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長官!遵命長官!明白長官!」陰魔們同時大吼,然後護著還是黑鐵初段的沈飛呼啦啦的朝黑岩山堡衝去。(未完待續……)

ps:嘎嘎,去支持 沈飛這票人大搖大擺的出現,那處山堡自然立刻吹起警報號角,而且居然沒有點燃狼煙,之前他們已經點了兩次的狼煙,一次是上千的騎兵隊,並且堡主追了上去,而第二股是數千的步兵隊,在箭雨和巨石下,這支步兵隊折損了數十人,如果不是這支步兵隊裡面有十來個白銀劍士,幾乎阻擋了所有的巨石,恐怕這支步兵隊的損失不會這麼少,所以副堡主也追出去準備好好折磨一下這支步兵隊。

可想而知,這一前一後一騎一步的兩支軍隊,自然就是這次入侵部隊的主力了。山堡的人沒法不把這些部隊當做主力,任誰見到全都重甲的騎兵,而且氣勢『逼』人的傢伙又是那麼多,幾乎可以把那騎兵隊稱呼為貴族團了,這樣一支部隊不是主力,那還有什麼部隊是主力啊!所以他們在放起兩條狼煙后,正副堡主都跑出去打游擊了,堡內的人自然而然的鬆懈下來。

所以當他們見到沈飛這票人後,只是下意識的吹響警報號角,至於點起狼煙召回正副堡主?他們還真沒這個想頭,因為眼前這五百人怎麼看都是佃農兵的樣子,衣服雜『亂』不說,還沒幾個人有兵器的,在見識過全裝重甲騎兵和巨大部分都是重甲步兵的敵軍后,對於這樣連統一軍服都沒有的部隊,他們還真沒有多少壓力。

而隨著這種意念擴大出去,那就是沈飛他們還沒進入弓箭範圍,山堡的弔橋啪的一聲落下,然後大門轟隆的打開,三百多全部穿著皮甲,舉著鋒利長槍的部隊,在一名重甲戰士的帶領下,轟隆隆的列隊走了出來。

「我靠!怎麼回事?怎麼跑出來攻打我們了?而且居然還只派出一名青銅巔峰的劍士當頭目?後面那三百人全都是大武士級別的?」沈飛目光瞪口呆的喃喃道,他花費了這麼多靈石。把自己這五百個手下最低的實力都提升到了青銅巔峰,為的就是能夠萬一失的攻破這座城堡,可沒想到花費了這麼多天的功夫,居然遇到對方敞開大門的派出最高不過一名青銅巔峰,其他的全都是大武士級別的部隊來迎戰,這開玩笑是吧?那兩名白銀騎士呢?哪兒去了?[

沈飛有些懷疑這是不是敵人示弱的計策,可那洞|開的大門,以及在城門外排列著整齊隊列的螞蟻們,都讓這個示弱計策變得有些兒戲,因為自己完全可以讓麾下的一百多名白銀劍士。直接沖入城堡,只要這麼多的白銀劍士沖入城堡,那這場戰爭就結束了!

陰魔沒察覺到沈飛的遲疑,反而指著山下的交通要道說道:「長官您看,哪裡殘留著數十具屍體,顯然是步兵隊已經衝過去了,我們要是還不把這城堡攻下來,要是讓那兩個白銀騎士領人堵住了通道,那我們不但功反而有罪了。」

沈飛直接給了自己一個耳光:「他|媽|的!老子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瞻前顧後的?是因為老子現在虛弱得只是個點燃鬥氣種子的黑鐵初段的緣故嗎?媽媽的!老子上百白銀數百青銅。居然還如此婆婆媽媽的!干!全軍聽令!給我把這個山堡的人給碾壓了!」

「遵命!」早就躍躍欲試的陰魔們,一聽沈飛的命令,嘩啦一下子功率全開的沖向那三百多的大武士,首當其衝的那名青銅巔峰戰士。原本還想展示一下威風,見到對面那票烏合之眾『亂』七八糟沒有一絲陣型的全體衝鋒,不由得搖搖頭嘖嘖道:「不愧是烏合之眾,等我一招嚇退他們吧!」說著還慢條斯理的抽戰刀。

只是戰刀才抽|出一半。見到最前頭的上百烏合之眾居然渾身冒著銀白『色』的光芒,直接心臟『揉』成一團,驚恐萬分的吼道:「不是吧?上百名的白銀……」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因為已經有數道的銀白『色』光芒的劍氣直接把他連同身後的手下切成肉醬了。

用切瓜砍菜都不足以形容這次的戰鬥,或者用洪水一泄而過來形容更加貼切,反正就是沈飛的這票手下,呼啦一下子漫過去,直接把那三百多兵丁淹沒,呼啦的一下子順著弔橋和敞開的大門衝進城堡,一連串的慘叫聲響起后,全城寂靜下來,然後沈飛就踩著被血『液』泡出的血『色』泥漿的茲茲聲中,大搖大擺的走進了這座山堡。

當沈飛出現在城堡最高處的欣賞著周邊風光的時候,全城已經被肅清,滿地的血『液』肉末也有一票女人組成的雜役在清掃著。而一名陰魔此刻正待在沈飛身邊進行戰果稟報:「長官,我們共殲滅敵兵一千五百人,俘虜營『妓』五百人,因為這是軍事戰堡,所以沒有其他平民,但俘虜了100名的鐵匠和10名的馬夫,繳獲裝備若干,金幣150枚、銀幣35000枚,數量如此之多是因為本月軍餉還沒發的緣故,糧食三萬壺,皮『毛』三百張,精鐵一千斤,鐵料五萬斤、煤炭二十萬斤。」

陰魔對於武器之類的裝備根本就沒有去統計,因為在他們眼中,這些凡人用的兵器簡直就是垃圾,所以反而精細計算金錢、糧食、皮具和鐵料這些後勤物資。

「煤炭二十萬斤?這地方怎麼能夠存這麼多煤炭的?」沈飛好奇的問道,因為這山堡雖然卡住了交通要道,但卻身處險峻地勢,運送補給非常困難,所以這二十萬斤的煤炭實在是讓沈飛忍不住好奇起來。

「這個,因為俘虜的都是外人,他們根本不qnghu如何存放這麼多的煤炭。」陰魔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沒辦法,城堡的內的士兵全部被斬殺一空,有些問題想要找人詢問都找不到呢。

把上個問題甩到一邊,沈飛再次問道:「這城堡原來有多少兵丁啊?」

「原來有一個滿編團五千兵丁,但去追蹤烈武大隊騎兵隊的正堡主帶走了五百精銳,去追擊烈武大隊步兵隊副堡主帶走了兩千,剩下的一千五被我們幹掉,所以城內已經沒有維爾特公國的士兵了。」陰魔點點頭說道。

「奇怪,五千的滿編團駐守在這兒,糧食居然才三萬壺?這豈不是說隔上一段時間就得補給?怪了。這山堡沒有經濟來源的嗎?」沈飛再次問道。

陰魔苦笑,看來自家長官剛才沒聽自己說的話呢,所以忙再次解釋道:「長官,這裡是軍事城堡,而且管事的是正副堡主,也就是說這城堡的所有權是維爾特公爵的。他不會允許身處如此險要地勢卻又卡出要道的城堡具備經濟能力的。」

這話一出沈飛就明了,這地方已經是易守難攻,而且還卡著要道,不論是冊封給誰都是個麻煩事,只能國家的主人自己擁有。而且為了預防有人據城獨立,糧食也不敢給多,並且還很有可能特意弄掉農田等之類的經濟來源。

「找到鬥氣功法沒有?」沈飛再次問道。

「沒有,這城堡內可能有著功法秘籍的人就只有那兩位正副堡主了,只是可惜他們沒有回來,不然屬下一定為長官好好檢查一下!」陰魔連忙表忠心的說。

「算了,旗幟弄好沒有?」沈飛有些悶悶不樂的問道。


「正在幾位巧手『妓』|女趕工……啊,已經做好了。」陰魔連忙指著下方一個捧著一疊布匹朝這邊跑來的陰魔說道。[

「嗯,趕緊豎起來。我倒要看看這樣能不能得到世界功勛。」沈飛立刻說道,而陰魔自然是立刻領命。

過了一會兒,一根常常的旗杆就聳立在城堡的最高端,三面旗幟依照大小的順序從上到下的迎風飄揚著。最頂端最大的一面旗幟自然就是德萊克王室的圖案。中間那面小了一半的旗幟則是烈武大隊的隊旗,最下端又比隊旗小了一半的則是沈飛的紅底黑蓮旗。旗幟的意思表『露』得非常明顯,那就是這座山堡已經被德萊克王室所屬的烈武大隊中的曼德拉小隊長佔據了。這種豎旗規矩是全大陸通用的,當然。只在戰爭佔領地中適用,戰後就得看這佔據的城堡歸屬何方再來確定豎什麼旗了。如果被王室直領,自然就直掛王室旗。要是被分封下去,就掛領主期,反正不會再有這樣數面旗幟掛一根旗杆的情形出現。

「媽的!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這豈不是說,這次的任務根本就和佔據世俗權力關了?媽媽咪的,難道要我去把魔法師協會給佔據了才有世界功勛出現啊?!」沈飛望著城堡的旗幟滿是憤恨的咬牙切齒的說道,沒法,旗幟掛上去了,按照以前的習慣,怎麼都會賞賜一點世界功勛過來的,可都掛了這麼久,一點賞賜都沒有!可就讓沈飛又是發怒又是發愁了。

而就在此刻,因為旗幟被更換,只要能看到的人就知道黑岩山堡換主人了,跑出去的正副堡主,一見自家老巢都跟人端了,哪裡還顧得上給入侵敵人找麻煩啊,立刻急匆匆的領著部隊連忙往回趕!而且他們憑藉道路熟悉和麾下精銳,居然沒用多長時間就跑了回來。

遇到這樣送上門來給自己發泄怒氣的傢伙,沈飛自然二話不說,直接把所有手下都給派了出去,又是一陣切瓜砍菜的結果,不過這次陰魔們的殺『性』已經被之前的戰鬥釋放了大半,所以這次回援的三千五百兵丁,居然給俘虜了兩千五百多人,不過不知道是那正副堡主的白銀騎士對維爾特公國忠心耿耿死活不降的緣故呢,還是陰魔們想為長官搶功法而殺人滅口,反正這兩名白銀騎士就在上百名白銀劍士的圍毆下,飲恨當場死不瞑目了。

高居城堡上的望台俯視著這些的沈飛,見到正副堡主不甘的倒下,根本啥感覺都沒有,反而不屑的撇撇嘴,端起酒杯就準備一口喝光,而就這時,心核抖動了一下,屬『性』自動的呈現在沈飛面前:

【姓名】曼德拉(沈飛)

【身份】德萊克王國烈武大隊小隊長(少尉)

【等級】黑鐵初段

【領地】

【屬下】3500名(522名大武士以下凡人、2832名黑鐵級別、135名青銅級別、11名白銀級別)

【信仰】(信奉某種元素神,將可獲得該元素的增強)

【任務】讓此世界感激到願意被本源吸納。

【功勛】幽冥世界功勛:47000點,本源世界功勛:50000點,滄瀾世界功勛:1120點。羊倌世界功勛:20點。


【獎勵】完成任務后,將獲得直接提拔為少校的軍銜獎勵以及羊倌世界功勛100比1幽冥世界功勛的世界功勛兌換率。

本來沈飛還沒有在意,只是有些奇怪的這屬『性』怎麼突然冒出來了,可在下意識的朝【功勛】那欄瞄去的時候,立刻整個人都蹦跳起來:「我靠!20點羊倌世界的功勛?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因為幹掉那兩名白銀騎士的緣故?不可能啊!因為要是幹掉鬥士有功勛的話,那些青銅、黑鐵死了這麼多怎麼一點功勛都沒有?」

叫喊到這,沈飛突然靈光一閃,直接俯身向下的大聲吼道:「立刻詢問那正副堡主是否具備爵位!爵位是什麼?」

下面的陰魔立刻應了一聲,然後馬上抓著那些俘虜詢問,這種事情幾乎是黑岩山堡的人就知道,所以沒一會兒消息就傳達回來,沈飛愕然的坐在特意搬上來的大木椅子上面,雙眼神的喃喃道:「我靠!兩個居然都是勛爵,難道這羊倌世界的功勛是需要殺貴族來換取的?」(未完待續……)

ps:沒說的,求支持。

小說網 沈飛先是為自己這個發現而震驚,接著就捏捏眉心疑『惑』的嘀咕起來:「不過也怪事了,幹掉一個勛爵才10個世界功勛,按理幹掉一個騎士怎麼也有5點功勛的,只是剛才幹掉那麼多的騎士,怎麼一點功勛都沒有或者那些被幹掉的騎士只有個騎士名稱,而沒有騎士領,所以不算數又或者是要勛爵以上才能算數只是這功勛也太少了吧一個勛爵才10點功勛,要幹掉10個勛爵才能換來1點的幽冥世界功勛難度也太大了吧」

「而且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可就麻煩了,這個世界的貴族才多少個啊,就算全部貴族都幹掉了,恐怕也才幾十萬個功勛吧,這麼點功勛搞屁啊,絕對法讓這個世界自願被幽冥世界吞噬掉的啦。」沈飛皺眉苦惱的思索著。


可想了一會兒,沈飛也沒啥辦法,最後只好感嘆道:「唉,先試著把這個維爾特公國的貴族都給幹掉,然後看看各個爵位的價位再說,而且說不定把一個地方的貴族都給滅了,還能得到大筆的賞賜呢。」

沈飛雖然有了這樣的念頭,但他還是奇怪,為啥幹掉貴族居然能夠得到世界功勛的獎賞呢懷著這個問題,沈飛把手下召集來詢問了,結果讓沈飛目瞪口呆:

「長官,要說這貴族啊,那剝除掉權勢外,貴族就是個垃圾都不如的傢伙,整天好吃懶做不說,還到處欺壓民眾!絕對就是吃飯拉屎的造糞機器,對這個世界一點用處都沒有!」[

「哎呀,說話不要那麼絕對嘛,貴族也不是沒有一點用處的,起碼人家是抵抗異族抵抗天災的主力軍啊,有什麼事還不都得靠貴族的沒有了貴族,那些屁事不懂的佃農們,要不是越是生活下去越是向野獸方向傾斜。要不就是自動自覺的產生一些優秀者,而這些優秀者又自動成為貴族,所以啊,貴族這東西根本就法滅絕的。」

「這是之前的貴族好不最初之貴族可是所有族群之精英,為了抵禦天災**站立於族群的最前方為整個族群遮擋苦難的精英,所以才被整個族群奉為領導族群的頭人。只是他們的後代一代不如一代,但卻一代比一代的貪婪權柄。最後就變成現在這副模樣的貴族,這樣的貴族還是全部滅掉為妙,反正只要有需要各個族群還是會出現新的貴族的。」

聽著手下一片雜『亂』的吵鬧聲,沈飛眨巴下眼睛,感覺自己都給他們說得暈頭轉向的,不過想想世界功勛代表著這個世界的嘉賞。那麼現在的貴族肯定是招惹到世界的不滿,所以幹掉他們才會得到賞賜。嗯,反正現在自己找不到其他方法賺取世界功勛,那麼就先試探一下,看看把這個維爾特公國的貴族都給幹掉了,會不會有特殊的獎賞,要是世界功勛真的是大批量的滾滾而來。那就得想辦法把這個世界的老貴族如何徹底除掉了。

有了這個想法的沈飛自然興沖沖的領著手下朝維爾特公國的深處衝去,而之前從那兩個白銀騎士身上搜出來的秘籍,經過一票手下勘察,斷定這是下等功法,沈飛自然就束之高閣不去學了,自己擁有這麼多牛『逼』的手下,怎麼也得弄上一份兩份的高等功法來修鍊才是啊!

周邊列國都瞄著德萊克王國、威嵐帝國、曼雅城邦這三個勢力,因為德萊克王國和威爾帝國聯合進攻曼雅城邦的消息早就傳得沸沸揚揚了。看著三國都紛紛召集兵丁,採購物資,其他諸國都暗笑不已,興緻勃勃的在旁圍觀著,甚至準備視情況來決定自己下不下場參與。

而就在這萬分期待中,讓諸國大跌眼鏡的是,德萊克王國毫徵兆的派出由王城紈絝子弟和桀驁軍兵組成的烈武大隊。首發攻入了維爾特公國,而且一路勢如破竹,才一個月時間,就給這烈武大隊攻佔了三分之一的領地。而到這個時候,德萊克王國才把費了一個月時間才召集到的所有領主軍隊以及新徵募的近萬隨軍雜役,就這麼慢條斯理,大搖大擺的開進了維爾特公國。原來叫囂著要聯合開戰的威嵐帝國直接沉默,叫囂著要暴打白眼狼的曼雅城邦也恢復平靜,哦,也不能說恢復平靜,大量的軍用物資運往德萊克王國,大量的各『色』物品從德萊克王國運送過來,感覺兩國的交情反而更親密,哪兒有一絲之前喊打喊殺的模樣。

到這刻,誰都知道大家給德萊克王國戲耍了,只是他們在惱怒之餘,也萬分感慨,這德萊克的國王甩出了多少好處啊,居然能讓死敵威嵐帝國都跟著來演戲配合。

雖然大家都明白毫防備的維爾特公國完蛋了,雖然大家都羨慕妒忌恨德萊克王國的領地要擴張三萬多平方千米,可這羨慕不來啊,因為誰都知道維爾特公國是從德萊克王國獨立出來的,人家德萊克發動戰爭都不需要借口,直接出兵吞併就行了。而自己這些人想要從裡面撈一杯羹都非常困難,沒有恰當的理由根本就法出兵啊。要知道這年月雖然大家私底下吃像都非常的難看,可明面上絕對得斯斯文文的。

就在大家都準備派出人手去找維爾特公爵商討出邊援助的價錢時,維爾特公爵突然悲憤的對著世界叫嚷:「德萊克的人是瘋子!他們居然把佔領地的貴族,不分男女老幼給殺個精光了!並且剝奪了這些貴族的所有土地!請求諸國為貴族住持公道!」

在諸國發愣然後震驚,準備查探情況的時候,德萊克慌忙叫嚷道:「不要聽維爾特『亂』說,被幹掉的貴族要不是在戰場中戰死的,就是城破的時候自盡而亡!本國絕對不會對投降的貴族下黑手!更加不會剝奪合法貴族的財產!」

雖然德萊克拚命解釋,但諸國都一片嘩然,貴族在戰場上戰死並不奇怪,但要說城破自盡的可就沒有可能了!要知道就算是最低級的勛爵,只要投降,願意效忠新的上司,他的領地都不會被剝奪,生命安全和財產安全都會得到保障!所以說有貴族因為城破而自盡。那簡直就是開玩笑!沒有那個貴族會對上司如此忠心耿耿的!因為貴族需要為整個家族負責!除非『逼』迫他,不自盡就滅族,人家貴族才有可能自盡!

而德萊克王國的這種做法,大家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不就是準備把整個維爾特公國的貴族都給滅掉,然後把整個維爾特公國的土地給瓜分了嘛,本來沒有事情都準備找出事情來參與進來分杯羹的。現在居然冒出這種事情來,諸國不馬上參與進來才是怪事,所以周邊五個國家,包括原本配合演戲不吭聲的威嵐帝國都同時沖著德萊克王國叫囂:「立刻停止軍事行動,必須讓諸國來聯合調查,來確定德萊克王國有沒有做出屠殺貴族的罪行!然後才來判斷維爾特公國的歸屬!」

這聲明一處。五個國家立刻組建出一支強悍的騎兵團,轟隆隆的沖入維爾特公國剩下的三分之二領地內,在情況不明下,只想佔便宜的五國還不想和士氣正旺的德萊克王國交戰,在他們想來,最理想的結果就是六國把維爾特公國給瓜分了。

德萊克王國雖然不樂意,畢竟眼睜睜大肥肉就要落到肚子里了。居然給人生生的扯掉三分之二能幹才是怪事!但他們也沒有膽子大到敢和五國同時開戰,這絕對就是找死的事!所以只好停留在之前佔領維爾特公國的三分之一領地內。

三分之一領地的某座伯爵城堡內,哐的一聲,一隻金杯直接被摔扁了,盛著的真正美酒四濺,可身為此處城堡的臨時主人——德萊克國王,沒有為浪費這些奢侈品而肉疼,反而憤恨到臉蛋都通紅通紅的。

威爾遜格萊斯有些尷尬的單膝跪下單手捂胸說道:「陛下。屬下真是罪該萬死,居然讓烈武大隊趁此機會壯大起來了!」

「不關你的事,起來吧,約翰這傢伙早就等待著這樣一個機會,卻沒想到這樣的機會還是我親手送上的!」國王先是揮揮手讓威爾遜格萊斯起來,並且平靜的說道:「可悲的是我,當初聽到烈武大隊屠殺維爾特的貴族。還以為是威廉他們想要佔據更多的領地而殺紅了眼!沒想到這消息一傳出去,立刻迎來諸國震動,並且直接出兵調查y嘿,出兵調查。還不是想著把剩下的那三分之二直接瓜分掉嗎!那可是我德萊克的領地啊!」

威爾遜格萊斯不知道說什麼好,說把那五國趕走獨佔維爾特全境這話說出去自己都不相信,五國聯軍是那麼好相與的可看到國王如此憤恨,又覺得應該說邪安慰一下,所以他下意識的說道:「陛下,我們還有三分之一,起碼……」


話還沒說完,就被突然扭過頭來盯住自己的國王嚇了一跳,國王咬牙切齒的低聲吼道:「三分之一我,我『操』咧!這一萬多平方千米的領地不是我的!也不是我德萊克的!而是烈武大隊的!我『操』!知道嗎這座城堡是約翰借給我臨時居住的!是借給我的啊!他這是什麼意思這座城堡就是這一萬多平方千米內最宏偉的城堡,也是最重要交通要道的城堡!同時還是最富裕的城堡!這樣重要的城堡居然不獻上來!反而借給我他約翰南庫爾準備幹什麼!所有領主都或多或少的都給了點甜頭,可偏偏就不給我這個國王一丁點的甜頭!他這是想要幹什麼!」[

威爾遜格萊斯沒有吭聲,畢竟白痴都知道烈武大隊的大隊長,同樣是黃金騎士的約翰南庫爾男爵準備幹什麼,自然就是讓他南庫爾家族取代德萊克家族成為這片土地的王室罷了。這事實在是太正常了,誰讓南庫爾這個姓氏的家族居然有三位伯爵、七位子爵和十三位男爵啊!如此龐大而又具備實力的家族,不借著這個大好機會進行貴族議會選舉新國王,那還真是怪事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票、月票,。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小說網 「不行!不能這樣下去!不然流傳三百餘年的德萊克王室將不復存在!」國王猙獰的吼叫道,之前的溫文爾雅是因為還沒有遇到重大事情,而現在關乎王位的事情出現了,什麼風度都給丟到一邊,重新暴露爆烈的性子。

「大|法師閣下會支持我們的!」威爾遜*格萊斯只能如此說道,不能給其他領主帶來好處的國王是不受歡迎的,在威廉*南庫爾通過烈武大隊佔據了三分之一領地的時候,可以想象得到所有領主都會站在威廉*南庫爾那邊,畢竟德萊克的貴族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對外擴張過領地了。而想要和這些貴族抗衡,那麼只有留在王城駐守的大|法師閣下了。

「他不會參與這些事情的,因為他服務的是整個貴族聯盟,這樣的他是不在意誰當國王的,因為誰當國王都必須尊崇他為王室大|法師!」國王立刻搖頭說道。

「那,從烈武大隊下手?雖然說維爾特公國三分之一的領地都是給烈武大隊佔據的,可細分下來每個城堡的佔有人都是不同的,屬下不相信威廉*南庫爾會真正統和了整個烈武大隊,畢竟這個大隊的人員大部分都擁有自己的家族,自然就擁有時自己所需要利益,我們也許可以從這兒下手。」威爾遜*格萊斯再次建議道。

「對!太對了,烈武大隊也不是一個整體,真要說起來,烈武大隊反而是最混亂的烏合之眾,他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都有著自己利益訴求,並且絕對不可能條件認同他人的!」國王猛地一拍手掌,歡笑的大聲叫嚷起來:「你!趕緊的,去把烈武大隊的詳細佔領情況給收集上來,要詳細到烈武大隊的任何一個人,要詳細到這維爾特公國的三分之一領地上的一座最小的城堡的新主人是誰都要列出來!」[

「請陛下放心,按照慣例。只要看旗幟就可以一目了然,在我們進入這片地區的時候,屬下已經讓人去收集了,所以請陛下稍等片刻,屬下這就讓人把資料送上來。」威爾遜*格萊斯有些得意的說道,看來自己還真是有先見之明呢,早早就讓人收集了資料。這不,一下子就用上了,相信國王陛下一定會對自己另眼相看,自己的男爵徽章已經佩戴好些年了,什麼時候給自己換個子爵徽章呢?

轉身朝外走去的威爾遜*格萊斯和上次一樣,同樣沒有注意到國王眼中閃過一絲的凌厲神色。

沒一會兒威爾遜*格萊斯興沖沖的拿著一疊的羊皮紙進來。國王也顧不得風度什麼的,直接搶過羊皮紙立刻觀看起來,看著看著,國王不由得大笑起來:「哈哈!還以為約翰有多麼的牛逼,沒想到啊沒想到,真真正正屬於他的也不過才十座城堡,而且扣除掉這座伯爵城堡和一座子爵城堡外。其他的都是男爵城堡啊!」

「是的陛下,約翰佔據的城堡只佔了總佔領城堡的五十分之一,而佔據最多的就是一個以紅底黑蓮做標誌的貴族,足足佔了總佔領城堡的五十分之十五!也就是十分之三!這隻黑馬才是最牛逼的!雖然絕大部分都是勛爵、男爵城堡,沒有一座子爵伯爵城堡,但巨大的數量卻代表著這位貴族強大的底蘊,沒有大量的高等騎士劍士的話,根本不可能佔據一百五十多座城堡的!」威爾遜*格萊斯很是興奮的說道。

國王低著頭的眼帘中閃過一絲寒光。這傢伙越來越放肆了,早早就看了情報,自己詢問的時候不直接說出來,反倒在自己看的時候才來聒噪!看來是被自己縱容壞了!


不過這個念頭一閃而過,他也被這情報給震撼到了,所以一邊急忙的翻閱著一邊吃驚問道:「什麼?!以紅底黑蓮為旗幟的貴族居然佔據了一百五十座城堡?他是誰?這紅底黑蓮的旗幟怎麼從沒聽說過?按理有這樣能耐的話,早就已經聞名整個王國了!」

「這個。陛下,屬下能,還不知道這位貴族是誰,因為他們在把城堡的原有主人幹掉后。把庫房的現錢洗劫一空,然後在豎起旗幟后,隨意任命幾個投靠者看管城堡,接著就攻向下一個城堡,所以自發現這位貴族的存在後,我們一直尾隨著,可卻始終沒有追上,更重要的是,連烈武大隊的人都不知道使用紅底黑蓮旗幟的貴族是誰,估計是某位沉淪許久,卻趁這個機會突然展旗的老貴族,因為據說對方雖然只有五百來人的樣子,但其中白銀級別的戰士就超過百人!是一股非常非常強悍的力量!」威爾遜*格萊斯舔舔有些乾燥的嘴唇說道。

國王也忍不住舔|了舔嘴唇,他知道威爾遜*格萊斯的感覺,因為自己也是黃金騎士。黃金騎士不怕白銀騎士,再多的白銀騎士都不怕,因為沒有一個家族願意用數十名的白銀騎士來換一名黃金騎士的性命,而且也沒有幾個家族能夠大手筆的拿出數十名白銀騎士出來。可現在情報顯示,這不可能的一幕出現了,而且還極度震撼他們,上百名屬於一個家族的白銀戰士,這是一股可以毀國建國的力量啊!而擁有這樣一股力量的人居然就藏在烈武大隊裡面默不聲張?一想到要不是這次戰爭行為引爆了對方,要是讓對方直接在王城引爆的話,那場面真是想想都覺得恐怖,因為雖然王城有眾多的黃金騎士,可真願意為王室效命的也就是國王和威爾遜*格萊斯兩人而已,說不得那個強悍貴族爆發起來的時候,其他家族會跟著落井下石呢!

不過現在好了,對方居然在這維爾特公國爆發了實力,說明對方對王國沒有啥不好的意圖,而且很有可能是準備成為王國的新貴,把家名重新的崛起於這個世上!

一想到這,國王就不由得心頭一陣火熱,這種老貴族就是自己這樣的國王天然的最好盟友,只求顯世而不求王國統治權,雖然以後肯定會朝這方面努力,但總好過已經逼上門來的約翰吧?起碼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應該不會見到這個老貴族家族朝自己挑釁!

於是國王立刻拍掌吼道:「趕緊去查清楚這位貴族到底是誰!找到現在他所在的位置,派人向他做約定看什麼時候有空!我將親自前去拜訪!」國王顯然是指使慣了威爾遜*格萊斯。完全沒有意識到把一名黃金騎士當侍從使用是不是有些不妥。

威爾遜*格萊斯雖然眼中閃過一絲不滿,但還是立刻領命:「是,陛下!」

其實不但國王在尋找著紅底黑蓮旗幟的主人,烈武大隊的人都在尋找著,只是和國王相比,他們有個優勢,那就是他們清楚使用哦紅底黑蓮旗幟的人是誰。畢竟邊境上的那座黑岩山堡是被分配給誰去佔領的,是烈武大隊的人都清楚的。而消息之所以沒有泄露出去,那是因為大家都把曼德拉這位新丁當成奇貨可居了,畢竟一下子拿出上百個白銀戰士的家族絕對是非常牛逼的,而這樣牛逼的家族居然藏在烈武大隊裡面,顯然是有什麼顧慮。既然這樣,那麼當然是要把這個秘密藏著,好讓自己家族先和這樣的強大家族結盟,然後更好的瓜分這塊新領地的土地啊!畢竟曼德拉那傢伙可是佔據了十分之三的領地啊!分贓的時候還得看他的臉色行|事啊!

而被眾人尋找著的沈飛,此刻正躲在偏遠地區的一座勛爵城堡內,滿是聊的斜躺在城堡哨塔上面,一隻腳都伸出哨塔外一晃一晃的。

沈飛很是聊。因為他攻下這麼多座城堡后,始終沒有弄到高等級鬥氣功法,顯然這東西只有維爾特公爵身上才有,可那維爾特公爵可是黃金騎士,自己的這些手下,欺負一下其他人肯定沒問題,可欺負這個公爵就有些玄乎了,起碼自己捨不得把一百多的白銀戰士都給填在維爾特公爵那兒。

本來沈飛還在遲疑著是不是再去攻打一些外圍的城堡碰碰運氣看能不能弄到高等鬥氣功法。可五國聯軍沖了進來,查探一下這五國聯軍的情況,沈飛立馬偃旗息鼓了,靠咧,五國的正副指揮都是黃金騎士,不說他們帶來的部隊裡面有沒有藏著掖著其他的黃金騎士,單單他們十名黃金騎士就足以輕易滅掉自己辛苦積攥的手下了。

高級功法得不到就不想修鍊鬥氣的沈飛。現在還是個黑鐵初段,他的手下自然不允許沈飛這個一碰就死的長官再上戰場了,所以直接強烈請求的把沈飛安頓在這偏遠城堡里,別看這隻有十名白銀戰士護衛。外圍百里方圓內的城堡可是駐守著其他的陰魔,完全把這兒守個水泄不通,而這也是為何沈飛始終沒有給人找到的緣故,外人根本就進不來這個地區。

「靠咧!好聊啊,現在這戰爭還打不得打下去啊?打得下去就趕緊開戰,打不下去也同樣馬上瓜分了土地。哎,可憐我的試驗啊,才做到三分之一就沒法做下去了,我真的想知道幹掉整個維爾特公國的貴族會不會被賞賜大量的功勛啊!」沈飛聊的大喊著。

始終保證有兩人跟在沈飛身邊的陰魔,聞言不由得一笑:「長官,就算戰爭繼續打下去,您的試驗也法再繼續進行,因為我們是法殺死擁有黃金騎士身份的貴族。」[

「哎,我知道啦,只是說說嘛,不過我覺得幹掉一個地區的貴族還真有可能給我帶來大量的功勛啊,你們想想,每當我們把一個被世人認可的小郡之類的地區的貴族清剿光了,這個世界就會賜予翻倍又翻倍的功勛賞賜,只是讓我不敢確定是,這功勛比例和完成任務相比實在是太少了,所以我才想試著把一個國家的貴族都清除掉看會被會直接被賜予幾億的功勛。」沈飛有氣力的嚷道,不怪他如此,雖然現在他的羊倌世界功勛已經達到了35670點的地步,可想要讓這個世界自願被幽冥世界吞噬,沒有數十億是根本不需要考慮的。

兩個隨侍一旁的陰魔不由得相視苦笑,自家長官還真夠貪心的,直接賞賜幾億的功勛?一兌換的話那還不是幾百萬的幽冥世界功勛啊?哪兒有這麼容易啊!

沈飛坐起來甩甩頭問道:「來到的人有多少了?」

「除了各地的當上領主的,其他人已經全部抵達,總人數已經達到3200人。」陰魔忙說道,這裡說的人,就是因為沈飛在這個維爾特公國佔了一大塊的土地,而且跟著他的500來人最低都是青銅巔峰,更有一百多的白銀戰士,這樣的情況下,其他陰魔就覺得跟著長官更有前途也更安全,在請示沈飛后,除掉那些附身貴族的陰魔外,包括那些附身為妓|女的陰魔都全部往這邊趕,經過一個多月的趕路,現在已經全部抵達了。

一聽這個數字,沈飛就忍不住捏捏眉心,他自然知道這些手下的想法,不就是想跑過來期待自己賜予他們魔晶,然後快速提升力量,為自己建立功勛嗎?這樣的想法自然不能打落,可自己的靈石又用光了,留著的兩顆上品靈石又不能支撐這麼多人提升。想來想去,沈飛覺得只能打破自己的誓言,說什麼弄得多多的幽冥功勛然後才去滄瀾世界的決定。

想到這,沈飛不由得嚷道:「我要前往滄瀾世界!」(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ps:語問黑夜,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日子。 隨著沈飛的話語落下,探測儀又是一副心核代言人語氣的說道:「宿主準備前往滄瀾世界,經掃描判斷,本世界為完整碎片世界,進入滄瀾世界,每次需要1000幽冥世界功勛,停留時間以幽冥世界功勛的多寡來計算,計算方式為1點幽冥功勛為一息,宿主大致可停留45000息,也就是滄瀾世界6個時辰的時間,不過因為宿主擁有1120點滄瀾世界功勛,獲得時間翻倍的待遇,宿主共可在滄瀾世界停留12個時辰。」

「什麼?進出費用直接提升到1000點?停留時間直接縮到1功勛換1息的地步?開玩笑吧?怎麼所在的任務世界越高級,停留時間卻越短,進出消耗卻高的啊!」沈飛不滿意的大叫起來。

可惜探測儀,或者應該說是心核,卻根本不管不顧的說道:「扣除1000幽冥功勛,穿越滄瀾世界,宿主穿越期間,本任務世界的時間流逝縮小十倍,進行穿越。」

「我靠!我還得想想啊!」沈飛大喊道,可話語落下,他就覺得眼前一黑,等再次有知覺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用陰魔的身軀重新回到那處麒麟洞了。

而詭異的是,這次的麒麟洞不同之前黑漆漆一片,反而是亮堂得很,而且洞內也被擴大了許多倍,地下也多了幾條坑道,看著懸挂在洞頂的光亮物體,再看看這明顯是開礦的樣子,沈飛不由得愕然:「怪了,居然有人在這兒開礦?能挖到仙石嗎?經過麒麟和我的挖掘,這地方的仙石應該早就沒了的吧?」[

其實沈飛略微一思量就知道為何有人在這兒開礦,還不就是自己之前交易的那顆大仙石惹的禍,那三個傢伙肯定會稟報他們的宗門,而他們宗門也肯定會派人來這兒試試運氣的,畢竟對這些宗門來說。沒挖到也就是浪費一些人力物力,可萬一挖到了就是一斤的仙石那也是賺了,所以既然這樣,為何不挖呢?

一想到這地方很有可能還有些零散仙石,沈飛立刻心頭大動,這仙石可是等於羊倌世界的神晶啊,弄快豆粒大的回去弄應該能弄出個黃金騎士來吧?所以沈飛立刻屏息開始感應這地方的情況。

一開始沈飛確實啥都沒有感應到,上次那種非常強烈的感應並沒有出現,但沈飛不死心,反而開始繞著這個洞|『穴』慢慢走的慢慢感應。不過還真別說,沈飛這樣專心而又緩慢的感應,還真給他感應到隱約的一些感覺,在某處牆角停下,又在仔細感應了一下,確實在這地方給沈飛一些細微的感覺,還一會兒后,沈飛能確定了,這地方起碼有好幾十塊指頭大小的仙石存在。

如果是之前。擁有一顆大球仙石的沈飛,肯定不會對這樣的細小仙石感興趣,相信那個幾乎吃掉一條礦脈的麒麟也不會對這點渣渣感興趣,但現在沈飛卻是萬分激動啊。直接使用雙手展開挖掘。噗嗤噗嗤沒幾下工夫,沈飛就挖出一個大洞,人也跟著沉了下去,而隨著距離仙石越近。沈飛的感應也越明顯,最後更是達到一手抓過去就能準確的把手指大小的仙石給抓出來。

費了沈飛一番工夫,把能感應到的仙石都給挖到了。還別說,看起來各個都細小得很,但全部加起來也有頭顱那麼大,起碼有三十多斤的仙石呢,而且別看這些仙石個頭小,各個都是上品,蘊含的能量可比一斤重的靈石厲害多了!

「嘿嘿嘿,這裡足有三十五斤上品仙石,也就是上品神晶,嘎嘎嘎,等回去老子的手下還不全都是黃金騎士啊?說不得還會出現一個鑽石騎士呢,哈哈,到時后小爺我就可以橫掃天下啦!」沈飛很是得意的嬉笑起來。

「什麼人?!立刻出來!」突然頭頂傳來一陣大吼聲,然後沈飛可以察覺到數道目光已經盯在自己手掌中的數塊仙石上面了。

「這些傢伙應該是那三個宗門派來挖礦的人吧?看他們對這幾小塊仙石都這麼饑渴的樣子,顯然之前挖了這麼多坑洞都沒找到仙石的存在呢。」沈飛一邊嘀咕,一邊身子一躍就出現在地面上,對於擁有陰魔**的沈飛來說,這個世界的人還真不夠看的,而且能來挖礦的人又能強到何處?所以他自然是大大咧咧的出現了。

沈飛一出現,立刻見到圍著他的是十來個模樣彪悍的壯漢,不過這些壯漢都是一副灰頭灰臉的模樣,手裡抓著的赫然都是些挖掘工具,更讓沈飛不屑撇撇嘴的是,根本就沒在這些人身上感覺到多少強悍的氣息,甚至連當初遇到的那三個做交易的傢伙的十分之一能耐都沒有。

不過讓沈飛出乎意外的是,本來他以為這些用炙熱眼神盯著自己手中仙石的傢伙們,會第一時間就撲上來搶奪,可卻沒料到這十數人在見到自己模樣后,全都神『色』一震,然後慌忙跪趴在地上高呼:「小的見過前輩!」

「咦?你們居然認識我?也就是說你們是之前那三個傢伙的同門是吧?那三個傢伙居然把我的面貌給傳下去了?」沈飛皺眉說道。

「還請前輩原諒,只是讓小的知道前輩的面容,那也能免去小的冒犯到前輩。」其他人不敢吭聲,但卻有一個傢伙壯著膽子的出聲說道,一聽這聲音就知道剛才呵斥的就是他了。

「好啦好啦,沒事,跟我說說,最近的集市在什麼方位?」沈飛擺擺手說道,來這個世界都已經三次了,可卻始終在這個山林里晃悠,沈飛已經決定剩下的時間自己就一路趕路,最起碼趕到集市附近才停下來,這樣下次再來這個世界,自己就不會還是待在這坑洞內。

「最近的集市就在東面,距離這裡有一千多里路,前輩只要一路朝東飛行就能看到,那座叫做林間集的集市還算是很大的。」那漢子立刻恭敬的說道。

「東面一千多里啊。」沈飛咂咂嘴,也不知道交易得來的那一套飛劍能不能載人,要是不行的話那就只有靠著兩腿狂奔而去了。當然,沈飛才不會向這些人討要載人飛劍呢。不說這些挖礦的傢伙有沒有飛劍這東西存在,就是有沈飛也不好哦意思開口,畢竟自己已經被稱為前輩,而且對方還跪在地上來回話,也不知道那三個傢伙給自己安了個什麼樣的身份,可也因為這樣,身為前輩的自己哪兒能夠向小輩討要東西啊。

想著這些的沈飛,一邊朝洞外走去,一邊擺擺手說道:「好了,就西面那角落地下十米處還有幾塊這樣的小零碎。其他地方就啥都沒有了,你們不用在這兒多費功法,給神獸麒麟盤踞過的地方,想要找到大塊的仙石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