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姑娘,我們還是走吧。」

「不,你不能走,必須陪我女兒的命,必須陪。」潘青的媽像得了失心瘋,像個瘋子一樣,咆哮著,張牙舞爪而來。

鄧飛鴻扶著葉天星趕緊離去,再不走,指不定會發生什麼。

咳咳咳!

就在此時,躺在床上的潘青咳嗽了起來,這咳嗽的聲音,好似風鈴一般悅耳,激動的潘媽、潘爸立馬停了下來。

「女兒,你……你還活著?」潘青的媽跪在地上,握住了女兒的手,替之捋了捋耳旁的碎發,輕輕的撫摸著其臉頰,眼裡滿是淚花。

潘青睜開了眼睛,抿了抿乾涸的嘴唇,迷迷糊糊中說道,「水,我想喝水!」

「好,這就給你倒。女兒她爸還不快去啊。」潘媽命令道。

心喜不已的潘爸反應過來,立馬跑到客廳端了一杯水來,喂著潘青喝下了。

漸漸的,這個可憐的小姑娘臉色慢慢恢復紅潤,葉天星給把了把脈,生命特徵一切正常,得以深深的鬆一口氣。

鄧飛鴻懸著的心收回了肚子里,情不自禁的給葉天星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隨後,見女兒真的什麼事也沒有了,潘青的爸媽那叫一個感激,又是端茶,又是遞水果,相當客氣,態度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大轉變,感謝之詞,不絕於口。

「不用客氣,應該做的。」葉天星禮貌回道。

無疑讓潘青的爸媽更無地自容,起初不相信罷了,剛剛還想要葉天星的命,做得真是過分。

「二位不必自責,葉姑娘不是小肚雞腸的人,過去的全當過去了吧。」鄧飛鴻說道。

囑咐了潘青爸媽幾句,要好好照顧好女兒,葉天星、鄧飛鴻還得去一下懷有蛇胎女孩的家中,沒有再多停留,直接離開了。

第一例,取出蛇胎的「手術」做得成功,後面自然得心應手。

到了夜裡十點,莫名其妙懷有蛇胎的女孩都恢復了,但是身體精元消耗過大,一時只怕不能下床,得好好休養一段時間。

那些女孩的爸媽自然很感謝葉天星,簡直視作華佗在世。

對於這種浮誇的稱號,葉天星一笑而過,辦完了所有事,回到了車中。

鄧飛鴻再次對葉天星刮目相看,忍不住誇讚道,「葉姑娘真的不僅長得漂亮,心底善良,手術更是了得。」

葉天星笑了。

「笑什麼?」

「沒想到鄧隊長也會溜須拍馬!一直以為你剛正不阿,不會阿諛奉承。」

鄧飛鴻臉黑,心想這算什麼奉承?明明是發直內心的讚歎,真的,不得不承認葉天星真是一位極具有魅力的漂亮女孩。

「鄧隊長,你喜歡上了我?」葉天星直接問道。

鄧飛鴻愣了片刻,震驚又慌亂的盯著葉天星,臉色微變,像一個小偷偷東西,不小心被發現了,他面臨的境地可能更窘。

動了動喉結,鄧飛鴻笑了,想說什麼,被葉天星打斷了,她說道,「你不要把心思浪費在我的身上,應該好好珍惜你的身邊人,知道嗎?」

「身邊人?」鄧飛鴻表示沒有聽懂,因為還沒有表白,被拒絕,臉更是臊得慌,他故作冷靜說道,「葉姑娘,你想太多了,我怎麼可能對你有意思呢?」

「沒有意思就好,不過你不要揣著明白裝糊塗,有人喜歡你很久,你明明知道,當著沒發現,這對那個女孩極其不負責任。」葉天星批評道…… 「葉姑娘,你到底在說什麼?我真的沒聽懂。」鄧飛鴻說道。

「好吧,沒聽懂算了。」

葉天星下了車,道了一聲再見,離開回了家。

坐在車中的鄧飛鴻,深情不已的望著葉天星的背影,心中的某根琴弦被撥動,感覺很美妙,卻又很奇怪,深深的皺起了眉頭,一臉困惑。

兩天後。

一場前所未有的博覽會,在東川市的世紀館里舉行,在會上,有來自接近一百來個國家的商人、上品以及領導人,規模可謂空前絕後。

其中,當然最吸引人的當屬那些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發明、創造,比如說,飛車、隱形衣,還有透視眼睛、機器人等等。

這些高科技,只是聽名字,就讓人熱血沸騰。

因此,高科技管人流最多,無論是發明家,還是商人,熱衷於此,期望走在世界的前端。

作為精明的商人,來此期望發現商機,形成合作,共同盈利。

東川市作為此次博覽會的舉辦城市,大力宣傳、招商,如此盛會,本市的名流、有錢人、富二代等等悉數到場,場面那叫一個熱鬧。

葉天星作為逆天集團的董事長,也受邀在列,她本不想來,可是譚洪生還躺在床上,動彈不得,如今集團里,除了她,還有誰能撐起場面?

所以,不得來也得來。

參觀了幾個博覽館,葉天星頻頻點頭,覺得不錯。

「葉董事長,有沒有想要投資的項目?如果有,我可以立馬去聯繫、諮詢。」執行秘書王陽說道,一直陪著葉天星逛著。

葉天星意味深長的搖了搖頭,繼續邊走邊看。

碰!

突然,一個走路不小心的外國男人,撞到了葉天星,他心情似乎不太好,被撞了一下,用西班牙語扯著嗓子吼道,「混蛋,沒長眼睛啊,撞到我了。」

王陽不懂西班牙語,沒有聽明白外國男人說的什麼,葉天星有順風耳,任憑何種語言聽得清楚。

「威爾士先生,沒事吧?有沒有撞著那裡?」一個穿著西裝皮革,戴著眼鏡,頭髮油光蹭亮的華夏小子趕緊走了過來,用西班牙語慰問道,像個孫子一樣照顧那外國男人。

「你走路不看路的嗎?撞著我們威爾士先生,還不說對不起?」眼鏡男指著葉天星用中文批評道。

「嘿,怎麼說話呢?到底誰撞的誰啊?」王陽站出來吼道,「明明是他撞了……」

「王陽,不用說了。」葉天星打斷道,不想搭理這種沒禮貌的外國,轉身準備離去。

威爾士,也就是外國男人,盯上了葉天星,仔細的瞧了瞧,發現這個華夏小妞長得真美、真俊,特別是身材,那叫一個火辣,忍不住動喉結,那深藍色的雙眸散發著別樣的光芒。

「女士,等一下唄!」

威爾士一個箭步上前,本是陰雲密布的臉,變得嘻嘻哈哈,弄了弄褐色的波浪形捲髮,用不標準的中文說道,「剛剛是我有眼無珠,你大人不記小人過,還請見諒。」

說著話,威爾士彎下腰,行了一個大禮,又想牽葉天星的手,來個手吻。

「混球,你想做什麼?給你說,不要太過分。」王陽阻止道。

威爾士表情立馬大變,嘰里呱啦說了一大堆,意思是手吻是基本禮節,他就想問候一下而已,沒有別的意思。

王陽壓根聽不懂,看向了戴眼鏡的眼鏡男翻譯。

眼鏡男扶了扶眼眶,看了一眼二人,確定他們聽不懂西班牙語,臉上閃過一抹壞笑,用中文說道,「威爾士先生說,你是一個豬,豬不配與尊貴的人說話。」

「什麼?這個洋人敢罵我是豬?找死啊。」王陽忍無可忍,想要動手,被葉天星攔了下來,「葉董事長,他罵我啊,還想戲弄你,怎麼能夠忍?」

葉天星沒有吱聲,看著眼鏡男翻譯。

「米斯特陳,他們在說什麼?看起來很氣憤啊。」威爾士問道。

米斯特陳,也就是眼鏡男翻譯,眼裡又閃過一抹歹意,回道,「威爾士先生,這兩個膽大包天的蠢貨說你沒有教養,就跟野人一樣,很壞、很噁心。」

「什麼?他們竟然這樣說我?是不是不想活了?」威爾士怒上眉梢,惡歹歹的盯著王陽、葉天星,指著說道,「你們竟敢辱罵我?可知道我是誰?」

「老子管你是誰,今天不削你,我就不是站著撒尿的。」王陽挽起衣袖準備動手。

葉天星依然攔著,走到威爾士面前,淡淡一笑,用西班牙語回道,「威爾士先生,你是誰,對我們來說無關緊要,不過,你真的是眼瞎,找個翻譯不找一個有職業道德的。」

威爾士皺起眉頭,沒想到這個看似漂亮、清純的女孩,竟然會說西班牙語,只是意思有點沒聽懂。

眼鏡男翻譯米斯特陳瞬間蒙了,不敢相信葉天星竟然聽得懂西班牙語,還說的這般流利,不可思議。

「恭喜主人,裝逼成功,獎勵30點裝逼值,30點經驗值。」

「恭喜主人……」

王陽也對葉天星刮目相看,真的不虧是董事長,什麼也都會。

能說會道西班牙語,交流方便多了,威爾士笑了笑,那雙藍顏色的眼睛好像藍寶石一樣,閃爍著光芒,說道,「這位姑娘,你的話什麼意思?」

葉天星瞪了一眼眼鏡男,說道,「他根本在胡亂翻譯,我們根本沒有罵你,全是他瞎編。」

「什麼?這……這不可能吧。」威爾士表情略顯震驚的盯著米斯特陳,問道,「米斯特陳,什麼情況?解釋一下。」

「威爾士先生,我……我沒有,他們說的什麼,我就翻譯什麼,絕無半句假話。」米斯特陳信誓旦旦說道。

「是嗎?你說話怎麼結巴了?是不是心虛?」

「我……」米斯特陳搖著頭,示意沒有,還想讓威爾士相信。

「你敢發毒誓嗎?如果有半句假話,就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

葉天星氣勢洶洶,霸氣外露,米斯特陳完全被嚇蒙,找不到話說。

「敗類,你這種人怎麼配當翻譯?簡直是禍害。」王陽唾罵道…… 「不,威爾士先生,你聽我解釋,我沒有亂翻譯,他們在瞎編亂造。」米斯特陳極力解釋。

威爾士迷惑了,不知道該相信誰,他的中文真的很差,理解能力有限,他笑著說道,「不如這樣,這位漂亮的女士,不管我的翻譯是對是錯,我都應該向你說聲對不起,為了表示歉意,請你喝一杯怎麼樣?」

這個洋人真好糊弄,難怪米斯特陳這種人都能做翻譯。

這種人還是遠離的好,葉天星直接拒絕了,不想給面子,與王陽一起離開,威爾士像狗皮膏藥,黏上了,扯都扯不掉,非得纏著。

「我說你這個外國人,臉皮怎麼這麼厚?讓你滾,還纏著?」王陽怒火攻心,很是討厭。

葉天星也不喜歡,不願搭理,依然要離開。

「嘿,二位,不要給臉不要臉,你們可能不知道站在你們面前的這位外國人是何許人耶,要是知道了,一定不會拒絕。」米斯特陳半恐嚇、半提醒道,好像一條好狗,跟了一位好主人,忍不住炫耀。

威爾士扯了扯領帶,抹了抹頭髮,擺了一個比較風騷的姿勢,眼露情意滿滿的挑逗眼神盯著葉天星。

真讓人噁心!

「他就是西班牙王室里赫赫有名的威爾士伯爵,身份顯貴、地位尊貴、家財萬貫。」米斯特陳沾沾自喜道,好像就是他的老子。

「想要與威爾士伯爵共進晚餐的女人絡繹不絕,既然他願意請你們,就要知好歹,不要不領情,更不要錯失與上層人士打交道的好機會。」米斯特陳頭頭是道的分析著,有點狗眼看人低。

葉天星不笨,聽了明白,沒有太過生氣,說道,「米斯特陳是吧?你好好的伺候你的老爺,本美女不稀罕,管他是伯爵,還是王子,跟我沒有一點關係。」

「還有,狗永遠是狗,不管穿得多麼體面、多麼真實,內心是骯髒的,走到那裡,也都是垃圾,那怕與所謂的上層人士打交道。」

「你……你竟然罵我是狗?」米斯特陳結巴道,臉色頓時鐵紅。

葉天星不屑一笑,罵了就罵了,能奈她何,她又說道,「你知道狗的責任是什麼嗎?就是叫就行了,不要妄想指使、控制、糊弄主人,最後沒有好下場,只會引火上身。」

米斯特陳被罵得還不了嘴。

葉天星沒再說什麼,也未在多看威爾士一眼,走了。

威爾士還想追,沒能追上,問道,「米斯特陳,她剛剛對你說了什麼?快翻譯給我聽。」

米斯特陳緊咬牙齒,雙拳緊握,好像長這麼大,從來沒有受過次等大辱,是可忍孰不可忍,遂又想在威爾士面前誹謗、中傷葉天星。

他米斯特陳是條狗,不過狗往往都很聰明,他沒法教訓葉天星,借他人之手教訓也不錯。

「威爾士先生,那個賤人說你算什麼東西,想要請她吃飯喝酒,讓你做白日夢,什麼狗屁伯爵,在她眼裡,什麼玩意都不是。」米斯特陳污衊道。

「什麼?她竟然這麼污衊我?」威爾士沒有百分之百相信,說道,「你沒有胡亂翻譯嗎?」

「沒有,威爾士先生,我們認識不是一天兩天,難道我的為人,你還質疑嗎?」米斯特陳繼續挑撥道。

「可惡,你們這裡的華夏女人真是一點不知趣,喜歡被收拾,不要給我機會,不然給她好看。」威爾士惡歹歹道,眼裡閃爍著別樣的光芒,很兇悍的樣子。

說回葉天星。

「葉董事長,你真是了得啊,連西班牙語都聽得懂,還會說,真是佩服。」王陽奉承道。

葉天星面無表情,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好炫耀。

王陽走著,忍不住回頭看一眼,接著說道,「那個翻譯真特么的不是人,竟然瞎翻譯,如果再遇見,一定要給一點顏色瞧瞧,什麼東西。」

王陽看向了葉天星,說道,「葉董事長,你估計他在背後,還會不會亂嚼舌根?」

「小人永遠是小人,不用搭理就好,我們這輩子也可能不會再相遇。」葉天星的心放得很寬,不想再琢磨這些無聊的事,繼續參觀博覽會。

在一家名為未來科技公司面前,葉天星停下了腳步,向裡面望了一眼。

「怎麼了?葉董事長。」王陽也看了看那家未來科技公司,嘀咕道,「搞遊戲開發的公司,有什麼好看?你不會是想投資吧?」

論投資,王陽是經濟學博士畢業,非常了解這行,便大談起來。

雖說現在網游很熱、很火,在這個行業真的能賺錢的公司,除了幾家巨無霸,小型公司很難賺錢,而且,這個行業很燒錢。

畢竟研究、開發一款遊戲軟體,需要耗時耗力耗錢財,設計出來了,受不受歡迎就是另外一回事,要是廣大的遊戲玩家喜歡,肯定賺錢,如果不喜歡,就是賠本買賣。

即使廣大的遊戲玩家接受,也不可能一直玩,很有可能熱一個月、兩個月,又被淘汰,所以說,這個行業壽命很短。

王陽說的這話,葉天星知道,她還是進去了。

「嘿,葉董事長……」

王陽感覺說這麼多,白說了。

剛剛進去,未來科技公司的一位身著女士西裝的女職員,上前熱情的招呼著,詢問這,又慰問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