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葉,你的實力哪去了?」

與蛟龍糾纏許久,邙山氣喘的看向葛葉,他發現這葛葉表面上在拚命的攻擊,實際上是在自保,好像在保留實力。

「我……我這是在找准機會給它致命一擊,這樣打下去不是辦法,必須找出這傢伙的弱點才行。」葛葉借著退開的時間,匆忙的解釋道。

砰!

蛟龍長長的青色尾巴狂甩而來,磅礴的能量狠狠的衝撞在兩人身上,儘管盡全力的抵抗,兩人還是被甩飛了十幾米,略顯狼狽的穩住身形。

邙山臉色一沉:「你說得對,這樣打下去不是辦法,只不過打了半天,這傢伙好像沒有弱點。」

換做一般的林靈獸,即便在強大也會有致命弱點,不過眼前的不太同,它是一道獸靈,在成為獸靈后,它便可以無視自己的弱點,只要自身的能量不消耗殆盡,便不會死。

就在一頭霧水的時候,葛葉突然看向星炎,極不情願的道:「小子,我知道你想等我們打敗蛟龍會趁機染指下面的東西,但如果你不出手,你認為有可能打敗這傢伙嗎?」

換做平常,葛葉絕不會繞彎說些相助的話,不過眼下是非常時期,他們兩人聯手確實沒有辦法解決這頭蛟龍,搞不好還會被生吞,他知道這小子有點實力,於是下意識說了句。

聞言,星炎卻是面無表情道:「之前你好像說過不用我幫忙啊,再說,以我的實力拉屎都費勁,如何能打敗它?」

柳月兒暗自笑了笑,之前那邙山正是這樣言論後者的。

「你!」

葛葉簡直火冒三丈,但此時他根本無法退身,莫說要得到寶物,眼下要是不解決掉這頭蛟龍,他們能否全身而退都是問題,因為身後是一條死路,而蛟龍早就將前方徹底封死,打算活活將他們耗死。


本來兩人打算將蛟龍消耗一番,沒想到這傢伙所蘊含的磅礴能量反而消耗了他們不少,一轉眼體內的靈力只剩下二分之一,再拖下去只有死了。

「小子,我承認之前說話沖了點,但我倆確實無冤無仇,我邙山知道你也有點手段,若是能幫這個忙,底下的寶物只要你看中的,我絕不含糊。」邙山想了想,沖著後者認真的道,話語中也有幾分誠意。


但是怎麼說也是星炎整了他們在先,星炎可不敢相信這兩傢伙安全之後善罷甘休,至於那葛葉,更是不可能了。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的誠意,一路上我也搜颳了不少東西,我相信這顆納珠所含有的價值能讓你看到我邙山的誠意。」見到星炎依然心有餘悸,邙山二話不說,伸出扔了一顆納珠,落入星炎手中。 在青色蛟龍的怒視之下,即便是性子霸道的邙山也感到一股涼意,看樣子這蛟龍可不打算讓他們活著離開,當即只能暗自苦笑一聲,然後想星炎表明自己的誠意。

伸手接過邙山送來的納珠,星炎先是一怔,然後查看了一下其中的價值,果然如他所說,裡面確實含有諸多有價值的東西,除了不少的金幣,還有很多不菲的靈藥與靈獸精晶,與這些比起來,之前自己收刮的那些算是寒磣了。

能將如此具有價值的納珠隨手扔給星炎,也確實說明了邙山是有心讓星炎出手,雖然他本身不明白到底星炎有那麼那個能力幫助他,只是這時候顯然無暇顧及這些。

「好吧,我相信你的誠意,再說我們也確實無冤無仇,只是目的相同罷了。」

星炎沖著邙山點點道,這傢伙的性子的確霸道,不過也不傻,懂得分寸,若是現在他倔著性子寧死不屈,就算不交出這些東西,自己也沒命帶回去。

「既然東西收了,就請你出手吧。」邙山不斷抵禦蛟龍發出的攻擊,措手不及的道。

「要我出手不是不可以,不過這傢伙我是不會相信的,待會兒要是他找我報仇,希望你不要插手。」星炎看了看葛葉,對邙山道。

「放心,你倆就算打個你死我活,我邙山也不會幫誰。」邙山點點頭,他感覺與葛葉這傢伙一起對付這頭蛟龍頗為吃力,每一次攻擊都很有水分,看來他是暗自保留實力。

聽得邙山的話,葛葉一頭黑線,他雖然也想讓星炎出手一同解決蛟龍,但不代表他弟弟的仇就這麼算了,只是沒想到邙山也不是靠得住的主,那麼快就獨立戰線了,一顆蘊含不菲價值的納珠說給就給。


有了邙山這句話,星炎也不怕他會反悔,要是他真的不講誠意,想要反咬一口,自己也是有辦法讓他乖乖收手的。

「好,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這個幫我很樂意幫。」星炎微微一笑,其實沒有邙山的求助,他也會出手解決了蛟龍,畢竟半個月不是白等的,底下的東西他有必要得到。

「多謝。」邙山點點頭。

星炎眼神一凜,直接躍入半空,赤紅的靈力涌動而出,腳掌狠狠的踏在蛟龍的背部,由於突然的一擊讓它還未察覺過來,頓時龐大的身軀猛地一震,險些被踩入湖中。

但蛟龍的實力不容小覷,在它反應過來時,巨大的尾巴一甩,將星炎逼退了回去,他那一腳並沒有給它造成多大的傷害。

「麻煩你們多多消耗它的力量吧,等到一定程度,我會有辦法制止它。」星炎對兩人說道,儘管打了這麼久,蛟龍所具備的力量仍然很強,現在還無法使用封靈珠封印了這傢伙。


邙山點點頭,在自保的情況下瘋狂消耗蛟龍的力量,而那葛葉雖然對星炎恨之入骨,但怎麼說這小子也算是出手了,只要故意的消耗一下,保留些實力,等到蛟龍真被解決的時候,在找這小子了解也不遲。

隨著星炎加入戰鬥,蛟龍的優勢漸漸消失,時間一久,邙山與葛葉也發現,星炎的實力雖然低他們一級,但對蛟龍造成的傷害也與他們不差多少,而且使用出來的天炎掌更讓他們稍微忌憚。

交手片刻之後,星炎眼神微微一凝,雖然他的加入讓蛟龍失去了優勢,但面對這頭比魔猿還要強大的傢伙自己也有力不從心的時候,若不是還有這兩人扛著,他只有逃跑的份。

「吼!」

蛟龍發出道道狂吼之聲,身軀不停的舞動,瘋狂轟擊著三人,不過三人也不是吃素的,一直是避重就輕與它消耗著,大約過了半小時之後,三人略顯狼狽的站著,星炎還好,不過邙山卻大喘粗氣。

邙山察覺了一下體內的靈力,頓時無奈的搖搖頭,這蛟龍太能折騰了,眼下他的靈力已經消耗了九成,再這麼下去不被打死也被耗死。

然而那葛葉一樣遠遠的暫時退到一旁,比起邙山,他的氣色要好許多,畢竟暗自保留了不少實力,現在他還剩下三成靈力。

葛葉的舉動表面上無人去注意,但星炎已經看在眼中,這傢伙一心想殺自己,才刻意保留了這麼久,不過也無所謂,讓他折騰。

「怎麼樣?可以了吧?」邙山氣喘的對星炎問道。

「還差一點點。」星炎搖搖頭,如果他的實力達到人靈境中期,此時封印它不成問題,不過以現在的實力封印起來還有些風險,還是消耗一下為好。

「好吧。」邙山吐了吐氣,不過靈力已經快要枯竭了,不能硬碰硬,只能誘惑著蛟龍發出攻擊然後閃躲。

「恩,你剛才那招不錯,如果再來兩下,估計就可以了。」星炎目光一挑,看向葛葉。

「小子,你別玩我。」聞言,葛葉心中的怒火漸漸增加。

不過對星炎的話邙山卻十分贊同,於是道:「別磨磨嘰嘰的,解決了它對誰都好,除非你已經不想得到下面的東西。」

「你……」葛葉怒了怒,一想到邙山那霸道的性子,不甘的把到嘴的話收了回去,再次對蛟龍施展了兩次手段。

就算葛葉剛才在實力上有所保留,但經過施展最後兩次手段,體內所剩餘的靈力也差不多消耗殆盡,僅僅只剩下兩成的靈力,如果要徹底的恢復,估計需要半天時間,這不得不讓他咂了砸嘴,星炎這小子明顯又是在陰他。

縱然葛葉心有不甘,但對於其他人來說,一名人靈境中期的人施展的手段也不容小覷,所以在葛葉收手之後,那頭青色蛟龍的身軀漸漸暗淡了不少,身上環繞的青色光澤越發透明,說明它的力量已經大有削弱。

望著眼前逐漸虛弱的蛟龍,星炎滿意的對邙山點點頭,現在的它較之剛才,只剩下三分之一的實力,經過一番消耗,終於將它耗到了星炎想看到的階段。

「這傢伙可真能消耗。」

星炎吐了吐氣,微微感受,體內的靈力消耗了大半,人靈境初期本就沒有中期的容納程度,要不是身上有復靈丹,星炎還真擔心葛葉會趁他虛弱時出手。

「那就看你的了。」邙山擺了擺手,也不顧蛟龍的攻擊,退了一段距離后開始盤坐下來恢復靈力,他需要趁現在儘可能的恢復失去的靈力,不然一旦星炎解決了蛟龍,他便沒有充足的實力去奪取底下的東西。

通過應付眼前的蛟龍,所有人似乎想象得到,能令得這樣一頭蛟龍守護的東西,相信其價值一定比較罕見。

「交給我吧。」星炎點點頭,不忘瞥了一眼靈力枯竭的葛葉,然後將目光落在蛟龍身上。

葛葉重哼一聲,然後遠遠退開,不僅是邙山,他現在也需要恢復靈力,除了搶奪一番,還需要再次殺了這小子,既然邙山答應了不干涉此事,也正合他意,至少可以毫無顧忌的出手。

「星炎兄要獨自出手了嗎?嘿嘿,真是好奇。」

龍影兩人嘿嘿笑道,他們也想看看星炎給的保證到底奏不奏效,畢竟那蛟龍可是讓邙山二人聯手都沒有辦法拿下,雖說現在它只剩下三分之一的力量,但其本身還是堪比二階後期巔峰的存在。

「我怎麼覺得他這一次比以前更誇大了。」柳月兒皺著眉頭,這蛟龍可不是人靈境初期巔峰的許澤,他真的能行嗎?

對於他們的好奇之心,星炎卻不慌不忙的站在蛟龍眼下,此時,蛟龍正張開血盆大口欲要將後者生吞,不過星炎猶如未覺,手掌一番,只見在他掌心處,一顆幽黑色珠子緩緩出現。

見到那顆幽黑色珠子的同時,柳月兒三人眼神微動,這顆珠子不是被玄冥殿殿主從秦鷹手中奪去的封靈珠嗎?怎麼會出現在星炎手上?難道是玄冥殿殿主送給他的?

想到此,他們也覺得有可能,畢竟在玄冥殿之時,原先玄冥殿殿主可是要將他們留下,到頭來反而不計前嫌放走了所有人,其中星炎應該與他有點關係才是。

剛才他們還在好奇星炎能用什麼手段解決這頭可怕的蛟龍,現在看來,他的手段必然跟封靈珠有關,在玄冥殿中他們聽說過,這東西可以封印死者靈識,說不定也能封印蛟龍的獸靈。

星炎看著手中的封靈珠,頓時咧嘴一笑,隨即一股靈力注入其中,同時也有一股精神力注入,在它成為自己的東西之後,星炎才發現,原來封靈珠光是依靠靈力還無法徹底催動它,而是要與精神力結合才行。

在玄冥殿的時候,就算其中已經沒有了玄冥殿殿主留下的精神烙印,想必秦鷹光靠靈力催動,也無法封印後者的靈識,一是他沒有精神力無法徹底催動,二是以玄冥殿殿主所具備的力量,可不是他說封印就能封印的。

而在靈力與精神力同時注入封靈珠的情況下,不久,其中便是有強烈的幽光煥發出來,這些幽光極為玄妙,普通人一看,都覺得精神恍惚,有種精神不振之感。

看著那種強烈的幽光,星炎笑了笑:「接下來就讓我封印你吧。」 隨著靈力與精神力注入封靈珠之中,頓時便有詭異而玄妙的幽光自其中煥發,這些幽光看似有點普通,但在所有目光與它接觸時,直接令那些目光連忙移開,不敢多看一眼。

星炎心念一動,只見封靈珠中有一縷幽光射出,纏繞在青色蛟龍身上,不久幽光蔓延,那縷幽光竟然有種強大的束縛之力,將蛟龍死死的纏住。

「好像還不夠。」

瞧見蛟龍的架勢,星炎感覺這樣僅僅只能將它束縛,還不足以封印他。

於是封靈珠之中,再次有數縷幽光射出,縱橫交錯,形成一張網路將蛟龍壓制住。

這一過程看似簡單,但短短的操控,已經耗費了星炎不少的精神力與靈力,可想而知想要封印這個大傢伙,並非什麼易事。

「吼!」

望著那纏繞在身上的幽光,蛟龍忍不住發出一道吼聲,它身為獸靈,顯然比所有人更知道星炎手中的封靈珠會對其產生多大的威脅,於是拼了命般掙扎,這一掙扎也讓星炎的精神力微微受到震蕩。

「由不得你。」

星炎眼神一凝,緩緩閉起眼眸,不斷的注入靈力與精神力,封靈珠震蕩了一下,而後有數十道幽光電射而出,這些幽光極為霸道,直接穿梭蛟龍的獸靈,將它壓製得無法動彈。

在聽到那些異常的動靜之後,盤坐下來恢復靈力的邙山與葛葉猛地睜開雙眼,頓時驚愕的瞧見那頭蛟龍的身軀竟被星炎完全的壓制住了,而且隨時間一點點推移,他們還見到這頭蛟龍的身軀縮小了不少。

兩人眼神不斷的變幻著,真是想不到,眼前的少年居然還會有這種手段,雖然看起來壓制蛟龍後者也顯得力不從心,不過依然很沉穩。

「給我封印!」

星炎一喝,蛟龍渾身的力量在此時盡數被壓制下來,同時封靈珠之中有一股強大的吸力將它籠罩而去,不到片刻的功夫一頭龐大的蛟龍,直接縮小了數倍,在星炎的控制下,被封印在了封靈珠之中。

這一幕讓得所有人面露驚詫之色,一頭可怕的蛟龍就這麼在他們眼前消失了?要知道剛才這傢伙可是連兩位人靈境其中的人也拿它沒有辦法,儘管消耗了三分之二的力量,但也不是星炎這樣的實力能夠解決的。

「真的被封印起來了?」

龍影瞪大眼睛,星炎的表現讓他們一次比一次震驚,似乎在他身上總有一般人做不到而他卻有做得到的手段。

「這小子什麼來頭?」

邙山驚疑的望著星炎,似乎還有點不太相信一頭幾乎堪比地靈境初期的獸靈,直接輸在了星炎手裡,但他又不得不相信這是在眼前發生的事實。

對於投射而來的驚詫目光,星炎沒有去理會,目光看著恢復平靜的封靈珠,其中有一道若隱若現的蛟龍身影來回遊盪,嘗試著掙扎,不過怎麼做都是徒勞無功。

「你可是求之不得的獸靈啊,我可要好好保存。」

星炎暗自一笑,這獸靈也算是提升實力的大補品,由於北靈城這片地域靈獸的實力不是異常強大的原因,一般的獸靈都很難遇見,更不用說還是蛟龍的獸靈了,所以他需要好好封印在其中,等到有那個能力之後,再將它的能量吞噬。

不得不說,此次在這遺迹之中,得到蛟龍的獸靈星炎已經是賺到了。

原本以為星炎就算有壓制蛟龍的手段,但也需要不少時間,可沒想到只花費了片刻的功夫,一頭蛟龍就在所有人眼中消失了。

一想到蛟龍被消失之後,邙山與葛葉二人幾乎同時快速的站起身來,兩人的目的別無二致,那就是湖泊底下的東西。

「要動手了么?」星炎低聲道,這兩人一定想不到自己這麼快便將蛟龍解決掉了,所以一時半會兒應該恢復不了多少實力。


將封靈珠收回戒指之中,星炎的目光悄然落在湖泊上,其實以那蛟龍的實力,星炎想要藉助封靈珠徹底殺了它並不可能,而封靈珠的作用僅僅是封印。

「星炎兄弟,我邙山言而有信,待會兒讓你先選第一樣,我不會眼紅,你和葛葉之間的仇恨我也不會插手。」邙山沖著星炎笑了笑。

「那就好。」星炎點點頭,然後將邙山給自己的納珠還了回去,並道:「我不喜歡佔便宜,還是還給你吧,待會兒也不需要讓著我,大家都是為了得到些東西。」

「額。」

邙山一愣,他萬萬沒想到星炎會將他的東西原封不動的換回來,畢竟裡面所含的價值不菲,換做一般人會毫不客氣的手下,但星炎卻沒有絲毫不舍。

說實在話,要不是剛才情況迫不得已,邙山是不會將自己的納珠拱手送出,剛才他還在為此事後悔,畢竟以這些價值他隨便可以得到稀有的靈技與功法,星炎能夠還回來倒讓邙山十分感激。

「那就多謝了,之前我的魯莽只是一貫的脾氣,希望星炎兄弟不要見怪。」邙山抱拳道,絲毫沒有因為對方的初期實力有所輕視。

「那是自然。」星炎隨口說了一句,然後對柳月兒三人點了點頭示意他們過來。

見到星炎的提示,三人立馬走了過來,激動的目光落在湖泊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