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通關亡靈召喚弄來的亡靈生物,會聽從亡靈法師的指揮,因為它們算是跟亡靈法師簽訂了契約。不過,亡靈法師也算是亡靈世界的人,因為我們一旦死亡,必然會進入亡靈世界,然後永遠被冥神驅使,所以我們和亡靈生物也算是同類。」安德福耐心地解釋。

「這麼說,這個亡靈將軍是不會聽我的吩咐了?」秦朗問道。

「是的,主人。」安德福肯定地說。

「我看不一定。」秦朗不以為然道,好不容易將這傢伙給活捉了,如果不能利用起來的話,那簡直就是lang費秦朗的氣力。 ?如果是一個活人,一旦落入了秦朗的手中,他有無數種方法可以使這人屈服,但是要讓一個亡靈將軍屈服,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安德福說這傢伙跟別的「人」簽訂過了契約,所以它不可能再聽從秦朗的命令,尤其秦朗根本就不是亡靈世界的生物。

但是,秦朗偏偏不信邪,安德福說不能將這亡靈將軍降伏,但是秦朗可不這麼認為,既然這傢伙已經是瓮中之鱉了,任憑秦朗泡製,他就不相信不能將這東西震懾住,如果最後還不能將這東西收服的話,秦朗一定會將它徹底滅掉,然後再慢慢研究它的晶石。

毫無疑問,秦朗很快開始了對這亡靈將軍的折磨,不過事情差不多跟安德福所說的差不多,對亡靈生物進行折磨基本上是沒用的,就算是秦朗可以通過地獄業火或者浩然正氣給它帶來痛苦,但是這傢伙對於痛苦的認識跟活著的生物顯然是不同的,所以任憑秦朗如何折磨它,這東西都是不肯屈服的。

到了後來,連秦朗都失去了耐心,心裏面非常想要將這傢伙給滅殺掉,不過最終秦朗還是忍住了,他之前還對安德福說過,好不容易才活捉了這麼一個亡靈將軍回來,如果就這麼將其滅殺掉的話,實在是太可惜了。

雖然不能直接降伏這傢伙,但是秦朗卻有了其它的想法:這傢伙不是有主人么,秦朗先將它變成沒主人的狀態再說。

安德福說這個亡靈將軍是跟人簽訂了契約,秦朗不知道這個契約是什麼東西,但是他知道這亡靈將軍的一部分力量來自它身上的盔甲,仔細用精神探尋過後,秦朗發現這盔甲上面果然布滿了一些神秘的紋理,這些紋理雖然很淺,但是卻非常地清楚,而且整個盔甲的紋理練成一片之後,就形成了一幅完整的圖文,這圖文不是圖畫,就是秦朗之前見過的符文。

不過,因為如今不是在亡靈世界,所以這些符文和亡靈世界的聯繫也被斬斷了,其威力正處於最弱的狀態,現在秦朗要將符文的力量抹除掉,應該是最容易的時候。

但如果只是簡單地抹除,並不符合秦朗的利益,此時秦朗已經將這亡靈將軍視為一件貨物了,既然是一件貨物,要將其變成自己的,這不僅需要將這貨物上面屬於別人的標記抹除,而且還要將自己獨特的標記刻畫上去。

秦朗直接將這亡靈將軍拖入了自己的聖道領域中,完全斷絕了它和外界的聯繫,隨後秦朗開始用量天尺去壓制這亡靈將軍的盔甲符文,縱然是被聖道領域隔絕了和外界的聯繫,這符文依然開始發光了,這就說明符文本身依然是有力量的,但是符文的真正力量,是引發天地之力的,而這裡是秦朗的聖道領域,並非在亡靈世界中,因此這符文的力量自然也就被壓制了。

當盔甲上的符文被徹底抹除之後,量天尺上的浩然正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居然是亡靈世界中最正宗的亡靈之氣。這就是秦朗的量天尺的奇特之處了,雖然量天尺最初的原型是儒教的聖人之道,但是經過了秦朗的修鍊之後,這量天尺所蘊藏的已經不單單是儒教聖人之道的精髓了,而是融入了各種天地法則的存在,其中自然也包括了亡靈世界的法則。

這亡靈生物的意志試圖和量天尺抗衡,但是根本沒用,且不說這傢伙已經被秦朗制住、力量已經被壓制,單單是精神層面地交鋒,它也根本不是秦朗的對手,因為擁有兩個精神世界的緣故,他的精神力原本就比同境界的人強大一倍,何況秦朗修鍊的精神也是一等一的,更不要說他完全領悟到了光暗二力的轉換。

終於,這亡靈生物的意志已經被量天尺給擊潰了,按照秦朗的意志,量天尺在這亡靈生物的盔甲上刻下了屬於他的印記,不過卻不是那些稀奇古怪的符文了,而是一篇「甲文」。

甲文、骨文,是最古老的文字之一,因為古老,所以本身具有古老文字獨特的魔力,最古老的文字,原本就融入了聖人之道在其中。這甲文,最初是刻畫在龜甲之類的動物甲殼上的文字,往往作為占卜和祭天的法器,本身自然是具有法力,可以跟天地法則產生感應的。

不過,能夠通過甲文完全跟天地法則產生感應的人並不多,這是因為很多人不知聖人之道、無法理解聖人華章的不朽力量和意義,而秦朗因為融合了儒教的聖人之道,所以能夠發揮出聖人文字於蘊藏的無窮威力。

所以,當量天尺將這一篇甲文刻畫在這亡靈生物的盔甲上時,這個狂暴的亡靈將軍終於徹底被「超度」了,它這算是接受了聖人之道的洗禮。

聖人之道、浩然正氣,可以讓邪祟、邪魔灰飛煙滅,自然也可以凈化和超度亡靈生物。這種凈化和超度,並非直接滅殺,而是讓其從陰毒、邪惡中解脫出來,然後讓其為聖道而戰。

「成功了!」

當這亡靈將軍的頭盔上面顯現出最後一個甲文時,秦朗就知道自己的算計成功了,這最後一個甲文就是一個「聖」字。至此,這個亡靈將軍徹底變成了秦朗的「私兵」,盔甲上的這些甲文,既可以賦予這亡靈將軍某些特殊力量,但同時秦朗也可以通過這甲文對其進行控制,因為這甲文力量和秦朗的聖道領域是一個整體。

除非有人將這亡靈將軍生擒,然後如同秦朗這樣重新淬鍊,否則根本不能動搖秦朗對它的控制權。

接受了秦朗的甲文之後,這亡靈將軍居然沒有了之前邪惡的氣息了,取而代之的居然是一種煌煌聖威,頗有一種邪魔入道的感覺。

另外,這亡靈將軍接受了量天尺的洗禮之後,反而顯得更加微風凜然了,畢竟還是華夏的將軍,縱然是變成了亡靈,但是統御千軍、無敵氣勢依然還在。 ?對於安德福而言,秦朗收服了這亡靈將軍,簡直算是另外一個神跡了。至於其他幾名亡靈騎兵,就不用秦朗親自動手了,但這亡靈將軍被秦朗凈化之後,這幾個亡靈騎兵因為要聽命於它們的將軍,所以自然而然地也變成了秦朗的私兵。

安德福很想將這些騎兵編隊到他的亡靈戰士隊伍中去,因為他知道這些亡靈騎士比他之前用亡靈召喚法術弄來的亡靈戰士強了很多,雖然那些亡靈戰士服用了陰丹來提升實力,但是跟這些亡靈騎兵比起來依然是弱了很多,更別說這位亡靈將軍比較了。

「這幾個騎兵暫時歸我使用,你還沒辦法發揮它們的真正實力。」秦朗一句話就將安德福給打發掉了。

不過,這話也是實話,安德福雖然是亡靈法師,但是的確無法掌控這些強大的亡靈生物,除非他的等級得到提升。

安德福其實也明白這一點,只是心裏面難免有些不甘心,於是他接著說:「主人放心,我的等級很快就能提升了,到時候我一定能夠統御這些強大的亡靈騎士的!」

「那你最好快點,因為亡靈世界就在我們腳下,下一次進入亡靈世界的時候,希望你可以收服一支完整的亡靈騎兵。」秦朗道。

「一支完整的亡靈騎兵隊伍?那我豈不是要成為領主大人了。」安德福這傢伙似乎跟打了雞血似的,這可能是因為每個西方男人心頭都有一個騎士的夢想,安德福這傢伙不能成為騎士,但是卻想稱為可以掌控騎士部隊的「領主」。

「趕緊滾去修行——領主大人!」秦朗冷哼一聲,總算是將安德福這傢伙給弄走了。

隨後,秦朗如法炮製,將這亡靈將軍的戰馬也給凈化了。

秦朗已經用事實證明了亡靈生物也是可以被利用的,不過這還不夠,關鍵是那些亡靈晶石的用途是什麼。

幸好,丹靈小和尚總算是給出了答案:「老大,這些亡靈晶石實際上是亡靈的力量結晶體,最垃圾的骷髏士兵之類的,它們體內是不會有亡靈晶石的,它們只有亡靈之火,不過亡靈之火就是它們的力量來源;一些強大的亡靈生物的亡靈之火種,才會誕生亡靈晶石——」

「這東西誕生的原理對我不重要,我只想知道這亡靈晶石對我能夠有什麼用途。」秦朗道。

「老大,這亡靈晶石可不是煉丹材料,如果是煉丹材料的話,我早就弄清楚了,這東西其實就是一種特殊的能量體,融入了亡靈的亡魂精華和力量的結晶體,如果說作用的話,這東西對亡靈生物的作用最大,一些亡靈生物只要吞噬了別的亡靈生物的亡靈晶石,就可以迅速壯大自身能力的。」

「呃……這個聽起來稍微有點意思,除此之外呢?」秦朗又問。

「我之前說過,這東西相當於是靈魂和力量精華,所以除了可以提升亡靈生物的實力之外,還可以壯大靈魂之力。老大,如今你已經達到顯聖境,結成了陽靈,可以說是達到這個世界的力量巔峰了。想要更進一步,應該是很難的,對吧?」

「沒錯。」秦朗點頭,這丹靈小和尚如今的智慧越來越高了,看來丹寶對它的作用可不小呢。

「老大,既然你的力量已經達到了一個瓶頸了,可以說這兩三年之內很難提升了,除非你進入另外一個世界。但是,肉身力量不能提升,並不代表精神力也無法提升,這個世界的天地法則可以禁錮打你的肉身,但是無法禁錮你的精神,不是么?」

「我明白,你這是要我利用亡靈晶石進一步壯大自身的精神力修行?」秦朗道,「這東西可以壯大精神力么?」

丹靈小和尚連連點頭:「這種亡靈晶石不僅可以壯大精神力,而且還是壯大精神力的極好東西,因為亡靈晶石中的靈魂之力,都是非常純凈的精神力量,只要能夠將其抽取出來,就可以迅速壯大人的靈魂,效果比以前煉製的丹藥都好。」

「等等——只要能夠將其抽取出來,這話是什麼意思?意思是說,你現在還沒辦法抽取這亡靈晶石中的靈魂之力?」秦朗把握到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是的。」丹靈小和尚遺憾地說,這亡靈晶石中的靈魂力量和亡靈之力結合在一起,除了亡靈生物可以直接吸收兩種力量之外,別的人都無法直接吸收,因為任何修行者吸收了亡靈晶石中的亡靈之力,其結果肯定都不會太好。

「那可未必!」秦朗道,「至少,我可以直接吸納亡靈之力。」

秦朗的聖道領域可以承受生死二氣的轉化,那麼的確應該能夠承受亡靈之力的衝擊才對。

丹靈小和尚這會兒也反應過來了,點頭說:「對啊,我怎麼忘記這一點了,老大你的領域可以轉化生死二氣,應該是可以承受亡靈之力的衝擊,甚至可以將其轉化。不過,除了你之外,別的任何人空恐怕都無法使用這東西。」

「只要我能夠使用就行了。」秦朗道,「你應該知道如何激發這亡靈晶石的精華吧?」

「知道。」丹靈小和尚應道,隨後將具體方法告知了秦朗。

激發亡靈晶石的方法其實很簡單,只需要將死亡之氣注入到亡靈晶石中就行了,不過一旦將死亡之氣注入其中,這亡靈晶石立即就釋放出璀璨奪目的亮光,不過隨後秦朗就感覺到恐怖的力量從這晶石中爆發出來了,就如同點燃了一個火藥桶。嗯,用火藥桶來形容還是弱了一些,應該是用威力驚人的炸彈來形容比較合適。

小小的一塊亡靈晶石,蘊藏的力量難以想象,尤其同時蘊藏著靈魂之力和死亡之力,頃刻間爆發出來的兩種力量,一旦失控的話,完全可以形成一次小規模的核爆威力,這東西爆炸的威力絕對不弱於金丹爆炸。

丹靈小和尚說得沒錯,這亡靈晶石很少有人可以利用,這東西果然只適合亡靈生物自身使用,但凡事都沒有絕對,秦朗既然對這東西有所了解,當然不會任憑其爆炸,而是任憑死亡之力衝擊自己的身體,隨後利用諸天黑暗輪迴觀想法和浩然光明之法剝離其中的靈魂之力。 ?亡靈晶石中的靈魂之力的確是純凈無比,因為亡靈幾乎是沒多少思維的,即便是有自身的思維,也是比較簡單的.何況,亡靈晶石是誕生在亡靈之火種,等於隨時都在被亡靈之火淬鍊,所以晶石的純度之高難以想象,只是這一股力量同樣是相當地狂暴,幾乎連秦朗都無法控制住。

片刻之後,亡靈晶石徹底消失了,其中的靈魂之力已經被秦朗剝離,而死亡之力進入了秦朗的身體,讓他看起來死氣沉沉,就如同將死之人,似乎渾身的生機都要斷絕了。不過,秦朗催動自身聖道領域之後,這死氣立即就轉化為生氣了。

頃刻間,秦朗感覺到自身的兩個陽靈都壯大了不少,同時體內的力量也更加地洶湧澎湃。不過,陽靈壯大了是好事情,但體內的真元力量提升卻不是好事情,因為他已經感覺到這個世界的天地法則開始排斥他了,這是因為他的肉身力量幾乎已經達到了這個世界的容納極限了。

這種感覺不太舒服,秦朗只能將多餘的真元轉化為死氣,直接傳輸給那些亡靈騎兵了。

隨後,秦朗又取出了一枚亡靈晶石,再度將其靈魂之力和死亡之力分開,不過這一次秦朗沒有將靈魂之力吸收掉,而是將其不斷地壓縮,最後凝聚成了玉髓一樣的東西,不過卻是湛藍色的,很顯然秦朗已經完全熟悉了剝離亡靈晶石的手段了。

將死亡之力再度轉給那些亡靈騎兵之後,秦朗向丹靈小和尚道:「這東西以後就叫『靈魂之石』了,我相信會有無數的修行者對這東西趨之若鶩的。」

「這是必然的!」丹靈小和尚道,「只是老大,這東西非常珍貴,就算是對你都有很多好處,你目前擁有的數量也不多,為何要給別人用呢?難道老大你真的準備做救世主了?」

「救世主?」秦朗啞然失笑,「你何時看我像救世主了?想要做救世主的人,首先要能拯救自己,我們現在連自己都不能拯救,還談什麼救世主,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那主人你為何將這麼珍貴的東西拿出來給別人分享呢。」

「以前的靈丹,對我是不是也有用,但我還是拿出來給別人分享了,你知道其中的原因吧?」

「你給別人靈丹,只是為了得到更多的煉丹材料,對你自己有利——難道你將靈魂之石拿出來,也是為了得到更多好處?」丹靈小和尚這下算是反應過來了。

「永遠不做賠本生意,這是最基本、最重要的為人準則。」秦朗笑著說道。

「那老大你準備怎麼利用這東西做生意呢?即便是要做生意,你現在手中的亡靈晶石可不多啊。」丹靈小和尚提醒秦朗道。

「真正善於做生意的,即便是沒有本錢都可以做。何況,我已經有了本錢,你就等著吧。」秦朗似乎已經信心十足了。

心頭擬定了計劃之後,秦朗隨後聯繫了葆老爺子,聽到了秦朗的建議,葆老爺子沉默了片刻,隨後才說:「你真的已經進入過那個鬼洞?去了另外一個世界?」

「是的。」秦朗十分平靜地說,「這應該恭喜那些宇宙學家了,因為我的行為已經向他們證明了多元宇宙或者平行宇宙理論的成立。另外,那些喜歡追尋et、ufo的人也有福了,因為他們追尋的東西很快就會出現了。不過老爺子,我知道你對這個消息應該不怎麼喜歡,但是既然事實已經如此,你最好是早做準備了。」

「早作主備?什麼準備?」葆老爺子沉聲問道。

「這個……剛才不是說過了么,可能兩三年之後,我們就會從地球村時代進入宇宙村時代了,所以老爺子您應該早點做好準備才對。」秦朗自然不會說什麼天地大劫之類的字眼,免得這位老將軍認為自己的心懷不軌。對於這些老將軍來說,他們心硬如鐵、意志堅強如鋼,只是憑藉一些推測的話,很難動搖他們的意志。

而鬼洞即將發生的事情,幾乎會顛覆他們的世界觀,這就更不容易了。秦朗不能指望著幾句話就能說服葆老爺子,所以秦朗提出了另外一個想法:「我準備邀請江湖勢力進入鬼洞探險——」

「這個絕對不行!」秦朗話還未說完,就被老爺子給打斷了,「這鬼洞的事情,關乎國家機密,怎麼能夠讓江湖人士參與?雖然你也算是江湖人士,但是你畢竟有龍蛇部隊參謀長的身份,也算是我們軍方的一份子,更何況你有我們的信任!秦朗,你究竟是怎麼了,怎麼會想出這樣不明智的決定呢?」

「老爺子,您先不要激動,如果真是不經大腦的想法,我怎麼會直接向您彙報。而是我覺得讓江湖勢力進入鬼洞探險最好,因為那地方實在不適合普通士兵進入。」秦朗道。

「難道龍蛇部隊的人也不能進入?」葆老爺子追問道。

「即便是龍蛇部隊的人進去,恐怕也會有很大的危險——您老知道,我是不會輕易讓自己人以身犯險的。」

「唔……真有這麼危險?」葆老爺子猶豫了一下道,「我會親自來一趟。娘的,老子活了這麼幾十年了,還沒見過什麼蟲洞、鳥洞的,親眼看一下,也算是長見識了!你小子最好準備一下,看怎樣才可以說服老子答應你的要求。」

葆老爺子興緻勃勃地趕到了「華夏軍方第9區」,對於秦朗來說,這裡是亡靈之城,但是對於華夏官方來說,這裡就是第九區。葆老爺子不僅親自來了,而且還帶了一些科學院的專家,這些人都是真正的老專家,跟葆老爺子一個年代的人物,自然不是那些抄國外論文的廢物可以比擬的。

既然葆老爺子來了,秦朗和武明侯自然是要親自去迎接的,這不僅僅是因為葆老爺子的地位,而是因為他們敬重其為人。

葆老爺子第一時間去參觀了亡靈之城中心處的鬼洞,如今這個鬼洞四周已經處於嚴密地監控了,任何人想要靠近這裡,都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雖然葆老爺子不是修行者,也不是科學家,但是當他看到這鬼洞的時候,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鬼洞果然是鬼氣森森,絕對不是簡單地洞穴而已。另外,葆老爺子留意了一下亡靈之城的景象和氛圍,他更覺得這地方與眾不同。

當然,如今的亡靈之城,已經成了「沙漠天堂」,這裡原本就已經與眾不同了。

葆老爺子沒有急於做出判斷,他雖然一個高級領導,但卻不是那種什麼不懂還指手畫腳地廢物,他將判斷的權利交給了自己帶來的老專家們,這些人都是這個領域的頂尖人物,而且早些年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時候,基本都是葆老爺子給保住的,所以他們對葆老爺子自然是十分地尊重。

這些老專家經過了一系列地測試,隨後又查看了其它研究者之前的測試數據,最後他們得出了一致結論:這個鬼洞下方的確存在一個蟲洞,雖然其產生原理不明,但已經的確存在了。

葆老爺子沒有表現得太詫異,因為秦朗之前就說過這個鬼洞的本來面目是一個蟲洞,不過接下來讓葆老爺子真正感興趣的是秦朗在異世界的冒險之旅,因為秦朗已經進入過鬼洞了。

「眼見為實。」

秦朗沒有滔滔不絕地向葆老爺子等人描述自己的冒險之旅,而是直接讓葆老爺子和幾個老專家參觀了他的亡靈戰士,當葆老爺子看到那些亡靈戰士尤其是亡靈騎兵的時候,老爺子臉上的表情顯得異常地複雜,其中似乎包含了太多的東西。

與老爺子一同來到這裡的老專家們也傻眼了,他們的學識幾乎是這個世界頂尖的人物,但是眼前出現的這些「生物」,根本不是他們的知識可以解釋的,至少目前還不能解釋。

「天啊!竟然會有這樣的東西存在,難道神話傳說中的地府、天庭真的都存在?這簡直是顛覆了我的世界觀!」其中一個老專家發自內心地感嘆道,任何人看到這些亡靈生物,都不會認為它們是假貨,因為它們身上釋放出來的亡靈氣息是根本無法掩蓋的,任何生靈靠近它們的時候,都能感覺到它們絕對是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存在。

「也許存在吧。」一旁的武明侯嘆息了一聲,「至少,我曾經去過另外一個世界。」

葆老爺子也知道武明侯消失了一段時間,但是卻沒想到武明侯居然去了另外一個世界,不過這個時候顯然不適合詳談,葆老爺子讓這幾個老專家去實驗室參與研究之後,就找了一個機會跟武明侯和秦朗單獨談談。

談話所在的會議中,除了三人之外,再無別的人。

「今天這一趟,我算是沒有白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的話,我斷然不會相信竟然真的有這些『鬼東西』存在。」葆老爺子嘆息了一聲,「雖然我這個人不迷信,但這些東西既然出現了,就不得不正視它們的存在。秦朗,既然你去過那個世界,那麼你應該有發言權,你準備如何應對?」

現在,葆老爺子除了選擇相信秦朗之外,似乎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不過作為國家的頂層人物之一,他必須為大局著想。

「這個鬼洞,只是一個開始。」秦朗平靜地說,「以後,可能會有更多的鬼洞出現,或許在地下,或許在天空中,或許在深山之中。而且,這些鬼洞貫通的世界也會截然不同的——」

「什麼!你說以後還有更多的鬼洞出現?」葆老爺子感覺到事情似乎已經要失去控制了。

「原本我是不想說的,但是這是事實,即將發生的事實,所以我不得不說。」秦朗道,「不過,如今這個鬼洞出現,對我們而言也並非全都是壞處,老爺子您已經看到了,我已經弄到了一些亡靈生物_——為我所用!」

秦朗特彆強調了「為我所用」四個字,就是要告訴葆老爺子,這個鬼洞雖然可怕,但同時也是有利用價值的,只要控制得好的話,我們就可以攫取其中的利益。何況,我們無論對於國外的敵人,還是對國內的敵人,這個鬼洞都是可以大做文章的。」

「大做文章?」葆老爺子似乎來了興趣,「就是這麼一個破地方,你準備如何做文章?」

「我之前不是說過了么,要將江湖勢力引入進來,也可以將國內的一些權貴勢力引入這裡。老爺子您想想看,之前郭家費盡心力地想要弄到這個地方,甚至到現在都還不死心,無非就是想要利用這個鬼洞為其謀取利益而已,而且他們到現在都還沒有死心,尤其是郭嵩翔那小子。」

「郭嵩翔?那小子不是死了么?」葆老爺子詫異到。

「他倒是希望別人都以為他死了。」秦朗說了一些關於郭嵩翔的事情,隨後接著道,「總之,這個鬼洞和鬼洞所連接的亡靈世界,一定能夠引起很多人的興趣,現在這地方在我們的掌控下,如何大做文章?其實很簡單,既然有很多人想要入場,我就收取他們的『入場費』。」

「入場費!真是見鬼!」葆老爺子反對道,「這裡的一切,應該都是軍方的機密,而且是絕密級的,你居然想要利用這鬼洞來賺錢?你就沒想過,這個鬼洞和那些該死的亡靈生物會引來多少禍端么?別的不說,單單是輿論這一關,就簡直沒辦法控制。」

「輿論控制?這應該是最簡單的事情吧,我相信老爺子您如果想要控制的話,一定能夠控制。不過,我認為根本就沒必要控制,因為無論怎樣控制輿論,將來註定要發生的事情,必然會發生的。與其讓老百姓將來才知道,不如讓他們早點知道——」

「絕對不行!」葆老爺子對於輿論方面的管控是不容讓步的,但是他這樣做並非為了自身,「秦小子,我知道你是什麼想法,現在我也認為你的推測是正確的,或者兩三年之後,更多的蟲洞會出現,更多的怪物也會出現,早點讓民眾知道,他們可能有更多時間準備,是這樣吧?」

秦朗點了點頭,這的確是他的想法。

「你的想法太理想化了。」葆老爺子嘆息道,「你以為信息越開放,民眾就越是收益,社會就越是能夠進步么?你這簡直是天真了,你一定要記住一點,民眾得到的信息,始終是別人給他們灌輸的信息,而媒體永遠不是為民眾服務,而是為其掌控者服務的。在華夏,如果鬼洞、亡靈世界、地府的消息一旦被散播開,我敢肯定國內外那些牛鬼蛇神都會行動起來,那些該死的邪惡教會肯定都會卷土而來,不知道有多少無辜民眾會慘死,也許劫難還未降臨,很多人就已經被別人玩死了!」 ?姜還是老的辣,葆老爺子的看法得到了武明侯的認同,他同樣認為不適合過早地讓民眾知道鬼洞和亡靈世界的信息。

武明侯經歷過的事情太多了,他見過白蓮教、拜上帝教、天火教等無數的教會,這些教會都是通過宣揚什麼末世、末日、審判之類的東西來嚇唬老百姓的,但是偏偏老百姓還吃這一套,不知道多少老百姓被忽悠著替這些人送了性命。

連武明侯這麼一說,秦朗也覺得自己的想法可能有些理想化了,百姓的確是最可憐的一群人,但有時候也是最愚蠢的一群人,因為他們總是被鼓動、被利用,甚至於是被人帶入萬劫不復的深淵,平白送了性命。

別的不說,那些華夏大地上出現過的各類邪.教,簡直就是惡毒的代名詞,不知道被其教義洗腦的民眾自.殺甚至殘殺別人,而偏偏那些邪.教的教義還白痴得可以。

普通民眾,永遠都是容易被鼓動、被蒙蔽的一群人,在和平死氣如此,在非常時期就更是如此了,最後秦朗不得不認同葆老爺子的觀點,暫時不能將鬼洞和亡靈世界的消息散播出去。

不過,消息不能散播,但是準備工作卻必須做:必須對這個鬼洞進行「深度開發」,所以秦朗的建議是「招攬開發商」,並且向他們收取「入場費」。這個鬼洞和鬼洞另外一段的亡靈世界,不僅僅是用來研究的,而應該實實在在地用來創造利益。

一面研究,一面加以利用,因為這個鬼洞可供開發的時間並不多,不過只有兩年多時間了。一旦過了這個時間,這個世界的天地法則崩潰,那時候這個鬼洞就會成為強大的亡靈生物進入這個世界的「高速通道」,這裡也應該會成為災難爆發的中心之一。

葆老爺子儘管不太願意將別的勢力引來這裡,但是經過秦朗的分析之後,他不得不認為秦朗的話有些道理,這鬼洞下面的亡靈世界太大了,無論是龍蛇部隊還是整個軍方,都無法一口將其吃掉,其中涉及的方方面面實在太大了。而且,整個華夏軍方,可以進入鬼洞執行任務的,大概也只有龍蛇部隊和影子部隊了,不過影子部隊的掌控權並非完全在葆老爺子手中,其很大一部分力量掌控在郭家手中,所以目前軍方也只有龍蛇部隊的人可以進入鬼洞下方的亡靈世界。

「我要去下面看一下。」葆老爺子這一次有些語不驚人死不休了,不過老爺子的決心卻非常地堅固,不容動搖。

秦朗也知道,要讓軍方的大佬們配合自己可不容易,首先他的確要贏得葆老爺子的支持,隨後是閆上將和他們的派系。只有這樣,當劫難真正降臨的時候,才可能有更多人存活下來。

既然葆老爺子要去,秦朗和武明侯也就只能陪著他走一趟了。

不過,這一次下去的時間很短暫,為了葆老爺子的安全,秦朗只做了短時間的停留,讓葆老爺子見識了一下亡靈世界的恐怖和廣袤之後,三人就迅速返回了地上。

雖然只是很短暫的停留,但是對於葆老爺子來說,已經算是異世界之旅了,他雖然是一大把年紀了,但這件事情還是讓他感到十分地興奮,以至於他不禁感嘆:「真是想不到,地下死人住的地方,居然比我們這些活人的地盤還大。娘的,等老子死了之後,乾脆拉十萬大軍,也來一個旌旗十萬斬閻羅!對了,老子死了之後,難道也會進入這個鬼地方,變成這些鬼東西?」

「呵呵,老爺子你想多了,只有心懷怨恨之人、枉死之人或者被詛咒的亡魂,才會進入這個地方。不過,你老人家真的變成那樣的生物,我也不認識你了,大不了一拳轟過去,徹底幫你解脫。」秦朗笑道。

「人生苦短啊!」葆老爺子忍不住嘆息一聲,「如果我還年輕的話,我倒是期待這三年之後世界的變化,甭管他什麼牛鬼蛇神,我都想跟它們較量較量。可惜啊,人不服老不行啊。」

「放心,老爺子您的身體情況還不錯,再活幾年沒問題的。」秦朗道,「我有靈藥給你調養一下身體,你不用擔心會下去『搞運動』。不過,之前我的提議如何?」

「嗯,可以考慮,但是不能立即實施,別怪我老頭子膽小,而是這件事情一旦失控的話,後果難以預料!」葆老爺子道,「何況,我還需要時間去說服別的人。這件事情,已經不是我一個人能做決定的了——不過,有一條必須得到保證:我們軍方的整體利益必須得到最大程度地保證!你也算是軍方的一份子,你應該知道如果將來這個世界真的發生巨變的話,對於百姓來說,一個無序地社會才是最恐怖的!」

說了這話之後,葆老爺子就不再說什麼了,而是立即安排人返回帝京城,正如他所說,這件事情已經不是他一個人可以做決定的,這需要軍方的高層來做決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