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這樣嗎?」小白又問道。

「當然啦!不然你覺得是什麼樣的?」

「我覺得是我拖累老大了。如果不是考慮到我的話,我覺得老大憑一個人的力量。是無論如何都能到達地獄第五層的。哪怕沒有肉身,只有靈魂,甚至沒有避難所,也難不倒老大。

因為,老大是不死的,而且,帕爾撒當初也說了,老大的靈魂已經得到了徹底的蛻變,意念之魂是絕對不可能被我們身下的這些岩漿破壞的。這就是我的看法,我說的對嗎。老大?」

「不對。你沒有拖累我。我是真的看到了避難所!真的,就在那裡,就是那個方向!只要……」無奇一聽到小白說這話就知道小白要幹什麼,急忙解釋。想阻止小白乾傻事。

但還是晚了一步。話還沒說完。小白就對無奇露出了一道不舍的笑容,張口猛地一吞,直接就將無奇的肉身吞入了腹。然後,它吐出了無奇的靈魂,帶著無奇的肉身頭也不回的就主動沖入了滾燙的岩漿之。

這一幕發生的實在太快了,快到無奇根本來不及反應,才剛剛意識到不妙,悲劇就已然釀成。

「老大,別再騙自己了。其實,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你騙我我可以理解為什麼。也許,這次我來地獄真是拖累你了,讓我離開吧。這樣,你才能夠有可能前往地獄第五層。對不起老大,不能陪你走到最後了,小白先走一步。」

而後,無奇的耳邊就始終回蕩著這段話,這是小白在離開無奇前,最後的一段話,算是小白的遺言與告別之詞。

「不!!!」

下一刻,就由於變故發生的實在太快,無奇深受打擊之下,整個人都呆了,他根本就來不及處理這瞬息間的變化,只能悲痛欲絕的發出悲呼,並下意識的移動靈魂,想要藉助自己意念之魂的特點,找到小白。

可小白落入的可是岩漿之啊,又不是清澈的湖水,只要潛入水下,就能及時的找到落水者,這裡的岩漿可是比人間的岩漿溶解之力強得多,連當初他們落下來之時的大地都支撐不了多久,在短短几秒的時間裡就直接融化了,小白這個**凡胎又能堅持多久?

答案自然是殘酷的更短。

雖然小白如今的實力已經非常強了,境界也達到了神靈境,足夠稱之為神獸,但畢竟它和無奇一樣沒有擁有真正的神體,所以,**的抵抗能力其實還是很弱的,相比神體來說。

如此一來,以剛才那麼快的速度直接墜入岩漿之,自然肉身瞬間就會解體,靈魂也支撐不了多久,哪怕擁有意念之力也是一樣,更何況這一次小白還是主動求死,別說是運用意念之力抵抗了,任何抵抗都不會做,所以,它靈魂崩潰的速度必然是奇快無比。

「我不會讓你死的!絕對不會!!小白,你不可以死!!!」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無奇最後還是成功阻止了這一切,雖然反應慢了點,但好在他有替感術,關鍵時刻,無奇成功依靠替感術代替小白承受住了靈魂被岩漿灼燒的全部痛苦,然後,就通過醫療術強行把小白的靈魂召回了自己的身邊。

「老大!」

發現自己居然這樣都沒死,而且,又重新靈魂完好的回到了無奇身邊,小白吃驚的看著無奇,卻並沒有絲毫復活之後的興奮之色,反而有的只是悲傷,搖了搖頭,苦澀的說道:「老大,你這又是何必呢。

我活著只是一個累贅,現在復活我也沒有用,當下一次萬道意念之力衝擊來臨的時候,我還是要死的。老大,你太傻了。」

說完這話,小白扭頭看了一眼身下的岩漿,不假思索,作勢就要再次尋死,但這一次被無奇提前阻止了,只見無奇眼怒火一閃而過,右手猛地向前一抓,直接就把小白的靈魂死死抓在了擴大了好幾倍的巨手之。


與此同時,無奇含著眼淚,生氣的說道:「到底誰傻?我死了還可以復活,可是你死了呢?就是永遠的不在了啊。難道你不希望和我,還有小蝶一起開開心心的回到人間嗎?」(未完待續。。) 聽到這話,小白猶豫了,眼神剎那間就沒有了之前的堅定之色,因為,這話說到它的心裡去了。如果不是為了能和小蝶,無奇兩人一起開開心心的回到人間,與還在人間等候他們的夥伴團聚,它又為什麼不顧一切的要陪著無奇來地獄?不正是為了這個目的嗎?

一念及此,小白的身停了下來,眼眶之終於因為激動漸漸流出了熱滾滾的淚水,哽咽著回道:「我當然想啊!可是,老大,你也知道……」

「我知道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

無奇知道小白想說什麼,自從來到地獄,小白已經為了自己做出好幾次的犧牲了,雖然前面那幾次都被自己成功化解了危機,但並不能保證自己每一次都能成功化解危機,救小白於水生火熱之。

現在小白明明可以和自己待在一起,即便這樣不能保證一定安全,但那又怎麼樣?難道這也算拖累自己嗎?不算。哪怕就算真正拖累了自己,自己難道就該放棄小白?小白為自己付出了這麼多,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丟下它。

正是意識到這一點,無奇一聽出小白想要說什麼,就直接開口打斷了對方,道:「現在你不要說話。聽我說!小白!!聽我說,明白嗎?你要是再亂來,我就和你一起死。大不了小蝶我不救了。

反正小蝶已經死了,我留在這裡總比人間要好,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有機會見到她。如果你不希望我這麼做。就聽我的話,不要輕易放棄自己。你並不是累贅,小白!

你是我的好夥伴,好兄弟,以前是,現在是,未來也是,永遠都是!相信我!我真的沒有騙你,我看到避難所了!!!」

此言一出,小白頓時就笑了。但卻不是因為開心。而是因為諷刺。因為,它突然發現自己居然信了,即便明明知道這是無奇的謊言,即便知道無奇說這話的時候。其實心裡比自己都沒底。不然。以無奇的個性根本不會把確定的事刻意強調這麼多遍,但自己就是信了。

也許是受到了無奇的情緒感染吧。

一念及此,小白終於默默的點了點頭。

看到熟悉的笑容浮現眼前。熟悉的信任之色再一次真實的流露在對方的雙目之上,無奇這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也笑了,然後,他毫不猶豫,一把就將小白抱在了懷裡,哪怕雙方此時都僅僅只有靈魂,還非常虛弱,隨時都有可能被一次萬道意念衝擊摧毀,也毫不在乎。

因為,在這一刻,他覺得沒有什麼事,比讓小白重新恢復對自己的信任,重新恢復活下去的希望更重要的事了。只要小白能夠重新擁有了這份希望,那麼,哪怕前路再艱難,他也有信心繼續走下去。

因為,這就意味著,他將不會孤獨一人在這前路希望渺茫的地獄前行,有了夥伴的陪伴,無奇覺得自己就擁有了能與任何強敵對抗的力量,這也是他為什麼要那麼重視與珍惜小白的原因。對於一個生在大家族的人,也許朋友不是最重要的,親人要更重要一點。

因為,親人畢竟是與你有血脈相連的,而且,關鍵是相處的時間久,但凡是在正常家庭出生的孩,就沒有不珍惜親人,看重親人的,但是,無奇不同。因為,他是個孤兒,在他的成長道路上,親人遠遠不如朋友重要。

而這也是無奇為什麼有別於常人,對朋友如此珍惜與重視的原因,對於一般人來說,親人基本都是比朋友更重要的存在,但對於無奇來說,恰恰相反。

不過,留住了小白,接下來的日卻也並不好過,好過的只是無奇的內心而已。因為,外界的環境又發生了變化。當然,每隔一陣就會有的萬道意念衝擊仍舊存在,但在沒有意念衝擊的時候,又多了新的危險。

不是來自於兩人身下的岩漿,反而是兩人處在的半空,明明在過去的一段時間,岩漿上的半空還是非常安全的,只要沒有萬道意念衝擊,無奇和小白的日都還算不錯,因為畢竟他們實力強大,面對能量不強的衝擊都是可以忽略不計的。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前行的路途有些太長,進入到了這片岩漿更深的地域,就在他們覺得對自己威脅最大的僅僅只是萬道意念衝擊的時候,平靜的半空突然之間就毫無預兆的裂開了,就像是溫度過高驀然間破開的水泡一般,片刻時間,就有上百道空間裂縫出現。

當然,若僅僅只是如此,無奇和小白根本不會在乎,畢竟他們的實力擺在那裡,即便肉身不在,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是難以修復了。因為,萬道意念衝擊的威力實在太強,只要找不到避難所,再要重新塑造**那幾乎就是浪費能量的蠢事。

真正讓無奇和小白在意,又頭疼不已的是,空間裂縫出現之後,莫名從裂縫深處吹來的風,這種風洞穿力極強,居然只是剎那間就把無奇和小白兩人的靈魂洞穿了,而且,還特別陰冷,如同陰風一般,似乎擁有摧枯拉朽之力,僅僅一下就差點把兩人的靈魂吹散。

若不是關鍵時刻,無奇直接動用意念之力保護住了靈魂,恐怕他和小白已經要交代在這裡了,但是,這仍舊不是最大的問題。

最大的問題是這些風出現之後,干擾了他們的方向,讓他們的前行變得越來越難,越來難以直線飛行,想要前往一處位置必須繞很多遠路才行。

有些時候,更是因為四周到處都是這些威力恐怖的陰風,吹的無奇和小白移動都變得困難重重,自身變得就像是毫無抵抗之力的羽毛一般,不由自主的就會向著某個自己不想要去的方向移動,這才是最讓他們擔心的問題。

「老大,怎麼辦啊?這些風好厲害,我動用意念之力都有些支撐不住了,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別說是去找你說的避難所了,恐怕我們想要自如的移動,都有些困難啊!」小白擔憂的說道。

無奇點了點頭,道:「這的確是個問題。必須儘快找出解決的辦法,不然,再被這些陰風影響,我們連一個星期都支持不下去。而再過幾天,萬道意念衝擊又要來了,如果不能儘快先處理這些陰風,我們恐怕這一次就會被萬道意念衝擊摧毀。」

但,話是這麼說,要真的想出奏效的辦法,卻是極其困難的,無奇和小白現在就遇到了困境,明明已經花費了大量心思思考對策了,可就是找不到行之有效的辦法。不過,有一點是值得慶幸的,那就是至少目前來說,威脅並不大,因為萬道意念衝擊還沒來。

可是,繼續這樣拖下去的話,卻對兩人越來越不利。

特別是現在這種想要去哪都困難的情況,四面八方几乎到處都充斥了能影響兩人去向的陰風,這些陰風相互影響相互作用之下,幾乎讓被陰風包圍的無奇和小白成為了仍人宰割的沙包,去哪都不由自己決定,而是別人。

意識到這一點,無奇的內心不禁有些絕望了,小白也是如此,雖然他們不願意承認自己很無能,但事實如此,也不得不承認,目前來說,就是如此。如果真的有能力,也就不會被這些陰風一困就是好幾天了。

如果用人間的環境來形容一下他們現在的處境,那他們兩人此刻就像是一艘置身大海上的小船一般,到處都是危險至極,能直接影響小船行進方向的漩渦,在這種複雜的海域,想要衝出去,那幾乎就是不太可能的事。

除非出現罕見的特殊天氣,比如突然從某個方向吹來一陣強風,直接將無奇和小白兩人吹出這片地形複雜的海域,不然,想要依靠他們自身的力量離開這片危險海域,就是妄想。

當然了,凡事都有例外,如果無奇動用了最強神通無敵金身術,想要離開這裡還是很容易的,畢竟無敵金身術能夠免疫很多外在的影響,但前提是小白要擁有肉身,只有這樣,被施加了無敵金身效果的小白才能帶著無奇一起成功的離開這裡。

而要這樣做的話,無奇就必須先為小白重塑肉身,可若是給小白重塑了肉身,無奇就必然會出現能量消耗過大的情況,畢竟現在環境惡劣,為了不先被這些陰風吹散靈魂,他已經必須動用自身為數不多的能量在維持抵抗了,如此一來,成功絕對沒有什麼問題。

不過,現在能量消耗過度,當萬道意念衝擊來臨的時候,他們還要如何抵擋呢?無奇和小白之前可是在擁有無敵金身術的情況下,都難以抵抗萬道意念衝擊,現在狀態這麼差,想以同樣的方式再擋住一次同樣的衝擊,成功的可能性就會變得微乎其微。

所以,為了能保證下一次面對衝擊之時,他們都能安全的活下來,無奇的能量一直都有所保留,他不敢動用太多。可如今看來,似乎不行了,若是再這樣拖下去,別說是抵擋萬道意念衝擊了,就是這些陰風也抵擋不了太久。

一念及此,無奇狠狠的一咬牙,說道:「算了。先解決這些陰風再說吧,之後的萬道意念衝擊就看運氣!希望能在下一次衝擊來臨前,找到避難所!」(未完待續。。) 說完這話,他就不再耽擱了,直接心神一動之下,身周立刻就有密密麻麻的白點逐一的浮現,這些不是別的東西,正是重塑肉身之時的能量。白點在空飛行,速度不是很快,卻很穩固,彷彿擁有強悍無比的能量一般,絲毫也不會受到任何外力的影響。

當白點一一相連,在無奇眼前徹底勾勒出小白的肉身整體輪廓后,一道白光乍然間出現,被無奇單手一拋,直接就落在了白點連接而成的輪廓之上,與輪廓相融,隨後徹底轉化成小白的肉身。

這一過程說來有些複雜,但時間卻是極短的,因為無奇在醫療術上的造詣已經極高,對於修復肉身這等事,他已經手到擒來。

下一刻,陰風再次呼嘯,又從四面八方強勢襲來,帶著尖銳的咆哮之音,似乎是想要把無奇和小白之魂全部吹散,但卻很可惜失敗了。因為,小白重新擁有了肉身。

而與此同時,這個時候,無奇也施展了無敵金身術,只見一道金光驀然間從他靈魂形態的口一衝而出,落在小白頭頂,化成一道光圈將小白徹底覆蓋,僅僅只是一瞬間,小白就擁有了能夠自由移動方向的能力。

也就在這個時候,無奇身影一動,以醫療術將自己的肉身也修復完畢,與小白交換了一下眼神,隨後,他沒有任何猶豫就直接一衝而出,進到了小白的口。

「走吧,小白。現在距離萬道意念衝擊還有一些時間。雖然不多了,我們只有半天,但如果能在這半天時間找到避難所,就不會有事。」無奇說道。

聽到這話,小白這才露出了笑容,它即便知道現在情況仍舊很緊急,他們倆還並沒有脫離真正的危險,卻還是忍不住笑了。因為,它終於從無奇口聽到實話了。

「明白。老大,你終於說實話了。小白很開心。」小白說道。

無奇一愣。他這才發現自己說漏嘴了,尷尬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只好自嘲的搖了搖頭。

有了無敵金身術的保護,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兩人的日好過了不少。雖然還是會有無時不刻的陰風瘋狂的從四面八方出現。還是會有強悍霸道的意念衝擊從岩漿內部瘋狂的衝出,直奔他們倆這個唯一的目標而去,但無法構成任何的威脅了。

因為。無敵金身術可以免疫掉這些所有的攻擊,但是,情況卻並不樂觀,畢竟威力最強的萬道意念衝擊還沒有到來,那可是對無奇和小白來說威脅最大的,只要沒辦法在萬道意念衝擊來臨前找到真正的避難所,這一次,他們倆的地獄之路就將在這裡止步了。

這是無奇和小白的共識,也是必然的事,當然了,對於無奇來說,或許不是這樣,他因為靈魂特殊的緣故,可以活下來,但是失去了方向,不知道地獄第五層到底在哪的話,和死在這裡其實是沒有任何分別。

所以,為了能利用好這最後的半天時間,兩人都傾盡了全力,全神貫注的找尋能夠抵禦萬道意念衝擊的區域,可惜,事實非常的殘酷,也不知道是不是這裡真的就沒有避難所的緣故,還是兩人運氣實在太差,始終找不到避難所的緣故,最終,他們還是失敗了。

「完了!老大,看來我們這一次真的要……」小白絕望的說道。

此言一出,無奇的心情也變得沮喪了起來,雖然不願意接受這樣的事實,但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無能,他長嘆了一聲,同樣絕望的點頭,道:「是啊,也許是我想錯了。這裡根本就沒有所謂的避……」

不過,就在他已經放棄的時候,視線之的一個東西,不,確切來說應該是一個畫面突然之間就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讓無奇明明已經到了嗓眼的話,硬是說到一半就再也說不下去了,反而讓無奇目光一變,驟然間露出了疑色,不解而又好奇的自言自語道:「那是什麼?」

那是什麼?難道老大看到避難所了?

小白聽到這句話,雙眸猛地一亮,立刻就明白了什麼,有些激動的問道:「老大,你看到什麼了?」

這個時候,無奇已經重新騎在小白身上了。因為,兩人已經成功依靠無敵金身術離開了最危險的陰風地帶,沒有必要再維持無敵金身術消耗能量了。


無奇指了一指遠處一塊凸起,奇怪的說道:「喏。就是那裡,你看到沒有?」

小白順著無奇所指看去,視線的盡頭立刻就出現了一個奇怪的東西,明明看上去像一塊巨大無比的岩石,但是,不可思議的是那塊岩石居然沒有受到岩漿的影響而逐漸融化,反而一直一動不動的立身在岩漿之一般,如同鶴立雞群,讓人詫異,更讓人費解。

這到底是什麼石頭?怎麼能夠抵抗住溶解之力那麼強的岩漿?

帶著疑問,小白開口建議道:「老大,要不我們過去看看?這樣不就知道了嗎?」

聽到這話,無奇很是認同的點了點頭,他也覺得此事非常蹊蹺,若是能夠弄明白,很有可能就有辦法避免被萬道意念衝擊摧毀靈魂,畢竟對於現在的他們來說,能夠先找到抵抗萬道意念衝擊和岩漿的辦法才是最重要的。


雖然要找到前往地獄第五層的目的同樣重要,但是沒有了性命,那一切都只是空談,所以,當無奇做出決定認同小白的建議后,兩人沒有任何遲疑就直接心神一動,以最快的速度向著那塊岩漿凸起的岩石飛去。

速度不可謂不快,但眼看著就要接近岩石了,就在無奇和小白關鍵時刻即將踏上岩石的剎那間,不知道為什麼。那塊岩石居然像是活了一般,突然之間就消失了,如同根本就不存在一般,沒有在原地留下任何的痕迹。

這一幕的出現,頓時就讓無奇和小白全都傻了眼。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怎麼明明剛才這裡還有一塊明顯凸起的岩石,一眨眼的時間,沒了呢?難道是幻覺?

一念及此,兩人忍不住面面相覷。

無奇道:「小白,你看見了?」

小白點點頭,但隨機又搖了搖頭。道:「看是看見了。但現在又不見了。老大你呢?」

無奇搖頭一笑,雙手一攤,自嘲的道:「我也是一樣。」

「那剛才那塊岩石到底是不是真的呀?」小白問道。

「應該是真的吧。如果真是幻覺的話,我們兩個人難道會同時出現幻覺嗎?」無奇反問。

此言一出。兩人這才認定那不是幻覺。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他們設想不到的事。所以,才會出現那麼詭異的情況,但是。沒過多久,他們就又困惑了,甚至產生了否定自己,支持幻覺這一說法的念頭。

因為,他們環視四周良久都沒找到任何岩石的痕迹。

意識到這一點,無奇和小白全都露出了有些無奈的神色。

「老大,這麼說那是幻覺咯?」小白說道。

「哎……」無奇嘆了一口氣,點點頭,道:「看來真是幻覺。不然的話,不可能找不到了。真是奇了怪了。怎麼這種地方也會有幻覺。不過,這已經不再重要了,我們反正是離不開這裡了。」

說完這話,無奇就做出了要和小白一起赴死的準備,因為,時間差不多了,不用多久,新的萬道意念衝擊就要來了,以他們現在的狀態是抵抗不了的。

果不其然,片刻后,一股極其可怕的意念衝擊就蔓延了這裡,幾乎瞬息間就讓無奇和小白的肉身粉碎的徹徹底底。

但眼看著意念衝擊連同兩人的靈魂也要一併撕碎的時候,無奇的眼眸卻是突然之間亮了起來,目光之原本的絕望之色也驀然間消失不見了,剎那間被難以置信的震驚之色完全取代。

看到這一幕,小白立刻內心詫異,不解的問道:「老大,怎麼了?你又看到什麼了嗎?」

無奇強忍著靈魂正被意念衝擊撕扯的痛苦,指著兩人身下的岩漿說道:「小白,你看那裡!」

小白疑惑的低頭,向著無奇的所指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本來並沒有抱著什麼期待,只是好奇,但讓它沒有料到的是,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自己的目光卻是一下也變得和無奇一樣了,眼眸之沒有了濃濃的絕望,只有越來越深的激動與震驚之色。

因為,在這一刻,它終於看清無奇激動的原因是什麼了,也終於明白為什麼片刻前那塊凸起的岩石莫名其妙不見了,原來都是這萬道意念衝擊搞的鬼。剛剛他們看到的岩石並不是什麼幻覺而是真實存在的。

只是由於什麼不知道的原因,莫名其妙消失了而已,證據就是,就在這時,那塊岩石又出現了,而且,不在別的地方,竟然就在萬道意念的最心,也許是被萬道意念衝擊卷進來的關係,這個時候,岩石也和無奇兩人一樣,被威力可怕的萬道意念瘋狂的衝擊。

然而,情況卻是與無奇兩人完全不同,如果說無奇和小白根本就抵抗不了這些意念衝擊,那麼這塊岩石反而是恰恰相反,它從萬道意念衝擊的攻擊軌跡之穿行而過,竟然絲毫也沒受到意念衝擊的影響,反而這麼多的意念衝擊都阻擋不了岩石的飛行。

如此之大的反差,一下就讓無奇和小白確定了一點,所謂的避難所,正是這塊岩石,只要抓住這塊岩石,那麼在這岩石離開萬道意念衝擊的攻擊範圍以前登上這塊岩石,他們就算是真正脫離這裡的危險了。

一念及此,無奇和小白不約而同的喊道:「快上去!!!」(未完待續。。) 而後,兩人速度瞬間飆升,光芒一閃,直接就化作一道光徹底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現之時,他們已經成功落在了岩石之上。

雖然過程有些艱辛,在踏上岩石以前,兩人不止一次的被萬道意念衝擊打的靈魂碎裂,但每一次他們都成功的在靈魂即將崩潰的時刻,守住了靈魂,原因不因為別的,正是因為有了堅持下去的動力,就是這塊岩石。

這就是擁有動力擁有希望和沒有動力,看不到希望的堅持之間的區別。

可以這麼說,如果沒有在最關鍵的時刻發現這塊岩石,如果沒有最終確認這塊岩石真的能承擔避難所的角色,那麼無奇和小白是絕對不會冒著記憶都可能要丟失的危險拚命的。

「太好了!終於……老大,我們終於找到避難所了!!!」小白眼淚都流了出來,不是因為害怕,而是激動,它喜極而泣,開心的說道。

「是啊。真是沒有想到,居然真的被我們找到了。雖然等待的時間有些久,連我都快要放棄了,但真的很幸運。我們成功了,小白,謝謝你。」無奇笑道。

「謝我?」小白一愣,無奇這話它不是太明白,道:「老大你謝我做什麼?我沒幫上你什麼啊。」

「你能活著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了。如果你現在不在了,也許我就堅持不了這麼久了,堅持不了這麼久,也就發現不了這塊岩石了。所以。我必須得謝謝你,小白。」無奇真心誠意的解釋。

聽完這話,小白立刻就臉紅了,雖然剛剛肉身被無奇修復,狀態還有些虛弱,但是,已經不再輕視自己的生命了,它重重的點了點頭,直到這時,才終於明白了一件事。原來自己在無奇心是那麼的重要。

一念及此。小白開始重新審視自己,下意識的暗暗在心自語了起來。

原來,我活著對老大是這麼的重要。那麼,以後我就不能再輕易的輕生了。對。絕對不可以這樣了。這次是運氣好。幸運的在最後關頭找到了避難所,不能保證以後就是幸運的,老大。以後我一定會好好珍惜自己的。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就相對來說平靜多了,相比前段時間的波折,到了岩石之上后,無奇和小白就覺得世界彷彿一下都變清靜了許多,自己整個人也變得輕鬆了不少。因為,這塊岩石真的非常特殊,非但能夠抵抗住威力可怕的萬道意念衝擊,而且,還會自主的飛行。

雖然方向不是太穩定,時而向東,時而又向西,甚至時而又有往回飛的跡象,但是,這樣一來,卻是為無奇和小白省下了許多力氣,至少這樣,他們就不需要將過多的心思用在趕路之上了,只要平心靜氣的觀察四周,讓自己獲得充分的休息即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