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是的。」

胖子接連點頭同意道。

「一群低能兒,還有閑心在那裡聊天,氣運之戰的殘酷等下就會讓你們明白,什麼叫做互相之間生死廝殺!」

二人的閑聊被一些黑鐵級勢力天才武者聽到了,頓時不少人都面露嗤笑之色。

這些都是參加過上一屆氣運之戰的,深深明白氣運之戰的殘酷,一旦氣運之戰開始,伴隨的就是無數的廝殺,前一刻還素不相識或者還說過話的人,轉瞬間就是生死仇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這些參加過氣運之戰的天才武者身上明顯殺氣比那些初次來的人強得多。

人群某處。

「太子,那人便是林淵!」

一個身穿大雪山制式長袍的青年武者伸手指著前方,壓低了聲音對身旁一名冷麵星眸的少年說道。

「他?過了這麼久連暴氣境後期都突破不到的廢物,居然將你們三個青石級宗門玩得團團轉?」

那冷麵星眸的少年順著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當得目光中看到的只是一個暴氣境後期都不到的人之時,頓時冷笑一聲,諷刺說道。

原因無他,放眼全場,林淵的修為可以說是最低的!

其他無論哪個勢力來的天才武者,最少都是暴氣境後期巔峰層次,林淵卻連暴氣境後期都達不到。

那名大雪山的弟子聞言也是滿臉通紅,但他咬著牙道:「我大雪山宗主東方老人也死在此人師父手上,求太子為我等報仇!」

「請太子為我大雪山做主!」另外一名大雪山弟子也是咬牙道。

自從東方老人死在劍藏鋒手上,大雪山便是陷入了危亡之中,這種情況下剩下的大雪山長老們帶領大雪山投靠了緊鄰的黑鐵級勢力——天煞國!

天煞國是黑鐵級勢力中的佼佼者,他們投靠天煞國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求天煞國幫大雪山報仇,殺掉林淵和劍藏鋒!

「放心吧,既然你們大雪山投靠我天煞國之時,提出了這個條件,而我父親也答應了你們,我自然會幫你把此人除掉。」

天煞國太子淡漠點了點頭,對身邊另一外天煞國天才武者說道:「陸雲,這任務就交給你了,這裡只有你適合進入下層戰場,而其他人都要進入上層戰場,去為我天煞國爭奪更多的氣運!」

「放心吧,太子!區區一名暴氣境中期垃圾而已,進入氣運戰場,我就會立即殺了他!」

那天煞國武者當即應道,同時猙獰地看了林淵的背影一眼,面露殺機。

不知不覺間,林淵的眉頭突然皺了皺,轉過頭去朝著身後看了一眼。

「大雪山的弟子……至於他們身邊的通武境高手似乎來自另外一個黑鐵級勢力……」

心中微微沉吟起來。

那幾個大雪山弟子他雖然不認識,但對方的制式長袍他認得,至於那些穿另外衣服的通武境高手他就不認識了。

這幾人都對他釋放出了驚人的殺氣,所以他才能有所感應。

「太子,他好像發現我們了。桀桀。」見得林淵回頭打量自己,那名叫陸雲的天煞國年輕天才便是忍不住怪笑了一聲。

「是讓他發現了,此子對氣機的感應似乎很是敏銳……不過以他的實力,你根本不用偷襲都能秒殺他!」

萌寶成雙:媽咪,爹地又上頭條辣!

「不錯,殺這小子不會超過一招。」

那叫做陸雲的獰笑道,自信滿滿。

此言一出,兩名大雪山弟子都是神情一震,有了這陸雲幫忙,他們終於可以為東方老人報仇了。 對於身後盯上自己的人,林淵看了一眼便沒有再多在意。

是仇人總會躲不過的,不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這些人想殺他,最終還要看看他答不答應!

嗖!

這時,一名身穿青袍,衣綉五爪白龍的中年人突然從天空中飛來。

「主持氣運之戰的神官來了!氣運之戰馬上就將開啟。」

有人發現這一幕,頓時大聲喊道。

此言一出,人群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萬界超級天尊

「這就是神龍帝國來主持氣運之戰的人嗎,為何只有一人?看來對他們來說,這氣運之戰除了坑殺周圍附庸勢力的天才,根本不值得重視……」

林淵的目光同樣望著天空中的那白袍中年人。

堂堂氣運之戰,神龍帝國到現在居然只派出一人來主持,可見他們根本不重視這氣運之戰。

也是,這些附屬國連氣運都要受其掌控,天才更是主動送上門被坑殺,這樣的勢力有什麼值得他們重視的?

嗖!

這時,那中年人已經飛到了人群上空,居高臨下地打量著所有的天才武者。

「聽著,氣運之戰還有一炷香開始,我來給你們講下規矩。」

中年人開口說道,聲音淡漠。

他的聲音從透著某種無形的威壓,一開口,下方再桀驁不馴的天才也感覺到一股沉重的壓力,沒人敢大聲說話。


「這人實力深不可測,不愧是赤銅級勢力——神龍帝國的神官!」

一名來自黑鐵級勢力的傑出天才深吸口氣,壓低了聲音道。

「逐月公子,究竟什麼是神官?我也曾聽說過,神龍帝國有一種極為高貴的職業叫做神官,但不是很明白。」

在其身旁,一位與他來自同一個地方的天才武者問道。

「呵呵。」

那名叫逐月公子的天才武者呵呵一笑,意味深長道:「神官又叫衍命師,是洪武大陸上一種極為高貴神秘的職業,據說他們能夠看清未來的走向,測算一個人的命運!」

「看清未來走向,測算一個人的命運?」

那天才武者聞言,神情一震,不可思議地道:「不會吧,真有那麼變態?」

「那是自然,我逐月公子豈會騙人?不過,神官太高貴神秘了,一般的勢力根本供養不起他們,最少也要赤銅級的勢力才能供養最低級的神官,比如神龍帝國……」逐月公子頗為不喜地說道。

「原來如此……怪不得以前我只是偶爾聽說,原來我連接觸這些東西的資格都沒有。」

那天才武者深吸口氣,滿臉頹然地說道。

與此同時,聽到這番話的其他天才武者也是暗自搖了搖頭,衍命師太高貴了,他們根本不能結交,否則若是讓他們幫忙測算一下命運,甚至改命該有多好!

「聽好了,這些話我直說一遍。」

這時,天空中懸浮的中年人已經開始將氣運之戰的規矩。

「氣運之戰會在接下來開啟的幻變秘境中進行,一共分為兩個戰場!一個是暴氣境戰場,另外一個是通武境戰場!暴氣境戰場只能暴氣境武者進入,同樣通武境戰場則只能通武境武者進入……」

「不過,暴氣境戰場和通武境戰場並非完全相隔,它們之間有一個通道存在!」

……

在中年人的講述下,氣運之戰的戰場規矩漸漸明朗。

首先,氣運之戰的戰場並不是這處平台,而是接下來開啟的幻變秘境!

而幻變秘境同時分為兩個戰場,一個是暴氣境戰場,號稱下層戰場,另外一個則是通武境戰場,稱為上層戰場!


上下戰場並非完全隔絕,而是相通的,它們之間有一條通道。

只是這一條通道並非人人可以通過,而是必須滿足一種狀況才行——那就是在下層戰場之中有人突破到通武境,這樣一來這人就必須通過通道進入上層戰場!

原因無他,幻變秘境之中的靈氣濃郁程度是外界的百倍,平時除了必要的交戰之外,許多人都會選擇在裡面修鍊,而整個氣運之戰會持續一年,一年的時間會有很多下層戰場的天才突破到通武境。

至於,進了戰場如何爭奪氣運,也很簡單。

上下層戰場之中,不時都會浮現一些命數石雕,只要將這些石雕搶奪到,然後獻祭出去,主持神官便會為該勢力添加積分。

最終,根據積分的不同,神龍帝國的大神官會為各附庸勢力分配氣運。

「好了,這些便是規矩。除此之外,兩個戰場之中也時不時會有一些寶物現世,你們可自行爭奪,戰場即將開啟,都準備好吧。」

天空中的神官淡漠將一切說完,轉身便是飛了出去。

這時候人群摩拳擦掌,都在等待著戰場開啟。

轟隆隆!

不多時,整個平台開始震蕩起來。

空氣中,兩個巨大的漩渦浮現出來,組成漩渦的是各種五顏六色的光,盤旋著使得漩渦充滿了神秘感,像是一個通向未知的通道。


「傳送門出現了!戰場開啟,走,進去吧!」

一名來自黑鐵級勢力的通武境天才武者郎喝一聲,身影一閃第一個朝著右邊率先凝聚起的通道衝去。

嗖!

他的身影一閃而入,接著是更多的通武境高手沖了進去。

嗖嗖嗖嗖!

達到通武境的高手非常之多,基本都是來自黑鐵級的勢力,數目上千,各個皆是非梵谷手!

有的修為甚至達到恐怖的通武境中期!

不得不說,不同等級勢力之間的天才實力差距真的是如同天淵之別,周圍青石級勢力的天才們看到這些衝進光門的人物也只有黯然嘆息。

「記住,陸雲,在達到通武境之前一定要把那小子從戰場中找出來殺掉,我不想氣運之戰結束看到他還活著。」

天煞國太子陸景天在即將進入光門之前,再次對陸雲吩咐道。

「放心吧,太子,我會親自殺了他,並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上的!」

陸雲握了握拳頭,獰笑道。

「恩。」

陸景天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一個來自青石級勢力,區區暴氣境中期的人還用不著他多掛心,以陸雲的實力一招秒殺他都嫌多。

嗖!

身影一閃,他帶著剩餘的天煞國通武境天才武者一起進入了通道。 「下層戰場也開啟了!」

就在所有通武境天才武者進入上層戰場之後,下層戰場的虛空傳送門也穩固起來。

嗖!

一名暴氣境後期天才武者身影一閃便是沖入了傳送門之中。

接著更多的人也朝著傳送門衝去。

「跟著我!」

冷漠而高傲的聲音就像是命令般從身邊傳來,接著一個身影****出去。

林淵眉頭一皺,有些不喜對方這命令般的聲音,這天青一路之上都極為冷傲,說話間帶著頤指氣使。

道理他也明白,宗門弟子就是如此高傲,何況對方在天元宗之中肯定還地位不低,當然看不起他這個末流世家子弟。

「宗門出生便永遠有高貴感嘛?」

心中冷哼一聲,林淵並不在意,身影一閃也****進了傳送門之中。

「走!」

同一時間,陸雲吆喝上兩名來自大雪山的弟子也是朝著光門****,追了進去。

……

轟!

一陣時空紊亂的感覺產生,頭腦在片刻的空白之後,眼前的景象便是映入林淵眼帘。

只見這是條浮在雲層上空的船,船下面是無盡漂浮的雲層,完全看不到地面。

「浮空之船,想不到世上還有這麼神奇的東西……」

林淵心中微微驚訝。

「咦,連暴氣境中期的廢物也能來參加氣運之戰?不知道來自哪個國家,這個國家未免也太垃圾了,連個暴氣境後期的天才都選不出來。」

正在林淵打量著雲海上的景象時,一個略帶驚訝地聲音便是響了起來。

林淵眉頭一皺,轉過頭去,只見說話的是一名矮胖少年,對方用諷刺般地目光打量著自己。

「怎麼,暴氣境中期便不能來參加氣運之戰了嗎?」

林淵冷冷看了對方一眼,回應道。

「當然可以……」

那矮胖少年哈哈一笑,接著諷刺道:「如果你們國家只剩下你這種貨色的話。看看你周圍吧,有誰是暴氣境中期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