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主!他們這就有七個人了!剩下的名額是不是有些少了?」

「七個怎麼了?如果其他選手有實力,我不介意多招幾個!」

「是!神主!」 又等了半個時辰這才有人陸續的出來,最後限制時間到,這一項二十三人參加,二十人通關,三個人被淘汰。

最後一項也不是選手之間的對決,而是他們會進入一個由十二個戰魁組成的戰魁陣,這些戰魁會根據選手的戰力變化,也就是說你有多強它們就有多強,如此,選手等於是和十二個和自己實力一樣的對手對決,而且還要勝出。

實際上這有一個很明白的道理擺在選手們面前,那就是你想硬拼肯定是不行的,只有智取才有可能打敗十二個戰魁。

因為這些戰魁是你強它就強的設計,這樣就形成你越強難度就越高的情形。

這就要看選手自己如何應對這十二個戰魁了,齊銳是一點也不擔心,因為在乾坤玲瓏塔內的第四層,就有他製成的上千戰魁,這些戰魁可是在人魔大戰中立下過汗馬功勞,現在全都在塔內,像祝無雙,君兒她們可是經常會去訓練的。

所以和戰魁的對戰齊銳,祝無雙和君兒都有非常豐富的經驗,尤其精通符文陣法的齊銳更容易,因為他對戰魁是太了解了。

祝無雙首先進入戰魁陣,所有選手全都想觀戰,但很遺憾戰魁陣是封閉的,想知道選手是否勝出很簡單,只要從勝出的門走出來就是過關了。

這樣很公平,因為大多數的選手還是沒有和戰魁交戰的經驗,如果讓他們觀戰,那就對先進入的選手很不公平了。

「齊銳!無雙能過關嗎?」玄琮兒關心的問,

「肯定能!」如果說這個世界上齊銳最佩服的姑娘,那就是祝無雙了,她不僅聰明睿智,而且遇事冷靜縝密,凡事到了她這裡好像都不是問題。

「你好像對她有信心啊!」

「當然!她可是我的媳婦!」齊銳很幸福的笑道,

「那你覺的我能順利過關嗎?」

「我想你也沒問題!我友情提醒你們一下,和戰魁對打千萬別硬碰硬,一定要智取,最好的辦法就是攻擊它們的下肢!」齊銳說出了比較簡單實用的辦法,

「這裡的戰魁應該都是非常堅固的材料製成的,想廢了它們的下肢恐怕沒有那麼容易!」玄琮兒說道,

「我現在也不知道這些戰魁是用符文陣控制還是靈石控制的,如果是靈石那就簡單了,你們只需要找到靈石的位置摧毀掉,戰魁也就是廢了,如果是符文陣控制的,那就比較麻煩了,你們需要破壞它的符文陣,一旦符文陣被破壞,它們一樣也就廢了。」

齊銳現在能告訴他們的也只有這些,只希望她們能臨場發揮的好一些。

齊銳和幾個姑娘說著,那邊有了歡呼聲,祝無雙已經順利過關,而且渾身上下沒有任何凌亂,說明她過的非常輕鬆。

接下來就是欣君兒,她進入的時間長一些,但也一樣從通關的門走出來,之後的武帝境選手就沒有那麼輕鬆了,最後只有一個叫峰景的武帝境九重境選手過了關。

齊銳進入的時間最短,只有一炷香的時間他就通關,神主他們都是能看到他們是怎麼通關的,笑道:「如果都像他這樣過關,咱們的戰魁可就損失大了!」

「他是符文陣法大師,本身自己就會製造戰魁,能把這些戰魁拆了的這些選手中恐怕也只有他了!」緣婕娘娘也笑道,

「幸虧咱們準備的多!」神主趕緊讓人把被齊銳拆掉的戰魁運出來,然後換上新的。

洪欣雪進入之後時間用的很長,不過她還是從通關門出來了,但她可是狼狽的很,衣服好幾處都破了,估計身上受了不少的傷。

同樣的破虛境的選手通過這一關的也只有三個,唐小涵,杜良等人全都被淘汰,反而是崇真和尚過了關。

化虛境的選手讓很多人關注,因為這第一名可是神主的女兒,她也用了不長的時間就出來,神主苦笑,因為她也是把戰魁全都拆了,她不是用齊銳的辦法,而是很暴力的直接用手裡的寶劍把控制戰魁的符文陣全都摧毀。

明兒和慧兒就沒有那麼有天賦了,二人和大多數選手一樣是被抬了出來。

二女沒通關那是哭的稀里嘩啦,玄琮兒一個勁的安慰,最後還是齊銳說道:「你們就別難過了,這麼多淘汰的要是都跟你們一樣,還不都去自盡了!你們也別著急,回頭我送你們去五行神境中修鍊,等你們厲害了一定會回到琮兒身邊的!」

「謝謝齊公子!」聽了齊銳這麼說二女這才好了一些。

新一屆神英榜出爐,武帝境第一名祝無雙,第二名欣君兒,第三名峰景,破虛境第一名齊銳,第二名洪欣雪,第三名本霧寺的崇真和尚,化虛境第一名玄琮兒,第二名九青,第三名蕭舞。

其他人連神英榜都上不去,因為這個榜只取前三名。

這一回是神主親自召見了他們九個人,首先恭喜了各位,然後該給他們各宗各派的獎勵也都給了,齊銳,祝無雙和君兒的獎勵神主都給了他們個人,無非就是一些丹藥和法器等。

「孩子們!你們將會成為神英軍的一員,因為你們在不久的將來會直面兇殘的魔族,為了你們更有戰鬥力,我會把你們送到一個秘密地點修鍊一年!所以你們要有什麼事情需要安排的趕緊,我給你們三天時間!」

齊銳還真有事情要安排,首先是要把明兒和慧兒送到五行神境,然後他還要回酈燦星一趟,把該安排的都安排了,另外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神主讓他把其它的兩個武魂全都收回來,這樣在天水池中才能全面提升。

「神主,我想再帶上來幾個人,她們是妖族和鬼族!」齊銳心想要是讓分身臧棱廢了,鬼鬼,妲瀾和妖王怎麼辦,不如帶上來讓她們也進入五行神境修鍊得了。

「你說的是妖王和鬼鬼吧?」

「神主英明!」

「要說她們也算是你的女人,但畢竟她們是異族,我勸你還是慎重一些,不過我允許你自己決定,如果你真想帶她們上來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情!」 神主有事相求,齊銳怎麼好意思拒絕,趕緊問道:「神主有什麼事儘管吩咐就是了!」

神主猶豫了一下說道:「齊銳!我這個要求很私人,你不要介意!」

「神主和我客氣什麼!既然是私事就更好辦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我的意思是不管以後如何,我希望你都不要讓琮兒傷心!」

「我讓她傷心?!」齊銳莫名其妙,

「齊銳!我只是提醒你!我知道你很有女人緣,就是說很討女孩子喜歡,你身邊的女人也不少了,但這也阻止不了繼續有女孩子喜歡你,我擔心琮兒也是其中一個,所以我希望你以後千萬不要讓她受到傷害!請理解我一個做父親的心,我不怕她在和魔族的大戰中犧牲,因為那樣她也是死得其所,但是我可不希望她因為一些閑雜事情傷心難過!」

看到神主為了自己的女兒居然懇請自己,齊銳很是尷尬的說道:「神主!我發神雷毒誓保證沒有這種想法!」

「我知道,但你和我都阻止不了琮兒有這個想法啊!」神主還是了解自己的女兒,再說他也會占卜之術,已經看到自己的女兒和齊銳有一段感情糾葛,但是什麼結果他看不到,所以這才讓神主很奇怪,也只好現在防患於未然。

「就算她有想法我也會拒絕的!神主放心!」

「拒絕!恐怕沒有那麼簡單,琮兒認準的事情就算我也阻止不了啊!」

「那我會見機行事的!」

「齊銳!你也不用太刻意了,畢竟你們以後要經常在一起,就讓一切順其自然吧!我的意思就是你盡量照顧著點琮兒感受,她畢竟沒離開神殿!對男女之事更是很懵懂,以後你要多教她。」

「神主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的!我的意思是會像對親人的那樣照顧!」齊銳心裡已經有了打算,他希望玄琮兒和自己能像和趙瑜珺那樣的關係,

「這個我相信!謝謝你齊銳!」神主作為一個父親感謝道,

齊銳先把明兒和慧兒送到了五行神境,因為玄琮兒沒事幹,非要跟著齊銳一起玩,於是齊銳就帶著她趕往酈燦星,這可是神主同意了的。

酈燦星

星耀紫光閣的所有人都在專心修鍊,尤其是公子長樂,端木雅蘭,趙瑜珺,齊戰,澹臺海軒他們這些人,這幾個人可全都想早日飛升到神界找齊銳去。

君浩然已經不管宮中瑣事專心的修鍊,這樣大央華宮就又回到了冷鳳伶的手中。

凱倫成秀為了去找齊銳央求了她很多次,但冷鳳伶就是不許她走,凱倫成秀在大央華宮越待越沒意思,因為她根本就是個擺設,所以就更想離開,於是就偷偷的溜走,結果被冷鳳伶發現,為了懲罰教訓還把她軟禁了起來。

現在的凱倫成秀腸子都悔青了,要知道今天當初跟著齊銳走了不得了,就在她傷心難過的時候,給她送飯的弟子告訴了她一個驚喜的消息,齊銳已經到了大央華宮,正在向冷公主要人。

「齊銳!你可千萬要把我帶走啊!」凱倫成秀祈禱著,

齊銳在大殿上見宮主的位置上坐著的是冷鳳伶,問道:「冷宮主!成秀呢?」

「她有事不在宮中!」冷鳳伶敷衍道,

「不在宮中!冷宮主還請你不要當我是三歲小孩子!」齊銳知道凱倫成秀就在大央華宮,來之前他就打聽過了,再說凱倫成秀要是出大央華宮動靜肯定很大,他更會得到消息。

「齊閣主!這裡是大央華宮!還請你不要太放肆!」冷鳳伶還以為齊銳是半年前的武帝境,所以根本就沒把他放在眼裡,

她本來就很討厭齊銳,對他肯定是沒好臉好氣,這就激怒了在一旁的玄琮兒,就問齊銳:「這個女人不過就是個武帝境,幹嘛這麼凶?」

「琮兒,武帝境在酈燦星就是頂級存在了!」

「原來如此,要不要我教訓一下她?」

「不用!還是讓我自己來解決吧!」齊銳說完抬頭看著冷鳳伶說道:「冷宮主,趕緊把凱倫成秀交出來,不然我可就新賬老賬和你一起算了!」

「新賬!老賬!什麼老賬?」

「想知道可以!把凱倫成秀交出來!我們找個地方聊聊,你最好把君浩源也叫出來,因為舊賬也有他的事情。」

「哼!那就先算賬吧!」

「也好!我建議去彩瑤池去聊比較好!」

「你怎麼知道彩瑤池!?」冷鳳伶和君浩源在彩瑤池殺死了前宮主齊銳之後,就把那裡設為了禁地,任何人都不許進入,所以這麼多年來這個地方已經逐漸的被人遺忘了。

但是這個齊銳小小年紀怎麼會知道彩瑤池,這讓冷鳳伶忽然想起了前宮主齊銳。

「想知道我是怎麼知道的,把君浩源找來我會告訴你們兩個!」

冷鳳伶越聽這話越不對,這心裡就嘀咕了起來,於是立即派心腹去叫君浩源。

齊銳不等冷鳳伶同意,就帶著玄琮兒徑直往彩瑤池方向走,這裡他是輕車熟路,冷鳳伶想阻止但她哪裡是齊銳的對手,連追她都追不上。

就這樣齊銳再次來到當年遇害的彩瑤池邊,看著這裡他就想起了當年的情景,自己用了三天三夜的時間為冷鳳伶煉製了一顆魂元聖丹,卻不想她拿到了丹藥就聯手君浩源將自己殺死。

當時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她們說的話也回蕩在耳邊。

「齊銳!你會鑄魂如何?會煉丹、煉器又如何?我鳳伶女帝要嫁的男人必須是氣吞寰宇,掌碎星河的超級強者!難不成以後區區武尊境的你還要我來當保鏢!?」

君浩源森冷決然的對他說:「齊銳!鳳伶是我心愛的女人!所以她不能嫁你!為了我和她的將來,你!必須死!」

「齊閣主!你到底是誰!?」冷鳳伶看著齊銳在風中面色決然問道,

「想知道嗎?等君浩源來了我就告訴你!」齊銳森冷的說道,

「說吧!我來了!」君浩源的話音一落人就到了,

「來的好!浩源帝君!鳳伶帝君!還記得當年你們在這裡殺了前宮主齊銳嗎?」 該是算賬的時候了,大央華宮本來就是齊銳建立的,尤其是到了彩瑤池,觸景生情更讓齊銳恨這兩個狗男女。

所以他今天決定把前世今生的所有事情一併在這裡解決,看到君浩源也來了,冷笑道:「來的好!浩源帝君!鳳伶帝君!還記得當年你們在這裡殺了前宮主齊銳嗎?」

「修要胡說!前宮主齊銳是我的好兄弟!我怎麼會殺他!」君浩源根本就不相信眼前的這個二十多歲的齊閣主就是當年的齊銳,

「哈哈哈……浩源帝君!做了就是做了!要不要我把你們當時說過的話再說一遍啊!」齊銳說道,

「你是齊銳!?這怎麼可能!」君浩源還是不信,

「君浩源!冷鳳伶!實話告訴你們!我的神魂並沒有消散,而是借屍還魂,今天我們就新賬老賬一起算算吧!」齊銳冷笑道,

「齊銳!你真的是齊銳!」冷鳳伶嚇的臉色慘白,

「冷鳳伶,當初我為了給你煉製魂元聖丹走遍了整個中神州尋找藥材,最後用了三天三夜的時間給你煉製成功,為的就是在我們大婚之日把魂元聖丹當成結婚禮物送給你,卻不想就在這裡,我興高采烈的給你送葯,你卻聯手君浩源將我殺害,當時就是君浩源用他的三尖兩刃刀從背後讓我殺死,怎麼!二位帝君敢做不敢承認嗎!!」

「你!真的是齊銳!」君浩源也大吃一驚,因為當年的齊銳的確是讓自己從背後殺死的。

「如假包換!君浩源!你不是雙武魂嗎!來吧!我們就在這裡決一死戰!」齊銳說完拿出了七星寶劍,

「齊銳!既然如此!那麼我君浩源就再殺你一次又如何!」君浩源知道如果面前站著的就是前宮主齊銳,他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既然如此那就做個了斷吧。

「齊銳!要不要我幫你!」玄琮兒手癢的問道,因為她是化虛九重境,殺君浩源就比碾死一隻螞蟻還簡單,

「不用!你在旁邊觀戰!對付他們還用不到你!這是我們之間的仇怨,還是讓我自己來解決!這樣才痛快!」

「齊銳!來吧!」君浩源再次的拿出了他的三尖兩刃刀,也釋放出了九魂環十個武魂虛影,他現在是破虛五重境,雙武魂共十個武魂虛影。

齊銳冷笑一聲說道:「君浩源!冷風伶!明年的今日便是你們的忌日!」說著他釋放出了九魂環九個武魂虛影,發出了一聲長嘯,這聲長嘯是大央華宮前宮主齊銳的呼喚召集號令。

只要是大央華宮的老人都會記得,因為當時的齊銳實力不強,所以有專門保護他的一隊侍衛,現在這隊侍衛也還在,而且也都已經成了長老級的人物。

「齊銳!你就算把他們找來,你以為他們會信你說的!?」君浩源問,

「他們愛信不信,我只是讓他們看著你們是怎麼死的!」齊銳殺氣衝天的吼道,

齊銳的話音剛落,就來了幾十個武神和武帝境的修者,這些都是大央華宮的精銳。

「宮主!浩源帝君!發生了什麼事情?」大長老過來問道,

「此人冒充前宮主齊銳搞事情!」君浩源說道,

「冒充前宮主!這不是星耀紫光閣的齊閣主嗎?」大長老認識齊銳問道,

「袁琦!你的紫陽槍訣可練到第九層了?」齊銳問道,

「你是誰!?」大長老現在可不叫袁琦,這是他進大央華宮之前的名字,

「我是齊銳!想當年在青峰山,你重傷臨死,是我用六鼎培元丹救了你的命,從那時候起你就跟隨我身旁,不知道你可否還記得!」齊銳說出只有他們二人知道的事情,

「宮主!你真的是宮主?」袁琦驚訝道,

「沒錯!難道當初我就這麼消失你們就沒有懷疑過嗎?」

「不管你是不是我們的宮主,我都要告訴你,宮主失蹤之後我們這些人滿世界找,幾乎找遍了整個縹緲大陸!」

「嗯!這個我相信!我就是在這裡被君浩源和冷鳳伶聯手殺害!只不過我的神魂並沒有消散,正好我會還魂術,所以就借屍還魂了!」齊銳哪會什麼還魂術,只是這麼解釋一下,

「你真的是閣主?」二長老問道,

「洪修!你當年在天驕榜的對決中被青陽宗內院首席弟子重傷,而且武魂受損幾乎是成了廢人,是誰救的你?」齊銳問,

「是宮主救的我這個誰都知道,你可知道宮主用的什麼方法?」

「我是先救了你的命,然後幫你修復了武魂,當時你的武魂是紫色,我不僅幫你修復了武魂,還幫你的武魂提升了一個品階!對也不對!?」

「宮主!您真的是宮主!」這件事情幾乎沒人知道,洪修噗通跪下喊道,

「今天我召喚你們過來就是為了讓你們見證一下,我齊銳要殺了君浩源和冷鳳伶報仇!」

「宮主!這些年浩源帝君和鳳伶女帝對大央華宮的貢獻也不小,能不能不殺他們?」袁琦幫著求情道,

冷鳳伶和君浩源對待大央華宮的人還是很不錯,尤其是之前跟著齊銳的人全都得到了重用,他們這樣做其實也是很聰明,只有這樣他們才不會被這些人懷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