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藥師公會的煉藥師基本上都與聖靈城的各個勢力有著各自獨特的關係,葉凡老弟想要從別的勢力手上挖走他們根本不可能實現。」殷洪篤定地道:「老夫想葉凡老弟的大計恐怕要落空了。」

「在下倒是不這麼想。」葉凡嘴角勾起一抹莫名的笑意。

「葉凡老弟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有辦法拉攏他們?」殷洪說出了一個連自己都不相信的猜測。

葉凡不置可否地一笑,道:「想必殷長老也應該知道他們之所以會為那些勢力煉丹完全就是因為他們可以從中得到相應的利益,若是我們葉凡丹坊能給他們更大的利益呢?」

「什麼?」殷洪大吃一驚,看葉凡的眼神一陣變化不定,片刻之後兀自搖頭道:「不可能,葉凡丹坊的實力的確不小,但是跟那些勢力還是有一定的差距的,要想從他們手中挖人幾乎不可能實現。」

「正所謂事在人為,況且我們葉凡丹坊給的東西其餘勢力一定給不了,同時又是所有煉藥師最想要的,如此的話殷長老覺得我們有可能實現嗎?」葉凡神秘地一笑。

「葉凡丹坊竟然有這等神奇的東西存在?」殷洪眼中泛起精光。

「若是沒有,殷長老以為我們是沒事找你說笑嗎?」葉凡的答案不言而喻。

「如果葉凡丹坊真的有這等東西,倒是有可能,如此的話你們需要老夫做些什麼呢?」殷洪頓時也來了興趣。

「煉藥師公會的煉藥師,特別是品階越高的煉藥師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存在,我們人生地不熟,加上無人引薦想要見到他們簡直難如登天,所以想請殷長老幫忙引薦。」

「這事情說難也難,說容易也容易,葉凡老弟要知道在煉藥師公會每個煉藥師之間基本上都是沒有多少交集的,要想請動他們著實有些麻煩。」殷洪故作為難地道。

葉凡哪裡不知道殷洪是什麼意思,這是在變相地問自己要好處罷了。

暗罵了一聲「老狐狸」,葉凡隨即道:「只要殷長老願意幫忙,我們葉凡丹坊自然不會虧待於你。」

「葉凡老弟說這話就見外了,老夫怎麼說也是和霍兄相交多年,這點交情還是有的。」殷洪態度立馬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這件事情就包在老夫身上了。」

葉凡三人雖然心裡鄙夷殷洪,但表面上自然還是少不了一陣虛與委蛇。

「如此就拜託殷長老了,只要能說服煉藥師公會的五品煉藥師來此,大家就皆大歡喜。」葉凡最後還不忘補充一句:「殷長老切記,多多益善!」

殷洪微微一驚,眼神不著痕迹地看了葉凡一眼,心中兀自思量開來,無數念頭飛速在腦海中閃過。

接下來四人又說了些無關痛癢的場面話,隨後在葉凡三人的送別下,殷洪的身影消失在了街道拐角處的黑暗之中!

抬頭看了一眼天際的星羅滿布,葉凡覺得心情不由得舒暢了幾分。

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葉凡丹坊的騰飛或許就在不久之後了!

… 與殷洪的一番密談之後,葉凡和錢小胖也不再久留,連夜趕回聖靈學院.

輕車熟路地回到大院之內,除了主道上的幾處燭火還在搖曳之外,整個大院基本上陷於黑暗之中,此刻的大家估計早已經回到了後院小屋休息,或者打坐修鍊,整個大院顯得異常安靜。

躡手躡腳地往後院走去,卻不料在半路上卻被秋若冰截住。

看起來她已經在這裡等待兩人多時,一張俏臉上怒意沒有絲毫的遮掩。

葉凡兩人心中暗道不好,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秋若冰今天會在這裡截住自己兩人,但是按照以往的情況推斷,被秋若冰盯上的人下場一般都是很慘烈的。

「終於捨得回來了?」秋若冰語氣冰冷。

黑白相間的眸子中閃過一絲冰冷,好似十月寒霜流過全身一般,令人有些不寒而慄。

「導師,真巧啊,我們睡不著就隨便逛了逛,您要是沒有其它事情我們就先回去休息了。」葉凡撓了撓腦袋一臉乾笑道。

老公大人請息怒! ,你們說巧嗎?」秋若冰聲音再度一寒。

葉凡和錢小胖不由得打了個激靈,心跳頓時加速,錢小胖那肥胖的身子不由得往後縮了縮,順手將葉凡往前一推。

「小胖,你……」葉凡心中一陣幽怨,還想說什麼,但是此刻已經跟秋若冰近在咫尺,葉凡能清晰地感覺到她那張俏臉上所散發出來的寒意。

葉凡發誓,這是自己人生第一次有過要逃的念頭。

秋若冰的氣勢實在是太過逼人,葉凡生怕她一個不高興直接動手胖揍自己一頓,那自己接下來的日子只能在床上度過了。

整個空間似乎都暫時凝固了一般,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片刻之後,葉凡終於忍不住這股壓力,露出一個自以為燦爛無比的笑容道:「不知道導師找我們有什麼事情,其實您有事只要找人通知我們一聲就行了,沒必要親自在這裡等。」

「廢話說夠了沒有?」秋若冰顯然不吃葉凡這一套,直接轉身往大廳而去,冷冷地丟下一句話:「跟我來!」

看著秋若冰的背影,葉凡和錢小胖兩人的腳步根本沒有移動分毫,一陣莫名的害怕襲上心頭。

「葉……哥。」錢小胖說話都不免有些上下牙打顫:「你說導師……找我們……什麼事情?」

「我怎麼知道?」葉凡白了錢小胖一眼,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跟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葉哥,我怕!」錢小胖將頭縮在葉凡身後,雙手緊緊地拽著葉凡的衣角,顯然是沒有說假話。

「有什麼好怕的,大不了在床上躺上十天半個月的,拿出一點男子氣概好嗎?」葉凡呵斥道。

「葉哥,都這時候還提什麼男子氣概,你不怕的話就先走吧。」錢小胖再度將葉凡推到了前頭。

葉凡心中自然又是一陣抱怨,但是此刻也是騎虎難下,只能硬著頭皮往大廳方向走去。

其實,葉凡嘴上雖然強硬,但心裡也是有些忐忑不安的,要是可以的話他也不想走在前頭。

小心翼翼地走進大廳,秋若冰已經在主位上坐定,冷眼盯著兩人。

葉凡兩人自然是一陣躲閃,低著腦袋不敢與之對視。

「葉凡,哦不,應該稱你為葉坊主更為恰當。」秋若冰冷笑道:「你現在可是大忙人啊,要想見你一面真是不容易。」

葉凡沒有說話,他知道說多錯多的道理,從秋若冰的語氣上就能判斷出來她心情不悅,要是萬一再說錯什麼的話那誰也救不了自己了。

不過令葉凡最在意的不是這個,而是秋若冰竟然管自己叫葉坊主,這就意味著秋若冰已經知道自己擁有葉凡丹坊的事情,也不知道今天叫自己兩人來是什麼目的。

要是關於葉凡丹坊的話那問題就麻煩了!

不過事實證明葉凡是想多了,秋若冰顯然對葉凡丹坊沒有什麼興趣,而是淡淡地道了一句:「你們在聖靈學院修鍊已經三個月了,兩天之後學院將會舉行一次小型的武道切磋,每個導師必須派出所有弟子參賽,今天是特地告訴你們一聲。」

「原來是這件事!」葉凡和錢小胖聞言頓時釋然,心中那久久揮之不去的陰霾也瞬間消散於無形。

「那你們以為是什麼事情?」秋若冰意味深長地問道。

「我們還以為做錯了什麼,導師要懲罰我們呢。」葉凡搪塞道。

「你的確做錯了事情,而且令我很失望。」秋若冰有些恨鐵不成鋼地道。

葉凡嘴角不免抽動了幾下,一頭的黑線,自己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還真的撞到槍口上了,實在是有些倒霉。

「你可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秋若冰語氣一沉。

「葉凡愚昧,還請導師明示。」

「你們一共二十個人在這裡修鍊也已經三個月,為什麼其他的人都已經突破了玄極境,有人甚至已經達到玄極境二品了,你卻還是凝元境九品?你能告訴我這是為什麼嗎?」

秋若冰顯然有些氣憤以及好奇,按照葉凡一貫的表現本來秋若冰以為他會是所有人最先突破到玄極境的學員,可是結果卻是差強人意,令她有些不能接受。

「我也很想知道原因。」葉凡坦言。

其實早在一個多月前葉凡已經是開始尋找自己久久不能突破的原因,但是一直找不到,直到前幾天終於感受到了玄極境的瓶頸,這才稍稍安心下來。

否則的話無論如何葉凡都要將古魂喊醒問個清楚了。

「可是你說自己修鍊的**和武技並沒有出現什麼問題,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幫你。」秋若冰長吁短嘆地道。

「其實我已經感受到了玄極境的瓶頸,相信不久之後就能突破到玄極境了。」葉凡淡淡道。

「可是目前你還是凝元境的修為,過兩天就要武道比試了,兩天的時間就算要突破也來不及了,看來到時候是指望不上你了。」秋若冰略顯失落。

「導師能仔細給我們說說這個武道比試嗎?以前怎麼從來沒聽說過?」錢小胖一臉迷茫地問道。

「這是聖靈學院自古以來不變的規矩,主要針對的是預備學員,每個預備學員修鍊滿三個月後,學員就會舉行一次武道比試,其實就是每個學員互相比斗切磋。」秋若冰解釋道。


「那這武道比試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獎勵?」錢小胖兩眼放光地道。

「獎勵自然是不可或缺的,能不能拿到獎勵就要看個人的努力了。」秋若冰淡然道:「還有,你們千萬別小看這次的武道大會,最好全力以赴,比試成績越好所得到的好處自然也就越多。」

「導師,這個武道比試很重要嗎?學院竟然這麼重視!」葉凡弱弱地問了一句。

「當然重要,這表面上只是一次武道比試,但實際上是一次變相的學院考核,不但關乎著你們以後能否繼續留在學院,同時也是對我們五個導師的一個考核,考核成績好就意味著導師訓練有功,說不定到時候我能進入那個地方呢。」

說到最後的時候,秋若冰聲音陡然小了很多,倒像是在自言自語一般。

「導師,你說的那個地方是哪裡?」葉凡小心翼翼地問道。

「關你什麼事?」秋若冰突然嬌斥道:「反正我是沒有機會了!」

說著秋若冰還十分生氣地瞟了葉凡一眼,顯然是有些責怪葉凡在武道修為上的不儘力。

葉凡摸了摸鼻子,略顯尷尬,沒想到自己無意之中竟然拖了秋若冰的後腿,也不知道秋若冰今天怎麼這麼好說話,只是苛責自己一番罷了,要換成平時肯定已經是拳腳相向了。

「導師,其實葉哥已經很努力了,他……」錢小胖開口想要替葉凡說點好話。

可是現在秋若冰哪裡還聽得進去,聲音陡然提高了幾分,打斷了錢小胖的話:「努力就有用了?修為不能突破再努力也是枉然。」

「呃!」此話一出,錢小胖頓時無言以對,葉凡更是只有「淚兩行」。

其實錢小胖也有些迷茫,葉凡的努力他可是看在眼裡的,絕對是二十個人中最拚命的一個,本來他也以為葉凡是二十個人中最早突破玄極境的,可是結果卻是十九個人都突破了唯有葉凡還停留在凝元境。

一開始錢小胖還以為葉凡準備厚積薄發,可是後來才發現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葉凡似乎真的是遇到了什麼難關修為就是遲遲不突破,實在是讓人費解。

見葉凡兩人沉默不語,秋若冰甩了甩手道:「行了,你們知道武道比試這麼一回事就行了,時間不早了就都回去休息吧。」

「是!」葉凡和錢小胖告退,轉身離去。

想起秋若冰的話,葉凡雙眼之中精光乍現。


「看來這一次的武道比試自己必然要全力以赴了。」葉凡心中暗自想道。

為的不僅僅是秋若冰口中所謂的好處,還有繼續留在聖靈學院的希望!

… 接下來的兩天,葉凡和錢小胖倒是沒有再去葉凡丹坊,而是老老實實地待在聖靈學院刻苦地修鍊武技,時刻保持著巔峰狀態,以迎接武道比試的到來.

葉凡可是和殷洪商量好了,七天之後殷洪會給葉凡消息,所以這時候就算去了丹坊也無濟於事。

武道比試的日子來得倒是很快,整個學院似乎都有些沸騰起來,每一個學員都像是打了雞血一般,鬥志昂揚。

在秋若冰的帶領下,大家來到一處諾大的比武場,場中是矗立著一共四個十丈方圓的比武台,比武台正對著上方則是一處高台,上面擺放著一排椅子,椅子前面還有方形的長桌,長桌上面赫然擺滿了一枚枚飄逸著香氣的靈果。

不用想就知道這些位置是留給各個導師的,他們也是這一次武道比試的裁判。

然而,在比武場的周圍還有許多聖靈學院的正規弟子,赫然是負責此次武道比試的各項事宜以及維護秩序的。

比武場早已經是人聲鼎沸,各個導師已經帶著各自的學員開始準備著,之間還時不時地低聲交談著什麼。

隨著秋若冰和葉凡一行人的到來,人群中一名青袍勁裝打扮的青年立馬迎了上來,眼神始終盯在秋若冰身上,點頭哈腰地道:「若冰,你來了?」

對秋若冰擺出一副奉承的樣子。

青年赫然也是一名導師,對於他在秋若冰面前的表現,大家並沒有任何的意外。

要知道秋若冰可是號稱聖靈學院最美的女導師,學院之中她的愛慕者比比皆是,這些男導師自然也在其中。


就在此刻,比武場另外幾個方向又是幾名導師蜂擁而至,各自在秋若冰面前一番阿諛奉承地討好她。

同時也在秋若冰面前吹噓自己的學員有多厲害,那叫一個唾沫橫飛,顯然是想在秋若冰面前好好地顯擺一下自己。

要不是聖靈學院有著森嚴的規矩,葉凡覺得這些導師有可能已經開始動手干架了。

「你們好煩呢,都給我走!」秋若冰突然發飆。

幾名導師瞬間被嚇得閉口不言,雖然不明白秋若冰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火氣,但是誰也不敢忤逆她的話,一個個帶著無比的失落離去。

對於秋若冰的突然發飆,葉凡可是再清楚不過原因了。


本來秋若冰就因為自己沒能突破玄極境而不爽,現在這些傢伙又在她面前說自己的學員有多厲害,顯然是撞在槍口上了。

葉凡摸了摸鼻子,悄然離開,省的待會秋若冰看到自己又火冒三丈,最後要是再忍不住胖揍自己一頓就不划算了。

在一處比武台的角落站定,葉凡和錢小胖兩人兀自有說有笑地交談著。

就在這時,人群中三條人影徑直朝著自己兩人走來。

赫然是古姓少年和他那兩個同伴。

眉頭微微一皺,掃了一眼古姓少年,葉凡有些不耐煩地低聲道了一聲:「古顯!」

這正是古姓少年的名字,在經歷了古顯的幾次騷擾后,葉凡也算是對他也有些熟悉。

錢小胖的笑容一凝,身子往前半步攔在了剛好走到兩人身前的古顯三人面前,語氣冷冷地道:「古顯,你果然是陰魂不散,我們走到哪裡都能遇到你,也不知道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

「死胖子,你怎麼說話呢?」古顯身旁兩名同伴頓時就有些不爽,在一旁摩拳擦掌起來。


「你管胖爺怎麼說話,怎麼,難道你們還想動手?」錢小胖鄙夷地掃了兩人一眼。

「你……」

兩人被氣得不輕,卻是被古顯安撫下來,旋即冷傲地對著錢小胖道:「死胖子,你讓開,我們找的是葉凡,不是你!」

「胖爺不讓你又奈我何?」錢小胖根本不給古顯面子,胸膛向前一挺。

「小胖!」葉凡拍了拍錢小胖的肩頭,示意他不要衝動,身子向前一步,與古顯四目相對。

古顯上下打量了葉凡一眼,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鄙夷的弧度:「原來你真的還沒有突破玄極境,真不知道你為什麼還會厚著臉皮來參加武道比試。」

「古兄說的是,這樣的資質當初也不知道是怎麼進入聖靈學院的,該不會是渾水摸魚進來的吧?」古顯身旁的那名瘦高個也開始嘲諷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