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通?難道是完整的神通?」杜青羽也瞪直了眼,大元宗的確是一卷完整神通都沒有有的,以前在靈渡府得到幾卷神通殘卷都被他們當寶貝一樣藏了那麼多年,完整神通?

「我這次出去歷練是得到不少好東西,葉師妹修水木系靈體,水系神通適合她,蘇師妹是金火雙系靈體,我這裡也還有一卷火系神通,雖然這都是單系神通,但也比一般附和武技更強力些,還有師尊,你是風系靈體,我這裡還有一捲風系神通颶風九爆。」

江守卻在幾人震驚中又拿出兩卷典籍遞了出去,結果杜青羽和蘇雅都瘋了。全都傻傻看著江守感覺像是在做夢一樣。

神通這東西連穆青陽那種劫掠一生的八重大海寇見了一卷都驚喜的不行,一般二品宗門也不會有幾卷完整的好神通,江守卻剛一回來隨隨便便就拿出來三卷?這也太嚇人了吧。

做夢一樣接過一卷卷典籍,大殿中三人都夢遊狀態的開始翻看,看著看著,一道道身影才越來越激動,因為這些神通內記載的東西,的確有讓他們心跳加速的能力。

「颶風九爆八品神通,重點在一個爆字,極限壓縮以急速運轉的螺旋風潮,再突然反爆開……」

「烈焰焚虛功?這雖然是七品神通,但竟可以自主吸納異種火焰入體,增強神通威力,還是可成長的神通?只要你吸納來足夠的異種火焰甚至可能提升到八品、九品威力?嘶……不吸納異種火焰也是神通,只是堪比一般七品威力,但可以安穩修鍊!」

…………

幾人越看越激動,激動的身子都在輕顫時,江守就是靜靜等著,等看到杜青羽的情緒逐漸平緩了些后,江守才又笑道,「師尊,如果想把宗門提升成二品?該完成什麼樣的考核?」

等江守這句話落地,才恢復一點的杜青羽頓時啪的一下,嘴巴都猛地漲大到極限,發出了一聲關節摩擦聲鳴,還在激動中的蘇雅和葉婉玲也身子一晃,差點摔倒下去。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江守,你確定你不是在開玩笑,逗我們這群老傢伙玩的?」

「你真準備把咱們大元宗提升為二品宗門?這可不是說笑的啊,咱們大元宗立宗數百年,才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宗門成為望山郡十大名門之一,但這也只是一品內,在你之前,咱們最多想著能在這輩子衝擊十大名門前三就行了,二品??」

「二品宗門至少有通靈八重坐鎮,但也不是說有一個實力堪比通靈八重的武者就直接晉陞了,這關係到一郡之地的資源掌控,還需要通過考核的!」

「我們知道你小子妖孽的厲害,簡直不是人,你四重時就能橫掃七重,但那是秘武之威吧?而你修鍊的冰極體卻是儲存式秘武,吸納一定極冰之氣儲存在體內,釋放之後就需要重新補充。你晉陞后,現在不靠秘武應該也能橫掃七重,但對上八重……」

………………

又是片刻后,依舊是飄雪峰青崖大殿,不過此時的大殿內已經不止是江守和蘇雅等四人,南禾、莫安彩、宏浮塵等人也早已聞訊而來。現在的大殿里就只有江守穩穩站著,杜青羽、南禾幾個都是不斷在江守面前走來走去,既興奮的面目通紅,又有些不確定的不斷發問。

不可能不興奮啊,二品宗門?雖然以前聽江守提過一次,他們也知道只要江守按照以前的勢頭衝擊下去,的確有希望在以後把大元宗提升為二品,但他們也從來沒想過事情會來的這麼快啊!

快的宏浮塵等人都有些不敢相信。

一個個長老宗主都無法淡定在江守身前踱步,至於蘇雅和葉婉玲卻依舊只是傻傻站在江守身側,宛若夢遊。

「我這次出去的確遇到了不少事。實力也有了大精進,不止修為提升到五重巔峰,冰極體也提升到三層中期,對上一般的通靈八重也能凍殺。算是有了和八重抗爭的實力,不過就算不運轉轉逆決,我一樣有實力和八重搏殺。」

看幾人激動的樣子,江守才笑著說出了部分實力。這幾位都像是猛然化身為雕塑一樣,死死盯著江守一動不動,呆了幾十個呼吸宏浮塵才怪叫一聲,「真的?你沒開玩笑?你冰極體晉陞了?甚至不靠冰極體也能對付通靈八重?這不可能吧!」


「江守,你要知道通靈八重都能靠武技飛天遁地的,你若不依仗冰極體,怎麼可能對付得了八重武者?難道是颶風九爆?那八品神通你已經修習不少了?但就算是颶風九爆神通威力極為恐怖。你好像也無法對付運轉武技飛行的八重吧?」這次就連杜青羽也滿臉不可置信的看去。

江守啞然,但他還是肯定點了點頭。

他是無力飛天的,但就算如此,對上能飛天的八重不施展轉逆決也有一戰之力,這是指的一戰之力。而不是只能挨打不能還手。

見江守點頭杜青羽才又是一暈,不過暈過之後眾人卻徹底興奮了,畢竟就算覺得不可思議,可他們還是相信江守的,這小子身上已經發生了那麼多奇迹,再多來一個似乎也不意外。

既然這都是真的,江守真有抗衡八重的實力了。那豈不是說他們真有希望晉陞二品宗門了?

「好!好!好!有你的,你小子好樣的,二品宗門,沒想到我們大元宗也有今天,還來的這麼快!既然你這麼有把握,那我們是可以準備一下了。」

「一品宗門晉陞二品。是要有八重坐鎮再通過考核,這流程就是向三品勢力申請,由他們確認資格再布置考核任務,考核任務也並不一定,形勢多種多樣。比如我記得溪岩郡開域宗,從一品晉陞二品時,獲得的考核任務就是和三個二品宗門切磋,讓對方承認你有那種實力。」

「是的,當年開域宗是在宗內積累出了三個通靈八重才去考核的,三個通靈八重逐一拜訪其他三個二品宗門,輪番挑戰那些二品宗門內的八重長老,過程持續了幾個月,三個二品宗門公認他們有了那實力才晉陞的!」

「除了開域宗之外,我記得沿海一帶還會有讓你擊退一次獸潮的考核,但不管是哪種考核,一般都不是一個通靈八重能解決的,但江守不一樣啊,這小子是怪胎,他一個人差不多就能比得上好幾個高他兩三階的武者了!」

……

激動中宏浮塵等人你一言我一語,也算是把一品宗門晉陞的流程詳細解說了一遍,這些內容也聽得江守釋然,原來是這樣,而這些考核方式說來說去還就是一句話,你要向外界證明你的實力!

「江守,考核的方式大致就是那些,你有把握么?」江守釋然中,宏浮塵才又激動的站在江守面前,無比期待的發問。

江守也肯定的點了點頭。

他現在的實力的確有絕對把握了,不然也不會開口提這個,殿內也沒人知道他從黑獄海回來之前,還挑了幾個大波海寇圍聚盤踞的海島,最強一次就是一個人斬殺三十多海寇,包括三個通靈八重,十多個七重。

那些八重也是在飛天逃遁時被他斬殺。

正是那樣一次次磨練廝殺,他才敢說這句話。

「哈哈,好!好!那咱們這就準備一下,去州城! 邵總,婚約是假的 !」宏浮塵一見江守如此肯定的回答,才再次狂喜著開口。

「去州城晉陞宗門品階?我也去!」

惡魔校草蜜汁愛:萌寵,小青梅 江師兄,帶我一個!」

……

也是直到這時,一直夢遊狀態的蘇雅和葉婉玲才俏目中精光四射。

……………………

「對了,江守,你之前幾個月都去哪裡歷練了?幾個月回來,你不止修為提升到五重,還得了三卷神通典籍,天啊,你現在竟還有實力接受宗門晉陞的考核,到底怎麼回事?」

一天後,一隻只龐大靈禽展翅高飛,托著十多道身影快速趕向州城方向時,一隻龐大的靈禽脊背上,杜青羽才又控制著聲線發問。

江守已經回來一天一夜了,正常狀態這樣的問題他們也早該問了,但誰讓這小子一回來就捅出來那麼驚粟的重量級想法?所以直到現在整個大元宗都忘了問了。

直到現在他們一行十多人趕去州城,路途遙遠,杜青羽才終於想起了這個問題。

等這一聲夾雜在高空風潮中的話音傳開,同樣坐在靈禽脊背上迎風盤坐的蘇雅、葉婉玲也齊齊看來,就是附近那幾隻靈禽上,南禾、莫安彩還有宏浮塵等人也紛紛關注不已的看來。

見到一群師門長輩和同門都如此關注,江守才笑著道,「前兩個月我是在亂風峽,後來去了定海郡,在海中妖獸上岸肆虐時磨練了一兩個月,在隨後就是因為意外去了海外,遇到不少海寇,也經歷了一些磨練。」…

江守一番話說的很輕鬆平靜,但一群正聽著的人卻逐漸瞪圓了眼珠子,都是紛紛直抽著冷氣看來,死死看了江守幾十個呼吸才又逐一轉身低頭,要麼看天要麼看地,要麼撫著鬍鬚乾笑一聲。

這小子,太不是了人啊!

怪不得他修為提升這麼快,實力也提升這麼快,亂風峽也就算了,他竟然跑到近萬裡外的定海郡,還是專門在海獸上岸作亂時去的?甚至還跑去海外遇到不少海寇?

天殺的,能在武者世界里落海為寇的絕對沒幾個善於之輩,那些在茫茫大海中不止要和人斗,還要和天斗,和海中無窮無盡的妖獸爭鬥的海寇,多得是實力兇殘的凶人啊。

就在一群大元宗武者面面相覷,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時,自幾隻靈禽右側方卻突然也響起一聲聲靈禽啼鳴,大元宗眾人這才紛紛轉身看去。

幾百個呼吸后,三隻靈禽托著的七八道身影也快速靠近了一行人。

「我當是誰,原來是宏宗主,還有江小友,呵~」

這一行靠近后江守才發現竟是山海宗宗主煥午京,還有幾個山海宗長老,以及山海宗第一弟子陸吉。

隨著煥午京一聲熱情的招呼聲,大元宗眾人才也紛紛向對面點頭。

兩大宗門之間關係並不好,還發生過一些很激烈的爭鬥,但嚴格說起來兩大宗門也沒有生死大仇,而且自從江守在百宗會武一戰成名,被封為望山郡戰神后,山海宗那邊都主動來示好了,主動表示放棄靈渡府開發,不再插手那事,隨後的時間裡兩宗關係反而更緩和了些。

如今見到山海宗眾人主動來打招呼,宏浮塵等人也沒打算冷臉相待。

「是有些巧了,煥宗主這是?」

「有點小事要去郡城,宏宗主,你們是?」

「呵,我們也是有點小事,不過是去州城。」

「州城?什麼事讓宏宗主跑那麼遠?連江小友也一起帶去?這可是大陣仗啊!」

「哈,就是咱們大元宗準備晉陞二品宗門,所以去申請一下!」

「……」

本是並駕齊驅的幾隻靈禽,在簡短几句客套式的見面交流后,山海宗一方就徹底瘋了,靈禽飛的都不那麼神駿多姿了,靈禽背上一道道身影也集體開始凌亂扭擺,有一人都因為凌亂頻率太誇張,呼的一下就從高空直直摔了下去。 「行了,你們先在這裡住下,我先和南師兄、杜師弟以及江守去齊羅氏申請宗門晉陞的事,等看看拿到什麼考核后再做打算。」

幾天後,宏偉廣闊的凌崖州州城,一條主街道邊龐大的客棧內,包了客棧一棟別院容納眾人住宿落腳,等大元宗一行也安置妥當后,看天色還早,宏浮塵才笑著對其他人招呼,「你們若是有興趣也可以去逛逛州城,像是蘇雅、婉玲你們這輩子還沒來過州城吧。」

「是啊,州城好大啊,比郡城大了好多,也更繁華的多。」

「宏師伯,江師兄,你們先去忙吧,等確認了消息后我們再去旁觀。」

…………


宗門晉陞是大事,蘇雅等人自然是想親眼見證這劃時代的一幕,恩,至少大元宗的品階晉陞在宗內是具有劃時代意義的。

不過這樣的事有規章流程要走,所以一開始只是去申請,等待三品勢力安排考核內容,她們也不需要跟著。

等宏浮塵和江守四人辭別其他人等,踏步走出客棧后,站在寬闊繁華的商業街道上,宏浮塵才又笑著看向江守,「江守,咱們來了州城,你要不要去見一見那位景氏的大小姐?人家看起來可是對你感覺不錯,不然一個嬌貴千金也不會屢屢奔波近萬里來大元宗找你。」景芙是住在州城的,因為其父景萬川是景氏凌崖州分堂的執事,主掌景御堂一州事物,而景芙多次跑去大元宗找江守,有些事江守就算感覺再遲鈍也不可能毫無所覺。

不過他對景芙的感覺還真挺奇怪的,第一眼見面就是驚艷。驚艷后就是惡劣印象,江守也只當普通的保護任務去辦事,怎麼也沒想到後來那位對他態度來了全方位的大變。

那次景芙不遠萬里跑到大元宗,只是為了告訴江守那樣一個消息就又急匆匆離去,這不至於讓江守心動,但對景芙的惡感倒也徹底消散了,可那也只是惡感消散而已。

所以就算覺得自己來了州城情理上應該知會景芙一下。但再想起那位還有個鼻孔都長在腦門上的父親,江守也真不想去景御堂自找不自在。

等先申請了宗門考核晉陞任務后,完成這個任務,他去挑戰地脈榜時再發條傳訊信息告訴景芙下就行了吧。「哈,你這小傢伙還不好意思么?」見江守神色尷尬,杜青羽也笑著調侃了一聲,笑聲下江守再次古怪的擺手,宏浮塵才笑道。「那行,咱們這就去齊羅氏。」

審核一品宗門晉陞。去你所在地任何一個三品勢力都行,凌崖州一個銀沙宗一個齊羅氏,因為景芙第一次去大元宗時後面還跟著一個銀沙宗天才,算是讓雙方結了點小恩怨,所以此次州城行大元宗眾人也基本沒考慮過銀沙宗。

諾大州城共分東南西北四個城區,江守等人下榻的是西城,城內商業坊市琳琅滿布,包括景御堂州城分堂都在西城,是州城最繁華地帶。

東城和南城則是眾多平民、一般武者集散地,北城則是齊羅氏那三品豪族聚集點,其外還分佈著一些州城二品豪族,是整個州城最尊貴的城區,反倒是銀沙宗這三品勢力宗門並不在州城內,而是在城池西方百裡外的連綿群山中。

接下去一行四人就直奔著北城而下,穿越車水馬龍行人如織的商業城區,四人足足用了一兩個時辰才抵達目的地。

抵達齊羅氏這豪族本部時,看著前方猶如一個城中城式的宏偉建築群,一片高大的院牆內連綿宮闕殿宇一眼望不到邊,宏浮塵等人先是感慨一番,才踏步抵達了齊羅氏正門。

「這位師兄,勞煩通傳一聲,望山郡一品宗門大元宗,特來貴府申請宗門晉陞之事。」齊羅氏這豪族門堂就是一個長寬數百米、高約數十米的宏大建築,一層中央是仿若城樓似的通道,左右開闢幾座客廳。

通道幾個客廳裝飾格局也比一品宗門的入宗大殿更闊氣華麗的多,在入口處更有幾名齊羅氏武者鎮守,上前後的宏浮塵先是恭敬的對著左側一個鎮守弟子行了一禮,才又笑著遞過去一枚儲物戒指。

「一品宗門晉陞?呵,就你們幾個?」那齊羅氏鎮守弟子修為氣機都是七重巔峰的模樣,感應一番宏浮塵幾人的修為後眼中也閃過一絲驚詫,但等他又探查了下儲物戒指里的東西后,才滿意的笑笑,「進來等著吧,我去幫你們通傳。」

笑著指了指他身後通道左側,一個佔地數十米的豪華客廳,宏浮塵也再次開口道謝。

等江守幾人進入客廳時,那鎮守弟子才快速進了齊羅氏內部,同時還有一個婢女模樣的女子上前為幾人奉上了幾杯靈液招待。

「三品勢力內負責這些的是通靈九重的長老一級,但長老們也不是隨時都有空,咱們運氣好幾柱香時間就能等來,運氣不好可能等上一天半天也說不定,先等著吧。」

等那婢女退下后,宏浮塵才端著靈液抿了一口,輕聲笑語。


江守和杜青羽等人也沒什麼好說的,只是靜靜坐著等待,但隨後的情況還是大大出乎了一行人的預料。這一等竟然是三天三夜,看著日出日落。齊羅氏本部入口人來人往,就算也有一些拜訪齊羅氏的外人在入口處等待,那些時間長的也就是幾個時辰就能見到要見的人,或在入口客廳里攀談或被接引進齊羅氏內部,但他們這批人卻一直無人理會。

過程里宏浮塵也多次走出等待客廳去問詢那些鎮守子弟,但得來的答案就是等著吧一句話。

很無語的等待中,第四天上午一道身影才從齊羅氏內部平緩走出,那身影剛一出現。鎮守在出入口的齊羅氏子弟,或是其他來往者就紛紛對著對方恭敬的行禮,口中明長老的稱呼此起彼伏,身影沒在意這些,而是直入大元宗眾人所在客廳,掃一眼江守四人就皺著眉道,「老夫齊羅承明。就是你們要申請宗門晉陞?」

齊羅承明七八十歲年紀,身材高大魁梧,聲音也很洪亮,穿著一身純黑色華貴袍服,氣息深淵如海。

在這位不耐煩的話語下宏浮塵也急忙起身行禮,哪怕等了這麼多天讓幾人也有些不滿。可面對三品豪族內的長老級人物,這必然是通靈九重的大人物,宏浮塵有火也得壓著。

「承明長老,是我大元宗要申請宗門晉陞……」…

「行了,你們宗門內那些八重武者呢?來申請宗門晉陞八重的傢伙竟然不出面?看不起我齊羅氏么?」齊羅承明再次不耐煩的打斷。更是羞怒的盯著宏浮塵。

「……」


一聲訓斥,宏浮塵和南禾等紛紛愕然。難道齊羅氏晾了他們三天三夜,只是因為他們這裡沒有八重武者坐鎮?覺得他們不恭敬才故意這麼做的?

不過說的也是,一般一品宗門晉陞,基本都要積累出三四個八重武者才敢那麼做,因為大部分晉陞考核都不是一個普通的八重強者能解決的,而一般宗門晉陞來申請時整個宗門最重要人物也都會全部出面。

畢竟不管是一品宗門還是剛晉陞的二品,對上三品勢力都是猶如螻蟻般的存在,根本沒資格拿輕慢態度去對待的。

愕然之後宏浮塵才苦笑著指向江守,「承明長老,我大元宗晉陞,主力強者就是江守,江師侄乃我大元宗最強武者,雖然修為只有通靈五重,但實力戰力卻能媲美八重,倒不是我大元宗要輕慢貴府。」

齊羅承明則瞪直了眼,盯著江守上下來回打量,足足呆了十來個呼吸才放聲大笑,「你確定不是逗我玩的?一個20歲左右的通靈五重要肩負你們宗門晉陞考核?」

齊羅承明的大笑聲里,本就因為長老級人物的出現而對此處客廳多加關注的人群也紛紛愣了,隨後就也是一片鬨笑響起。

「承明長老……」大聲鬨笑下宏浮塵開口想解釋下情況,但齊羅承明卻不耐煩的一擺手,「希望你們別是逗我開心,不然老夫可會很介意的,不過你們這幫老頭子年紀也不小了,應該不會那麼不知輕重,一個二十歲左右的通靈五重肩負宗門晉陞,嘖嘖,好像我凌崖州還沒出現過這種事呢。」

「我也不難為你們了,既然你們對他那麼有信心,而他還遠遠不到三十,那就讓他去挑戰地脈榜吧,只要能上榜你們就是二品宗門了,不過他能上榜么?你們誰信?哈哈~」

肆意的笑聲下,客廳外一道道身影鬨笑嘲笑聲也更加龐大,至於宏浮塵幾個卻是臉色大變。

「考核任務是挑戰地脈榜?承明長老,這……」

「這是不是太難了?」

……

如果再給江守幾年時間,他們有信心以江守的妖孽程度榮登地脈榜絕對不難,但現在?這未免太刁難人了吧,畢竟地脈榜是全州一千多一品宗門、六七十二品勢力、外加兩個三品豪族數百萬三十歲以下武者的最強天才榜,那麼多武者只選取一百人!

望山郡五個二品勢力,只有兩人上榜!

有些內陸郡五六個二品勢力甚至只有一人上榜。

這樣的考核任務難度也絕對遠超以前大部分宗門的考核任務,這絕對是刁難啊。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喂,聽說了么?望山郡有個一品宗門叫大元宗什麼的,來齊羅氏申請晉陞二品宗門的考核了。」

「這有什麼值得關注的?」

「你是不知道,那個大元宗負責考核的主力竟然不是三四個八重武者,而只是一個還不到20歲的傢伙,修為也只有通靈五重,這難道還不值得你關注?」

「你逗我玩的吧?」

「哈哈,那個傢伙叫江守呢!就是近一年前瘋傳的那個望山郡戰神,雖然我也得承認那小傢伙有點能力,在通靈四重時就能在望山郡一品宗門百宗會武上,一個人打擊的一個一品名門再無人可戰,包括連敗兩個通靈七重弟子,現在他更已經是五重,實力應該更精進不少,但他竟現在就要幫大元宗晉陞二品,還是笑死我了。」

「是他?那個不自量力敢自稱戰神的傢伙?嘶,這還真是來逗咱們玩的吧?齊羅氏讓他們怎麼考核的?」

「讓江守挑戰地脈榜,哈哈,這種晉陞可比去挑戰三個二品宗門,或是抵抗一次沿海郡的獸潮更恐怖的,等著看樂子吧,那小子千萬別連獲取挑戰地脈榜的資格都沒有,那才是大樂子!」 復仇總裁冷冰冰

畢竟對於州城武者來說,一品宗門申請晉陞二品這不算奇事,但大元宗的晉陞卻真是奇事了,誰讓他們只讓一個江守出面負責考核?一個通靈五重負責考核和其他宗門晉陞時由三四個通靈八重負責考核比起來,真的太耀眼也太滑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