們安排的英雄,這兩天一定要熟練掌握,明白嗎?」

「明白了,雲歌教練。」鄭新陽聽到雲歌點名,身體一下子就坐直了,他還是對雲歌教練保持着一絲敬畏的。

畢竟和楊棟同一個宿舍的他,對於楊棟目前的慘狀可是感同身受,好好的首發中單,現在根本就打不上比賽了。

鮮明的例子就擺在他的眼前,鄭新陽又怎會不保持敬畏。

「好了,秦明教練幫你們整理了一些BBG戰隊的比賽視頻,你們也跟着教練組再看一遍吧。」

上午九點的戰術會議,雲歌打算以後設為慣例,每天上午集中兩個小時,看對手的比賽視頻,再配合教練組的分析講解,肯定能夠讓選手們更好的應對接下來的比賽。

職業選手不能埋頭訓練,也得了解一下自己的對手才行,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這樣戰術會議,每周必須得開兩次才行。

戰術會議結束后,就是選手的空閑時間,然後到下午一點,開始個人訓練,也就是自由排位時間。

整理完文件之後,雲歌看了看還在埋頭整理數據的秦明,以及監督選手訓練進度的丁寧,邁步走出來辦公室。

雲歌打算進入訓練室內看看選手的訓練和排位情況,他走到鄭新陽的身後,彎腰瞅了一眼,鄭新陽正在使用皇子打野。

在目前的版本中,皇子的選取率非常低,甚至在上路出場的更多,打野的使用場次非常低。

這主要是因為版本的削弱,在S5春季賽,皇子還一度是LCL最熱門的打野,可是到了夏季賽,卻變得無人問津。

一代版本一代神,皇子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威猛先生了,技能冷卻CD的大幅度增加,直接讓一個版本熱門英雄跌下神壇。

雲歌之所以又讓鄭新陽把這個英雄給拿起來,就是看中了皇子強悍的開團能力,即便技能被削弱了一定的CD,可是皇子在開團能力上並沒有太多的影響。

反正是一個大招蓋上去,沒有閃現就只能等死,在團戰中,皇子大招對於脆弱的雙C限制力很強,這就是雲歌給BBG專門準備的禮物之一。周父一聽這話,立刻轉身,「不行,不能叫想想去。」

「你以為她自己沒想過嗎?」周母喊住丈夫,「人家盯上她了,用手裏現成的人質,若想想不去,家裏這些人她能時刻護住嗎?仨寶他們都還小,那種人有多瘋狂你不是不知道。」

周父站住腳,是啊!想想不去,對方肯定還有逼迫的方法。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583章與你們無關使者還想去潞安州看一看戰場在哪,卻被李成棟恐嚇他,大軍在潞安州打敗崇禎偽朝軍隊,仍舊有崇禎偽朝軍隊趕來增援,這時候去潞安州,他不敢保證使者等人安全。

清軍使者還是不信,帶著部下在高傑軍營走了一圈,發現高傑部隊的將士少了很多,而高傑也讓部分士兵在軍營里邋遢腦袋,雙目無神看著清軍使者,李成棟又按照高傑吩咐,給清軍使者送去一千兩銀子,清軍使者眯起眼睛,心照不宣的離開。

最終,使者相信李成棟說……

《帶著崇禎去流浪》第二百八十九章:北上(三) 「今天收穫很多,感覺可以睡個好覺了。」離開綱手的住所后,榊原透用力伸了個懶腰。

雖然中途有些曲折,結果還是好的,得到資源的同時也讓他不得不感慨,這就是人脈的重要性啊。

友誼萬歲~

「說得就像是沒有收穫就睡不好覺一樣,聽着真心酸,瞄~」

「嗯?」

榊原透低頭看去,發現一隻橘貓蹲坐在他的面前。

橘貓正舔舐著自己的爪子,身上的毛髮看起來就十分順滑,輕微的肥胖影響不了它的優雅。

它伸了個懶腰,脖子上的鈴鐺發出清脆的響聲,上面印着宇智波的團扇標誌。

榊原透疑惑,「宇智波家的忍貓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橘貓晃晃腦袋,「算是吧,不過我的主人已經死了,最近剛剛恢復自由身,但我不是隨便的貓咪,你確定要摸我嗎?」

「這個……」

榊原透停滯了片刻,果斷把它抱了起來,感受着手中沉甸甸的分量,他慶幸剛才用足了力氣。

你說小貓咪能有多重?千萬不要小看它們啊!

橘貓禮貌地表示了歉意,「我不是戰鬥用的貓咪,所以沒怎麼管理身材,如果不行的話,你可以把我放下來。」

榊原透悄悄用力勒住,不讓橘貓從自己懷裏滑下去,「沒事,我力氣很大。」

橘貓見時機差不多了,語氣逐漸社會起來,「給我一根小魚乾,我就放你走,再想吸的話要加價了。」

對方是小孩子,它也不好太過分,就稍微意思下吧。

榊原透露出笑容,「為什麼要放我走呢,你以後就跟着我吧,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大橘。」

送上門的貓啊,買的話還得花錢,白嫖果然會上癮。

「呼,人類的小屁孩,我勸你不要不自量力,養我需要的錢你付不起。」橘貓無奈地跳到地上,它的表情像是看透了一切。

「你確定不跟我走嗎,大橘?」

榊原透從懷裏拿出一沓錢,輕輕拍在手上,嶄新的紙幣散發出獨屬於金錢的香氣。

橘貓略顯猶豫,「就不能換個名字嗎?」

榊原透摸著下巴,「這樣啊,等我考慮考慮吧,我比較喜歡名字直接點。」

之前他也沒養過貓,看別人都是叫大橘的。

現在突然要養個會說話的貓,是不是就得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了,他不想錯過這次機會,因為他就喜歡這種現實的貓咪。

他問道,「或許你有什麼好的建議?」

「算了,我就直接告訴你吧,我的名字是橘丸,我特別允許你可以叫我大橘,之後輕多多指教。」橘丸慢悠悠地說道。

榊原透笑着把橘丸舉起來,「看來我也是貓狗雙全的人了,太好了啊,大橘。」

橘丸一驚,「難道你家有狗嗎?」

雖然它不怕狗,但是它不希望家裏有犬科動物。

「這個解釋起來有點複雜,我家沒有養狗,就當我開玩笑吧。」

遠在火之國宮殿裏的琥,心中突然升起一陣不祥的預感,「誰?」

銀打開門,看着榊原透懷裏的東西有些驚訝。

「透大人,你這是買了一隻貓咪嗎,恕我直言,這隻貓已經嚴重超重了,同樣的價錢能買到品相不錯的小貓幼崽呢。」

橘丸不滿地跳下來,悠閑地走進房間,「只有你們人類喜歡把貓咪分成三六九等,在我看來這是極為愚蠢的,我可是一隻忍貓。」

看着地上一個個鮮明的爪印,銀的額頭青筋暴起,這是她剛剛擦好的地板,還沒有被透大人驗收就被弄髒了!

「我先去把它清理乾淨。」她迅速抱起橘丸,一下就關上了浴室的門。

就著凄厲的貓叫聲,榊原透愜意地坐在沙發上,翻看有關幻術的書籍。

照現在的情況看,學習完幻術后差不多就該離開了,必要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事情發展的很順利。

不久,銀抱着一隻金燦燦的橘貓從浴室走出來,一人一貓像是達成了某種協議,誰都不搭理對方。

榊原透微微一笑,「看你們相處這麼融洽我就放心了,我過段時間要出去遊歷,銀有橘丸的陪伴也不會太孤單了吧。」

「什麼!」

銀和橘丸都非常震驚,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但榊原透的模樣不像是在撒謊,銀也清楚這只是通知她。

她垂眸,眼中滿是不舍,「原來透大人買這隻貓是為了陪我嗎,這種事實在是……」

「你是我的下屬,沒必要強迫自己戰勝孤獨。」榊原透轉過頭去,「橘丸也是,大家今後都好好相處吧。」

橘丸無奈地嘆了口氣,「誰讓你是我主人呢,我只要小魚乾就夠了。」

銀也點點頭,「嗯,我會努力的,透大人。」

雖說如此,一人一貓還是互相看不順眼。

家裏多一位新成員,空間變得更加有限,這越發堅定了榊原透要換房子的決心。

第二天一早,榊原透就來到了封印班。

因為長谷川乾的好事,佳子已經回家養胎了,很快就會有一對雙胞胎降生。

原本就冷清的封印班變得更加清凈,沒有了任何外物的干擾,榊原透因此對長谷川更加喜愛了。

除了玖辛奈偶爾的探班,他每天都能全身心投入到研究中去,同時也導致長谷川都快被榨乾了。

今天很不巧的是,他進門就碰到了玖辛奈,看樣子對方是特地來堵他的,躲不過去就只能莽上去了。

「玖辛奈姐姐,你怎麼在這裏?」

玖辛奈有點生氣地說道,「小榊原,你是不是忘記我們的約定了?不是說好測試的嗎?」

榊原透認真地點點頭,「我當然沒有忘記了,測試內容是金剛封鎖。」

玖辛奈嚴肅指出錯誤,身後紅髮飛舞,「是用金剛封鎖壓制臭狐狸,不要試圖矇混過關。」

「但是,我還沒有完全學會金剛封鎖呢,現在只有這種程度。」榊原透伸出手,一截由查克拉凝結而成的鎖鏈緩緩生成。

他真的沒有騙玖辛奈,這是盡全力的結果了!奈何他的血脈真的太次了。

看着榊原透手中纖細的鎖鏈,玖辛奈一言難盡,感覺能戴在脖子上做項鏈。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這就是現在的漩渦一族嗎!」封印內的九尾笑得肚子疼。

笑聲成功傳到了玖辛奈的耳朵里,她生氣地帶着榊原透來到修鍊室。

一陣恍惚后,眼前突然多了一隻巨型狐狸。

九尾咧嘴,「早上好啊,漩渦這一族的小鬼們。」

玖辛奈的身後湧現出數根鎖鏈,將本就被層層束縛的九尾壓制地更加徹底。

「不許嘲笑小榊原,你這隻臭狐狸!」

被壓制的九尾也很聰明,知道現在反抗毫無用處,不大吼大叫了,只是吐槽道,「明明就是廢物,老夫懶得搭理你。」

「你以後給我老實點!」

「嘖!」

為了避免事態越演越烈,榊原透趕忙出聲道,「玖辛奈姐姐冷靜,那邊的狐狸精也是,大家坐下來好好聊聊嘛。」

一時間玖辛奈跟九尾都詫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