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慕歌?!」蕭慕雨中氣不足的聲音中卻帶著憤憤打斷了翠微的疑慮。

慕歌眼中再沒了當初的天真,目光深邃幽暗的看看蕭慕雨,又看向那獄卒。


獄卒很識趣的離開。

慕歌這才開口,「幾日不見,姐姐就對歌兒這般疏遠了嗎?」

蕭慕雨感覺慕歌的語氣與從前大不相同,但是父親去世如此大的打擊,讓蕭慕雨以為慕歌只是承受不住,是以並沒有多想太多,只是心中大恨,蕭慕歌竟還敢說疏遠?何止是疏遠?如果可以我恨不得馬上看到蕭慕歌死!

憑什麼父親出事,我們所有人都跟著遭殃,反倒是平日里得父親最多關愛的蕭慕歌卻可以毫髮無損?

老天爺真的是不公平,父親生前我沒得到過任何關愛,父親去世我卻還要被他連累?

你蕭慕歌還敢問我為什麼對你疏遠了?

你自己難道一點都不知道原因嗎?

「姐姐這樣看著歌兒,是在怨恨歌兒嗎?姐姐可知道,其實歌兒更恨姐姐!」慕歌一字一句的說到最後,聲音中帶著無盡的憤恨。

這反倒讓蕭慕雨呆了呆,片刻后,蕭慕雨怒道,「你恨我?你憑什麼恨我?將軍府出了這麼大的事,你卻在外面逍遙自在,你還敢恨我?」

「爹爹被你害死了,我再逍遙豈能不恨你!」慕歌比蕭慕雨更怒。

蕭慕雨聞言一臉氣急,惡狠狠瞪著慕歌,「你胡說八道什麼?父親的死與我何干?」

「若非是你透漏了將軍府上有乾坤瓶,爹爹怎麼可能慘死?」慕歌瞪著眼睛,彷彿眼前站著的才是真正殺害爹爹的兇手一般。

蕭慕雨被慕歌這樣憤怒的模樣給驚了下,一雙眸子中滿是不可置信,「你說什麼?父親是因為乾坤瓶而死的?可他們說父親是通敵叛國……」

「胡說八道,若非是為了那乾坤瓶被人找上府,爹爹怎麼可能死?爹爹不死,又如何會找到那些所謂的通敵叛國的證據?終究這一切,都是因為你泄漏了乾坤瓶在將軍府的原因,蕭慕雨,你到底有沒有良心?」 第221章所有人都在這嗎

慕歌說著說著眼淚噌噌往下掉,「爹爹平日里是對我好,可他打心眼裡也是心疼你,你在宮裡出事,北安王府沒一人吭聲,是爹爹第一時間進宮確保了你無事,爹爹只是因為柳姨娘,而不知道怎麼表達對你的愛,你仔細想想,這些年爹爹何時真正虧待過你?可你倒好,竟害死了爹爹!」

慕歌無比氣憤的說道。


蕭慕雨愴然往後退了兩步,「你說父親為了我特地入宮確保我的安危?」

「所有人都知道,你不知道嗎?就算你不知道爹爹對你的好,你也不能去害爹爹啊!」

慕歌的指責讓蕭慕雨慌了神。難道爹爹的死真的是因為我?


「可我沒告訴過別人,只跟太子說過將軍府上有乾坤瓶,太子也不可能告訴其他人的……難道……是外公?」

慕歌聞言眸子一閃,蕭慕雨的消息是從北安老王爺那得知的么?

「蕭慕雨,你少推卸責任,北安老王爺與爹爹交情甚好,且,我們將軍府上的事情,北安老王爺又怎麼可能知道?就是你透露出去的!我實在是沒想到,你竟然這般狠毒,將軍府上根本就沒有什麼乾坤瓶,你竟然為了報復爹爹這些年對你的冷淡,編造出這樣的謊言,誆騙的那些心有不軌之人去府上燒殺搶掠以至於爹爹慘死!蕭慕雨,我真的是看錯你了!你根本就不配得到爹爹的疼愛,更不配姓蕭!」

慕歌字字泣血的問責,讓本就身體虛弱的蕭慕雨扛不住猛地癱坐到地上大叫道,「不,不是我,我沒有!」

「你還敢狡辯?太子親口告訴我是你說將軍府上有乾坤瓶的,可將軍府上根本沒有此物,你如此造謠生事,還敢說不是你?」慕歌步步緊逼。

蕭慕雨淚流滿面直搖頭,「我沒有造謠,我是不小心偷聽到外公與舅舅說話,才知道父親這些日子這些日子一直在忙碌,就是為了替皇上守護乾坤瓶!」

所以,蕭慕雨知道乾坤瓶的消息,是從北安老王爺父子那裡知道的!而事實是,隨著爹爹的去世,關乎乾坤瓶的消息壓根半絲都沒有傳出來,若非太子去找過自己,自己都不會知道有乾坤瓶這麼樣東西!

反倒是爹爹去世后一世英名也不保,還落了個通敵叛國之罪名?

整件事下來,所有人都沒有危害,唯獨爹爹身死名毀!

陰謀!

這其中有一個巨大的陰謀在針對爹爹!

皇上在其中扮演什麼角色自己不知道,畢竟所謂的替皇上守護乾坤瓶,只是從蕭慕雨這裡聽來的北安王父子的一面之詞!

但有一點可以確認,北安王府絕對脫不了干係!

尤其是想到南宮玉此前怪異的舉動,慕歌心中越發肯定了。

「即然姐姐說不是你,我信!」慕歌拉了蕭慕雨起來,替她理了理衣衫,「爹爹畢竟是我們的爹爹,不論如何,我是不會相信爹爹會通敵叛國的,姐姐以為呢?」

「我當然也不相信!」蕭慕雨雖然心中對蕭連城這個父親有些芥蒂,但說他通敵叛國,卻如何也不能相信。

「所以,必然是有人在幕後陷害爹爹,歌兒現在六神無主,姐姐向來聰明,可否能告訴歌兒,歌兒該如何做?」慕歌眼中泛起期盼的光來。

蕭慕雨平日里看著穩妥,然而在如此大事之上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道,「我們去問問我娘吧……」

慕歌點頭,「是啊,我們還有姨娘,如今將軍府上沒別人,也只剩下姨娘能替我們姐妹做主了……」

蕭慕雨正要點頭,突然神情一怔,剛剛蕭慕歌說什麼?

將軍府只剩下姨娘能替我們做主了……是了!父親去世,我娘便是將軍府唯一的主人!

蕭慕雨雖然很難過父親的死,然相較於自己娘親能名正言順的接管將軍府,她更多的是突來的狂喜!

「姐姐去問姨娘吧,我去看看咱們府上的其他人還好不好,該如何做到時候直接告訴歌兒變成,歌兒腦子笨,也只能依靠姐姐和姨娘了……」慕歌吸了吸鼻子,一臉的不知所措沒主見。

蕭慕雨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自然希望趕緊去跟姨娘商討,慕歌不跟去她反倒高興,連忙說道,「就依歌兒所言,歌兒如今是自由身去看看其他人也好,我跟娘親雖然與府上的人同在這牢里,卻是說不上話的。」

慕歌讓翠微叫來了獄卒送蕭慕雨回去。

自己卻站在原地半天沒動。

「主子是想要保全將軍府嗎?」彩鳳幽幽問道。

慕歌遠遠的看著蕭慕雨母女,淡淡的開口,「瞧見她們在這裡的待遇了嗎?北安王府顯然沒有放棄她們,出去只是早晚的事,我雖姓蕭,然只是女兒家,有聖旨在,遲早要嫁出去,而柳姨娘,不管她日後姓什麼,都是將軍府的姨娘……」

「其實主子沒有必要如此,將軍不在,將軍府就算保住了,也不再是曾經那個將軍府了,反倒主子有可能會因此受委屈……」彩鳳眼中閃過心疼。

慕歌眼中卻閃過堅定之色,「將軍府關乎爹爹此生榮耀,在我替爹爹徹底洗刷冤屈之前,將軍府必須在!至於委屈,爹爹在時候不捨得我受委屈,爹爹不在,我也不會讓爹爹在天之靈傷心!」更何況,為了爹爹,我不會覺得有委屈……

「主子……」彩鳳還想說什麼,送蕭慕雨回牢房的獄卒卻在這時候過來了,彩鳳微微一嘆,把話咽了回去。

「我還想去看看將軍府上的其他人……」慕歌開口。

獄卒諂媚一笑,「可以可以,小姐是單獨見哪個?還是直接過去?」

「直接過去吧!」

「好嘞,小姐您這邊請,仔細著腳下……」

隨著獄卒剛過來,將軍府的人都看到了慕歌,一個個眼中泛起期望之光,「二小姐救我!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

慕歌一個個自他們臉上掃過,看到的全都是擔驚受怕,卻沒有一個心虛的。

「所有人都在這了嗎?」慕歌微微蹙眉看向那獄卒。 第222章怎麼總覺得少人

獄卒點頭,「是呢,將軍府上下所有簽了賣身契的全部在此!」

不對,我怎麼總覺得少人?慕歌皺眉思索了片刻,眸子一閃,這麼多人中,沒有看到老管家!

「小姐,怎麼……」翠微顯然也發現了,想問出口,卻突然想到關進這裡的人都有可能有死無生,少一個自己若這麼說出來,不是逼著人去緝拿老管家,反倒害了他的命嗎?是以話說一半連忙住了口!

慕歌自然也不會多問,只是看向眾人道,「你們知道什麼便老實交代什麼,不知道的也別瞎編亂造,皇上聖明仁慈,只要真的與你們無關,想來不會要你們的命!」

慕歌的話讓慌亂如無頭蒼蠅的一眾人彷彿抓到了救命稻草般,紛紛叫道,「二小姐放心,我們一定一五一十老實交代,絕對不會胡言亂語……」

慕歌點點頭轉身,看向蕭慕雨母女那裡正窩在一處低聲交談,二人臉上神情認真又帶著絲隱隱的激動。

「小姐?」翠微叫了一聲。

慕歌收回目光,「走吧!」

走?不去大小姐和柳姨娘那裡了嗎?翠微眼中浮過疑惑!

「她們需要時間去籌劃如何掌控將軍府,我現在過去只會打斷她們的思路……」慕歌聲音很是平靜。

翠微猶豫了下道,「小姐,您把將軍府交給她們……」

慕歌臉色微沉,彩鳳連忙道,「主子,翠微的意思是,憑她們兩個能穩得住將軍府不倒嗎?」

「對對,奴婢就是這個意思,要是小姐您的話或許可以,可大小姐和柳姨娘,整日里只會內宅的那些套路,如今將軍府這種情況,靠她們怕是不成的!」翠微也擔憂道。

慕歌再次看了蕭慕雨母女二人一眼后,轉身邊走邊道,「她們不能,但北安王府可以!」

「小姐的意思是……」

「爹爹雖然不再了,但是爹爹這些年積下的威望以及在軍中的威望還在,說爹爹叛國,有人會信,但是那些跟著爹爹上過戰場,真正了解爹爹的人不可能信!柳姨娘如今是將軍府唯一的姨娘,而她背後是北安王府,只要她不是太蠢,北安王府會很樂意幫她的!」

慕歌說著停了下,看向彩鳳道,「跟玉姐說一聲,是時候提醒下北安王府的人,再耽誤下去,一旦將軍府不負存在,爹爹在軍中的勢力也會徹底被瓦解,再想凝聚難之又難……」

「沒問題,正巧這些日子老王妃和北安王妃在請綺羅姐姐入府幫她們訂製衣衫!」彩鳳看到慕歌有事情要她們做,立馬激動的應道。


「回頭我繪些衣樣給綺羅,或許會有些用處!」慕歌隨口說道。

彩鳳趕緊說道,「主子不需要的,我們本就該為主子做事的……」

慕歌沒接彩鳳的話,繼續道,「花翎天香閣的脂粉也給我一些,我看著給加些東西進去,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彩鳳與翠微對視一眼,翠微沖著她使眼色,彩鳳頓時秒懂,「好的主子!」

「走吧,該回宮了!」慕歌抬腳走出了牢獄。

門前守衛在她出來之際又跪地一片。

慕歌眸光一閃看了眼腰間的玉壁,讓他們都起身後直接離開。

一路沉默,慕歌雖一臉平靜,然一語不發的漠然讓翠微兩個十分擔憂。

「小姐啊,雪奴給的這塊玉壁好像很厲害呢,看來皇上對離王殿下真的很好呢,離王殿下隱事這麼多年,皇上還給了這麼大用處的玉壁給離王!」翠微沒話找話道。

彩鳳也跟著活躍道,「翠微你怎麼知道那玉壁是皇上給離王殿下的呢?」

「金麟線和金龍啊,這分明就是皇上用的東西,若不是皇上給的,離王哪敢私藏此物,還光明正大的讓咱們小姐戴出來?小姐您說對吧?」翠微扯著慕歌的衣袖搖晃道。

慕歌本不想說話,卻被翠微搖的頭疼,只道,「皇上登基與離王隱世是同期,那時候皇上廣招天下名醫為離王診治,所有心思都在離王病情之上,應該沒功夫賜這麼個玉壁給他,而後來離王確定無法治癒避世不出,無盡的靈藥被皇上送進碧落閣,賜玉璧對離王來說倒更有些沒必要!」

「啊?那小姐的意思是這玉壁不是皇上給的?難不成離王殿下真敢私藏御用之物不成?」翠微捂著嘴驚訝道。

慕歌再次看了眼玉壁,著重在那金麟絲線做的綴穗上停頓了下,「這裡綴穗頭編織的是蘭花樣式……」

「蘭花樣式的穗頭很特別嗎?」翠微問。

想到碧落閣內隨處可見的蘭花,慕歌沉默了下道,「先帝的梅妃最愛蘭花……」

「啊,小姐的意思是這玉壁是先帝梅妃之物?梅妃不就是離王殿下的母妃嗎?奴婢可是聽說梅妃之物都隨之下葬了……」翠微說道。

彩鳳連連點頭,「是呢是呢,琉璃芝都沒有倖免……」

慕歌看過去,「還在惦記琉璃芝?」

彩鳳臉色一變,立馬舉手指天發誓,「主子放心,屬下絕對不敢亂來!」

「我很放心,梅妃與先帝合葬在皇陵,你若真有本事闖過皇陵的重兵把守以及重重機關,我認你為主!」慕歌淡淡的道。

翠微眸子一亮,連忙給彩鳳使眼色,小姐都能說笑了,快,再接再厲!

彩鳳給她給安心的眼神,苦著小臉看著慕歌道,「主子莫要埋汰屬下,屬下可沒那本事!」



Leave a Comment