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沒想到秦寧會有那麼強!」

一個將軍的臉色已經變了,現在看到了秦寧的強大,想到奪取西疆大城的可能性變為零時,心情很是不好。

武志凌的眼睛裡面透著厲芒,沉聲道:「諸位,如果我軍壓上去,能否擊敗秦軍?」

「殿下,不可!」

一個大臣急忙大聲說道。


「為何?」

大臣道:「殿下,我軍三十萬,其實能戰的並沒有那麼多,還要留一些守衛四方,真正能夠抽調的軍隊不過幾萬,如果我軍勝了還好說,假如我軍失利,後果不堪設想!」

「不錯,殿下三思,我軍不可輕動!再說了,秦軍擁有一個戰力超過元嬰的高手,我們派出的軍隊就算能夠擊殺了元嬰高手,整個的戰事結果也是讓人擔憂的!」

武志凌的臉色越來越差,他當然知道自己的實力情況,雖然擁有幾粒神凡,也可以弄出幾個元嬰高手,但是,這神丹對於他來說就是核武器,用一粒就少了一粒,如果用來與秦寧一拼的話,也未嘗不能夠拼贏秦寧,甚至也是有可能擊殺秦寧的,但是,真的那樣的話,結果就危險了,到時沒有了神丹,自己的軍隊面對著其他的勢力時還有什麼戰力可言。

「殿下,臣以為有一支秦軍在西疆大城那方向,對於我們來說並不是壞事!」

一個大臣站了出來,認真地說道。

從開始時想滅掉秦寧,現在大家也冷靜了下來,大家心中都明白,擁有一個秦寧的秦軍已經不能夠小看,想拼掉秦軍就會損失慘重,西皇子的軍隊號稱三十萬,真正的戰力卻是並不可能達到三十萬的標準,任何一場戰鬥對於西皇子的軍隊來說都是一場災難,更別說同秦軍那樣一支看不明白的軍隊作戰了。

看到武志凌看過來的目光,那大臣道:「殿下,西疆大城的方向面臨著黑水族的軍隊,據我們探查,黑水族為報上次的失敗損失,正在集結大軍,相信他們到來之後,首先會碰上的就是秦軍,我們現在不必管秦軍,任由他們發展,到時秦軍與黑水軍必有一戰!」

看到這大臣意味深長的表情,武志凌微微點頭,他已經明白了大臣的意思,就是讓秦軍為自己的軍隊去擋黑水國的進攻,到時無論哪一方勝利,就算是勝利的一方也必將損失慘重,到了那個時候,自己完全就可以調動大軍對那取得勝利的一方展開打擊,也許,對自己仍然是一件好事。

一個將軍贊同道:「我贊同這觀點,黑水軍很強,他們與秦軍一戰之後,必然也會損失慘重,到時我們再派出一支強軍收復西疆大城就可以了。」

「殿下,我們的真正敵人並不是秦軍,而是黑水族和赤風族的軍隊,還有就是其他勢力的軍隊,值此關鍵時候,我們不可輕動!」

嘆了一聲,從那屏幕上收回目光,武志凌道:「加強對秦軍的戒備和探查,一定要弄清楚秦寧到底是什麼樣的修為!」


說完這話,長嘆了一聲退朝了。

秦寧表現的強大戰力讓武志凌有著一種深深的挫敗感,他知道秦軍並不是一支弱小的勢力了。


正如大家所言,讓秦軍存在著,為自己擋一下黑水國的軍隊,就不知道他們是否能夠擋住黑水國的軍隊了,曹永善死去之仇不可不報!

武志凌的目光發陰冷起來。(未完待續。。) 盤坐在屋裡,秦寧睜開眼睛看向了剛剛進來盤坐在對面的竇進。

看到秦寧睜開了眼睛,竇進恭敬道:「將軍,我已同一些勢力進行了接觸,重金收買了一些情報。」

秦寧微微點頭,他當然明白現在的情況了,秦軍雖然取得了勝利,但是,總體來說,秦軍畢竟是剛剛發展起來的勢力,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情報渠道,只能是收購了。

這事也急不來,只能這樣了!

「把你收集的情況講一下吧。」

現在秦寧在整個西疆大城裡面的聲望已經很高,就連這些秦軍的將領在他的面前都顯得很是小心。

竇進道:「從了解到的情況看,西皇子的軍隊並沒有任何的動靜,應該是在觀望,另外,黑水國的軍隊卻是在不斷的集結,據我們分析,應該是黑水國的軍隊不甘心失敗,打算髮起一場更大規模的戰事。」

說到這裡,竇進的臉上也有了凝重之情,秦軍現在新兵太多,經過一戰的不過三千老兵,這樣的軍隊在戰力上仍然不強,凝聚力上也同樣欠缺,怎麼打?

秦寧微微點頭,這事他是明白的,不用猜也知道,黑水國的軍隊不可能甘心失敗。

從這兩條的信息已經可以知道,黑水國的軍隊來勢洶洶,西皇子的軍隊面對著黑水國的軍隊,可能膽怯了,不外就是希望把自己放在前面去同黑水國的軍隊拼一個你死我活。

既然是這樣,秦寧到也放心了許多,至少在這個時候西皇子的軍隊是不可能來招惹自己了。

不過,想到黑水國的軍隊時,秦寧又不得不重視這個國家的軍隊,上次能夠擊敗黑水軍是一種對方不備的情況下發生,現在卻是不同,黑水國的軍隊是堵著一口氣想來報復,此次到來的軍隊必將是一支更強的軍隊。必然會是一場惡站。

「黑水軍這次到來肯定是要大軍壓境,派出來的軍隊也好,高手也好,都應該是精銳中的精銳!」

「不錯。從了解到的一些情報看,黑水國的軍隊打算一戰而把失去的臉面找出去。」

「密切注意各方的情況!」

秦寧只能這樣說了。

竇進恭敬一禮走了出去,秦寧卻是坐在那裡沉思起來。

雖然在大家的面前他表現得非常淡定,但是,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這種大戰並不是單個人的戰鬥,而是一場關係到一支軍隊的大戰。

在戰場之上,各種的手段都會使出,自己的那點手段相信黑水國的軍隊也已經摸清了,既然摸清了。針對性必然會很強。

怎麼辦?

如果用原來的招數來作戰的話,失敗的可能性太大了。

秦寧甚至心中明白,當這場戰鬥到來時,黑水軍針對著自己必然會派出幾個元嬰級的高手圍攻。

如果大量的高手針對著自己圍攻的話,黑水軍大量到來時。秦軍的戰力能夠發揮出多少?

絕對不能夠用老一套來打!

秦寧站起身來向著屋外走去。

「將軍,有一個叫溫玉若的人求見。」

「溫玉若?」

「請!」

對於這個女人,秦寧也有著各種的猜測,看得出來,這女人並不一般,她代表的是一股很強的勢力,上次她就告訴了自己許多有關黑水軍的事情。現在不知道她到來會否再告訴自己一些情報呢?

抿嘴淺笑,臉上露出的是嫵媚風情,一雙有些勾魂奪魄的眸子,俏生生的立在面前。

溫玉若明顯就是一個很吸引人的女人,站在那裡看著秦寧,目光中透著一種好奇的意味。

「溫小姐請坐。」

秦寧發現自己的巨猿一見到這溫玉若時就有些燥動。又想與溫玉若的氣息進行纏繞,急忙用強大的神識把巨猿壓制下來。

巨猿被壓制住之後,秦寧才鬆了一口氣。

說實話,現在丹田裡面已有著兩個少女,秦寧真不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會不會出什麼問題,所以,這情況他當然儘可能的進行著壓制。

淺淺一笑,溫玉若過去盤坐一來。

她這一盤坐時,那誘人的身材一眼看去再次引發了秦寧那巨猿的燥動。

這個女人真的是一個勾魂的女人!

秦寧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一顰一笑中散發出來的全部都是一種吸引力。

「秦將軍好厲害!」

一開口,溫玉若就贊了一句。

知道她贊的是自己率軍一戰的事情。

對於這一戰,秦寧多少還是得意的,聽到她一贊時,秦寧的心情到也不錯。

不過,很快的,秦寧就有一種察覺,這女人對自己有著一種神識的引導力量。

「不知溫小姐此次到來有何事情?」

秦寧有意引開了話題。

拋了一個媚眼兒給秦寧,溫玉若嬌笑道:「人家不太喜歡被人叫小姐,將軍還是稱呼人家玉若好了。」

一句話就把兩人之間的距離拉近了許多。

秦寧到也並不想在這事上爭熱,他發現這女人只要一說話,散發出來的媚意都足以引得自己的丹田中那巨猿產生燥動,為了壓制巨猿,秦寧需要花不少的神識力量。

神情一整,溫玉若道:「將軍每一次出現都是那麼的讓人激動,每一次都能夠取得別人無法取得的戰果,玉若都對將軍心動了,你說怎麼辦?」

秦寧就是一笑道:「玉若既然這樣說,那就嫁給我好了。」

溫玉若的臉上就是一紅,她也沒有想到秦寧說得那麼的直接。

再看向秦寧時,看到的是秦寧那表現出來的一種看明白了自己手段的表情。

溫玉若知道自己的小手段在這秦寧的面前真有些展不開了。

這都什麼人嘛!

這熒冥星上的男人,誰像秦寧這樣直接!

算了,還是談正事吧!

「將軍,說實話,人家真的心動了!」

秦寧哈哈一笑道:「不知貴家族這次又要提出一些什麼要求,我記得上次貴家族就感覺到我不會取得勝利。」

秦寧那似笑非笑的樣子表現出來時,溫玉若就有些心亂了,上次她可是暗示過的,只要秦寧的軍隊取得勝利,她就有意做秦寧的女人,可是,那也不過就是自己的想法,並不是家族的意願,這次家族同樣沒看好秦軍,沒想到秦軍再次取得了勝利,難道自己真的去做秦寧的女人?

向著秦寧再看去時,看到的是秦寧那身上自然流露出來的強大氣勢。

也許做他的女人真是不錯的選擇。

看到溫玉若那羞紅著臉,有些發獃的樣子,秦寧就是一愣,心想開開玩笑可以,這女孩子怎麼了?難道真有意嫁給自己?

這事說說可以,秦寧自己都沒有想好,忙說道:「這次擊殺了曹永善之後,我秦軍又豎一大敵,西皇子的軍隊隨時都可能前來攻擊我軍,另外,黑水國的軍隊正在集結,一場場的大戰即將展開,我秦軍真是前途未卜啊!」

聽到說起了正事,這也正是溫玉若前來的一個主要目的,那神情一整時,整個人已是變了一個人似的,那身上就透著一種精明的樣子,看向秦寧道:「將軍,今天玉若是前來跟將軍做一個生意的,不知將軍願不願意做這個生意?」

「玉若請講。」

秦寧一看果然是有事要做,也顯得認真起來。

溫玉若道:「此次由玉若向將軍提供一些各方面的情報,希望的是將軍下一步能夠更多的給予溫家以方便,不知將軍能否答應?」

「到時得看是什麼樣的事情!」

秦寧並不會一概的同意,很是認真地說道。

「當然是不損將軍利益的事情,到時將軍可以判斷後再答應。」

向著溫玉若再看看,秦寧有些明白了,這溫家的人可以說是在進行長線的投資,只是告訴自己一些情報而已,並沒有多的幫助,以後如果自己敗了,那就等於他們什麼也沒做,並不損失什麼利益,但是,假如自己勝了,對於他們來說,那就是天大的好處了,對於他們這個從商的家族來說,利益太豐厚了。

拿自己來賭啊!

自己反正一窮二白的,一戰之後到底是什麼情況也不知道,所以,這事對自己來說並不算是一件壞事。

「行!」

秦寧判斷了一下之後,立即答應了。

溫玉若笑了笑,很是直接道:「其實,這也是玉若自己的想法,玉若看好將軍,可惜的是我溫家的大多數人並不看好將軍!」

說完這句話,雙眼看向秦寧,那臉上卻是一笑兩個小酒窩,更加的動人起來。

這女孩子真是不錯,很直接!

笑了笑,秦寧道:「這天下的人並沒有幾個認為我秦寧能做出什麼大事,也沒有多少人認為秦軍能夠再打一場大仗,這事我明白。」

同樣也是直言,秦寧並沒有隱藏什麼。

向著秦寧看去,溫玉若道:「將軍一直都是那麼的有信心,一直都是那麼的讓人心動!」

「將軍,此次對你,對秦軍來說都是一場真正的考驗!」

溫玉若很是認真地看向秦寧,說出來的話非常的凝重。

秦寧點了點頭道:「我就知道玉若必有一些情報,還請告知!」 向秦寧看去,看到的是秦寧顯得很是淡定的樣子時,溫玉若多少有些失神,她完全不明白秦寧在這個時候因何還那麼的淡定。

這真是一個讓人難解的男人!

想到這裡,溫玉若就有些發愣。

如果真的成了這男人的女人,這也是一個很好的結局吧!

很快,溫玉若拋開了頭腦中的想法,溫柔一笑,看向秦寧道:「此次黑水軍來勢洶洶,對秦軍是一次考驗!」

秦寧心中是明白的,藍星國現在四分五裂,各皇子軍割據一方,雖然也擋住了一些外族的進攻,但是,總體上是節節敗退的情況,現在自己面對的就是一個強大的黑水國,這的確對於自己就是一次嚴峻的考驗。

「這事我明白,還請告知各方情況。」

秦寧也真是沒辦法,秦軍的根基太淺了,現在的情報都得從各方獲取,要想讓自己的情報系統完全建立起來,這事是需要時間。

溫玉若微微點頭道:「我們家族是商業世家,我們的商隊遍及各地,到也能夠獲得一些情報,算是我們的投資吧!」

說這話時,臉上露出的笑容讓人再次心動。

「此情秦寧記下了!」

秦寧也顯得認真。

「將軍可能不知道藍星國現在的局勢吧?」

「的確不知。」

藍星帝國太大了,大得從東到西都得使用數次的遠距離傳送陣傳送才能夠到達,秦寧根本就不知道各地的情況。

「現在的藍星帝國四分五裂,陛下駕崩時,太子剛好被廢不久,駕崩得又是那麼的快,一時之間整個的帝國就亂了,各皇子互相不服,皇城的四皇子趁勢而起,已經稱帝。但是,其他的皇子並不服氣,於是,各據一方稱王。雖然稱王,卻是不服從四皇子這個皇帝的領導,四皇子也只是佔據了中部的一些地方,各地全是皇子大軍把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