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管他呢!傳說帝刀不是一向保持中立嗎?我們就這麼進去,看他能把我們怎麼樣。」

苟養手裡端著長槍,已經做好了殺入帝刀星域的準備,看這個樣子,只要他老爹一聲令下,就會第一個衝殺進去。

「走,我們進入帝刀星域。」

苟潤田說完,率先越過了邊界,三兄弟擔心老爹的安全,急忙飛追趕過去。

在這之前,三百艘戰艦早就飛越了帝刀星域的邊界線,在邊界深處萬里之外,一顆星球正在高旋轉著懸浮在宇宙星空之中。

三百艘戰艦迅接近了這顆星球,剛穿過大氣層,當即引起了這裡駐軍的警覺。

「有孤月星域的戰艦來了,傳我的命令,馬上集結我們這裡所有的大軍,準備迎敵。」

駐守這裡的將軍名叫孫科,聽到密探稟報之後,馬上宣布集結軍隊準備迎敵。

隨著孫科的一聲令下,一百艘戰艦迅騰空而起,迎著俯衝而下的三百艘戰艦沖了過去。

「孫將軍,對方有三百萬人,比我們多了三倍,不是我們這些人能夠對付的。」

說這話的是孫科的副將,看見俯衝下來的三百艘戰艦,頓時戰戰兢兢的稟報起來。

「是啊!帝刀星域平靜了無數年,突然遇到這種事,一時間竟然有點手足無措了,這樣,你馬上給帝星一枚傳訊玉簡,此事還是讓帝君定奪為妙。」

副將不敢遲疑,急忙朝著帝星所在之處出了一枚傳訊玉簡,直到玉簡消失不見,這位副將的心裡才有點踏實了。

雙方的戰艦在空中相遇,三百艘戰艦整齊的懸浮在空中,從中間的一艘戰艦下,迅飛出來一人,對著數萬米之外的孫科遙遙抱拳。

「對面的這位將軍,我等是孤月星域張翰將軍的部下,今日特來投奔帝刀帝君,還請收留我等,在下這裡感激不盡了。」

這是張翰手下的一位萬人統領,天王第八層的修為,為了給戰艦加,他也輸入了大量的神力,此時,他的神色很是萎靡不振。

隨著這位萬人統領出來,身後的三百艘戰艦里,所有人全部飛到戰艦之外,向著對面的帝刀星域士兵們遙遙抱拳施禮。

「對面的這位統領,你說的這些,怎麼才能讓我相信,難道說,你一個小小的統領就能統御三百萬士兵,這未免有點太誇張了吧。」

不怪孫科懷疑,能夠統領三百萬天王士兵的,肯定是天皇級別的將軍,而且還一定是高級別的天皇強者。

孫科向對面的三百萬人掃視過去,頓時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這三百萬人的氣息都明顯虛弱,說他們經過了一場生死大戰都毫不為過。

「是在下唐突了」

這位統領急忙再次抱拳道:「這位將軍,是在下沒有說明白,我們一路受到苟潤田的追殺,范迪剛范大元帥等人為了掩護我們,現在還在後面,估計很快就能趕來。」

聽對方一說,孫科不由得瞪大了雙眼,先前看見對面這三百萬士兵時,他都覺得很是不可思議,現在又出來了一個范迪剛,驚得他眼球差一點掉下來。

「范迪剛不是孤月星域曾經的大帥嗎?他怎麼會無端的叛逃了,還有,聽說苟潤田可是准帝,你們能在他的手下逃脫?」

「准帝是很了不起,可那又怎麼樣?不還是讓我們都逃出來了。」

「哈哈」

孫科聽后大笑道:「說的很好,你的修為雖然不怎麼樣,但有著跟我一樣的性子,我喜歡,本將軍已經派人向帝君稟報了,如果帝君知道範大帥也來到了此地,一定會親自前來。」

這位統領急忙雙手抱拳道:「這麼說來,將軍是答應收下我們了?在下先代表大帥謝過將軍。」

孫科聽后擺擺手道:「先別忙著謝我,剛才我說的也只是對帝君的猜測,這已經是犯了大忌,你們先留在這裡,但不可隨意走動,待帝君派人前來之時,看看帝君是怎麼考慮的。」

「任憑將軍安排就是,我等給將軍添麻煩了,不管怎麼說,將軍收留了我等,還要向將軍表示感謝才是。」

孫科駐守的這顆星球很大,收留三百萬士兵自然不成問題,這三百萬士兵有了安身之地后,迅閉關恢復損耗甚巨的神力。

十天之後,從帝刀星域深處飛來一艘戰艦,孫科早就得到了消息,遠遠的便率領眾將迎接出來。

一百萬天王士兵整齊的列隊在空中,每個士兵都穿戴著銀色的甲胄,手中提著銀色長槍,目視戰艦飛來的方向。

孫科站在士兵隊列之前,身上穿戴著金盔金甲,頭盔上的紅纓醒目,目露恭敬之色。

從帝刀星域深處飛來的這艘戰艦如一道閃電般,直奔孫科以及他的百萬大軍而來,眨眼間,到了孫科身前不遠之處戛然而止。

戰艦消失不見,只見原來戰艦的停留之處,一百多位身穿金色甲胄的天皇出現在孫科對面。

「肖大元帥,末將孫科恭迎大帥。」

這位肖姓之人名叫肖毅,是帝刀天帝手下的大元帥,天皇巔峰的修為,這次前來,就是因為孫科出的那枚傳訊玉簡驚動了帝刀,專門派他來安撫叛逃而來的士兵。

孫科從張翰手下的那位統領嘴裡得知,這次不僅三百萬士兵前來,在他們後面,還有更加重量級的人物范迪剛,孫科得知后,立馬再次出了一枚傳訊玉簡稟報此事。

肖毅出來之時,帝刀還沒有收到孫科出的第二枚傳訊玉簡,如果收到的話,還不知會做何感想。

「孫科,頭前帶路,去你的將軍營帳,」聽著孫科的恭敬之詞,肖毅揮了揮手淡然的說道。

肖毅坐在孫科的將軍座椅上,看著下面侍立的孫科說道:「孫科,從孤月星域逃來的那些士兵怎麼樣?」

「大帥,這些士兵還算安分,自從十天前到了這裡之後,全部都在閉關修鍊,有的人已經出關了。大帥,屬下還有一事稟報,他們之中的一個統領曾說,范迪剛也要來到我帝刀星域。」

范迪剛要來這裡,孫科已經給帝刀出了傳訊玉簡,但他還是跟肖毅再次稟報了一遍。 ?范迪剛和肖毅二人聯手大戰苟潤田,苟潤田並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裡,在他看來,自己是准帝級別的強者,兩人聯手也不是自己的對手。>八一≧中文≯≤.

不僅苟潤田不知道肖毅的手段,就連范迪剛也同樣不知道,而范迪剛明知不是苟潤田的對手還衝上來,就是在賭肖毅有過人之處。

范迪剛的賭注下對了,二人聯手的第一擊就佔據了上風,一劍刺進了苟潤田的后心,劍尖從前心穿透而出。

范迪剛早就做好了自己神體被毀的準備,目的就是給苟潤田身後的肖毅創造擊傷對方的機會。

看見肖毅一劍得手,范迪剛的神體急忙向後飛縱而去,眨眼間出現在幾萬米之外。

轟!

轟的一聲驚天巨響,苟潤田的神體轟然爆碎成一片血霧,在這之前,肖毅也迅退到了幾萬米外。

范迪剛和肖毅飛身而退的同時,腳下猛然用力,再次朝著苟潤田沖了過去,因為,苟潤田的神體在爆碎的一刻瞬間完成了重組。

苟潤田轉身看向身後的肖毅,大戰之前他沒想到,對方竟然具備了神級的空間跳躍。

「肖毅,你還真是讓我感到意外,天皇巔峰的修為,空間跳躍竟然達到了神級,假以時日,你必成准帝,也將成為我強有力的對手,所以,我不能留著你。」

「哈哈,我聽說你突破到了准帝,還以為有多麼了不起呢!原來也不過如此,除了神力略有渾厚以外,並沒有什麼傲人之處。」

「現在說這個還為時過早,大戰才剛剛開始,輸贏勝負還沒有定論,我們再接著戰。」

「苟潤田,今天我就滿足了你的這個願望,無數年沒有大戰了,這次正好拿你來熱熱身。」

這裡的每個人都是天皇強者,都有著豐富的戰鬥經驗,不用相互提示,就知道對方要做什麼。

肖毅剛說完,范迪剛神體向前一縱,馬上向苟潤田殺了過去,與此同時,肖毅也從另外一側揮劍殺向苟潤田。

因為錯估了肖毅的實力,苟潤田在這次的大戰中先吃了虧,他這裡還好一點,苟生苟養和苟夏那裡完全不同,比他老爹被動的多了。

苟生這三兄弟可是倒了大霉,帝刀星域的一百多個天皇一擁而上,每個人都被三十多個天皇團團包圍。

苟生在三兄弟中實力最強,同時也是最倒霉的一個,三十個天皇衝上來,不由分說,三十桿長槍同時對著他神體上猛然刺來。

面對三十桿長槍的猛烈攻擊,他手裡的這桿長槍頓時沒有了用武之地,神體剎那間被刺成了馬蜂窩。

苟養和苟夏也好不到哪裡去,緊隨苟生的神體被刺成了刺蝟之後,這二人的神體也都相繼爆碎成一片血霧。

苟潤田的這三個兒子最不幸,還不如他們的老爹,苟潤田尚且有些還手之力,他們三人卻只有被眾人蹂躪。

大氣層內部的星球之上,三百萬范迪剛帶來的士兵還站立在地面上,全都抬頭看向高空中的大戰。

豪門隱婚之寶貝太美 「弟兄們,范大帥為了掩護我們,當時比我們受的傷還嚴重得多,他都出去大戰苟潤田了,我們沒有理由還在這裡,如果你們還聽我的,那就一起出去和他們大戰一場。」

說這話的人,就是跟孫科介紹來歷的那個統領,此時,又是他鼓動眾人殺出去幫助外面的大戰之人,從他的話中不難聽出,此人的話很具有煽動性。

「弟兄們,詹統領說的沒錯,我們這麼多人,不能只是等著被人保護,我們是范大帥手下的士兵,不能為大帥丟臉,殺出去。」

「我們都出去幫助大帥。」

「我也去。」

三百萬人異口同聲的要求出去,他們說的很對,他們來到這裡本就是寄人籬下,如果再沒有什麼表示,只會讓別人更看不起。

三百萬天王士兵很快達成了共識,一窩蜂般的沖向大氣層外,三百萬銀甲天王飛行在空中,無邊無際的銀色光芒在空中閃爍,朝著大戰之地席捲而去。

戰場上的天王士兵,本來是一對一的正在大戰著,突然間殺來的三百萬士兵,頓時改變了戰場上的格局。

一百萬苟家的天王士兵看到對方來了援手,頓時變得驚慌失措起來,手下一慢,頓時讓對方找到了破綻。

噗噗噗噗!……

一桿桿長槍刺進苟家天王士兵的心臟,剎那之間,一百萬天王士兵的神體紛紛爆碎,方圓千里之內,全部充滿了猩紅的血霧。

突然殺出來的三百萬士兵,使苟家的一百萬士兵吃了大虧,神體在頃刻間紛紛爆碎,神體氣息瞬間衰弱下來。

雙方士兵之間的大戰生了變化,由原來的一對一變成了四對一,不過片刻之功,就有苟家的士兵開始隕落。

苟生三兄弟的情況越不妙,三十多個天皇對戰三兄弟中的一人,就算這些人中沒有天皇後期之人,但也架不住帝刀手下的天皇太多。

「孤月,趕快認輸吧!雖然本帝一時片刻殺不了你,但你看看你周圍的手下,他們眼看就要完蛋了。」

孤月扭過頭看過去,剛好見到一百萬天王士兵化成大片血霧,苟家三兄弟的氣息已經到了隕落的邊緣。

孤月又看見了正在跟苟潤田大戰的范迪剛,看見了范迪剛,馬上就想到了范迪剛的背叛。

范迪剛兩個弟弟的身死,最終導致了他背叛孤月,如果現在任由苟生三兄弟隕落而不管,還有那一百萬苟家弟子的隨意隕落,那麼苟潤田會不會也背叛他,就算他是天帝,也拿不準主意了。

苟潤田現在可是准帝修為,而且還是三大星域唯一的准帝,一旦突破到了天帝,就能馬上履行和他的君子協定,迅滅掉天劍星域。

到了那時,自己就能一統三大星域,而苟潤田只是一個初入天帝的強者,任何時候都只會是自己手中的傀儡。

如果自己這次逃走,為了保住苟家眾人的性命而不惜丟了臉面,那麼苟潤田就會更加忠於自己。

無論如何,苟潤田這個幫手不能失去,就算自己在帝刀面前丟了面子,他都在所不惜。

孤月的心裡瞬間閃過這些念頭,雖然只是瞬間的事情,在別忘了他此時正在跟帝刀大戰,稍有失神便會萬劫不復。

身為天帝強者,竟然在這時候走神,這主要是孤月的執念太重了,他把一統三大星域看成了要大事,任何影響這個大業的意外都不允許生。

「孤月,你身為天帝強者,竟然還犯下如此錯誤,這簡直是跟找死沒有什麼區別。」

孤月還在愣神時,帝刀手中的長刀已經高舉了起來,一道百米刀光出現在孤月頭頂,對著他的腦袋轟然劈落。

「翁」

孤月腦袋裡翁的一聲,暗道壞了,自己一個天帝強者,怎麼還會犯了這麼弱智的錯誤,但這一刀已經劈了下來,再要躲閃晚了。

匆忙中,手中的蒼狼嘯月向上提起來,對著劈落的刀光迎了上去,只見蒼狼嘯月上光芒一閃,顯然是在倉卒中積蓄了部分神力。

由於是在倉促中迎向劈落的長刀,度自然要慢了很多,單手握著蒼狼嘯月過了頭頂,長刀卻是沒有了蹤跡。

長刀上的刀光瞬間消失,帝刀雙手握著刀柄抱在胸前,猛地對著孤月心臟刺去。

噗哧!

長刀刺進孤月心臟的瞬間,刀體上的光芒一閃即逝,隨之就是一聲驚天巨響,孤月的上半截神體轟然而爆,下半截神體被爆炸的衝擊波瞬間擊飛。

孤月的神體瞬間完成了重組,顧不上檢查自己體內的神力,眼神急忙看向周圍,就是這麼短的一剎那,戰局突然生了變化。

苟夏被三十五個天皇第九層的強者圍攻,三十五桿長槍不斷的向他神體上兇猛的攻擊,雙方都是第九層的修為,只不過苟夏處在後期而已,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他的神體被這一群人毀掉了上百次之多。

「苟夏,就算孤月在這裡也救不了你,今天你就準備等死吧,弟兄們上去宰了他。」

孫科手裡端著金色長槍,看著奄奄一息的苟夏一陣冷笑,隨後,槍尖上頓時亮起來一道炫目的神力之光,雙手一抖金槍,對著苟夏兇猛的刺了過去。

在苟夏的神體周圍,十幾位天皇蜂擁而上,分別從不同的方向向他殺去。

噗噗噗……

十幾道槍尖入體之聲響起,十幾桿長槍同時將苟夏的神體洞穿,每人的長槍另外一端,血淋淋的槍尖穿透而出。

轟!

天皇第九層後期的神體爆開,其威力不弱於一顆中型星球,神體爆碎成一粒粒塵埃,每一粒塵埃中都包含著他的部分神力,就是這微不足道的部分神力,硬生生的擊碎了周圍百里方圓的空間。

方圓百里之內到處充斥著細密的空間碎片,所有人都處在這片破碎的空間,空間碎片切割著他們身上的鎧甲,出一陣陣尖銳的金屬鳴叫之聲。

苟夏神體爆開形成的一粒粒塵埃也沒能倖免,同樣處在這片破碎的空間,空間碎片不斷的切割著這無數的塵埃,頃刻之間,苟夏神體所化塵埃瞬間消弭於無形。 ?面對大元帥肖毅,孫科沒有敢隱瞞什麼,全都竹筒倒豆腐一般的說了出來。八>一中文﹤≤≤.<8<1≤

十天前,孫科從那位統領嘴裡聽到范迪剛要來時,可是把他震驚的不輕,事情過去了這麼多天,他現在早就平靜了,況且此事是真是假還沒定論,所以在提及這事的時候,完全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噌」

肖毅雙手扶著座椅扶手站起身來,嘴巴張得圓圓的,低頭盯著垂侍立的孫科,半天沒有說出話來。

「孫科,范迪剛要來這件事可不能瞎說,你要是敢說謊,那可是死罪。」

肖毅還處在震驚之中,雖然這話從孫科的嘴裡親口說出來,但他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大帥,事關重大,屬下可不敢隨便胡說,在您前來之前,屬下已經給帝君出了傳訊玉簡。」

「哦!你已經稟報了帝君?既然如此,那本帥就不便再多言,等著帝君定奪吧。順便說一句,在對待這些士兵這件事上,你做的很好。」

「報!啟稟大帥,外面有四位天皇強者求見,說是來自孤月星域大元帥和三個將軍。」

肖毅還在將軍座椅前站著,剛對孫科說完,馬上有人飛奔而入,單膝跪在帳下恭聲稟報。

「各位,隨本帥到大帳外迎接遠來的客人。」

肖毅邁步走下台階,隨他而來的一百位天皇緊隨其後,迅來到營帳外,遠遠便看見了神色疲憊的范迪剛四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