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算命,八字算命,算你前生事,算你生後事,」這時候,在醫院的對面,有個坐在地上的男人,在吆喝著,他面前的地上,擺著一堆算命的工具,

在醫院的門口擺攤算命,這也真是,真是夠有想象力的啊,

「對了,我想起來了,」丁當拍了一下腦殼,「我怎麼把他給忘了呢,我們去找他吧,也許,他能解答我們的疑問,」

「他,他是誰,」??????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222章兩顆六角星,

玄真觀里,坐在蒲團上面的雲鶴道長,慢慢地睜開了眼,

「丁當,你還是來了啊,我知道你會來找我的,我已經等你很久了,」

「道長,我這次過來,不是為了我自己,而是為了她,我的女朋友青青,」丁當指了指青青,「青青她一直被一個噩夢所困擾,我希望道長能指點迷津,告訴我們該怎麼做,」

這道長看了看青青,倒吸了一口涼氣,

「道長,怎麼了,」丁當見道長的臉色不對,問道,

「丁當,你隨我過來,」那道長朝丁當招了招手,「青青姑娘,你在這裡稍等一會兒,」

「好,」青青點了點頭,

雲鶴道長帶著丁當,走到了後面的一個小房間里,

可是,進去后,他卻一言不發,只是背著手,若有所思,

「道長,到底是怎麼了,」丁當焦急了起來,

「丁當,你還記得上次我是怎麼告訴你的嗎,」雲鶴道長轉過頭,

「上次,我忘了,」

「丁當,我已經告訴你多少次了,叫你不要再和這個柳青青交往了,你怎麼還和她在一起啊,」雲鶴道長很嚴肅地說道,

「道長,那我也回答你好多次了,我和青青是不會分手的,」丁當卻很倔強地說道,「我這次過來,不是來聽您嘮叨這些話的,」

「你糊塗啊,丁當,你不知道你自己身上已經附上魔煞了嗎,」

「啊,」丁當震驚了,「道長,你,你怎麼知道,」

「丁當,你就把你最近這一陣的經歷,詳詳細細地給我說一遍,不能漏掉任何細節,」

「好,」於是,丁當就將離開道長后所發生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那道長一邊聽,一邊頻頻點頭,不知道是認可丁當的說法,還是在思索,

「你都說完了,」道長問道,

「嗯,都說完了,」

「如此,貧道就明白了,這麼說,你手掌心裡的那六角星圖案,是黑暗魔君留下的,」

「這我就不知道了,」丁當伸出手,將右手掌心遞給了道長,

「你的手,怎麼被劃破了,被什麼東西劃破了,」道長吃驚地問道,

「哦,是這個,」丁當從手機里變出了那把短劍,

「這是什麼,」道長眯著眼,看了看,

丁當未免有點失望,這雲鶴道長也看不出來這短劍是何來歷啊,看來,這短劍就是一把沒什麼用的破劍,不值幾個錢,

「丁當,你不覺得奇怪嗎,既然你已經獲得了蜥蜴變身,傷口可以自動癒合,那為什麼你的手上,到現在還有這傷口,」道長突然問了一句話,

「是啊,」丁當拍了一下腦袋,「我怎麼給忘了,我現在已經獲得了那外星人的肢體再生能力,可為什麼我這手掌心的傷口,竟然會不能癒合呢,」

「我來看看,」道長很認真地看了一下,「你這手掌心,就是那六角星的出現之地,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手掌心的標記,應該就是那個黑暗魔君給你留下的記號,你身上其它的地方都可以癒合,但惟獨這裡很難癒合,」

「不對,我上次就是這手掌心被那碎玻璃給劃破了,很快就癒合了,為什麼這次不能癒合了呢,」

道長也愣了,摸了摸下巴上的山羊鬍,

兩個人,又同時將目光對準了那把小鐵劍,難道,是這把劍有問題,

可是,看來看去,他們也沒在這劍上面,看出什麼異常來,

「丁當,我可以再在你手心劃上一刀嗎,」雲鶴道長突發奇想,

「沒問題,道長,你隨便划吧,」

雲鶴道長從桌上拿來一把水果刀,「丁當,你可忍著點,」

「道長,你割吧,」

「對不起了,」雲鶴道人一刀劃了下去,丁當的手掌心裡,就流出血了,

但,很快,這手掌心的血就止住了,那被劃開的口子,竟然神奇地癒合了,完好如初,

「真是太神奇了,」雲鶴道長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就是蜥蜴人的再生能力,」丁當道,「我們地球上還沒有這種能快速再生肌膚的生物,」

「這些什麼外星人的東西,已經超過了貧道所能理解的範圍,」雲鶴道長道,「但你不覺得奇怪嗎,為什麼我剛才劃開的傷口能循序癒合,而你被這把短劍劃開的傷口,卻不能癒合,」

「要不,道長,您再拿這短劍割一刀吧,也許,是這劍有問題呢,」

「這樣不好吧,這一劍割下去,萬一你的傷口癒合不了呢,」道長有點為難,

「道長,你就割吧,這傷口也不是不能癒合,只是跟正常人一樣,過幾天才能癒合就是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雲鶴道長一想,也是,

於是,他拿起那把短劍,就又在剛才被劃過的那個地方,輕輕地劃開了一個口子,

可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被雲鶴道長劃過的那傷口,竟然又再次快速地癒合了,

「啊,」兩個人都吃了一驚,

「我來試試,」丁當接過雲鶴道人手中的短劍,一咬牙,就朝著自己的手掌又割了一下,

劇痛,劃過丁當的心頭,

他懷疑是雲鶴道長捨不得下手,用力太輕,所以那傷口能這麼快就癒合了,因此,這次他是咬了牙,要狠狠地給自己來這麼一下,

這短劍很是鋒利,這用力一割,他的手掌心馬上就劃出了深深的一條線,鮮血滲了出來,


可是,丁當一移走這把劍,那一處剛被劃過的深深的傷口,竟然再次癒合了,就好像根本沒發生過什麼一樣,

這下,丁當和雲鶴道長再也找不到任何解釋了,看來,那傷口,與這短劍並沒有關係,

「道長,這,這是怎麼回事啊,」丁當抬起頭,疑惑地看著道長,

「這,貧道也不知道啊,」道長皺了皺眉,「也許,是你昨天的狀態不好吧,你的狀態,可能會影響再生的效果,」


「是嗎,」丁當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回事,

狀態,也許吧,昨天自己不是喝了酒嗎,大概是喝酒惹的禍吧,喝酒之後,自己的再生能力就會受到影響,

好吧,以後我不喝酒了,永遠不喝了,

「道長,你覺得我會是黑暗魔君嗎,青青說我會殺了她,有這回事嗎,」丁當現在不去管這傷口的事了,而更關心這一點,

「不好說,」道長搖搖頭,「你還記得自己變身成為黑暗魔君的那個夢嗎,」

「我的記憶好像很模糊,我只記得在夢裡,我和一個人打鬥,哦,那人好像騎在一頭黑龍身上,對了,好像還有個人,另一個男人對我說,我是黑暗魔君,可是,後面發生的事情,我就一點沒印象了,真沒印象了,」丁當努力地回憶著,

「只憑著你手掌心的這六角星,恐怕還不能就認定你是黑暗魔君,」道長沉吟了一下,「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嗎,黑暗魔君會穿上噬魂袍,降臨人間,所以,你必須阻止他,我交代給你的任務,你都忘了嗎,」

「啊,真不好意思,」丁當撓了撓頭,「可我到哪裡找噬魂袍啊,」

「只靠你一個人的力量,是拿不到那東西的,」雲鶴道長很嚴肅地說道,「你必須先找到另一個人,只有你們兩人聯手,才能找到噬魂袍,並打敗黑暗魔君,」

「道長,你這麼說,你相信我並不是黑暗魔君嗎,」

「當然,」道長點點頭,很認真地看著丁當,「假如你是黑暗魔君,那,誰又是陰陽王呢,你要知道,正邪不兩立,你不可能既是代表邪惡的黑暗魔君,又是代表正義的陰陽王,對嗎,」

「也是啊,可是,我手掌心裡,怎麼會有黑暗魔君的標誌呢,」

「那六角星並不一定就是傳說中的魔煞六星,也可能,是別的什麼東西,「

「你說的別的東西,難道,難道是拯救六星,」丁當睜大了眼睛,

魔煞六星,拯救六星,難道,它們根本就是兩種不同的東西,只是同一種形狀,

兩顆六角星,忽然,在丁當的腦海里閃現出黑暗魔君的樣子,

「哈哈哈,」那個黑暗魔君朝著他獰笑著,他的手裡,也閃著一個六角星的圖案,

而倒在黑暗魔君腳下的一個人,一個看不清長相的人的手掌心裡,同樣也有一顆閃爍的六角星圖案??????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223章元寶山觀音院

「丁當, 小荷才露尖尖角 ,不是到這裡來解決你這個女朋友的怪夢的,」雲鶴道長很嚴肅地說道,「你要做的,是去阻止黑暗魔君得到噬魂袍!」

「道長,我知道,「丁當道,」可是,青青做的那個夢,不是和那個黑暗魔君也有關嗎,救世會的人也說過,黑暗魔君會復活,並寄居在女子的心臟里,青青被人追殺,也是因為有這個傳說啊,我保護了青青,實際上也是阻止黑暗魔君的復活啊,「

雲鶴道長搖搖頭,「這種邪教的說法不可信,殺人取心臟來防止惡魔的降臨,這就更是荒誕至極,」

「嗯,」丁當點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但青青與黑暗魔君之間,好像是有點關係,否則,她怎麼會一直夢到這個惡魔在追殺她呢,」

「也許吧,」雲鶴道長沉吟了一陣,「如果救世會的傳說是真的,如果青青的夢境也是真的,那麼,她就是黑暗魔君要追殺的對象,殺了她並獲取了她的心臟,這惡魔就能夠重生,」

「所以,道長,我才更要保護她啊,」

「可我看她身上紅黑兩氣都很盛,恐怕會對你不利啊,」雲鶴道長嘆了口氣,「丁當,你可是肩負使命的人啊,要是因為這個女子,你遭受不幸了,那以後滅魔的任務又交給誰來完成啊,」

「道長,我決定了,我要滅魔,我也要保護我的女朋友,不能讓她落到黑暗魔君以及救世會那些人的手中,」丁當的目光很堅定,「我這麼做,也是為了滅魔,」

「那好吧,不過,我希望你不要輕易與這惡魔正面交鋒,你現在的實力,還遠不是他的對手,遠遠不是,」雲鶴道長道,「必要的時候,你要捨去這個女人,保存自己要緊,知道嗎,」

丁當沒有說話,也沒有點頭,

「你的當務之急,還是要找到地藏王菩薩的轉世之人,並幫助他找到自己的法器,,定魂神杖,」雲鶴道長道,「只有集合你們兩人的力量,才能打敗黑暗魔君,」

「好,道長,要是打敗了黑暗魔君,我女朋友的噩夢就能夠徹底消失嗎,」

「這個,貧道就不知道了,也許吧,」

「那行,我會去找到地藏王菩薩的轉世之人的,那我該到那裡去尋找呢,」

雲鶴道長看了看丁當,「你確定要接受這個任務嗎,」


「啊,」丁當愣了一下,「這任務不是您讓我去完成的嗎,」

「這個任務很危險,要完成這個任務,必須要有足夠的勇氣和毅力,」雲鶴道長看著丁當,神色很莊重,「丁當,你還有的選擇,不是沒有選擇,你如果不想冒這個風險,你還可以回頭,去做你的普通人,過你平安的生活,並不是非要接受這個任務不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