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師,還有一件事情,我想要問你。」

「什麼事情?」

「龍家有不死葯池么?」龍驕陽低沉道

龍嘯天目光一凝,驚疑道「不死葯池,你怎麼會知道它?」

龍驕陽見龍嘯天一臉驚疑,他眉頭挑動道:「龍家真有不死葯池?」


龍嘯天沒有對龍驕陽隱瞞,他點了點頭道:「龍家的確有不死葯池,但是它早已經乾枯,沒有了讓人續命的神奇力量。」

頓了頓,龍嘯天皺眉道「不死葯池,三百多年前,就被嚴禁提起,以你的年齡,不該知道它的存在才是。」

「在七天之前,我的確不知道不死葯池。但是我抓到一些潛伏在附近的敵人,從他們口中了不死葯池。正道門派的人,說是奉天道盟的命令。而魔道之人,則是被寂滅魔殿的魔帥命令前來。」龍驕陽解釋道

「哼,計天都與魔帥兩人,以為老夫必死無疑,才會想要打龍家底蘊的主意。老夫現在還沒有死,他們必然不敢再動!」龍嘯天厲聲冷哼道

「祖師,不死葯池是不死靈藥生長過的水池么?」龍驕陽忍不住詢問道

「不是,它其實是一件續命的法寶。」龍嘯天說到這,他看著龍驕陽眼睛一亮道「龍驕陽,這不死葯池很神秘,它是我們龍家的一位老祖宗,從一處死地奪出來的。你去底蘊密室,看一看,它是不是祭祀法寶?」

龍驕陽一怔道「祭祀法寶?」

「老夫只是感覺,不死葯池是祭祀法寶。它到底是不是,你去看了才可能知曉。」龍嘯天說話間,他的胸口滾落出一會令牌。

龍嘯天的經脈斷了,但是他神念沒有受損,他可以用神念來操控在心中的乾坤鏡,將想要取出的東西,給取出來。

「這是底蘊密室的令牌與鑰匙,你出去之後,讓龍耀鑫帶你過去。」龍嘯天無力的說道

龍驕陽拿起墨黑色的令牌,輕輕點頭道「我先去看一看,這不死葯池。祖師你先睡一覺,等一覺醒來,你的肉身力量就能恢復。」

龍嘯天苦澀點頭道「我知道。你要小心一些,龍家的底蘊密室之中,龍耀鑫讓你不要去觸碰的東西,千萬不要去觸碰。」

「好。」龍驕陽點了點頭,轉身從傳送陣離去。

龍嘯天看著龍驕陽離去的背影沉聲道「上蒼終於開眼,讓我們龍家出了一個少年英才。想要讓龍家滅亡的人們,你們最好在五天之後全部到來,老夫拼掉這條性命,也要讓你們給老夫墊背!」

傳送陣的光芒閃動,龍驕陽出現在藥房角落。

龍繼禮,龍耀鑫,龍繼宗等人都激動的靠近過去。

「陽兒,祖師現在如何了?」

「驕陽侄兒,你還記得我么?我是你三伯龍繼宗。」龍繼宗激動道

「驕陽孫兒,我是你大爺爺龍耀鑫,祖師有沒有要召見我?」龍耀鑫比龍繼宗還要激動,他衝到了龍驕陽的身前。

「……」

龍驕陽看著吩咐自我介紹的人們,一陣頭大道「諸位長輩,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辦,請問誰是龍耀鑫?」

「都給老子安靜一點,龍驕陽是找我!」龍耀鑫興奮的低吼一聲道「驕陽孫兒,我就是龍耀鑫,你的大爺爺。」

「大爺爺,祖師命令帶我去一趟底蘊密室。」龍驕陽拿出墨色令牌道

本來還在喧鬧的人們,聽到這句話,頓時沒有了聲音。眾人的眼神都變成了震驚!

底蘊密室,這可是龍家藏至寶的地方,平時除了家主與底蘊密室的掌控長老,誰都不可以靠近。現在龍驕陽,竟然手持底蘊密室的令牌,要進入底蘊密室,這對他們的衝擊太大。

龍耀鑫怔愣道:「驕陽,龍嘯天祖師讓你去底蘊密室做什麼?」

「這樣的機密之事,我能外泄么?」龍驕陽提醒道

龍耀鑫沒有在問,他點頭道「我帶你去底蘊密室。」

「陽兒,龍嘯天祖師讓你去底蘊密室做什麼?」龍繼禮忍不住問道

「爹,大戰在即,你覺得我去底蘊密室能做什麼?」龍驕陽環視四周,他想了想說道

四周的圍觀人們,內心的火苗都被挑撥起來。大戰在即,進入底蘊密室,能做什麼?當然是要取出底蘊法寶,準備生死之戰。

龍繼宗一拍手掌道「太好了。還是龍嘯天祖師霸氣,一恢復就要跟敵人死戰。」


「爹,祖師讓你挑選十名好手,在這裡駐守,任何人想要靠近密室的傳送陣,殺無赦!」龍驕陽發現四周的人,都在盯著傳送陣,他可不想這些人進入裡面,將龍嘯天的真實情況給暴露了。

「我一定替祖師守好閉關之門!」龍繼禮激動領命,他自然不會知曉,這個命令其實是他兒子給他的。

「四弟,三哥幫你一起守護這裡!」龍繼宗馬上請命道

「好啊。」龍繼禮馬上答應道

龍驕陽見龍繼禮如此好說話,他不放心道「爹,你讓人去將鐵頭找來,讓他幫你一起護衛此處。」

「好,我這就派人去府邸請他過來。」龍繼禮沒有多想,馬上答應下來。 底蘊密室,乃是龍家經過三千年的積累,所建立起來的巨大寶庫。這個地方機關重重,有許多機關都是絕死的。任何人都無法停止,即便是龍家的人也不行。

所以龍嘯天才會吩咐龍驕陽小心一些。

三千年的積累,雖然比不上一些存在十幾萬年的超級家族,但是比一些新貴家族要強盛很多。這也是為什麼龍家的人才凋零,天符城內的家族與門派不敢趁機吞併的原因。

誰都不知道,龍家有怎麼樣的底蘊。誰都不想第一個去觸霉頭,讓自己損失慘重。

這一次,有人用棺材將龍嘯天送回來,並且送來要滅掉龍家的戰書。能吸引無數人圍觀,也有這樣的因素在裡面,一些勢力想要趁機觀察一下,龍家的真正實力到底如何?

龍耀鑫一路上都在向龍驕陽打聽龍嘯天的事情,龍驕陽知無不答的將龍嘯天受傷的真正原因告訴了龍耀鑫。龍耀鑫知道事情真相后,非常的憤憤不平。對於即將來臨的敵人,他也沒有那樣懼怕了。

因為敵人並非戰勝了龍嘯天,而是趁著龍嘯天沖關失敗,出手偷襲。現在龍嘯天傷勢恢復,這狡猾陰險的敵人敢現身,肯定會死在龍嘯天祖師的手上。

龍驕陽沒有龍耀鑫一樣樂觀,因為他已經從龍嘯天口中得知,一位跟他境界相同的強者來襲。天玄域,大周王朝的一個勢力,已經跨域而來,要取締龍家!

行走了大約半個時辰,龍驕陽與龍耀鑫通過秘密的傳送陣,進入到一個巨大山門之前。

「驕陽,將你手中的令牌按在山門的凹槽之中,即可開啟入內的通道。」龍耀鑫取出自己的令牌,將其按在令牌凹槽之中。

龍耀鑫的令牌按入凹槽的一瞬間,一道光束照耀在龍耀鑫身上,將他直接吞了進去。

龍驕陽很驚奇的,將手中的令牌按入凹槽之中。

一道傳送之光,將龍驕陽包裹,將他帶入山門之內。

「原來這山門是一個傳送陣,我還以為這與祭祀之術有關係。」龍驕陽在心中暗道

進入山門之內,整個世間都亮了起來。這是一個光明無限的世間,太陽高懸天空之上,看起來如同一個單獨存在的小世界。

龍驕陽深吸一口氣,讓精神意念探查四周,他並沒有感應到祭祀之術的力量。

「驕陽,是不是感覺這裡如一個單獨存在的世界?」龍耀鑫看向龍驕陽笑問道

龍驕陽點頭道:「這是一個獨立存在的小世界么?」

「不是。」龍耀鑫搖頭道「其實我們在一座山峰的地下,這是一座巨大的地宮。這裡之所以仿若單獨存在的小世界,就是因為那一顆太陽神珠。它懸浮在這裡,發出永恆不變的太陽光輝,將這裡照耀的如同一個單獨存在的小世界一樣。」

龍驕陽震驚的看向懸挂在空中的太陽,他真沒有看出來,這是一顆珠子,它與真正的太陽相差無幾了。

「這是一個珠子么?」龍驕陽盯著半空中的太陽神珠挑眉道

龍驕陽感應到了炙熱的太陽之火,這跟真正的太陽沒有差別!

「它真是一顆珠子,只是龍家沒有人能催動它,要不然我們無懼任何敵人。」龍耀鑫肯定道

「龍嘯天祖師也無法催動它么?」龍驕陽驚疑無比,莫非這是一件帝級法寶?

「龍嘯天祖師的確無法催動它,他老人家,曾經想要強行摘下它,卻被它反噬的力量給擊傷了。」龍耀鑫說道

龍驕陽將目光鎖定在太陽神珠上,他發出精神意念,想要探查這是不是一件祭祀法寶。

「馬勒戈壁,等老子離開這裡,必然殺回家園,奪回屬於老子的一切!」龍驕陽的精神意念一靠近,即刻感應到這樣一道精神意念。

龍驕陽非常驚疑,這一件法寶,似乎真有點像祭祀法寶。

「是誰在偷窺老子?」龍驕陽愣神之時,一道火爆的精神意念傳來。

「我可沒有偷窺你,我只是在探查你,你可是這太陽神珠的兵魂?」龍驕陽傳出精神意念問道

「兵魂?嘖嘖,老子燒死你!」

火爆的精神意念,化成一道炙熱的太陽之火,從天而降燃燒向龍驕陽。

龍耀鑫緊張無比的運轉天級境大成期的力量,想要阻攔太陽之火。

「大爺爺,不要阻攔太陽之火降臨。」龍驕陽將龍耀鑫推開,讓太陽之火焚燒在了身上。

只是這焚燒的太陽之火,無法讓他傷到分毫。


龍耀鑫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他可是記得當年,龍嘯天老祖師就是被這樣的火焰燒傷的!

怎麼這火焰將龍驕陽包裹,龍驕陽卻風輕雲淡,毫髮不傷?

「祭祀之術,你是祭祀?」太陽神珠之中的存在,發出驚呼之聲。

下一刻,太陽神珠,如太陽降臨一般飛了下來!

龍耀鑫驚恐躲避,可是還是慢了一些,被無盡的炎熱火浪給烤焦了白髮。

龍驕陽沒有動彈,他與太陽神珠面對面了。

「馬勒戈壁啊,老子等了幾千年,終於等到了一個祭祀!少年祭祀,快去將你師父找來,老子要破珠而出,需要一位大祭祀的幫助!你去告訴你師父,幫老子破珠而出,老子重重有賞。」太陽神珠中的存在驕傲道

「我的師父已經去世。就算他沒有去世,我也不會請他來幫助一個滿嘴髒話的人。」龍驕陽不滿皺眉道

「小子,你知道老子是誰么?老子可是住在太陽之中的金烏,你們這些凡物,都是淋浴我族聖地之光,才能生存的螻蟻。老子,讓你們來幫忙,已經是看得起你們了!」太陽神珠中的存在,非常囂張道

「哈哈,在你眼中我是一個螻蟻,而你在向一個螻蟻求助,你又是什麼東西?」龍驕陽對這囂張的傢伙非常惱火。

太陽神珠的存在厲聲道「螻蟻,你敢諷刺老子,看老子不燒死你!」

兇猛的太陽之火,將龍驕陽淹沒。龍驕陽很淡定, 如此生涯未有涯 :「你就算是一個真正的太陽,也燒不死我!別惹我,你的威脅對我沒用。」

太陽神珠,直接被龍驕陽拍到了本體,它外圍的巨大太陽之火,在龍驕陽眼中直接變成了虛無,因為龍驕陽以祭祀之術化成巨大煉丹爐,將四周的火焰全吞了。 太陽神珠被拍飛上天,太陽神珠之中的金烏無法相信這個事實。飛上空中片刻,它才驚叫道:「螻蟻,你竟然無懼太陽真火?」

龍驕陽沒有理會這太陽神珠,他對不遠處驚恐的龍耀鑫喊道「大爺爺,不要害怕,跟在我身邊,它傷害不了你。」

龍耀鑫震驚道「驕陽,這……這是怎麼回事?太陽神珠怎麼會攻擊你?你又怎麼不懼怕太陽之火?」

「這件事情說起來很複雜。以後有機會,我再告訴你,現在我們繼續前進,我要見到不死葯池。」龍驕陽可不會將祭祀之術的事情告訴龍耀鑫。

龍耀鑫滿心疑惑,得到的卻是龍驕陽這樣一句回答。他很憂鬱,心中很不滿,但是此刻太陽神珠又一次飛擊而下。他不敢有絲毫遲疑,跑到了龍驕陽身邊。


太陽神珠,這一次並沒有發出猛烈襲擊。

「人類,我為先前藐視你的話語道歉。我真心的希望,你能找你師父來幫我。」太陽神珠中的金烏懇求道

「偉大的金烏,我有要事要做,你能回歸原位,等我待會回來之後再說么?」龍驕陽對囂張的金烏很不爽,它的道歉並不能讓龍驕陽消除怒火。

要不是龍驕陽會祭祀煉丹術,他剛才已經被金烏燒成灰燼了。

「好,我等你。」金烏沒有多少什麼,它回到高空之中。

龍驕陽沒有去看太陽神珠,他邁步向前行走。

太陽神珠的金烏,在太陽神珠之中嘀咕道:「螻蟻人類,竟然敢跟本金烏囂張,等老子破珠而出,一定要將你生食了!」

龍耀鑫盯著突然降臨,又突然飛上半空中的太陽神珠,他活了一大把年紀,智慧並不差。這太陽神珠對龍驕陽的態度非常不同,龍驕陽似乎可以操控太陽神珠!

「大爺爺,不要分神想事,我們現在該向哪裡走?」

在一個三叉路口,龍驕陽拉住徑自前行的龍耀鑫問道

龍耀鑫聞言急忙停下腳步,看著不足四步遠的第一條岔路口,他驚出一頭冷汗道:「好險,這是一條死路!」

龍驕陽一陣無語,在這危險的地方,龍耀鑫竟然還失神。

龍耀鑫收斂心神,給龍驕陽仔細說著,底蘊密室之中的生路與死路。在這危險之極的地方,他可不敢再分神了。

又過了半個時辰,龍耀鑫才將龍驕陽帶到了一個處,九個小山門存在的地方。

「驕陽,這九道山門之中,都存放著一件底蘊秘寶。你手中的令牌就是取出它們的鑰匙。不死葯池從左向右數,是第九個。」龍耀鑫在小山門之前說道

龍驕陽看著九個小山門問道:「除了不死葯池,這些都是聖級法寶么?」

龍耀鑫肯定點頭道:「當然!不是聖級法寶,怎麼能做底蘊至寶。」

龍驕陽對龍家的底蘊,有了一個全新的了解。有八件聖級法寶存在,一般人根本無法攻破龍家。天玄域大周王朝襲來的勢力,可能非常強勢,但是比拼底蘊的話,龍家不會輸。

「如果不死葯池,是祭祀法寶。我又能讓其重新開啟,替龍嘯天祖師將經脈傷勢徹底修復。天玄域大周王朝襲來的敵人再強,也不可能滅掉龍家。」龍驕陽如此想著,拿出底蘊令牌,按入第九個山門之中。

底蘊令牌一入凹槽之中,第九個山門顫動發光,將一塊手掌大小的黑碗送了出來。

龍驕陽目瞪口呆的看著被傳送之光懸浮在半空中的黑碗,他無法相信,這是傳說中的不死葯池!

「驕陽,快接著。傳送之光要結束了。」龍耀鑫提醒道

龍驕陽下意識的伸出手,恰好將要墜落向地的黑碗接住。

「這是不死葯池?」龍驕陽無法相通道

「是的,這就是不死葯池。」龍耀鑫肯定的點頭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