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玄,你要加油!」

葉清靈笑著喊道。

林玄點點頭,轉身加入了爬山的大軍之中。

看著林玄開始爬山,葉清靈的笑臉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疲憊感,不過她並未說話,眼神牢牢地盯著林玄的背影。

林玄跟著人流向著半山腰出發,臉上帶著些許的興奮,只要加入了皇家學院,便能找到葉清靈閉脈體質的解決辦法,無論她的病還是修鍊的希望就都有了。

「加油!為了葉清靈!」

林玄給自己打氣,不斷地加快攀登的步伐。

開始的時候,人流沖得很快,不過當走到台階的三分之一的高度時候,八成的人速度都慢了下來,眾人的臉上出現了疲憊之色。

剛開始還沒有明顯的感覺,到達一定的高度之後,他們突然發現被一股無形的壓力籠罩了,而且攀登得越高壓力就越大。

當達到二分之一的高度時候,第一梯隊的人已經跟後面拉開了距離,後面的人已經有被淘汰或是放棄了,第一梯隊的人速度依舊非常快,顯然是那些真正有實力的人。

林玄倒是走得不急不緩,台階上的壓力對他沒有任何的效果,憑著強悍的身體素質,便可以無視陣法的壓力。

這個時候,骨修的優勢便體現了出來。

隨著時間推移,向山上攀登的人逐漸變少,一刻鐘過後,還在移動的人僅剩下了一百人,其中很多人都走得很艱辛。

第一梯隊的人卻是無比的輕鬆,尤其是位於第一的紫袍男子,從開始保持著衝刺的速度,一直到現在依舊那個速度,好像壓力對他沒有作用一樣。

紫袍男子背後有兩人,一位背負長劍的男人,一位穿著灰衣長衫,兩人緊盯著紫袍,卻始終追趕不上,兩人的速度雖然不慢,但是卻沒有首位那男子快。

兩男子背後就是一大批還在堅持的人,雖然充滿了疲憊,卻沒有一人放棄,只要還能向上爬,他們都不會放棄。

林玄走在人群之中,速度始終保持勻速,雖然壓力越來越強,但是對於他來說沒有任何感覺。

他並沒有刻意地去爭第一,這些名次對於他來說,沒有任何的意義,林玄的目標很簡單,只要能夠順利加入皇家學院就足以了。

又過去了一刻鐘,台階上只剩下了五十人,那為首的紫袍男子已經到達了指定位置完成了闖關,其次是身後的兩名男子。

剩下的四十幾人也都沒有任何意外,雖然艱難但都登上了半山腰的平台,林玄自然也在其中。

曹晨坐在坐騎上,環視著這成功爬上來的五十人,最後目光卻定格在了林玄的身上,眼神瞬間變得冰冷。

林玄突然感受到莫名的殺意,眉頭緊縮在一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自己並不認識這個曹姓長老,為何會對自己產生殺機?

還沒有等林玄想明白,只聽曹晨一聲大喝。

「你,給我出來。」

曹晨面無表情的盯著林玄,眼神中充滿了殺機,「我院的標準是二十歲之前達到玄丹境,而我並未感受到你的境界。」

沒有達到玄丹境?

眾人聽著曹晨的話,頓時一愣,紛紛地看向林玄。

如果林玄的境界沒有達到玄丹境,那就涉嫌作弊,這在皇家學院是非常嚴重的,輕則趕出去,重則會被直接斬殺的。

林玄心中微沉,果然該來的終究還是會來,自己改變了修鍊方式,如果不是特殊的方法,根本看不出自己的境界。

想到這裡,林玄沉聲道,「曹長老,雖然您看不出我的境界,但是不代表我作弊了,而且我已經通過了第一關……」

林玄的話還沒有說完,直接被打斷。

「你是在質疑我?」

曹晨目光冰冷看了一眼林玄,繼續說道,「達到玄丹境是規矩,雖然不知道你依靠什麼方式通過了第一關,但也說明不了什麼,按照皇家學院的規矩,應當廢除修為,趕出皇家學院。」

隨著曹晨的話語落下,兩人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竟是兩位神魂境初級的高手,顯然是早有準備。

周圍的人見此面色大變,這個懲罰太過嚴重了,就算是林玄作弊,但是並未給學院造成損失,頂多就是趕下山,可是現在卻要廢掉他的修為?

林玄臉色鐵青,目光陰沉的盯著曹晨,冷喝道,「曹長老,我們之前並不相識,初次見面你卻如此針對,甚至連我解釋的機會都不給,一心想要置我於死地,請問,我有什麼地方得罪你了?」

。 去孫蘭花家的路上,正好路過村委會,於是孫蘭花叫村長宋秋柔晚上一起吃飯。

畢竟胡天也難得回來一次,在一起聚聚也好。

宋秋柔還在寫報告材料,等寫完了報告材料再來。

到了孫蘭花家后,周芷若去廚房幫忙了,胡天坐在堂屋裡喝茶。

過了一會兒后,宋秋柔就過來了。

她笑著對胡天說道:「怎麼回來了也不打個招呼?」

「沒有,其實我也是剛回來。」胡天笑著說道。

「這邊準備在家待多久呀?」宋秋柔問道。

胡天笑著說道:「還不知道,可能待幾天,也可能待長一點。」

「等下吃完飯跟我回村委會,我跟你彙報一下村裡的工作吧。」宋秋柔笑著說道。

「我又不是領導,你不用跟我彙報的。」胡天笑著說道。

宋秋柔搖了搖頭說道:「不行,你可是我們村的投資人,必須要跟你彙報的。」

「好吧,你現在隨便跟我說一下大概的情況就可以了。」胡天笑著說道。

「不行,所有明細都要告訴你才行的。」宋秋柔很堅持的說道。

看到宋秋柔這麼堅持,胡天也只好點頭同意了。

很快,孫蘭花跟周芷若就做好了飯菜。

孫蘭花特意殺了個老母雞,還燉了山豬肉,還有一些從山上採摘的新鮮菌菇。

看著這一桌子熱氣騰騰的菜,胡天不禁也覺得有些餓了。

「快洗洗手吃飯吧。」周芷若有些迫不及待的說道。

這個時候,孫蘭花給胡天拿來了兩瓶冰鎮啤酒。

「小天,晚上喝點酒吧。」孫蘭花笑著說道。

「嬸子,你這個弄的太客氣了。」胡天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孫蘭花笑著說道:「這沒什麼的,快坐下吃吧。」

胡天點了點頭,去洗了洗手,然後坐下準備吃飯了。

周芷若去旁邊的冰箱,拿過來了一瓶冰鎮可樂,然後倒了三杯,遞給了宋秋柔跟孫蘭花一人一杯。

「胡天,你喝啤酒,我們喝可樂。」周芷若笑著說道。

「好,這個很公平合理,那我們來乾杯吧。」胡天笑著說道。

孫蘭花跟宋秋柔點了點頭說道:「好,來乾杯。」

於是胡天端起了杯子,跟三位大美女碰了一下。

喝了一口酒後,孫蘭花笑著說道:「小天,別愣著了,快趁熱吃菜。」

說完后,孫蘭花又對宋秋柔跟周芷若說道:「秋柔,芷若,你們也動筷子吧。」

胡天夾了一筷子炒菌菇,發現味道真的很鮮美,非常美味。

「這個菌菇真好吃啊。」胡天有些感嘆的說道。

孫蘭花笑著說道:「當然好吃啦,這個可是雞樅菌,聽說在市裡要賣上百塊錢一斤呢。」

「我看不止,這麼美味的東西,應該有價無市,就算是有人願意花兩百塊錢一斤也不一定能買到的。」周芷若笑著說道。

宋秋柔點了點頭說道:「是啊,這種野生的雞樅菌很少見的。」

「好了,我們少說話,趁熱多吃菜。」胡天笑著說道。

幾位美女點了點頭,然後開始吃菜了。

吃了大概半個小時,胡天感覺有些吃撐了。

這一桌子的飯菜,都是原生態的東西,吃起來很美味的,所以胡天忍不住的吃了很多。

這個時候,孫蘭花去廚房洗碗去了。

胡天跟宋秋柔還有周芷若,三人坐在桌上喝茶。

周芷若笑著說道:「你們慢慢聊天啊,我先回去了。」

「吃完就回去啊?你回去做什麼?」胡天有些驚訝的問道。

「最近在追一部劇,每天晚上這個時候準時播出的,我要回去看電視了。」周芷若邊說邊起身了。

「好吧,那你回去注意安全。」胡天點了點頭說道。

周芷若揮了揮手說道:「行了,我先回去了,拜拜。」

說完后,周芷若去廚房跟孫蘭花打了個招呼,然後就回家了。

等周芷若走了后,宋秋柔笑著跟胡天說道:「要不我們也走吧,去村委會,我跟你彙報一下。」

「好。」胡天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孫蘭花在廚房裡忙活完出來了。

她笑著說道:「我給你拿點花生吃吧。」

「不用了,嬸子,我跟秋柔去村委會一趟。」胡天笑著說道。

孫蘭花點了點頭說道:「那等我一下,我跟你們一起去,找人聊聊天。」

「可以呀,蘭花姐,今晚正好有電影看呢。」宋秋柔笑著說道。

「好,那我收拾一下就走。」孫蘭花笑著說道。

胡家村的村委會,每個星期有幾天晚上,會在村委會的地坪上放映電影。

所以這幾天晚上會比較熱鬧,畢竟大家在家裡看電視,沒有聚在一起看電影有意思。

而且如果遇上下雨天沒有放映電影,會有一些人吃完飯後去村委會聊聊天。

因為村委會有免費的茶水和瓜子提供,就當是無聊的一種消遣了。

很快,胡天三人就到了村委會。

孫蘭花找了個位置,坐在地坪里看電影了。

胡天跟著宋秋柔去了她的辦公室,等胡天進去后,宋秋柔還主動把門給關上了。

「這又不是談什麼機密的事,還關上門做什麼。」胡天開玩笑的說道。

宋秋柔笑著說道:「這些事只能你一個人聽的。」

說著,宋秋柔就從抽屜里,拿出了一些文檔和表格,跟胡天說了一下最近一年胡家村的建設情況,以及資金的花費情況。

簡單的了解了一下后,胡天點了點頭說道:「好了,可以了,我心裡有數了,你不用再跟我說這個了。」

「不行的,我要仔細把每件事講給你聽。」宋秋柔很堅持的說道。

「好吧,那你說吧。」胡天說道。

於是宋秋柔又開始講述每一筆資金的具體去向,以及對未來的規劃。

胡天聽著聽著,都快要睡著了。

畢竟胡天對這種東西不是很有興趣,感覺跟聽催眠曲一樣。

這個時候,胡天有點佩服那些當領導的了。

有些領導,其實心裡非常討厭工作彙報,但臉上還得裝作很高興,很上心的樣子。

還有些領導,嘴上討厭工作工作彙報,但心裡卻又非常渴望,下屬能經常給他彙報工作。

畢竟在他們看來,下屬給自己彙報工作,也算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

。 員工這麼想,楊晨軒還可以理解。

但管理人員這麼想,那簡直就是有問題。

楊晨軒冷眼看著三個人:「你們都覺得遲到不是大問題?」

周彤彤立刻反應過來,知道自己剛才說錯話了,趕緊解釋說道:「老闆,其實我的意思是說,偶爾一兩次的遲到是可以理解的,並不是別的意思。」

楊晨軒看著黃路和陳向明:「你們兩個呢?」

其實,這個時候,黃路和陳向明的回答並不是表現他們兩個人怎麼看這個事,而是看他們兩個人的人品。

楊晨軒雖然一直不怎麼管工廠的運營,但他每天都會來工廠,黃路和陳向明兩個人有無數機會說,可他們一直都沒有說員工遲到的問題。

現在他們兩個人要是說好聽的,楊晨軒會開始懷疑他們的人品是不是有問題,遇到問題就會甩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