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我相中了她。」白孟良見狀,便堅持的說道。

「你外祖母不喜她,不認她,你這又要把人納回來,我怕你外祖母不答應。」金媚娘說道。

「外祖母最疼的就是我,我能說服她。」白孟良篤定的說道。

「那我就去幫你說說?」金媚娘無奈的說道。

白孟良一想到金梨表妹以後會是他的人,內心就一陣火熱。

金媚娘答應了白孟良之後,把這件事也放在了心上。

找了個機會,把金玉娘喊道了府上。

「我今天找你來是有事要跟你商量。」金媚娘讓侍候的人把糕點和茶水都擺出來。

「什麼事情?別又是母親找你來當說客的。」金玉娘抿了一口茶水,發現金媚娘這次給她泡的是極品大紅袍。

這就蹊蹺了,這種茶不說一兩千金,也是極為名貴的,金媚娘這兒也不多,平時都是白縣令過來的時候才會拿出來泡茶。

「孟良看上你過繼的那個女兒了。」金媚娘笑道。

金玉娘臉上的笑容淡了下去,「他看上也沒有用,姐夫不會讓他娶的。」

金媚娘心中有些不滿,面上卻不顯露,「玉娘,你也知道孟良這孩子本身不管是讀書還是其他,能力都不差。」

金玉娘也點頭,「對,孟良本身十分優秀。」

「所以金梨跟着孟良不會差的。」金媚娘笑道。

「姐,這事我們說的不算。」金玉娘搖頭說道。

「怎麼就不算?只要你答應,我們也阿英,這事情就能定下來,等將來孟良娶妻之後,就能接金梨進門。」金媚娘信誓旦旦的說道。 《愛有來生》有了一個不錯的結局之後,菲姐也徹底放下心來,開始進入安心養胎狀態中。

養胎地址最終選擇了悉·尼,畢竟接下來一段時間林東峻要不斷來這邊製作後期,也可以和菲姐時長見面。

五月下旬,林東峻開始多次出現在校園裡,有時候和大美媛一起,有時候一個人。

是的,來到了畢業季,林東峻也開始處理學校里的相關事宜,當然,少不了的還有南加大那邊的一些課程問題。

「哎,峻哥哥,這邊!」林東峻聽到喊叫,回頭一看,可不是劉雨菲遠遠在招手么。

走進一看,林東峻樂了起來,「哎,茜茜,怎麼一段時間不見,你這變化不小啊!」

「什麼嘛,峻哥哥你說什麼呢?」小姑娘有點疑惑。

林東峻上前,雙手輕輕捏了捏茜茜的臉蛋,「都變成包子了還不知道嘛!」

咦,手感不錯哎!

「哼,不理你了,就知道取笑我!」包子同學很傲嬌的揚了揚頭,不過小眼睛一直偷偷瞧著林東峻。

「好了,不要生氣了,你這樣倒是越來越可愛了,哈哈……」

林東峻又安慰了下小姑娘,然後道:「走吧,帶你看看未來你要待的校園,順便幫你介紹你為師兄師姐認識認識……」

「嗯,」小姑娘甜甜一笑,轉眼有有點愁眉苦臉,「可惜峻哥哥你要畢業了……」

「這有什麼,我隨時可以來學校看你啊。還有,記得學校里和同學好好相處,大學生活也是人生中很不錯的經歷……」

「嗯,我知道啦!」

接下來校園裡很快大家就發現了林東峻這個即將畢業的名人帶著一個自稱是林東峻小妹妹的漂亮姑娘不時和眾人交談。

剛走過一個小花園,林東峻就看到前方一個老熟人拿著坤包不知道在等誰還是幹嘛。

林東峻帶著茜茜走近,打了聲招呼:「董漩,你這幹嘛呢?」

「哎,峻哥,你也溜達呢!」董漩微微一笑,很快發現了林東峻後面的跟屁蟲,問道:「這是誰家的小姑娘,長得這麼可愛?」

「來,幫你們介紹一下,」林東峻把茜茜拉過來,「這是董漩,00級表本班的師姐,劉雨菲,我們家小妹妹,小名茜茜,九月份入學,和你一樣,表本班的……」

「董師姐好!」茜茜脆生生打了個招呼。

「哎,你好!」董漩又看了林東峻一眼,「你倒是眼光不錯!」

咦,這話怎麼聽著不對勁呢?

「怎麼,你要出門?」林東峻問道。

「是啊,接了個廣告,等同學一起出去。」

「哦,這樣啊。」林東峻摸了摸下巴,「你今年下半年有時間嗎?」

「啊,峻哥你要找我拍戲?」這姑娘突然高興起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林東峻。

「是有個角色挺適合你的,武俠劇,你要是不怕辛苦可以試試,這部劇有些鏡頭在沙漠里拍……」

「嗯,不辛苦,不辛苦。」董漩連連點頭,「謝謝峻哥!」

「這麼客氣幹嘛,我很看好你的,」林東峻笑了笑道,「我和你說下,這部劇是新世界和一家新成立的影視公司合拍的武俠劇,和金古的武俠劇還不太一樣,主打青春偶像類型的,男主角已經定了小明,到時候你們好好聯絡一下……」

「嗯,我知道啦!」聽到是小明哥做男主,這姑娘更加高興了。黃小明剛剛熱播的《男才女貌》還沒過去,現在可是炙手可熱呢,能和小明哥一起合作,對她當然是很不錯的啦。

林東峻說的就是那部《雪花女神龍》了,這部電視劇也是董漩前世的成名作,不過林東峻這版從去年找人寫劇本開始,對主角人設什麼的做了不小的改動。

這部電視劇和金古等武俠改編劇不同的是,這劇主打的青春偶像,目標人群也是青少年,所以對男女主角來說,顏值是個大問題。

青春偶像這類劇,不管是現代劇還是古裝劇,最重要的依然是男女主等主要角色的顏值要在線,服化道、故事不要太爛,小火絕對沒問題,畢竟受眾在那裡。

所以,和原版長相比較粗狂的司馬長風相比,這版修改後男主當然是個年輕靚仔嘍。

原版喬征宇能以男二吸粉無數,顏值可是最大的優勢哦。所以,這部武俠劇做了修改之後,男女主以及男二顏值都必須在線,這才是偶像劇嘛。

按照新世界一貫的操作思路,男女主當然是優先選擇自家旗下的藝人了,不過女主角林東峻對董漩印象深刻,當然還是留給她了。

男主角嘛,陳昆今年沒有演電視劇的打算,段奕紅7月要和小明哥一起拍《悲傷戀歌》,完了之後還接了一部央視的大戲《記憶的證明》,嗯,男主角,導演就是《牽手》的導演楊陽,也沒時間。

鄧朝今年《少年天子》之後還有《倚天屠龍記》這部大投資武俠劇,所以不可能再給他安排了,最後考慮了下小明哥倒是非常適合的男主角。

小明哥目前嘛演技還是在線的,顏值也很能打,等下半年《大漢天子1》播出,今年的勢頭絕對是非常猛的,最當紅的男明星之一。

還有,鑒於前世小明哥出演《神鵰俠侶》的騷操作,這次林東峻也沒準備讓他演這個角色,那麼現在讓小明哥演一部青春偶像武俠劇過過癮就得了。

忘了說了,這部武俠劇是新世界和李文超今年新成立的星耀影視合作的一部劇。去年哥幾個大賺之後,李文超也在開始大撒錢,胡亂投資,比如成立了一家模特公司,今年在找林東峻后也成立了一家星耀影視,準備涉足電視劇。

最後林東峻也拿出了這部劇,算是給星耀來個開門紅,當然他也有一些其他打算,畢竟他知道業內不少將來會火的項目,和星耀一起合作開發也可以加大自己的影響力嘛,當然另一方面,偶爾打打野食也挺好的。

給星耀的項目,當然和新世界是沒法的,畢竟,新世界精品劇集的名聲可不能毀了,那麼一些不是特別優秀的劇集找人合作也在情理之中了。

這事安排妥當之後,董漩興高采烈和朋友拍廣告去了,林東峻帶著茜茜繼續閑逛,又碰到了不少熟人,比如01級的黃聖衣,葛妹妹王洛丹等人。

00級表本班最靚的要數剛剛過去的漩美人了,01級嘛,當然是黃聖衣了,既有幾分清純,又帶著點英氣以及嫵媚,絕對很吸引人的。

不過這姑娘也是典型的高開低走,現在嘛,還沒有遇到楊先生,或許可以交流交流?

幾人交談一會之後,又各自忙去了,林東峻也托她們好好照看下茜茜,畢竟大一大二出早課什麼的,都基本在一起。

很快,畢業這一天終於到來,林東峻的四年本科生涯也要告一段落了。 許久,艾九昭像個長輩一樣輕叱了一句:「別胡鬧。」

瓊熒才出了正院,就被外面的寒霜籠罩,刺骨的風打在臉上,割肉般疼。

零零拿不准她的心思,心中忐忑。

它還是頭一回看見自家宿主徹底代入人設里。

有點嚇人……

她抬手按著心口,努力想要將原身的情感按回去,卻難以自制地心酸,渾身的神力就像是被什麼東西限制住,半點都用不出來。

她思量再三,暫緩了強行突破這層限制的心思,緩步穿過抄手游廊,入了西跨院回到屋中給柳黎打了個電話。

那批貨進港比預想中慢了將近一個小時,等到處理妥當的時候,眾人已經能隱隱地聽見城中雞鳴。

好在沒什麼差錯,瓊熒坐在輪椅上,半個身子都陷在素白色的風氅里。

她眺望著一望無際的海岸,心中孤寂。

安排完手下人的柳黎一回身,看見的便是這樣的美景,心裡納悶。

可是發生了什麼?白姐之前不是說不來么?

他還沒來得及上前,另一個影子卻從公路上走來。

「白姐辛苦,受著傷也不能停歇。」司少帥笑道,軍靴踩在沙子里咯吱作響。

他規規矩矩地穿著軍裝,肩上披著鐵灰色的風氅,身上沒什麼旁的裝飾。

瓊熒意外地看著來人,客氣地起身頷首:「少帥。」

她的目光裝作不經意的模樣,掠過停靠在筆直的公路線上的唯一一輛汽車,當即放鬆不少。

——看來司少帥不是為了貨來的。

「你坐。」司少帥指了指輪椅。

瓊熒摸不准他的來意,含笑坐下,沒有先開口。

「路過,見你一人在這邊坐著,過來看看。」司少帥盯著她,目光中帶著分熱意。

「您這話可叫小女子受寵若驚。」瓊熒臉上掛著禮貌疏離的假笑。

這個瞬間,司少帥很想把她拖到軍政監獄里,割下她這張美艷的麵皮做成獨屬他一人的藏品。

瓊熒默默地伸手搓了搓胳膊,試圖泛起的雞皮疙瘩給按回去。

「有的話,今日當著艾九爺的面不方便說。你一直避著我,我也沒機會說。」司少帥斟酌了下,才問:「你需要一段婚姻擺脫青幫,何必痴纏我那廢物一樣的二弟?」

瓊熒微訝,心中迷茫。

——這才是原身真正的想法嗎?

「你要借軍政府的勢洗白自己,我不可以嗎?」司少帥問。

瓊熒只覺著毛骨悚然,覺得自己成了案板上的肉,誰都想沾點葷腥。

「你會願意娶我嗎?」瓊熒問。

「我不想。」司少帥說的坦然:「我對你的感情沒有到這一步,況且你離了青幫,勢力上便不能幫襯我。」

「但我可以保證,后宅里除了聯姻的妻子,便只會有你一人。」司少帥說:「你若是有那個本事,後院里無人可蓋過你。」

平妻!

瓊熒心中有股詭異地寒涼,她十分理智地分析著司少帥的話,而後堅定地搖頭。

「我不願做妾。」瓊熒仰起頭,對著這個人微笑:「我的父親為了不把我交出去為妾,賠上了白家滿門的性命,我不能做妾!」

「少帥,您的好意我心領了。」瓊熒客氣地說,彷彿他們方才說的只是一樁普通的生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