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王,這些事都是科托斯告訴我的,咱們把他找來一問便知。」赫拉對堤豐道。

堤豐剛想派人去把科托斯叫來,只見科俄斯正在向自己使眼色,於是抬手讓眾人稍安勿躁。科俄斯來到堤豐身邊低聲道:「神王,現在不是追究這些小事的時候,即使伊阿佩托斯真說了那些話,難道在這個關鍵時刻,你還能處罰他不成?」

堤豐從古爾薇格帶著奧林波斯諸神突然出現,到蓋亞又為卓越他們說情,也感覺到事情似乎不那麼簡單。想了想回頭對伊阿佩托斯和赫拉道:「這事過去了,以後不要再提。」

伊阿佩托斯一聽心裡瞬間一輕,趕緊道:「神王,宙斯被潘多拉救走,這事咱們不得不防啊!一旦那小子脫困和古爾薇格他們匯合,對咱們將是一大危害。」

「哈哈!這事你放心,宙斯的神皮神筋都在我手裡,沒有這兩樣東西,宙斯就是逃出去也是廢物一個,連個末流的小神都不如。」堤豐不以為然道。

「神王英明!」諸神一聽這才放下心來。

北地的某個山間洞窟,蓋亞和克羅諾斯夫婦隨古爾薇格等神來到這裡,看著周圍頗為簡陋的山洞和傢具、器皿,蓋亞不禁暗暗撇了撇嘴,心說這日子過得,別說神靈了,連個人類都不如。

又看了一眼身邊的古爾薇格,這蓬頭垢面的模樣我看了都嫌丑,別說我兒子了。不行,不能讓克羅諾斯娶這樣的女人,等我兒子的封印解開,我們一起把這個女人抓住,讓克羅諾斯和瑞亞統治北地倒是不錯,那樣也不會和堤豐搶希臘本土的統治權了。

古爾薇格哪裡知道她心裡想什麼,頗有些歉意地道:「地母、克羅諾斯,北地的一切都被蘇爾特爾那個老傢伙摧毀,我們不得已暫時定居在這個山洞裡,你們將就些啊!」

「這沒什麼,等我神力恢復了,咱們再重新建設就是。所謂『夫妻同心,黃土變金』,只要我們齊心協力,同甘共苦,這世上就沒有辦不成的事。」克羅諾斯在旁邊一拍胸脯承諾道。

「呵呵,好一個同甘共苦!」古爾薇格來到克羅諾斯身邊,嗤嗤笑道:「我現在正有一個小忙,不知道我未來的夫君願不願意幫?」

「咱們夫妻之間,還分什麼彼此,有什麼事你直接說就是。」克羅諾斯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說著慢慢向蓋亞、瑞亞的身邊靠攏。

「很簡單,我們需要從你身上借些東西走,不知你願不願意答應?」一個聲音從旁邊的山洞內響起,接著一陣黑霧飄過,一人瞬間出現在眼前,正是夜之女神倪克斯。


「你們…你們怎麼會在一起?」蓋亞看到倪克斯的瞬間就知道不妙,裝出一副驚異的樣子,說話間手一揮打出一道黃光,接著和克羅諾斯、瑞亞疾向洞外閃去。

「咯咯!老姐姐,好不容易來一趟,幹嘛那麼急著走啊!」倪克斯說著已經閃到三人要突圍的路線上,後面古爾薇格帶著奧林波斯諸神也慢慢圍了上來。 古爾薇格和蓋亞等神走後,卓越、珂蘿索等人來到至聖島,發現這裡已經變成一片廢墟,整座島嶼都被轟得破爛不堪,所有的神靈都被堤豐和提坦神殺死,就是那些在這裡服務的人類靈魂都沒跑掉一個。

諸神把屍體集合到一起焚燒掉,又安慰珂蘿索、菲爾德斯卡一番,就準備南下返回剛開鑿的諸神之地。

只是都這麼久了,雅典娜還拉著阿爾忒彌斯和斯提克斯、赫斯提亞來糾纏自己,卓越心裡好不煩躁。讓諸神在前面等待,帶著她們來到一邊,冷聲道:「雅典娜,你別浪費時間了,我不會和你去北地的。」

他現在已經肯定阿爾卑斯洞府前發生的一切都是斯提克斯故意的,目的就是讓自己和堤豐決裂,而至聖島的一切都是那件事引發的。這些傢伙手段如此惡劣,還差點讓斯露德都**,卓越如何能原諒。

「這事怪我,我承擔一切責任。」斯提克斯知道瞞不下去了,來到卓越跟前誠懇地道。

「他媽得,你以為你是誰,你擔得起嗎?」卓越瞬間暴怒,兩眼冒火地看著眼前的斯提克斯,恨不能一把撕了她。恨恨地道:「好,你既然願意擔責,那現在這裡毀滅了這麼多神靈,你先自殺謝罪吧!」

斯提克斯被激得臉色煞白,手掌一舉就要自殺。雅典娜趕緊抬手攔住她,斯提克斯哀聲道:「不凡,是我故意把阿特拉斯他們引過去的沒錯,可我當時根本沒想到會引起這麼嚴重的後果。」

「沒想到?」卓越見這個該死的女人到現在還不說實話,心頭的怒火更旺,指著她咆哮道:「那些提坦每天騷擾山澤女仙和水神,四處殺人強姦婦女,你他媽現在竟然跟我說你沒想到,你當我是傻子嗎,還是這裡的大家都是傻子?」

「可兇手是堤豐和那些提坦神啊,你怎麼能把責任都推到神女身上。」雅典娜這話說得自己都沒有底氣,聲音自然越來越小,到最後已經輕不可聞。

「就憑她是引發這一切的導火索。至於堤豐和眾提坦神,我以後會想辦法復仇的。」卓越冷冷道。

「不凡,我問你一件事,你能認真地回答我嗎?」一直沉默不語的家宅女神赫斯提亞這時道。

「你說。」卓越知道赫斯提亞心地良善,以前沒少在人間幫助普通人,對她還是比較尊重的。

「我想知道當你看到那些提坦神四處殺人、強姦時心裡什麼感受?」赫斯提亞沉聲道。

「勝利者的權利,當初宙斯從你爹手中搶到神王寶座后,乾的事不比這噁心十倍,光一場大洪水淹死多少人?」卓越豈能不知道她什麼意思,不答反問。

「也就是說你認為那些提坦神做的事是理所當然、是正確的了?」赫斯提亞神色瞬間變得很不好看。

「這是你說的,我可沒這麼說。」卓越自然不會上她的圈套,「無論誰幹的都夠噁心,我只是想告訴你,想要反對堤豐別用這個當借口,因為宙斯干過同樣的事。」

赫斯提亞本來想拿這事說服卓越,以人民大義讓卓越贊同幫助他們,沒想到在這裡就被堵了回去,一張原本聖潔慈愛的臉很快變成豬肝色。

「也就是說你也不贊同堤豐和那些提坦神的濫殺無辜了?」雅典娜介面道。

卓越知道她的意思,若推翻堤豐,神界還由宙斯統領,那麼這些殘殺和強姦就將不會再有。只是想到自己要和宙斯合作對付堤豐,卓越心裡像吃了只蒼蠅一樣噁心,那可是自己多年的仇敵,殺死自己兒子的兇手。

雅典娜見卓越半天沒說話,繼續道:「不凡,我們暫且不談他們倆誰好誰壞,我就問你一句話,你覺得他們倆誰更合適做神王?」

卓越一聽依然沉著臉沒說話,其實他心裡早有答案。宙斯雖然粗暴、好色,卻制定各種相對公平的律法,也能做到一視同仁。比如當初赫拉克勒斯把奧路菲妻子的靈魂從冥界帶回到人間,他雖然想盡一切辦法想要使這個看重的兒子免於處罰,卻都只能規避那條律法,而不是直接無視。

而堤豐就不同了,這傢伙好色、嗜殺不說,根本就不懂得如何治理世界,朝令夕改,全憑個人喜好辦事。卓越曾經勸他立法讓諸神遵守,可這傢伙竟然一句麻煩都把這事扔到一邊了,若希臘仍由他統治,可以想見未來的世界依然是混亂不堪。

「艾爾被強姦,斯露德差點**,這些事你都憤恨不平,把阿特拉斯他們四個神靈打得神魂俱滅。可那些人類呢,他們招誰惹誰了,一個不小心就會被殺,哪家女孩長得好點就被****,你就不能讓他們重新過上安定祥和的生活,不用再擔心死亡和****?」赫斯提亞說著說著動了真情,很快聲音變得哽咽,淚水順著臉孔向下流淌。

卓越自己就是人類出身,而且現在依然視自己為人類的一員,那些提坦神乾的事他也很憤怒。只是他那點實力實在阻止不了,堤豐又根本聽不進去勸,所以有時也想自己和堤豐合作,讓他當是神界之主是不是錯了。這時見赫斯提亞說得如此動情,心裡很有些羞愧。

抬頭見眾人都把目光對上了自己,趕緊整理一下心情,沉聲道:「殺人的事我不說他,誘姦婦女的事宙斯和諸神幹得也不少,這世界上有他們多少私生子,又有多少人類體內流著他們的血脈?」

雅典娜聽卓越的口氣,知道他的態度已經軟化,趕緊道:「我可以保證這種事以後絕不會再發生。」

「你保證,你還曾經保證宙斯絕不會對我動手,最後結果如何?」卓越冷笑道。

「那就讓宙斯向天下立誓,讓他立誓絕不再碰任何凡間的婦女。」雅典娜道,「宙斯從來沒違背過諾言,這你總該相信吧?」

卓越一聽沒再提這茬,又道:「這麼看來,你們已經把宙斯從神界救走了?」

「我也不瞞你,就在堤豐出來不久就已經得手。」雅典娜知道再隱瞞也沒有意義,索性大方承認。

「皮和筋都到了手裡?」卓越不大相信地看著雅典娜,這事當初他不放心,還專門問過堤豐。堤豐說那些東西放在了一個別人永遠找不到的地方,他不相信堤豐連這種隱秘都告訴赫拉。

「暫時還沒有,不過我相信不久就沒問題了。」雅典娜道。

「那你們還把克羅諾斯弄到北地……」

卓越沒說完突然想到了什麼,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雅典娜、阿爾忒彌斯和赫斯提亞眾神,而後又哈哈大笑起來。指著幾神道:「我知道了,果然厲害,竟然想到這種招數。只是你們這麼對待自己的父祖,不感到虧心嗎?」

「犧牲一人而幸福萬民,這種犧牲值得。」赫斯提亞一臉崇敬地道。只是在卓越的眼裡,這大姐再不是以前那個恬靜的家宅女神了,怎麼看怎麼像後世熒幕上的某黨黨員:感人而不太真實。

「不凡,現在可以跟我去北地了吧,我保證你的人身安全。」雅典娜道。

「沒興趣。」卓越立即否定,心中暗自慶幸當初給剝了皮的宙斯身外加了個縛神索,否則現在就不是別人求自己,而是自己求別人了。

「不凡,你真的一點忙都不願幫嗎?」久未說話的阿爾忒彌斯哀怨地道。

「想要我解開宙斯身上的縛神索可以,但不是在這裡。」卓越本來就只是故意拿捏一下,一看月神發話,趕緊就坡下驢。一直南方道:「我在諸神之地等你們,記住我想要什麼。」

說完和阿爾忒彌斯、赫斯提亞揮手道別,縱身來到等待的密特拉他們那裡,一起向諸神之地飛去。

「唉!這個活祖宗死活不願去北地可如何是好。」雅典娜號稱智慧女神也沒辦法了,急得來回直打轉。

「實話實說吧,至於結果就看造化了。」阿爾忒彌斯苦澀地道。

「你們什麼意思,不會是阿喀琉斯的靈魂不存在吧?」斯提克斯和赫斯提亞兩人都是嚇了一跳,若阿喀琉斯的靈魂真出了事,照卓越那脾氣,不砍死你就不錯了,怎麼可能還會解什麼縛神索。

「存在倒是存在,只是出了點狀況。」雅典娜笑得比哭還難看,「當初神王收了這小子的靈魂也沒太在意,隨手就放到一個法器里,沒想到這小子性格比他爹還倔,竟然搞自爆,等神王發現已經變成一縷殘魂了。」

「那想辦法復原啊!」斯提克斯急道。

「什麼辦法都想盡了,可都沒效果,不然我那段時間也不可能連卓越的面都不敢見。」雅典娜苦笑道,「神王自己沒招后我們又去求古爾薇格,後來還旁敲側擊地問過伊西斯,只是她們也沒有辦法,都說沒有千百年的時間根本復原不了。」

「你的意思是說阿喀琉斯的靈魂一直在你們手裡,你們也一直知道此事,只是沒告訴卓越?」赫斯提亞有些不悅地道,這不是拿人當猴耍嗎,讓他知道了不拚命才怪。

「沒錯,當初我們被圍攻時,神王估計自己逃不掉了,就讓我們找機會逃命,並把阿喀琉斯靈魂所在的地方告訴了我,我回神界帶領諸神北逃時就帶在身上了。」雅典娜道。 「忒提絲、斯露德,想不想去東方看看?」異空間內,卓越抱著斯露德道。白天差點**的事被諸神看得一清二楚,斯露德變得極為敏感,死活不願出去見人。卓越無奈,只得在這裡陪她。

「好啊,東方有什麼好玩的嗎,我也想去看看。」斯露德感覺實在不好意思見人,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倒也不錯,誰也不認識誰,再也不用想那些噁心事了。

「好玩的可多了,而且東方不像這裡,屁大點的地方就是一界,那裡一個國度比這裡南北幾界加起來都大,做什麼事也不用再束手束腳。」卓越說起東方,不自然地就把後世中國的樣子說了出來,聽得斯露德神往不已,恨不能現在就趕過去。

「不凡,你下定決心幫雅典娜他們一把了?」忒提絲心思敏捷,聯想到白天發生的事,瞬間猜到了卓越的真實意圖。

「目前看只能如此了。」卓越嘆了口氣,他和堤豐已經決裂,雅典娜、赫斯提亞說的那些話他也仔細考慮過了,若真能使目前這混亂的世界早點結束,自己的那點私人仇怨不報也罷。何況阿喀琉斯的靈魂還在他們手裡。

「不凡,斯露德這事怪我。」斯露德差點**的事發生后忒提絲很是自責,自怨自艾地道:「當初若不是我讓姨媽留下,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咱們也不用和堤豐交惡,更不用和仇敵合作。」

「斯提克斯雖然是導火索,但主因早埋下了,沒有這事最後一樣會爆發,只是時間早晚而已。」卓越搖了搖頭,他和那些提坦神理念不合,而且互相看不慣,到最後必然還是會走向對立面。

「咱們走了,新世界怎麼辦?」斯露德見卓越為了自己如此拚命,心裡好不感動,趴在他懷裡道:「新世界諸神當初和宙斯為敵,一旦宙斯重新得勢,以他的性格,不會輕易就善罷甘休吧?」

「有埃及神界和海界諸神的牽制,宙斯不敢亂來的。再說經過這件事之後,我相信宙斯性格也會改變很多,至少不會那麼氣焰熏天、不可一世了。」卓越安慰道。

「不凡,我怎麼感覺有些不大對勁。」忒提絲緊皺雙眉疑惑地道,「雅典娜既然已經在心態上說服了你,阿喀琉斯的靈魂又在他們手裡,他們沒必要如此低聲下氣啊,幹嘛非要把你請去北地不可?」


「可能害怕我反悔吧,如果到了北地,我想要反悔也要考慮考慮後果了。」卓越有些不以為意。雅典娜的做事風格他清楚,就是把一切有利條件掌握起來,然後利用形勢施壓,這次對自己還是那一套。

隨後的兩天卓越都在異空間陪斯露德,第三天雅典娜沒來赫拉克勒斯倒來了。兄弟倆再次見面自然高興,兩人在異空間喝了些酒,說了幾句話,卓越道:「大哥,這些天你跑哪兒去了,四處都找不到你。」

「我在希臘。」本來還滿是笑顏的赫拉克勒斯臉色立即落了下來。

卓越也知道堤豐統治下的真實狀況,一時無言,兄弟倆一杯接一杯地在那裡喝起了悶酒。喝了一陣,赫拉克勒斯明顯喝得有些大了,拍著卓越的肩膀道:「兄弟,你要報仇,你要奪回阿喀琉斯的靈魂我不反對,可把整個神界交給堤豐那個王八蛋是真的錯了,那裡大多數的地方已經變成了鬼城。」

「時勢使然,我也沒有辦法。」卓越嘆了口氣,「按照當時的形勢,我要想奪回阿喀琉斯的靈魂就必定要求助堤豐;而一旦打倒宙斯,咱們這神屆再無堤豐的對手,他肯定會做神王。」


「說來說去還是蓋亞那個老太婆亂搗鬼,她若不放那些該死的提坦神出來,就不會搞得天下大亂。」赫拉克勒斯說到氣憤處,嘭地一拳打在桌上,瞬間把桌子打的粉碎。

「那些提坦神雖然是蓋亞放出來的,可她不放堤豐一樣會放。」卓越把桌子殘片扔到一邊,又取來一張放在兩人中間,苦笑道:「堤豐需要幫手,而哈迪斯以及倪克斯的夜神家族他又不信任,所以最後的結果依然沒有兩樣。」

「那你就這樣看著他們胡作非為?」赫拉克勒斯瞪著卓越道。

「這事回頭再說吧,咱們繼續喝酒。」卓越和他又喝了幾杯,說了幾句閑話,突然道:「大哥,你最近見雅典娜沒有,她現在怎麼樣?」

「她呀,最近在忙……」沒說完才想起雅典娜吩咐的事,抬頭看著一臉促狹的卓越,有些尷尬地道:「兄弟,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瞞你,我這些天的確在北地,是雅典娜讓我來的。」

「我就說以你赫拉克勒斯的火爆脾氣,如果真在希臘本土的話,不可能看著那些提坦神為惡而袖手旁觀,肯定會鬧出些動靜來。」卓越說完拍了拍他的肩頭,正色道:「大哥,這事你別管了,我知道該怎麼做。」

「我就說我的兄弟再怎麼說也是人類出身,不可能看著他們受苦不問的,那我就不問了。」赫拉克勒斯說著繼續大口地灌了起來,最後喝的爛醉如泥,躺在那裡呼呼大睡。

赫拉克勒斯醉倒沒多久就傳來雅典娜拜訪的消息,卓越出去一看,這次那個讓人添堵的斯提克斯沒來,來的是雅典娜、阿爾忒彌斯和潘多拉,潘多拉身邊還有一口數尺見方的大箱子。

卓越看了看那口箱子,心中不禁暗暗冷笑,若猜得沒錯的話,變成廢物的宙斯恐怕就在那個箱子裡面。堂堂一個神王現在讓人裝在箱子裡帶走,想來也夠可悲的了。

「卓越,咱們又見面了。」潘多拉見到老朋友似得,一張如花的臉上堆滿了笑容。

「是啊,又見面了。我現在也不得不佩服宙斯的厲害,怎麼也沒想到你竟然會是他的人。」卓越看到她也有些感慨,當初潘多拉提到宙斯是一臉恨意,別說堤豐,連自己都騙了。

「其實卓越先生只是忽略了一些小事,若是早些聯想到那些東西,肯定早就知道我的真實身份了。」潘多拉笑道。

「喔!說來聽聽,我也想知道我到底錯在哪裡。」


「你看看就知道了。」潘多拉說著把外衣脫掉,露出裡面精緻細膩的皮膚和高聳的雙峰。

「你…這是幹什麼。」阿爾忒彌斯沒想到這女人竟然眾目睽睽之下直接脫衣服,站在那裡好不尷尬,立即拿起脫下的衣衫就往潘多拉身上罩。

「馬上你就知道了。」潘多拉輕輕推開阿爾忒彌斯的手,雙手食指伸出,在雙峰中間的凹陷處來回劃了幾道,然後往外一拉,瞬間開出一個小口,露出裡面的內臟器官。

「你…你是機器人?」卓越這次是真的震驚了,因為他看到那劃開的血肉之下是一層淡金色的薄膜,小口裡面雖然也是內臟齊全,卻明顯跟正常人類有很大的區別。

「沒錯,我是由赫菲斯托斯打制、諸神施法共造的一個人。所以現在你能明白我為什麼是宙斯的人了吧?」潘多拉笑道。

卓越心裡開了鍋一般,機器人,有靈魂的機器人啊,後世那些小說、動漫里的設定沒想到竟然在數千年前就已經實現,如何不讓他興奮。整理一下激動的心情,問道:「你是機器人,我怎麼看你和正常人沒任何區別,你是怎麼做到有思想、有靈魂的?」

「這個…因為我體內本來就有個靈魂之匣啊!」潘多拉說著向自己的身體一指,卓越順著那個劃開的小口往裡一看,在她跳動的心臟旁邊果然有一個火柴盒大小的銀色匣子。

「這麼說你不是機器人,只是人類靈魂裝了一個機械義體,是個義體人?」卓越立即想到了士郎正宗的《攻殼機動隊》,那裡面的許多人類就只有靈魂,而其他部分已經全部義體化。

這義體人可比機器人有意義多了,機器人是機械有靈,成了另一類生物,而義體人則是改造過的人類,他們本質上說還是人類,只是裝上義肢、義軀,目的就是延長人類壽命和增加身體的強度。

「義體人,大概算是吧!」潘多拉苦笑,她本來是想用自己的事例來引出阿喀琉斯靈魂的事,讓卓越、忒提絲夫婦知道真實情況后不那麼憤怒,怎麼也沒想到卓越對自己這麼感興趣。不過好的一點是卓越似乎對這些東西能夠接受,就是不知道阿喀琉斯的殘魂能不能控制義體。

「潘多拉,你和我們說這些什麼意思?」忒提絲不像卓越,沒有他前世的那些記憶,看著眼前的一切,不由自主地就往阿喀琉斯的靈魂上想,心情也瞬間沉了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