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會在這裡?這不是拜你所賜么?我的一生,已經毀在了你的手中,你讓我成為了一個復仇者,讓我的人生,沉浸在仇恨當中,沒有當時的你,就沒有現在的我。」白月冰冷的語氣,述說著,雙眼之中的仇恨,一直都沒有淡過。

「你不應該在這裡,我們之間的事情,我已經和你說的很清楚了,我該做的,也都做了,你為什麼就還不能放下那件事情呢?」葉恆苦澀的說道,白月一次次的和自己糾纏不清,不殺自己,誓不罷休,這讓葉恆感到非常的苦惱,想要將白月斬殺了,可是葉恆卻有下不了手,畢竟葉恆心裡有愧。

「我本就應該在這裡,我和你的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就結束,我說了,不殺了你,我此生有憾。不殺你,我的修道之路,無法在前進,你成為的我內心的牽絆。所以,你必須死,而且還要我親手殺死你。」白月沖著葉恆幾乎是嘶吼道,激動的情緒已經壓抑不住了。

「白月,你怎麼就不明白呢?」葉恆很無奈,對於一個無法開通的女人。葉恆真的沒有辦法,而且也不能採用極端的手段,這是葉恆做人的原則。

「我明白,我很明白,我和你之間的事情我也說的夠明白,我告訴你,要不是元皓,恐怕我在吟靜寺頂峰摔下去的那一刻,我就已經死了。」白月的事情,葉恆已經沒有辦法用語言來解決清楚的了。

「沒錯。是我,不知道是機緣還是巧合,那一天,我去了仙墳大陸,路過那個什麼吟靜寺,剛剛見到白月從上面落下來。我就救下了她,我本來是一個冷酷的人,在這界外星空生活多年,早就見慣了生死,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卻救了白月,甚至還想要幫助白月。」元皓見到葉恆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不由得說道。

「所以,你幫她提升了修為,讓她來找我報仇。卻不想,我的實力已經超出了那時候你的預料,白月失敗了,後來我來到了界外星空,就業帶著白月回到了這裡。而且還一直都在關注著我,我說的對么?」葉恆淡然的說道,這一切,在葉恆的心裏面已經有了一個大概。

「你的確是很聰明,你猜的一點都沒有錯,白月一直都想到親手殺了你,這也是我為什麼沒有動手將你解決了的原因,在上次和你交手,我能夠感覺到你的實力比以前又有的很大的進步,但是現在的白月,不見得會比你弱。」元皓盯著葉恆,臉上很平靜,但是在他的心裏面,早已經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你精心的策劃這一切,為的就是讓白月親手將我斬殺么?白月的力量,是你強行提升上去的,那樣對她沒有好處。」葉恆隨時保持著警惕之心,戰鬥很有可能就會在下一刻發生。

「對,但是你不要誤會了,我並不僅僅是在幫白月,也是在幫自己,我和白月屬於合作的關係,白月要你死,而我也不想讓你活下去。」元皓冷酷的說道,殺氣瞬間迸發而出,卻沒有動手。

「我想,我和你之間,並沒有什麼恩怨,這一點,你早就明確了,不是么?」葉恆心裏面不停的冒著冷汗,被這麼一個超級強者惦記著,真的是不能安穩的睡個好覺了。

「是,我們之間是沒有,但是我的燕小天之間有恩怨,他想要的東西,我都會毀滅,燕小天想得到你的仙魔同體,所以,我不能讓他得到,你也就只有死去了,我知道,他將曾夢琪和童童都帶走,就是想要讓你去星聯找他,而且他很聰明,比你還聰明,知道你不會就這麼去送死,所以他會想辦法在這期間真正的激活你體內的血脈,從而達到極致,最後完成他的巨大陰謀。」元皓提到燕小天,竟然沒有像其他人那般顯得那麼的恐懼,反而是充滿了殺機。

「燕小天,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人?」葉恆突然對這個燕小天越來越好奇了,從各種事情上面表明,似乎這個燕小天並不是什麼善類,至少葉恆現在是這麼覺的。

「什麼樣的人已經不重要了,但是我覺得有必要告訴你一下,燕小天他有一個天大的陰謀,所有人都位置驚狂的計劃,我想,你很清楚遠古仙魔大戰的事情,因為女媧天石所爆發的一場毀滅性的戰鬥,導致了現在這樣的現狀,人族戰者僅剩下白髮,魔族戰者不死人魔,天食鬼,不過天食鬼已經被你殺了,這一點我倒是很意外,仙族戰者,我至今沒有發現有,當然,我說這些,你都知道,也並不是事情的重點。」元皓說道這裡,已經來了興趣。

「說重點。」葉恆開始那樣的性格,說話說重點,那些廢話,葉恆不想聽,就算是對方是比自己強大很多級別的強者。

「你到還是個急性子,反正我已經不打算讓你從這個門出去了,索性告訴你也無妨。」元皓看了看白月,並沒有覺得不快,才有繼續說道:「始魂,我想這個名詞你並不陌生,在你身上就有兩種始魂的力量,這樣的情況,真是的難得一見的,而始魂的強大,就不需要的在多說了吧,只不過葉恆,你知道最強的始魂,是什麼么?」

「我只知道吞噬能力始魂是非常強大的,其能力遠遠的在其他始魂之上,因為它的能力,能夠真正的吞噬一切,無所不能,但是卻又有傳言,女媧天石,才是最強的始魂,不然仙魔兩族也不會削尖了腦袋去搶奪它,只可惜呀,女媧天石至今還沒有下落。」葉恆鄭重的說道,不明白元皓說這些,是為了什麼。

「你說的很對,但是你卻漏了一點,也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一點,最強的始魂,並不是女媧天石,而是仙界之魂,知道什麼是仙界之魂么?那就是將整個仙界為媒介,將其煉化,讓整個仙界成為一枚最強大的始魂。」元皓說道這裡,雙眼之中泛起了一大片的炙熱,之前的那殺氣,也被全部給掩蓋了下去。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葉恆有些愣住了,元皓給自己的所說的信息量實在是太大了,一時之間,葉恆還是難以理解過來的。

「你可以將整個殘仙界,也就是仙墳大陸看成是一枚碩大的始魂果子,燕小天想要做的,就是將這枚是始魂據為己有,並且將其吞噬,成為超越盤古大帝的存在。」

「那麼他需要的條件裡面有我?」葉恆猜測道。

「沒錯,就有你,不,應該是說就有你的仙魔同體,如果我現在告訴你,在你身上發生的一切,都是燕小天精心策劃的,你會相信么?我想,你會感到無比的震驚吧?」 「果然,仙魔同體是這件事情的關鍵,這些事情,其實我的心裡模糊的有個大概,感覺那裡不對,但是卻沒有辦法得知其中的秘密,看來,只有你能夠告訴我這些事情了。」葉恆看著位置上的元皓,葉恆覺得,這一趟並沒有白來,只要將所有的事情弄清楚了,葉恆也就沒有遺憾了。

「不僅僅仙魔同體是個關鍵,每一件事情都是個關鍵,都是燕小天計劃好的,而且,他的計劃,還是精密到每一個人的心理上去了,這事情,就得從你十八歲生日的那天說起了。」元皓說道這裡,嘴角微微的揚起了一條幅度。

「十八歲,那時候,我在地球呀,難道說,我來到仙墳大陸,是燕小天搞的鬼?」 惹火小秘書:權少的契約新娘 ,難道自己來到仙墳大陸,不是天註定,而是人為的么?

「沒錯,你知道那條金色的小龍是什麼么?那可是天蟲,世上唯一的一隻,在咬下你一口,激活了你體內的仙族血脈之後,便是死去了,一開始,他咬到了其他的人,這並沒有關係,天蟲只有咬到了仙族血脈的人,才會將其激活,而後死去,那天蟲,是燕小天放的,接著,燕小天在確定了你身上的仙族血脈被激活之後,便是使用大傳送術將你弄到了仙墳大陸的絕島。」元皓開始了故事的講述,葉恆則是很認真的聽著。

一旁的白月也沒有出聲,很沉默,聽著元皓繼續講下去。那風語更是像一個聽眾,竟然坐在了角落,靠著背靜靜的聆聽。

「這麼說的話,燕小天知道自己的父親是燕言天咯?」葉恆聽到這裡。既然燕小天一直都在關注著自己,那麼燕言天的死,他應該在也關注著。

「哈哈,開玩笑,事實並不是,燕言天。好一個燕言天,我告訴你吧葉恆,燕言天就是燕小天,燕小天就是燕言天,所有的事情,都是燕小天安排的,什麼燕言天,根本就不存在,他這麼做,只是給你心裏面一個牽絆而已。始魂訣,我想你也很熟悉吧,這並不是你的意外收穫,也是燕小天故意留給你的,為他在你體內留下多個始魂的力量。」元皓的話再一次的讓葉恆震驚。

「呵呵,原來如此。我還以為,始魂訣只是我一個人發現的一個功法,沒有想到,卻是那燕小天施捨的。」葉恆心裏面很是無奈,自己的一切,竟然全都是他人安排好的,自己的路,也是為他人走下去的。

「知道為什麼么?因為你體內的始魂越多,他就能夠吞噬的越多,不瞞你說吧。燕小天的始魂,是吞噬能力始魂,他能夠將你的力量據為己有,始魂訣,使用起來是有後遺症的。後期他會讓你的靈魂分化,形成雙重人格,所以,通過你們,他可以得到更多的力量,當然,這只是順便,我們回到主題上。」

「扮作燕言天死去,在你心裏面留下牽絆,安排你進入吟靜寺,而後,燕小天找到了魔人天食鬼,告訴他,只要吞噬了你,就能夠稱霸這個時間,天食鬼自然就動心了,當然,其中還有什麼條件和利益,我就不得而知了,說起來,天食鬼也不過是燕小天的一顆棋子罷了,他只是借著天使魔的魔族血脈,讓你擁有仙魔同體而已。」

「他怎麼知道我不會死在天食鬼的手中?」葉恆不解的問道,這樣的事情,可是誰都沒有辦法控制的呀。


「你死不死,都沒有關係,因為你已經修鍊了始魂訣,你的靈魂已經有了一絲分支,那樣的話,天食鬼沒有辦法將你完全的吞噬,如果這樣的事情發生了,那麼燕小天就會親自動手,解決了天食鬼,將裡面的仙魔之力給取出來,給其找一個合適的宿主,繼續他的計劃。」元皓不緊不慢的說道,很有耐心。

「後來呢?難道說,真的是所有事情,都是燕小天在推動么?」葉恆就不相信了,燕小天有著控制整個世界的能力。

「後來呀,後來的事情,就不需要他來安排的,順其自然,回到界外星空,等待你的到來,果然不出他的意料,你來了,而且速度還很快,故此,事情就到了現在這個樣子了。」元皓聳聳肩,說道。

「那燕小天的最終目的是什麼?」葉恆到現在還是有些不太明白。

「我說過了,仙界之魂,最強大的始魂,要擁有仙界之魂,那麼就要以你的仙魔之體開啟煉化大陣,利用曾夢琪的預知能力預知星空異象出現的時刻,利用童童的剛性之體打開時間的枷鎖。」

「他憑什麼?」


「就憑他這些年,在仙墳大陸鋪下的大陣,你每次見到無首銅像,是不是都很好奇,其實,那就是燕小天所布置的,只要將無首銅像都連接起來,那麼,煉化大陣的紋絡就出來了,以你的仙魔之血激活即可,等到那個時候,他便可以煉化整個殘仙界,所有的人,都要死在裡面,包括你的那些紅顏知己和兄弟,當時我去仙墳大陸的時候,也就是想摧毀所有的無首銅像,可惜太多了,根本就沒有辦法全部摧毀的。」元皓說道這裡,語氣已經變得無比的沉重起來。

「我明白了,不過我很想知道,你為什麼要阻止燕小天?男人的野心么?」

「不,燕小天和我是勁敵,一直都是,從我們認識,到我們成為兄弟,再到現在的生死仇敵,只要燕小天成功了,那麼我就必然會成為失敗的那一個,我不想成為失敗者。」元皓的雙眸之中已經有著一股熱血在閃爍不定,誰都想成為一個強者,而不是失敗者。

「所以,你覺得殺了我,事情就能夠解決了,是么?」元皓就是這麼想的,但是葉恆卻不這麼想,從剛剛元皓的述說之中,葉恆已經明白了燕小天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葉恆死去,絕對對對他的計劃沒有本質的影響。

也許,葉恆死了,他的計劃會延後,但是就像之前說的那般,葉恆已經修鍊了始魂訣了,而且也吞噬了兩枚噬魂了,身體之中看定會出現兩道靈魂,就算死了,那仙魔血脈也不會就此滅絕的。



「不能,所以我要將你的仙魔血脈給封殺了,要是讓燕小天得到,我就真的輸了。」元皓說道了這裡,已經站起了身子,手中的一把狂刀握在了手中,閃爍鮮紅的光芒,宛如飲血的大刀,此刻是饑渴難耐,需要鮮血的滋潤。

「我的命運是由我自己來決定的,不管是燕小天還是你,都不能決定我生死,所以,要戰便戰,我不會那麼容易屈服的。」葉恆說著,巫妖也祭出來了,僅僅的握在手中,準備戰鬥。

「那可由不得你了,不過在這之前,你和白月之間的事情得先解決了再說。」元皓看看身邊一直都沒有作聲的白月,說道。

「元皓,謝謝你給了我這麼一個機會,不管能否殺死他,我都很感謝你。」白月感慨的說道,當他知道了葉恆的所有事情的時候,心裏面對葉恆的仇恨已經降低了很多,甚至都有不再和葉恆為敵的想法,但是白月的內心告訴自己,她不能,她必須要完成這件事情,否則道心不前,修為永遠都無法突破的。

白月凝視著葉恆,壓抑很久的怒火和殺氣終於是爆發了出來,身後的長裙飄飄,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而葉恆也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此刻,白月已經祭出了一把紫色的長劍,和葉恆四目相對,眸子之中的憤怒從來就沒有減緩下去過,白月貝齒緊緊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心裏面終於是下定了決心,這是她和葉恆的最後一站了,不管結果怎麼樣,白月心裏面的心結,都會因此而打開的。

「白月,我說過,下一次見面,我就不會手下留情了,所以,這一次,我會盡全力戰鬥,如果你死在了我的手中,希望你不要怪我。」葉恆雖然這樣說著,但是心裏面壓力卻很大,因為在一旁,還有一個超級大能,元皓在看著,一直都在幫助白月的元皓,葉恆相信,在關鍵時刻,元皓還是會選擇幫助白月的。

「我知道,所以這一次,我會比之前更加的拚命,生死聽天吧。」白月話落,再也沒有辦法忍受下去了,手中紫色的長劍錚錚作響,發出戰鬥的鳴聲,其上紫色的神茫大盛,將白月籠罩在其中,形成一個月亮的模樣,在半空之中顯化而出。

婚後鬥愛:腹黑嬌妻狠狠愛 ,而是將風語給叫了過去,似乎在商討,不,是在命令風語什麼,遠處的葉恆,卻也能夠見到風語的臉上,已經出現了一絲絲的苦澀。

「嗡…」

白月的紫色長劍劍鳴不斷,整個人的氣勢迅速的攀升,原本修為只有遁空大境界的白月,現在已經達到了漫魂神魂巔峰的境界,實力相差甚遠,跳躍太大了。

葉恆知道。白月的修為肯定是元皓幫助她提升上來的,不過這樣的方法,在同等級之中,白月戰鬥起來。可能是會落入下風的,而且失去了原有的戰鬥經驗,對上戰鬥經驗豐富的敵人,也是很吃虧的。

儼然之間,葉恆手中的巫妖白光閃爍,一顆顆璀璨的星光浮現在了虛空之中。纏繞在葉恆的周圍,白月襲來,手中的紫色長劍猛力的擊出,劍尖落在了那虛空之內,一道磅礴的氣息頓時就狂涌而來。

只見,白月劍下,虛空破碎,深邃的黑淵展露而出,狂風大起,一尊尊的遠古凶龍顯化而出。咆哮連連,動蕩著這座殿宇,龍吟震九天,葉恆的耳鼓簡直就要破碎開來,若不是有魂氣護體,葉恆恐怕已經七竅流血了。

葉恆不甘示弱。白刃風暴施展而出,一道道的白刃在這片空間之中閃爍不定,擊在那把遠古凶龍之上,鋒利的白刃瞬間就將其給斬成了兩段,消失在虛空之中。

葉恆雖然對白月的力量並沒有放在心上,但是白月確實佔據了天時地利人和,葉恆的處境真的很危險,不說那元皓在一旁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光是那元皓對自己的了解,就是很可怕的。白月和元皓在一起這麼久的事情,那麼白月對自己的所有招式,都是了如指掌的。

出神之間,白月已經殺到了葉恆的跟前,還沒有等葉恆反應過來。白月的紫色長劍劍尖就已經落下,在葉恆的前方,一片虛空破碎開來,葉恆早已經看穿了這招式,風屬性的力量直接就是狂涌而出,帶著白刃風暴,落入了虛空之內,還沒有等那遠古凶龍遊盪而出,便是被葉恆扼殺在了搖籃之中了。

與此同時,葉恆的身體瞬間一閃,消失在了原地,白月臉色一變,只感覺到一個充滿了殺意的劍氣飛射而來,白月連忙祭出紫色長劍格擋,確實聽到鏘的一聲,白月的身體已經橫飛而出,紫色的長劍也落在了地上,斷成了兩截。

「我說過,強行提升上來的修為,不是真正的力量,在同等級之內,你沒有別人強大。」葉恆的身影在白月的跟前緩緩的顯化了出來,看著嘴角已經流溢出鮮血的白月,感慨的說道。

葉恆沒有想到,白月的實力還是那麼弱,或者是說,自己的力量有變得比以前更加的強大了,不管什麼時候,白月都不是葉恆的對手,至少葉恆是這樣認為的,畢竟現在倒在地上的人,是白月。

「哈哈,你真的覺得,我那麼弱小么?不要以為只有你有始魂的能力,現在的我,也有。」白月說罷,瞬間坐起了身子,雙手迅速的結印,而後那雙昝白的手,緊緊的貼在了地面之上。

「大地回春。」

白月大喝,只見葉恆的周圍,地面迅速的冒出了數根石柱,形成一直碩大的手臂,朝著正中央的葉恆抓來,氣勢洶洶,各自帶著毀滅的破壞力,宛如神魔之手,擁有著毀滅一切的力量。

葉恆沒有絲毫的猶豫,絕對屏障擴展開來,將自己保護在其中,石手落在絕對屏障之上,皆是發出了錚錚的碰撞聲響,不過葉恆很奇怪,在這殿宇之中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為何那殿宇安然無損?知道剛剛葉恆才發現,自己所戰鬥的地方,竟然…是領域,那元皓的領域。

「葉恆,這個世間,不只是你有始魂的力量,現在的我,也有了,而且我的始魂,還是排行榜上,排行第八的土屬性始魂,和你的風屬性只是一名之差,總得來說,我的能力,已經沒有你想象之中的那麼弱小了。」白月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葉恆的跟前,似乎一點都不怕葉恆突然的對其展開攻擊。

「土屬性始魂么?看來,你真的準備的很充足。」說道這裡,葉恆又一次的用餘光看了一眼遠處的元皓,出了施展了他的領域之外,並沒有過多的在意這邊的戰鬥,這是不屑,還是無所謂?

「為了能夠殺你,我犧牲的太多了,我的家族,我的家鄉,我一直都在忍耐,在尋找打敗你的方法,我得到了土屬性能力的始魂,排行第八,就算排在你風屬性始魂的後面,也不見得我的土屬性就比你的風屬性要差的,自然的力量,不僅僅是依靠一個排名來決定強弱的。」白月冷冷的說道,那地面上湧出的石手已經將葉恆的身軀,連帶絕對屏障給禁錮在了其中,葉恆難以動彈。

「大自然的力量,也有強弱之分,既然有人將風屬性排在了土屬性的前面,那就一定有它的道理,大地,一望無際,但是,風,無處不在。」葉恆說著,身體在那絕對屏障之中,竟然開始風化,而後消失在了其中。

白月一愣,她明明能夠感覺到那絕對屏障裡面的就是葉恆的本尊,絕對不會是分身的,但是眼前的一幕,白月也沒有辦法解釋,而這個時候不容白月多想,葉恆的身體已經出現在了白月的跟前,但是這還沒有結束,在白月的另一邊,又是一個葉恆呈現而出,不僅僅如此,一個個的葉恆全都開始在半空之中顯化,每一個都充滿了屬於本尊的氣息,讓白月沒有辦法辨別真偽。

「你錯了,大地的力量,才是真正的世間霸主。」白月嬌喝一聲,那數只碩大的石手撤去,相互融合在了一起,竟然形成了更大的一隻大手,握緊的拳頭,朝著所有的葉恆身軀猛砸而來。

葉恆當然不會就這樣的坐以待斃,每一個分身的軀體之上,白色的微光閃爍而出,屬於風屬性的力量快速的凝聚,周圍頓時就湧起了狂風,狂暴的力量開始在葉恆的周身纏繞。

凝然之間,一隻由狂風形成的碩大巨拳凝結而成,在葉恆所在之中顯化,強大的力量,帶著狂暴的氣息,將這片空間給震懾開來,那元皓的領域竟然也在這個時候出現了一絲異常的波動。 場中,兩個碩大的拳頭相互對峙,白月的石拳和葉恆的風拳,石拳襲來,葉恆以風拳對上,兩者速度飛快,瞬間就擊在了一起。

「轟隆隆…」

只見,兩者相互撞擊在一起,在兩個拳頭的臨界點,一道耀眼的光亮猛然的閃爍而起,宛如那晌午的烈日,爆發出刺目的光芒,整個殿宇之中,頓時就沉浸在白芒之中。

葉恆絕對屏障支撐開來,白月臉色驟變,連忙的施展土屬性的力量,組成一道石牆,將自己的身軀保護在其中,璀璨耀眼的光芒閃爍之後,毀滅性的波紋,瞬間就跟著爆發開來,衝擊著這片領域,儼然之間,葉恆似乎看到了這片領域的上空,一道裂紋緩緩的出現,這片領域,宛如即將被破開來一般。

巨響聲傳出,死居城的上空都是響雷不斷,猶如晴天霹靂,刺激著所有人的耳鼓,趙炎幾人同時的看著那遠處的天空,臉上的表情顯得很沉重。

「看來葉恆的戰鬥已經開始了。」趙炎嘆了口氣,緩緩的說道。

「是呀,不過趙炎,你有沒有覺得,這死居城從剛剛開始,就感覺到有一絲不對勁呀,但是哪裡不對勁,我有說不出來的。」周恤點點頭,此刻他是皺起了眉頭,卻不是因為葉恆的事情。

「你這麼一說,我也感覺到了,是有些不對勁,這死居城之內的修士,似乎在一下子之間,就少了很多。本來大街上是來來往往的,現在這麼看不到幾個人了?」趙炎也感覺到了這死居城之中的變化,卻是注意到了修士數量的急劇減少。

「我覺得,是有大事要發生了。我心裏面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我們去找葉恆吧,在這裡乾等下去,也不是辦法的。」很少說話的阿狸開口了,確實一語驚醒了夢中人。

趙炎和周恤同時點點頭,也許阿狸說的沒有錯。這死居城看來是有大事情要發生,那些修士的數量不是減少了,而是離開的離開了這裡,躲避的躲避去了,三人決定好了之後,便是朝著那巨響聲傳來的方向疾馳而去。

此時此刻,元皓的殿宇之中,那元皓施展出來的領域已經被剛才的轟擊砸出了一條裂縫,但是卻對其本質一點影響都沒有,領域還是領域。殿宇還是殿宇。

但是身處於其中的葉恆和白月就沒有那麼好過了,眼前的葉恆,身上是布滿了血絲,衣衫已經充滿了斑斑的血跡,葉恆身上大大小小的傷痕是不計其數,這都是自己風屬性的力量傷到的。

剛剛的那一個碰撞力量。並不是葉恆和白月能夠控制的住的,碰撞之後,所產生的狂暴力量,遇到東西,便會將其撕成碎片,若不是葉恆有絕對屏障在,恐怕現在的葉恆已經被斬成虛無了。


然而,領域之中的白月就沒有那麼好運了,尚未領悟到絕對防禦的白月,根本就沒有辦法抵抗那狂暴的力量。土屬性的能力,也就只能幫白月擋下一般的攻擊,身下的,全都落在了白月嬌小的身軀之上。

狂妻難馴:王妃,要休夫! ,所以。沒有領悟到絕對防禦,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然葉恆也不會說強行提上來的修為,力量根本就沒有辦法和同等級的修士相比擬的,現在,差距顯露出來了。

葉恆看著眼前的白月,心中不由的嘆了口氣,白月的身上幾乎沒有一處是完好的地方,鮮血已經將她的整個身軀浸泡,宛如是一個雪人一般,而且身體多處被狂暴的力量撕碎,殘破不堪,就連靈魂,也被削弱的大部分。

「白月,你這是何苦么?」葉恆有些不忍心了,在怎麼說,白月的面容也算的傷勢傾國傾城的,在男人的眼中,那可就是尤物,當初在仙墳大陸,吟靜寺的時候,追捧白月的人,可是多不勝數,只是沒有想到,白月會有這樣的一天。

「咳…我不後悔,葉恆,我殺不了你,那是我的問題,現在我依舊是失敗了,你現在要做的,咳…就是殺了我,否則,下一次的報復,將會更加的瘋狂,我說了,咳…我是為復仇而生。」白月到了現在,都還不肯屈服。

「白月,其實你可以有一個好的生活。」葉恆這個時候,還是下不去手,而且那元皓現在已經注視著葉恆這邊了,雙眼一直就沒有離開過葉恆的身上,所有的殺氣都鎖定了葉恆,葉恆相信,只要自己真的動手,那元皓就會在瞬間,將葉恆給抹殺了。

「咳咳,對,我的確是可以有,但是都被你給毀了,現在說這麼多,也沒有用的,殺了我,這是我最後的請求,讓我死在你的手裡,讓我的恨,永遠繼續下去。」白月幾乎是嘶吼道,若不是身受重傷,恐怕就逼著葉恆動手了。

這一刻,葉恆沉默了,他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麼,現在的葉恆在思考,接下來,自己要怎麼做,是殺,還是留?葉恆心裏面沒有個准。

而就在葉恆沉默的時候,那籠罩著整個殿宇的領域突然的消失了,元皓也緩緩的走了過來,注視著葉恆說道:「葉恆,事情已經結束了。」

在元皓看來,白月將所有的一切都壓在了這一場戰鬥上面,道心不前,那是因為心有牽絆,現在,白月和葉恆戰鬥,失敗的人就應該死去,如果葉恆不殺白月,白月的心結依舊解不開,她的修為,也不會有所前進。

之前也正是因為如此,被稱為天才之女的白月,修為卻是止步在了遁空這個大境界,故此,元皓才幫助了白月強行的將實力提升,讓他解除心中的牽絆,雖然元皓知道白月不會是葉恆的對手。

「對呀,已經結束了,但是白月的心,還沒有結束,我知道該怎麼做。」葉恆說著,握緊的手中的巫妖,緩緩的靠近白月。

一直都在作為圍觀者觀戰的風語心中一跳,難道葉恆真的打算將百葉u殺死么?要知道,白月的後面有著這超級大能元皓,葉恆這麼做,無疑就是自尋死路呀。

至於元皓,他沒有任何的動作,只是自己的氣息全都鎖定在了葉恆的身上,他相信葉恆不會做出不應該做的事情,就算葉恆真的要死了白月,那元皓也不會給葉恆那樣的機會的。

只見,葉恆走到白月的眼前,緩緩的蹲下身子,手中的巫妖舉起,並沒有一斬而落,而是交到了白月的手中,讓白月的手握住了巫妖,下一刻,出乎風語意料的事情出現了。

葉恆抓住了白月的手,巫妖朝著自己的胸膛猛地就是刺去,巫妖本來就是鋒利無比,削鐵如泥,巫妖在白月的手中,直接就給葉恆來了個透心涼,給貫穿了。

白月震驚了,他萬萬沒有想到,葉恆會這樣做,就算葉恆不殺自己,也不應該會讓自己殺死他呀,白月大驚失色,道:「葉,葉恆,你這是幹什麼?」

「了解你的心結,完結你的道心,兩年前,我對你做的事情,今天,我都還給你。」葉恆說著,將白月的手往自己身體這邊推,讓巫妖的刀身更加的傷害自己的身軀。

「噗。」

葉恆終究是忍不住一口鮮血噴出,將自己的衣襟染得通紅,生命氣息也在這一刻跟著快速的流失起來,元皓看著這一幕,心裏面對葉恆不由得產生出了一絲敬佩,能夠做到這個地步,已經完完全全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了,而此時此刻,葉恆和白月的心,似乎有什麼東西被化解開來了。 死居星球,死居城內,此刻已經是沒有了修士的出沒,大多數的修士都在這短短的時間裡銷聲匿跡了,唯有一些一直都保持著沉默的修士,靜靜的靠在了牆角,不做言語,看上去,就像是鎮定的強者,即使有危險即將到來,也是臨危不懼的。

這顆星球的天空之上,一片烏光已經在這裡悄然的泛起,緩緩的將這顆死居星球給籠罩,那特殊的傳送處也在這一刻閃爍出了異樣的光芒,裡面似乎有著數道人影閃爍而出,卻沒有人能夠看的清楚。

良久之後,那特殊傳送處內,終於是有著一道龐然大物的影子顯化了而出,體積超越了普通的山體,已經將那特殊傳送處的所有空間給佔據了,而片刻,其中的龐然大物行駛而出,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之上,發出了聲聲悶響。

「轟…」

龐然大物落下,在牆角倚靠著數名修士瞪大著眼睛,愣愣的看這眼前的一幕,大驚失色,道:「天啦,這竟然是航船,比大型航船還要大上幾分,難道…難道是星聯的超大型航船,天龍號么?」

「應該沒錯,那航船上面的標誌,沒有人敢冒充的,看來這死居城要發生天大的事情了,走吧,再不走,我們可能就要交代在這裡了。」幾名散修竊竊私語,轉身離開來這裡,但是還是有那麼幾個人留在這裡,準備看好戲的上演。

這時,在那被名為天龍號的超大型航船上,一道道身影疾馳而出。落在了地面之上,每一個人的身上,都充滿著恐怖的殺伐之氣,總共十數人。在他們之中,一個身穿長袍,袍子上面綉著一條真龍的男子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左右張望。

「很久沒有來這裡了,還是老樣子呀,元皓呀元皓。我早就算到你會這麼做了,只可惜,現在我來了,你的計劃,也就要擱淺了。」那個男子笑著說道,自言自語。

從外表上來看,這個男子的年齡不過是二十齣頭,但是實際年齡卻是幾百歲的老妖怪了,而且這個為首的男子身上,竟然發現不了一絲的魂氣波動。好像他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罷了。

「燕大人,我們下一步該這麼做?」在男子的身邊,一名全身穿著黑色素裝,將自己的身體裹得緊緊的女子小心翼翼的說道,請求下一步的指示。

沒錯,這個看上去只有二十齣頭的男子。不是別人,正是元皓和葉恆說起的燕小天,也是眾多星貴人口中的燕大人,真沒有想到,原本在星聯總部等待一會前往的他,居然來到了這死居城。

「把死居城給封鎖起來,那傳送處關掉,我帶三個人去找元皓,其他人留在這裡,有不長眼的。隨你們怎麼處置。」燕小天冷冷的說道,看來他對這死居城很是了解,而且還知道將傳送處關閉,免得有其他人參與到這件事情裡面來。

「是,大人。」

「星辰。你跟我走,去見見幾乎把你打成虛無的葉恆。」燕小天淡淡的說道,嘴角卻是露出了一絲詭異的微笑。

「是,大人,如果可以,請大人允許我對葉恆復仇,那一日的戰鬥,他讓我失去了所有,我要從他的身上,找回屬於我的尊嚴。」星辰,自然是葉恆在那紅岩星球湮滅,最後還是被逃走的星辰無疑了,沒有想到,這麼一段時間沒有出現,他的修為竟然又有了提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